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劇本原創小說 | 誠品線上

Your Name Engraved Herein

作者 Di Fer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劇本原創小說:三十年前,台灣剛解嚴的那個純樸年代,就讀台中保守教會學校的阿漢,在高二夏天的泳池邊遇見了狂放不羈的轉學生Birdy,從此他的世界不再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三十年前,台灣剛解嚴的那個純樸年代,就讀台中保守教會學校的阿漢,在高二夏天的泳池邊遇見了狂放不羈的轉學生Birdy,從此他的世界不再壓抑與一成不變,而是充滿了青春的騷動與性啟蒙的飢渴。Birdy總是似有若無地撩動他的情緒,然而就在他愈發確定自己對Birdy的感情時,學校開始招收女生,Birdy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學妹班班吸引,與阿漢漸行漸遠…… 阿漢不知所措,嫉妒、悲傷與恐懼讓他無法喘息,即使百般試著挽回與Birdy的感情,卻只是不斷被越推越遠,直到最後,失去理智的他,做下了令自己萬分後悔的事情…… 阿漢與Birdy從此失去聯絡,三十年未見,直到一場同學會,一本通訊錄,讓三十年前的往事再度浮現腦海—— 每個人生命中都有個愛情的遺憾,而誰,是那個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由《花甲男孩轉大人》知名導演瞿友寧原創劇本改編,電影《返校》最具潛力新人演員曾敬驊與在網路電視劇《紅色氣球》新生代年輕演員陳昊森共同主演。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Di Fer 小說改寫|Di Fer(湛藍) 曾是洋蔥星人,喜歡製造眼淚。曾被不只一人說過長得像兔子。樂意挑戰不同類型創作。 Di Fer在水靈文創的出版作品 FANSAPPS書系: 《貓咪別哭》原創小說 電影《回到愛開始的地方》改編小說 電視劇《謊言遊戲》改編小說 電視劇《千金女賊》改編小說 電視劇《失去你的那一天》改編小說 電視劇《戀愛沙塵暴 》改編小說 電視劇《想見你 》改編小說 電視劇《狼殿下 》改編小說 Di Fer書系:《動物通靈師》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Profiter du moment 第一章 初始 第二章 謁陵 第三章 慾念 第四章 暑假 第五章 圍牆 第六章 告解 第七章 車禍 第八章 大過 第九章 孤島 第十章 重逢

商品規格

書名 /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劇本原創小說
作者 / Di Fer
簡介 /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劇本原創小說:三十年前,台灣剛解嚴的那個純樸年代,就讀台中保守教會學校的阿漢,在高二夏天的泳池邊遇見了狂放不羈的轉學生Birdy,從此他的世界不再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945912
ISBN10 / 9869945910
EAN / 9789869945912
誠品26碼 / 2681913057008
尺寸 / 21X14.8CM
重量(g) / 482.4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頁數 / 176

試閱文字

內文 : 那時候,我多渴望能乘著飛過頭頂的大鶴翅膀,前往那茫茫海洋的彼岸,從那位無窮者泡沫翻騰的酒杯中,啜飲高漲的生命狂喜,從我胸中有限的力量裡,感受創造者自身、並透過其自身創造出的極樂,哪怕僅有片刻。

《 — 少年維特的煩惱》

*

Profiter du moment

阿漢看著螢幕裡髮鬚皆已蒼白的男人,心裡是說不出的懷念與深深的惆悵。
已經三十年了。
那時候,以為整個世界天崩地裂,如今卻能雲淡風輕地回憶著那段往事。
那段,他的初戀。
螢幕裡金髮碧眼的男人對著鏡頭略顯虛弱地喊:「Profiter du moment!!」
螢幕前的眾人舉起手上的酒杯, 也跟著喊:「Profiter du moment!!」
「活在當下!沒有什麼不敢的!」身高將近一百九十公分的大巴,挺著微禿的小腹,站起身高喊。
螢幕裡的男人一如三十年前那樣溫和微笑著,湛藍的雙眼像是注視著他,說:「有想追求的,就快去追求吧!你們做到了沒?不要老了才後悔。」
頭髮已經半禿的老費誇張地嘆了口氣,大聲說:「從我低頭看不到自己那玩意兒後,我就不敢了!」
螢幕裡的男人彷彿真的聽見了這句話,開朗地笑了起來。
忽然一雙手出現在螢幕裡,搭上男人身後的輪椅背,緩緩推著輪椅在室內兜轉,男人也慈祥地介紹著他在家鄉的退休生活。
「歐神父!」顯然是掌鏡的攝影者喊了一聲,滿頭華髮的男人回過頭,溫和一笑。
畫面就此定格,下方浮上字幕:「1941~2019」。
大巴放下手上的酒杯,遺憾地說:「五年前,我去加拿大黃刀鎮看極光,順便去探訪歐神父,還拍了一些他的退休生活,本來想這兩年再去看看他,誰知道這次同學會前想聯絡他,才知道他已經過世了,來不及請他在這次聚會再說幾句話,實在是有點感傷。」
這群中年男子安靜了幾秒鐘後,陸續開始閒聊起來,年少青春逝去的感傷彷彿一晃而過,又彷彿,是刻意不想去面對。
只有他,愣愣地望著螢幕上那和藹的容顏,想著許多年以前,仍是滿頭燦爛金髮的歐神父在他面前細心捲菸的模樣。

神父,我……真的可以告訴你嗎?
當然,你不是叫我神父嗎?

歐神父知道他的祕密。
高中畢業後,曾經待在同一個管樂團的同學們已經舉辦了好幾次同學會,但他一次都沒出席,這一次,要不是有人提起歐神父過世的消息,他想,自己依舊不會出現。
看到那些人,總是難免想起那些往事,而那些往事在他心裡依舊鮮明,從未褪色。
有人在發紙本通訊錄給大家,一面發一面要著大家的Line,說之後更新方便。
大巴走到他面前,笑嘻嘻地舉起酒杯,說:「這次聚會,當年的管樂團成員終於湊齊了!阿漢,就是你!畢業後每次開同學會你都沒有參加!」
帥雞跟著搭腔:「阿漢他轉到社會組之後就不跟我們玩在一起了啦,而且那時候他成天搞神祕,和那個辛班的什麼Birdy 特別好!媽的,搞什麼小團體啦!」
聽到那個名字,張家漢的心不由一震。
「你和他感情那麼好?他哩?今天怎麼沒跟你來?」有人追問。
阿漢不自在地笑了笑,眼神不著痕跡地迅速掃過現場。
沒有,那個人沒有來。
他的目光停留在門口,過了幾秒,收回目光,淡淡地說:「我們很久沒聯絡了。」
有多久呢?
大約,也是三十年了。
但從一些報章媒體上,或是偶爾從一些共同的朋友圈裡,他仍是或多或少,得知那人的消息。
老同學們其實也不是那麼在意那個人,瞬間就換了話題,問他:
「那你呢?你最近好嗎?都在忙些什麼?」
「最近在忙著寫劇本。」他微微一笑。
「哇,你當導演啦!以前都看不出來你想拍電影啊!上映了要拿幾張招待券來啊!」有人起鬨。
「你要包場才對!還跟人家凹票!」另一個老同學笑說。
幾個人大笑鬧在一起,最終,還是有人問出了他最不想被問到的問題——
「老婆呢?怎麼沒帶來讓大家認識一下?」
「她……她比較忙。」他隨口敷衍。
「你老婆做什麼的?」另一個已經喝酒喝得口齒有些不清的老同學湊上來問,張嘴就是酒氣。
「作家。」他淡淡地說,「最近在趕稿。」
「有沒有小孩?」問題接二連三,但其實也都在預料之中。
畢業後問結婚,結婚後問生子,生子後問什麼時候生第二胎,念哪間學校?孩子多大?交男女朋友沒?結婚沒?一再重覆循環。
人生彷彿只能順著這樣的軌跡前進。
真是如此嗎?
「一個女兒。」他平靜地說。
滿臉通紅的老同學喊:「一個好啊!我他媽就是生太多,錢又賺不多,只好勒緊褲帶,日子過得像狗一樣!」又是一杯酒下肚,「我這輩子就這樣了!」喃喃地,老同學好似在低頭念著什麼,細聽了才知道是:「Profiter du moment ⋯⋯profiter du moment ⋯⋯」
那是他們學會的第一句法文:活在當下。
年輕的時候,用盡所有的力氣活在當下。

你年輕的時候,做過最瘋狂的事是什麼?

至今他仍記得,當年他問歐神父這句話時,一旁的虹吸式咖啡壺正咕嚕嚕地發出聲響,空氣中瀰漫咖啡香氣,房間裡光線溫柔。
他看著手裡的紙本通訊錄,目光停留在一個名字上。

王柏德。

*

第一章 初始

1987 年,7 月14 日,暑假。
台中,維特男子中學。
泳池裡,阿漢游到池邊,浮出水面,摘下蛙鏡,靠在牆邊休息,略微調整急促的呼吸,這時他感覺到一道目光。
轉過頭,身旁一個與自己同齡的男孩,一樣靠著泳池邊的牆,略微喘著氣,正在休息。
兩人四目相投的那一刻,那男孩立刻別過眼神,但當阿漢收回目光,那男孩又望向他,阿漢察覺到,轉過頭,男孩又別過頭,兩人就這樣目光互相閃避,卻也把彼此看了個清楚。
男孩有著一張俊逸的臉龐,嘴角含著絲戲謔笑容。
阿漢沒有見過他。
泳池另一邊有人吹了聲哨子,阿漢正要出發,發現那男孩也正好要出發,於是阿漢又縮回身子,沒想到那男孩同時也縮回了身子。
絕佳的默契。兩人不由相視一笑。
「你叫什麼名字?我好像沒見過你?」阿漢問。
男孩沒有回答,只是轉過頭,認真看著泳池另一端,不停做著韻律呼吸。
阿漢有些尷尬,為了掩飾,他戴上蛙鏡,蹲下身子一瞪腳,快速游了出去。
男孩見狀,也跟在他身後游了出去。
站在泳池另一端的歐神父,看著管樂團的一群大男孩浸在池水裡有些手忙腳亂,喊著:「別怕水!你們還是小寶寶的時候,在媽媽肚子裡不都是水嗎?所以要覺得水是最舒服的地方⋯⋯就像受洗,躺在水裡,接受神的擁抱!」
身高將近一百九十公分的大巴像尼斯湖水怪般從水裡浮現,猛地吐了一大口水,喊:「我還在爸爸身體裡的時候,就是在水裡了!我很努力才游到媽媽那裡!」
所有人聽了都大笑起來。
這時那陌生的男孩也跟著游到了這一頭,阿漢摘下蛙鏡,鼓起勇氣問:「你是⋯⋯剛轉來的嗎?」
放暑假前,他記得歐神父提過,會有一個轉學生來加入他們的管樂隊。
果然,那男孩點點頭。
「你是高二吧?哪一班?我叫張家漢,高二甲,自然組的——」阿漢自我介紹。
不知道為什麼,他對這個初次見面的男孩很有好感。
男孩恍若未聞,練習了一下不怎麼熟練的划手和打水後,又將臉沉入水裡練習吐氣。
這時大巴故意說:「我剛尿在水裡了,好喝嗎?」
男孩忽然停下了動作。
幾個大男生笑成一團,歐神父微笑說:「喝到了也沒關係。」
男孩從水裡抬起臉,嘴裡含著一口水,大巴和其他男生起鬨著:「吞!吞!吞啊!」
阿漢一臉無奈,對男孩說:「傻瓜,吐掉就好——哇!」
男孩將嘴裡的水全吐在阿漢臉上。
阿漢哭笑不得,抹抹臉,對男孩解釋:「⋯⋯他們騙你的。」
岸上的歐神父笑了笑,示意阿漢伸手扶住男孩,幫助他練習游泳。
阿漢伸出手,在水裡扶住了男孩的腰身,男孩的肌肉結實,肌膚火燙,他忽然有股想要撫摸的衝動,連忙低下了頭,別開眼神,忍住。
這是他第一次接觸到與自己年紀相當的同性軀體。
「放鬆,身子再放鬆!」歐神父在岸上指導著男孩:「要放鬆到他不用出力就可以托住你的身體!」
阿漢清楚地感覺到原本在自己手掌上觸碰著的肌肉慢慢放鬆,彷彿終於開始信任他,然後找到了最舒適自然的姿態。
那瞬間,阿漢的心情有些異樣。
「很好!」歐神父喊:「你這不是辦到了嗎?」
阿漢回過神,意識到自己方才的心猿意馬,目光不自覺落在面前男孩的青春肉體上。
這時歐神父要阿漢放開男孩的身體,「好了,讓他自己慢慢練習。」
接著歐神父拍了拍手,說:「我們現在練習水母漂,先深吸一口氣,沉下去,在水裡面慢慢把氣吐出來,慢慢吐,把時間拉長⋯⋯」
在泳池裡的眾人紛紛下沉,但大巴第一個耐不住,不到十秒鐘就冒出水面。
歐神父笑著搖搖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說:「時間也差不多了,大家回去練習了!」
「收到!」大巴第一個跳上岸。
眾人一個接一個上岸,阿漢上岸後,張望了一會兒,沒見到那個新轉來的男孩,這時大巴也注意到了異狀,往泳池裡一望,果然還有個人影沉在池底。
「哇靠,該不會是溺水掛了吧?」大巴一句話還沒說完,阿漢已經重新跳回泳池裡想要救人。
就在阿漢游到男孩身邊時,男孩猛地探出水面,大口喘氣。
阿漢一臉莫名其妙地跟著浮出水面,映入眼裡的,是男孩臉上掛滿著晶瑩水珠的燦爛微笑。
男孩指著手上的手錶,開心喊:「兩分零五秒!破了兩分鐘!」
阿漢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只覺一陣無力。
白擔心一場。
男孩仍在對他友好地笑著,這次換阿漢沉入水裡,他仰著頭看著男孩,然後發現男孩也把頭埋入了水裡,繼續對著他笑。
為什麼要一直笑呢?
因為很開心嗎?
為什麼開心?

是因為見到我嗎?

阿漢心想。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三十年前,台灣剛解嚴的那個純樸年代,就讀台中保守教會學校的阿漢,在高二夏天的泳池邊遇見了狂放不羈的轉學生Birdy,從此他的世界不再壓抑與一成不變,而是充滿了青春的騷動與性啟蒙的飢渴。Birdy總是似有若無地撩動他的情緒,然而就在他愈發確定自己對Birdy的感情時,學校開始招收女生,Birdy的注意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