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雜誌中文雜誌藝術設計 〉ART PLUS, 十月
商品訊息

ART PLUS, 十月


出版社 / 藝術地圖有限公司

商品語言 / 中文/繁體

裝訂 / 平裝

定價 / NT$128

售價 / 9折, NT$ 115

※ 無庫存


ART PLUS, 十月 其它優惠/消息


introduction catelog


內容簡介

封面故事:啟蒙「未來性」的私人美術館
策劃/周婉京˙樊婉貞

在不同文化語境中,藝術機構有不同的身份,它們可以被叫作”gallery”、 “institute”,也可以被喚作”kunsthalle”、 “art centre”和 “art museum”。當這些名稱轉譯成中文,它們往往變成「藝術中心」或「美術館」,簡化了彼此的區別,強調了它們的共性——皆是以推廣藝術為主旨的公共機構。

隨著近期上海昊美術館、北京松美術館的開館、台北忠泰美術館的開幕,「私人美術館運動」之呼聲再起。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私人美術館已經成為公眾視野裡的一個存在。有時,我們稱它為私人的,有時稱它為民營或非公眾的,卻從未真正釐清過它作為美術館與文化生態的關係——究竟是對抗,還是融合,抑或兩者兼具?至於美術館之未來,智識(智慧與知識)的啟蒙似乎已經成為開啟它學術性、實驗性的鑰匙。

ART PLUS 此次邀請客席策展人與編輯團隊一起規劃此專輯,並在10月號刊以及2017年10月台北藝博會專刊中共同聯合登載此專輯,希望藉著不同觀點、不同身分的討論,就現今中國內地與台灣的「私人美術館」議題共同探討。我們不談歷史,不談華麗的外表;針對「私人美術館」在兩地的定義,不同背景下成立與資金的來源,文化資本與歷史意義等,看到兩岸各自的文化特點,也看到不同資本家透過喜愛、投資、國家及歷史任務,與收藏生態的自然演變,各有一本穿梭古今的歷史與當今典範,讓我們深思不已,並以此借鏡。

編者語/年少藝術家需要伯樂,不是收藏家
曾何幾時,如何讓每年藝術學院畢業的學生順利進入到市場,成了學校教授施教的任務之一。學術派教授們無奈的接受教育方針僅有改變、順勢與服從;實務系派的教授們卻積極地將自己的網絡貢獻給大學,用學生就業成績與招生人數做為評級升職的踏石。市場對「年輕藝術家」(35歲以下)的定義令許多跨過這警報線的藝術家在市場上一籌莫展(現在你們的老師就是這樣的處境,這也說穿了即使收藏家多有抱負,也是「投資」長線與短線的分別罷了!)因此老師若在學生進入社會前為其鋪一條順利的路,可謂仁至義盡做完了人情與師生的義務,之後的造化就看學生自己的努力與運氣。
 
是的,「運氣」!「時代」來了,就是你的世界。2008年前的香港尚未創造出現出這樣的時代;而今,即使你是濫竽充數,也有機會從小鴨變天鵝。而之後的路是否成功與順暢,真的就是靠自己創造。
 
這樣的時代,有時也會給了太多的「機會」。你若態度高傲,可能會失去應有的回饋;過度激進卻有可能判斷失誤而過早揠苗助長。至今光在香港舉辦畢業展有2005年開始的「出爐」香港畢業生群展及2016年開始的「新藝潮博覽會」,平常無人問津的藝術系畢業生展,現在也成了各畫廊與藝術顧問挖掘新人的重要渠道。然而,收藏家、畫廊或是策展人,到底在「投資」什麼?一個給藝術家「機會」的場域,還是押對寶的一場投資?藝博會意旨:幾千或是幾萬塊的投資,絕對不會是壞事,放在家裡欣賞也是一種愉悅。
 
需要伯樂
於2017年10月6至9日將於中環PMQ元創方舉行的第二屆新藝潮博覽會,約有100位所謂「藝術家」參加,我們看到「業餘」多過於「年輕或是潛力」的「創作者」充斥其中。記者會中,被重點推薦的香港11歲的劉見之及俄羅斯14歲的Murashko Gordey,聯同各自的「師傅」組成師生團參加。到底是「師傅」們想藉著天才子弟的曝光而沾沾自喜?還是主辦單位純粹見機行事,重視新聞點勝過漠然無視?
 
知道劉見之,也觀察了很長一段並不時觀察其繪畫活動的我來說,不禁感歎整個活動的千絲萬縷。記得artplus曾於2012年3月號訪問過這位天才小畫家,他特別為我們創作的作品還上了該期雜誌封面。當時勇奪第38屆捷克利迪策國際繪畫展最高榮譽大獎,並破格頒發「十大青少年畫家」,其創作充滿童趣。而今,還在讀小學的劉見之,已經可以在記者會中侃侃而談他的創作思想與繪畫感受,沈穩大方沒有羞澀。看著劉見之被展示在前廊的參展作品,技巧早熟得像臨暮的老人。
 
記得2011年香港蘇富比於「尤倫斯尤重要當代中國藝術收藏:破曉—當代中國藝術的追本溯源」晚間拍賣會中,高價賣出一張張曉剛於1988年「探索期」時期的年輕作品《生生息息之愛》,並以7906萬港元成交,創造了當時中國當代藝術的最高拍賣價格。於蘇富比預展現場觀看這件作品時,清楚看其與拍賣市場裡屢創紀錄的《血缘》系列風格非常迥異,然此作品珍貴因為代表著張曉剛「探索期(1982-1993)」走向「成熟期(1993-2008年)」《血緣•大家庭》,建立張曉剛系列收藏重要的銜接作品。藝術家前期作品可作為追溯其繪畫史蹟的重要參考,但提及至此並不是因為劉見之幼年作品極具潛力,而是以其年紀來說反倒技巧過度早熟,若說具有未來收藏潛力更言之過早。
 
幫孩子找到或是推進更捷徑的一條路是否真是一件好事?藝博會這屬於商業運作的活動,雖然有很多急著為學生找到「頭路」(「工作」的台灣話)的教授加持、美術館館長迂儒跟風,但「業餘」與「專業」的空隙很大毋庸置疑,「推廣」與「散播種子」雖可以同義,但也可以「魚目混珠」。畢業展的銷售行為及至「新藝潮」之類的藝博會活動,到底是主辦單位提供了「潛力」的作品給藏家投資收藏?還是以「推廣」提供「機會」,卻不小心短線的促銷了一些「未來投資」的概念,模糊了「業餘」與「潛力」的界線。
 
劉見之,啓發於繪畫技巧熟練的父母,然而現在需要的不是「市場」或「收藏家」,而是一位「啓蒙老師」帶他走更長遠的路。若非如此,將來發展有限。
(總編輯:樊婉貞)































詳細資料

誠品26碼 /2680637174107
EAN /977231000000110

裝訂平裝
級別
語言中文/繁體
成份




Share/Save/Bookmark

查看全台書店有無此商品

 

熱銷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