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就是饅頭夾蛋 | 誠品線上

愛, 就是饅頭夾蛋

作者 Juby; 陳芸英/ 撰文
出版社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愛, 就是饅頭夾蛋:◎此書的出版,相信能鼓舞更多失婚者、喪偶者勇於追求自己的幸福。◎看見Juby與湯志偉的故事,讓我們感動於重組家庭並不是就沒有幸福的權利,而愛,是一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此書的出版,相信能鼓舞更多失婚者、喪偶者勇於追求自己的幸福。 ◎看見Juby與湯志偉的故事,讓我們感動於重組家庭並不是就沒有幸福的權利,而愛,是一切的答案。 我們都有第二次幸福的權利。 獻給失婚者、喪偶者的勇氣之書。 如果這份愛,是讓人生有意義,是幸福的,何不勇敢去追求? 王偉忠、巫啟賢、湯志偉/撰序。 張小燕、庹宗華、黃嘉千/動容推薦。 (依姓氏筆劃順序排列) 身為一個女人,究竟能承受多少? 懸崖邊的婚姻,突然撒手的丈夫,遺留下的債務與3個稚子, 而當再次遇上所愛,依然乖舛跌宕, 但,這一切,Juby都以最平凡的愛面對,並走出自己的幸福。 孩子總是問,「爸爸」這一欄要怎麼寫? 渴望父愛的3歲小女兒,在掃墓時看到爸爸照片,就趴過去親吻他,用童稚的聲音輕喚「阿拔」;兒子啜泣著要找回遺失的圍巾,只因那是爸爸生前最後送給他的禮物。傷悲像海嘯,隨時要捲走她與3個孩子,但她不讓傷痛籠罩,她帶著孩子一試再試,直至烹煮出之前丈夫最擅長的牛肉麵。在回憶的味道中,不但療癒痛楚,更感受到丈夫的愛,從未離開。 她的第二次幸福,遠遠不只是那一聲「我願意」而已。 再愛一次,不難。難的是再度執起對方的手,步入婚姻,承諾幸福。因為重組家庭從來不似電影所描繪的完美,那是再真實𣎴過的口角、衝突與磨合,那是步步進逼,寸寸挑戰著信任與愛,更何況還是2個家庭、4個孩子,外加兩人媽媽的「超級重組家庭」。 後母角色、婆媳問題、生活習慣與教養觀的差異,千絲萬縷。她一一以包容、以智慧,去面對與珍惜。Juby讓我們看見,人生再顛簸,只要有愛,就有了最美的意義。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Juby本名郭以樂。是音樂製作人馬兆駿先生遺孀。東海大學外國語文文學系畢業。童年時,家境優渥,後來父親經商失敗,獨生女的她一肩扛起家計,曾擔任導遊、pub歌手。與馬兆駿結婚後,育有2女1子。2007年,馬兆駿辭世,她再度扛起一個家。2013年,與相戀多年的湯志偉先生步入禮堂,兩人不僅獲得雙方子女的祝福,更讓我們看見「愛的勇氣與智慧」。現在的Juby除了照顧一個大家庭,同時也是位熱愛演唱的歌手、實力派的演員,以及溫暖系的主持人。在親子相處上,她總是給孩子溫暖與愛,也總是願意給孩子成長的空間。除了母親的角色,她更是孩子們願意聊心事的大朋友。曾擔任GOOD TV《全家哈哈哈》主持人以及「台灣世界展望會」飢餓三十,也曾參與《世間情》、《飯糰之家》等戲劇演出,另外,曾於台北之音主持《台北wonder land》、《馬爺遊樂園》;佳音電台的《幸福家油站》、《週末wonder land》節目。陳芸英/撰文一個經驗豐富的文字工作者,曾任《中華職棒雜誌》主編、《兄弟棒球月刊》總編輯及報社特約採訪。著有作品十餘本,其中《盲鬥士》、《再見,Ohara》獲國藝會文學類寫作獎金;《讓我做你的眼睛》獲2003年「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蔡國南的今生金飾》獲經濟部2008年度金書獎;2014年獲聯合報第一屆「愛的行動文學獎」散文組佳作;2015年以〈讓我做你的眼睛〉一文入選為翰林出版社國小五年級教科書課文。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推薦序一)一點點溫柔/王偉忠(推薦序二)深深的祝福和關心/巫啟賢(推薦序三)幸福一直在你身邊/湯志偉第一篇:楔子飽妹開口叫「爸爸」第二篇:馬爺驟世因信仰,與馬爺重修舊好那一夜,馬爺來不及說再見我不想假裝堅強懷念阿拔的牛肉麵「歿」字怎麼寫?小阿弟的圍巾扛起經濟重擔第三篇:遇見湯志偉遇見「湯志偉」一起主持節目原來,他離婚了天啊!他親我了愛得越深,愧疚越大親愛的,我們分手吧!我過了一小關醜媳婦要見婆婆了第四篇:戀情曝光爆開了一封陌生女子的來信小姑用愛翻轉局面跟未來的兒子交心兩家頻繁互動他突然不想結婚了Juby的私房話第五篇:兩個家庭的磨合 0.5+0.5=1適應新婚生活學當有女兒的爸爸找房子邀請婆婆、媽媽入住第六篇:當我們住在一起當我們住在一起三比一省錢大作戰婆婆友人來聚餐毛妹的悄悄話【後記】愛是,饅頭夾蛋

商品規格

書名 / 愛, 就是饅頭夾蛋
作者 / Juby; 陳芸英 撰文
簡介 / 愛, 就是饅頭夾蛋:◎此書的出版,相信能鼓舞更多失婚者、喪偶者勇於追求自己的幸福。◎看見Juby與湯志偉的故事,讓我們感動於重組家庭並不是就沒有幸福的權利,而愛,是一
出版社 /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4060382
ISBN10 / 9864060384
EAN / 9789864060382
誠品26碼 / 2681264157006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7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推薦序一】一點點溫柔/王偉忠

我有個國中好友叫野貓,打小玩在一起,當年還聯手寫武俠小說、黃色小說賣給同學、騙同學錢。幾十年後再見,他成了知名紫微大師。問他看了這麼多命盤,人是不是真的有「命」?野貓說,人,是真有根絲線和「上面」懸著!對我來說,Juby的境遇十足命運捉弄人,但她即使讓線懸著,為母則強,依然奮勇搏鬥。

第一次見到Juby時,她留著一頭長髮,在她先生馬兆駿馬爺的葬禮上。馬爺與李宗盛、羅大佑都是台灣最感性的音樂才子,那時他擔任《星光大道》評審,Juby生第三個孩子時,馬爺還在錄影、心繫產房,當順產消息報進攝影棚,第一時間陶子沒單獨告訴馬爺,她走上台,在節目中宣布母女均安,這大男人當場哭了,也許因為馬爺的眼睛極小,哭起來特別感人,神情令人難忘。但孩子滿月不久,馬爺卻心肌梗塞走了。在葬禮上我對初次見面、帶著三個孩子的Juby說,「任何需要,請讓我知道。」

到了這年紀,接到白帖的機率比紅帖高,一開始多震驚、惋惜,一段時間過去,各自歸位,我們會說是時間沖淡了一切,但對當事人家屬來說,冷暖自知。若干年後,剪成短髮的Juby說,希望由我擔任經紀人,隨即簽她當藝人,協助處理工作。又若干日子後,她談戀愛了,對象是湯志偉,在媒體上掀起軒然大波。雖然志偉早已離婚,卻沒讓媒體知道,接下來,一連串的假正義批鬥,他倆成了台灣滅這滅那運動的箭靶。其實熟男熟女談戀愛,若無真心,誰會挑個帶著三個孩子的媽……(sorry,好像失言了!)

後來,我常在教會見到Juby與湯志偉,也參加了他們的婚禮。很多事情(例如婚姻)可能開端幸福、不幸收尾;沒有幾人能像他們把不幸變成天大的幸福。每次見到他們都是一大家人,湯媽媽、Juby媽媽、志偉、Juby加上四個孩子。我說,他們應穿個家族T恤,這些寫yours,那些寫mine,但婚後通通改成ours。他們兩夫妻讓不同背景的人融合成齊心同力的大家庭,光是這點,就是許多政客幾輩子做不到的。

最近跟湯志偉合作舞台劇《同學會》,每次彩排,Juby都在。婚後的志偉可說是周遭所有中年人中笑容最多的男人。身為馬爺的好友,我跟Juby還是常提起馬爺好笑的事情。我更想說,在某個平行空間中,相信馬爺一定想說,「謝謝你,志偉!」



【推薦序二】深深的祝福和關心/巫啟賢

上帝就像是一根針線,把本來生命中毫無關係的人事物一一的串連起來,卻讓你毫無預警,只能且串且珍惜。

因為當年被劉文正從新加坡帶到台灣發展,從而跟馬兆駿展開二十年亦師亦友的情誼。一九九八年,我被台灣驅逐出境,只好回新加坡長住,老馬(馬兆駿)也常來看我,甚至後來到新加坡風格唱片公司當上音樂總監,也就長住我家,從此音樂、笑聲、啤酒、烤肉和朋友們就成為家裡的主旋律。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Juby也常跟隨老馬到家裡來了,當時覺得她就是天生的媽媽桑,瞬間就跟家裡所有的生物打成一片,就像是自己的地盤一樣。因為她來自台中,我就說她是台中狗妹,問她怎麼跟老馬走在一起的。她說老馬到Pub裡聽她唱歌,混熟後約到家裡研究音樂,不小心研究到變成他女友!後來他們回台灣結婚了,老馬在工作上也不是很順,有時住台北,有時又聽說到台中發展,後來我被台灣解禁回到臺北,看到的Juby已變成典型的孩子們的媽,當初的狗妹特色已蕩然無存,完全變身為歐巴桑!

二○○七年老馬突然過世,我到太平間去看她。她跟我說老馬最聽我的,要我把他叫醒,我只能抱著她,安慰她,知道從此以後老馬這王八蛋留下的這個妻子和三個孩子跟我是有得玩的了。兩年後,有一天,她跟我說失去丈夫的痛苦這件事,她還是感謝主。她知道上帝給她的苦難是丈量過的,是她能承受的,是上帝看得起她!

接下來的日子,Juby像變了個人似的,從一個歐巴桑變身為職業婦女,開始在演藝界活躍起來,又演戲又主持,當年的狗妹特色也復活了,圈裡也給了她一些機會和相助。也許是上帝對老馬在音樂界的貢獻給的一些回饋吧,但是Juby也很爭氣。二○一○年農曆年,我帶家人去普吉島渡假,也邀請Juby帶小孩一起來,她跟我說跟湯志偉是好朋友,能不能志偉也帶兒子一起來。我問她這是什麼狀況,她說志偉早就離了婚,只是一直沒對外說,大概有難言之苦衷。我說沒關係,朋友多,一起玩更開心。

度假後幾個月,我從北京回台北度假,她約我吃飯,說有個祕密告訴我,她跟志偉談戀愛了,不想隱瞞我,我「吐」她我是有點瞎,但我老婆美君早看出來,只是當時不拆穿罷了。她說我就是她哥,這事也只能跟我說了,希望我能祝福。

後來她和志偉主持了一個好消息台的節目,他們的關係被台裡知道了,因為一個是寡婦,一個是沒有公布離婚的男人,台裡考慮這情況將來可能會被人詬病,對一個基督教電視台的形象不好,就只好請他們下課了。他們跟我說時還有深深的不平,覺得好消息台不夠愛他們。我跟他們說,要是我是台長,也會做同樣的決定,相信這決定對台裡來說也是痛苦的。當時我對他們說,我希望這段關係是能被神所祝福的,但是條件是這段關係必須要合乎神的要求,也就是名分清楚、是聖潔的。也許當時志偉有太多的苦衷,沒有當機立斷的處理,後來就如我所預料的,被媒體曝光了這段關係,也因為彼此都妾身不明,而被形容得很複雜了,但是世人對一件事的好奇和八卦都不會持久的,他們也不是城中八卦的焦點人物,很快的,這事就連舊聞都不是了。

我相信他們倆的情意和誠意,但是志偉只是個演員,一個離過婚,帶著一個兒子,面對的愛人是個帶著三個小孩的女人,的確考慮得更多,甚至更沉重。他們常常向我傾訴,要我的意見。我說如果靠你們目前的條件的確寸步難行,前路茫茫,但是如果這段關係是合乎神所要的,將來一定被神祝福,所以一定要先求神的國神的義。

終於兩人鐵了心,決定結婚了,這個決定得到所有主內弟兄姐妹的祝福。我相信這個新的家庭將來會有不同的考驗,有歡笑,也有淚水,但不管如何,都會有我深深的祝福和關心,因為老馬是我天上的弟兄,志偉和Juby是我地上的弟兄姐妹,他們的孩子是我的孩子!



【推薦序三】幸福一直在你身邊/湯志偉

從小在這戲劇圈裡,前後四十多年的習慣,「自然」養成一種行事低調的自我保護模式。本來就不喜歡將個人隱私,帶上檯面的我,一聽到太太說,寶瓶文化找她出書,當下心中就是抗拒!

一來,我過去曾有出書的經驗,知道過程曠日費時,加上Juby裡裡外外的工作量,肯定吃力。二來,放眼現今的社會,是非紛亂,人人都有自我的一套「哲理」,各樣聲音,各自解讀。擔心這本書,會不會又被誤認為是「商業八卦」的炒作,傷了原本的美意?

可是,這些疑慮,都被我太太的勇敢說服,就如同這本書想傳達的信念:「完全的愛,能將懼怕去除!」(取自《聖經》經節)。坦白說,這也是我們夫妻倆這些年來,用生命一路走來的感動。

所以,我決定支持她之外,還答應為書命名為《愛,就是饅頭夾蛋》。因為Juby很喜歡吃饅頭,常常饅頭吃著吃著,有感而發,說她的人生本來好像白饅頭一樣,平淡無奇,可是生命中常有意外的際遇(意外當歌手,意外嫁馬爺,意外成為單親,意外嫁給我……),各種意外,如同各樣食材加入白饅頭一樣(雜糧、起司、芋頭、紅豆……),融合以後,產生新口味,就像她願意「接受」並「享受」不同遭遇,反而帶來包容後的祝福。至於為什麼「夾蛋」,「蛋」代表新的生命,愛過以後,才會有重新的生命。鼓勵大家,今天就去嘗試一下饅頭夾蛋的滋味,你就會知道幸福一直在你身邊。



【內文試閱】飽妹開口叫「爸爸」

卸下婚紗,我跟著先生、孩子和一群親近的朋友到餐廳共進晚餐。由於婚禮採溫馨的下午茶,一整天我們都忙著招呼客人,朋友也說沒吃。等完成結婚儀式,大夥頓時鬆一口氣,自家人決定去餐廳慶祝一番。



沒人注意到的一幕

晚餐氣氛熱鬧融洽。朋友說了一些婚禮中我們不知道的花絮。其一是,志偉的乾媽唐琪製作了一個好幾層的大蛋糕,要送到位於101第五十二層樓的教會(有人戲稱這是離上帝最近的教會)。

由於當天風大,運送的車子又不能開進來,好幾個人強悍地護著蛋糕進場。無奈到場前蛋糕垮了,這下可慘。好在經驗豐富的唐琪,及時用奶油重新組合、雕塑、補強,所幸婚禮切蛋糕時,呈現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個完美的形象……「哇!」我跟志偉感到非常訝異。

其二是,窗外出現一道美麗的彩虹。「沒錯,我也看到了,高掛天邊,好美。」友人說,「那是祝福。」

幾盤菜陸續上桌。朋友顧著說婚禮,倒忘了夾菜。「吃,吃,不是說餓壞了嗎?」

在這有點喧擾的環境,志偉也夾了一塊肉給飽妹。那肉剛放進她碗裡,志偉的筷子正離開之際,飽妹輕輕的說了一聲,「謝謝爸爸。」志偉被這突然叫住「爸爸」的一瞬間,筷子掛在空中,停格。

飽妹的那聲「爸爸」叫得非常自然,沒有任何彆扭。那嬌柔細語,讓在旁的我聽了好感動。我定睛看了志偉一眼,他有點尷尬,卻又禁不住心裡的喜悅,只好頻頻點頭。他點頭的頻率跟心裡愉悅的節奏一致,反應在臉上的表情彷佛說,「飽妹,我好高興你這樣叫我!」

周圍仍是一片歡愉,我們三人的心情好像獨立於這吵雜的世界之外。

沒人注意到這一幕。我覺得在飽妹小小的心靈預備叫「爸爸」已經很久了,也許打從我們開始談戀愛就蠢蠢欲動。

婚前,她曾天真的問,「你們結婚以後,我是不是就可以叫他『爸爸』?」我說可以啊,現在也可以。她扭扭捏捏的,沒叫,躲到我身後。對一個從小沒有爸爸的孩子,她對什麼時候該叫,並沒有把握。



飽妹主動牽起志偉的手

我們談戀愛一直都是「攜家帶眷」。總有一群「小跟班」作陪,鮮少有單獨的約會。

當志偉對我有一些溫柔、浪漫之前,都會先注意孩子的反應。例如趁他們走在前面,才趕快把我的手牽起或親一下。男生看待愛情的表現真的比較笨,老二小阿弟會問,「Elton叔叔為什麼要牽你的手?他怕你跌倒嗎?」他當時還小,我得回到家再跟他解釋,「牽手是愛情的表現。就像媽咪會抱你們一樣,因為每個人都需要這樣的擁抱啊!」

老大毛妹這方面就成熟多了。有一次,出遊不小心被她逮著。她還會吃我們老豆腐呢!「唉喲,受不了。」一副不屑的表情。或者說,「喔,看不下去了啦!」說完,立刻把臉甩開。我們這把年紀得這樣偷偷摸摸的談戀愛,的確有另一番樂趣。

往前回溯到飽妹更小的時候。有一次約會,她睡著了,志偉接手抱她。認識志偉之前,我的朋友(達民和何戎)知道她也許需要父愛,曾經試著抱她,但飽妹不知所措。她雖然沒有抗拒,但雙手卻不會回摟他們的脖子,一看就知道毫無感情,因為對於大男人的擁抱,她缺乏經驗。

志偉小心翼翼的將睡夢中飽妹的手搭在他肩上,拉直衣服,為她整裝,撥開長髮,免得壓痛她……當我看著飽妹安穩的躺在志偉的臂膀,我好安慰。那模樣就像她正在享受父愛。

還有一次過馬路,飽妹一定找人手牽手,通常是我,不然就是姊姊或哥哥。那時我正整理手上的東西,叫他們先過去,志偉很自然的伸出手說,「飽妹,來!」從此我們一起走路,她就主動靠近志偉,把他的手牽起來。

我猜飽妹心裡很早就希望有一個爸爸。她對任何小孩與父親的互動都特別好奇,例如看到他們玩得很開心,她會跟著笑,眼神流露著渴望。



飽妹「找阿拔」

飽妹曾經問我關於阿拔的事情。我告訴她,「阿拔在天上,他被主耶穌接走了……」再大一點,她進一步問,「阿拔為什麼會被主耶穌接走?」我說,「阿拔是心肌梗塞。」她問那是什麼,並自行解釋,「就像水管堵住,不通了,是嗎?」

記得小時候我帶她去水上遊樂園玩,她看到旁邊的小朋友都由爸爸抱著入水,突然追著我問,「媽咪,阿拔呢?」我說,「飽妹,你忘了嗎?阿拔在主耶穌那裡。」小飽妹像耍賴似的繼續問,「阿拔呢?阿拔呢?」她要我說,「阿拔在天上,正看著飽妹玩呢!」我只好順著她的意說,她聽了很高興,確定她也有爸爸陪著她。

其實,飽妹的記憶裡沒有爸爸,她只能從照片、電視、影像認識他。某年的清明節,我拉著飽妹說,「走,媽咪帶你去看阿拔。」三歲的她好興奮,咚咚咚地跑進房間,打開衣櫃,拿出她最喜歡的裙子穿上,大聲喊,「我要去找我阿拔了。」

那是金山一處漂亮的墓園,依山傍水,有花草,有樹木,風景優美。由於很多家屬前來掃墓,人潮洶湧。飽妹一下車,跳呀跳的喊著,「找阿拔」。我剛停完車,還要拿準備的花和水果。沒想到,她一溜煙兒地朝人多的地方跑去,在人海中找到一個身形高壯胖碩的男子,對著人家喊:「阿拔、阿拔。」我趕快叫兩個大孩子把她抓住,「那個人不是阿拔啦!」

我牽著她的手來到墓碑前,指著上面貼著的照片說,「阿拔在這裡啊!」飽妹立刻趴過去親吻他,用童稚的聲音撒嬌般的輕喚「阿拔」。

她天真無邪的動作,看得我心都碎了。

這麼小的娃兒就知道愛爸爸,也知道爸爸愛她,我的眼淚撲簌簌的流下來。

這段感情走著走著。我忍不住在心裡對飽妹說,「媽咪愛你,但是我無法彌補那一塊父愛。我希望有一天,你也知道『被爸爸疼愛的感覺是什麼。』」

然而,我這樣做到底算不算私心?因為我也需要一份愛,彌補內心的空缺啊!

這是我的第二春。

飽妹的親生爸爸是馬兆駿,朋友叫他「馬爺」,孩子喚他「阿拔」。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