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文書簡體書文學 〉中國第一罪: 我在監獄的快樂生活紀實
商品訊息
作者書籍
中國第一罪: 我在監獄的快樂生活紀實

中國第一罪: 我在監獄的快樂生活紀實


作者  /  秦耕

出版社 / 勞改基金會

出版日期 / 2006/11/01

商品語言 / 中文/簡體

裝訂 / 平裝

定價 / NT$395

售價 / 9折, NT$ 356

※ 無庫存


中國第一罪: 我在監獄的快樂生活紀實 其它優惠/消息


introduction all_character catelog


內容簡介

本書特色
《中國第一罪》是「勞改基金會」所發行的「黑色文庫」系列的第十六集。從2001年起,勞改基金會開始出版《黑色文庫》系列。從第一集徐文立的《我以我血薦軒轅》至最新出版由查建國撰寫的《鐵骨柔情》,勞改基金會已出版將近三十本著作。這些勞改倖存者的個人回憶錄及訪談錄涵蓋了五零年代遭整肅的地主及反右運動中受害的知識份子至九零年代在互聯網上發表文章的異議人士。從北京到西藏,從上海到夾邊溝,這些勞改倖存者的故事刻畫出中國歷史跨世紀的大悲劇。

內容簡介
魯迅曾經說:「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我套用魯迅的話說:「監獄本來是挺可怕的,但坐的人多了便沒有什麼可怕。」近期以來,中文互聯網上活躍的網友接二連三離開電腦到一個雖然地點不同但名稱相同的地方「度假」去了,一時之間,這種「度假現像」引起了人們的一片恐慌。因為這個全國連鎖店式的「度假地」的共同名稱叫監獄。(秦耕,《中國第一罪》)
作者於1989年以「反革命煽動罪」被捕入獄,一年後刑滿出獄。作者題記:「反革命罪是中國《刑法》中刑事犯罪的一種,而且是最為嚴重的一種……反革命罪列為《刑法》罪行分則的第一節,在《刑法》準備懲罰的全部414種罪名中,反革命罪作為一個罪類排在第一,也就是中國的『第一種罪』。97新《刑法》把罪的名稱從『反革命罪』改為『危害國家安全罪』.但位置仍排在第一。」
作者在獄中期間就想要把獄中這段生活寫成一本書,但出獄後的十二年中從未動筆寫過一個字。直到他在網上看到余杰說「我們要戰勝內心的恐懼」、杜導斌的「勇敢說」及任不寐的「專制是對人民心內怯懦的懲罰」時,他才突然明白他必須寫這段經歷。他要告訴人們:「監獄並不可怕,我是面帶微笑進去,又面帶微笑出來的。中國人只有首先戰勝對監獄的恐懼,才能擺脫監獄的囚禁;只有不迴避監獄,然後才能得到自由;監獄也是中國人通往自由之地的門檻。」


1949 年中共掌權後的中國,堪稱極權政治登峰造極的時代,也是政治冤案最為頻繁的時代,中國自然變成政治犯或良心犯的最大監獄。荒誕的是,毛時代中國的「監獄文學」完全被黨文化霸權所獨佔,而現實生活中殘暴政治冤案卻沒有任何公開的記錄。
後毛時代的「監獄文學」,儘管還沒有完全擺脫黨文化的「非人化」特徵,不乏誇張的控訴和滿腔的怨恨,不乏道德主義的高調宣示和自我的聖化,但隨著政治犯群體的自省能力的大幅度提升和整個中國社會向人性常識的回歸,非人化的監獄文學也逐步走向常識化和人性化,創造出一些具有平常心特徵的監獄文學。
在此意義上,秦耕先生的這部《中國第一罪——我在監獄的快樂生活紀實》,正是大陸良心犯或政治犯回歸常識的範本。這是一部平靜、客觀的獄中紀實,字裡行間洋溢著作者的自信和樂觀:政治犯不是超人,為自由坐牢也不是自我炫耀的資本。在這顆平常心的審視下,監獄的鐵門成為通向自由的必經之路,獄外的抗爭和獄內的堅守共同構成獨裁下的自由事業。正如秦耕在走出監獄時所言:「整個中國在我眼裡就是一座大的監獄,我們現在只不過待在大監獄的小套間中。我今天出了這道大鐵門,其實身子還在大的監獄中。我在這裡沒有自由,出了這個大鐵門照樣也不會有什麼自由。因此在我看來今天沒有什麼值得高興和慶賀的,小間和大間一樣,都是監獄。相反,在這裡的不自由是看得見摸得著的,是具體的和直截了當的,來得痛快!外邊的不自由看不見摸不著,讓人覺得更不舒服,更不是滋味!」
秦耕的牢獄之災來自獨裁制度的野蠻,但秦耕筆下的監獄生活,與其說充滿了黑暗和殘暴,不如說表達了殘酷環境中人性的樂觀和坦然。嚴酷的外在環境是可怕的,但更可怕的是內在勇氣和健康心態的匱乏,而秦耕恰恰具有這樣的勇氣和心態。他用毫無誇張的平靜敘述,講述了一位八九政治犯的「愛獄如家」的鐵窗故事,從被捕、審訊到牢房,他始終微笑著面對失去自由的悲劇,以一顆平常心來渡過高牆內難熬的分分秒秒,以豁達的幽默感調劑沒有微笑的生活。正如作者所言:「我在監獄中的積極態度,其實與監獄一點關係都沒有,它只與我個人的心態有關。因為並非人人都能從監獄中得到快樂。」
而苦難中的自信和樂觀,危險中的從容和勇氣是無法偽裝的。在直面苦難的同時,堅守對明天的希望,絕非廉價的自欺欺人的樂觀主義,而是一種積極的悲觀主義。也就是說,在某些極端的情景中,堅持樂觀地活下來,需要具有比毅然赴死更大的勇氣;保持一顆平常心,需要具有比一味自我英雄更堅韌的內心承受力。特別是面對獨裁監獄的嚴酷考驗,內心深處的豁達、明亮和樂觀,就將把封閉的高牆撞開一道通向自由的縫隙。正如秦耕先生說:「監獄並不可怕,我是面帶微笑進去,又面帶微笑出來的。中國人只有首先戰勝對監獄的恐懼,才能擺脫監獄的囚禁;只有不迴避監獄,然後才能得到自由;監獄也是中國人通往自由之地的門檻,我的獄中日記扉頁曾自題四個字:愛獄如家。」
在我看來,「愛獄如家」是一種難得的品質,也是獨裁制度下的異見人士應該具有的職業道德。具有這種自覺的民間異見人士,在投身反獨裁和爭自由的事業時,大都已經有了坐牢的心理準備,也能夠把坐牢看作必修課。如同工人應該做好工、農民應該種好地、學生應該學好功課,獨裁下的民主人士也必須坐好監獄。為尊嚴和自由而坐牢,並非值得四處炫耀的資本,而是異見人士的反抗獨裁生涯的一部分;因為,選擇反抗首先是個人性的和自願性的,你也可以像其他人一樣選擇沉默。既然是個人的自願的,就要坦然承受這種選擇所帶來的一切,特別是當坐牢並沒有為良心犯帶來所期望的社會聲譽和公眾尊敬之時,良心犯也不應該怨天尤人,更不應該以坐牢為資本向社會討債。與此同時,外在的社會評價越是向良心犯獻上種種英雄光環,良心犯本人就越應該清醒,避免陷於一坐成名的自我陶醉之中。事實上,坐過中共大牢的異見人士,也決非「聖人」或非人化的「英雄」,而僅僅是獨裁制度下的常識性行為;政治犯身上既有堅守尊嚴和為自由而付出的勇氣和良知,也有常人的七情六慾或人性弱點。
今日中國的異見人士的坐牢,正是為了讓中國成為一個不需要烈士或獄中英雄的國度。

──摘自劉曉波序《自由人面對鐵窗的微笑》







詳細資料

誠品26碼 /2680597609008
ISBN 13 /9781931550123
ISBN 10 /1931550123
EAN /9781931550123

頁數328
尺寸21X14.5X1.6CM
裝訂平裝
級別
語言中文/簡體




Share/Save/Bookmark

查看全台書店有無此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