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雜誌中文雜誌財經時事 〉遠見雜誌, 十月
商品訊息
遠見雜誌, 十月

遠見雜誌, 十月


出版社 /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語言 / 中文/繁體

裝訂 / 平裝

定價 / NT$198

售價 / 9折, NT$ 178

※ 有庫存可銷售


遠見雜誌, 十月 其它優惠/消息


introduction catelog


內容簡介

封面故事:
全球競賽〉台灣急需國家級戰略
爭奪FinTech新戰場
英美星中澳已站穩腳步

FinTech橫掃全球,許多國家都想抓住商機,倫敦已建立起完善的發展體系,美國以矽谷與紐約為代表,新加坡、中國及澳洲也不遑多讓。當各國戰略性投入FinTech,那台灣呢?

文╱王妍文

近幾年,FinTech成為全球投資人、金融機構與科技新創業者聚焦的熱點,但什麼是FinTech呢?
顧名思義是指金融(Financial)與科技(Technology)的結合。但根據國際證監會組織(IOSCO)在今年初發布的《金融科技研究報告》中,對金融科技有更清楚的定義:「有可能改變金融服務行業的新興科技和創新商業模式」。
例如中國電商龍頭阿里巴巴,靠著支付寶橫掃支付市場;手機大廠Apple透過Apple Pay了解顧客消費行為;鴻海跨足供應鏈金融,試圖解決中小企業融資問題等,都算金融科技。

若要認真追朔歷史,1980年代,美國華爾街早已開始用FinTech這個名詞。2003年網路眾籌興起,讓FinTech一詞受到注目。直到近幾年,隨著行動通訊與大數據、雲端等技術崛起,造就P2P借貸、AI智能理財、區塊鏈蓬勃發展,才使得FinTech成為顯學。
金融科技被視為新金融的未來,誰也無法忽視這個趨勢,在台灣要急起直追之際,先來看看全球金融科技的產業中心主要分布在哪裡?重點發展方向又是什麼?

英國〉百年金融機構披上數位外衣

倫敦一直是世界金融中心,對於金融科技轉型也絲毫不疲軟。金融業開始在業務中引入具 FinTech概念的新型態金融產品、服務、支付或商業模式。
從金融科技滲透的行業來看,半數以上的英國金融科技公司聚焦在銀行和支付,另約20%集中在信用和貸款、區塊鏈等行業。

英國已有代表性的數位銀行Atom Bank、P2P匯兌平台TransferWise、P2P信貸Funding Circle,市值都突破10億美元。
英國政府更計劃將倫敦打造為全球最有利於金融科技投資的環境,預計2020年前吸引40億美元風險投資和40億美元企業風險投資基金。
新加坡〉政策力就是FinTech發展的超能力

同樣搶進第一寶座的還有新加坡。2016年,新加坡政府從政策支持、資金來源、創新中心和監理沙盒等多管齊下,帶動金融科技快速起飛。
如入選KPMG 2016年全球金融科技100強的Bluzelle、曾被SWIFT列為亞洲最具發展前景的金融科技公司之一的Jewel Paymentech等,都來自新加坡。

美國〉金融科技獨角獸催生地

美國金融科技發展地域分布比較集中,最具代表性為矽谷與紐約。矽谷擁有相對成熟的金融科技專才、創業連結密度高,眾多金融科技獨角獸企業如投入網路保險的Oscar、經營線上借貸的Avant、專注財富管理的Wealthfront等,都在美國孵化。此外,Google、Apple 、Facebook、Amazon等四大科技大廠也持續在金融科技領域擴大投資。

澳洲〉金融科技後起之秀
大力投資也使澳洲成為金融科技的後起之秀。根據統計,2012年澳洲金融科技融資僅5100萬美元,到了2016 年已超過6億美元,成長10.7倍。
KPMG在一份FinTech報告中表示,澳洲擁有先進的網路銀行和行動終端產業,是全球金融市場進入亞洲生態經濟區的理想入口。
在KPMG 2016年全球金融科技100強內,澳洲公司就占了10家,其中,網貸平台Prospa、新型態銀行Tyro Payments和P2P貸款公司SocietyOne等都進入前50強。2017年澳洲更進行金融體系改革,頒布開放數據政策(Open Data Policy)等措施,讓消費者能掌握自己的數據以獲得更多利益。

中國〉全球金融科技投資第一
2016年中國全球金融科技投資總額首度越過北美,躍居全球第一。
由阿里巴巴、騰訊、百度與京東等為代表的科技公司,涉足金融服務市場來勢洶洶,利用巨大的客戶基礎獲得顯著的發展動力。
香港政府今年也計劃投入33億美元,要打造香港成為「尖端金融科技應用與標準化中心」。

當各地戰略性投入FinTech,那麼,台灣呢?
台灣〉不夠國際化、業務區域性故未入榜
很可惜,在勤業眾信針對21個國家進行「全球金融科技中心評估」時,台灣被以金融服務「不夠國際化」、業務過於「區域性」為由,並未列入評估榜單。
但也不需灰心,儘管政府太保守,台灣人才仍具世界競爭力。

像區塊鏈新創公司Bitmark在以色列參與國際區塊鏈黑客松競賽時,從18個國際參賽團隊中勇奪第一;另外做AI期貨交易的hiHedge、經營股市投資知識的群馥科技Fugle、發展AI智慧決策機器的Tixguru和打造國際P2P匯款平台的CherryPay等,也曾打敗全球200~300個FinTech新創,取得進駐新加坡SBC加速器的機會。
只是,這些優秀FinTech人才會不會根留台灣?還是遠走他鄉?端看政府有沒有發展金融科技的決心與毅力。

編者的話/不要再說年輕人只想小確幸
文╱楊瑪利

本期《遠見》有兩個大調查。一個是封面故事,調查台灣所有金融業者與金融科技相關新創公司,對於台灣FinTech目前發展速度、創新程度與國際化進行評比,回收率高近四成。結果發現,三大構面都不及格。
「創新應用程度」,台灣業者只打49.75分;其次是「發展速度」49.71分,最低則是「國際化能力」的43.56分。 業者認為,台灣在這波全球FinTech爭霸戰中,眼看著新加坡已成重鎮,但金管會等政府法規仍限制重重、立法院相關立法仍龜速(頁150),已失去領先優勢。

第二份調查是由台灣遠見研究調查、中國第二大媒體集團SMG旗下的《第一財經》、新加坡發行量最大的華文報紙《聯合早報》及香港教育大學香港研究學院,分別針對四地18~35歲的年輕人調查。
結果發現,台灣年輕人對台灣未來五年的經濟發展最悲觀,僅8.6%持樂觀態度,約莫只有上海(50.8%)的1/6。
四地年輕人對時下最常遭遇到的12道難題,台灣青年對其中六大選項的恐懼強度皆是四地之冠,包括「房價過高」「無法學以致用」「薪資過低」「資金不足」「國際視野不足」「工作會被機器人取代」,顯示台灣囝仔感受到的壓力,統統位居華人圈之冠(頁74)。

台灣正在喪失「人才」紅利
這兩項調查,一項針對台灣最精英的金融專業人士,一項針對台灣未來的主人翁,都顯示他們對現況極度不滿意。導致已經人口老化、勞動人口減少的台灣,不僅已經喪失了人口紅利,還進一步喪失了「人才」紅利」。
專業人士與年輕族群正在大量出走台灣。根據萬寶華企業管理顧問2016年全球人才短缺報告,台灣排名世界招聘難度指數第二高,達73%。僅次日本。
而主計處資料,台灣海外就業人口,十年來已倍增,從2005年的34萬人,增加到2015年的72.4萬人,其中58%到大陸。儘管兩岸關係緊張、現任執政黨努力跟對岸保持距離,但大陸還是台灣人民海外工作的最愛。

目前,出走海外的台灣人還有年齡下降趨勢。優秀高中生寧願放棄台灣頂尖大學,紛紛就讀香港與大陸的大學,近來各大專院校大學生暑假流行到大陸實習,也是為了卡位,希望盡快在大陸找到未來舞台。
在四地青年調查中有一個有趣發現,台灣年輕人是四地最任勞任怨的,選擇未來要過忙碌充實生活的,四地最高,達40.7%。想過著休閒隨性生活的是華人圈之末,只有22.7%。另一題問到「擁有幸福美滿的家庭」或「找到喜愛的工作」,哪個重要?四地中只有台灣人將工作擺第一(23.9%),其次才是家庭(20.6%)。

把工作擺第一又選擇忙碌充實勝於悠閒,可見台灣青年給社會普遍喜愛追求小確幸的印象,可能失真,多數年輕人還是想奮鬥。
本期另一專題〈台客再闖新大陸〉,並報導記錄片《闖蕩》中的台灣青年。令人難過,為何台灣已經沒有做大事做大夢的空間,年輕人只好一批批離鄉背井到大陸吃苦當吃補(頁88)?
什麼才是國安問題?「人才」紅利喪失,才是真正的國安問題。

















詳細資料

誠品26碼 /2680098216101
EAN /977160550300510

頁數0
裝訂平裝
級別
語言中文/繁體
成份





Share/Save/Bookmark

查看全台書店有無此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