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過一次才學會守護自己: 共感人的小我練習 | 誠品線上

Sensitive Is the New Strong: The Power of Empaths in an Increasingly Harsh World

作者 艾妮塔.穆札尼
出版社 大雁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死過一次才學會守護自己: 共感人的小我練習:【暖心推薦】方格正/心理師周志建/資深心理師、故事療癒作家林仁廷/諮商心理師林靜如/作家洪仲清/臨床心理師許妮婷/諮商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再活一次才知道,我的敏感竟然如此強大立足於愛而非恐懼,才是真正的靈修★暢銷書《死過一次才學會愛》作者,2021年最新力作★TED演說點閱超過360萬人次★劃定人際能量界線的經典書守護自己的能量場,不意味著刻意跟人劃清界線,或把自己藏起來。我們需要的是健康的連結,正確的伸出觸角,而不是縮回觸角。你也是不容易守護自己的「共感人」嗎?・你深怕傷別人的心、失望或不滿意,因為你能感受到他們的痛苦。・你很難接受他人讚美、禮物、服務或好意,你覺得必須立刻給他們回報。・你比別人還更了解他們自己,大家常常拿自己的麻煩和問題來找你,就算負荷不了,你也從不拒絕。・你的第六感很準,料事如神,你擁有一種超乎預感的感知力。・在某些古蹟、聖地或戰地,你會感覺被前人的情感淹沒。・你深愛花草樹木,知道一株植物需要什麼,或移到某個特定的地點。・如果靠近某個身體不舒服的人,你會感覺到他們的症狀。・你特別難以忍受擁擠的地方,例如:購物中心、公車捷運。・你沒辦法看恐怖、哀傷或氣氛低迷的電影或書籍,你會身體不舒服。・你很容易分心,任何事都能拉走你的注意力。你在上課、開會或派對上都很難專心。守護自己:共感人必需的「小我」練習身為共感人,需要有很強的「小我」,你才能把自己照顧好、常保身心的健康。受到壓抑的「小我」讓我們分不清自己和別人的感受與情緒。「小我」就像一塊肌肉,鍛鍊它有助我們形成過濾的機制和個人的界線,給我們健康的自我價值感。練習保護自己的氣場很重要,尤其如果你置身於人群中,周遭充滿令你不舒服的能量,或你身邊有個人在消耗你的能量,例如:自大狂之類的人物。保護自己的氣場有各種辦法,但很多都是要你隔絕別人的能量。雖然這麼做對某些人很有幫助,但對共感人而言卻是違背天性的做法。為了成長茁壯,我們不需要跟人劃清界線,或把自己藏起來。這是一本獻給共感人的書,書中有許多實例、冥想和練習,身為擁有珍貴特質的共感人,在本書的指引下,更能發揮共感的天賦,激發出不同於以往的能量及全新視野,這樣一來,未來生命勢必大有不同。現在就上路吧,別浪費了這份禮物。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暖心推薦】方格正/心理師周志建/資深心理師、故事療癒作家林仁廷/諮商心理師林靜如/作家洪仲清/臨床心理師許妮婷/諮商心理師陳志恆/諮商心理師、暢銷作家曾寶儀/主持人、作家賴芳玉/律師盧新之/諮商心理師蘇益賢/臨床心理師(以上按姓氏筆畫排列)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艾妮塔・穆札尼(Anita Moorjani) 新加坡出生、香港長大、接受英式教育的印度裔,會講流利的廣東話,曾在企業界服務多年。二〇〇二年時,被診斷罹患淋巴癌,四年間遍尋名醫醫治不見好轉,卻在二〇〇六年癌末的「瀕死經驗」後,獲得奇蹟般的治癒,在她的靈魂重回身體三天之後,全身找不到一處癌細胞。此後,經常受邀赴全球各地演講與受訪,談論如何面對絕症、死亡,以及放下恐懼、重建心靈信仰等主題。著有《死過一次才學會愛》、《死過一次才學會愛自己》、《死過一次才學會守護自己》等書,已翻譯成四十五種語言,在全球售出逾百萬冊。目前與丈夫定居在美國。 祁怡瑋 專職英中譯者,譯有《死過一次才學會愛自己》、《你不爽,為什麼不明說?》、《情緒自癒》等數十冊。個人網誌:medium.com @ewaychyi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前言:從掙扎到接納,終至擁抱你的共感人特質第一部:共感人的世界第1章:你是共感人嗎?第2章:身為共感人,是福還是禍?第二部:你和自己的關係第3章:身為共感人,如何活出極致?第4章:把小我鈕開大第5章:立足於愛而非恐懼,才是真正的靈修第6章:當身體能量耗盡時,你可以這樣做第三部:你和世界的關係第7章:由內而外蛻變成真正的你第8章:問心無愧迎向富足第9章:突破說「不」的障礙第10章:打破性別規範第11章:活得勇敢無畏

商品規格

書名 / 死過一次才學會守護自己: 共感人的小我練習
作者 / 艾妮塔.穆札尼
簡介 / 死過一次才學會守護自己: 共感人的小我練習:【暖心推薦】方格正/心理師周志建/資深心理師、故事療癒作家林仁廷/諮商心理師林靜如/作家洪仲清/臨床心理師許妮婷/諮商
出版社 / 大雁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5401719
ISBN10 / 9865401711
EAN / 9789865401719
誠品26碼 / 2682049086009
尺寸 / 21X14.8X1.8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頁數 / 328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再活一次才知道,我的敏感竟然如此強大 立足於愛而非恐懼,才是真正的靈修 ★暢銷書《死過一次才學會愛》作者,2021年最新力作 ★TED演說點閱超過360萬人次 ★劃定人際能量界線的經典書

試閱文字

自序 : 從掙扎到接納,終至擁抱你的共感人特質 你可曾看到一個小朋友跌倒擦破膝蓋,然後覺得你自己的膝蓋也很痛?你可曾在焦慮或心煩的朋友身邊,然後自己也覺得一樣不安?在某些人身邊,你是否覺得心很累?置身於人群中就緊張?感覺到別人在說謊?面對別人的要求,明明全身每個細胞都在吶喊「不要」,嘴巴上卻說了「好」?有沒有人說過你「太敏感」、「太情緒化」、「太玻璃心」或「太在乎」?有沒有人問過你:「你為什麼就不能跟別人一樣呢?」 如果你對這些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就像我以及我每天接觸到的許多人一樣,你可能也是一個共感人—很容易感染到他人思緒、情緒及能量的高敏感族。 共感人看待及感受這世界有一套獨特的方式—我們對人事物的感受更深刻。我們的直覺超強。我們假設別人也一樣,但多數人其實不然,我們因此覺得自己像是不同於常人的異類。我們的人我界線往往很模糊。我們受責備、受欺負,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好或可恥的地方。別人會告誡我們要「臉皮厚一點」、「堅強一點」。如果你是男生,可能也聽過「像個男人一點」、「男兒有淚不輕彈」之類的話。 批評與否定對我們的傷害比多數人都來得大。為了避免受到傷害,也為了融入人群,我們往往表現出自己以為別人想要的模樣。於是我們可能成為好好先生和好好小姐,或淪為我心疼地暱稱為「腳踏墊」的人物(兩者都只是一種說法,並不是真正的你)。又因為怕被嘲笑、怕被欺負或怕格格不入,我們也藏起自己的天賦,連帶藏起真實的自我,藏到再也不知道自己是誰的地步。 我相信,人生在世所做的每一個選擇、每一個決定,不是帶我們前進一步,朝表達和接納最真實的自我靠近,就是帶我們後退一步,朝失去自我和貶低自我靠近,終至朝疾病靠近。我所成長的文化背景鼓勵我不吵不鬧,當一個隱形人和迎合者。我把自己縮小到看不見的地步,總是覺得有抱歉的必要,甚至為了自己的存在抱歉。好多我接觸過的共感人都有同感。當一個人的成長史根植於鼓勵你不吵不 鬧、迎合別人的世界中,沒辦法為自己或周遭許多不公不義發聲的情況可能極其令人沮喪。 我們的星球需要很多的修復。這世界是一個岌岌可危的世界。如果你每天看新聞或關注社群媒體,你會產生「這世界就快完蛋了」的恐懼也不奇怪。只要看看媒體報導的一切— 那些槍擊、凶殺、政爭,人與人彼此撕裂、惡言相向。世人變得越來越憤怒。我們壓力很大。我們談什麼都不能不扯上政治。在我走筆至此之際,我們正面臨新冠肺炎(COVID-19)的疫情。網路雖然惠我們良多,卻也放大了周 遭發生的一切。地球上每個角落的每一件事似乎都全天候實況轉播出來。一切看似無法無天,沒有行為規範可言,這世界讓人覺得喘不過氣、難以招架。 對共感人而言,今日的世界就是一個地雷區。面對那些掌權的人,面對那些高舉「適者生存」的大旗、用盡辦法爬到頂端的人,我們常想對他們大叫,叫他們別再散播恐懼,改成散播同理心吧!但「大聲說出來」的行為卻和我們受到的教養及制約相牴觸。公然說出想法不只需要莫大的勇氣,也讓我們暴露在赤裸裸的攻擊底下,我們可能覺得自己應付不來。所以,光是想到要發出聲音就足以讓我們逃走,跑去藏到石頭底下。 然而,現在也是共感人出頭最好的時機,自古以來沒有更好的時機了。 共感人擁有近年來在我們的文化中逐漸喪失的特質:敏感、悲憫、仁慈和同理心。共感人向來都存在,在這世界當前的狀態之下,有越來越多幫助我們的書籍問世。結果不僅有越來越多人明白到自己是共感人,而且共感人的人數也持續攀升。 《遠離能量吸血鬼:人際病態關係的原型》(Dodging Energy Vampires)作者克莉絲汀.諾瑟普博士(Christiane Northrup, MD)本身也是共感人,她寫道:「共感人是高度進化的靈魂在人世間的化身,值此轉變之際,有為數越來越多的共感人照亮黑暗。」 這就是為什麼我為本書取名為《死過一次才學會守護自己:共感人的「小我」練習》。 當我明白自己是共感人時,沒有工具箱可翻,沒有輔助設備可用,沒有操作手冊可讀,沒有任何東西能協助我從「隱形」中「現形」。我很快就體認到,如果要有這樣一套工具把我從以前的樣子變成現在的樣子,那我得自己發明才行。於是,我就著手發明起來了。 我在本書中提出的辦法與建議並不是耳熟能詳的老生常談。我沒有要告訴你如何設下牢不可破的界線,保護自己不被別人踩線。這本書不是關於高牆、屏障和保護。我們若是為了保護自己而躲在牆後,那就永遠沒有入世綻放光芒的一天。 這本書是關於拓展、解放,關於與你自己的神性相連,關於為自己發聲、看重自己和愛自己,關於擁抱你的一切、去除不是你的部分,關於拆牆,而不是關於築牆。一旦你學會如何珍惜和發展自己的天賦,我鼓勵你走出去,發出慈悲的光芒,擔負起領導者的角色,成為大家的榜樣! 我將本書分成三部分:共感人的世界、你和自己的關係、你和世界的關係。每一章都涵蓋了我在某一方面從掙扎到接納的歷程,並記錄了我如何與某種挑戰搏鬥,終至擁抱如今定義了我這個人的敏感力。此外也收錄了我的學生、讀者及親朋好友的軼聞與故事,他們每個人都走過了屬於自己的歷程。從這當中開闢出來的一條路,我希望能帶給你啟發,讓你知道如何走出卑微的感覺,助你看見如何以你自己的方式當領導者、療癒者和改變的媒介。 在這些篇章當中,除了故事以外,我也提出幫助我擁抱天賦、看重自己的資訊、練習和工具。你會學到當一個共感人是什麼意思。我們會一起探索共感人面臨的障礙,乃至於我們獨具的天賦或超能力,如此一來,你就會明白你沒出什麼問題。你會明白自己的長處並得到指引,脫離受害者和腳踏墊的處境,成為一個有力量的人。你會學到接納和呵護你獨具的敏感力,而不是讓敏感力妨礙你或傷害你。 閱讀這些篇章,你會學到如何向內尋求指引,而不是向外尋找答案。你會看到腳踏墊的處境是如何形成的,並學到如何阻止自己落入這種處境,如何在你整個人都想大喊「不好」的時候不再說「好」,如何保護自己不生病並參與自己的療癒。我們也會探討金錢的課題— 如何透過賺取自己應得的來發揮你的力量、重視自己和自己所做的事,並幫助這個星球上的其他人。 在每一章的開頭,我都放了一句真言,當作一種濃縮重點和集中焦點的方式。在每一章的結尾,我則發明了一段簡短的靜心冥想,幫助你將那一章所學的東西融入到潛意識深處。我邀請你騰出二十分鐘的時間,找一個安靜的空間,先深呼吸四次,然後在腦海裡慢慢默誦那些字句,或者朗誦出來也可以,重複誦讀八次,各穿插四次深呼吸。完成之後,閉上眼睛五到七分鐘,讓那些字句沉澱。 你可能會想寫下過程中閃現的靈光。練習靜心冥想時,剛開始幾次都沒什麼靈感也沒關係。許多人可能長久以來堵塞了自己的直覺,所以你可能需要重新練習你的直覺力。 如果你知道自己是共感人,但不太知道如何將自己的天賦變成長處;如果你懷疑自己是共感人,想再多了解一點;如果你受到這個主題的吸引,但還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共感人;如果你相信自己心愛的某個人是共感人,那麼,這本書就是獻給你的。 我邀請你用全新的方式感受自己和這個世界,立足於愛而非恐懼,勇於拓展而不退縮,與人互動交流而不孤立自己。如果展現出更真實、更有力量、與直覺緊密相連的自己,忠於內心深處的目標,那會怎麼樣呢? 準備好了嗎? 那我們就直接開始吧!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1章 你是共感人嗎? 真言:「我是人,不是角色。」 我躺在墊子上,把乳香精油和橙花精油的霧氣吸進肺腑之間,眼睛緩緩張開一條縫,透過縫隙,剛好足以窺看周遭正在舉行的儀式。薩滿在木屋裡其他四十位參與者身邊繞圈圈,口中用他的母語念著咒語,誦咒聲從挑高的穹頂傳回來,迴音繚繞。他拿一根點燃的鼠尾草棒在每個人頭上畫圓,時間長達數分鐘,同時,一名助手將散發香氣的液體噴到空氣中,聞起來就像我在家裡點的草本精油。另一名助手揮舞著一根看起來像鹿角的魔杖,在鼠尾草棒燒出來的濃煙裡畫出圖形。據知,這個儀式是用來清除體內在不知不覺間帶有的多餘能量—從都會生活累積而來的能量,經年累月下來就會導致疲勞、壓力和憂鬱。 我把眼睛閉好,沒幾分鐘就聽到薩滿帶著助手過來了。兩位助手邊跳舞邊打鼓,還一邊揮舞著手中的香柱。我感覺到薩滿低頭看我。接著,一道低沉的嗓音伴著燃燒鼠尾草的濃烈氣味對我悄聲說:「起身跟我來。」 兩名助手隨侍在側,穿著一襲白衣、渾身覆蓋白色羽毛的薩滿示意我站起來跟他走。我環視整個房間,大家都還恍恍惚惚地躺在他們的墊子上。 兩名助手以平穩的鼓聲和誦咒聲維持其他人的異態,我跟隨薩滿來到房間前方,這裡一片昏暗,只有幾枝蠟燭閃著微弱的燭光。我知道這是一場徹夜進行的活動,但我已經搞不清楚時間了。是凌晨兩點嗎?還是三點?而且在哥斯大黎加叢林中這棟巨大的木屋裡,在一種我從來不曾接觸過的儀式中,為什麼唯獨我被挑選出來?我本來只是打算來這裡輕鬆度假的,卻在兩名朋友的慫恿和我本身的好奇心驅使下,參與了這場儀式。 薩滿坐在一大張藤椅上,高聳的椅背像張開的孔雀尾巴一般。他示意我坐在他面前的地板上。我懷著既忐忑又期待的心情坐下。他要跟我說什麼呢? 「依我看,你需要特殊的治療,就讓我來幫你吧。」他說。 為什麼選中我? 「你不一樣。」他彷彿看穿了我的心思,說道:「你在這世上有特殊的目的,而我感覺得到你需要一點幫助。」 他請我閉上眼睛,接著把雙手按在我頭上,又開始誦起咒來。接著,他請我躺在地上,把乳香和橙香精油灑在我身上,這個儀式又持續了二十分鐘。最後,他叫我坐起來。我覺得頭暈目眩,心裡惴惴不安。 最後,他又說了一次:「你在這世上有特殊的目的,但你還沒把自己的能力施展到極致。你一直在吸收很多不屬於你的能量。告訴我,在你的人生中,是否發生過不尋常的事情?你不一樣。你的能量跟別人不一樣。你有天賦,但你埋葬了自己的天賦。」 事實上,我的人生中確實發生過一件頗為稀奇的事情。我告訴薩滿,幾年前我是如何差點死於癌症,瀕死經驗又是如何拯救了我的人生。我向他說明我在死過一 次之後是如何談論和寫下那次經驗。已故的偉大醫生偉恩.戴爾發現了我的人生故事,鼓勵我寫下第一本書《死過一次才學會愛》(Dying to Be Me),這本書讓我在二○一一年登上國際舞台。在內心深處,我知道這就是我的使命,我注定要和全世界分享我學到的東西。包裹在愛自己的訊息裡,我覺得非把勇於求真、說出真心 話、抬頭挺胸做自己的重要性傳遞給世人不可。畢竟,我們都是神性的化身。 但在第一本書出版之後,我突然廣受全世界矚目,人生變得超乎我一直以來的想像。雖然感覺一切都對了、我就該活出這樣的人生,但這也是一種我不知如何應付的人生。 你知道,在以往,在那次的瀕死經驗之前,我是個隱形人。為了討好別人,我扭曲自己的情緒、否認自己的需求、在我想說「不好」的時候說「好」、收起自己的鋒芒好獲得認同或避免讓人失望。我也超級敏感,敏感到我往往對別人的情緒或病痛感同身受。事實上,有時我對別人的感受甚至比對自己的感受更敏感。我總把自己排在最後順位,甚至到了為自己的存在感到抱歉的地步! 我無處可躲,也沒有理由要躲,但受到萬眾矚目比我所想複雜得多。成千上萬的讀者想從我這裡得到有關療癒的資訊。他們渴望智慧、安慰和交流。我很想幫助 每一個跟我接觸的人,但那是不可能的,因為總共只有一個我。而光是這一點—我有可能顧不了某個人,或我有可能在某一方面讓任何一個人失望—就讓我的心更痛。 「你得到再活一次的機會和痊癒的禮物。」薩滿在那棟木屋裡直視著我說:「瀕死經驗接通了你和周遭的能量,這些能量醫治了你。這是一份大禮,但也是一份挑戰與責任,因為你對強大的療癒能量和有害身心健康的能量都很敏感。吸收每個人的能量不是你的工作。犧牲自己拯救別人或說服不信邪的人不是你的工作。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給自己力量,忠於自己的心,讓你的存在激勵別人,讓他們看到痊癒的可能—如果他們命該受你激勵的話。」 我坐在那裡,咀嚼著薩滿所說的每一個字。從來沒人用這麼清楚、堅定的方式跟我談過我的存在狀態。 薩滿說:「若是沒能有意識地忠於自己,你只要去幫助別人,下場就是吸收別人的能量。我在剛剛的儀式中已經淨化了你的能量,否則你還會像第一次一樣再生一場重病。」想到還會再病一場,我不禁睜大了眼睛。薩滿繼續說:「你要保護自己。你在這世上有一個偉大的目的要完成,那是比你目前所知更大的目的。再活一 次的機會是一份禮物,一份理解的禮物和機會。不要浪費了這份禮物。」 這番話的力量在每一個層面上都引起我的共鳴,也凸顯出一個迫切的人生問題:如果這份禮物就像一把雙面刃,既是祝福也是詛咒呢?我要如何給自己力量並忠於自己?我要如何帶走我從瀕死經驗中學到的東西,將它落實到人生中?我要如 何一面保護自己,一面又保持開放的心,善待別人也善待自己?跟我一樣敏感,有時敏感到自己承受不住的人,又是如何掌握他們的力量呢?我個人是別無他法,不知道怎麼辦,但這位薩滿顯然看出了什麼端倪。 (略)

 共感人不孤單 結束哥斯大黎加之旅回家後,我研究了如何保護自己、設下界線的相關資料,有一個名詞一再躍入眼簾:「共感人」。這個名詞我很熟悉,但從未留心。即使以前曾有人向我指出來,說我其實就是一個共感人,我也對這個標籤不以為然,因為無論說中了還是沒說中,我反正不喜歡被貼標籤。但我這下子好奇起來了,所以,我又用最了無新意的方式研究了一下—我做了線上測驗。不得了,滿分三十,我到二十九分!線上測驗看起來可能不太科學,但如果你找到可靠的資源,它就能給你了解自身弱點與強項所需的語言。在本書當中,我會談得比任何大眾化的測驗 都更深入,但你可以把唾手可得的簡單測驗當成起點。你也可以做做看我在本章結 尾(以及我的網站)附上的「你是共感人嗎?」測驗。 在測驗結果的驅使之下,我做了更多研究,讀了關於共感人的書籍與文章。讀著讀著,有生以來第一次,我真正明白為什麼我很難忠於自我,很難堅守自己真實 的樣貌。我漸漸明白身為共感人不是我能擺脫的狀態,所以我必須停止為此自責。我不能再以此評價自己了,相反的,我必須學會接納它、愛它、處理它。我也明白 到為什麼我很難適應這個世界。那是因為多數人感受這個世界的方式都跟我不一樣。 這一層領悟讓我透過全新的眼光看待自己和別人。就在這時,我開始體認到許多受我作品吸引的人本身也是共感人。在演講的場合上,我開始請大家舉手,看看有多少人覺得自己是共感人,結果通常有八成到九成的聽眾都會舉手。許多人沒聽過這個用詞或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所以,我會念一些特質出來,接著再問一遍,這時又會有更多隻手舉起來。這副景象令我驚奇。我暗自下定決心,不僅為了自 己,也為了幫助這世上所有的共感人,我要學習如何以共感人之姿行走在人生的道 路上,並發明一套共感人專屬的生存工具。 在進入共感人的世界、研究共感人的特質之前,容我先說一句:你不需要像我一樣死過一次才來喚醒這些能力。在一生當中,你隨時都能親近這些天賦。有些人當了一輩子的共感人卻不自知,或不知道有這個名詞可用來指稱自己。有些人可能不是徹頭徹尾的共感人,但有許多程度不一的敏感特質,顯得自己和別人很不一樣。 「和別人很不一樣」。對我來講,就連寫下這幾個字都很困難。因為我從瀕死經驗中深深學到的一件事,就是在超驗的層次上,我們都是由同一種物質構成的。褪下軀殼之後,我們都是純粹的本質、純粹的愛、純粹的神性、純粹的靈性。我們 都是一體相連的。然而,在有形的軀體之中,唯有透過擁抱個體差異,我們才能時時感覺到與自己的連結。無論是擁抱自己的不同之處,還是擁抱別人和他們的不同 之處,擁抱這份差異就是尊重整體意識的多元面向。 我相信這種一體相連的特性是我們的本質,但在以血肉之軀生存於人世間時,我們忘記了這一點。誕生到這個有形世界的人各有各的條件,像是家庭背景、文化 背景、成長背景和數不清的親身經歷,這些條件塑造了我們的人格和心理(在接下 來的篇章裡,我會把這個概念談得更詳細)。我相信人性本善,我們都在憑一己所 知盡最大的努力。我認為我們不會故意傷害他人或造成傷害。我們之所以造成傷 害,只是因為無知、恐懼或為了求生存,而在這種情況下,不管我們想的對不對, 我們自認別無選擇,只能這樣處理。別人也有別人的處理方式,但當我們將自己的 意志或信念強加於人時,別人就受到了限制。 話雖如此,我們從人生的這些情況中累積了層層恐懼、憤怒和社會制約,導致一種個人和集體的失憶症,我們忘了真正的自己是誰。而對共感人來說,這種失憶 症可能帶來莫大的傷害。我們非比尋常的敏感度很容易就會變成那位薩滿口中的雙刃,既是祝福也是詛咒。 了解敏感族和共感人之間的區別很重要。伊蓮.艾融博士(Dr. Elaine Aron) 是其中一位刻劃高敏感族的世界的先驅,她在劃時代的著作《高敏感族自在心法》(The Highly Sensitive Person)一書中,取 Highly Sensitive Person 三個字的字首, 組成「HSP 」這個縮寫,之後就用 來指稱高度敏感的人。根據艾融博士的研究,高敏感族占總人口的十五至二十,他們在生理構造上有著異於常人的神經系統。在高敏感的族群中,有一小部分也是共感人。共感人具有高敏感族全部的特徵,但他們的感受又強烈得多。茱迪斯.歐洛芙醫生(Dr. Judith Orloff)後來在《共感人完全自救手冊》(The Empath’s Survival Guide)中探討了共感人的世 界,提到共感人不僅會感受周遭的正能量和負能量,還會吸收這些能量。她闡述道:「我們沒有跟其他人一樣的過濾機制可排除外來的刺激⋯⋯我們是那麼敏感, 就彷彿同樣是手裡拿著一件東西,只不過我們一隻手就有五十根手指,而不是五根手指。」 在我自己的生活中,我也看到了高敏感族和共感人的差異。我先生丹尼的直覺超強,不等別人開口,他就能輕易感受到別人的需求。他是天生的照顧者。然而,他不是共感人,因為他似乎不會把別人的能量吸到自己的能量場裡。他不需要周遭的每個人都快樂、自己才能快樂起來,相形之下,我就需要周遭旁人的感覺都很良 好,否則我的感受也會受到影響。這是共感人很容易變成濫好人的另一個原因—為了讓自己感覺良好,他們需要周遭旁人的感覺良好,於是他們不斷在救人和助 人。 在我的社群媒體平台上,總有來自演講場合的聽眾留言說他們的情緒不斷超載,因為他們不斷在幫助或拯救別人。他們沒辦法對人說「不」,也很難好好照顧己,因為別人的需求似乎總是比較緊急或重要。 事實上,共感人甚至能感受到周遭旁人的能量場,就像是同時收聽多個電台頻道,儘管我們可能很難區分別人的頻道和自己的頻道(或說從我們自己的北極星傳來的訊號,如果能讓我這麼比喻的話)。這就對我們造成了靜電干擾,讓我們困惑混淆,甚至筋疲力竭。因為別人的需求蒙蔽了我們自己的需求,我們吸收了別人的頻率和能量。 更有甚者,有心事的人(需要有人聽他哭訴的人)往往會朝共感人聚集過來,因為共感人是稀有物種— 我們是一種高度敏感的生物,真正能夠傾聽和理解他人的痛苦。我們是拯救者、給予者和治療者,深深不忍看到別人受苦。我們是名副其實對別人的感受感同身受。擁有這項天賦的缺點就是,倘若我們渾然不知自己的感 受力有多強,我們就會交出自己的力量、耗盡自己的心力,最後的下場就是我們成 了別人最好的治療者,卻成為自己最差勁的照顧者。 從瀕死經驗得到的體會讓我清楚知道:我尤其有資格為我等共感人擬出一套求生指南。我完全相信自己之所以差點沒命,正是因為不明白身為共感人要怎麼活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共感人!),或不明白我是如何以自己為代價去承擔別人的 能量並藏起真實的我。我親身經歷過放下所有的自我批判和懷疑會怎麼樣,放下對 他人的愛與肯定的需求又會怎麼樣。我也學到祕訣在於擁抱自己的一切,把人生 活好活滿,活得無畏,活得張揚,而這對共感人來說往往很難做到。然而一旦能 做到,我們會擁有何其美妙的人生,我也親身經歷過了。我領悟到自己是神性的 化身、每個人都是神性的化身,只是我以前從來不知道,所以我從不允許自己充分展現自我,總是心想:「我憑什麼發表意見、打破常規、追求自己想要的啊?」 或總在事後質疑自己的所作所為。我以別人為優先,覺得每個人都比我更重要、更 有資格。瀕死經驗讓我明白:身為神性的化身,我的存在是有意義的,拒絕展現自 我就是拒絕讓神性的某一面展現出來。 想像一下,當我們明白自己是神性的某一面時,我們可以擁有怎樣的人生。想像一下,當你知道自己是整體的一部分時,你會怎麼過日子。想像活在那種明白了一切的境地。我們都做得到。 (略) 第4章 把小我鈕開大 真言:「我愛全部的自己,我全然接納自己,包括我的小我在內。」 小我的名聲實在不太好。它被視為開悟的頭號敵人—至少在我死過一次之前,在我聽身心靈老師的教誨和閱讀當代身心靈書籍的年輕歲月裡,我對小我的印象是這樣。他們說如果想臻至開悟之境,我就要不惜一切「克制小我」或「戰勝 小我」。小我被視為真實自我的勁敵。但小我並不像他們說的那樣是真實自我的敵 人,反而還是開啟真實自我之鑰,對共感人而言尤其如此。 看到這裡,你可能忍不住皺眉,但請容我把話說完。首先,當身心靈老師說 「小我是你的敵人」,其中就牽涉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小我」一詞是什麼意思,我們有共識嗎?在妄加談論之前,小我一詞是不是該有一個公認的定義? 我們來看看一些常見的字典對「小我」的定義: 劍橋詞典:你對自己的想法或看法,尤其是你對自己的重要性和能力的觀感。 牛津英語詞典:一個人的自我肯定感或自我重要感。近義詞:自尊、自我重要性、自我價值、自重、自我形象、自信。 我對小我的理解也差不多是這樣。我認同身心靈界試圖傳達的訊息,像是「不要自誇」、「自誇不好」或「謙虛是好事」。身心靈界常提醒我們不要把受到物質 世界影響的虛假自我和真實的自我混為一談,我也贊同諸如此類的教誨。這些主張 都很好。 但「小我」一詞常常帶有貶義,結果我們就打壓自己的自尊,心想:「我的小 我必須收斂一點。」 「小我」一詞一開始是佛洛伊德連同「超我」(super ego)和「本我」(id)的概念提出來的。這些年來,一般對這個術語的解讀卻把小我和自戀畫上等號,有可 能就是因為身心靈老師帶的風向。話說回來,謙虛、善良的人其實也能有很強的小我,這些特質彼此並不相斥。 容我解釋一下。每個人都有小我。小我本身不是什麼不好的東西。它像船錨般 穩住你和你的自我感。健全的小我是保護你的堡壘。懂得區分「擁有小我」和「自 我中心」的差別也很重要。有小我就有自信。當你覺得受到傷害或剝削的時候,小 我給你為自己挺身而出的力量和智慧。相形之下,自我中心則是凡事以自己為中心,一心只想著為自己,常常不惜損害他人。自我中心的人往往顯得缺乏同理心, 無視於他人乃至於全世界的需求和感受。結果「擁有小我」和「自我中心」常常就被混為一談。 小我和有意識的覺知 但如果小我不是問題呢?萬一真正的問題在於對這個世界、對別人的需求、甚至是對自己缺乏有意識的覺知呢?為了探究這一點,容我借用舊作《死過一次才學會愛自己》當中的比喻。只不過在這一章當中,我會專門針對共感人來談。想像你手中拿著一個遙控器,遙控器上有兩個旋鈕,就像老式收音機上用來調音量的旋 鈕。但這兩顆旋鈕調的不是音量,其中一顆標示著「有意識的覺知」,另一顆則標示著「小我」。 覺知鈕全關、小我鈕全開的人,往往就是我們所謂「自我中心」的人。他們心裡純粹只有自己,意識不到(或很少意識到)別人的存在。如果發展到極端,這些人可能就會成為自戀狂,自我感覺超級良好,缺乏對他人的同理心,需要不斷受到崇拜。當自我中心的人把覺知鈕一路關到底,他們自然就意識不到內在的神祕家、高我或任何比有形自我更偉大的東西。 然而,我認為自我中心的人要做的未必是克制他們的小我,而是培養同理心和有意識的覺知。若是能和我們的高我相連,一個人就自我中心不起來了。 把覺知鈕開大,我們對自己、對內在的神祕家和對宇宙的覺知就加強了。這份覺知也讓我們忠於自己的使命,並為我們的人生帶來意義。覺知鈕開得越大,內在的神祕家給我們的指引聽起來就越清楚。它會提醒我們自己真正是誰、來自哪裡、為什麼在這世上。這份更強的覺知也讓我們對周遭的有形世界和萬物眾生極為敏感。舉例而言,我們會察覺到別人所受的苦,或察覺到自己的行為對別人的影響。 多數共感人天生就是覺知鈕大開,所以我們才成為共感人。我們天生就和內在的神祕家乃至於周遭世界緊密相連。所以如果我們的小我受到壓抑(小我鈕一路關到底),我們的自我價值、個體性和自信心也就受到了壓抑。結果就是我們自認不 配得到或吸引不到正面的東西,包括「愛」在內。與此同時,我們卻一直在吸收身邊每一個人的感受和情緒。 以前的我總是壓抑自己的小我。光是覺得跟某些人相處很累,我就怪自己不該有這種想法。我會對自己說:「你以為你是誰?」身為共感人,真的要有很強的小 我,你才能把自己照顧好、常保身心的健康。對共感人而言,受到壓抑的小我讓我們分不清自己和別人的感受與情緒。是小我定義了一個人的個體性,讓每個人都成為與別人不同的個體。儘管我們都是一體相連的,但為了在這個有形世界生存,人我差異還是有必要的。在另一個世界就不需要小我這種東西,因為我們在那裡都只有靈魂,而且那裡沒有負面評價、兩面手法或競爭等等的人世糾葛。 現在,如果我們把小我鈕開大,和覺知鈕兩相搭配,小我就變成一個有利的工具,因為它幫助我們識別和認同自己的個體性。它讓我們把自己和別人的存在、情 緒、感受、需求、渴望分開,釐清自己相對於外界而言是誰。 如果你覺得迷失在周遭世界的痛苦和情緒中,那就表示你的小我鈕(你的自我 感)開得太小了。我不時還是會發生這種情形,但我已經找到幾條重新把小我鈕開大的捷徑。其中一個辦法是照鏡子,看著自己的眼睛,認真看進自己的心坎裡,告訴自己:你很安全,你很強,你有目標;做自己、當一個獨立的個體,就是你的其中一個目標。身為共感人,在內心深處,我們比誰都清楚芸芸眾生都是一體相連 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比誰都難堅守自己的個體性。這也是為什麼共感人一定要明白擁抱小我真的沒關係。 畢竟,唯有我們能接近自己最深的部分,那個真正知道我們是誰、需要什麼才能活得最好的部分。 小我就像一塊肌肉,鍛鍊它有助我們形成過濾的機制和個人的界線。小我給我們健康的自我價值感。一個人的感應力越強,這個人的覺知鈕天生就開得越大。但如果小我鈕沒有開得一樣大,這個人在吸收旁人的情緒和能量時,就有失去自我或 貶低自己的危險。這就是為什麼共感人的覺知鈕一定要在小我鈕的配合下全力運作。 (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