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是最好的學習 | 誠品線上

에행은 최고의 공부다

作者 安時俊
出版社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旅行是最好的學習:如果有人問起你的夢想,請不要說謊,也不要沉默,請大方誠實地說:我不知道,所以我正在找!挑戰精神的「真實體驗」夢想改變人生的你,讀了本書後,會鼓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如果有人問起你的夢想,請不要說謊,也不要沉默, 請大方誠實地說:我不知道,所以我正在找! 挑戰精神的「真實體驗」 夢想改變人生的你,讀了本書後,會鼓足勇氣前行! ──〈花漾〉系列、〈三時三餐〉〈尹食堂〉最有想法的製作人羅暎錫PD 熱情推薦 【名詞解釋】空檔年(Gap Year):暫時中斷學業或事業,藉由旅行、志工活動、職涯探索、教育、實習、創業等多樣化活動,設定自己未來方向的一段時間。 只有一件衣服,一瓶水,一張地圖,你可以走多遠? 沒有錢,才發現原來開口討飯吃,需要這麼大的勇氣…… 生活條件完全淨空,你說自己的大膽還值得誇耀嗎? 20歲,大學第一個暑假他開始窮遊,驕傲被磨平,自尊放最後。 跟街友一起睡覺烤火取暖,打電話回家淚如雨下,馬上被脆弱擊潰; 坐上像廢車一樣的公車,卻遇到山賊搶劫; 在看似和平的村莊,突如其來的激烈槍戰,嚇得魂飛魄散; 第一次到智利,就遭逢史上列為十大地震之一的嚴重天災…… 刀山火海的窮遊,僅僅是為了不想輸給自己,為了寫自己的故事? 幸福是什麼?快樂是什麼?失敗與放棄,人就永遠抬不起頭嗎? 自卑與自傲的他,因為旅行,改變滿腦子偏見,傲慢的固執個性,身段變柔軟,個性變寬容, 最重要的是,學會了愛自己…… 安時俊,堪稱最年輕的執行長,他用800元台幣成立空檔年Gap Year團隊,影響無數年輕朋友的人生目標,讓他們獲得絕對不可能在學校學到的人生智慧。 你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清楚要做什麼? 想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就必須擁有屬於自己的時間, 本書讓你搞清楚什麼是夢想?什麼是空想? 如果你夢想生活改變,請送給自己:時間、環境、勇氣。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安時俊 社會革新企業「韓國Gap Year」執行長。認為置身人群之中的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親身所感,是體悟這個花花世界的最快方法,作者於二十歲那年暑假,隻身窮遊。透過五次韓國與一次日本窮遊經歷,建立起信心,懷抱探索更為寬闊世界的心情,帶著兩百萬韓幣(約台幣五萬五千元)踏上環遊世界之旅。歷時十六個月,走過三十九個國家,經歷搶劫、綁架、交通意外、地震、詐騙、足球賽後暴動等無數事件,精神狀態亦瀕臨崩潰無數次。然而,正因碰撞過無數人,憑藉一己之力解決了無數問題後,才真正從中獲得絕對不可能在學校學到的人生智慧。從此奠定積極人生,成長茁壯。 旅途遇見了許多來自他國的青春靈魂,他們透過各式各樣的體驗,選擇利用空檔年探索人生方向的模樣,著實令人驚豔。完成世界之旅後返國,並未以此經歷豐富履歷表格,反而以紮根空檔年文化為目標,於2012年與朋友們靠著三萬韓幣(約台幣八百元)創立「韓國Gap Year」。於〈改變世界的15分鐘〉、首爾市〈一日市民市長〉等多媒體平台嶄露頭角,躍身現代「青年導師」。每年選擇花費數個月於海外開發更多元的空檔年課程,並身兼空檔年顧問、講師等,活躍於各大領域。 現在每年都有千餘名年輕人透過「韓國Gap Year」於國內外親身體驗實習、志工活動、旅行、教育、職涯探索等各式相關活動。■譯者簡介王品涵專職翻譯,相信文字有改變世界的力量。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韓國語文學系,現居台北。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序言│旅行,遇見真正人生的時光 Part1 選擇窮遊,取代華麗的履歷開始,需要的僅是一步的勇氣 認識世界靠的是身體,而非頭腦 踏遍海南天涯海角學會的事 停止,並非失敗,僅是另一種選擇罷了 以客觀的視角觀察 用屬於自己的方式尋找答案 看待「職業」的嶄新角度 從他人的視線裡,變得自由 Part2 為了體悟更廣闊的世界,踏上環遊世界之旅遇見一堵無法跨越的牆 一次失敗,不代表永遠失敗 打破刻板印象的拉斯維加斯 無論如何,旅途未完待續 人的運氣,究竟能差到什麼程度 任何情況,都能選擇幸福 只要多於五十歐元,什麼都可以! 回顧世界,便湧現創意的旅程 想要裝入新事物,先要丟棄舊事物 為了撫慰疲憊身心的療癒時光 Part3 將旅途中發現的夢想,付諸實踐旅行經歷,需要時間消化 被囚禁在名為「夢想」監牢內的人們 始於資本額三萬韓幣的韓國Gap Year 從瞬間玩完的課程,學到的教訓 為自己而活的人生 環境改變,人也會跟著改變 如何定義時間的價值 Part4 尋找自我,探索未來的時間──空檔年現在做的事,真的是我想要的嗎? 「自助空檔年」第一件任務:尋找障礙物 「自助空檔年」第二件任務:離開水坑 「自助空檔年」第三件任務:正面迎戰 「自助空檔年」第四件任務:找回被遺忘的夢想 後記│做想做的事,享受活著的幸福

商品規格

書名 / 旅行是最好的學習
作者 / 安時俊
簡介 / 旅行是最好的學習:如果有人問起你的夢想,請不要說謊,也不要沉默,請大方誠實地說:我不知道,所以我正在找!挑戰精神的「真實體驗」夢想改變人生的你,讀了本書後,會鼓
出版社 /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1795195
ISBN10 / 9861795197
EAN / 9789861795195
誠品26碼 / 2681550588002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6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序言



旅行,遇見真正人生的時光



不拘國內外,我造訪過許多地方。為了讓更多需要人生轉捩點,或煩惱未來發展的人知道「空檔年」(Gap Year),實為選擇暫停腳步,探索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並開發更多空檔年相關課程,我必須跑遍全世界完成這份工作。每當提及我的工作時,人們總是羨慕不已。然而,為了開發課程的旅行,其實與大家認知的一般旅行有些落差。除了得不斷換乘飛機、巴士、火車、船等交通工具,還可能因為預約延遲或取消,動輒等上數小時,甚至數日。有時,漫長的等待,讓人累得索性昏睡在根本不知身處何方的路邊;有時,坐在別人家牆邊,只為了偷用無線網路……

選擇如此艱苦的旅行,只為一個理由:讓每個人都能透過空檔年找到夢想。旅遊地的旅遊課程、教育機構的教育課程、弱勢地區的志工課程、最嚮往企業的實習課程……我的工作就是開設、介紹這些課程,並與需要的人連結。向需要休息與靈感的人,提供適合的旅程;向需要學習與成長的人,提供教育課程;向需要情緒變換與療癒的人,提供志工活動;向需要成就與未來發展的人,提供實習機會。藉由多樣化機會,為自己的人生帶來變化。

將落實空檔年文化訂為人生目標的契機,不是其他,正是源自一趟旅程。二十歲的那趟窮遊,徹底改變我的人生。那時,衣服、水瓶、鹽、一張地圖,已是我的全部行李。

經歷五次韓國國內窮遊後,再以日本做為跳板,為了探索更為寬闊的世界,我啟程走向全世界。歷時十六個月,遊遍五大陸,三十九國,曾經挫敗,曾經身陷險境—搶劫、綁架、交通意外、詐騙、地震、足球賽後暴動等,一輩子恐怕一次都很難遇上的事,居然接二連三發生在我身上。即使旅行過程時刻都在憂慮睡覺的地方、食物,這些東西卻也成為自己不得不與他人接觸的要件。置身人群之中,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親身所感,正是體悟這個花花世界的最快方法。

在韓國或日本旅行時,用一天勞力換一天糧食,絕對可行。然而,想在美洲大陸用一天勞力換一天糧食,卻變得難如登天。在美洲,人們將「勞力」看得相當神聖。對他們而言,靠勞力換幾口飯吃的提案,對勞力無疑是一種侮辱,因此經常換得一頓痛罵。不知是否因為如此,遊遍世界各地,墨西哥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地方,甚至有種踏入韓國某個鄉村的錯覺。墨西哥人恰如一般鄉村人,有著大剌剌且純樸的性格,無論對待朋友或陌生人,總是隨興、毫無保留,不知不覺卸下我緊繃的神經,盡情享受與他們相處的時間。

一年四個月的旅程,遇見許多人,經歷許多事,大大治癒了自己在韓國社會曾受過的傷害與陰影。現在,道道痊癒的傷口,反而成為滋潤我的養分。如果說踏上旅途前的我,就像緊緊抓著手中冰淇淋,不想分給任何人的孩子,那麼踏上旅途後的我,便成了樂意伸出手中冰淇淋與他人分享的人。

旅行,徹底改變了那個滿腦子偏見、個性固執且傲慢的我。藉由旅行,認識了難以數計的人,讓我的身段變得柔軟,個性變得寬容。最重要的是,學會了愛自己原有模樣的方法,也學會了時時保持笑容。因為我知道,一抹淡淡的微笑,便足以讓自己與對方都變得快樂。透過旅行,獲得這些或大或小的變化,無意識地滲透我的身心靈,形塑了現在的我的人生。

回顧旅行過程,經歷的樂事遠比苦事來得多。那段時間,是我獨享的空檔年。而我獨享的空檔年,使我成長,使我變成一個大人,使我變得快樂。結束旅程返國後,開始思索我能為自己、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於是,我想將改變自己的空檔年,呈獻給所有人。

我希望,每個人都能因為做著自己喜歡的事,而活得幸福。辛辛苦苦讀書,是因為深信只要咬牙撐過去,就能換來自己理想的未來。可是,卻從未思考過自己「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喜歡什麼?」「對什麼感興趣?」「擅長做什麼?」等諸如此類的個人特質。一味迎合眾人的掌聲,是很難實踐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

如果想找尋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必須擁有屬於自己的時間。「夢想」與「空想」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為了實現夢想,「變化」不可或缺。正如體態於成長過程改變,便需換穿新衣般,若渴望改變既有生活,同樣得拋棄舊有的思考模式,創造嶄新的框架。

為此,我們需要擁有三要素:時間、環境、勇氣。假如大家夢想生活產生改變,請送給自己「時間、環境、勇氣」。

我認為,得到這份禮物的最佳方法是「旅行」。當然,沒必要非得像我一樣選擇窮遊。希望大家能花時間想想自己適合什麼樣的旅行,並實際選擇適合自己的旅行。置身自行選擇的時間與環境之中,鼓起勇氣擁抱空檔年。在什麼樣的地方、過了什麼樣的生活,這段時光,將成就我們遇見真正的人生。



內文摘文



p.13-22

開始,需要的僅是一步的勇氣



直到二十歲那年踏上旅途前,我的人生不曾為了什麼感到太大的憂慮。家人與身邊朋友常說我是個心高氣傲的人。小時候,曾因搗蛋惹怒父母,只穿著一條內褲被趕出家門。不過,當時的我並沒有因此感到害怕,當然也沒有哭著向父母求饒這回事。因為我知道只要自己在門口死撐,時間就會解決一切。一、兩小時後,媽媽自然會開門要我進去的往例,無疑成了自己判斷眼前局勢的經驗值。當然,我也堅信他們不會忍心把自己的孩子放在門外太久。

「把我放在門外受罰,損失的是比我更多人認識的爸爸,我又沒什麼損失。」稚嫩的心靈,卻已懂得如此計算。不知為何,某個住在附近的老人家見到我受罰的模樣後,鄰里間開始出現這樣的傳聞:

「那小子膽子滿大的!」

後來,「大膽」這個形容詞經常出現在我身上。然而,直到高二那年,我才正式攀上所謂「大膽」的巔峰。那時,相較於課本,我更著迷閱讀關於談判或管理的書籍。自然而然,開始有了想做生意的念頭。實驗書本理論之餘,也想真的親力親為做點生意。於是,我開始收購、販售二手手機。以一個學生而言,當時的利潤已經稱得上是賺了一大筆錢。既沒有經驗,懂得也不多,卻能在一開始就成功獲利,大大提升了我的信心。因此,我浮現「沒什麼必要念大學」的想法。

然而,父母的主張卻有所不同。無論打算經商或創業,進大學主修管理或許會是比較好的選擇。為了前途發展,那段時期天天和父母大打氣氛緊繃的心理戰,不曾試著敞開心胸溝通。直到某天,爸爸冷不防拿出一張千元韓幣(約台幣三十元)。

「這是什麼?」

「韓幣一千元。從今天起,你每天拿著這一千元去市場。」

「去市場做什麼?」

「你要做生意或做什麼都好,隨便你,反正你每天只能花一千元。」

我欣然接受爸爸的提議。我清楚爸爸心裡盤算的是「只要我實際做過生意,就會打消經商念頭」。不出爸爸所料,想用一千元搞定一日三餐已是個大難題,遑論做什麼生意了。我甚至試過,靠一包鯛魚燒撐過一整天。然而,卻從未改變自己不想念大學,直接從商的想法,更不想就此向爸爸舉白旗。

因此,我和父母的矛盾越來越嚴重。我走我的路,父母操父母的心,漸行漸遠。直到高二那年冬天,我下定決心離家出走。我無畏無懼,一心只想著上首爾,拜託那些事業有成的人,讓自己跟在他們身邊做事。與其坐在書桌前讀死書,活生生的世界才是我真正想闖蕩的。我堅信,這是成功立足社會的最快捷徑。

一下定決心,我隨即變得焦急,再也不想浪費一分一秒。打了兩星期工,再跟朋友借了差額。一存到目標金額的那天,我毫無任何準備,立刻奔上首爾,只為了見見那些出現在《彭博商業週刊》(註:美國具指標性的著名商業雜誌。)的成功人士。

花了整整一個月,無論是事業有成的企業家,或是高利貸業者,什麼人我都見過了,卻始終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唯一得到的體悟是:社會長期累積的既有結構或框架,比想像中來得堅固許多。我想,自己不得不重回原有體系,只為換取更多時間。帶著滿滿好奇心開啟的一個月離家出走之行,就此落幕。

二十歲那年,如父母所願考上企管系,卻對在大學所學的管理學絲毫不感興趣。就在迷糊徬徨之際,迎來了上大學後的第一個暑假。漫長的假期,我實在無法忍受時間就這麼流逝。為了不想眼睜睜看著時間溜走,我決定離家旅行。就在此時,網路搜尋列跳出「窮遊」一詞。可是,無論怎麼變換關聯詞,始終找不到任何比較特別的心得文或資訊。

「沒錢的話,有可能旅行長達三十天嗎?沒飯吃怎麼辦?要在哪裡睡覺?」些許憂慮在心底萌芽,那是種前所未有的情緒。直到那時,我才總算明白一件事,自己之所以能不知天高地厚地誇耀自己「大膽」,其實全因受到來自家人與社會的無形圍籬所保護。正如小時候即便被趕出家門,我清楚只要時間一過,自然能再回家,所以大可安心待在家門口等待般。

我想,是時候離開圍籬了。為了撫平憂慮,我需要一些對策。於是,我向七名好友提出旅行計畫。彷彿非得昭告天下,自己才肯真的啟程似的。只是,沒有任何一名朋友積極地認為這趟旅行存在成功的可能性。

時間過得越久,我的好勝心越是高漲。既然已經昭告天下,為了捍衛尊嚴,我決心讓這趟窮遊非成功不可。原本預設會投反對票的父母,意外地輕鬆放行。我猜,他們大概覺得沒帶錢去旅行的我,勢必撐不了三天就會自己乖乖回家。

出發前一天,我整夜睡睡醒醒,輾轉難眠。出發當天早上,陰涼的清晨空氣猛地喚醒了我。簡便衣物、水、鹽、一張全國地圖,已是我全部的行李。踏出家門,深深吸了一口氣後,雙腳踏上腳踏車踏板,朝著目的地前進。

「反正萬一覺得很辛苦,隨時可以回頭。今天就盡情往前衝吧!」我放聲大叫。我有的只是一輛腳踏車與雙腳。加快踩踏腳踏車踏板的雙腳速度,心裡的憂慮也跟著消失。出發不久後,我發現了一個正在盡情奔跑的自己。專注奔跑,其實是件比想像中快樂許多的事。一步、一步……不知不覺,我已經自由自在地狂奔於這段自己所選,又名「旅行」的時光中。

途經滿布雜草的道路時,穿著短褲的雙腳被劃得全是傷痕;翻越數個高難度陡坡後,稍一鬆懈,立刻在最後一個坡上摔得四腳朝天;只要自以為精力充沛,不按時休息的話,用不了多久就會發生意外。

有次,肚子真的餓得不行,隨之下滑的體力,整個人幾乎被席捲而來的倦意吞沒。自從兩小時前,肚子開始發出咕嚕咕嚕聲,我就知道早已過了午餐時間許久。在我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繼續前行之際,赫然見到左前方有間餐廳。我朝著餐廳門口而去,卻說不出「可以給我一點飯嗎?」就這樣,我在門口徘徊了將近四十分鐘,腦海閃過五萬種念頭。

「原來想討頓韓幣五千元(約台幣一百五十元)的飯吃,需要這麼大的勇氣!」突然想起了我的父母。霎時領悟賺錢養大孩子是件多麼辛苦的事,體內滾燙的哽咽情緒隨之翻湧而上。此時,有位阿姨從店裡走了出來。

「你為什麼站在這裡?」

「我正在窮遊途中,不知道能不能要點飯吃?我可以幫忙做任何事!」我用微弱且畏縮的聲調說道。緊張的心情,就像小時候第一次打電話到中華料理店點外賣。我在五分鐘內清空阿姨準備的所有餐點。當時恰巧是阿姨結束午餐時段的生意,正在整理店內事務之際。我幫忙清洗堆在紅色大菜籃裡的無數湯筷,後來雙手還因此而抽筋……在家時,動不動因為不想吃飯,甚至連坐在擺滿飯菜的餐桌前都不肯的我,這才知道想靠自己要到一頓飯吃,原來這麼難……

夕陽西沉,緊接而來的問題是住宿。莫名其妙跑到一般人家要求借宿,想必是絕對不可能成事。為了打探附近哪裡有廟宇落腳,我問了幾位村裡的老人家。等到抵達第一間廟時,入夜的天色早已漆黑。即使白天已經反覆練習數次,實際開口始終不是件易事。

「我是在窮遊的學生,不知道能不能收留我一晚?」

「這裡不是那種地方。」

劈頭被賞了一碗閉門羹。但是,總不能因此熬夜不睡。於是,我前往第二間名為「龍華寺」的廟。有了第一次被拒絕的經驗後,懷著再度被拒絕的擔憂,胸口悶得簡直喘不過氣。不過,既然廟名有個「勇」字(註:韓文中的「龍」與「勇」字拼法相同。),我決定試著鼓起更多勇氣。此時,正好有名年輕僧人從寺內走向庭院。我刻意用了格外爽朗的聲調,向他打招呼。

「你好!我是在窮遊的學生啦!不知道有沒有隨意的地方可以收留我一晚呢?」

僧人靜靜打量了我一下,表示必須先徵求大師父同意後,走回寺內。再次走出來的僧人,請我跟著他進房。那是間足以容納二十人的大房間。不久後,大師父走了過來。即使是涉世未深的我,也能感知眼前這股強大的能量。

「吃飯了嗎?」

「沒有……有……」我實在無法爽快應答。雖然肚子很餓,但已經得到住宿的我,真的沒有臉再要求食物。大師父轉身,說了一句話:

「快跟我來。」

我匆忙換了衣服,跑出房門。宛若鄰家老奶奶般,親切的菩薩們正在準備飯菜,我趕緊跟著擺好餐桌、小菜、白飯。沒想到自己有機會一嚐從前僅有耳聞的「齋飯」,心裡滿是期待。我彷彿真的變成菩薩們的孫子,備受照顧。那頓飯的味道,好甜。僅有野菜與白飯的晚餐,卻是御膳房的山珍海味也無從比擬。洗完餐具後,我在菩薩們身邊嘰嘰喳喳地講述那天的遊記。食宿問題一併解決,我也總算鬆了一口氣。平時沉默寡言的我,看著喋喋不休的自己,其實有點陌生。

入夜後,熄燈滅火,耳邊只聽得見莊嚴的木魚聲。原本有些難以入眠的我,瞬間陷入沉睡。究竟睡了多久呢?我自然地睜開雙眼,凌晨三點。我起身離開房間,見到僧人們正在準備禮佛。雙手合十,低頭祈願,誠心做著一百零八拜。我走回房間,清澈的木魚聲卻無休無盡,一聲聲敲擊著繚繞木賊草香(註:植物名,圓形管狀,呈草綠色,味道甘中帶苦。)的我的腦袋。

凌晨五點,我準備離開。菩薩們要我留下來一起吃早飯,但我真的不能再欠他們人情了。無以為報的我,只能以深深一鞠躬致意。此時,有位菩薩跟著我走了出來。

「不要這麼客氣,吃個便飯再走吧!」

「謝謝,我已經在此用餐,也睡了一夜好覺,真的很滿足了。」

「真固執……那你稍等一下。」

菩薩急忙走回寺內。正當我猶豫著該不該繼續等下去時,一轉過身,便聽見菩薩的呼喚。他將便當盒放進我的背包後,淺淺致意,即趕緊走回寺內。騎了腳踏車一陣子後,打開便當盒,裡面裝著野菜拌飯,飯菜滿是擔心我就此離開而匆匆打包的痕跡。我停下腳步,再次朝著龍華寺的方向,低頭鞠躬。

過去,從未有任何事能讓我自願低頭。一方面是自以為是,一方面是託父母的福,日子一向過得無憂無慮,彷彿與生俱來擁有一切,目空一切地仰頭前行。從前只要帶著所謂的尊嚴與膽量,就很了不起一樣,總以為向人低頭有損尊嚴。

天色漸明的早晨,暖陽灑落萬物,我再次踩著腳踏車踏板,龍華寺漸漸遠去。我用盡全身力氣轉動腳踏車踏板,思考著人生真正的勇氣究竟是什麼。終於,我卸下了過去如盔甲般隨身裝備的傲氣。當時的我下定決心,未來的每一分每一秒,自己都會傾注全力揮灑真正的勇氣,而非傲氣。



p.160-165

被囚禁在名為「夢想」監牢內的人們



開啟一天的清晨,是我最快樂的時刻。早上起床,無論再忙也會花十分鐘思考。坐在書桌前,整理與計畫「今日待辦事項」,而這十分鐘也是一整天專注力最強的時間。工作,或許是種義務,不過若是自己選擇的義務,便不感厭煩,而是種幸福。順利完成預定計畫後,又浮現新點子時,真的非常快樂。

到公司上班的第一件事,是打開電子信箱,詳細閱讀預約諮詢的年輕人寄來的自我介紹。我的二十幾歲,就在邊尋找自己與夢想,邊探索職涯生活中度過。幸虧自己選擇用滿腔熱情走過那段歲月,度過徬徨與探索的時期,現在才成為能傾聽年輕人並與其分享經驗的人。正因我也曾經徬徨,因此更能對他們的故事產生深層共鳴。無論是什麼故事,我都願意仔細聆聽,盡力讓他們知道自己的煩惱其實不只是煩惱,而是人生的轉捩點。這是我的工作,也是一份義務。

實際與年輕人談話,發現某個詞的出現比例高得嚇人:「夢想」。有趣的是,隨著不同人、不同故事脈絡,這個詞也有著全然相反的定義。有人說是「無謂的理想」,有人說是「渴求的成功」,究竟我們的夢想是什麼?當問起孩子們的夢想是什麼時,他們總能說出一些出人意料的答案:

「我長大以後要當甜甜的東西,因為我想帶給別人快樂。」

「我長大以後要當生氣的人,因為只要一生氣,媽媽就會完成我的願望。」

這些孩子踏進校園後,答案慢慢有了變化,「甜甜的東西」變成「藝人」,「生氣的人」變成「CEO」。從前光是起身學步、吃飯就能獲得稱讚的人,最終卻因成績差、不聽話、玩樂、打電動、玩手機、晚回家等等理由,被罵得一無是處。就算只是說出一點自己的主張,就會被貼上「叛逆少年」「問題兒童」等標籤。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流逝,終日只能被困在名為「競爭」與「比較」的滾輪內,疲於奔命地轉動,遑論為了追求幸福與自由展翅飛向晴空。

置身只在意學業與成績的我們的教育體制內,甚至連向年輕人提起「夢想」二字,都顯得沒有意義。如果問年輕人「夢想是什麼?」大多數的人會回答職業或職務,如果再追問「為什麼選擇這個夢想?」他們會不假思索回答「因為那是我想要的職業」。

某天,有位夢想成為醫生的年輕人找上了我。我強忍想問「你的夢想真的是醫生嗎?」的衝動,靜靜凝視他的臉龐,我不由自主地感覺心酸,一個說著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的人,臉上居然沒有絲毫朝氣。不過,其實我也懂那種感覺,有時夢想的確使人不知所措。看著他,我憶起童年時期的一幕。

約莫是七歲那年,我和爸爸,以及爸爸的朋友一家一起出遊。同齡小孩聚在一起玩耍時,爸爸的朋友突然開口,要我們按照年紀排好隊後,一個接著一個站在小石塊上,說出自己的夢想。從來沒有想過什麼「夢想」的我,連小石塊都站不上去,只顧著低頭躊躇,心裡害怕說出自己的夢想後,會嚇到大家。見到連小石塊都站不上去的我,大人們你一言我一語說著「堂堂男子漢怎麼這副德性?」我當時很想哭,卻用盡全身力氣忍住。直到長大成人後,我才知道當時承受的情緒名為「侮辱」。

不知是否因為那次經驗,直到高中開始產生想做生意的想法前,任何人問起夢想是什麼時,都會令我感到相當煩躁。假如七歲的我懂得編織一個謊言,說出某個像樣的職業當作夢想的話,結果又是如何?無疑能獲得大人們的掌聲喝采。難道唯有得到別人的掌聲,才能賦予我的夢想正當性嗎?執著於別人的肯定與讚賞,只會錯認能獲得別人掌聲的職業,是自己真正想從事的職業。如此一來,人生不會因夢想感到自由,而是被囚禁在名為夢想的監牢內。

小時候懷著單純的心,放聲高喊的夢想,被現實社會的框架擠得扭曲變形。於是,職業取代夢想,職業成為通往未來的唯一道路,人生為醫生、律師、老師、公務員等名詞,變得僵化不堪。

當夢想變得單一化,人的行動與說話方式也會不知不覺受到影響,拚命望向一個目標,耗盡畢生熱情,認為目標以外的一切,都是沒有用處、浪費時間。

然而,無論別人怎麼說,人生始終是自己的,不該為了得到別人的稱讚,或為了躲避別人的責難而活。如果自己的夢想僅是為了回答別人的問題而存在,那就得警覺這樣的夢想是否只是一種職業或一個名詞,因為一旦無法擁有這個職業,人生也就失去夢想,像個迷路的人,被積累的挫敗感纏身,再找不到其他夢想,甚至連近在眼前的嶄新機會也看不見,自己將自己歸入人生失敗組。我想對失去夢想的人說:

「你並沒有失去夢想,僅是因為某種原因,自己親手造成眼前局面。」

每個人的「某種原因」都不同,只要重回失去夢想的瞬間,找出個中原因,眼前所見就會煥然一新。而重新找回失去夢想的時間,正是空檔年。

在此,我想叮囑希望擁有空檔年的人一句話:

「如果有人問起你的夢想,請不要說謊,也不要沉默,請大方地誠實以告,告訴他們『我不知道,所以我正在找』。」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