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會員專區客服中心
2017/04/05~2017/05/31
【挑戰莎士比亞】翻轉《馴悍記》! 馴悍價79折起
NT$330 79 折, NT$261
愛或不愛,永遠不能只聽單方面說法
──不含糖的感情,才能釀出驚喜結局。


有人罵這是一齣瞧不起女人的爛戲
有人卻讚揚,這是天下有情人必讀的經典愛情

當代最能洞悉世情的普立茲獎小說家 安.泰勒
翻轉莎士比亞筆下最棘手的感情懸案《馴悍記》
主角化身21世紀嗆辣「醋女孩」,為經典故事寫出解謎新契機!


◎「挑戰莎士比亞」系列:不熟悉原著也能暢讀的小說饗宴

為了賦予經典故事截然不同的想像,由作家吳爾芙創立的英國霍加斯出版社策畫了「挑戰莎士比亞」書系,力邀七位小說家以現代時空、全新觀點,為21世紀讀者將經典改寫為零距離的當代作品,毫不設限翻玩小說類型,系列每一部都是獨一無二的閱讀體驗。


【相關閱讀】
珍奈.溫特森
NT$360
79折, NT$ 284
放入購物車
瑪格麗特.愛特伍
NT$360
79折, NT$ 284
放入購物車
威廉.莎士比亞
NT$320
79折, NT$ 253
放入購物車
莎士比亞/ 原著; 蘭姆姊弟/ 改寫
NT$350
79折, NT$ 277
放入購物車
唐納凡.畢克斯萊
NT$320
79折, NT$ 253
放入購物車
何一梵
NT$320
79折, NT$ 253
放入購物車
查爾斯.蘭姆/ 瑪麗.蘭姆
NT$300
79折, NT$ 237
放入購物車
梁文菁
NT$300
79折, NT$ 237
放入購物車
安.泰勒
NT$330
79折, NT$ 261
放入購物車
平松洋
NT$320
79折, NT$ 253
放入購物車
尼爾.麥葛瑞格
NT$440
79折, NT$ 348
放入購物車
艾蜜莉.孟德爾
NT$360
79折, NT$ 284
放入購物車
紀蔚然
NT$200
79折, NT$ 158
放入購物車
威廉.莎士比亞/ 等/ 原著
NT$400
79折, NT$ 316
放入購物車
湯馬斯.馬羅里
NT$1,350
79折, NT$ 1,067
放入購物車
Shakespeare, Williams
NT$250
79折, NT$ 198
放入購物車
威廉.莎士比亞
NT$200
79折, NT$ 158
放入購物車
威廉.莎士比亞
NT$399
79折, NT$ 315
放入購物車
威廉.莎士比亞
NT$270
79折, NT$ 213
放入購物車
傑若米.莫爾瑟
NT$320
79折, NT$ 253
放入購物車
雪維兒.畢奇
NT$300
79折, NT$ 237
放入購物車
美好生活創作群
NT$280
79折, NT$ 221
放入購物車
張惠貞
NT$180
79折, NT$ 142
放入購物車
威廉.莎士比亞
NT$350
79折, NT$ 277
放入購物車
莎士比亞
NT$280
79折, NT$ 221
放入購物車
莎士比亞
NT$260
79折, NT$ 205
放入購物車
莎士比亞
NT$380
79折, NT$ 300
放入購物車
莎士比亞
NT$280
79折, NT$ 221
放入購物車
莎士比亞
NT$380
79折, NT$ 300
放入購物車
威廉.莎士比亞
NT$150
79折, NT$ 119
無庫存無法銷售
【內圖試閱】
【內文試閱】
產品試閱 1



凱特琳.巴提斯塔在後院蒔花弄草,聽見廚房裡電話作響,直起腰桿,側耳細聽。妹妹在屋裡,只怕還沒醒。電話再響了一聲。又響了兩聲。總算聽見妹妹的聲音,但卻是電話答錄機:「嗨嗨!是我們喔?好像不在家耶?留個——」



凱特琳大步往後門臺階走,甩開披在肩前的頭髮,忿忿咂了聲嘴,雙手在牛仔褲上抹了抹,猛力扯開紗門。「凱特,」是爸的聲音:「接電話。」



她拿起話筒:「幹麼。」



「忘了帶午餐了。」



她兩眼往冰箱旁的流理臺上一掃,果然,他的午餐恰恰擺在她前晚放的地方,一如以往用超市的塑膠袋裝著,一眼就能看見裡頭的東西—特百惠三明治盒和蘋果一顆。她「喔」了一聲。



「幫我送來?」



「現在?」



「對。」



「拜託,爸,你當我小馬快遞嗎?」她說。



「妳有別的事要忙?」他問。



「今天禮拜天!我正在替藜蘆除草。」



「啊,凱特,別這樣!開個車一下就到了。乖。」



「呿。」她啪一聲砸上電話,抄起流理臺上的午餐袋。

這通電話太奇怪了。根本就不該有這通電話。她爸不打電話,他實驗室裡根本沒有電話,他一定是用手機打的。這也說不通。他身上那支手機,全是拗不過女兒才辦的,剛到手時興興頭頭,買了好些應用程式,幾乎全是工程計算機,後來興頭過了,連碰都不碰。再說,忘記午餐這種事每個禮拜大約會發生兩次,之前也沒見他怎麼樣。這個人基本上不吃東西。凱特下班後常看見午餐袋擱在流理臺上,即便如此,晚飯時還是得三催四請,他才肯坐上飯桌。他八成會餓死,如果獨居的話。



還有,就算他真的想吃點什麼,踏出實驗室就有,一旁就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三明治店和便利商店隨處可見。



更別說根本還沒到中午。



不過這天風和日麗,雖然透著涼,但總算熬過了漫長的嚴冬,盼到了這像樣的天氣,能有藉口可以出門,她倒不介意。但她偏不要開車,她要用走的。就讓他等吧。(他自己從來不開車,要載儀器另當別論,頗講究養身。)



她步出前門,關門的力道稍大了點,生氣妹妹竟然睡到這麼晚。門前小徑散了一地的殘枝,她暗暗提醒自己整理完藜蘆要來掃。



她甩著扭著結的便當袋提手,走過孟特茲家和高爾登家,兩家都是氣派的殖民式紅磚建築,大門開在正中央,跟巴提斯塔家一樣,只是屋況好得多。她轉過街角,高爾登太太正在杜鵑花叢裡跪著鋪護根。「哎呀!是凱特!」她朗聲說。



「嗨。」



「看來春天有點要回來的意思了!」



「是啊。」



凱特腳下不慢,大步前行,鹿皮夾克在身後翻飛,兩個女孩子(八成是約翰霍普金斯的大學生)如蝸牛般漫步在前頭。「我看得出來他想約我,」其中一個說:「他一直那樣清喉嚨,妳懂吧?但又不說話。」



「他們害羞的時候真可愛。」另一個說。



凱特繞過她們往前走。



下一條街往左轉,混雜的建築迎面而來,有公寓、有咖啡館,也有隔成辦公室的樓廈,再拐一個彎,出現另一幢殖民式紅磚建築,前院比巴提斯塔家小,但陽臺更堂皇、更寬綽,門邊掛著七、八塊牌子,牌子上不是五花八門的冷門機構,就是名不見經傳的小雜誌社,但偏偏沒看見「路易.巴提斯塔」的名字。他長年被校方流徙,終於在這無人照管的地方落腳,雖然鄰近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但醫學系館遠在好幾公里之外,或許就是因為這樣,他索性連門牌也不掛。



門廳裡是一牆信箱,一疊疊傳單和菜單掩得底下那張傾頹的長椅連椅面也看不見。凱特一連走過幾間辦公室,只有「佛門基督團體」的門開著。她往裡頭瞥了一眼,三名女子圍著一張桌子,一名女子坐在桌前,正拿著面紙揩眼淚(女人向來事多)。凱特打開走廊盡頭的門,下了一段陡峭的木梯,腳步在最後一階樓梯上稍停,按下密碼:一九五七—這一年懷特伯斯基為自體免疫疾病下了定義。



她走進一間窄室,裡頭只有一張牌桌和兩把摺疊椅。一只褐色紙袋擱在桌上—另一份午餐?大概。她把午餐擱在褐色紙袋旁邊,走到另一扇門前敲了敲。隔了一會兒,她爸爸探出頭來—光禿禿的頭頂光潤如緞,周圍鑲滾著一圈黑髮,面目黑如橄欖,蓄著兩撇黑色八字鬍,戴著無框圓形眼鏡。「啊,凱特,」他說:「進來。」



「不用,謝謝,」她說。她向來受不了這裡的氣味,實驗室有股若有似無的刺鼻味,加上鼠舍又飄出乾紙巾的味道。「你的午餐在桌上,」她說:「再見。」



「等等,慢著!」



他轉頭對實驗室裡頭的人說:「皮特?出來跟我女兒打招呼。」



「我要走了。」凱特說。



「妳沒見過我的研究助理吧。」她爸說。



「那又怎樣?」



門開得更大了,露出一位結實壯碩的男子,留著一頭黃色直髮,上前跟她爸並肩站著,身上穿的白色實驗袍灰撲撲的,簡直跟巴提斯塔博士的淺灰色連身褲同一個顏色。



「嘩嗚!」他說。至少他那聲「哇」聽起來像是這樣。他帶著佩服的神情盯著凱特,男人初次見到她多半會露出這種表情,都是那一大把死去的細胞害的—她有一頭黑得發青的長髮,從肩頭起伏到腰際。



「這位是皮特.喬魯。」她爸告訴她。



「彼得,」男子糾正他—不送氣的雙唇音「ㄅ」和舌尖音「ㄉ」;還有「巧魯」,兩個字都是三聲。



「皮特,這是凱特。」



「嗨,」凱特說。「晚點見。」她對她爸說。



「我以為妳會留一下再走。」



「幹麼?」



「那個,妳總需要拿三明治盒回去對吧?」



「那個,你自己拿回去總行吧?」



突然一聲「唔嗚—」,父女倆一塊兒拿眼睛朝彼得看。「跟我老家的女孩子一個樣,」他笑著說。



「講話夠嗆。」



「是像你老家的女士。」凱特語帶責備道。



「對,也是。也像那些婆婆媽媽。」



她不理他。「爸,」她說,「你也講講琵央妮,她找朋友來不能把家裡弄得這麼亂啊?你早上去電視房看過了嗎?」



「看了,看了,」她爸嘴巴上這麼說,卻轉身往實驗室裡邊走,回頭推了一張帶輪子的高腳凳出來擺在牌桌旁。「坐吧。」他對她說。



「我要回家打理花園。」



「好嘛,凱特,」他說:「妳都不陪我。」



她瞪著他。「陪你?」



「坐,坐,」他比了比高腳凳。「我的三明治分妳吃。」



「我不餓。」但她侷促地坐上高腳凳,一雙眼睛死命盯著她爸。



「皮特,坐。我的三明治也分你吃,如果你想嚐嚐的話。凱特特製的,全麥吐司夾花生醬和蜂蜜。」



「你知道我不吃花僧,」彼得板著臉說。他從牌桌底下拉出一張摺疊椅,在凱特斜對面落了座。他的椅子比她的凳子矮上好幾截,她看見他頂上的頭髮略顯稀疏。「在我老家,花僧是餵租的。」



「呵呵,」巴提斯塔博士說。「真是風趣,對吧,凱特?」



「什麼?」



「租吃花僧連殼爺一齊吃,」彼得說。凱特發現,他有時捲舌音唸不好,而且三聲也發得不太清楚。她向來聽不慣外國口音。



「有沒有很驚訝我撥手機?」她爸問她。他一直站著,不曉得在打什麼主意。他從連身褲袋裡掏出手機。「果然像妳們姊妹說的,這玩意兒真方便,我以後要多用才好。」他皺著眉垂著眼看了看,彷彿想不起手裡的玩意兒叫什麼名堂,接著按了個鍵,把手機舉到面前,瞇細眼睛,退後幾步。喀嚓一聲。「瞧?可以拍照。」他說。



「刪掉。」凱特喝令。



「我不會刪。」說著又是一聲喀嚓。



「很煩耶,爸!坐下來吃飯。回去我還要打理花園。」



「好,好。」



他把手機塞回褲袋裡坐好,彼得打開午餐袋,拿出兩顆雞蛋和一根香蕉,擱在攤平的紙袋上。「皮特很迷香蕉,」巴提斯塔博士糗他:「我一直跟他說蘋果有多好多好,但他哪裡聽得進去?」說著他解開午餐袋,拿出了蘋果。「果膠!果膠!」他一邊對彼得說,一邊把蘋果拿到他鼻尖晃了晃。



「香蕉是神奇的食物,」彼得口氣淡定,手持香蕉剝了起來。他有一張六角臉—凱特發現—寬寬的顴骨是兩個角,腮幫子又是兩個角,下巴一個角,中分的長瀏海又把額頭切出一個角。「蛋也是,」他說:「母雞的蛋!各種營養都有。」



「凱特每天晚上都幫我做三明治,做完才去睡覺,」巴提斯塔博士說:「非常顧家。」



凱特一臉錯愕。



「可惜——是花僧醬三明治。」彼得說。



「呃⋯⋯也是。」



「哎,」彼得嘆了口氣,惋惜地看著她。「但確實稱得上漂亮。」



「你該看看她妹妹。」



凱特說:「吼唷!爸!」



「怎麼?」



「你說什麼妹妹?」彼得問。



「呃,琵央妮才十五歲,還在讀高中。」



「這樣啊。」彼得說著,眼神回到凱特身上。



凱特把高腳凳往後推,霍地站起來。「別忘了三明治盒。」她對她爸說。



「什麼!妳要走了?這麼快?」



凱特只說了聲「再見」——大半是說給彼得聽的(他正在打量她),接著頭也不回往門邊走,使勁把門拽開來。



「凱特琳!親愛的,別走那麼快!」她爸站起來。「哎呀,不好。都是她太忙了,皮特。我永遠沒辦法讓她坐下來休息一會兒。我跟你說過沒有?我們全家上下都靠她打點。她非常顧家。哎呀,又說這個。況且她還得上整天班。我跟你說過嗎?她在幼兒園教書。對小孩子很有一套。」



「你這樣講是什麼意思?」凱特轉身問他。「你哪根筋不對?我討厭小孩,這你明明曉得。」



彼得又「唔嗚——」一聲,咧著嘴對她笑。「妳為什麼討厭小孩?」他問她。



「因為他們不是很聰明,你沒發現?」



他又唔嗚。看他唔嗚來唔嗚去,手裡還拿著根香蕉,有夠像黑猩猩。她扭過身氣急敗壞往門外走,摔上門,一步兩階上了樓。



開門聲從她身後傳來。她爸喚她:「凱特?」她聽見他上樓,趕緊邁開步伐往大門口走。



他的腳步聲輕了,一聲聲落在地毯裡。「我只是要送妳出去,不送怎麼行?」他對著她的背影喊。

送她出去?



她停下腳步,面前就是大門。她轉身看著他走近。



「我搞砸了,」他用手掌抹了抹頭皮,身上那件連身褲是單一尺寸,腰腹的地方鼓得圓圓的,像極了天線寶寶。「我不是故意要惹妳生氣的。」他說。



「我沒有生氣,我只是⋯⋯」



她說不出「受傷」兩個字,害怕眼淚會湧上來。「我受夠了。」她改口道。



「我不懂。」



她相信他是真的不懂。醒醒吧:他根本毫無頭緒。



「你剛剛是怎麼回事?」她問他,雙手掄拳叉腰:「你幹麼⋯⋯對你那個助理那麼奇怪?」



「他不是『那個助理』;人家叫皮特.喬魯,有他做助理是我運氣。妳看他星期天還進實驗室!而且常常都是這樣。他跟了我快三年了,話說回來,妳至少也該叫得出人家的名字啊。」



「三年了?恩尼斯呢?」



「天啊!恩尼斯是上上個助理了。」



「喔。」她說。



她不曉得他為何動氣,彷彿他成天助理長助理短的—別說助理了,他根本很少談他自己的事。

「我好像很難留住人,」他說:「大概是因為看在外人眼裡,我的研究沒什麼搞頭吧。」



這話雖然從來沒有從他口中說出來過,但其實凱特時不時暗暗疑心。她突然開始同情他,拳頭一鬆,兩手垂了下去。



「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把皮特弄進美國,」他說。「我不曉得妳明不明白。他當年雖然才二十五歲,但在自體免疫疾病學界已經小有名氣,出類拔萃,可以拿O-1簽證,這年頭要拿O-1簽證不容易啊。」



「那很好啊,爸。」



「專門發給傑出人士的簽證叫作O-1簽證,這表示皮特擁有非凡的技術或知識,找遍全國再找不到第二個人,這也表示我的研究卓越非凡,所以才有理由聘用他。」



「太好了。」



「O-1簽證的期限是三年。」



她伸手搭他的臂膀。「你的研究你當然會操心,」她用一種希望能鼓舞人心的語氣說:「我敢說一定會很棒。」



「妳真的這麼想?」他問。

她點點頭,笨拙地拍了拍他的臂膀—他一定沒料到她會來這麼一下,看起來嚇了一跳。「我有信心,」她告訴他。「三明治盒別忘了帶回家。」



她打開大門,走進外頭的陽光裡。兩位佛門基督徒坐在臺階上,頭靠著頭,笑到忘我,隔了一會兒才發現她,連忙讓道給她。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安.泰勒 Anne Tyler
當代最能溫柔洞悉世情的小說家

1941年生於美國明尼蘇達,是家喻戶曉的文學名家。著有20部暢銷小說,1994年獲提名為「全球最好的英語小說家」,2012年英國《週日泰晤士報》頒發「傑出文學獎」表揚她終生的文學成就。代表作《意外的旅客》奪下美國國家書評獎,入圍普立茲小說獎決選,改編電影亦大獲好評;《鄉愁小館的晚餐》入圍國際筆會/福克納小說獎、美國國家書卷獎、普立茲小說獎決選。安.泰勒個性低調,甚少公開露面,1988年《生命課程》獲普立茲獎,她卻以正在寫作為由婉拒採訪。2015年新作《糾纏的藍線》(Spool of Blue Thread》叫好叫座,同時入圍英國女性小說獎、曼布克文學獎決選。

安.泰勒從少女時期開始發表作品,如今75歲仍筆耕不輟,擅長書寫平凡人的生活,以細膩樸實的筆觸洞悉世情,勾勒日常暗湧,對兩性情感世界的描寫更是獨具洞見。她是美國藝術文學院的一員,曾擔任圖書館員,婚後定居巴爾的摩,並以此地作為大部分小說的背景舞台。

她曾坦承喜歡偷聽別人說話,恣意想像陌生人的人生,並認為所有事件的詮釋,必然都有當事人沒說出口的「另一個版本」。因此她特別選定莎士比亞筆下備受爭議的兩性喜劇《馴悍記》,迫不及待想挖掘故事中尚未被看見的隱藏面向,替劇中角色說出屬於他們的觀點。

■譯者簡介

張思婷
台灣大學外文系學士,台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博士,現任中原大學應用外語學系助理教授,譯作包括《大亨小傳》《傲慢與偏見》《教你讀懂文學的27堂課》等二十餘本,與人合著翻譯教科書三部。熱愛翻譯。

網路書店與實體書店之優惠活動、售價依消費通路不同而有差異,實體書店門市售價及折扣依現場公告。
客服專線:(02)8789-8921 傳真:(02)8789-8882 Copyright © 誠品網路書店esli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