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文書文學推理/驚悚小說 〉沉默的殺意
商品訊息
作者書籍
沉默的殺意

沉默的殺意


作者  /  曹姮

出版社 / 方智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 2000/05/27

商品語言 / 中文/繁體

裝訂 / 平裝

定價 / NT$230

售價 / 9折, NT$ 207

※ 無庫存


沉默的殺意 其它優惠/消息


introduction all_character


內容簡介

【封面】:這件事一定得在女人的香閨, 一定得在擺滿女性用品的地方才能做。 【封底】: 在他內心裡,有隆重的儀式等待他主持。 年少的記憶復甦*** 使他熱切企盼儀式的進行 神啊!一次就好,讓我做一次就好。 書中有七個男人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出現。 兇手為了替陌生女子塗上鮮紅色指甲油而不惜犯下滔天大罪。 懸疑的情節,無懈可擊的佈局,字字敲扣人心的筆調,啟動了閱讀 推理懸疑小說特有的況味。 小池真理子描寫人物心理探究的推理懸疑故事,綜覽日本推理小說界無 人能出其右,本書不僅展露現代推理懸疑小說的真髓,文字充滿感性, 風格獨特,是讓人入迷的作品。 【作者簡介】: 小池真理子,1952年生於東京,成蹊大學文學部畢業,曾經從事編輯 工作,也擔任過自由採訪記者。 1978年策劃「當個知性惡女」專欄,並親自主筆,廣受好評與歡迎。 1985年推出第一本推理懸疑小說《逃離不開你》,以嶄新的筆法描述 心理層面,備受各界注目。 1989年再以《妻子的女友們》榮獲第4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短篇小 說賞」。此後陸續發表了許多長短篇優良作品。 1995年再以長篇小說《戀》摘下「直木賞」,並長踞暢銷書排行 榜達一年之久。著有《無伴奏》等長篇小說十八種,《流言》等短篇小 說十四種,以及散文十五種。 【譯者簡介】: 曹姮,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 旅居日本十餘年,先後任職於東京兩出版社, 並曾任松下電器、日本亞細亞航空等特約翻譯, 經手影劇、音樂、美術、電子機械等各領域之作品, 目前專事翻譯與寫作。 【目錄】: 序 幕 001 第一章 我看見背影 019 第二章 我保持緘默 053 第三章 我坦白承認 101 第四章 我奮起而戰 139 第五章 我開始懷疑 163 第六章 我終於知道 225 尾 聲 殘冬 253 ︿解說﹀ 步入心靈破碎的時代 267 【書摘】: 序 幕 那是個燥熱的夜晚。他把手中的菸蒂往路上一彈,在行道樹下的椅子上坐下來。 林立在原宿表參道兩旁的服飾店、咖啡店和花店尚無打烊的跡象。店裡透出五彩繽紛的燈 光,反射在玻璃櫥窗上,使得四周有如白晝般明亮。 年輕女孩們在這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光中漫步。她們有的披著直順的長髮,有些身著凸顯曲線 的連身短洋裝,還有些健美女孩的肩帶就快從小麥色的肩膀上滑落。 有一名女子停在他的椅子前面,自然地撥了撥劉海,那塗了銀色蔻丹的細長手指,宛如小蛇 般穿梭在烏黑的髮絲中。 他的鼻頭一起一伏,持續著淺淺的呼吸,視線很自然地落在女人的指甲上。她瞄了他一眼, 臉上掠過一抹詫異的神情。他避開了她的目光,手往薄夾克的口袋裡一插。 口袋裡依然放著那個東西,那種冰涼的觸感使得他更加狂亂。 他不知如何是好,好像快忍不住,又好像還能熬一會兒。不過,再這樣想下去,肯定會發 瘋。他如坐針氈似地慢慢站起來。 他擠入一群年輕人中,往前走了一會兒,突然,他好想喝杯滾燙的咖啡,現在這個時候,最 好不要去想什麼威士忌、冰啤酒之類的,黃湯下肚,必定會誤事。 走到了大街的盡頭,看到右邊一家咖啡屋透出的燈光,店不算小,靠外側是一整面的落地玻 璃,他毫不遲疑地走向前,推開門走了進去。 店內的藤製桌椅擺成一個大圓圈,每張桌子和走道之間,都用一盆盆高大的植物隔開,讓人 覺得十分舒服。 他往裡面走,找了一個空位坐下來。 當服務生送來熱騰騰的咖啡之後,他突然注意到那個語氣十分誇張的女人,她的聲音低沈卻 有磁性。「那我問你……」她咄咄逼人地問道。「你認為像現在這種情況,我們還能繼續下 去嗎?而且,你還不能獨當一面。我也不是沒有好好考慮過我們的事,不過,事情會演變到 今天這樣也是無可奈何的,真的已經無法挽回了,你知道嗎?」 他啜了口維也納咖啡,假裝找人般回過頭,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女人,正好坐在他的斜後方, 一隻手夾著菸,說話的神情十分輕浮。 如果真要分類的話,她毫無疑問地屬於美女那一類。她身著薰衣草色的薄外套,深棕色微捲 的長髮披在肩上。從她柔順的髮質、光滑的肌膚和炯炯有神的目光看來,年紀應該相當輕。 不過,這些都吸引不了他的注意。他的視線始終集中在女人的手指上。沒有塗指甲油的修長 指甲,透出自然的光澤,如同一把把銳利的小刀,似乎想要抓住什麼,不斷地在空中舞動 著。 這是他看過最美、最懾人的指甲了,他不由得吞了一大口口水。 「等一下嘛!」坐在女子對面的男人連忙小聲地嘟噥著。男人坐在他的正後方,幾乎看不到 臉。 「別再說了。」女人一面以厭倦的口吻說道,一面把視線移開,這個時候,他傾身向前,一 把抓起了桌上的咖啡杯。 他感覺到體內熱血沸騰,昏沈沈的腦袋頓時清醒過來。他全神貫注地傾聽斜後方那個女人說 的話,生怕漏掉了什麼。 過了一會兒,女人開口問道:「還給我好嗎?」 「什麼?」男人用顫抖的聲音回答。 「我家的鑰匙。」 男人不發一語,沈默了好一會兒。 女人終於不耐煩地重複一次。「你不是有我家的備用鑰匙嗎?還給我,你留著也沒用了 啊!」 「不要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好不好?」 「哈!哈!」女人笑了出來。「你不要太過分了,我不可能分手了還把自己家的鑰匙留在你 那兒的。」 他一隻手端著咖啡,宛如電視上的咖啡廣告,僵在那兒一動也不動。好想再看一眼那女人的 手指,現在那美麗的手指是如何優雅地擺動著啊!也許她正用那纖纖玉指夾著菸,再用細長 的指尖輕彈著菸灰吧?儘管已經變成碎碎的菸屁股,她還是用那美麗的指尖著繼續抽,動作 優雅而具攻擊性。 光是想像就令他興奮不已,真想回過頭去證實一下,不過他還是努力按捺住,沒有輕舉妄 動。 突然,椅子震動了一下,他正後方的男人站了起來,接著,鏘的一聲,好像有金屬類的東西 掉在桌子上。 「還你,」男人絕望地說。「這樣滿意了吧?」 「謝了!」女人冷漠地回答。「保重,祝你好運!」 男人轉身往收銀台走去,付了帳,頭也不回地衝出了咖啡屋。 那是一個瘦高型的男人。不過,他對男人沒興趣。他回頭看了看那個女的,她也瞄了他一 眼,但立刻就把視線移開了。雖然她看起來有些焦躁,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她握著男人還她 的鑰匙,突然站了起來。 算準了女人走出店,他也起身走到收銀台,丟了張捲成一團的千圓紙鈔,一把抓回找的錢, 立刻追了出去。 女人身著白色迷你裙,扭腰擺臀地向大街的反方向走去。那個被她甩掉的男人早已不見蹤 跡。 他一直跟在她後面十公尺左右的地方,女人不攔計程車,也不往車站方向走,一路上似乎在 喃喃自語,偶爾還會聳聳肩,伸出右腳踢著路上的小石頭。 走了一會兒後,女人一副半賭氣的樣子,把左手舉到肩膀的高度,拿了一個東西甩來甩去。 是鑰匙。她把鑰匙圈套在食指上轉著玩。 路燈下,女人的食指閃閃發光,像極了點了火的老鼠炮,轉個不停。他記得就是這個時候, 壓抑不住自己亢奮的情緒,下半身開始有了反應。 「怎麼辦?」他心裡盤算著。究竟如何是好。 他額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滑過眼皮流進眼裡,他粗魯地用拳頭擦掉。 這時左邊出現了一座大噴水池,水池的後面是那座知名建築師設計的劇院。噴水池細密的水 聲,好像特意要掩蓋住馬路上熙來攘往車輛的噪音似的,越靠近這裡,就越感受到這一帶有 著遠離塵囂的寧靜。 女子站在噴水池邊,池子的邊緣是以白色石子砌成的。她呆呆地望著那些濺起的細小水花。 大概是劇院公演已經結束了,附近不見半個人影。噴水池的水花在路燈的照射下,顯得格外 閃亮耀眼。 他一面盯著女人,一面慢慢地走向噴水池的另一邊。她並沒有發現有人跟蹤。 她只是站在那兒若有所思地撥了撥那獅毛般的棕髮,嘴邊浮現出一抹冷笑。然後輕輕地吸了 一口氣,把剛才套在食指上轉來轉去的鑰匙圈連鑰匙一起丟進了水池裡。 因為水聲的掩蓋,並沒有聽到鑰匙沈到池底的聲音。不過,看到女人盯著池底看了一會兒, 相信鑰匙應該已經沈落池底。女人的臉上再度浮現出微笑,一種深不可測的微笑,笑容中包 含著解脫和些許悲哀……。 一會兒女人轉身準備離開,他連忙繞著水池走,看看她要往那個方向去,女人似乎要順著原 路回去。他猶如碰到了兩隻獵物般,不知如何是好,看了看女人的背影,又望了望噴水池。 當他確定了女人還是以剛才的步伐緩緩離去之後,他立刻抓住池邊向池裡探頭看。 於是,他看到水池裡……就在大約深十五公分的池底,一支套在皮鑰匙圈上的銀色鑰匙。 他伸出手去抓。可是,他搆不著。 於是,他毫不猶豫地脫下腳上的球鞋和襪子,急忙跨過池邊,踩到水池裡,撿起鑰匙,還濕 的就塞進口袋裡。 他沒有時間等腳乾,濕漉漉的雙腳踩進球鞋,襪子揉成一團塞進口袋,就連忙向女人的方向 跑了過去。 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女人的背影,她似乎加快了腳步。「拜託,拜託!」他心裡想,「拜託 千萬不要招計程車,坐電車直接回家吧!」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了他的祈求,女人更加加快了腳步,朝地下鐵車站直奔。穿梭在人群中, 他緊緊跟著她,生怕跟丟了。 女人坐地下鐵到澀谷去轉東橫線。夾雜在眾多的乘客之中,他也坐上了同一節車廂,女人找 了個空位坐了下來,發呆似地瞪著自己的雙手。迷人的指甲,又長又細,真是性感。 他年少時的記憶復甦了,那是一個暑假剛開始的下午。記得那一年的夏天特別熱,也許是因 為院子裡嘈雜的蟬聲,他滿身大汗地從睡夢中驚醒。 他走到廚房去喝水,家中不見半個人影,一片寂靜。他正準備走到客廳去看電視,發現阿姨 的房門半掩著,裡面放著那台轉起來嘎嘎作響的舊電扇。 從門外看見阿姨雪白的腳,腳趾上塗著鮮紅的指甲油,他抗拒不了強烈的好奇心,向門裡窺 伺。他看到阿姨身穿襯衣,橫臥在鋪著粉紅色毛巾被的榻榻米上,嘎……嘎……,電風扇不 斷地將徐徐的微風送到阿姨的胸前,風一吹,襯衣便緊緊貼住她那豐滿、不檢點而渾圓成熟 的胴體。親戚都說阿姨是個「亂七八糟的女人」。 屋簷下的廉價風鈴傳來陣陣不甚清脆的聲音。 他站著不動,不知道這樣站了多久,阿姨嘆了口氣,突然抬起頭來,他僵硬的身體更是動彈 不得。 從那睜得大大的、惡作劇般的眼晴看來,她並沒有睡著。 「進來吧!」阿姨平靜地說,「別杵在那裡啊!」 他像機器人般,笨拙地走進阿姨的房間,嗅到些許嗆鼻的酒味。阿姨身上的襯衣被汗水沾溼 了,她絲毫不遮掩簡直要迸出的乳房,靠到桌旁蓋上紅色小酒瓶的蓋子。 「我塗好了指甲油正躺下來等它乾……今天也好熱喔!」 他看了看阿姨的手,細長美麗的手指和腳趾一樣塗著鮮紅的指甲油。電風扇的風吹著阿姨脖 子上細細的汗毛。 「怎麼樣?」阿姨把手伸到他的面前晃了晃,「漂亮吧?」 「漂亮極了……」他結結巴巴地回答。 阿姨笑了出來。「什麼?漂亮極了?你什麼時候開始學會這種恭維話了啊?簡直和我店裡的 那些男客人一樣。他們啊!一開始見到我說話都很正經,到後來就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對 了,你幾歲啦?十四?」 阿姨用性感的眼神瞅了他一眼,他不知所措地低聲回答:「十三。」阿姨不甚關心地點了點 頭,一面忍住哈欠,一面開始欣賞自己的右手。 大拇指、食指、中指……她滿足地看著那鮮紅光亮的指甲,看到無名指的時候,「啊!真討 厭!」她嘖嘖地噘起嘴說:「就只有這裡沒塗好,掉色了。」 阿姨伸手去拿身旁梳粧台上裝著透明液體的瓶子和棉花,懶洋洋地用棉花沾溼了液體,熟練 地將右手無名指上的指甲油拭去,他一直屏息注視著。 「喂!你幫我重塗好不好?」阿姨丟開那沾滿了鮮血似的棉花,好玩似地伸出手,「塗 嘛!」 「我?」 「不要啊?你怕?」 阿姨微張著那豐潤低俗的嘴唇,猶如電視上常看到的金髮女明星般欲啟還合,他嚥了一大口 口水。 窗外樹上的油蟬發出尖銳的叫聲。他的汗珠從額頭流過眼角滴了下來,他的手顫抖著打開指 甲油的瓶子,戰戰兢兢地拾起了阿姨的手。 塗壞了好幾次之後,阿姨開始顯得有些不耐煩,不過並沒有多說什麼。他的呼吸逐漸急促, 發現居然開始勃起。他無法理解為什麼會這樣。他既痛苦又無奈,緊著指甲油的小刷子,邊 喘氣邊乞求似地望著阿姨,阿姨卻笑著回瞅著他。 「你是大男人了喔!」阿姨輕聲說,一邊用那塗著鮮紅指甲油的手誇張地碰了碰他的大腿, 手指有如五隻小鋼爪,在他的皮膚上輕輕地劃著圈圈。 他意識到短褲裡有如山洪爆發,啊……他發出抽噎般的呻吟。「你是大男人了喔……你是大 男人了喔……」這句話像咒語般套住他全身,他在無意識下射精了。 他叫了一聲,雙手摀著下體衝了出去。身後響起刺耳的笑聲,一種低俗的、輕蔑的笑聲。 從那之後他一直擔心阿姨會把事情洩露出去,有時在家中擦身而過,她會竊笑著用鮮紅的長 指甲劃一下他的臉頰,他恨不得殺了她,卻又開始暗戀她。 只要想起自己為那放蕩的女人塗著鮮紅指甲油的情景,他就會興奮得勃起。夢中的阿姨是妖 女,她剝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赤裸裸地開始誘惑他。鮮紅的指尖不斷地召喚他,他順勢 走了過去,突然,大腿被指甲劃了一下,儘管痛入心扉,他依然貪婪地愛撫著、舔著那美麗 的指甲,拿起小刷子為它塗抹指甲油。 夢醒時分,內褲總是溼透。肉體感官上極度的興奮快感,和心靈上極度的孤寂空虛,形成強 烈的對比。 他一面回想著阿姨,一面呆呆地望著那個女人,突然,女人起身向車門走去, 中目黑站到了。 女人下了電車,出了剪票口,在前面猶豫了一下,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麼,走進附近的便利商 店。 他假裝瀏覽著店門口的報紙伺機在外,不到五分鐘,女人便拎著塑膠袋走出來,隱隱約約可 以看到袋中特大瓶裝的洗髮精。 接下來她一定是要回家。不會有人買了特大瓶洗髮精之後還到處亂跑。 他小心翼翼地尾隨著,此時,手錶的指針指著九點五十分。 走了五、六分鐘,一穿過商店街,就看到四周熟悉的街景,他心裡開始嘀咕起來,該不是住 在這附近吧! 這裡是住宅區,聚集了許多公寓、獨棟房屋和全新的小套房,由於遠離大馬路,有大都市中 少有的寧靜。 女人的步伐非常快,不過他並不擔心會跟丟,這條路左右兩旁都是死巷,她轉進任何一條巷 子、走進任何一棟房子,大概都逃不過他的眼晴。 女人沒有轉進巷子,她走進一棟路旁的中型公寓裡,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瞬間止住 了腳步。 算了吧!他心裡盤算著,沒想到她居然住在這棟公寓裡,喂!喂!他喃喃自語著,拜託拜 託!不是真的吧! 不過,鑰匙在他口袋裡,他想,「就算這裡是警察宿舍我也不會輕易放棄,這是一生中可遇 不可求的機會,是實現自己長久以來熱切企盼的美夢的最佳良機。」 這件事一定得在女人的香閨、一定得在擺滿女性用品的地方才能做,我和那些強姦犯不同, 那些人沒有半點想像力,隨便在髒亂的路旁,或是陰暗處壓住女人就草草了事,簡直讓人想 到就反胃。 他好幾次都想、也都真的花錢去買春。可是一進到房間,要求她們讓他做那件事時,她們都 輕蔑地瞅著他,就像當年阿姨那樣,瞪大著眼,一副不可思議地嘲弄他。「你神經病啊?」 只有一次,對方默默地任由他,但她只是一副害怕的表情,冷冷地望著他。於是……他的興 奮冷卻了下來,五彩繽紛的世界頓時灰暗一片。中途他笑著騙說:「開玩笑的啦!」「妳真 以為我這麼變態,會做這種事呀?」 對方鬆了口氣似地笑了笑,他只好沮喪地和那個有狐臭的女人喝酒喝到天亮。已經不記得那 是幾年前的事了。反正,那次以後,他再也不那樣要求女人。 最近,他開始深信,因為以前都找活著的女人,才會受到那樣的羞辱。這麼簡單的道理,他 卻好像發見了新大陸似的。對了!只要找個死了的女人,就可以盡情地享受,而不用擔心會 遭受任何揶揄或是侮蔑了。 他一面禱告不要碰見熟人,一面站在「中目黑公寓」的入口旁,向裡面窺伺。 他看到女人正把手伸進大背包裡找鑰匙。 入口大廳的每一個信箱都上了鎖,她急著想拿郵件,掏了半天,終於掏出一串鑰匙。她從這 串鑰匙中挑出一支,用這支鑰匙打開了 301的信箱。 他的呼吸急促了起來,301!只要知道這個就好辦! 他心中充滿了期待,打算繞到公寓後面,後面是比較隱蔽的停車場,最好在那兒等一下再進 去。現在這個時間隨時都可能有房客進進出出,畢竟……唉!實在很不巧,這棟公寓……。 當他正準備繞到後面去的時候,入口大廳突然傳來一陣怒罵聲,他嚇得縮在那裡不敢動。 「什麼意思啊?」女人大叫,「我問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呀?鬼鬼祟祟地躲在這個地方想幹 嘛?」 「我沒有!」男人回答。「我只是想和妳再談一談……。」 「他媽的,這個混蛋!」他咬牙切齒地咒罵。是剛才那個男人沒錯,他躲在這裡等著女人回 來。 女人小聲地嘟囔了半天,終於決定似地說:「好!五分鐘。」「我只給你五分鐘,我忘了你 還有些東西在我這兒,正好!把它們全部拿走。」 突然,男人對著女人開始謾罵了起來,充滿怨恨的言詞,響遍了大廳,女人也不甘示弱地破 口大罵,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惡言相向,一會兒後終於靜了下來,只聽到兩人的腳步聲越來 越遠。 他鬆了一口氣。看樣子,五分鐘之後那個混蛋鐵定會被女人趕出來。 「無論如何……」他心中暗忖,「無論如何,今晚一定要成功,這麼好的機會不會再有了。 神啊!一次就好,讓我做一次就好。雖然連自己都覺得好笑,他還是在心中合掌祈禱。嗯! 只要讓我成功一次,我會把陶醉深埋心底,明天起又可以戴著面具,繼續現在的生活。 他再次回想了一下中目黑公寓的構造。301應該是靠東邊的最後一間,從屋子裡可以看到停 車場和馬路,在停車場走來走去很危險。 他躲在任何窗子都看不到、入口走廊邊的樹叢中,盯著錶看。只要五分鐘後那個混蛋出來, 應該就沒問題了。 可是,五分鐘內沒有人出現。只有一輛車窗大開著的轎車緩緩地駛過,開車的人似乎沒有發 現他。 八分鐘、十分鐘過去了。他開始坐立不安,該不是那女人回心轉意了吧?還是被摟著親吻一 下,就決定和男人共度最後一夜了? 如果真是這樣,計畫就泡湯了。他緊握了一下口袋中的鑰匙,不可能等到明天!況且,明天 她也不一定一個人在家,可能有朋友來,也可能帶別的男人回來。 膝蓋麻了,他皺了皺眉,在樹叢後換個姿勢。 就在這個時候,大廳裡響起了腳步聲。一種驚天動地的、落荒而逃的腳步聲。他全身神經緊 繃,向著腳步聲方向望去。 逆光中,他看到一個男人的黑影,是剛才那個男人,看不清楚臉,縮著削瘦的肩膀掩面跑出 去。 他從樹叢中站起身,「攪局的走了。」他盯著男人的背影繼續等,又過了整整十分鐘。 「應該沒問題了吧!」他深信。剛才那個男人不像會再回來,於是他緩緩地走進公寓的玄 關。管理員室的小窗拉上了窗簾,裡面一片寂靜。 他沒有坐電梯,一面從太平梯向上爬,一面把口袋裡準備好的薄塑膠手套戴上,他想手套真 是帶對了,他一直相信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我是對的!無論如何不能留下指紋。 上了三樓之後,他偷偷地從安全門裡走出來,一間間的房間順著走廊排列著,301是左手第 一間。 他把耳朵湊近房門,只聽到一點水聲,也許她正在淋浴吧!如果真是這樣反而好,有一點緩 衝的時間,不然一進門她大叫就慘了。 心臟噗咚噗咚地跳得十分劇烈,不是害怕、緊張,是興奮、期待……他取出鑰匙,輕輕地插 進孔內。 如果鐵鍊子鎖著的話,計畫可能被迫終止。不過,門一下子就被打開了。 一進門是一小塊水泥玄關,接著是一個五坪左右的客廳兼餐廳,後面連著一個三坪左右的小 房間。玄關的地上散亂著許多報紙和雜誌,小房間的門半敞著,可以看見裡面零亂的床。 沒看到女人,只聽見浴室裡淋浴的水聲,房間裡開著冷氣,非常涼快。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水,小心翼翼地站在報紙堆中脫下球鞋,把腳伸進深藍色的拖鞋裡。 他物色一下藏身之處。小房間的床和衣櫃之間有一塊正好能容納一個人的空間,他站進去之 後,四處觀望了一下,看不到任何可以當兇器的物品。 床頭桌上有個大理石的菸灰缸,不過,他緩緩地別過頭去,不喜歡看到血。 突然,他看到餐桌上有一捆黃色的塑膠繩,就是那種拿來綁東西用的繩子,已經有好幾公尺 鬆開掉在外面。 他走近桌子戴著手套把繩子拿起來看了看,這種塑膠繩很牢,就算垂直可以撕開,也絕不會 斷,旁邊正好放著剪刀,他剪下兩公尺左右,對折一半,拿在手上走回小房間。 不一會兒,浴室的門開了,女人走了出來,他屏息以待。 他聽到客廳裡拖鞋在地板上懶散地拖來拖去的聲音,女人打開冰箱,開了一罐飲料,打開電 視,傳來熟悉的諧星的說話聲。 那個脫口秀節目他看過幾次,這一天的特別來賓是最近得到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的那個名電影 導演。 他兩手拉緊塑膠繩,從半敞的門內向外窺探。 女人背向著他站著,邊看電視邊喝著啤酒,背後垂著豐厚微溼的秀髮。喝了兩、三口之後, 她把啤酒罐放到桌上,深深地嘆了口氣,一聲充滿了悲哀的嘆息。 他站到女人的正後方,瞬間,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女人似乎感覺到背後有人,突然回過頭 來。 他已經做好女人會大叫的心理準備了,可是,她呆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他很冷靜地揮舞著繩 子。女人瞪大了眼睛向後退,卻被大圓桌擋住,再也後退不了,她開始尖叫,高聲尖叫。 他衝向前去,女人把雙手背到身後,弄亂了桌上的東西,啤酒罐倒在地上,接著,未曾翻開 的早報、喝完牛奶沒洗的玻璃杯和小貓圖案的菸灰缸,一個接一個掉到地上。 女人的尖叫聲並未停歇,他用力拿繩子勒住女人的脖子,繞了好幾圈之後,使勁一拉,手好 痛!女人開始掙扎,瞪大了眼珠拚命想要抓他的手,可是都只是無謂的抵抗罷了。 女人很快地就安靜下來,他早已慾火熾烈,鬆開了繩子扶住女人的身軀。 女人剛洗完澡,豐滿而柔軟的乳房晃來晃去,不過他的興趣並不在此。他把女人抱到床上, 從夾克口袋中拿出一瓶指甲油。 鮮紅色的指甲油!和那一年夏天阿姨塗的一樣紅。 他反覆地急促呼吸,抓著女人的手愛撫她的指甲,陶醉在那脆弱又堅硬的奇妙觸感中。享受 夠了之後,才打開瓶蓋,讓小刷子沾滿指甲油,開始往女人的手指上塗。 紅絲絨般的液體,滑過女人的指甲,渾圓地、輕柔地……。 這一次手一點也沒抖,他沈醉在至高的愉悅中。多少年來他盼望這一刻,夢想著這種忘我的 興奮,甚至不敢相信能夠實現。他曾經絕望過,卻永遠無法忘掉這個偉大的儀式。 他一面陶醉,一面塗滿女人的十指,也許是太忘我了,竟沒有注意到指甲油已翻灑在床單 上。女人沒有冷笑也沒有辱罵,只是柔順地任他擺佈,當年被阿姨用鮮紅的指甲輕撫大腿的 那種感覺又甦醒了,他發出喘聲,抓著女人的手指目不轉睛地欣賞。 現在這光鮮美麗的指甲全都屬於他一個人,他很滿足,甚至差點忘了最重要的事,他抿嘴一 笑,有些慌亂,像大男孩般匆匆地自慰,小心地不留下任何痕跡……。 【作者其他作品】 《闇夜深處》 他不是兇手,卻被迫成為逃亡者。她忠於自我的情慾,但成為世人撻伐的對象。 為了包庇誤殺男友的妹妹,世良祐介驅車前往深山丟棄兇槍,卻被困在大雪紛飛的度 假山莊,面對瘋狂而充滿敵意的秀治與富有蠱惑男性魅力的亞美心力交瘁、備受煎熬 。 本書透過巧妙的安排,將主角與讀者置於封閉的場景,一步步推向幽冥深處悖離 常理的世界中,我們看見的不只是無法單憑敏銳觀察力區分的善與惡、正常與瘋狂,而 是存在於人心深處的恐懼。 定價 280 元 《無伴奏》 到底是怎樣的翻騰煎熬,會在年輕的心底留下二十年後依舊灼痛的烙痕?所有 * 的悔憾與幸福,都從迷霧迴繞中頹廢的無伴奏開始*** . 本書是作者第一部不帶驚悚或推理成分的著作,劇情鋪陳卻彷彿踩著推理的鞋, 在作者帶領下一步一步走過房門、通道,途中看見無數瑰麗的家具與窗景,最後到達 一處隱藏著重要秘密的大房間。 這個大房間裡有什麼?只有看過的人知道。







詳細資料

誠品26碼 /2611231120009
ISBN 13 /9789576796982
ISBN 10 /9576796989
EAN /9789576796982

頁數280
裝訂平裝
級別
語言中文/繁體


推理/驚悚小說產品推薦

慾望雜貨店 3: 慾望碎片

微不二

NT$230

85折, NT$196

慾望雜貨店 4: 死神遊戲 (完)

微不二

NT$230

85折, NT$196

妖琦庵夜話: 啃噬人魚之人

榎田ユウリ

NT$280

85折, NT$238

風雪邊關

唐隱

NT$380

79折, NT$300




Share/Save/Bookmark

查看全台書店有無此商品

 

熱銷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