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會員專區客服中心
×
關於本書 作者介紹 好評推薦 內文試閱 延伸閱讀 活動頁

「情人節首選旑旎讀物,
撩撥你內心的渴望」

(首刷限量.紗質蕾絲書腰
黑白隨機出貨)

訂價 499 元.特價 79
放入購物車
全球熱銷破1.5億冊《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作者全新危險誘心力作!
情愛風暴再起!1秒賣出1本,美國首刷100萬冊,
一推出即空降英、德暢銷榜TOP1,迅速賣出13國版權,
Goodreads超過1萬名讀者5顆星評價,影視計畫熱烈籌備中!

讀者盛讚:「我不停想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一切是那麼令人興奮又著迷。前衛、浪漫、刺激……而且十分美妙。」

艾莉希亞,神祕美麗,對男人充滿戒心,擁有過人音樂天賦。
她受雇替麥克辛打理住處,渴望透過辛勤的工作建立屬於自己的生活。 
她並不想引起他的注意,甚至,希望他離她遠遠的,
這樣,她就能偷偷彈他的鋼琴, 黑鍵白鍵,在琴聲中忘記一切。
但,計畫趕不上變化,她不小心和他碰上了面——睡著的他, 
還未從衝擊中回神,半睡半醒的他卻伸出手將她拉近,低喃道:
「妳在這裡呀,我想妳……」

麥克辛,俊美無儔,出身貴族,人生最大的夢想是遊戲人間,
他是作曲家、模特兒、攝影師,就是不愛正經八百的工作。
而現在,兄長驟逝,他瞬間繼承了家族的一切:伯爵頭銜和財富,
他並不開心,因為這只提醒了他兩件事:失去的自由和無法拋開的責任。
還不等他適應,更大的挑戰迎面而來——
對那羞怯、有著小鹿般棕眸的神祕女子有了不可言說的渴望。
他渴望了解她的一切,於是努力誘哄她說話;
渴望看她對他綻放笑靨,忍不住對她百般呵護。
因為她的純真,他努力表現紳士, 
不意,黑暗的危險過去來襲,讓他們有了獨處的機會……

她,究竟是誰?他能保護她免受陰暗過往的威脅嗎?
當愛情在謊言和祕密中產生,他們真能順利走下去,迎向美好未來……?
      

E L詹姆絲 E L James

她擁有無可救藥的浪漫情懷,在電視圈從業二十五年之後,決定重拾兒時夢想,撰寫令讀者傾心熱愛的故事。她實踐夢想的成果便是充滿爭議性的情慾羅曼史《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三部曲。二○一五年,她出版了以男主角克里斯欽‧格雷觀點敘述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克里斯欽篇:格雷》,立刻搶佔暢銷榜TOP1;二○一七年,以格雷觀點寫作的續集《Darker》再次奪下暢銷榜冠軍。她的作品被翻譯為五十二種語言,全球熱賣超過一億五千萬冊。 她同時獲選《時代雜誌》「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以及《出版家週刊》的「年度人物」。《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三部曲長距《紐約時報》暢銷榜長達一百三十三週。《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I:自由》贏得二○一二年Goodreads書評網站「讀者選書獎」;二○一八年,《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由讀者投票入選美國公共電視網「美國百大小說」。《Darker》入圍二○一九年「國際都柏林文學獎」初選名單。 她與環球影業聯合製作之「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電影系列,票房超過十億美元。二○一八年,「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自由」榮獲全美民選獎「最受歡迎劇情類電影」獎項。 譯者

康學慧

英國里茲大學應用翻譯研究所畢業,從事專職翻譯多年。現居於寶島後山的小鎮,沉醉於書香、稻香與米飯香。譯作包括《冷情浪子》、《危險紳士》、《春天的惡魔》、《最好的妳》、《小謊言》(春光)、《謎蹤系列》(果樹)等。

── 國外媒體盛讚 ──

這次沒用手銬,但火辣熱情依然不減。── 《時人》雜誌 《伯爵先生》描述高富帥英國貴族愛上背負黑暗過去的神祕女子。說真的,格雷可以靠邊站了。── Cosmo.com 令人心跳加速的危機,炙熱沸騰的慾望,讓讀者到最後一頁都忘記呼吸。── 《Women’s World》雜誌 《伯爵先生》無比浪漫,情感深刻的情愛場面……這個故事描寫愛情所帶來的改變力量,尋找夢幻愛情的讀者絕對會感到萬分滿足。──《書單》

── 讀者震撼推薦 ──

雖然沒有BDSM,但口味可完全不比《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還輕呢!多得是好幾分的浪漫,這真的是通勤閱讀時需要注意左右後方的程度了(笑)── 讀者E 不同於霸道總裁格雷的強勢專橫,維持「高、富、帥」三元素,形象卻有著截然明顯的差異,一剛一柔的性格體現卻也為小說面向帶來全新的探索空間── 讀者jrue 作者想要帶給讀者的並不是單純表達情慾愛情,而是更深層探討每個人內心深處的心理狀態,原生家庭,親密關係的建立。── 讀者畫心女神 作者E L詹姆絲擅長處裡黑暗的男女關係,非常真實生活化與細節化的內容,會讓你覺得小說中裡男女主角彷彿就是與你生活在同一個環境。最特別的是這次作者大玩男女內心視角的轉變,讓作為讀者的我就像在旁邊看這段關係的朋友替他們感到緊張跳腳。── 讀者Elise 世上有很多地方對女人不公平,甚至以極為保守的作法禁錮女性發展與她們的選擇權,人口販賣的悲劇如此險惡地藏在每一個希望裡,我們看新聞,那些只是不知名的陌生人,但他們若能活著,受教育,追求夢想,也都是璀璨的一顆明星。── 讀者懸光
艾莉希亞穿著米赫爾的舊防水外套,將雙手更加埋進口袋裡,想讓冰冷的手指暖起來,但一點用也沒有。她縮在圍巾裡,在冬季刺骨的小雨中跋涉,往切爾西堤岸那一整排公寓走去。今天是星期三,她第二次自己來,沒有克麗絲汀娜的陪伴,她又可以去有鋼琴的那間大公寓了。
儘管天氣惡劣,她卻滿懷成就感,因為她成功搭乘擁擠的火車來到這裡,而且沒有像平常那樣引發焦慮。她漸漸開始明白,倫敦就是這樣:太多人,太吵雜,交通太壅塞。但她最難適應的,其實是這裡的人都不交談,頂多只有推擠到她時說聲「借過」或「請往車廂內移動」。每個人都躲在免費報紙後面,不然就是戴著耳機聽音樂,也有人滑手機、看電子書,盡可能避免視線交會。
今天早上,艾莉希亞運氣不錯,在火車上找到空位,但坐在她旁邊的女人幾乎整段車程都對著手機大吼大叫,因昨晚失敗的約會而大發牢騷。艾莉希亞不理她,閱讀免費報紙增進英文程度,但她好希望能戴上耳機聽音樂,不用聽那個女人的高聲抱怨。讀完報紙後,她閉起眼睛做白日夢,想著白雪靄靄的雄偉群山,以及草原上百里香的氣息與蜜蜂嗡鳴。她很想家,想念那裡的平和與寧靜。她想念媽媽,也想念她的鋼琴。
她想著暖身曲,手指在口袋裡跟著動,心中清楚聽見每個音符,看到繽紛絢爛的色彩。她多久沒彈琴了?想到在那間公寓裡等她的鋼琴,她越來越興奮。
她走進古老建築的大門,走向電梯,幾乎壓抑不住熱切,電梯上到最頂樓的公寓。每週一、三、五,她可以獨享這個美妙的地方幾個小時,寬敞的大房間、深色木地板、小型平台鋼琴。她開門,準備關掉保全警鈴,卻愕然發現沒有警示音響起。說不定是故障了,也可能是屋主忘記設定,或許……不。她驚恐地領悟到屋主在家。她站在掛著黑白風景照的寬敞門廳,拉長耳朵聆聽,想判斷是否有人活動的跡象。她什麼都沒聽見。
Mirë。
不對。「很好。」英文。要用英文思考。一定是屋主忘記設定保全了。她從來沒有遇到過那個人,但她知道他一定有很厲害的工作,因為這間公寓很大。如果沒有一流的工作,怎麼可能負擔得起?她嘆息。雖然他很有錢,但生活習慣非常差,她已經來這裡三次了,前兩次和克麗絲汀娜一起,每次屋裡都一團亂,得花好幾個小時整理、清潔。
灰暗天色由走道盡頭的天窗滲入,艾莉希亞按下開關,頭頂的水晶燈瞬間被點亮,照耀門廳。她解下羊毛圍巾,和防水外套一起掛在大門邊的櫃子裡。她從塑膠袋裡拿出瑪格達給她的運動鞋,先脫掉濕答答的靴子和襪子才穿上,慶幸鞋子是乾的,這樣她冰冷的腳才能暖起來。她身上的單薄針織衫和T恤無法禦寒,她迅速搓搓手臂稍微恢復暖意。她經過廚房,走進洗衣間,將塑膠袋扔在流理台上,拿出克麗絲汀娜留給她的不合身尼龍罩袍穿上,繫上淺藍色頭巾,盡可能讓粗麻花辮不要亂甩。她從水槽下面的櫥櫃拿出清潔用具籃,接著拿起放在洗衣機上的洗衣籃,直接往他的臥房走去。如果動作快一點,她可以在預定時間之前完成清掃,剩下一點時間可以彈鋼琴。
她打開門,站在門口呆住。
他在家。
那個人!
他呈大字形趴在大床上,全身赤裸。她站著不動,同時感到震撼與驚奇,她呆望著他,腳彷彿在木地板上生了根。他伸展的身體和床一樣長,被子纏在他身上,他全身光溜溜……一絲不掛。他的臉朝向她,但是被凌亂的棕髮遮住,他的一隻手塞在枕頭下,另一隻伸向她。他的肩膀很寬,線條分明,二頭肌上有個精美的刺青,被寢具蓋住了一部分。他的背曬成古銅色,越往下方顏色越淺,他的髖部很窄,頂端有兩個小窩,下面則是白皙結實的臀部。
臀部。
他沒穿衣服!
Lakuriq!裸體!
Zot!老天!
他的腿修長健壯,下半部被灰色被子和銀色絲質床單蓋住,但他的腳伸出床墊邊緣。他動了動,背肌鼓動,眼睫眨動,睜開,露出昏沉但晶亮的綠眸。艾莉希亞停止呼吸,以為他會因為被吵醒而發脾氣,他們的視線交會,但他只是換個姿勢,將臉轉開。他重新安靜下來,繼續睡覺,她放心了,深深吁口氣。
Shyqyr Zotit!感謝老天!
她因為難為情而臉紅,躡手躡腳離開他的臥室,衝過長長的走道進入客廳,她將用具籃放在地上,動手撿拾他亂丟的衣物。
他在家?他怎麼會還在睡覺?這個時間?
他上班應該遲到了吧?
她看一眼鋼琴,覺得很失望。今天她原本打算要彈琴,星期一她不敢亂碰,但現在非常想彈。今天應該是第一次!她腦中響起巴哈的C小調前奏曲,她的手指憤怒地敲出音符,旋律在她腦中迴盪,明亮的紅、黃、橘色調,完美為她的惱怒伴奏。樂曲抵達最高點,然後慢慢降低到完結,她將亂丟的T恤扔進洗衣籃。
為什麼他要在家?
她知道這樣失望的心情很不理性。這是他的家。但專注想著她有多失望,思緒才不會飄向他。她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體,有著鮮綠眼眸的裸男──顏色好似夏季平靜深邃的德林河。她蹙眉,不願意想起故鄉。他直直看向她,但感謝老天,他沒有醒過來。她拿起洗衣籃,悄悄回到他半開的臥房門口,停下來看看他是否還在睡。她聽到浴室傳來淋浴的聲音。
他醒了!
她考慮是否該離開公寓,但立刻打消這個念頭。她需要這份工作,假使她離開,他很可能會開除她。
她謹慎地打開門,聽見臥房浴室傳出不成調的哼唱。她心臟狂跳,鑽進臥房撿起滿地亂丟的衣物,然後急忙躲回安全的洗衣間,納悶心臟為何如此悸動。
她深呼吸鎮定心情。一定是因為撞見他睡覺太驚訝。沒錯,就是這樣,沒別的。絕對不是因為看到他的裸體,絕對不是因為他優美的臉龐、筆直的鼻子、飽滿的嘴唇、壯碩寬肩……和肌肉線條明顯的有力雙臂。絕對不是。只是因為震撼,她沒想到會遇見屋主,那樣看到他令她心神不寧。
沒錯,他很英俊。
整個人都很好看。頭髮、雙手、雙腿、臀部……
真的很英俊。那雙清澈綠眸直直望向她。
黑暗回憶湧上心頭,故鄉的回憶:冰藍色眼眸閃耀怒火,憤怒的拳頭如雨落在她身上。
不。不要想到他!
她雙手捧著頭,揉揉前額。
不,不,不。
她逃脫了。她在這裡。她在倫敦。她很安全。她永遠不會再見到他。
她跪下,將洗衣籃裡的髒衣服放進洗衣機,就像克麗絲汀娜教的那樣。她檢查他的黑色牛仔褲,翻找每個口袋,掏出零錢和每次都有的保險套,似乎他每條褲子的口袋都有。她從後口袋拿出一張字條,上面寫著電話號碼和海瑟這個名字,她將字條連同零錢和保險套收進她的口袋,把洗衣膠囊放進機器,啟動。
接著她拿出烘乾機裡的衣物,架好燙衣板。今天她打算先燙衣服,躲在洗衣間等他出門。
萬一他不出門呢?
她為什麼要躲起來?他是她的雇主,或許她該自我介紹一下。其他雇主她都見過,他們都沒有為難她,除了金斯伯利太太,她會一直跟著她,批評她的清潔方式。她嘆息,老實說,她的顧主全是女性──除了他,而她對男人懷有戒心。
「再見,克麗絲汀娜!」他高聲說,將她從思緒中驚醒,燙襯衫領子的動作也停住。大門輕輕關上,屋內一片寂靜。他走了,只剩她一個人,她鬆了一口氣,軟軟靠在燙衣板上。
克麗絲汀娜?他難道不知道她接手了克麗絲汀娜的工作?瑪格達的朋友阿嘉莎幫她安排了這份工作,阿嘉莎沒有告訴他換人了嗎?艾莉希亞決定今晚確認一下,這間公寓的屋主有沒有被告知。她燙好另一件襯衫,掛在衣架上,去走道的邊桌察看一下,他放了錢在那裡。這應該表示他不會回來吧?
她的這一天立刻大放光明,她滿懷重新找回的目標,跑回洗衣間,拿起那堆剛燙好的衣服和襯衫,往他的臥房走去。
主臥室是整間公寓裡唯一不是白色的房間:灰色牆壁搭配深色木質家具,一張艾莉希亞看過最大的木床上方,掛著一面鍍金大鏡子。面對床舖的牆上掛著兩張大型黑白攝影作品,主角是兩個女人,裸背對著鏡頭。她從照片前走開,開始評估房間的狀況:亂七八糟。她迅速將襯衫拿去衣帽間掛好──這個衣帽間比她的臥房還大,然後將摺好的衣物放在架子上。衣帽間還是一樣亂,從上週她第一次和克麗絲汀娜來的時候就是這樣。克麗絲汀娜從不整理,艾莉希亞雖然很想把那些衣服摺起來收好,但工程太浩大,現在沒有時間,因為她想彈鋼琴。
 她回到他的臥房,拉開窗簾,從落地窗往外看向泰晤士河。雨停了,但天色依然灰暗,街道、河流、對岸公園的樹木全都灰濛濛,和故鄉是那麼不一樣。
不對,現在這裡才是家。悲傷如浪潮在她心中翻騰,但她不理會,把從他口袋拿出來的東西放在床頭櫃上的小碟子裡,接著開始清掃、整理他的臥房。
清潔臥房的最後一項工作是清空垃圾桶。她盡可能不看那些用過的保險套,將裡面的東西倒進黑色塑膠垃圾袋。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她很震撼,現在依然震撼。一個人怎麼會用這麼多?
噁!
艾莉希亞在整間公寓裡走動,清掃、除塵、擦拭,除了那個禁止進入的房間。她心中掠過一絲好奇,好奇那個房間裡到底有什麼,但她沒有試著打開。克麗絲汀娜交代得很清楚,那個房間不能進去。

她拖好地,還有半小時才到下班時間。她將用具籃收進洗衣間,洗好的衣服放進烘乾機,脫掉罩袍,解開藍色頭巾塞進牛仔褲後口袋。
她將裝滿垃圾的黑袋子搬到門口,準備離開時再拿去大樓的垃圾場。她焦慮地打開大門看看左右。沒有他的影子,她可以放膽彈琴了。第一次獨自打掃的時候她沒有勇氣,擔心他可能會回來,但既然他說了再見、出了門,她決心冒險一次。
她急忙經過走道進入客廳,在鋼琴前坐下,稍微停頓品味這一刻。漆黑閃亮,上方的華麗水晶燈照亮鋼琴,她伸手撫摸金色七弦豎琴商標和下面的字。
STEINWAY & SONS 
史坦威鋼琴。譜架上放著一支鉛筆,還有寫到一半的曲譜,她第一次和克莉絲汀娜來的時候就停在這裡。她研究樂譜,腦海中響起音樂,這是首憂傷的感嘆調,寂寞又充滿惆悵,無法化開,沒有完成,淺藍與灰色的曲子。這首樂曲深刻感傷,今天早上她看到的那個裸男懶散英俊,很難將兩者連在一起。或許他是作曲家。她的視線越過寬敞客廳,看著角落的桌子,上面凌亂放置著電腦、合成器,以及兩個似乎是混音器的東西──沒錯,這些裝備確實像是作曲家的工具。還有她必須除塵的整牆老唱片,他確實是個熱中音樂的收藏家。
她趕跑這些想法,低頭注視琴鍵。她多久沒有彈琴了?幾個星期?幾個月?強烈的痛苦猛然來襲,讓她無法呼吸,她抽噎,淚水盈眶。
不,不能在這裡哭,她不能在這裡崩潰。她緊抓住鋼琴,努力對抗心痛與思鄉情緒,驚覺她已經超過一個月沒有彈琴了。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
她哆嗦一下,做個深呼吸,強迫自己冷靜。她伸長手指摸摸琴鍵。
白。黑。
光是觸碰就令她感覺被撫慰。她想細細品味這珍貴的時刻,在音樂中忘卻自己。她輕輕按下琴鍵,彈出E小調和弦,琴聲清透有力,明亮鮮嫩的綠,像屋主先生的眼睛,艾莉希亞心中充滿希望。這台史坦威鋼琴的音調非常完美。她開始彈奏暖身曲〈布穀鳥〉,琴鍵輕鬆順暢地動著,如行雲流水。她的手指在琴鍵上飛舞,她在琴音繽紛的色彩中忘卻自我,過去幾週的壓力、驚恐、悲傷慢慢褪去,終於消逝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