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文書簡體書文學 〉隐士
商品訊息
作者書籍
隐士

隐士


作者  /  王开林

出版社 / 复旦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 2013/08/01

商品語言 / 中文/簡體

裝訂 / 精裝

定價 / NT$120

售價 / 9折, NT$ 108

※ 無庫存


隐士 其它優惠/消息


introduction all_character catelog


內容簡介

一條道走到黑(自序)

一個人一生中可能會面臨兩種精神困境:眼前無路可走是一種,眼前歧路紛出則是另一種。這兩種精神困境都令人抓瞎和抓狂。對於找不到北的路癡而言,歧路紛出的情形還要更為糟糕一些。

在中國近現代,知識精英幾乎都曾遭遇過這兩種精神困境,有的最終找到了出路,或自以為找準了出路,有的則在那條迷途上走得兩眼暈黑,直至失足墜入深不可測的淵穀,萬劫不復,但也有人歷盡劫波,找到歸途,實現了自我救贖。

康有為著《新學偽經考》、《孔子改制考》,組織強學會,都是為維新變法作必要的理論準備和幹部儲備。他以“素王”(有王者之風,而無王者之位)自視,國人也以當世之大儒待之。他若看清形勢,抓住時機,集結一切可以集結的社會力量,順乎天而應乎人,戊戌變法又何至於百日夭亡?他玩小臣架空術,挾天子以令諸侯,癲狂操切,疏遠中間派,激怒滿朝文武,甚至異想天開,罔顧實力對比,企圖發動宮廷政變,不僨事,不敗事,才真叫奇怪了。康有為逃至海外,利用華僑的同情心,大肆斂財,他允諾資助唐才常的自立軍起義,卻食言自肥,致使二十多位同志白白犧牲。1917年,康有為不顧人心向背,支持張勳復辟,連他的大弟子梁啟超都看不過眼,罵他為“大言不慚之書生”。在清朝末期,康有為確實抓到過一手空前絕後的好牌,卻打得極爛,輸個精光,很難令人釋然。

楊度滿腔熱血,仗義慕俠,作《湖南少年歌》,高呼“若道中華國果亡,除非湖南人盡死”,但他誤入歧途,拜王闓運為師,修煉絕藝帝王學,奉之為金科玉律。時代變了,人心變了,國民對共和充滿嚮往,袁世凱逆潮流而動,稱帝就等於玩火自焚。楊度試圖改造帝王學,使之成為君主立憲的幌子,他找到美國博士、中國通古德諾來操刀主庖,也無濟於事。楊度堅信強梁中的強梁、猛人中的猛人袁世凱,能夠將老牛破車舊中國拽出爛泥潭,其後,他輕舉妄動,組織籌安會,終於萬劫不復,一失足成千古恨。急功近利乃腐心蝕骨的毒藥,他不幸中招了。楊度昧於大勢而踏上歧途,結局黯淡不能算冤屈,梁啟超、孫中山都曾高看他,視之為一流的憲政人才,輪到抉擇時,他卻棄共和,挑君主,與狼共舞,迷信強人專制,其憲政理想也就化為了夢幻泡影。

劉師培是另一種典型,他有出眾的天資和學問,少年成名,得到過章太炎的賞識。在日本,他改名為“光漢”,以“光復漢室”的抱負驕人,信奉過社會主義和無政府主義,終因腳底無根,心中多欲,叛離同盟會,倒向清朝大臣端方的懷抱。端方在四川被殺後,劉師培受了驚嚇,進了牢獄,並未吸取教訓,後來又參加籌安會,為袁世凱稱帝做吹鼓手,弄個參政的頭銜,享受官福,講究排場。劉師培自甘墮落,有人為他脫責,將幾筆爛帳悉數歸在他老婆何震名下,這很不公平。蔡元培曾致書吳稚暉,分析劉師培中途顛躓的原因,稱他“確是老實,確是書呆”,“未免好用其所短”,甚至不惜用最好的善意猜測劉師培,他投靠端方是想效仿徐錫麟,先做臥底,再伺機起事。這純然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某些知識精英滿腹經綸,書讀得太多,結果腦袋不再是自己的了,劉師培就是這種典型。他走上歧路,是方向感太差,也是主見不明,被欲望穿住牛鼻子,精神已不得自由。

周作人要做北平的隱士,要做儒家的叛徒,這樣的想法原本不賴。抗戰期間,隱士不肯挪窩尚可理解,叛徒要投靠日寇就令國人難以接受。他辯護自己出任偽職是受命做臥底,他的貢獻是保全了北大文學院和北平圖書館,救助了不少進步人士,但在很長時間內僅有寥寥數人願意為他出具證詞。周作人被日本文化所化甚至超過了被中國文化所化的程度,這朵“向日葵”不幸生活在那個中日交戰的年代,儘管他沒有作惡害人的主觀故意,卻與狼共舞,他走的歧路通向地獄。“文革”期間,周作人飽受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摧殘,他的遭遇和結果遠比康有為、劉師培更為悲慘,他被定性為“文化漢奸”,乃是最難洗脫的恥辱烙印。

馮友蘭是一位儒者,他有可能成為大儒,也有可能成為犬儒,多一點汙跡就是不一樣。他具備做大儒的資質,也有追求天地境界的宏願,但他的弱點是:在逆境中,在高壓下,只能“順著說”,從被動迎合到曲學阿世。在非理性的年代,知識精英慘遭折磨和侮辱,落水鳳凰不如雞,這種悲劇見者有分。如果說“文革”的那條歧路是知識精英不得不走的絕路,馮友蘭的遭遇是值得同情,應該原宥的,畢竟他是在一台巨型絞肉機中尋找保命的縫隙。他被迫做犬儒,宿命難逃,他不曾抗爭,這固然令人遺憾,他沒有自殺,則不應受到苛責。馮友蘭可貴之處是在耄耋高齡重寫七卷本《中國哲學史》,把往日被迫顛覆的觀點扳正過來,把未曾表述過的思想作明確痛快的表達。

真誠地懺悔和改過,這並不是中國知識精英的習慣動作。他們歧路亡羊,丟失的可能是良知,是人格,是思想,也可能是機會,是成果,是榮譽,不管是什麼,真正的智者都應該像馮友蘭那樣,只要一息尚存,就實行自我救贖,盡可能將“亡羊”找補回來。








詳細資料

誠品26碼 /2681115934008
ISBN 13 /9787309098402
ISBN 10 /7309098404
EAN /9787309098402

頁數181
尺寸20.4X14.2X1.2CM
開數32K
裝訂精裝
級別
語言中文/簡體
成份




Share/Save/Bookmark

查看全台書店有無此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