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之國以色列: 教育思維+兵役制度+移民政策+創投計畫, 把逆境變成資產, 樹立全球新創國家典範 (暢銷經典版) | 誠品線上

Start-up Nation: the story of Israel's Economic Miracle

作者 Dan Senor/ Saul Singer
出版社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創業之國以色列: 教育思維+兵役制度+移民政策+創投計畫, 把逆境變成資產, 樹立全球新創國家典範 (暢銷經典版):為什麼以色列這樣的「小國」在世界上有高度的存在感?關於有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為什麼以色列這樣的「小國」在世界上有高度的存在感?關於有效使用有限的天然資源、發展新創企業,以色列有哪些值得學習的地方?本書有最全面的介紹本書打開我們的眼界,看到大多數人從不知道的以色列。——《蘋果橘子經濟學》作者李維特、杜伯納這本書解答了培養創業家精神該怎麼做?不該怎麼做?——《經濟學人》雜誌.據理力爭到底,無視階級 .隨機應變,不惜打破規則.創新且多元的解決問題能力 .小蝦米吞大鯨魚的強烈進取心在以色列的文化中,潛藏上述珍貴又實用的創業家特質,能讓以色列人把自己的國家,轉變成全球創新產業的領導中心。.教育思維:對權威提出質疑,勇於堅持最有利的決定.兵役制度:著重高科技訓練,培養應變能力以及跨領域創新力.移民政策:開放世界各地的猶太人移民,吸收多元文化.創投計畫:政府承擔早期風險,之後創投夥伴可低價買斷股票人口少、國土小、缺乏天然資源、身處地緣政治衝突的環境中,以色列有什麼祕訣,在這麼多不利的條件下,經濟成就一直令全世界刮目相看?本書作者採訪以色列傑出的創業、創投人士,以第一手的資料全面剖析以色列的優勢。除了介紹具體的制度,作者亦透過分析多則真實創業故事,了解到國家危機意識、社群群聚等國民精神特質,如何催化以色列奇蹟般的經濟成果。為什麼以色列這樣的「小國」在世界上有如此高的存在感?關於如何有效整合政策來發展新創企業,以色列有哪些值得學習的地方?本書有最全面的介紹。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以色列和台灣都創造出經濟奇蹟,這也告訴我們,想要在全球競技場上成為優秀的選手,發揮影響力,你不一定要夠「大」。——駐台北以色列經濟文化辦事處前代表 游亞旭就像本書提及的,戰火越烈,以色列人越勇,創投基金不曾被炮彈所阻嚇,連避險王巴菲特也敢在以色列投資。此外,包括臉書、谷歌、蘋果、IBM等科技公司,全世界有三百家大型科技企業在以色列設立創新研發中心,這就是以色列讓人折服的地方。——藍濤亞洲投資銀行總裁 黃齊元我們就是新創企業之國。——以色列總理 Benjamin Netanyahu這本書來得正是時候!符合大眾的需求,也是對創業家精神的禮讚。——eBay前總裁 Meg Whitman對於想要培養下一代接棒人的創業領袖來說,這本書就是最佳指南。——NBC前主播 Tom Brokaw這本書充滿啟發性,來得正是時候。裡面的分析會讓人大吃一驚。——ABC首席主播 George Setphanopoulos本書打開了我們的眼界,看到大多數人從不知道的以色列。——《蘋果橘子經濟學》作者 李維特、杜柏納這本書好到我不曉得該從哪裡開始讚美它。——耶魯大學教授 Robert Litan了不起的成就,內容引人注目,又具有全球意義。——New Republic雜誌前駐以色列特派員 Yossi Klein Halevi這本書解答了培養創業家精神該怎麼做?不該怎麼做?——「經濟學人」雜誌內容充實,分析清晰。——Kirkus Review篇幅精簡,內容叫人印象深刻。——「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豐富又充滿智慧的一本書。——「出版人周刊」內容強而有力,令人滿意,又有許多叫人大開眼界的啟發。案例眾多,解釋和分析也深入。——Barron’s金融雜誌世界上最大的機密就是:我們一輩子,從生到死,都活在以色列人發明的新科技中。——eBay公司高階主管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丹恩.席諾(Dan Senor)出生於美國紐約,在加拿大多倫多成長。先後就讀加拿大的西安大略大學、以色列的希伯來大學,於美國的哈佛大學取得企管碩士學位。 席諾曾擔任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中東研究的兼任資深研究員,負責研究中東地區的政治情勢及經濟狀況。身為美國政府的外交政策資深顧問,他是在伊拉克任職最久的文官之一,五角大廈因此頒贈最高榮譽獎章給他。他也曾擔任顧問,提供建議給美軍中央司令部;一九九〇年代在美國眾議院擔任外交政策與溝通顧問。他是Podcast節目「Call Me Back」的主持人;曾為《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今日美國》和《華盛頓郵報》撰稿。掃羅.辛格(Saul Singer)《耶路撒冷郵報》的前編輯和專欄作家,並為《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和其他媒體撰稿。著有《對抗聖戰:以色列的窘境與911後的世界》(Confronting Jihad: Israel’s Struggle and the World After 9 11)。辛格曾在北京、雪梨、新加坡等,世界各地的新創會議上發表主題演講;曾在美國國會擔任議員顧問十年。一九九四年移居以色列,與妻子、三名子女定居耶路撒冷。徐立妍台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筆譯組畢業,現為專職譯者。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新版推薦文 在衝突中發展創意與科技 彭光偉 二版推薦文 以色列的創投為何如此成功? 黃齊元 初版推薦文一 以色列贏的策略 齊夫.霍茲曼 初版推薦文二 與上帝角力的人 江春男 作者序 環境造就創新前言第一部 小國的能耐第一章 堅持到底第二章 戰場上的企業家第二部 創新文化的種子第三章 指南書的子民第四章 哈佛、普林斯頓,和耶魯第五章 當秩序遇上混沌第三部 揭幕第六章 成功的產業政策第七章 移民:谷歌小子的挑戰第八章 海外猶太人 第九章 巴菲特試驗第十章 優茲瑪︰希望火柴第四部 動機充分的國家第十一章 背叛與機會第十二章 飛彈頭到間歇泉第十三章 酋長的兩難 第十四章 經濟奇蹟的威脅結論 高科技農夫專有名詞中英對照表

商品規格

書名 / 創業之國以色列: 教育思維+兵役制度+移民政策+創投計畫, 把逆境變成資產, 樹立全球新創國家典範 (暢銷經典版)
作者 / Dan Senor Saul Singer
簡介 / 創業之國以色列: 教育思維+兵役制度+移民政策+創投計畫, 把逆境變成資產, 樹立全球新創國家典範 (暢銷經典版):為什麼以色列這樣的「小國」在世界上有高度的存在感?關於有
出版社 /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6263146167
ISBN10 /
EAN / 9786263146167
誠品26碼 / 2682548691001
頁數 / 304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14.8*21*2.15
級別 / N:無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新版推薦文
在衝突中發展創意與科技
彭光偉(資深國際新聞記者)

以色列推動的不只是新創,他們更擅長的是「原創」。

我到過以色列採訪兩回,第一次在二〇一六年,出發前參考的就是《創業之國以色列》這本書。第二次在二〇二三年十月,以色列、哈瑪斯戰爭爆發後。

我曾經和某國駐以色列的大使聊過,他認為以色列的韌性,就是從一次次的衝突和戰爭中,發展出更強大的創意和科技,這是整個民族要活下去的意志與力量。不管是面對政治、宗教,以及科技發展,勇敢是以色列人內建的DNA。我採訪過的以色列創業家,總能想辦法讓腦袋中的構想落實,不管成不成,對他們來說,都是機會。

以色列的創意往往也能變現,就算技術還不算成熟,都能以高價售出,為產業帶出希望。大家還記得巴菲特是怎麼看以色列的嗎?巴菲特說:「如果要去中東挖石油,可以忽略以色列,但如果你想去中東找創意、找活力,你唯一要去的地方就是以色列。」

以色列是擅長合作之國
全球地緣政治衝突,推升了衛星科技發展,似乎要拯救地球與人類,只能想辦法往浩瀚的宇宙發展。以色列的太空科技遠遠領先,早在二〇一六年,我曾經訪問一家迷你衛星新創公司,一次火箭發射,能夠把自家的六十枚迷你衛星送上太空。當時的商業迷你衛星傳送資料速度大約每秒10MB算是快的,但這家以色列公司的迷你衛星卻能達到每秒1GB的神速,這就是競爭優勢。當然這樣的技術很快就被以色列政府看上,創立一年多,也取得與NASA合作的機會。

以色列是個擅長合作的國家,他們要落實腦袋裡的創意,從來不是單打獨鬥。這或許就是他們的策略,成功地在全世界各個國家建立起強大的連結脈絡,甚至落地深耕。我曾經採訪以色列新創總部(Startup Nation Central)執行長、擔任過以色列科技部長的阿維.哈森(Avi Hasson),他認為在創新的產業世界裡必須合作,單一公司難以生產任何產品,甚至在單一國家也很難擴大產品布局和效應。

讓人羨慕的新創「孵化器」與「加速器」
從阿維.哈森的態度也能看出以色列的國家政策,他們對於新創採取積極鼓勵和補助,反正你有什麼構想都盡量挖出來讓大家看到,失敗從來不會是絆腳石,反而是優化的養分。以色列有許多孵化器(育成中心)和加速器,他們非常專精於組建團隊,在你來我往的思辨討論中激盪火花。

和傳統大型企業的工作環境比起來,孵化器或是加速器提供的作業空間,絕對是讓人羨慕又忌妒,許多辦公桌是空的,因為人都在死板板的辦公桌以外的地方尋找靈感,對他們而言,長時間坐在同一個地方並不會讓人變得更有效率。這和台灣許多企業主管要「盯著員工坐在位子上比較好管理」的思惟大不相同。

以色列的企業孵化器和加速器,提供龐大的資金協助新創團隊創業,篩選機制相當嚴格,團隊裡的每個成員都得經過各種質疑挑戰,這考驗的是創意本身的可執行性,也得衡量執行人員的抗壓性,就算以色列人的個性是不怕失敗,但也不會笨得把真金白銀丟進茫茫大海裡。我採訪過的以色列孵化器創辦人科比.羅森加滕(Kobi Rozengarten)就認為:「透過不斷地質疑和提出問題,才是創新的關鍵精神。」

以色列人務實,重視真本事
以色列人看重的是實質的內容,絕非華而不實的外表,花拳繡腿的三腳貓功夫很快就會露出馬腳,並不值得追求。這是非常務實的態度,他們對自己的發展有很清楚的規劃,在以色列有很多不起眼的建築,但裡面或許就藏著身價不凡、極具潛力的新創公司。

幫消費者尋找最佳飛行途徑和便宜機票的新創企業Fairfly就是如此,創業時只有二十三名員工,靠著網路搜尋程式的專長,在全球機票網路系統中協助客戶比價比行程,現在看似已經很普遍的功能,在早年卻是處於領先地位,創新的價值在於比別人早知道,後續的進步或延伸,就是建立在第一個創意上的本事了。Fairfly的辦公室,就在一間沒有外觀裝潢的普通建築內,但他們的技術後來被大型全球旅遊公司看上開始合作,現在Fairfly的身價已經高達一千八百萬美金以上。

難以匹敵的創意、科技與韌性
以色列是有活力的國家,儘管中東地區的政治局勢和衝突總是令人擔心,但以色列卻活出了自己的一條路。以色列不會因為國家面積小而被忽略,反而借力使力成為世界舞台的要角。或許關於政治或軍事行動,有人對以色列有正反立場,但談創意、科技和經濟實力,以色列絕對有紮實的經驗提供借鏡。

許多人常拿台灣和以色列對比,對我而言,台灣人的韌性可能還有相當大的提升空間。而兩次造訪以色列的經驗,看到了以色列多元面向的展現,與撼動世界的實力,是包括台灣在內的許多先進國家難以與之匹敵的。

■二版推薦文
以色列的創投為何如此成功?
黃齊元 藍濤亞洲投資銀行總裁

「在以色列,我們常說:『It is better to ask for forgiveness than permission.』(寧可事後要求原諒,而不要事先請求批准)」一位以色列極成功的創投家這樣告訴我,這是深藏在他們文化裡的D N A。

年輕以色列人的夢想,不是成為醫師或律師,而是建立新創公司或進入高科技業工作,這是最標準的職業道路,也因此他們的創業密度全球最高。

以色列位處中東唯一不產石油的地區,且整天生活在戰爭和恐怖之中,周圍都是想要消滅他們的敵人;全國人口和香港差不多,然而,以色列卻是全世界頂尖的科技大國。

我以前對以色列有一些粗淺的了解,讀了這本書,能更深入了解為何他們如此熱中於創業,以及為何成功的因素。然而,直到最近有機會和以色列的創投公司有更多的交流後,才真正了解以色列「新創企業」的意涵,以及他們專注「種子期」和「初創期」的創投公司運作方式。

這家創投公司總共投資了近三十個項目,其中約四分之一為種子期項目,其餘為第一輪融資(也就是距離上市還有三至五的年時間),我問負責人,這樣的投資風險豈不是很大?原來,他們的投資風險是經過詳細的計算的。他這樣回答我:

「穩賺的案子是賺不了大錢的。假如有一家公司明年就要上市,你現在投進去可以賺二倍,我若投了一千萬美元,也只有二千萬的回報。

「我們對於所要投資的公司,未來的營業額評估必須有可能達到一億美元。另外,他們必須至少為我們的基金賺進一億美元,由於我們每家公司的持股比例在百分之二十左右,也就是說我們出場時這家公司的市值應達五億美元。」

同樣投資一千萬美元,他們預期的回報率是十倍!

當然,不可能每個案子都那麼成功,但只要有一兩個,你就發了。

他說:「在這個行業,我們靠『Outlier』(超級卓越的企業)賺錢。」

我以前也做過創投,我必須承認他們的目標真的很難達成,甚至有人會認為有一點像賭博:你必須預測誰會成為五年後的聯發科或阿里巴巴。

不,這其實不是賭博。這些創投公司之所以有這樣的自信,是因為以色列有那樣的環境,讓一群既聰明、企圖心強的創業家在這個生態體系下茁壯成長。本書就很詳盡且有說服力地剖析了以色列的環境,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大至國家方向,小至家庭教育的問題,非常值得台灣參考。

除了以色列的環境外,網路技科也提高了創投公司的投資勝算。以往,至少要投資三、四百萬美元,花二到三年的時間,等待新創企業做出第一個市場產品,你才能決定這家公司是否會成功。然而現在不用再等那麼久了。創投公司只要先投資五十至一百萬美元,就可以在雲端上了解這家公司的研發進度、管理狀況、銷售績效等等,短時間內你就能判斷出誰會是未來的贏家。

也因為可以提早預測哪家企業會勝出,創投公司會及早停損那些表現不佳的企業,並重新分配資金到那些具有潛力的企業上。這樣的投資效率都表現得很好。

以色列和台灣一樣,也是個面積不大的國家,市場也小,股票市場也不活躍,所以他們不會去研發一個只適合以色列的商品,反而是放眼全世界,以全球為腹地。所有的以色列創業家都在研究全球的市場變化,試圖找出可以改變世界的商機,一旦成功,他們的企業規模即會快速成長。

過去,以色列的硬體技術和台灣一樣很強,有不少半導體企業都來自當地。然而,當台灣還陷在「P C時代」之際,以色列很早就已全面轉向雲端計算、大數據、網路儲存、網路安全和互聯網金融,例如谷歌、臉書或騰訊、百度這些網路巨頭,大部分的網路底層架構(infrastructure)都是採用以色列人複雜的數學運算所完成的。

雖然以列色四周敵國林立,不時發生攻擊事件,然而就像本書提及的,戰火越烈,以色列人越勇敢,創投基金不曾被炮彈所阻嚇,連避險王巴菲特也敢在以色列投資。此外,包括臉書、谷歌、蘋果、I B M等科技公司,全世界有三百家大型科技企業在以色列設立創新研發中心,這就是以色列讓人折服的地方。

當台灣還在做「製造夢」時,以色列已打出「研發牌」,吸引全球人才進駐。

中國近年來也掀起前所未有的以色列熱,許多企業和創投前仆後繼前進以色列。我曾協助以色列創投客戶拓展業務至好幾位中國超級投資人,而這些投資人也培養了好幾家市值超過十億美元的獨角獸。可惜的是,台灣卻少有人願意投資以色列。

台灣在一九八五年就引進創投,比以色列早了七年,「創業投資」(venture capital,以前叫「風險投資」)這名詞還是台灣人發明的。然而如今望著以色列輝煌的創投成就,或許讓人相當五味雜陳吧。

台灣和以色列的距離,代表了台灣和世界的距離,我們何時才能走得更近?

試閱文字

導讀 : ■作者序
環境造就創新

這是一本談論創新與創業精神的書,同時探討以色列這個小國家,為何能夠同時體現創新精神以及創業家特質。

雖然書中特別介紹了很多高科技公司,不過本書的重點並不在科技。本書作者雖然對於科技以及科技對當代社會的影響感到著迷,但這本書的焦點則在於: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可以引發嶄新的商業創意。

這本書有部分內容是探索的過程,部分是提出論點,還有一部分是在說故事。讀者或許想看的是一本按照時間順序編排的書,或者依序介紹一家一家的公司,要不然就是期望作者逐一介紹以色列創新模式中各種不同的關鍵要素。我們也曾經考慮用這些方式來編排本書,不過最後都捨棄了,因為我們喜歡的是像馬賽克拼貼般的方式。

我們回顧了歷史和文化,也選擇了不同公司所發生的故事,以便瞭解這些公司的創新能量是從哪裡來的,或以什麼樣的形式表現出來。我們採訪了幾位經濟學家,研究他們的觀點,但我們主要是以歷史、商業和地緣政治學的角度出發來談論主題。本書兩位作者之一(丹恩.席諾)擁有商業及政治背景,而另一位(掃羅.辛格)則有政治與新聞背景。丹恩目前住在紐約,曾經在以色列求學,並遊歷過許多阿拉伯地區,也在阿拉伯地區居住及工作過;掃羅在美國長大,目前住在耶路撒冷。

丹恩曾經投資過的以色列公司,都沒有出現在本書中。可是這本書倒是介紹了幾位丹恩的投資夥伴,我們會在適當的地方註記這點。

雖然促使我們寫下這本書的動機,有很大部分是因為我們欽佩以色列的經濟成就,不過我們也會談到以色列落後於其他國家的地方,同時也檢視了以色列在延續現有成就的同時,會面對什麼樣的威脅。讀者讀到這些威脅的時候,可能會感到驚訝,因為這些並非國際媒體通常會關注的焦點。

我們也大略談論了另外兩個問題:首先,美國的軍事訓練與軍事行動造就出一批具有創業精神的人才,但為何美國的創意產業並沒有好好利用這些人才,而以色列的經濟卻得力於具有軍事背景的創業家?其次,為什麼阿拉伯世界無法培養出創業家精神?這兩個主題值得更深入的研究,但已經超出本書能夠涵蓋的範圍。未來這兩個問題都可以各自寫成一部專書來探討。

最後,雖然各國媒體都經常報導以色列的消息,不過還是有個故事未曾有過深入報導,那就是以色列經濟制度的關鍵結構,已經使得以色列成為今日世界上擁有最大量創新精神與創業特質的國家。

我們為瞭解釋這個現象,於是寫成這本書。

試閱文字

內文 : 質疑的自信
猶太學者李奧.羅斯頓對意第緒語的解釋,chutzpah 的意思是「有膽量、厚顏無恥、放肆無禮、無比的『魄力』、自以為是再加上傲慢,似乎沒有其他語言或其他字能與其相比擬。」

外地人來到以色列,處處都能見到 chutzpah:大學學生跟教授說話的樣子、員工挑戰老闆的樣子、中士質疑將軍的樣子,還有書記懷疑政府官員的樣子。但是對以色列人來說,這不是 chutzpah,這是正常的行為模式,在他們成長過程中的某個時刻,不管是在家裡、在學校,或是在軍隊裡,以色列人學到有自信是正常的,他們才不管什麼保持緘默才能活命的道理。

甚至是在以色列流行的綽號都能清楚看到這點。瓊.梅德威是以色列的企業家及創業投資者,喜歡引用自己說過的「綽號指數」:「聽聽一個社會的成員如何稱呼社會精英,就能瞭解這個社會的許多事情。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地方,這裡每個有權勢的人,包括總理和軍隊將軍,都有一個綽號。每一個人,包括社會大眾,都會這樣叫。」

這些綽號不是在官員背後使用,而是大家都會公開這麼稱呼。梅德威認為,這點就代表了以色列不拘禮節的程度。

以色列人的態度和不拘禮節的程度,也能從他們習慣容忍失敗這件事上看出來,有些以色列人稱之為「有建設性的失敗」或是「高明的失敗」。大多數本地投資人都相信,若是不能大量容忍這種失敗,就不可能產生真正的創新。在以色列軍隊中,習慣將訓練、模擬,有時甚至是戰爭中的表現(不管是成功或失敗的表現),都視為是中性的。只要能高明處理風險,不要魯莽行事,那麼總是能從中學到東西。

哈佛商學院教授羅倫.蓋瑞曾說,分辨「一項計畫周詳的實驗」與「一場輪盤賭遊戲」這兩種事情的差別,是很重要的。在以色列的軍事訓練中,早早就建立了這種差別概念。「我們不會因為表現優異就過度吹捧你,也不會因為表現差勁就永遠瞧不起你。」一個空軍訓練官這樣告訴我們。

的確,2006年一份哈佛大學的研究顯示,前一次事業失敗的企業家當中,幾乎有五分之一的機會能成功打造下一家初創公司;成功率比第一次創業的初創家要高,也只比前一份事業成功的企業家低一點。

艾瑞克.韋納在他的著作《至福之地》(The Geography of Bliss)當中,描述了另一個高度容忍失敗的國家,形容其為「重生之國,但『重生』並不具有宗教意味」。這絕對適用於以色列國內關於破產及設立新公司的法規上,即使你前一家公司破產了,以色列仍然是中東地區最容易成立新公司的地方,也是全世界最容易的國家之一。不過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以色列人永遠汲汲營營要找尋下一個商機。

初到以色列的人經常覺得這裡的人很粗魯。以色列人會毫不害羞地問他們根本不太熟識的人,問他們年紀多大,或者他們的公寓或車子多少錢,甚至還會告訴新手父母,這種天氣不應該讓孩子穿成這樣。有句諺語是在說猶太人:「兩個猶太人有三張嘴。」用這句話來描述以色列人絕對正確。不喜歡這麼坦白的人可能不喜歡以色列,但是其他人卻會覺得這樣很新鮮,而且很誠實。

隨機應變的軍事文化
在以色列軍隊中,戰略革新向來都是由下往上傳遞的——來自於每輛戰車的車長和他率領的組員。這些士兵大概從來沒想過,他們應該先請示長官如何解決問題;他們也沒想過,自己應該沒有權力自主行動。他們在匆忙中即時發明、採用並散播新的作戰方式,他們也不會覺得這有什麼奇怪的。

但是這些士兵的行為確實很奇怪。如果他們是在跨國企業裡工作,或者是在其他軍隊裡,他們可能不會這麼做,至少不會憑自己的意思行動。歷史學家麥可.歐倫曾經在以色列國防軍負責與其他國家軍事單位聯繫的工作,他是這麼說的:「以色列的陸軍中尉跟世界上其他軍隊的中尉比起來,可能比較有權力做指揮決定。」

通常一般人想到軍隊文化,都會想到嚴格的階級制度,以及對上級不容懷疑的服從;而且要接受事實,那就是每個士兵都只是大齒輪中一個小小的、無知的輪牙。但以色列國防軍不是這樣的,而且在以色列幾乎每個人都要在軍中服役,因此這樣的文化,經過二至三年的義務役之後,也就深深影響了以色列公民。

以色列國防軍把作戰權力下放。這不只是必要,也是刻意的安排。「所有軍隊都說他們注重隨機應變:看看中國、法國和英國的軍隊是怎麼說的,他們都在談隨機應變,但他們這麼說,卻沒什麼實質意義。你必須注意的是軍隊結構。」愛德華.勒特韋克說道,他是軍事歷史學家及戰略家。

為了闡述他的論點,勒特韋克順口就能舉出許多資料。他以全球軍隊中軍官對入伍士兵的比例做例證,特別是以色列:以色列的軍隊結構中,在金字塔頂端格外狹窄。「以色列國防軍故意讓高階軍官短缺,這表示沒什麼高階軍官在發號施令。」勒特韋克說,「高階軍官人數少,表示低階兵士有比較多機會依個人主觀行動。」

後備軍力是創新的典範和催化劑
人力缺乏也造成以色列國防軍最與眾不同的特色:後備軍力的角色。跟其他國家不同,後備軍力是以色列軍隊的支柱。

多數國家的軍隊中,後備軍力的角色是正規軍力的附屬品,正規軍才是國家防衛的主軸。但是以色列因為國家太小,敵手又太多,因此顯然正規軍隊的規模無法抵擋全面進攻。獨立戰爭之後不久,以色列領袖就決定建立一套以後備軍為主的獨特軍事結構,後備軍不只能編制成完整的單位,也會由後備軍官指揮。

以色列的後備制度不只是這個國家創新的典範,也是催化劑。因為當計程車司機可以指揮百萬富翁,二十三歲的小伙子可以訓練他們的叔伯,階級觀念自然就消失了。後備制度更進一步加強這種混亂、反階級的理念,出現在以色列社會中的每個面向,從戰情室、教室,到會議室裡都有。

納提.朗恩平時是律師,在後備系統中,他是指揮一個陸軍單位的中校。「在後備系統中,階級幾乎是毫無意義的。」他這樣告訴我們,彷彿這是世界上最自然不過的事,「一名士兵可以在操練時告訴將軍:『你這樣做就錯了,應該這樣做。』」

阿莫斯.葛倫是阿帕克斯創投控股公司在特拉維夫的創投投資人,他也同意這種說法。他曾經在以色列突擊隊服役五年,接下來的二十五年都編列在後備軍內,「在這整段時間內,我從來沒有向誰敬過禮,完全沒有。我甚至還不是軍官呢,我只是一名普通士兵。」

勒特韋克說:「在後備軍隊中,雖然軍旅生活該有的他們都有,但其中的氣氛還是非常平民的。」

這並不表示這些士兵不必服從命令,但就像葛倫向我們解釋的:「以色列的士兵不是以階級來分別的,是以他們擅長的事情來分的。」或者像勒特韋克說的:「一道命令之所以被傳達及被服從,是因為有人有責任而且應該完成,但是軍階的高低並不是很重要,尤其因為軍階常常和年紀與社會地位差別很大。」

當我們問法卡什少將,為什麼以色列的軍隊這麼反階級,而且不怕被質疑,他告訴我們這不只在軍隊裡,而是整個以色列的社會文化都是如此。「我們的宗教是一本人人都能讀的書。」他所說的「書」,是指猶太教的《塔木德經》,裡頭密密麻麻記載了歷世歷代以來,猶太教拉比(教師)對於該如何解釋聖經並服從其律法的爭論。因此猶太教中,向來有這種質疑的態度,這個態度也深植於以色列的國家理念之中。

以色列作家阿默斯.奧茲說,猶太教和以色列長年以來都陶冶出一種「懷疑和辯論的文化、永無止境的闡論比賽、反駁別人的闡論、再闡論,還有相對的闡論。打從猶太文明存在的一開始,就以愛好爭辯而著名。」

的確,以色列國防軍這種缺乏階級的觀念,在民間也很普遍,甚至還能打破社會階級。「教授必須尊敬他的學生,老闆要尊敬他的高階員工……每個以色列人在『後備軍』都有朋友,如果不是後備軍,這些人可能永遠都不會認識。」勒特韋克說,「睡在什麼都沒有的小屋或帳篷裡,吃著乏味的軍隊食物,經常一行動就是好幾天不能洗澡。來自各種不同社會背景的後備軍人,是在相同的生活條件下認識的。以色列的階級差別比大部分國家都輕微,多虧了有後備制度才能保持這樣的狀態。」

軍隊經歷比學術經歷更重要
雖然要進入以色列的頂尖大學也很困難,但這個國家的哈佛、普林斯頓和耶魯大學,基本上就是以色列國防軍的精英單位。年輕人進入社會找工作的時候,他們在軍中哪些單位服役過,就可以讓未來的雇主知道他或她曾經通過什麼樣的篩選、訓練過程,以及他或她可能已經擁有的技能或相關經歷。

「在以色列,某個程度上,一個人的學術經歷並沒有軍隊經歷來得重要。每個工作面試都會問到的一個問題是,你在軍隊服役過嗎?」吉爾.克博說道。他曾經服役於情報單位,後來出國遊歷,跟著前一章說過的「指南書」到處跑,現在在以色列的創投產業工作,專長是中國科技市場。「網路上有些工作機會和徵人啟事會特別指定『只限8200單位退伍者報名應徵』。8200單位的退伍同袍甚至會舉辦全國性的聯誼活動,不過他們聯誼的時候,並不是花時間緬懷過去戰役和軍旅生活,而是向前看。退伍的士兵將焦點放在建立生意網絡上。成功的8200企業家會在聯誼活動上演講,介紹自己的公司和產業。」

我們都已經知道,以色列空軍及精英突擊單位最出名的,就是對成員的精挑細選,還有既複雜且困難的訓練,使得凡是從這些單位退伍的士兵,都具有極高的素質。但是以色列國防軍當中還有一個單位,挑選過程更是去蕪存菁,訓練更為扎實,特別專精於科技創新的領域。這個單位就是「塔爾皮約」。

塔爾皮約這個名字來自聖經雅歌中的一節經文,指的是城堡上的塔樓,也隱含有「最高成就」的意思。塔爾皮約最有名的,就是這個單位淘汰率非常高,而且是以色列國防軍中訓練課程最長的單位,總共有四十一個月,比大多數士兵的整段服役期還長。參加這項計畫的士兵,要在軍隊多待六年,所以他們的服役期會長達九年。

這個計畫是菲力克斯.多森及沙爾.亞齊夫兩人共同提出的概念,他們都是希伯來大學的科學家。一九七三年的贖罪日戰爭中以色列軍隊被打得很慘,戰後他們便提出這個想法。那時全國還處於動盪的狀態中,因為敵人才剛發動突襲,以色列人差點招架不住,蒙受重大損失。這場戰爭對以色列來說,是一次慘痛的提醒:因為以色列地窄人稀,如果要彌補這個缺點,就必須維持品質和科技上的優勢。多森和亞齊夫兩位教授去找當時的以色列國防參謀長拉斐爾.「拉福」.艾登(Raful),告訴他一個簡單的想法:集合一群以色列最有才華的年輕人,給他們大學以及軍隊中所能提供的最密集科技訓練。

剛開始只是一年的實驗,但這個計畫後來持續運作了三十年。每年全以色列高中學業成績前百分之二的優秀學生會獲邀參加選拔,總共是兩千名學生。在這些人當中,只有十分之一能通過一系列的測試,主要是物理和數學測驗。這兩百名學生接著要接受兩天密集的人格及性向測驗。

一旦獲選加入塔爾皮約單位之後,接受訓練的學生們就要在短時間內努力消化大學數學或物理課程,同時也會認識以色列國防軍所有單位的科技需求。他們接受的學術訓練比以色列或其他地方的一般大學生還要深遠,他們學得更多,用的時間卻更短。他們也要跟傘兵一起接受基本訓練,用意是要讓他們大概瞭解以色列國防軍所有分支單位的情況,這樣他們才能搞清楚科技與軍事需求,特別是這兩者的關聯。

「混搭」概念與創新發明
有家混搭科技的公司叫做愛康公司,該公司發展出一種藥品吸入器,大小和形狀都和信用卡差不多,其中包含一台藉由呼吸推動的風力渦輪發電器。很多吸入器的問題就是製造過程很麻煩又昂貴,必須找到方法透過金屬篩網有效釋放藥品,而且釋放的時機必須精準配合患者的呼吸,才能讓肺部有規律地盡量吸收藥品。

愛康公司似乎為這些問題找到了終極解決方案。在這張「信用卡」內,有一組像是風扇的推進器,患者從卡片邊緣吸氣時所造成的空氣流動就能啟動推進器。推進器運轉的時候,會刷過帶有藥品的篩網,於是就能將藥品從篩網上面「震」下來,有規律地進入這股氣流內。推進器只有在使用者吸氣時才會運作,所以藥品也就能自動送入患者肺部。

要將這些組合起來,需要非傳統式的工程技術整合,除了吸入器專家以外,愛康公司的團隊還延攬了丹.艾德勒加入,他的專長是設計燃氣輪機和飛機引擎,他也在以色列技術工程學院及美國海軍研究院任教,另外還擔任通用動力公司、普萊特和惠特尼公司,以及麥克唐納─道格拉斯公司等航太相關產業的顧問。

結合飛彈與藥丸、飛機與吸入器,好像已經很奇怪了,但是真正的混搭高手應該要屬優希.葛羅斯。他在以色列出生,也在以色列技術工程學院接受航太工程訓練,隨後進入以色列航太工作了七年,最後離開去追求企業家的夢想。

葛羅斯創立的十七家初創公司當中,有六家獲得皮坦科創投基金公司的投資。該基金公司的魯提.埃隆認為,葛羅斯的跨領域策略是成功的關鍵。「他有航太工程和電子學的訓練基礎,對物理、流動力學、血液動力學也很瞭解,如果要思考如何將儀器植入人體,這些知識就很有用。」而且,埃隆提醒我們:「他認識很多醫生。」

葛羅斯旗下有些公司結合的科技差異實在太大,幾乎都快成了科幻小說題材了。例如,貝塔氧氣這家初創公司正在發展一種可植入人體的「生物反應器」,用來取代糖尿病患者身上有缺陷的胰腺。糖尿病患者症狀發作的時候,體內的β細胞停止製造胰島素。移植β細胞可以解決問題,但問題是身體會排斥這些移植的細胞,且這些移植的細胞需要氧氣才能存活。

葛羅斯的解決方式是製造一個自給自足的微型環境,裡面包括利用從黃石公園間歇泉取得的水藻來製造氧氣。不過這種水藻需要光線才能存活,於是這個生物反應器(大小差不多等同於心跳節律器)裡面又裝上了光纖光源。β細胞會消耗氧氣,製造二氧化碳,水藻則正好相反,因此形成一個自給自足的迷你生態系統。整個生物反應器在設計上能夠於十五分鐘的門診時間內植入皮下組織,每年更換一次。

結合地熱藻、光纖,和β細胞來治療糖尿病,這是葛羅斯跨科技策略的典型例子。他另一家初創公司叫變形藥物醫療公司,結合了兩種不同的創新科技:利用射頻脈衝在皮膚上製造出暫時的微通道;以及第一款研發出來的粉末狀貼布。「這個儀器很小,」葛羅斯解釋,「就像手機一樣,放在皮膚上一秒鐘,利用射頻讓細胞脫落,在皮膚形成上百條微通道,然後在上面敷上粉末貼布。這不是一般貼布,大部分市面上的貼布都是凝膠狀或黏膠狀的,我們則是將藥品印在貼布上,是乾性的。把貼布貼在皮膚上時,組織液就會慢慢從微通道中滲出來,將貼布上經過冷凍乾燥處理的粉末拉進皮膚。」

葛羅斯聲稱,這項儀器解決了藥物遞送最棘手的問題之一:要如何不透過注射的方式,就讓像蛋白質這種大分子穿透皮膚外層。第一批的產品能遞送人體成長激素以及骨質疏鬆症藥物。目前像是胰島素和其他藥物、賀爾蒙以及分子藥物,大部分還是靠注射遞送,而能夠傳遞這些藥物的貼布也已經在研發中。

以色列喜歡科技混搭,不只是為了好奇,更是一種存在於以色列人心中的文化特色,讓他們如此創新。因為以色列人經常結合軍事及民間經驗,才會產生這種多元領域的背景。但是,也因為以色列人有這樣的思考方式,才能提出特別有創意的解決方案,才有機會開創新產業以及在科技上有「突破性」的進展。如果是在其他比較不自由、文化比較死板的社會中,縱使表面上似乎在商業發展處於領先狀態,也很難看到這樣不受限制的思考。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為什麼以色列這樣的「小國」在世界上有高度的存在感?
關於有效使用有限的天然資源、發展新創企業,
以色列有哪些值得學習的地方?
本書有最全面的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