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文書簡體書藝術 〉淳化阁帖肃府本
商品訊息
作者書籍
淳化阁帖肃府本

淳化阁帖肃府本


作者  /  孙宝文/ 编

出版社 / 上海辞书出版社

出版日期 / 2012/09/01

商品語言 / 中文/簡體

裝訂 / 精裝

定價 / NT$2,600

售價 / 9折, NT$ 2,340

※ 無庫存


淳化阁帖肃府本 其它優惠/消息


introduction all_character


內容簡介

《淳化閣帖肅府本》內容簡介:《淳化閣帖》是我國歷史上現存最早的一部書法叢帖。宋初,太宗趙炅命翰林侍書王著甄選內府所藏曆代帝王、名臣、書家等墨蹟作 品,於淳化三年(992)摹勒刊刻。《淳化閣帖》(以下稱《閣帖》)共十卷,收錄歷代書法作者一百零二人,計四百二十帖,記錄了秦漢至隋唐一千多年的書法 發展歷程,是現存第一部關於中國書法史的大型圖典。
宋元以後,《閣帖》擁有最廣泛的臨摹研習群體,她深遠地影響著中國書法的進程。曆觀明、清兩代尺牘、文書,件件有《閣帖》影子。《閣帖》已然構成行草書的正源,她不僅是中國書法史上一部不朽的經典,恐將之視為中國書法發展的命脈也不為過。
《閣帖》刊刻後不久即遭火毀失傳,北宋中後期《閣帖》祖本已極為罕見,導致後代翻刻之風興起,時至今日已無可信的《閣帖》祖本傳世,《閣帖》的深遠影響,是靠歷代翻刻她的子子孫孫們來實現的,後人只能通過無數的歷代刻本,來揣摩祖本的原始面貌,品味其藝術風采。
歷代翻刻本中影響最廣、傳播最久、聲名最重者莫過於肅府本。相傳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太祖朱元璋封第十四皇子朱楧為肅莊王,並賜宋本《閣帖》一部十卷以為傳代之寶,秘藏內庫,此部《閣帖》即是肅府本刊刻之原始底本,可惜在清初宜告失傳。
明萬曆四十三年(1615),肅憲王命金石摹刻家溫如玉、張應召等人將肅府底本雙鉤上石,于天啟元年(1621)刻竣,前後共歷時七年,耗用富平石一百四十四塊,大都兩面刻文,共計二百五十三面,世稱肅王府遵訓閣本或簡稱為肅府本
府本區別于傳世其他《閣帖》翻刻本的版本特徵在於:每卷末除照摹宋本淳化年款外,另添刻萬曆四十三年乙卯秋八月九日草莽臣溫如玉、張應召奉肅藩令 旨重摹上石隸書年款三行,卷五末加刻肅府底本固有的元至正十年(1350)張瑁等人觀款,卷五、六、七後面還附刻肅恭王題跋。卷十結尾另刻溫如玉、 張鶴鳴、趙煥、張鍵、湯啟燁、柴以觀、周懋相、盛以弘、徐元寀、黃和、肅世子等廿九人題跋。以上題跋並非多是刻帖竣工後所作,題跋時間上起萬曆四十三年, 下至天啟元年間,刻跋時間應該在刻帖完工同時(即天啟元年)。明崇禎戊寅(1638)七月又增刻王鐸題跋。但常見肅府本均無廿九人題刻,僅精選其中張 鳴鶴、王鐸、肅憲王、肅世子等少數幾人題刻。
此外,肅府本全帖並無傳說中的《閣帖》祖本特徵——銀錠紋(刻帖原版開裂後以銀錠加固),卻保留肅府底本的原始卷號、版號,並加刻了肅府本之明代刊刻時卷號、版號(字型較小,位置多在石版右下側)。
末清初之際肅府本帖石開始毀缺,後經清順治十一年(1654)補刻四十多版,複成完璧,此時帖尾加刻順治甲午歲張正言、正心承廣陵陳曼仙、參澤毛香 林二師教補摹上石隸書年款三行,所補摹頁上又添刻一組楷書版號。清末蘭州劉爾炘移帖石于文廟尊經閣,增刻木板釋文四十塊,但是帖石上斷裂紋和殘損文字已經比比皆是。
相傳肅府本初拓本用太史紙、程君房墨,作蟬翼擦拓,無不精妙,當時拓工間有私購者值五十千。然據筆者歷年所見初拓本則多為濃墨精拓,至今未見有蟬翼初拓。
日上海辭書出版社影印肅府本,其出版底本是民國年間影印的日本清雅堂本,冊中有雍正乙卯(1735)王廷璋(潛庵主人)朱筆釋文。此本開卷便有蟬 翼淡墨拓的印象,不得不讓人聯想起肅府初拓的傳說。那麼此本究竟是否就是真正的蟬翼初拓呢?回答這一問題,首先還要先解決肅府本初拓的標準又 有哪些。
有一種觀點是肅府最初拓本卷十結尾後必須未刻有肅憲王題跋。此種鑒定方法在理論上可能成立,但是在鑒定實踐中,它只有否決權而沒有肯定權,也就是說,但凡帖後面看到有肅憲王題跋者就能否定為最初拓本,但若沒有肅憲王題跋者,亦可能是裝裱時有意剪棄,依然不能確定其固有 情況。故筆者認為,卷十結尾處未刻肅憲王題跋的初拓本仍然可能只是個傳說而已。進而推測,即便已經存有張鶴鳴等廿九人題刻,亦還有可能是天啟元年 1621)的初拓本。
但傳世肅府本初拓為何多不見以上廿九人題刻呢?原因有二,其一初拓可能僅拓法帖十卷,未拓其後題刻;其二即便拓出廿九 人題刻,亦斷不會附裝於卷十結尾處,因為廿九人題刻內容足夠裝裱一冊。故筆者推斷,若肅府初拓帶廿九人題刻者,當為十一冊。此類肅府初拓其後附帶 的明人題刻多為清代帖賈遺棄或割裂,用以冒充宋代《閣帖》祖本而抬高售價。
後人因未見初拓帶跋刻者,故誤認為初拓無跋,偽造肅府初拓本者亦據此割裂題跋。更有甚者臆測以上題刻均為順治年間添刻,如此誤判可能緣於帖後續添的王鐸、佟國定等人題刻,但不能改變廿九人題跋刻于天啟元年肅府本竣工之時的事實。
因此,鑒定肅府本是否屬於初拓本還必須另加輔助限定條件,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初拓本應該一字不損,其簡便的核對方法就是:卷六《旦極寒帖》第三行卿可兩字應該完好無損。
照此次影印所本的清雅堂本,粗看卷六《旦極寒帖》第三行卿可兩字似乎完好,但諦視之,字中間一點下已有裂紋,字左上角亦有塗墨痕跡, 因此清雅堂本當屬卿可已損本。再看清雅堂本卷十結尾已刻有肅憲王、肅世子、張鶴鳴、王鐸、黃和、柴以觀、盛以弘等人題跋,其中王鐸等人題跋之 拓工、紙墨與全帖十卷完全一致,因此可以排除這些題跋是後期綴補,據此就可肯定清雅堂本並非肅府本之最初拓本,當為明末清初拓本
麼如何來客觀評價清雅堂本的價值呢?此本雖非最初拓本,但與肅府本傳世最初拓本逐行逐字校勘核對,發現其間的差別亦僅僅是卿可兩字細微殘損而 已,因此,清雅堂本初拓本的差別是微乎其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她完全可以等同於最初拓本。尤為難得的是,此本拓工絕佳,淡墨精拓的藝術效 果遠勝於所見傳世最初拓本,因此她無疑是肅府本影印出版的一種最佳選擇。
此外,清雅堂本還提供了一個以最初拓本明末清初拓 為分水嶺的標準件,此本還可視為肅府本添刻王鐸題跋後的最初拓本,同時又論證了卿可兩字是肅府本版本鑒定的最初考據點,而非卷七標題右上 法帖兩字,她補充了肅府本善拓鑒定證據鏈的一個重要環節,因此其版本研究價值極高。
《閣帖》肅府本刊刻至今已將近四百年,然而到目前為 止,國內尚未有一套刊印精良的理想出版物,這不能不說是當代書法藝術出版領域的一個重大缺憾。如今,上海辭書出版社原大精印清雅堂本,這是《閣帖》研 究者和書法愛好者的一大福音。衷心祝願此帖的出版,能像四百年前刊印肅府本一樣,起到對傳統書法的導引和弘揚作用,並開創中國書法下一個輝煌的四百 年。








詳細資料

誠品26碼 /2680937915004
ISBN 13 /9787532637720
ISBN 10 /7532637727
EAN /9787532637720

頁數528
開數16K
裝訂精裝
級別
語言中文/簡體
成份


藝術產品推薦

建筑开口部细部设计

Nikkei Architecture

NT$896

9折, NT$806

城镇空间: 传统城市主义的当代诠释

罗伯.克里尔

NT$888

9折, NT$799

解读街道的美学

胡一可/ 丁梦月

NT$350

9折, NT$315

关于建筑理论的12章

东京大学建筑学专业先进设计研究室

NT$350

9折, NT$315

街道的美学 上下 (2冊合售)

芦原义信

NT$528

9折, NT$475




Share/Save/Bookmark

查看全台書店有無此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