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藥局 1-2 (2冊合售) | 誠品線上

妖怪藥局 1-2 (2冊合售)

作者 許芳慈
出版社 成陽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妖怪藥局 1-2 (2冊合售):◎奇幻冒險新篇章且讓妖怪藥局的妙藥,醫治你疲憊混亂的心靈在熱鬧的神鬼交鋒之中,找回內心獨一無二的強大力量《妖怪藥局》是一部冒險奇幻小說,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奇幻冒險新篇章且讓妖怪藥局的妙藥,醫治你疲憊混亂的心靈在熱鬧的神鬼交鋒之中,找回內心獨一無二的強大力量《妖怪藥局》是一部冒險奇幻小說,裡頭的故事千奇百怪,超有渲染力,視覺感十足,讀來有種動漫的味道,包準讓你嘴角忍不住漾起微笑,有時又情不自禁的,跟隨書中主角一起皺眉感傷。書裡談了勇敢、正義、親情和友情,還有好多好多的愛與關懷,快翻開這本書吧,保證你不會後悔的!01.《我的玉兔店長》這學期,宗雄家搬到了山南小鎮,他們家巷口有間古老的店面,店門口掛著兩個紅冬冬的燈籠,右方有個紅木大櫃子,底下亂七八糟的堆著好幾個封住的罈子,左方則是看似古老的木桌木椅。這麼復古的店面,老闆肯定是個老人。「有人在嗎?」宗雄大喊:「老闆?」串珠簾子後方傳來喀啦喀啦的拖鞋聲,宗雄抬眼一看,眼前的老闆竟是個年紀和他差不多的小女孩。「你在幹麼?」小女孩嚴厲的瞪著宗雄。「喔,我……」宗雄支支吾吾的回答:「我在找鹽。」「我們又不賣鹽!」小女孩說:「你看不出這裡是藥局嗎?」宗雄看了看四周,除了罈子、罈子還是罈子,哪裡像藥局啊?02.《神仙惹麻煩》宗雄全家搬來山南小鎮已經半年多了,回顧上學期的點點滴滴,實在很難說得上日常……畢竟發生在妖怪藥局的奇人異事特別多,什麼神仙鬼怪都有。你能想像嗎?如果嫦娥出現在你面前,你會把她當成神還是鬼?「風伯」和「雨師」是何方神聖?當神仙誰都不服氣誰,呼風喚雨的鬥起法來,龍捲風亂吹、雨下不停,那該如何收場?至於人類,要是闖下連神仙都救不了的大禍,又該怎麼辦才好呢……三位主角將帶領讀者展開一場意想不到的奇幻旅程,一面重新思考生活的哲學,迎接滿滿的能量。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職人爸媽葉世瀚推薦五年級的轉學生搬進寧靜的小鎮後,陸續遭遇到懸疑的事件,這一切都和妖怪有關……這本書是一名五年級的小學生推薦給我的,我想她應該很融入故事裡的情節,也很喜歡故事裡的人物們,才會要我一定要讀。——紀念作者許芳慈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許芳慈1985年生。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系暨國文系畢業,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碩士畢業,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哲學博士。目前擔任師大博士後研究員兼《地球公民365》的專欄作者,主要撰寫「哲學不難」、「東西文化拼盤」單元,與小小說「滿月堂」與「科學演繹法」系列。書籍出版作品有《她的名字叫Star》(2012年八月由九歌出版),《四時迴轉歌》(2013年四月由繆思出版),《RESET無用勇者傳說》三部曲(2015年三月至2016年一月由奇異果文創出版)。臉書粉絲團:許芳慈的獅子籠;個人部落格:http: lioncage.blogspot.tw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01. 我的玉兔店長 02. 神仙惹麻煩

商品規格

書名 / 妖怪藥局 1-2 (2冊合售)
作者 / 許芳慈
簡介 / 妖怪藥局 1-2 (2冊合售):◎奇幻冒險新篇章且讓妖怪藥局的妙藥,醫治你疲憊混亂的心靈在熱鬧的神鬼交鋒之中,找回內心獨一無二的強大力量《妖怪藥局》是一部冒險奇幻小說,
出版社 / 成陽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641746
ISBN10 / 9869641741
EAN / 9789869641746
誠品26碼 / 2681624446009
裝訂 / 平裝
頁數 / 46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17X22CM

試閱文字

內文 : 妖怪藥局 1:我的玉兔店長

作者/許芳慈
繪圖/蔡兆倫


轉學是快樂的開始?

下學期開學的第一天,五年一班的班導李老師突然有大事宣布:有位轉學生加入了這個班級!

「大家好,我叫張宗雄,很高興轉到山南小學,謝謝大家。」

「就這樣?」李老師看著臺上的轉學生:「好吧。同學們有沒有問題要問他?」

「我我我!」一個同學馬上舉手發問:「你以前的綽號是不是叫『髒棕熊』?」

「你爸爸真的是『警察杯杯』嗎?」

「你們家住巷口第二間嗎?」

連發的問題接踵而來,張宗雄第一天上學就面臨挑戰!


「結果大家都叫我髒棕熊啦!」宗雄一回家就向爸爸抱怨:「而且大家都知道你是警察!」

「沒錯,我專抓壞人和壞小孩!」爸爸哈哈大笑:「叫棕熊很好啊!難道你想當小白兔嗎?」

話說回來,為什麼坐他隔壁的同學鄭經,一聽到他住在巷口第二間,就露出一種非常奇怪的表情,還問:「那你不就住在滿月堂旁邊?」

滿月堂?是啦,巷口是有那間店,但那有什麼好奇怪的,有必要把嘴張那麼大嗎?

「宗雄,」原本在廚房的媽媽,走入客廳加入對話:「能幫我買一包鹽嗎?」

「喔,等一下。」聽到要跑腿,他立刻懶洋洋的縮回沙發上。

媽媽圓眼一瞪:「現、在、就、去!」

宗雄就這麼彈起來,拿著一百元出發了。

可要上哪兒買呢?這個小鄉鎮和宗雄過去住的臺北市相差好多,不怎麼亮的路燈照不清一整條路,巷口既沒有小七也沒有全家,眼前只有一間亮著燈的滿月堂。

滿月堂門口掛著兩個紅冬冬的燈籠,一個上面寫著「滿」,一個寫著「月」,右方有個紅木大櫃子,底下亂七八糟的堆著好幾個封住的罈子,左方則是看似古老的木桌木椅。

這麼復古的店面,老闆肯定是個老人。

「有人在嗎?」他大喊:「老闆?」

頭頂的黃色燈泡閃了一下,沒人回應。

老闆把店丟著,自己出去蹓躂了?

宗雄往裡頭走,腳不知怎麼踩的,踢翻一個罈子。

他連忙彎身扶起,可不碰還好,一碰,上面的紅封條居然爆炸一樣的散開了,裡頭彷彿有什麼東西,帶著奇怪的視線朝他望了一下。他揉揉眼睛,只見裡頭呼的冒出一股白色的雲氣,轉了幾圈,融入空中消失不見。

罈子裡空空如也。

就在同時,店中央走道底端的串珠簾子後方,忽然傳出了聲音:「來啦。」

宗雄想也沒想,迅速蹲下把東西歸位──至少是試著歸位,然後從旁邊的罈子上撕一小段紅封條貼回去。

喀啦喀啦的拖鞋聲停在他面前,他抬起頭,眼前的「老」闆竟一點也不老,是個年紀和他差不多的小女孩,有著一雙又黑又亮的圓眼睛,比誰都白的皮膚,頭上綁著一對甩動的雙馬尾,讓他立刻聯想到溫和可愛的小兔子。

「你在幹麼?」小女孩嚴厲的瞪著蹲在地上的宗雄。

更正,只是「看起來」溫和而已。

「喔,我……」宗雄立刻站起身:「我在找鹽。」

「我們又不賣鹽!」小女孩說:「你看不出這裡是藥局嗎?」

宗雄看了看四周,除了罈子、罈子還是罈子,哪裡像藥局啊?

「好啦!都晚上了,小孩子趕快回家。」小女孩非常大人的做了個趕人的動作。

「妳也是小孩子吧!」宗雄不服氣的說。

「可是我已經在家啦!」

最後宗雄徒勞無功的回家去,不用說,當然是被罵了一頓。

真是倒楣的一天!宗雄想。

不過,那些在滿月堂的罈子,到底裝了什麼?怎麼會冒出白煙?要再去和那女孩說嗎?

他想起女孩趕人的動作。算了吧,也許不是很重要的東西,反正也沒真的打翻什麼嘛!


遺忘病襲擊小鎮

奇妙的是,在開學之後,小鎮就不斷有怪事發生……

首先是火車誤點──說誤點也不大對,因為當警察發現駕駛時,駕駛是坐在駕駛座上。

「可是他忘記要怎麼煞車了。」爸爸對宗雄說。

「怎麼可能啊,」宗雄學著老師的口吻:「連這個都忘記,總不會連名字也忘了吧?」

爸爸還真聳聳肩說:「就是連名字也忘嘍!」

偏偏怪事還不只這一樁。

接著有計程車司機忘了怎麼開車門,水電工忘了扳手怎麼用,在路上玩耍的小孩忽然連話都忘了怎麼說……短短三天就有十幾個鎮民忽然「短路」,像集體得了失憶症一樣,忘了自己在幹麼,甚至忘了自己是誰。

「超誇張的!」宗雄的同學志文這麼說:「你知道學校隔壁的早餐店嗎?昨天我去買蛋餅,老闆煎到一半,居然問我他手上的鍋鏟是什麼?」

「開玩笑的吧?」

「是真的!」志文強調,他忽然又想到什麼:「啊,他之前好像有說一句奇怪的話,好像是……那是什麼怪物!」

正討論著,忽然門一開,李老師大步走進來,全班頓時安靜。

「各位同學,」李老師說:「我知道鎮上有些怪事讓大家心裡毛毛的。」

全班同學都瞪大眼睛,望著李老師。

「但是校長和老師們開會決定。」他說:「山南的大家絕對不會被這種挫折打倒,所以照常上課。」

「不!」幾個同學發出誇張的聲音。

「放心吧,已經有專業人士在處理這個問題了。」老師很肯定的說:「一定會沒事的。」

其實,李老師所說的專業人士,就是山南鎮派出所裡可憐的五個警察。

身為所長的宗雄爸爸,最近忙到連飯都沒辦法坐下來吃。

「喂,又是林婆婆嗎?」爸爸常一坐下來便接到緊急電話:「你先開車,我馬上趕來。」

「怎麼了?」媽媽問。

「山腰上的林婆婆『又』迷路了。」爸爸咬了一塊肉便開始換制服「變身」:「這是她今天第七次了!」

「七次?」宗雄叫道。

「放心,還沒突破昨天的十二次。我先走嘍!」

遺忘病再不解決,大家都會有麻煩的!

但這病是怎麼開始的?

宗雄想像有瘋狂科學家在這裡做實驗……不,這附近哪來的實驗室啊?但可能在野外啊!或者在地下十八層的祕密基地?或者……有超級病毒從隕石掉落?

他想著想著走上了樓,進房打開燈。一張白撲撲的臉忽然出現在他面前,嚇得他開口大叫。

奇怪!怎麼發不出聲音?

「是我啦!」

咦?這不是滿月堂的小店長嗎?

小女孩穿著一身白裙,手上握著一枝紅色的怪草,瞪大眼睛看著他:「我問你,你上次進我店裡,有看到一個罈子嗎?」

何止一個罈子,根本是超多罈子的。發不出聲音的宗雄比手畫腳的「說」道。

「裡面有魚的!」她補充,然後忽然想到什麼的說:「啊,忘記你不能說話了。」

說完,她在紅草端頭輕輕一點,那草忽然啪啦啪啦的燃燒起來,沒多久便化為灰燼。

「妳會變魔術!」宗雄大叫:「哇!我又可以講話了!」

「那是因為沉默草不在啦!」小女孩臉上的表情好像這件事稀鬆平常:「先告訴我有沒有!」

「沒有。」他回答:「裡面有魚會怎樣?」

「如果有魚,你明天就得小心。」她圓滾滾的眼睛閃著光:「不過反正你沒看到牠,牠沒看到你,那就不用擔心啦。」

不用擔心什麼啊?宗雄有些疑惑,忽然想到罈子裡那陣如煙一般的視線……

「好吧。」她失望的說:「那我走了。」

「等等,妳叫什麼名字?」

小女孩想了想,好像在考慮要不要告訴宗雄。

「子夜。」最後她說,然後補充:「要叫我子夜『店長』喔!」

子夜說完便踩上宗雄的床頭,跳出窗外。

「這裡是二樓耶!」宗雄大吃一驚,連忙向外望,但外面除了星空,便什麼也沒有了。


山南小學的大危機

宗雄一早進到教室,就發現裡頭人聲鼎沸。

「今天不用上課啦!」幾個同學蹦蹦跳跳的說。

「為什麼?」

「剛剛李老師也得遺忘病啦!」

這麼突然?遺忘病就在周圍發生了!

「好多老師在辦公室都忽然變成呆瓜啦!保健室裡超忙的!」

不知為何,宗雄想到昨天子夜的話──雖然還是搞不清楚那女孩是怎麼跑進他家的──但她說過的話,實在讓人不安。也許他應該主動提起自己弄壞封條的事,還有裡頭跑出來的東西,畢竟萬一這些和遺忘病真的有關……

隔壁的五年二班一陣騷動怪叫,將他拉回現實。

「天上有魚耶!」

天上有魚?一點都不現實啊!

但他忽然想起子夜的話,宗雄衝了過去──眼前的情況實在讓人傻眼:五年二班的同學們像中了定身術,居然全班都乖乖的坐在位子上,和旁邊雞飛狗跳的班級完全不一樣!

秩序特別好嗎?不,不可能,地上還留著玩一半的紙飛機呢!那麼他們是……

「呃,各位二班的同學,」宗雄鼓起勇氣問:「你們剛剛有看到魚嗎?」

全班同學呆呆的轉過頭來面對他,異口同聲的問:「什麼東西叫做『魚』?」

其中一個短髮女孩問:「你是我們的老師嗎?」

「當然不是!」宗雄被問得有些奇怪。

「那誰來告訴我們,我們叫什麼名字啊?」同學苦惱的說。

天哪,他們全班都喪失記憶啦!

「喂,什麼是『老師』啊?」宗雄聽到角落有同學小聲的問。

「好像是專門設計科學儀器,拯救世界的人……」另一個答。

「我怎麼記得是有神祕武功,可以一拳打倒牛的人……」

兩個都不是老師的工作吧!

宗雄一看不妙便趕緊溜出去。可是該怎麼辦呢?老師們也失去記憶了!那麼,現在只能靠……

他跑進教室拿了手機,撥給爸爸。

「爸爸!不好啦!」

「宗雄嗎?你說什麼?我聽不到!」

教室裡太吵了,不,整條走廊除了發呆的二班外都很吵,像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似的。宗雄只好拿了電話躲開戰火,跑進廁所關上門。

「爸!爸!快來啊!怪物把大家都變成傻瓜啦!」

他聽到爸爸停頓了一下,然後跟旁邊的人小聲說:「是我兒子,他說怪物跑進學校裡了。」

電話那端誇張的大笑,然後有個聲音說:「所長,那你要請他等等,我們晚一點才能去抓壞怪物喔!」

「對對,我要認真點,噓。」爸爸小聲的回應。

「喂。」宗雄聽到電話那端的聲音再度恢復正常音量──好像還有點刻意放大音量,想蓋住旁邊警察的笑聲:「我等等會去你們那邊抓怪物,放心上課吧,我們就在學校旁邊。」

聲音聽起來超正經的,字正腔圓。

宗雄心裡想:可是我早就聽到你們偷偷說的話啦!放心才怪咧!

忽然,爸爸旁邊的笑聲停了。

「呃……所長,天上飛的是什麼?怎麼好像是魚?」那警察的聲音聽起來很古怪,像是喉嚨卡了泡泡糖似的。

「飛什麼魚?咦?」

宗雄立刻警覺到那是什麼,他對著電話大喊:「爸!不要看!」

可是太遲了,電話那頭傳來嘟嘟嘟的斷訊聲。

慘了!連「專業人士」都完蛋啦!

宗雄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砰的一聲,廁所的門突然被打開來。

「媽啊!」這次他真的叫出聲啦!

「誰是你媽啊!」出現在他面前的身影,不正是子夜嗎?

「妳為什麼會進男廁?」他大叫。

「因為你躲在男廁啊!」小女孩甩著頭上兩支馬尾,說得理直氣壯。

「我才沒有躲。」宗雄辯解。

「是嗎?」子夜凶巴巴的瞪著他:「你不是在躲那隻遺忘怪嗎?那東西不是你放出來的嗎?」

「妳是說那隻魚?」

「對。」她說,然後想了想:「你明明就知道嘛!」

「好嘛!我道歉!上次去妳店裡,我不小心弄翻一個罈子,是跑出一陣煙沒錯……可那明明不是魚啊!」宗雄無奈的說。

「魚變成煙你就認不出來了嗎?」子夜的眼睛更圓了。

當然啊!誰認得出來啊?

一陣陰影忽然籠罩窗外,子夜連忙抓住宗雄往陰影處躲。窗邊投映出的陰影,竟是一尾大魚游水的形狀。

「遺忘怪會不斷吃掉大家的記憶,直到找到第一個放牠出來的人為止。」她指著魚的影子說:「牠本來是客人送來的藥材,可是一直沒用上。」

「那麼危險的東西當藥材?」宗雄傻眼了:「子夜,妳到底是什麼人啊?」

「是子夜店長!」她糾正,然後得意洋洋的說:「我可是玉兔爺爺的孫女,滿月堂的正宗傳人喔!不管神仙還是妖怪,吃壞肚子時都得靠我們!」

「所以妳是……」

「沒錯,我是仙人!」子夜自豪的說。

不,宗雄想。他原本想說的是:所以妳是兔子精啊!

「兔……不,仙人店長,妳有辦法對付遺忘怪嗎?」

「當然有。」子夜從背包裡拿出一盒黑色藥丸:「把這個塞給牠吃!」

真不可靠!宗雄在心裡抱怨。

子夜從宗雄臉上讀出了這句話,她有些不高興的解釋:「不相信就算了,不過,出發前你也得吃一顆。」

「我?」那黑色的東西,讓宗雄立刻聯想到山羊大便:「我不需要啦……」

「這是櫟木的種子,我好不容易才從山上弄來的。吃了就不會得遺忘病了!」子夜強調似的取出其中一顆,還會發亮呢!

「呃……沒關係,反正我也沒什麼好忘的了……」

「不管,你快給我吃下去!」

兩人正爭吵著,忽然魚尾巴的影子又出現了,宗雄一個吃驚,把嘴巴打開,就這麼被子夜把怪藥投了進去。

吃下的瞬間,他看到眼前出現一團奇妙的光。

「天哪,我想起來了!」宗雄眼睛一亮:「我三歲時不小心尿褲子跌下床,兩歲時被自動門夾到鼻子,一歲五個月時……」

「夠了夠了,我們準備得夠充分了!」子夜打斷他滔滔不絕的回憶:「現在,我們得把魚引出來。」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