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策略思考研究社: 高中生必讀的第一堂思考邏輯課 | 誠品線上

ぼくらの戦略思考研究部ストーリーで学ぶ15歳からの思考トレーニング

作者 鈴木貴博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歡迎加入策略思考研究社: 高中生必讀的第一堂思考邏輯課:高中生必修!大人不一定會,而你可以領先大人學會的思考法本書讓你擺脫「一個問題只有一個答案」的傳統學習思維,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高中生必修! 大人不一定會,而你可以領先大人學會的思考法 本書讓你擺脫「一個問題只有一個答案」的傳統學習思維, 教你如何直指核心,看出問題本質, 同時提升直覺力、發想力、分析力、邏輯力。 更棒的是,馬上可以運用在課業、社團或戀愛的問題解決上哦! 在高中就學會,受用一輩子 歡迎光臨「策略思考研究社」 在這裡,你不會學到琴棋書畫等具體才藝 你只會學會一件事:思考 來吧,進來驗證你的大腦是否邏輯沒問題~~ 小早川校長,曾是全球前三大顧問公司之一的經營管理顧問,轉戰教育界當起高中校長, 笠松健治,平凡的高中男生,因父親關係與校長有些淵源。 故事從某天晚上,健治帶著棒球隊隊長來到校長室諮詢煩惱開始, 棒球隊隊長原本只是簡單詢問「因為想當先發球員,是否該放棄隊長位置」,校長卻說他「問錯問題」?! 正錯愕時,校長開始丟出一連串問題讓我們思考、分析,直到我們問出「正確的問題」, 最後隊長的煩惱當然順利解決,但我們也接受了一場震撼的思考洗禮, ──後來我們才知道那叫「策略思考」。 不知是否默默打出了名號,陸續有田徑隊、國際交流社的同學前來諮詢煩惱, 因為校長的惡趣味,諮詢時間與地點總是怪異,題目則無所不包, 一場由跳脫窠臼的校長引起的思考風暴就此展開…… 本書讓你跳脫「一個問題只有一個答案」的傳統學習思維, 同時教你如何直指核心,看出問題本質。 看完本書,你將學會策略思考的基本:直覺力、發想力、分析力、邏輯力。 一通百通,一會永遠會,不僅能運用在課業上, 對未來、對生涯規畫,甚至將來出社會皆能受用無窮。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聯合推薦中正高中圖書館主任/張嘉娟板橋高中資訊教師兼圖書館主任/郭兆平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鈴木貴博一九六二年生,曾任職於全球前三大管理顧問公司之一的波士頓諮詢顧問公司(BCG,Boston Consulting Group),是位擅長創新的專業經營顧問,負責培訓幹部人才,同時以分析社會趨勢及大眾文化的專欄作家身分活躍中。主要的著作有《「航海王世代」的叛亂,「鋼彈世代」的憂鬱》、《鳴人為何無法變成中忍》(朝日新聞出版)、《策略思考訓練》、《策略思考訓練2》、《策略思考訓練3》(日本經濟新聞出版社出版)等。■譯者簡介林佳翰東海大學哲學系畢業(輔系日文),日本筑波大學教育學系碩士。現為自由譯者、日文教師。留日七年期間開始接觸口譯和筆譯,從此愛上文字轉換的樂趣。擅長翻譯健康養生類、生活時尚類的書籍。譯作有《神奇的慢活療癒人生》(大都會出版社)、《有氧快走,血管變強壯》(大樹林出版社)、《調整脊椎改善病痛》(人類智庫)等。

商品規格

書名 / 歡迎加入策略思考研究社: 高中生必讀的第一堂思考邏輯課
作者 / 鈴木貴博
簡介 / 歡迎加入策略思考研究社: 高中生必讀的第一堂思考邏輯課:高中生必修!大人不一定會,而你可以領先大人學會的思考法本書讓你擺脫「一個問題只有一個答案」的傳統學習思維,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9585408
ISBN10 / 986958540X
EAN / 9789869585408
誠品26碼 / 2681528643009
尺寸 / 21X14.8CM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8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前言

  

進入策略管理顧問公司的新手顧問在進入公司的第一年學到的那些策略思考方法,如果在高中時就知道的話,高中生活是否會有所改變呢?

  我突然想到這個問題,就決定寫一本以高中為舞台的策略思考的小說。

  所謂的策略思考是什麼呢?

  現在還不知道答案也沒關係,如果普通的高中生從老師那裡學到策略思考方法的話,將會如何解決高中生活的煩惱和問題呢?隨著故事的進展,你也應該能夠找到答案才是。



















































第一章

為了保住先發球員的位置,要怎麼做?







  夜晚潛入高中,如同往常,讓我不由得升起一股恐懼感。

  這間縣立A高中位於緊連著東京S縣S市郊一個通勤住宅區,我,笠松健治和因某些原因而成為朋友的大介,前往的目的地是這間高中的校長室。

  為了方便加班的老師們隨時可進出,高中北側的後門都沒上鎖,我們從這裡悄悄潛入校區,從廢棄的老舊焚燒爐後方確認小門上的顯示板。

  時間是晚上八點半,正是警衛開始巡邏的時間,戴著眼鏡、身材矮小的警衛戴上帽子,緩緩地走出警衛室,把小門上的顯示板翻成「巡邏中」。等這個警衛的手電筒燈光朝東校舍移動,我們就蹲著身子通過小門,悄悄溜進教務大樓二樓校長室所在位置。

  我在校長室門前蹲下,用LINE輸入「請開門。健治」,隨即傳來奇怪的訊息:

  「回答出正確答案,就能破解密碼,Let’s Go!」

  怎麼這樣?巡邏的警衛可能馬上就會繞過來,我慌慌張張繼續看下去。

  「題目:米其林輪胎認定的米其林指南上,得到最多三星評價的餐廳是哪裡?1111巴黎市內,2222南法。」

  什麼?這我怎麼可能知道?正當我腦中一片空白,遠方傳來警衛的腳步聲,且漸漸往這裡靠近,此時,大介對快陷入驚慌狀態的我說:「是2222,按2222。」

  他兀自按起號碼,門喀答一聲打開了,真是千鈞一髮。

  「你們也太慢了。」

等著我們的是小早川校長,或許喜歡花俏的打扮,他穿著花色老派的條紋西裝,戴著名牌金錶,腳穿尖頭皮鞋,四平八穩地坐在沙發上,隨意翻閱著男性時尚雜誌《LEON》。

  他才四十出頭,在學校裡算是年輕的。我們學校的校長是因S縣的改革派縣知事導入公開招募制度後,從經濟界轉戰教育界的七位校長中的一位。

  雖然不知道其他學校怎麼樣,不過在我們學校,坦白說,小早川校長很突兀,說得更明白一點,在就任幾個月後,他好像被巧妙地排除在學校營運團隊之外──他自己是這麼說的。

  聽說小早川校長到我們學校以前,是位隸屬於知名管理顧問公司的一流經營策略顧問。

  很巧地,以前小早川校長曾協助我父親上班的知名公司解決過問題,因這樣的因緣,我遇到個人問題時,就會來找校長商量。自此,我不知是不是變成校長的助手,還是他打發時間的對象,只要我在校園中發現一些問題,就會在晚上被他叫到校長室。

  「話說回來,為什麼你們知道正確答案是南法呢?」校長一臉喜悅地問我們。

  我露出困惑的表情,一旁的大介開口道:「因為米其林是家輪胎公司啊,所以我就想他們應該會想多介紹一些可以開車去的餐廳。」

  這傢伙居然在這麼短時間內腦筋轉這麼快,我稍微對他另眼相看了。

  「哦~~很厲害,確實是如此。你叫什麼名字?」

  「二年E班,宮田大介。」

  低著頭回答小早川校長問話的,正是今天來尋求解惑的人。他雖然是我的同學,但老實說,至今跟他沒什麼往來,他又高,體格又好,總是看到他在校園裡盡情打球的身影,我算是文科的,所以和他沒什麼交集。

  我們念的A高中,在縣立高中裡,算是間所謂比較優秀的學生會進來的學校。大介是棒球社的,這個夏天的比賽我有去加油,不過他們第二場就落敗了,也就是說,我們學校的運動項目並不怎麼強。

  夏季大賽 的隊伍組成是以三年級學生為主,輪不到我們二年級的出風頭,不過在最後一局時,以代打姿態出場的大介揮出一支強勁的左外野平飛球,讓我印象深刻,可惜球衝著守備的正面而去,被守備接殺出局,但在那一瞬我真的非常驚豔。

  這樣的大介說他有社團方面的煩惱,我沒來由地覺得這有可能是小早川校長擅長的領域,就把他帶來校長室了。

  「那麼,大介同學,你有什麼煩惱?」

  大介有點猶豫,似乎很難啟齒,不過之前我有仔細跟他說過小早川校長的為人,他便下決心般地說起他的煩惱。

  「從這個暑假開始,棒球社變成以我們二年級為主的新隊伍了,而我被選為隊長,就立場而言必須帶領整支球隊,但我有可能變成不是先發球員。」

  大介的煩惱如下:一年級學生中,有個擁有敏銳球感的隊員,雖然他個子不高,不過非常敏捷,且有高超的判斷能力,就守備能力而言,比所有高年級都還好。

  那個學弟跟大介一樣是二壘手。

  「我就近觀察,所以最清楚不過。他運動神經超群,和我們完全不同,在體格還沒完全定型的一年級夏天就已經這麼厲害,接下來再經過一年的訓練,一定會成為球隊的中堅選手而受到矚目。」

  「也就是說,你想要繼續當先發球員,可是有一個比你優秀的學弟進入社團了,這讓你很煩惱,是這樣沒錯吧?」

  大介微微點了一下頭,說「對」。

  「雖說你是隊長,不過如果是這情況,你勢必會變成候補選手吧?」

  碰到這種情況,在體育社團裡,就會出現學長欺負學弟,或對學弟頤指氣使的狀況,不過心地耿直的大介完全沒有這樣的想法。

  「為了不要讓事態變成那樣,我在想是不是現在就把隊長位置交給其他隊員。」

  「嗯……」小早川校長稍微惡作劇般地靠在沙發上,如他平常跩跩的模樣望著大介,像發現獵物的貓面對獵物時會散發獨特的「氣場」,此時的小早川校長就像是要進入那種狀態。

  「所以你的結論是,因為有比自己厲害的學弟,想把先發球員的機會及隊長的位置讓給其他人嗎?你的思考完全沒有策略性,若只靠直通通的邏輯和思考做決定,你的生活方式和那些只走別人幫他決定的路的愚民沒什麼不同。

  「大介同學啊,假設郵輪要沉了,此時只有一艘能救十個人的救生艇,周圍有二十個女生,有個男士對她們說『我願意和船一起沉』,你現在的行為就和這個男士一樣。

  「又或是公司業績惡化,公司宣布要裁掉那些『即使外放也沒有任何一間公司願意接收、薪水又高的五十個壯年人』,那五十個人毫無反抗就接受了,你現在的思考也和那五十個大人一樣。也就是說,你在設定論點的階段,就暴露出你的無能了。」校長感覺很高傲地一口氣說完。

「在設定論點的階段就暴露出無能──這句話太難了,我不懂是什麼意思。」

那氣氛讓我不忍看下去,抱著替大介緩頰的心情說出這句話,戰火立刻延燒到我這裡。

  「健治同學,你還是一樣領悟力很差。算了,我算受過你父親的照顧,就好好幫你上堂課吧。

  「所謂的問題,只要一定義出來,就如同給出解答了,如何定義問題,就看論點如何設定了。以救生艇的例子來說,把中心命題定為『什麼行為才是紳士的行為?』,那結論很自然就變成要禮讓女性,讓自己沉船,因此要把論點設定為『要怎麼樣才能讓自己也得救?』才是正確的。只要把中心命題設成這樣,就能靠邏輯導出別的結論。」

  「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大介探出身子說。

  「大介同學,我們家代代祖先都是以策略家聞名的,我是這樣家族的後裔。如果是個策略家,該如何思考這個問題呢?」

  大介聽到這,眼神整個發亮。我這麼說有點潑冷水,不過查一下人名辭典,就會知道小早川這個姓氏在歷史上的名人,是在關原之戰時背叛豐臣秀吉的武將姓氏,校長一定是其後裔。

  校長繼續高談闊論:「方法很簡單,就是把問題的邏輯性重新設定,具體而言,按照『要怎麼讓自己生存下來呢?』⇒『為了生存,要怎麼決定搭乘救生艇的優先順序呢?』⇒『對自己有利的條件是什麼呢?』這樣的順序設定思考邏輯,再重新檢視問題,如此一來……」

  「如此一來怎麼樣?」大介再往前探出身子。

  「如此一來,貫徹『強的人搭乘救生艇』這個原則,對大介同學是最好的選擇。具體來說,假設搭乘將沉的船有二十個孱弱女性和包含你在內的十個肌肉壯男,體力勝出的你們把女性綁起來的那刻,你們就能活下來了。」

  我覺得真的白聽了,大介也是一副失望的模樣。

校長總是這樣促狹,不過我算是他的助手,還是要做一些助手的工作,為了不讓大介放棄校長,我不露痕跡地插入一些話:「也就是說,若想得極端一點,思考方式可以一百八十度改變,如果能想出好幾個選項的話,就可從當中找出現實中能解決的對策,校長常說『在找到解決方案前,先想一下眼前的問題是什麼樣的問題』,是這樣沒錯吧?」

  剛才有點發楞的大介,好像默默認同我說的話了。

  「大介同學,雖然這麼說對如此煩惱的你很不好意思,不過這個問題由旁人來看,是個非常單純的問題,或許健治同學已看出答案了。」

  我心裡確實有個答案,但沒有自信說得出它就是解決對策原因,所以沒有說出口。

  「如果我輕易把答案講出來,你們就學不到東西了,我先告訴你們思考步驟吧。首先,從幾個方向重新思考『這是個什麼樣的問題』,要不要試試看?」

  說著,校長就在白板上大大地寫下「這個問題是什麼?」,然後把筆交到我手上,回到校長桌前,從櫃子拿出威士忌,倒入玻璃杯,喝了起來。

  被留在白板前的我們,聽從校長的建議,一起站在白板前思考大介的問題「是什麼樣的問題」。

  本來大介煩惱的問題是「有個明顯比他優秀的學弟出現,他是不是要退讓?」,而校長給我們的課題是將同一個狀況,從其他角度思考看看。

  「怎麼做可以壓制那個學弟?設這樣的題目如何?」我提出建議。

  大介隨即說:「我無法解這個問題,或許使用骯髒手段可以把他壓制住,但是我不想這麼做。」

  這跟我預想的一樣,我在白板上自己寫的字上畫一個大叉叉。

  「那這個議題如何:要怎麼樣才能比他厲害?」

  「是這樣沒錯,可是他厲害之處並不像我們只單看棒球打得好不好,他除了打得好,臨機應變能力也超好的。」

  從大介說的例子中得知,那個學弟能夠看到整個球場的動態,即使大家都在同樣的狀況中比賽,他也能察覺跑者的細微動作,把球傳到大介他們想不到的壘包,進而將跑者刺殺出局。

  「也就是說想要變得比他厲害,應該要……」

  「要變得很聰明才行吧。」

  「啊,這樣就太難了。」

  因為如此,我又在「比他厲害」上打個大叉叉,校長好像一直在聽我們的對話,突然在座位上拍了下手。

  「完全不行,你們完全沒有把問題的定義拓展開來。」他粗魯地打斷我們的對話,「不要再把問題設定在是否能贏過他,這樣問題會變成什麼?」

  大介說:「要怎樣才能變成先發球員?是這樣嗎?」

  在我把答案講出口前,大介說出了同樣的想法,我稍微鬆了口氣。我剛才說不出口的想法現在終於變成答案。

  「答案是轉換守備位置(Convert)嗎?」

  「嗯,並不是思考如何贏過比自己厲害的人,而是如何讓自己變成先發九人之一,如此把問題重新設定,答案也會不同,這就是策略性地定義問題及其思考方法。不過,這對大介來說可能不是件容易的事吧?」校長露出「懂了嗎?」的表情往這邊看。

  「您能知道這對我不是件簡單的事,真的太厲害了。」大介眼神崇拜地望著校長。

這次換我茫然了。若像職業棒球那樣專業性明顯的世界還說得過去,但像我們這種弱小高中,轉換守備位置有這麼難嗎?我完全不能理解。

  當我問出這個問題,小早川校長難掩喜悅之情地看著我。校長最喜歡以高姿態教導不懂的人了。

  「由旁人來看馬上就找到解決對策,但只有本人想不通,這種事常發生。健治同學,你認為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還是不懂。」我誠實回答。

  「因為常常存在著只有本人才知道的其他前提條件,我也還不知道大介同學隱藏的前提是什麼,不過我知道一定有些原因讓他沒辦法馬上想到『轉換守備位置』這個選項,如果沒辦法理解這點,就沒辦法當一個策略家喔,健治同學。」

  於是,大介開始對我們說明「隱藏的前提條件」,這對大介也是非常隱私的問題。

  「因為我想成為像井口資仁那樣的選手。」

  簡而言之,大介之所以開始打棒球,是因為崇拜打美國職棒大聯盟的井口資仁。打美國職棒大聯盟的日本選手很多,不過在我們進入小學那年,剛好開始打大聯盟的是井口選手。

  對其他世代的人而言,鈴木一朗或松井秀喜才是崇拜的對象,不過第一個讓大介成為粉絲的是井口資仁。而井口選手的守備位置是二壘,所以大介從小學開始就一直只守二壘。

  「你們兩個都要好好記住,所謂的問題,只要重新定義,就能找到其他解決對策。可是針對一般的煩惱,想用這樣的方法把問題再次定義,沒有想像中簡單,如果沒找出隱藏的前提,沒有將它列入考慮的話,就沒辦法找到有策略性的答案。」

  校長說完,就在白板上「這個問題是什麼?」的後面,寫上:放棄先發選手嗎?還是放棄二壘手?

  而後,他說:「另外,這個問題解決後,還會出現其他問題。」

  他說我們也還不懂,所以下次有機會再告訴我們。

  不知不覺,已經超過晚上九點,我們跟小早川校長道別後,踏上了歸途。

  此時,我們覺得只要能做好這個選擇,問題就解決了,至於校長說的其他問題,在我們走出校門時,就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了。



***



之後,大介和棒球社的顧問老師商量後,除了二壘手的守備練習,也參加了外野手的守備練習。

  沒多久就證明大介比較適合守外野,因為他人高馬大,跑得也快,比其他二年級生追球追得快,臂力也很強。至於判斷力呢,身為外野手,在接到球後,內野手就會馬上下指令,像是「三壘」、「傳回本壘」等,因此什麼都不用想,只要傳球就好。

  後來聽大介說,他們各自發揮所長,大介當隊長,守左外野,打第五棒,棒球感超強的學弟擔任二壘手,打第一棒,如此將先發的棒次及守備固定了。

  可是到了十月,大介又來找我。「我想再找小早川校長商量事情。」

  因為這樣,我和大介兩個人又趁黑潛入校園……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