首頁中文書人文歷史 〉禪讓
商品訊息
作者書籍
禪讓

禪讓

中國歷史上的一種權力遊戲

作者  /  張程

出版社 / 文經閣出版社

出版日期 / 2008/07/02

商品語言 / 中文/繁體

裝訂 / 平裝

定價 / NT$240

售價 / 9折, NT$ 216

※ 已絕版


禪讓 其它優惠/消息


introduction all_character catelog


內容簡介

禪讓
中國歷史上的一種權力遊戲
也是一種羞答答的權力搶劫
仁慈永遠是強者的特權。
禪讓和受禪是實力對比的客觀結果。
事實上,實力的天平早已傾斜至受禪者,禪讓者往往「非禪不可」。
實力才是這權力遊戲的主導者。

古代帝王之間一方和平自願地將最高權力轉讓給另外一方,這就叫做禪讓。與金戈鐵馬般的武力搏殺不同,禪讓能夠在傳國玉璽交接的一剎那間讓一個帝國結束,同時誕生另一個帝國。那一瞬間,一位帝王黯然神傷地交出璽綬,一名臣子頃刻之間成為「萬國衣冠拜冕旒」的天子。身分瞬間置換,山河隨即變色。

讓出最高權力的一方的舉動叫做禪位,接受最高權力的那一方的舉動叫做「受禪」。雙方在一個叫做受禪台的平壇上舉行隆重的禪讓典禮。古代中國從第一個皇帝秦始皇到宣統宣佈退位,除了兩漢及元、明、清等少數幾個王朝外,其餘的王朝都是以禪讓的方式獲得政權的。本書寫的就是從禪位與受禪的角度看中國的王朝史,尤其是亂世開國史。在書中,讀者能夠看到高風亮節,也能看到道貌岸然;既能看到神情怡然,又能看到咬牙切齒。我們既關注輝煌燦爛的禪讓大典,也關注禪讓背後的故事與傳說。

張鳴先生在《術與禪讓》一文中說道:「禪讓是中國古代傳說中,只有聖賢之君才能操練的一種繼承之法。傳說畢竟是傳說,按顧頡剛的說法,古史是累層堆積起來的,傳說中實行禪讓的堯舜,這兩個人事實上有沒有還是個問題,更何況禪讓?即便是有,按另一些人的說法,也不過是因為這些賢君,其實不過是部落酋長,或者部落聯盟的領袖,工作操勞有餘,實惠不足,所以樂於讓出來。」

張鳴先生指出原始禪讓的深層含義。第一禪讓是少數人的遊戲,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參與禪讓現場和具有受禪的資格的。作為古代權力結構演變的過渡形態,禪讓和受禪是少數權力既得者的遊戲。在整個過程中,真正能發揮作用的是四嶽等部落首領的意見。而其中的「大老」,比如堯舜的決定、部落聯盟首領的個人意見則是至關重要的。可見禪讓過程中的民主程度是非常有限的。這可能會讓那些將禪讓與民主緊密聯繫在一起的讀者失望了。

第二層意思是在禪讓盛行之時,被禪讓的權力附帶的利益是負的。也就是說,遠古的權力擁有者是真正的公僕。堯當上部落聯盟的首領,和大家一樣住茅草屋,吃糙米飯,煮野菜作湯,夏天披件粗麻衣,冬天只加塊鹿皮禦寒,衣服、鞋子不穿到破爛不堪絕不更換。老百姓擁護他,因為他的確操行出眾,真的為百姓做了實事好事。當權力意味著付出,當在位意味著服務時,相信之後熱衷禪讓的政治人物都會望而卻步。

禪讓和受禪的劇本一再上演,是因為政治人物需要利用人們對禪讓顧名思義的好感和莫名的擁護,來為權力轉移遮掩裝飾。

權力轉移的方式很多。現在呼聲最高的是民主選舉。遺憾的是選舉在實踐中常常成為多數人的暴政,常常選出庸才上台。體制外的人們習慣於以暴力革命來實現改朝換代。但是這樣的形式以無數人的鮮血洗滌神州大地,代價太慘重。體制內的權力者推崇平和的世襲方式。這是中國歷史上最普遍採取的方式,以血緣關係作為唯一的標準。遺憾的是,世襲方式雖然震盪小,但是產生的絕大多數新權力者的素質實在不敢恭維。除了這三種方式,政治陰謀是剩餘的選擇。各種各層的人們都在內心裡青睞它。

在人類歷史中,多數權力交接都是透過政治陰謀完成的。不論中外,不論先後,政治陰謀都能以少流血、不流血的方式完成政權的交替,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持國家政治經濟的穩定,最大限度的維持政治經濟的連續性與平穩性。要實現這樣的效果,最關鍵的是往陰謀者臉上貼金,增加繼位者在血緣、操行、能力和功績等方面的光彩。一來老百姓相信這些,推崇這些;二來它們畢竟是現有體制在台面上的遊戲規則。

金戈鐵馬的歷史的確令人熱血沸騰,但歷史上的政治變更多數還是以水到渠成的和平方式完成的。

歐洲的王位繼承和改朝換代遠比中國要頻繁和複雜。其中的陰謀不勝枚舉。與東方不同,歐洲王朝是承認女性繼承權的。因此野心家、篡位者特別喜歡迎娶權力擁有者的女兒、姐妹甚至遺孀。如果在位的掌權者實在沒有這些女性血緣關係,野心家和篡位者們就會搖身變化成前者的堂兄弟、表兄弟、姪子、外孫、外甥等等。只要能在血緣上往現存王朝上靠,他們不惜背棄自己真正的祖先。實在不行,那就只能請教皇出來為自己加冕。這樣也能在宗教上給自己加上神聖的光環。當然如果你能在血緣和宗教兩方面給自己貼金當然是最好。

中國與歐洲不同,是一個非常講究正統、更加講究父權的國家。名不正則言不順。由此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國的野心家和篡位者們發明有中國特色的禪讓制度。

當初,曹丕受禪後,非常客氣地對劉協說:「天下之珍,吾與山陽共之。」意思就是說,天下的珍寶財富,我都和你山陽公(劉協禪讓後的封號)共用。(權力是珍寶財富之源,當然不算在內。)那麼劉協是不是真的共用到所謂的「天下之珍」呢,不得而知。文人色彩濃厚的曹丕是相對客氣仁慈的。仁慈永遠是強者的特權。禪讓和受禪是實力對比的客觀結果。事實上,實力的天平早已傾斜至受禪者,禪讓者往往「非禪不可」。實力才是這一套遊戲的主導語。








詳細資料

誠品26碼 /2680355081008
ISBN 13 /9789577133816
ISBN 10 /9577133819
EAN /9789577133816

頁數320
尺寸
開數25K
裝訂平裝
級別
語言中文/繁體


歷史產品推薦

俄國人入門 (第2版)

蕭曦清

NT$250

85折, NT$213

超圖解世界史

馬養雅子/ 堀洋子

NT$450

79折, NT$356

交會的所在: 追尋亞美尼亞人的蹤跡 (新版)

菲利普.馬斯登

NT$500

85折, NT$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