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跑者: 最後的也能跑第一 | 誠品線上

A Victory for Humanity

作者 狄克.朝姆/ 麥克.賽立茲克
出版社 貿騰發賣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超級跑者: 最後的也能跑第一:★美國亞馬遜4顆星好評!★狄克‧朝姆於1976年成為第一位以義肢完成紐約市馬拉松比賽的選手,並在1980年成為首位在波蘭完成100公里超級賽事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 美國亞馬遜4顆星好評! ★ 狄克‧朝姆於1976年成為第一位以義肢完成紐約市馬拉松比賽的選手,並在1980年成為首位在波蘭完成100公里超級賽事的截肢者! 狄克‧朝姆在二十四歲時因發生一場意外而失去了一條腿,當時他是紐約大學的博士候選人,有份待遇優渥的工作,並且剛訂婚。而生性樂觀的他在度過了生死關頭、克服了殘障的心理障礙後,不僅成為一名成功的商人,並於1976年完成了紐約市馬拉松比賽,成為第一個以義肢完成這項比賽的運動員。 狄克勇於挑戰自我的事蹟很快地傳播開來,此時在加拿大有位年輕人泰瑞‧禧克斯,正在醫院因癌症而進行截肢手術時,聽到了狄克的勇敢事蹟後,便決定如果狄克能跑馬拉松,他也能,所以他計畫跑步橫越加拿大,每天跑一段馬拉松,可惜壯志末酬,雖然他未完成整個旅程,癌症復發奪走他的生命,但他的舉動卻觸動全國人的心靈,去世時,他成為全國的英雄,而他確實也當之無愧。雖然這兩人末曾謀面,但這件事卻回過頭來讓狄克有了一項啟發︰要為殘障者組織一個路跑俱樂部。 正如狄克經常重複的阿契利斯理念︰「我堅信跑步對殘疾者來說,絕對比現代醫學還可以做的更多。」,於是他在一九八三年創辦「阿契利斯路跑俱樂部」,積極幫助並鼓勵殘障人士參與跑步運動,這項極富意義的計畫,漸漸受美國媒體的矚目與重視,也從中帶領殘障人士藉由此一活動擴展他們的視野。狄克︰「我從未變得更快,但我能幫助其他人。」,對於每位加入「阿契利斯」的殘障人士而言,當他開始這個漫長辛苦的馬拉松訓練,其實就已代表了他跑贏一場人性的勝利,再藉由一次次的勝利引領出更多人的勝利。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狄克‧朝姆、麥克‧賽立茲克 狄克‧朝姆(Dick Traum) 成功的商業人士,在二十四歲時因發生一場意外而失去了一條腿,1976年他完成了紐約市馬拉松比賽,成為第一個以義肢完成這項比賽的運動員,並於1983年創立阿契利斯路跑俱樂部。個性樂觀積極的他籍由親身的體驗,對商界、協會和健康業者提供了許多奇妙、發人深省的意見,進而成為國際間極受歡迎的演講者,2010年,被選入國家猶太體育名人堂。 麥克‧賽立茲克(Mike Celizic) 紐澤西州柏根郡紀錄報的運動專欄作家,曾兩度獲體育新聞編輯協會表揚為全國最好的專欄作家之一,他以總是戴著帽子的商標外觀而聞名。 蕭恬 蕭恬 國立台灣大學中文系、外文輔系畢業,曾擔任雜誌主編、廣告公司業務企劃,後赴美進修企業管理,學成歸國後,擔任行銷企畫的工作。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目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後記

商品規格

書名 / 超級跑者: 最後的也能跑第一
作者 / 狄克.朝姆 麥克.賽立茲克
簡介 / 超級跑者: 最後的也能跑第一:★美國亞馬遜4顆星好評!★狄克‧朝姆於1976年成為第一位以義肢完成紐約市馬拉松比賽的選手,並在1980年成為首位在波蘭完成100公里超級賽事
出版社 / 貿騰發賣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8393950
ISBN10 / 9578393954
EAN / 9789578393950
誠品26碼 / 2681924936002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頁數 / 330
開數 / 25K
尺寸 / 21X14.8X1.7CM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奮鬥、追尋、探知,絕不放棄。
—— 亞佛瑞德.但尼森爵士

十一月的第一個週日紐約史泰登島(Staten Island)上的天色就像灰泥般,不怎麼清亮,而從范拉沙諾狹橋(Verrazano Narrow Bridge)的橋墩下看來,黎明就像是六歲孩童灰暗骯髒的手指,還有污泥在指甲縫呢?
在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一日的早晨,不是每個人都會望著天空,紐約人可不熱中以「望天」來開始他們的一天。在「大蘋果」(譯者註︰紐約市的暱稱)裡會盯著天空看的只有觀光客,任何上過小學四年級的笨蛋都知道,紐約人一向是向前看,目光瞄準他們要去的地方,並且三不五時向地面瞥一下,以免踩到任何「撒」在行人道上令人不悅的東西。當天有數以千計的人聚集在瓦滋渥斯碉堡(Fort Wadsworth)的廣場上,使他們必須注意腳下和前方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今天是馬拉松日,這一帶最後會塞滿超過兩萬九千名的熱情跑者,他們像閃電般通過這座橋,穿越紐約市的五大行政區,通過這個城市對人性的偉大考驗。


◎ 從挑戰中發現自我

這並不是神話故事,在彩虹的盡頭也沒有一缸的金子等著跑者,跑者也沒有鋪好的金磚路可依循,只有塗好的藍色虛線,從范拉沙諾的橋頭開始綿延二十六點二哩,直到中央公園旁的「立綠酒館」。這是一種人性自我的追尋。人們來找我,想尋求一些他們覺得自己沒有的特質,我送他們參加這場紐約街道的追尋。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對很多人來說,跑馬拉松是他們做過最困難、最痛苦的事,我很了解這種感受,因為對我來說就是如此,但我仍鼓勵他們去尋求相同的痛苦經歷。我的跑者和一般跑者不同,他們只佔所有參加者的一小部分,每個人在肢體上都有殘缺,這場馬拉松對他們來說是極大的挑戰,是他們從未想像過的困難,賽程終了時,他們會得到一枚厚重的獎章,搭配著亮麗色彩的緞帶,還有一份證書,獎章和證書表示他們完成這項追尋——克服了紐約市馬拉松比賽。這兩項物品僅是象徵,但人們在追尋的過程中發現自我,馬拉松比賽就是引導他們認識自己,就像綠野仙中踪的人物般,雖然他們無意藉著參與馬拉松比賽來激勵別人,或是藉此把世界變得更美好,但確實發生影響;由於他們的努力鼓舞其他人,世界也因而更美好,更適合他們生存,他們今天將獲得的勝利,不僅是屬於個人的榮耀,也是所有人類的榮耀。
讓我們言歸正傳,再回到瓦滋渥斯碉堡的覲場。一群群參賽者分乘巴士,在清晨五點半陸續抵達瓦滋渥斯碉堡,巴士聯隊像是永無止境似的。我沒有搭乘巴士,而是自己開車來,把車子停在主要大門外的一條小通路上,離橋的收費亭約一百碼左右的地方,這就是我們「阿契利斯(Achilles)俱樂部」的活動區域,並沒有很多設備。從門口內到陸軍基地是主辦單位設置的活動區域,共設七個大條紋帳棚,佔地一英畝半,以英、法、德及西班牙語歡迎記者,他們在帳棚的遮蓋下,可以逃離破曉前冰凍的空氣。帳棚裡有咖啡、熱可可、瓶裝水和排列成群的流動廁所,相信這會是馬拉松活動區域中最吸引觀光客的旅遊點——世界最長的「尿道」。在外面阿契利斯的活動區域,則有一百五十位參加者,跑者人數兩倍的義工群、兩個流動廁所、一個超大的咖排容器、瓶裝水的供應,以及我的一輛九一年雪佛萊特旅行車——可同時容納六、七名跑者,做為避寒的收留所。


◎ 阿契利斯跑道俱樂部

馬拉松賽的早晨總是很冷,但今年可算是最冷的,雖說不致冷到使水結冰,卻也凍得讓人手腳僵硬。不過對一些阿契利斯的成員來說,倒因此佔了些優勢,因為我們是「弱勢團體」——目前在政治上正確的稱呼字眼,有些人稱我們為殘障(Disabled),大概沒人會再用「瘸子」這個字,不論怎麼稱呼,肢體上的殘缺使我們挨凍的地方較少。(但這可不是我對外人詢問的回答;有些人問道︰寒冷對我的影響如何?我答道因為只有一條腿,所以這一條腿感到雙倍的寒冷。有些人真的相信,有些人莞爾一笑,各得到他們問題的答案。)不管怎樣,我們有受過不同截肢手術的跑者,有的失去一條腿或一隻手臂,有的甚至失去四肢。我們也有四肢癱瘓和半身不遂的參加者,對他們而言,寒冷是另一種問題,因為他們的腿沒有感覺,在天氣很冷時,就必須特別小心,否則會得到凍瘡仍不自知。我們也有失明的跑者、自閉症跑者、幾位有嚴重的痛風、心臟有毛病的、曾中過風的、大腦麻痺,得過多發性硬化、胞液纖維化、癌症、小腸症、糖尿病、腦疾、心臟移植,甚至有些病名連多數醫生也拼不出來,所以我們稱自己為阿契利斯跑道俱樂部。(譯者註︰阿契利斯是荷馬史詩伊里亞德中驍勇善戟的英雄,他全身刀槍不入,只有足踝是他的致命傷。)我們都容易受傷,也都有各自的弱點,我的弱點是右腿,大腿的上半部才是我最原始的動力來源,其他部分的腿則是塑膠和合金。事實上,撇開我的笑話不談,我們也像其他人一樣感到寒冷,但我們會解決這個問題,這根本不算什麼,我們曾克服比這更糟的事。我們是運動員,來此是為了跑步競賽。
當我在一九七六年帶著我的人工右腿跑二十六點二哩時,並沒預期會演變成今天這種場面。那年我之所以會參加紐約市馬拉松賽,只因為我是個跑者,而紐約的跑者就該參加這項紐約市馬拉松,結果發現從來沒有腿部殘障的人參加過馬拉松,雖然如此,我照舊參賽,而其他傷殘者也延續這種精神。下面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泰瑞.禧克斯(Terry Fox)是加拿大的年輕人,當他在醫院因癌症而進行截肢手術時,聽到有關我的事,他決定如果我能跑馬拉松,他也能,所以他計畫跑步橫越加拿大,每天跑一段馬拉松,可惜壯志末酬,他並未完成整個旅程,癌症復發奪走他的生命,但他觸動全國人的心靈,去世時,他是全國的英雄,而他確實當之無愧。我們雖然末曾謀面,他因我的行為得到啟示,而產生的橫越計畫,也回過頭來給我另一項啟發︰為殘障者組織一個跑道俱樂部。
到一九九二年的十一月一日止,我們這俱樂部混入紐約市馬拉松賽的跑道已有十年。一九八三年時,有六位阿契利斯的跑者聚集在起跑線上開跑,第二年有十三位,現在茁壯到一百四十八位跑者,不僅只有美國選手,還有來自其他十五個國家的人。
好了!我現在不能想這些,有太多的事情要處理,不能花時間回想我們的起源或是成就了。跑者們都在想著眼前的挑戰。我則必須擔心如何使他們到達起跑線,確定他們有充分的支援,幫助他們完成賽程。他們已為此受訓了一整年。


◎ 馬拉松日―紐約唯一的清晨

對我來說,馬拉松日的活動是從早上四點左右就開始,就像每個和此活動有關的人一樣。我前一晚睡眠不足,想睡飽一些是不可能的,因為腎上腺素分泌太旺盛而使每個人都睡不好。很多參賽者,包括那些從國外來的一萬二千名跑者,雖然在馬拉松的前夕,但是誰也不願浪費時間睡覺,曼哈頓充滿許多吸引人的地方,即使對殘障的人也是如此。任何有經驗的人會在比賽前兩晚好好補充睡眠,這就夠他們撐過比賽,等到賽完的當晚再沉沉入睡,所以他們熬夜在外遊玩,第二天一早起來,馬拉松日恐怕是一年中唯一的一個清晨,在曼哈頓旅館的大多數客人居然是醒著,而且還在早上四點左右起床;在其他週日,任何人在這時是醒著的話,一定是才剛進旅館,然而這個週日,他們卻是正要出去。
在六十二街,也就是中央公園的西邊——城西的青年會,這裡的景象就和旅館一樣,只……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狄克.朝姆在24歲時因意外失去一條腿,當時他是紐約大學的博士候選人,有份待遇優渥的工作,並且剛訂婚,生性樂觀的他在度過生死關頭後,克服了殘障的心理,不僅成為一名成功的商人,並於1976年完成了紐約市馬拉松比賽,成為第一個以義肢完成這項比賽的運動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