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醒之路 9: 一聲征 - 科幻/奇幻小說 | 誠品網路書店
首頁中文書文學科幻/奇幻小說 〉天醒之路 9: 一聲征
商品訊息
試閱
作者書籍
天醒之路 9: 一聲征

天醒之路 9: 一聲征


作者  /  蝴蝶藍

出版社 / 知翎文化

出版日期 / 2018/02/08

商品語言 / 中文/繁體

裝訂 / 平裝

定價 / NT$260

售價 / 9折, NT$ 234

※ 有庫存可銷售


天醒之路 9: 一聲征 其它優惠/消息


introduction all_character


內容簡介

知翎文化2016年最受期待輕小說,蝴蝶藍最新連載作品。

《天醒之路》一如既往保留了《全職高手》中幽默與毒舌的風格,全新的世界觀與魄之力設定,
將帶領讀者進入全新的奇幻世界。

★繼《全職高手》、《近戰法師》、《江湖任務行》等網遊小說後,蝴蝶藍老師首次嘗試奇幻作品!
★起點中文網五星推薦,好評指數9.9經典必讀。四百萬點擊率,兩百萬總推薦!
★由知名繪師nineo精心打造封面人設,好評度破表!

七星會試尚未結束,陰謀的黑雲,
卻隨著時間的推進,逐漸瀰漫在北斗學院的上空。
因為擔憂孫家姐弟安危,
路平一路跟隨,總算在危急的一刻,
出手救下了二人!

來自南天、玄武、缺越三大學院聯手的攻擊,
隨著對孫送招的圍殺展開!
各校菁英不僅各出奇招,
甚至帶著各大學院的超品神兵,
務求這次覆滅北斗學院的計畫能萬無一失!
隱藏、出手、殲滅、臥底,一環扣一環的陰謀,
幾乎將偌大的北斗學院分崩離析!
只是他們萬沒想到這完美的陰謀,
竟被一個北斗學院的新人路平,一一破壞……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方戈從來沒有低估孫送招的實力,否則以他缺越一品生的身分,何至於要藉機偷襲?但是他到底還是低估了孫送招的意志,全沒想到孫送招在重傷之下,竟然會用這樣的方法強行控制自己的身體。
此舉只會讓她的傷勢加劇惡化,這是已經決心要付出生命,才會採用的不顧一切的打法。
短短一枝毛筆,在孫送招手中彷彿有千鈞之力,一筆點來,方戈只覺得周圍的空氣都因為這犀利的一擊在被收縮中。
這一擊,魄之力從直接筆尖射出,方戈再不敢像之前那樣招架,連忙閃身向旁避讓。
他看得清楚,閃得準確。心中也已經盤算清楚,絕不去和拚命的孫送招死扛,只要做多一些拖延,他相信孫送招不可能一直支撐下去。
所以,他沒有半點要反擊的意思,只是盯著孫送招,準備迎接她接下來的進攻。
誰想他以為已經避過的攻擊,竟然隨著他的閃避追了上來,這下方戈再不及躲閃。孫送招射殺出的魄之力有如一根鋼針,直扎在了他的胸口。
方戈倒飛出去。
來不及閃避,他只能用這樣的方式盡可能去消減這一擊的傷害。他的心中一片茫然,弄不明白自己怎麼就會擊中。這不可能是隨機應變的控制,因為他沒有感知到孫送招的魄之力在那時有任何幅度地調整。難不成孫送招早就算準了他的閃避,料敵先機地攻向了他的閃避處?
這未免也算得太準確了吧?
看著像是被擊飛的方戈落地時心下駭然,捂著胸口死盯著孫送招。這一擊命中得到底還是偏了些許,加上方戈拚命化解,到底還是沒能刺中方戈的心臟要害。
但是緊跟著的一擊卻已經又來了。
這次該向哪裡?
方戈心中已經有了恍惚,他怕再一次被孫送招算準,更怕這一次的運氣不會像上次那麼好。幾乎是到就要被命中的最後一剎那,方戈忽然向右。
「咻……」
魄之力刺入體內的感覺是那麼的清晰,方戈覺得自己似乎聽到了聲音。
怎麼會?
雖然這一次方戈再次幸運地沒有被擊中要害,可他心中驚恐猶勝之前。這回可是到了刻不容緩的一瞬間,他自己都未加思索,下意識地完成了閃避。這種程度,孫送招也能計算到?
不容他細想,孫送招手中的毛筆再次點出,提筆一畫,寫出的不是墨,而是令人心驚膽寒的魄之力。
這一次……
方戈咬緊牙關,決定賭上一賭。
他不動,一動不動,只是死盯著孫送招,他不信自己賭上性命的決定,孫送招也能料到。
魄之力衝來,方戈不動。
再近,還是不動。
再近……
方戈有些慌了。他眼中所見的孫送招看起來是那麼的沉穩,那麼的胸有成竹。
或許應該閃避,這個念頭自腦中閃出。
不,正因為如此,所以不能閃!
一動未動的方戈,心下可不是這般穩如泰山,只一個剎那,他心裡就已經轉過了不知多少個念頭,但是終於,他挺下來了,他沒有動,他到底還是賭上性命,博了這一次。
贏了!
孫送招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這次沒有逃過方戈的注意,這讓他心下大定。
「有膽色。」
他聽到孫送招說道。
然後,魄之力入體。
命中,還是命中!
孫送招驚訝、稱讚,卻都沒有影響最終結果,這一擊,依然準確擊中了方戈。這一瞬,方戈覺得自己分明是被玩弄於股掌之上。
他身形踉蹌,已經有些站立不住。連續三擊,雖然最終都沒命中要害,但對方戈造成的創傷也已經不小,心理上的壓力尤甚。對於躲過孫送招的攻擊這件事,方戈已經絕望了。接下來一擊該如何應對,他已經一點想法也沒有了。
結果接下來的一擊卻遲遲未來。
孫送招站在那裡,身形也在踉蹌,也有些站立不住的樣子。但似是要提筆,但手中毛筆似有千斤重,怎麼也提不起來。
方戈心中頓時閃過一個念頭。
不對!
自己一直在以為的,並不對。
孫送招已經是這樣的狀態,絕對是要追求一擊斃敵。她能將方戈的閃避判斷到這種程度,何至於三次攻擊都打不中要害?尤其剛剛這第三次,方戈連動都沒動,孫送招若是早料到如此,就更不可能無法命中要害了。
這攻擊,難道並不被孫送招的意識所左右?那麼,這攻擊位置是由什麼來決定的?
念頭到此,方戈的感知立即向著自己身上的三處傷口探去。
沒有……
沒有……
還是沒有……
三處傷口,他沒有發現任何不妥。
不對,三處傷口?有三處?
方戈微愣,孫送招卻終於又一次提起毛筆。
魄之力,再次射殺出筆!
「喝!」方戈這次依舊不閃不避,卻是動用全部的魄之力,從自己體內向外猛然一振。
魄之力向著四面八方爆散著,但是方戈依然沒有感知到身上有任何異樣。面對射殺而來的魄之力,這次他是真的絕望了,誰想射來的魄之力,竟被他爆散開的魄之力衝到了一旁。
怎麼?
方戈目瞪口呆,他全沒想到自己這樣一個將魄之力釋放的舉動就可以將孫送招的攻擊給克制了,是因為孫送招的力氣不濟了嗎?
不,並不是。
方戈望著半空,射殺出的魄之力穿過,依舊那般凌厲,絲毫沒有變弱。而就在它射殺衝過的路徑中,一根細毫在飄蕩著,竟然沒有被這一擊給摧毀。
方戈的目光落回到了孫送招的手中,望著她那枝毛筆。
他總算是明白了。
「百里見秋毫。原來是這個意思。」他說著。
百里見秋毫,正是孫送招這件神兵毛筆的名字。剛剛孫送招的攻擊,方戈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
這飄在空中的細毫,就是從孫送招這神兵的筆頭掉落的。就是在孫送招衝上來向他發起第一擊時,脫落到了他身上。
無論再仔細的觀察,還是感知,都無法發現這區區一根細毫。
但是這之後由這神兵發出的攻擊,卻都會自然而然地追向這根細毫。
百里見秋毫,因此為名!
「你運氣不錯。」孫送招說著。
方戈無法反駁這一點。
百里見秋毫的攻擊由那一根細毫引導決定,但主人都無法控制,有相當的不確定性。可是三次攻擊竟都沒有給方戈製造出決定性的傷害,方戈的運氣真的不錯。
孫送招這時終於到了極限。音轉身強行控制身體帶來的傷害也開始發作,她痛苦地彎下了身。
「到此為止了。」方戈心有餘悸地說著。
孫送招卻笑了笑:「看你身後。」
「這麼幼稚的伎倆?」方戈忍不住也笑了,他沒有回頭。修者多靠感知來判斷,身後有什麼情況,哪裡還用回頭去看?
誰知馬上就有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什麼情況?」有人說著,不只說,緊跟著一隻手還拍在了他的肩頭。
這一拍用的力道不大,卻讓方戈毛骨悚然,這如果不是輕輕一拍,而是一刀或是怎樣,自己現在還能有命在?
顧不得思考,方戈擰身連轉帶攻,手中鋼刺悄然從袖裡滑下,刺出。
身後那人的動作也極快,立即向後跳開,方戈這一刺落空。
因為那令他毛骨悚然的一拍,方戈沒敢向前追擊,可是很小心地打量向來人,認出了路平。
路平看到方戈正面,頓時覺得他的服色眼熟。他不知這就是大名鼎鼎的缺越戲水服,只得覺得和之前阻撓他的那傢伙的衣著大同小異——方戈是一品生,與二品生查夢良的戲水服除去左臂上的「壹」與「貳」,還是有些別的細微差別的。
「你是那位的同夥?」路平問道。
方戈一愣,這麼明顯的事情路平還要問,讓他有點回不過神來。
路平卻已經看到一旁倒在地上的孫迎升,是不是同夥這個問題,他頓時不太關心了,連忙走上前去。
方戈已經嚴陣以待準備迎敵,哪想竟被路平這樣簡單粗暴的無視,缺越一品生,著實沒有遭受過這樣的待遇。
不過方戈並不是一個在這方面特別有自尊的人,他一點都不介意別人對他的輕視,那樣只會給他更多的可趁之機。
比如眼下。
眼見路平看也不看地就從他身邊掠過,方戈毫不遲疑,手中鋼刺直刺路平後心。被孫送招打傷的三處傷口影響著他的動作,但是,只是對付這樣一個小鬼,應該夠了吧?
方戈如此想著,他沒有輕視路平,但是終究不會把路平放到與孫送招這天璣峰首徒同等的高度。
結果就見路平轉身,揮拳,動作極快,極準。方戈想躲,但是已受傷的身體,動作到底還是有些遲鈍,他竟被路平轉身反打的這一拳,結結實實地轟中了。
「砰!」
這一拳命中,轟出一聲悶響。方戈倒飛出去,掛在山壁上。
「你先等會啊。」路平皺眉說著,然後就又去查看孫迎升的情況了。
什麼情況啊?
方戈從山壁上緩緩滑下時,有些茫然。自己好像是被人舉手間就給打發了?就算是帶著些傷吧,但是這小子,竟然有這麼強?
路平這時已經扶起了孫迎升,看到他胸口衣服已被鮮血浸透,探了探他鼻息,呼吸微弱。
「怎麼辦?」路平問著,這種事上他沒什麼手段。
「扶他過來吧。」孫送招說道,她自己已經支撐不住坐倒在地了。
路平連忙將孫迎升扶到了孫送招面前,孫送招右手伸來,抵在了孫迎升的傷口。
「你去打發敵人。」她對路平說道。
「嗯。」路平點頭,他的注意力,總算比較集中在方戈身上。
方戈手捂著身上一處傷口。先前是久戰對孫送招不利,現在輪到他了。可是他偏偏沒有辦法輕易退走。他們這次的計劃,全都講究一擊必中。如他這樣已經暴露身分,那是拚死也得完成。這裡的情況洩漏出去,他們的全盤計劃都會遭到破壞。
然而狀況到了這一步,方戈也不得不做最壞的打算。
缺越的刺殺,可不是只派他一人來偷襲,然後看到路平也跟了過去,又加一個二品生查夢良攔截一下這麼簡單草率。
查夢良,本就是預備小隊裡的成員。他們的刺殺,由方戈來執行,但是四下卻也另有人手掠陣。就說七星會試期間北斗學院的人員大量集中在七星谷,但是誰又敢百分之百保證這山路上就沒個旁人路過嗎?
這些可能的意外,都在他們的應對之中。
所以路平亂入,他們很快就派出人來攔截。卻不料查夢良的夢境那麼快被路平突破,孫送招的強硬,也超出了方戈的意料。偷襲的那一擊本已命中要害,孫送招卻用音轉身控制自己,又支撐到了現在,支撐到了路平這個亂入的傢伙出現。
缺越方面一點也不希望局面這樣混亂,能人鬼不知地就將這首徒除掉是最好的。但是現在,方戈也已經受了傷,卻還要應對一個生龍活虎的路平,以及始終不肯倒下的孫送招。
萬般無奈,方戈也只能動用他們最不想動用的預備方案了。
他吹響了缺越學院特有的飛魚哨。
四道人影立時自這山間竄出,向著此間落來。
「四羅網陣!」方戈喝道。
參與戰鬥的人越多,魄之力的波動就越大,就越容易被北斗學院方面察覺這邊的異常,這是方戈他們一開始不想動用太多人手參與戰鬥的原因。可是事已至此,實在計較不了這許多了。
飛出的四道人影,聽到方戈喝令,半空中便已開始各布魄之力來結陣。但是路平的拳,卻比他們任何人的動作都要快,他甚至在方戈發出「四羅網陣」的指令前,就已經出拳。
鳴之魄,直擊長空!
方戈一聲令下後,回答他的是一聲慘叫。
路平的拳,已經命中了當中一人。四羅網陣,這才剛剛起手,就已經被破了。空中另三位此時也在一片驚恐當中。
路平出手卻沒停,一拳之後,第二拳。
對於任何一位有實戰經驗的人來說,路平的拳,有動作,但在魄之力的發動上,卻無任何徵兆,當能感知到魄之力的波動,就已經是他的魄之力全然轟出的時候。
第二拳,又中!
然後四人落地,分居路平周圍四角。
只是當中只有兩人是站著的,另兩位卻是直接趴著落地。
這是缺越學院安排來對付孫送招的人手。
這是缺越學院安排來對付孫送招的陣勢。
四人雖都只是缺越二品生,但是久經配合的四羅網陣,一品生方戈的坐鎮,二品生查夢良的夢境干擾。這本是缺越學院正面強攻都有自信將孫送招捕殺的陣容,是他們自認萬無一失的布局。
但是現在,並不是對付孫送招,而是路平這個莫名跑來的新人。四羅網陣尚未結成,兩名缺越二品生就已被路平兩拳轟中,趴倒在地,眼見是起不來了。
結不了四羅網陣,餘下兩位缺越二品生頓時有點手足無措。他們四人向來共同進退,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現在一下折了兩個,讓他們兩個好生沒有安全感。本將路平夾在中間的二位,下意識地就已向方戈靠去。而方戈,此時不由地也向後退了一步。
要糟!
方戈心中已在叫苦。他知這四位二品生,有沒有四羅網陣區別極大。現在當中兩位已經被廢,那麼這四人的戰力,可說已經被削弱了七七八八。依靠餘下的這二位,方戈心裡可是一點信心都沒有。
更要命的是,這已是他最後的手段,不到萬不得以絕不會用的手段,至此再無後招。被路平舉手打發,方戈就是再不甘,也只能接受事實,接下來他需要嚴肅考慮的是行動徹底失敗的善後問題。
可是能將此問題善後的,唯有將行動徹底完成。
孫送招、孫迎升、路平,這三人都必須死,否則他們的身分和意圖提前暴露,將滿盤皆輸。
可是這事,憑眼下的力量很難做到。他們需要有新的力量來執行。
飛快理清這一點的方戈,眼中已有決絕。
「先走。」他踏步向前,對向他靠來的那兩位二品生說道。
那二人一愣。
他們潛伏在這左近,對整個過程異常瞭解。知道方戈不到逼不得已,絕不會讓他們露面。現在方戈做到了這一步,卻讓他們先走,準備獨自應戰,這是……已經有了赴死的決心?
「方師兄……」兩人心存猶豫。
「走!」方戈一聲厲喝,人卻已撲向前,主動朝著路平衝去,手中鋼刺刺出。
他這鋼刺也是神兵一件,名叫避水刺。
所謂避水,只是打了個比方,真正避的不是水,而是魄之力。再輔以方戈的異能「驅逐」,可以形成一個任何魄之力都無法進入的真空區域。之前孫迎升手持兩大神兵發動的瘋狂攻勢,在方戈避水刺的「驅逐」下,都是乖乖地分出了一片空檔。
眼下方戈看不出路平的深淺,上來毫無保留,出手便是自己的拿手絕技,心中只恨那兩個二品生還不快走,還在這裡拖泥帶水。
「方師兄……」這二人當中一位還有不甘,邁步向上,另一位卻是體會到了方戈的苦心,伸手將他拖住。
「快走。」這二品生拉住同伴就要走。
「攔住他倆!」這邊孫送招雖已重傷不支,但局面卻是看得清楚。見方戈意圖掩護這二人逃走,下意識便叫了一聲。但剛喊完就已經後悔,路平尚有方戈的攻擊要應對,自己還要他阻攔那二位,這未免太強人所難。
誰知路平聽了這話,竟半點猶豫都沒有,拳頭直接就揮向了還在拉扯的二位缺越二品生。
拳風挾著鳴之魄衝出,這二位臉瞬間就白了。他倆還在感懷方師兄的決然呢,哪想到這邊竟也有一個置自身安危於不顧的。這拳來得太意外、太突然。兩人白了臉,張大了嘴,拉扯的動作也僵住,看來正是抱團等死狀。
「你不要命了!」孫送招眼見路平竟然真聽了她的話,不理方戈的攻擊而是搶先攻擊那二位,這豈不是要傷在方戈手上?她心下非常愧疚,忍不住又叫道。
誰知方戈竟在此時放棄了攻擊,避水刺變刺為劈,飛快在兩位二品生身前切出了一記。路平轟出的鳴之魄衝至這裡,頓時像是被黏住,在避水刺切出的那一層空間中好一番盤旋。那二位這才如夢初醒,慌裡慌張地向旁閃避著。鳴之魄這時總算也從那層好似沼澤一般的空間穿過,卻到底撲了個空。
大難不死的兩位二品生這下可不再拉扯了,慌裡慌張地就要逃走。方戈卻是心驚膽寒。
他本意是要拖延時間,所以向路平發起的攻擊看似毫無保留,卻有八分都是取守勢。結果路平看得通透,全然不理他的攻擊。方戈變攻為守如此流暢,卻也是因為這本就是他有了十足準備的變化。
結果,全力的守勢,竟也擋不住路平的攻擊。自己這可以將一切魄之力彈開的異能加神兵,遇上路平的攻擊,竟然不過是讓其緩上一緩。
雖然因此還是救下了兩位二品生,但是方戈此時心中的絕望可想而知。
倒是路平,這拳未中後,不緊不慢地回了頭,看向孫送招,開口問道:「到底要怎樣?」
「隨便你吧。」孫送招重傷慘白的臉上,竟也騰起了幾分紅暈。讓路平攔住那二位的是她,路平去攔了責怪路平不要命的又是她,這來來去去若說不是有意刁難真是很難讓人信服。
「慢慢來不著急。」路平的口氣像是在安慰孫送招,聽得孫送招哭笑不得。眼下這些事,用這種話來安慰合適嗎?
路平卻是真的不緊不慢來,盯著方戈認真審問:「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這一問把孫送招可嚇壞了。合著路平連這缺越學院的戲水服都認不出?這自己若是沒撐住死掉,路平就是活下來怕也交待不出這是缺越學院在搞事吧?
一想到這孫送招連忙搶答:「是缺越學院。」
「缺越學院?四大那家?」路平疑惑。
「還能有哪家。」孫送招說。
「那這是做什麼 ?」路平繼續疑惑,「四大學院不是好朋友?」
「幼稚!」孫送招說道,若不是時機不對,她真要給這懵懂少年上上課,給他講一講這世道、這大陸,這學院之間的關係是何等的複雜險惡。
「這樣的話可不能讓那兩個跑了。」路平一邊說著,已經飛快地取出了吹角連營戴上,然後,一拳。
缺越二品生,實力真是不差的。放在北斗學院,一些入門時間不長的七峰門人都遠遠不是他們的對手。北斗七星榜上,他們可入第三圈。
眼下他們雖在倉皇逃走,但是身法奧妙,這幾句話的工夫,已經跑出很遠,眼瞅就要不見了。
路平直至此時方才再度出拳。
方戈對自己的實力已經不抱期望,但總歸還是想保計劃不要暴露,想靠那二位送出消息,重補後手。
所以路平和孫送招聊幾句,他不會打擾。路平忽然出手,他無論如何也要攔截。
他的「驅逐」加避水刺彈不開路平的攻擊,可是能那樣緩上一緩,眼下應該也足夠那二人逃走了。
可是這一次,路平也用上了神兵。
五級上品,吹角連營,絲毫不比方戈的避水刺遜色。
於是這一次,方戈就見路平轟出的鳴之魄直穿而過。他那可以彈開一切魄之力的驅逐加避水刺,就好像沒存在過……
不,還是存在過的。
鳴之魄穿過的軌跡上,方戈可以感知到自己異能殘存的魄之力,已成碎渣。
他攔截了。
只是他的攔截,瞬間就被碾成粉末。
自己到底也是四魄貫通的境界,用的是五級神兵,施展的是五級異能。
差距怎麼會這麼大?怎麼會?
方戈很不解,百思不得其解。
與他一樣疑惑,一樣吃驚的,還有孫送招。
有那麼一瞬間,兩人的眼神碰到了,竟然產生了惺惺相惜的共鳴。
而這時,跑出的兩位二品生已被路平的拳轟中,沒有什麼聲息便已經倒下。他們的慘叫,都被路平這一擊的鳴之魄給碾碎了。








詳細資料

誠品26碼 /2681542350006
ISBN 13 /9789865625955
ISBN 10 /9865625954
EAN /9789865625955
頁數368
尺寸21X14.8CM
裝訂平裝
級別
語言中文/繁體
成份0.00


科幻/奇幻小說產品推薦

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 12

大森藤ノ/ ヤスダスズヒト

NT$250

85折, NT$213

昴宿七星 3

田尾典丈/ぶーた

NT$230

85折, NT$196

為了女兒, 我說不定連魔王都能幹掉。7

CHIROLU/ 景

NT$240

85折, NT$204

GOBLIN SLAYER! 哥布林殺手 6

蝸牛くも

NT$240

85折, NT$204




Share/Save/Bookmark

查看全台書店有無此商品

 

熱銷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