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關人生 | 誠品線上

開關人生

作者 林錫埼
出版社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開關人生:世界電子開關大廠圜達公司創辦人,一如它的名字諧音「林希奇」,真的很希奇,本書將與你分享他的18個經營與人生哲學。他的人生很傳奇:  1.創業前從未見過電子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世界電子開關大廠圜達公司創辦人,一如它的名字諧音「林希奇」,真的很希奇,本書將與你分享他的18個經營與人生哲學。他的人生很傳奇: 1.創業前從未見過電子開關,如今被譽為「開關先生」,現有五廠,月產一億顆以上,行銷世界一百餘國。2.一條龍自動化生產,所有模具、工具機皆自主研發。3.堅持不上市上櫃,不向銀行借貸。4.工廠由員工自己打掃,乾淨到隨處可躺臥。5.30歲前五次住院手術,體弱多病。30歲後自主健康管理,60歲帶隊攀登玉山,隔日恢復上班。 創業三十年來,走過風風雨雨,體會「治圜達若烹小鮮」的道理,原來「不做第一,只做為一」的信念一直引導著他。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林錫埼1955年生於台灣新北市三重區,中興大學經濟系畢業。 受父親24歲創業起家的啟蒙,19歲大二時已確定了要創業的決心,並在接下來十年裡進修經營企業所需的各種技能。 1984年偶然第一次見到進口的電子開關,隔年創辦圜達公司,由一人開始組裝、生產、銷售至研發並申請專利,5月賣出第一批產品,10月就提著007手提箱,帶著產品型錄推廣,還曾一人遠赴歐洲壯遊34天。 歷經30年經營,圜達已成為世界知名的開關大廠,產品行銷多達一百餘國。他將榮耀歸功所有員工,因此與員工實行「愛的抱抱」15年以上,本書即在說明圜達公司的企業文化。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自序開關 1 樂當別人的貴人開關 2 留點名聲給人探聽開關 3 從遊戲中找出母雞開關 4 不做第一,要做唯一開關 5 打斷手骨顛倒勇開關 6 活在當下,學會放下開關 7 十個甕不能只有七個蓋開關 8 你若精彩,天自安排開關 9 人生不是得到,就是學到開關10 壯遊萬里路,勝讀萬卷書開關11 唱出最想唱的那首歌開關12 不能教,只能學開關13 不怕大風大浪,只求乘風破浪開關14 做中學,找答案不追責任開關15 與其抱怨,不如改變開關16 一日不動,一日不食開關17 不是一時衝動,而是一直行動開關18 愛你在心口能開跋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附錄 林錫埼 大事記 圜達回顧三十徵文比賽得獎作品 圜達三十周年廠慶【開關徵文比賽得獎作品】

商品規格

書名 / 開關人生
作者 / 林錫埼
簡介 / 開關人生:世界電子開關大廠圜達公司創辦人,一如它的名字諧音「林希奇」,真的很希奇,本書將與你分享他的18個經營與人生哲學。他的人生很傳奇:  1.創業前從未見過電子
出版社 /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6637384
ISBN10 / 9576637384
EAN / 9789576637384
誠品26碼 / 2681061321006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8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自序 :

自序   開關一念間                                          林錫埼

有人問我:「你這一生中最重要的三樣東西是什麼?」
我的答案是:「第一是開關,第二是開關,第三還是開關。」
這三十年來,我全心投入電子開關的研發、製造與銷售。開關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但一般人卻常常忽略了「它」的存在。
我們所享受的現代化便利生活,大多來自與電有關的相關產品。每個電器都至少要有一個電源開關。開了就讓電源接通,關了就不能夠使用。
就連一支小小的手機,裡面都會有好幾個開關。有些開關是你看得到、能操控的;有些卻要在進廠維修時,工程師或技術員才看得到、懂得如何操作的。
因此對三C產品而言,這些微小、精密、安全與耐久的開關,就像空氣與人的關係一樣,你看不見它時依舊需要它。
其實何止是電器,我們身上的每一個器官,也都有一個或是一組很精密的開關。
心臟的瓣膜是開關,負責血液的進出;肝臟的瓣膜開關,負責排出毒素、儲存肝醣;肺臟負責空氣的進出。每一個器官甚至肌肉骨骼的運轉,無一不需要開關控制。
再深入一點,其實我們生理上的各種反應,像是流淚、咳嗽、吐痰、發燒、嘔吐等等,也都受到開關的控制。開關有了問題,輕則生病,重則死亡。誰能說開關對你不重要呢?
˙
「開關」最狹義的解釋,是電器用品上可以使電路開路、使電流中斷或使其流到其他電路的電子元件。
電器的開關會有一個或數個電子接點,接點的「閉合」(closed)表示電子接點導通,允許電流流過;開關的「開路」(open)表示電子接點不導通形成開路,不允許電流流過。
「開關」較廣義的解釋,是指生理上的某些功能。但電器開關與人體生理上的開關,最大的差異就是電器開關必須讓人操作或下達命令操作。
一盞燈,開了就亮,關了就暗。不亮,我們就無法工作;不暗,我們就無法休息。要開要關,就在我們一念之間。
我們的人生又何嘗不是這樣?我們的每一個念頭,其實也都是一個開關,要開要關,決定權是在自己。你按下的是開,或按下的是關,結局也必然不同。因此,每個人心裡的想法,就是最廣義,也是最複雜的開關。
我今年六十歲,傳統用天干地支紀年,每六十年一個輪迴,俗稱就是一甲子。
如果把我這一甲子的歲月區分成兩階段,大致說來,前三十年我是處在「關」的狀態。後三十年開始創業,踏進製造與販賣電子開關這一行,創設了「圜達公司」,讓我得以處在「開」的狀態。
˙
我的父親生於日據時期,原本是一位日本料理師傅,後來自立門戶,在台北縣三重鎮(新北市三重區),經營明芳食品工業廠。廠房在樓下,我們全家就住在樓上。
有記憶以來,家中總是很熱鬧,員工進進出出忙碌著,川流不息的則是上門來買東西的客人。
我是長男,上面有三個姐姐,也就是說,父母是在連生三個女兒之後才生下我,可想而知,我的出生是家中多麼大的喜事。
我也是家族裡的長孫,爺奶叔嬸都住在附近,從小在眾多親人的寵愛中長大。出生後不久,依照習俗,父母請算命先生替我算命,他看了我的生辰八字後就說:
「這小孩一輩子衣食無缺。」
小時候我的頭特別大,於是長輩們都叫我「大頭」,成了我的小名。在農業時代小孩出生頭很大,就預表他的命很好,俗話說的「大頭家」就是這個意思。在成長過程中,還是經常聽長輩說我的命很好。
二十五歲我訂婚前,父親帶我去一間老字號西服店訂做西裝,老闆是一位從上海來的老師傅,他的手藝了得,閱人無數,找他做西裝的名人貴客非常多。
他幫我量完身長、肩長、肚圍,用雙手摸遍我的全身後,忽然對父親說:
「你這孩子這輩子衣食無缺。」
儘管常聽人這麼說,但我卻從未因為「衣食無缺」這四個字而感到驕傲。沒錯,我確實出生在一個比起同學來說,算是相對寬裕的家庭,從小得以不愁吃穿,但我卻無法感受到一個人一輩子「好命」會有什麼好?
青少年時,我不想順從父母親的安排,但似乎又沒什麼勇氣抗拒,就只好繼續這樣「好命」下去。
˙
人生的變化很奇妙,在我創業之前,先經歷了五次生死大關,與死神擦身而過,讓我領悟「活著真好」。
身為長子,本來應該由我繼承父親的事業,卻因為一次嚴重的車禍差點殘廢;從中興大學經濟系畢業後,我進入與家中素無淵源的觀光飯店任職七年,再轉業創立與家庭或原來工作都毫無關聯的電子開關工廠,公司一切從零開始。
圜達成立至今三十年來,不曾向銀行貸款。如今我們所生產的程式開關,產量已是全球第一;輕觸開關是全球第三。創業初期我曾罹患「恐慌症」十多年,最後卻不藥而癒。
這些在旁人眼中像是「奇蹟」的經歷,也就是我堅持生命要由自己掌控,要活出自己,讓此生沒有遺憾的最大動力。
會花時間來寫本書,不是要談那些外人看得見或是羨慕,甚至是媒體喜歡歌頌的什麼豐功偉業,而是想藉這本書,與大家一起來分享改變我人生的十八個觀念。
對我來說,這十八個觀念,就是改變我人生的十八個開關。開了,電流就能通過,人生也就有了動力。
會有這些「開關」,靠的也就是發生在我身上的各種經驗,無論當下我是喜歡,或是厭惡;是喜是悲都已成了過去,但留下的則是這十八個足以帶給我啟發的觀念。
我想跟我身邊的親人、同事、朋友,甚至是每一位讀者,一起分享這些年來我是怎樣找出並且打開這些開關的。
你呢?你的生命裡有哪些「開關」?願你也能與我一樣,找到它,繼而打開它。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開關1  樂當別人的貴人


「心中無缺則富,讓人需要則貴」。
成功不是看你贏過了多少人,
是看你幫助過了多少人。
命理師常對人說:「你今年行大運,升官、發財、逢貴人」等等的。升官發財當事人一定知道,但逢貴人就不一定了。而且就算遇到貴人的當事人知道,但貴人自己卻渾然不知,無意間的一句話、一件事,往往就能改變別人的一生。
家境小康,又是家族裡的長子、長孫,照理說我會有個幸福童年吧?其實不然,在求學的過程中,我不曾因為家庭背景,在學校裡就能免除老師對我的「特別」照顧。看過漫畫《哆啦A夢》的讀者,想像一下那個沒有哆啦A夢的大雄,在班上會是個什麼樣子,就會了解童年時的我為什麼會不快樂。
反應慢、畏縮自卑的小孩,在今日少子化的環境裡,日子還不至於太難過。但一九五五年出生的我,就是戰後嬰兒潮裡的第一批,一九六○年進小學時,一班都是五、六十人,而且因教室不夠,還分上午班與下午班。
更麻煩的是當時台灣還沒實行九年國民教育,國校畢業後要升上初中,必須經過很激烈的聯考。在教育資源匱乏的年代,為了讓學生能考到好學校,小學開始就要不斷的考試,老師則是不停的體罰。因此十八歲以前的我,是個很不快樂的少年。
我是那種比較晚熟的孩子,印象最深刻的是小學二年級時學到「雞兔同籠」,心裡還好奇的想:「為什麼不同的動物要關在一起?」
還有一次,老師出了一道題目:「出去旅行時要帶手錶,還是帶鐘?」我回答:「要帶鐘。」她對於我的回答感到不可思議,於是走到我的面前,彎下腰問我:「鐘那麼大,你怎麼帶?」面對老師的詢問,我愣愣地不知該如何解釋。從這兩件事可以看出,當時的我是有點傻乎乎的。
因為初中要考試,當時三重鎮的三光國校,升學率雖不及台北市的明星學校,但還是比附近農村的國校高,所以開學後,仍有學生陸續插班進來,每班的學生人數都太多,教室無法容納,學校只好增班。
重新分班時,我被分到最後兩班之一的第十三班,代表我在全校的成績排名,是從後面數過來比較快看到的那一類。但我那時並不在意,只要作業都能寫完,符合父母的最低要求就可以了。
在那個年紀,我只關心玩樂,為了爭取更多時間和同學玩尪仔標、打陀螺、彈珠等,甚至利用下課十分鐘快速寫完功課。生活中似乎就只有玩,日子過得很快活。

一句話的貴人

小學三年級時的導師葉文美老師,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位貴人。她用一句勉勵的話,就改變了我的一生。她教學認真且嚴厲,經常處罰學生。因為害怕被打,我這時才收起玩心,認真讀書。
名次本來都在全班倒數前幾名的我,在葉老師的嚴格教導下,成績突飛猛進,有一次月考竟然考到全班第六名。我覺得自己的表現很好,因此被叫到講台前,聽到她要我舉起手時,還以為會得到什麼獎品。
結果啪啪啪的熟悉聲音,又傳到了我的耳邊,如果不是痛覺傳到大腦,我還不敢相信挨打的竟是考第六名的我。葉老師拿起藤條用力打著我的手心,邊打邊說:「你錯在答題時太粗心,不該錯的地方反而錯了。如果你再用心一點,應該是第一名的啊!」
在那一刻,手很痛,心卻很溫暖,因為我認為葉老師是在鼓勵我。這時我也才發現,原來自己是可以考出更好的成績,但卻錯在不夠細心。過去成績很差時,向來都認為自己與第一名無緣,葉老師的話讓我頓悟到「用心」的重要性。
儘管當時年紀小,對這些教誨很懵懂,但我心裡確實起了某些化學變化。在「打的教育」下,我的成績進步很多,小學四年級時就已當選模範生了。葉老師不但是我在知識上的啟蒙者,更是我生命中的第一個貴人。
上大學後,有一天從三重搭公車到學校的路上,和葉老師巧遇,我站起身來向她問好並讓座,並自我介紹說,曾經是她的學生,現在就讀於中興大學。雖然她已不記得我了,但看到我身上土黃色的卡其布大學服,對於自己的學生日後能考上一流學府,從她臉上我看到了欣慰與光榮的表情。
每個人的生命裡,只需要一個人,在適當的時刻說出一句鼓勵的話,就可能改變這個人的未來。作育英才的老師們,請不要吝惜鼓勵,即使是在責罰時,鼓勵的話也絕不可少。

一件事的貴人

「聽說班長很兇耶!」
「對呀!」
「班長?班長有什麼了不起!我小學也當過班長!」
「對啊!」
這是台灣最有名的軍教片《報告班長》裡,兩個新兵的經典對白,早已成為台灣成年男性共同的回憶。可見大多數人的刻板印象就是這樣,小學時當班長很容易,但我的經歷卻完全不同。讀大學之前,別說沒當過班長,班上任何跟「長」有關的幹部頭銜,幾乎與我都無緣。
在高中以前,我一直不是個搶眼、活躍的學生,老師對我沒印象,同學也是,我像是有隱身術的忍者,大家都看不到我。即使初中畢業時終於拿到全校第一名了,但從沒幻想過有一天會當上班長。
我的個性很低調,在公開場合更容易害羞,因此向來也不喜歡引人注目。但上大學後,卻意外改變了我的個性,讓我有機會走到台前,發現了潛藏在自己性格裡的天賦,這就要從我的另一個貴人說起。
在戒嚴時代,大學聯考放榜後,考上大學的男生不是立刻註冊入學,而是要去台中的成功嶺,接受為期六周的大專集訓。雖然大家戲稱這是戰鬥營,稱我們是大專寶寶,但相對於今天一切照表操課、照表休假的新兵入伍訓練,還是嚴格多了。
在那六個星期裡,一連有一百多個同學,來自全台各地,因為訓練很嚴格,彼此之間根本沒機會交談。直到訓練結束後,我們搭著軍方承租的鐵路平快車,從台中分別南下或北上,才遇到了我人生的另一個貴人。
這種搭載軍人的列車,讓我有機會與其他一起生活六周的同學聊天。有個與我同一連的同學,我們聊天時才知道,原來他也考上了中興大學經濟系,未來我們將同窗四年。
大學時的新生訓練,依照慣例,每個人都要上台自我介紹。輪到我時,我說:「大家好,我的名字叫林錫埼,綽號叫『希奇』,大家就叫我希奇吧!」
同學們聽了都覺得很好玩,因為那時大家互相都不認識,我的綽號很好記,讓他們印象深刻。
到了選班代表時,大家誰也不認識誰,要怎麼提名呢?那位在成功嶺遇到的同學,不知為何就提名我,加上同學們剛才已對我的名字有了印象,結果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選上了。
當班代表,要有夠高的服務熱忱,還要有更高的EQ,因為大學不比中小學,大家各選各的課,同班也不見得每節課都在一起。那年代別說沒手機、沒通訊軟體,宿舍裡沒電話分機,連家裡都不見得一定有裝電話,要連絡通知比今日麻煩多多。
我這樣每天在學校忙進忙出,沒功勞也有苦勞,沒苦勞也有疲勞,因此得到高年級學長的賞識。大二時,學長推薦我當系學會康樂股長,負責舉辦系上活動。我當牛就是個牛樣,當馬就是個馬樣。當康樂股長就要做個「玩」人,讓大家都來玩,而且要玩得很開心。
我很努力的籌劃每個活動,讓同學們都能玩得盡興。大三時更進一步在學長及同學們的推薦下,參加了經濟系學會理事長競選,說實在的,從來都沒想過自己會參選。但是既然大家都認同,也支持我,讓我沒有理由拒絕,決定接受挑戰。
當時,同學還熱心的幫我畫了一幅素描,畫中的我戴著一幅黑框眼鏡,理著西裝頭,看起來一副書卷氣質,跟我當康樂股長時的「玩」樣,似乎已脫胎換骨了。
在競選理事長時,我製作一張宣傳單,用原子筆端正地寫著:「我願像那鵬鳥展翼,飛向藍天白雲,且讓我們攜手並進,邁向康莊里程。理事長候選人林錫埼鞠躬。」在同學們的支持下,順利的當選了理事長。
一個羞澀的鄉下小孩,從小就沒當過班長,卻從大學起有了改變,我心裡始終感謝這位成功嶺的同袍。

職場中第一位貴人

至於在職場中遇見的第一位貴人,他是日本人。三十年前我剛投入開關業時,日本已是開關的製造和研發大國,為了爭取日本訂單,我毛遂自薦,幸運的遇到了他,圜達製造開關的技術才獲得突破性的發展,並向自動化邁進。
剛創業時,我們主要的銷售市場在德國及歐洲,但技術觸媒則是在日本,它可說是公司製造技術的啟發者。當時的亞洲四小龍包括台灣、韓國、新加坡與香港,其中新加坡與香港曾被英國殖民,因此在金融及文官體制上建構得較好,現在也以此擅長;台灣與韓國曾被日本殖民,因此在製造業和重工業都比較強。
日本人有種「匠」(Takumi)的精神,他們的個性一板一眼,做事很紮實,簡單說就是「工程師性格」,很適合發展製造業,但在商場上卻少了變通性和靈活度。
「程式開關」是美國人發明出來的產品,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時,美國是全球經濟的霸主,吸納來自全世界最優秀的人才,研發實力相當強。
美國研發開關這項產品後,最初是在國土內生產,後來受到人力成本高漲的影響,到了一九六○至七○年代,逐漸將在國內缺乏競爭力的產業轉移到日本生產。
日本比台、韓更早一步接受美國製造業轉移,其中也包括程式開關。圜達投入開關產業時,在國際上同類型的公司大約有七十至八十家,其中約有四十到五十家在日本,約占三分之二。
若想要進軍國際市場,勢必會遇到來自日本的競業廠商。當時,我看好在台灣的生產成本較日本更便宜,技術上雖然無法與其匹敵,但可以用代工等方式展開合作。我經常翻閱《Asian Source》雜誌,看到約三十家日本廠商在上面刊登廣告,於是我用Telex打字(電報或電傳打字機),一家一家的毛遂自薦。
在信裡,我表明公司現在台灣做這項產品,可以「委託代工」(OEM, 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由日本提供零組件在台代為組裝完成後,再回銷日本;或者「設計加工」(ODM, 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由圜達代為生產、設計、製造產品,最後打上貴公司商標等極為彈性的合作模式。
在那個年代與國外客戶聯絡必須透過電傳打字(Telex),就在料帶上打下簡碼,字越少越省錢。當時國際電話傳輸費用很昂貴,就有約定成俗的文字,例如You 寫成「U」,Tomorrow是「TMRW」,For your imformation是「FYI」,As soon as possible是「ASAP」。
當時因公司只有我一個人懂英文,便由我來學這套打字方法。為了開拓海外業務,我在公司裡的工作經常是打Telex,再一家一家的發文。但傳出後都是石沈大海。
兩個多月後的某一天,忽然接到日本一間松久(MATSUKYU)公司回信,他們有一位業務代表星先生,剛好要來台灣出差,對於我在信中提出的合作提案很感興趣,希望能親自來工廠了解看看。
那時日本經濟在戰後逐漸復甦,工資成本逐步高漲,對外貿易順差(尤其是美國)越來越大,在美國逼迫下,日幣大幅升值,製造業的成本被墊高,逼得他們開始向海外尋找代工的可行性。曾經被日本殖民,也以製造業擅長的台灣,就成為他們向海外採購產品的選擇之一。
星先生來台後,我邀他來三重參觀當時仍然非常簡陋的工廠。他知道我會說日文後很開心,加上年紀相仿,距離一下子就拉得很近,聊得也頗為投緣。
初步談完後,他很有興趣和我們合作,後來又邀他日本的主管來看我們的工廠。他們評估,雖然圜達的工廠很簡陋,但仍可能有機會替他們代工。在合作之前,星先生熱情地邀我先到日本參觀松久的開關工廠。
我很感謝星先生的引薦,讓我們在創業初期,就打開了開關的技術大門。若不是他,我也不會這麼早就摸索到開關製造的核心,並開發出更高階的開關產品。
剛入行時,我們做的是最低階的開關,就是長約○點四到三點二公分,寬約一公分,外殼為紅色的入門開關。在松久工廠參觀時,他們不設防的讓我們看完低階產品的製程。因為這項產品的技術門檻較低,我們以往是用自己的想法摸索製程。
參觀日本的開關工廠,無異是打開一道知識的大門,讓我了解到原來我們的做法沒有錯,用土法煉鋼的方式,竟然也掌握到六、七分的製程。透過參訪,還可以進一步領悟尚有那些製程步驟,可以再進一步改善。
同時間,我們已開始開發中階產品,但是對於最關鍵的製程仍然摸不著頭緒,原本期待透過參觀松久工廠,可以茅塞頓開。
沒想到日本人還是留了一手,製程都開放參觀,唯獨跳過最重要的核心自動化部分不讓我們看,讓我們傷透了腦筋,因為這才是最想要了解的技術精髓,也是亟思突破的關鍵製程,卻不得其門而入,即使後來很有技巧的詢問,他們也不透露半點。
與日本人第一次接觸,感受到這個民族的人做事極其小心、謹慎、保守。個性也很務實,例如眼前有座石頭做的橋,你告訴他這是石橋,他還是不放心,會在過橋前拿一根枴杖敲敲看,確定材質堅不堅固?但就算堅固,也不見得會走過去,還是會猶豫不決。這就是我們和這家公司的交流狀況,儘管一年多往返頻繁,最後並沒合作,緣慳一面。
然而,在過程中,我卻獲得千金難買的經驗,前後三次參觀松久工廠,抓到了做開關的要領,再加上進一步訪談和用心揣摩,有一天終於連貫起全部製程,找到做中階開關的竅門。
儘管過程中的摸索相當辛苦,不過,這件事是隨著越看越多,拉高眼界層次,以及每一次的用心推敲,自然就能得到的結果了。
星先生在一年多後離職,和松久公司的合作也中斷了,但我一直沒有忘記這位當年才二十多歲,未婚,帥氣又嚴謹的年輕小夥子。若不是他,圜達無法進入日本製造開關的工廠參觀,進而摸索到技術,這件事對我們而言,實在是有很大的幫助。
當時公司成立不過幾年,對於一切事物都還在懵懵懂懂的狀態,他的出現,不啻是老天派來的貴人。
後來,我們失去了連絡。我尋尋覓覓多年,直到二○一三年,不斷地在業內打探,才像大海裡撈針似的找到了他,並邀請他們夫婦專程來台灣一遊。
他的熱心讓我明白:「心中無缺則富,讓人需要則貴」。成功不是看你贏過了多少人,而是看你幫助過了多少人。因此我常鼓勵年輕人,在生活中要時時留意周遭,樂當別人生命裡的貴人。




開關18


愛你在心口能開
每年一次的「愛的抱抱」,
在圜達實行已經十五年了。
盼望永遠維持這樣的氛圍。
這幾年接受過許多媒體的採訪,當記者問我:「圜達能一路發展至今,最重要的因素是什麼?」我總是這樣回答:「是員工,員工才是企業最重要的資產。」任何企業的成功,都不可能是靠少數人的努力,必須凝聚所有員工的力量而成。因此,靠著忠實盡責的員工,公司才能不斷發展。
圜達三十年前創業時,只有我與表弟洪瑞裕。三十年後,圜達已是數千人的公司。瑞裕有工程背景,重視邏輯,行事穩健,與我恰好是互補的個性,但一開始我們兩人都還年輕氣盛,也有意見相左的時候。
然而就在不斷磨合的過程裡,我們互相看到對方的優點,就用這樣的合作模式,讓公司不斷開枝散葉,蓬勃發展下去。前些時候瑞裕在我生日時,發給我一則簡訊,上面寫的:,
「圜達夥伴三十載,血脈親情六十年。人生行腳至此,右腳印著『無缺』,左腳烙著『不悔』。這幸福的感受,總忘不了您的提攜與教導。」

我看了很感動,也特地寫了一首詩回覆:
「本就一家人,源遠六十年。同心來創業,情深勝血緣。
披荊中斬棘,破冰攀險岩。內外分工做,互補績效顯。
意見若相左,終是兩相勉。默契理中建,坦途現眼前。
回首來時路,味酸果甘甜。細數坎坷處,汗淚鬢華顏。
圜達三十立,關關世界行。謙沖齊努力,攜手七十見。」

我與表弟之間是這樣相處,對其他後來陸續加入圜達的夥伴們,也都抱持著這樣的心情。

最好的嫁妝

企業家馬雲說他心目中最完美的工作團隊,就是《西遊記》裡唐僧所帶領的這個團隊。唐僧堅持取經,再大的困難也不氣餒,只知往前走。麾下的孫悟空本領高強,但三天兩頭惹麻煩;豬八戒幹活不勤奮,但卻樂觀幽默,讓身邊的人很快樂;沙僧則是不談理想或夢想,堅持每天工作八小時。最重要的是領導人的方向感及堅持力。
領導者不需要是所有部門、領域的專家,但要對各部門的問題要有相當的了解。不要擔心衝突,因為魔鬼總是隱藏在和諧中。也不要害怕失敗,坦然面對,用心解決就會更好。
沒有決策就是最爛的決策,有擔當的人才會下決策,而且承擔全部的後果。決定就做,做就做好。千萬不要因成功而怠惰,公司年年都要成長,三年不能成長,就會被定格住,如同天塹不容易跨越。
一群虎由羊管,沒多久全變成了羊;相反的一群羊由虎帶,沒多久全變成了虎。領導者其實只需做三件事:一是設定公司方向、策略;二是選對的人、做對的事;三是必要時協調仲裁。
至於管理,也沒有什麼大道理,就是複雜的事簡單做,簡單的事一直做。做久了,你就會成為專家。但簡單的事,若能夠重覆做,也就不簡單。
例如我們在廠內推動五S(整理、整頓、清掃、清潔、修身),稍後再加入「安全」,即六S。除了之前提到的清掃、清潔,整理、整頓也是工廠管理中很重要的一環。
我們規定廠內所有的東西都必須定位,並且井然有序,在地板上都會貼有黃色定位線,規定機器設備的擺放位置;廠內不准亂堆東西;模具及地板上不能有油污,地板要清潔到即使現在躺下去,都能睡的乾淨程度。
在生活規範的部分,同仁見面時要先主動和對方打招呼,禮貌是修身的一部分,同時推動「常樂五訣」,常說:早、你好、請、謝謝、對不起等。
剛開始推行時,員工會覺得說這些話很勉強,有些人會覺得好像不太好意思說出口。我先做表率,看到同事一定先和他打招呼,漸漸的,習慣成自然,自然就成為理所當然。
當同事下班脫下制服後,我不見得會認得出他是誰,但若在廠外見面,會主動和我打招呼的,一定是我的同事。有禮貌,是日常生活的細節,若能隨時隨地做到,就不容易。尤其是你的行為舉止代表著你這個人,以及你身處的環境,受到薰陶的時間久了,自然就會呈現出某種氣質。
這種氣質,其實也是一種安身、安心,只要人的心在一個環境裡安定下來,企業就能蓬勃發展。當我聽到一位大陸員工家長說:「女兒在公司裡學到的六S,是她最好的嫁妝。」我聽了很感動,一切辛苦與委屈也都拋諸腦後了。

二原三現做中學

管理學大師、也是暢銷書作家柯林斯(Jim Collins)在《基業長青》說:「造鐘比報時更重要」,對一個領導人來說,除了堅持專業及虛心待人,有時不妨把成功歸因於好運。必須不急功近利,要把重點放在建立制度、召募人才上,然後全心全力面對殘酷的現實。
圜達是個大家庭,同事之間有情;但我們必須面對殘酷的現實,所以我們也必須是個軍隊,必須紀律嚴謹、賞罰分明,才能在殘酷的競爭中存活,這一部分是法。然而有個更重要的,公司還必須是一個懂得系統思考的學習型組織,也就是要講理。
工廠的運作很規律,它代表是一種習慣,是優點也是缺點。為激勵員工在工作中不斷去思考,我也要求每位同仁在工作崗位中,隨時思考,發現問題,並試著去改善它。
因此我提出了「解決問題思考三原則」:一是反應問題,同時提出建議;二是整合對策,主管擔當負責;三是及時有效,解決問題。在每天的朝會上,同仁吟誦這三項原則,有時還會抽背,目的是讓他們熟稔解決問題的方法,並養成好習慣。
這麼做,其實是用心良苦。每一個人在工作時若能更加用心,進而創造自己的被利用價值,就能獲得成就。公司大門前的對聯,上聯是「二原三現做中學」,下聯是「熱忱當責有成效」,橫批則是「實事求是」。
什麼叫「二原三現」?二原就是原理、原則,工作中的分析、判斷與決策只要抓住這兩個邏輯就可以;三現就是現場、現物、現象。
我常提醒主管,出了問題,坐在辦公室是解決不了的,必須親自到現場,看到了現品,了解現象,依原理原則去歸納分析,才能做出適合的決定。這不只適用於製造單位,其他場合都適用。
至於現物,管理者的任何決策,都是要以事實為基礎,解決問題必須到實際問題中去探討,別以為看到的現象就是事實,除了表面癥狀,還要能深入知道背後發生的真正原因。
﹁熱忱當責﹂是希望員工在工作中再積極一點、多做一點事情,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在找答案的過程中,每個人都在學習,這些摸索與學到的東西都是你的。畢竟公司經營企業,是用資金在投資;每個人都把青春投資在公司,若你用摸魚的心態在做事,就是浪費青春,其實你賭得更大,因為公司頂多因為你的不用心而虧錢,但你卻是拿比錢更重要的青春在浪費。
每位同事,都是我長期的夥伴,所以在徵人時,我強調公司要的是「歸人」,而不是來來去去的「過客」,以此來建構經營團隊。
在員工管理上,我強調的是「三感管理」與「三度裁量」。
「三感管理」就是注重大家的「參與感」、「成就感」與「歸屬感」,同事們所說的,只要有四成的可行性,我就儘可能依照同事的建議去做,讓他有實際﹁參與感﹂,從而在他事情處理成功後有﹁成就感﹂,最後對工作、公司有﹁歸屬感﹂成為公司不可或缺的經營團隊的幹才。
「三度裁量」就是任何事要「站在公司的高度」、「站在公司的廣度」與「站在客戶的角度」來裁量,而做出最適當的決策。
另外,我也提出公司的願景是:「塑造學習、挑戰和分享的環境,不斷成長、終身學習,成為全球最佳電子零組件廠之一。」現在只要走在廠內,都能看到標語願景,它能達到讓員工無形中吸收,將觀念內化到日常生活的行為當中,漸漸的去落實它們,是一種非常好的管理方法。
每幾年我們會根據不同的工作目標,在工廠的大門貼上標語當成門聯,員工只要來上班都會看到。在廠內推動多年後,同仁在不知不覺間就會改變自己,符合了我們要的職場氛圍。

家和萬事興

公司每個月都有定期的月會,二○一四年三月,當會議結束時,我要離開前忽然被同事們叫住了,他們要我等一下,我根本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推來了一個大蛋糕,上面用鮮奶油寫著:「Dear圜達大家長林錫埼60 Happy Birthday」,在驚喜中感動哽咽得說不出話來,眼淚已奪眶而出。
如果說上一次在飛牛牧場辦活動時,同事們在求婚秀之後,臨時「加戲」讓我對太太下跪求婚,圓了她三十年前的小小遺憾,那是沒有劇本的即興演出。這次月會後為我加碼推出的慶生會,就是同事們精心策劃已久的,每個人都寫上一句祝福的話,讓我更加感動。
家和萬事興,我沒興趣去誇耀公司的規模或業績,但我卻樂於跟別人分享我怎麼費心讓公司成為一個家的努力。
這些年來,我與同事們一起去參與淨灘活動,拜訪唐寶寶之家,或是公司包場來欣賞電影《看見台灣》《KANO》;每月舉辦圜達講座,邀請專家、學者和社會賢達來演講,都是為了要讓同事們也能跟我一起學習,我們要讓周遭的環境變得更好。

「愛的抱抱」十五年

三十歲以前,我的身體很不好,跟父親學了半年的形意拳。一九八○年後,曾到圓山飯店附近學習楊派太極拳,前後約五年時間。創業後因為忙碌和頻繁的出國,我停止了運動,但發覺這樣下去實在不行。一九九六年八月底,在好友的介紹下看到旋轉氣功的招生廣告,便報名參加,一周五天,每天晚上到台北市北投國中練功。
旋轉氣功(就是定點轉圓圈)不是耳熟能詳的運動,但它的原理很簡單,只要是會走路的人,就能學會旋轉。它的運動方式是站在原地不停的旋轉三十分鐘到一個小時。透過旋轉,放鬆全身,讓身體流汗、排毒、加速新陳代謝,緩解壓力。
在原地旋轉需要學習,尤其剛開始轉,每個人都會擔心自己不知道會轉到哪裡去,還會害怕跌倒。透過學員間的互助合作,例如五個人手牽手圍成一圈,一個人站在中間轉,因為有人牆護持著,在中間旋轉的那個人心理上便能夠安心很多,放心地去旋轉練功。
旋轉沒有什麼大道理,就是放鬆身心,瞇著眼睛,讓身體跟著心靈,自由自在的旋轉、擺動。旋轉時每個人擺動的方式不同,有人會手舞足蹈,不管手怎麼動都沒有關係,它強調讓自己用最放鬆的方式運動。
我覺得這項運動實在很好,學完後替太太、父親、姐姐、姐夫等家人報名,總共帶了八個人去學,當時每人的學費就高達一萬八千元,在學員間造成不小的轟動。二○○三年也曾邀老師到五股廠及珠海廠教同仁練旋轉氣功。
在學習旋轉氣功時,我有機會擁抱一向嚴肅的父親,這是我從小連想都不曾想過的事。在擁抱父親時我才發現,東方人由於個性拘謹,連親子間都是「愛你在心口難開」,但是藉著擁抱,就斷開了我們父子間那道隱形的高牆,也讓我體會到了「愛的抱抱」真是熱力無窮。
為了能勇於表達愛,我每天都與媽媽、太太、女兒、兒子抱抱。連女婿來家裡提親,我也告訴他:「今後我們就是一家人,每次見面都要接受我愛的抱抱。」
不但是在家裡,從二○○一年起,每逢春節前要放長假的最後一個上班日,所有同仁離開公司前,我與一級主管就會站在大門前,擁抱每一個要回家過年的同仁。當然,基於男女有別,我對女同事的擁抱,都是自己站著不動,不會碰觸到敏感部位;但也有些較熱情的女同事,一衝上來就是「熊抱」,大家笑成一團,過去這一年來,即使在工作中有些小疙瘩,也都這樣相逢一「抱」泯恩仇了。
每年一次的「愛的抱抱」,在圜達實行已經十五年了。每個做父母的,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兒女們能和睦相處;我希望在圜達這個大家庭裡,也能有這樣的氛圍。就讓我們從「愛你在心口能開」做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