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為獲利之本 : 哈佛案例研究 60 | 誠品線上

Profits with Principles : Seven Strategies for Delivering Value with Values

作者 埃勒.傑克森/珍.尼爾森
出版社 叩應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助人為獲利之本 : 哈佛案例研究 60:,台灣1000大製造業與服務業請注意:公司面臨成長瓶頸了嗎?公司具備永續經營的條件嗎?資本主義的新思維:在全球價值鏈上建立互利關係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台灣1000大製造業與服務業請注意: 公司面臨成長瓶頸了嗎?公司具備永續經營的條件嗎? 資本主義的新思維:在全球價值鏈上建立互利關係,以7項原則追求獲利成長。 哈佛學者以60個全球頂尖企業個案說明:追求獲利、同時為公眾創造利益的企業,才是明日最成功及最具競爭力的企業。 助人為獲利之本 哈佛案例研究60 誰說不擇手段才能賺錢? 60個全球成功企業以行動證明, 追求利潤同時關懷公眾,是贏得大眾認同、實現更大獲利的必要條件。 商場競爭毫不留情,政治與經濟風險持續升高,在此時採取罔顧倫理的經營手法卻是致命的誘惑!因為社會期待幡然改變,大眾對公司治理、透明度與責任的要求日益嚴格,關注未來的企業經營者與管理者,必須重整視野及策略,回應社會與大眾的期待,以化解企業成長的潛在困境和危機。 哈佛學者埃勒‧傑克森及珍‧尼爾森,以豐富產學經歷及扎實個案研究,指出企業永續成長的關鍵七原則:以創新追求大眾福祉、以人為本、創造經濟機會、參與新的聯盟、一切講求績效、追求更卓越的治理、追求獲利之外的目的。作者認為,以原則創造獲利,將是廿一世紀最有效的商業模式,也是追求獲利與永續發展的新契機。 如何進入資本主義的新境界?如何建立傳遞價值的企業經營策略?本書提供大小企業一體適用的重要建議。 ■作者簡介 埃勒‧傑克森(Ira A. Jackson) 美國哈佛大學公眾領導研究中心研究員,曾任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企業與政府研究中心主任暨副院長、亞特蘭大亞瑟‧M‧布朗克家族基金會(Arthur M. Blank Family Foundation)首任總裁。曾受麻州州長杜凱吉斯(Michael Dukakis)之邀擔任該州稅務局長,並曾任波士頓銀行執行副總裁。 珍‧尼爾森(Jane Nelson) 國際企業領袖論壇領導統御與策略中心主任、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企業社會責任中心主任與資深研究員。曾任花旗銀行副總裁,並曾服務於聯合國祕書處。 ■譯者簡介 葉家興 國立台灣大學電機工程學士、經濟學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商學博士,現任香港中文大學財務系助理教授。曾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自動千萬富翁™》,審訂《經濟學與法律的對話》(皆為先覺出版)。 胡瑋珊 國立中興大學經濟學學士,曾任路透社財經新聞編譯、記者,目前專事筆譯、口譯。譯作三十餘本,廣及財經、企管、科技、勵志各領域,其中《知識管理》《與高效能有約》及《GEM電子共同市場》分別獲得90、92、93年度經濟部金書獎。譯有《聰明學經濟的12堂課》(先覺出版)。 ■本書目錄 序言 導論 第一部分 震盪不安的商業世界 第一章 資本主義勝利……但需要新的規則 第二章 建立明日的競爭優勢 第二部分 將原則付諸實踐--企業如何精通新的遊戲規則 原則一 以創新追求大眾福祉 原則二 以人為本 原則三 創造經濟機會 原則四 參與新的聯盟 原則五 一切講求績效 原則六 追求更卓越的治理 原則七 追求獲利之外的目的 結論

商品規格

書名 / 助人為獲利之本 : 哈佛案例研究 60
作者 / 埃勒.傑克森 珍.尼爾森
簡介 / 助人為獲利之本 : 哈佛案例研究 60:,台灣1000大製造業與服務業請注意:公司面臨成長瓶頸了嗎?公司具備永續經營的條件嗎?資本主義的新思維:在全球價值鏈上建立互利關係
出版社 / 叩應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1340647
ISBN10 / 9861340645
EAN / 9789861340647
誠品26碼 / 2680185984005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408
裝訂 / 平裝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助人為獲利之本 : 哈佛案例研究 60》 : 腹背受敵的資本主義



二○○○年九月,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 Week)封面提出一個令人不安的問題:「企業享有太多的權力嗎?」《商業週刊》和哈利斯民調(Harris poll)聯合進行的調查結果如下:



◎受訪的美國人當中,有七成以上認為企業享有過多權力,在許多層面上影響到他們的生活,而且擁有過大的政治影響力。



◎只有四%的人認同,企業的單一目標是為股東賺取最大的獲利,而企業對這個目標的追求對美國長期而言是最好的。在這份意見調查當中,九成五的受訪者認為美國企業的目標不該只有一個,企業對員工和所屬的社會也有責任。



◎只有一成四的受訪者覺得,對企業有利的事情,對多數美國人也有好處——比起一九九六年的民調,支持這個論點的比例少了一半以上。



美國《商業週刊》記者在報導中犀利地分析,闡述美國大眾對企業執行長過高的薪資感到懷疑與不滿;大眾對政商勾結的厭惡、對全球化衝擊的憂慮、對血汗工廠(sweatshops)、無所不在的行銷活動、學校商業化、高生產力低薪資、產品及服務品質不佳卻收取高價等現象開始醒悟。這篇封面故事的結論是:「企業執行者如果夠聰明,就應該主動處理權力和責任的問題,並避免因快速成功而趨於傲慢。如果不這樣做,會有愈來愈多美國人挺身而出,要他們負起責任。」



要求「負責」的時機已經來到。在二○○○至二○○三年,不到三年的時間,接連爆發的政治和經濟事件,徹底顛覆了戰後全球資本主義的美夢。



美國和其他主要資本市場接連爆發的公司治理危機,是導致大眾對經濟體系信心大幅流失的關鍵因素。十多年來,諸如安隆(Enron)和世界通訊(WorldCom)這樣的企業,一直是「新經濟」和「新世界秩序」美景的縮影。他們掌握了時代的精神:高科技的創新、勇於冒險、全球視野、新的商業模式、精密的財務操作,以及政府管制力量的消退。這些都不是問題所在,事實上,這些多半是建立企業競爭力和追求國家繁榮的重要條件。不過對這些企業而言,正派經營優良企業的基本原則,卻彷彿已蕩然無存。



各種政府和民間的監督和制衡機制,是讓資本主義體系有效運作的要素,但現在卻淹沒在自滿、吹噓、傲慢、貪婪和缺乏遠見等種種因素之中。誠如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前主席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所說:「信賴是市場順利運作的重要元素,但律師、內部和外部稽核、企業董事會、華爾街證券分析師、評等機構和大型機構股東,基於各種理由,都無法警覺、抓出破壞這種信賴的害群之馬……貪婪的橫流似乎已控制了多數的商業環境。」



儘管公司治理的失敗是主要原因,但對全球資本主義的勝利造成挑戰的事件,並非僅限於此。其他的重要關鍵還包括:網路公司泡沫化、阿根廷的金融危機、全球經濟成長趨緩、九一一恐怖攻擊、國際恐怖主義高漲、戰爭的陰影、國際貿易緊張情勢日增、愈來愈多科學證據突顯出全球氣候變遷及環境惡化的危險、反全球化的氣氛高漲,以及反對資本主義的活動日益活躍。這些因素讓許多企業領導人及其公司處於挨打的情勢,更讓許多企業(特別是深具名望的品牌和跨國企業)面臨大眾嚴格的檢驗。



在短短幾年內,反全球化和反資本主義的論點便凝聚了相當的氣勢。我們可以這樣加以摘要說明:



如果任由資本主義發展,雖然很有效率,但卻失之無情。它固然能創造龐大的財富,卻也會造成貧窮和貧富不均的現象;它雖然有助於提升生產力,但卻會裁員;它的力量能推動股市,但也會讓工廠關門,使整個社區隨之荒蕪;它雖然有助於降低消費者物價,卻也會壓低勞工薪資;它雖然有助於平衡預算,卻也會剝奪政府投資所需的資源;它雖讓人們體驗到網際網路的神奇,但數以百萬的人卻在數位落差(digital divide)之下落後不前;它雖然有助於促進大量投資,卻也造成環境的汙染問題;它有助於資訊的民主化,卻讓人們被邊緣化;它有助於加速商品、服務和金錢的流動,但不穩定、易受打擊和不安全的程度也隨之攀升;全球化創造了前所未見的財富,卻使得貧者愈貧、富者愈富,原本就落後的人更沒有翻身的機會。



對許多企業界人士而言,這些領導的挑戰不但艱困,而且充滿未知數,但卻不容忽視。這些挑戰因各種勢力彼此衝撞,激發出前所未見的強大能量——許多企業領導人將此形容為經濟和政治版本的「超級風暴」。



企業領導人需要面對這樣的超級風暴,並以新的羅盤指引方向。儘管不斷面對無情的競爭和創造短期財務績效的壓力,但沒有任何一家大型企業能忽視或不回應以下這些攸關企業長期生存和成功的威脅:



◎信賴的危機

◎不公平的危機

◎永續發展的危機

以下這些趨勢和統計數據,對今日和明日企業領導人提供重要的訊息。



信賴的危機



三分之二的美國人覺得企業產品良好,而且在全球經濟中頗有競爭力,可是認為大型企業具有商業倫理的受訪者卻只有三分之一。更甚者,只有二成六的人認為,企業和消費者、員工的溝通是直接、坦承的。《商業週刊》和哈利斯民調的結果充分顯示,美國人對企業的信賴已低到令人憂心的程度。在一篇主題為重建人們對美國企業界信賴感的社論中,《商業週刊》指出,「許多批評者認為,美國企業領導人對大眾信心的惡化似乎渾然不察。連串爆發管理疏失及違法行為的醜聞似乎永無止盡,這一連串的壞消息,讓攸關自由市場體系運作的信賴感逐漸瓦解。」



這問題並不侷限於美國企業。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在二○○三年六月公布的另外一份民意調查顯示,大眾對於英國企業和企業領導人的信心極低。該報的評論文章指出,「資本主義是憑藉著信賴運作的體系。要建立人們對市場自由運作的信心,需要長期的時間……但這樣的信心卻因無節制的貪婪和背信,而瞬間遭到侵蝕殆盡。」



信賴程度下降的現象,同樣擴及其他國家。世界經濟論壇在二○○三年一月公布一份重要的全球意見調查,調查中訪問四十六個國家的三萬四千名受訪者,請他們評估各種機構(包括跨國企業及該國的大公司)「經營符合我們社會最大利益」的信賴程度。調查結果發現,在調查的十七種機構當中,企業受信賴的程度不但敬陪末座,而且在過去兩年中,信賴程度還普遍大幅滑落。幾乎所有受訪國家皆是如此。愈來愈多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s)指控大型企業不值得信賴、不公平,而且沒有道德。



在美國,大約有八千五百萬人投資股票市場。然而,美國投資人在股票市場損失的累計金額據估計達七兆美元。目睹企業領導人中飽私囊,而自己投資的標的卻血本無歸,從全國金融中心的華爾街到地方市街的投資人都感到憤怒,並對市場敬而遠之。他們受夠了企業不道德的會計模式、不誠實的訊息揭露程序、薄弱的公司治理結構、過高的行政主管薪酬、岌岌可危的退休金帳戶,以及那些提供矛盾投資建議、卻又瞧不起小額投資人的分析師。他們要求幕後的魔術師現身——一切要透明化、負責任、合乎道德標準,而且要值得信賴。



至於消費者,他們對品牌的忠誠度低,對企業的說法和廣告充滿嘲諷,特別是年輕的族群更是如此。他們希望企業(特別是大型企業)提供更充分的產品資訊,並負起更大的責任。



有上百萬的員工一直面臨失業的威脅、不斷延長的工時、沉重的工作壓力、不合理的工作目標、欺騙的手法,以及表面上雖然遵守法律規定,實質上依然充斥歧視的公司文化。面對這種種現象,員工已經不耐於聽到「你們是公司最寶貴的資產」這類甜言蜜語。他們要的是管理階層言行合一的證據。一般人也開始詢問哪些公司值得信賴,他們質疑強大企業和政治掮客的關係,愈來愈注意企業活動的影響及企業避稅和政治遊說等問題。



不論是對個別公司、還是對廣泛的經濟體系而言,這種普遍缺乏信賴和信心的代價及風險極高。經濟諮商會(Conference Board)的大眾信賴與民營企業委員會報告指出,「聯準會主席葛林斯潘的證詞表示,大眾對企業業績報告的信心下降,與股票價值備受打擊、債務成本上揚,以及新的資本投資減緩等現象都有關聯。」



《財星》(Fortune)雜誌編輯部主任傑佛瑞.高文(Geoffrey Colvin)的觀察指出,「在數位化、以信賴為基礎的經濟體系裡,風險特別高。公司的品牌和商譽是其值得與否的表徵,而這也正是顧客、員工和投資人日漸仰賴的關鍵……經驗顯示,這種資產的建立是很緩慢、痛苦的,但卻能在一眨眼的時間內消失。這樣的信賴一旦消失,可能就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人們逐漸體認到,不論對什麼公司而言,信賴都是最重要的資產之一,而這也是讓資本主義體系得以順利運作最寶貴的要素之一。重建對資本市場和民營企業的信賴和信心,是當今企業所面臨最艱困的挑戰之一。在各界對企業的懷疑和嘲諷日益攀升之際,企業得對投資人和其他利害關係人展現出,他們能以良好的治理方式創造出卓越的績效,而且他們提供的公司資訊都是誠實、正確且周詳的。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