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敵者: 強化身心免疫力的修鏈法 | 誠品線上

沒有敵者: 強化身心免疫力的修鏈法

作者 洪啟嵩
出版社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沒有敵者: 強化身心免疫力的修鏈法:SARS至今,人類要從病毒中學到什麼?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全球擴散,你挺得住嗎?關鍵五秘訣,深度喚醒身心免疫力!※在猶如變種SARS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SARS至今,人類要從病毒中學到什麼? 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全球擴散,你挺得住嗎? 關鍵五秘訣,深度喚醒身心免疫力! ※在猶如變種SARS病毒捲土重來之際, 人手一本必備的關鍵指引。 ◎這本書要特別給— 1. 口罩戴了、酒精噴了,卻總還是提心吊膽的你,該如何穩定內心、調節身心免疫力? 2. 已厭倦集體恐懼的病毒威脅,想要深入問題根源,覺察大自然事件與人類身心恐懼的根源。 面對不斷變異的病毒, 除了密不透風地防衛、命懸一線地對決, 生命還有什麼選擇? 這是一本專為人類面對已知、未知病毒而寫的自我修鍊書, 一條走出微型風暴的修行之路。 生命中的許多耗損,都源於對立與敵意。病毒是一場微型風暴,它時刻檢視我們與身體、大環境的關係。當我們兩相對立,身心便採取自我耗損、縮小的立場,使生命深受恐懼與磨難。 無色無味的病毒,充分展現虛幻無常的客觀現象:永遠有危機,卻又有機會平安度過。這樣的心境將是修行最好的機會。 洪啟嵩禪師探討人類與微生物的關係,將病毒作為外境代表,由外而內一步步帶領讀者走向身體、氣脈、氣息、心念,透過五者的修鍊,再由內而外、從心到境深刻轉化,結合放鬆、遠離疾病恐懼、焦慮的禪觀導引,達到最深沉的和諧圓滿。沒有敵者,是化危機為轉機,引導人類身心進化的珍貴禪法指引。 ◎本書特色 1.第一階段解析人類與微生物的依存關係,從不同年齡層罹病後的症狀,解析人類免疫力的調節關鍵,人類又該如何面對病毒環伺的恐懼焦慮,進而正確調節免疫力,使身心與宇宙產生和諧的互動。 2. 「沒有一位精神病人可以深長而均勻地呼吸」,緊張的身體是阻塞結滯、呼吸雜亂的,第二階段將詳述五關鍵秘訣的身心免疫調節法,一步步帶領讀者檢視並轉化自身與自心、呼吸、氣脈、身體,與宇宙的關係。 3.第三階段,作者進一步以禪宗的禪觀方法,解析恐懼的本質與虛幻,導引讀者身心放鬆的禪觀,遠離罹病的恐慌、不自信與焦慮,將主客體之間「慣性力」鬆掉,時時回到身心最舒適無壓、光明幸福的當下。 ◎摘句先讀為快 ♦免疫系統反應過度為SARS患者死亡的主因!研究指出大部分的傳染病造成死亡之例,泰半由於人類的免疫系統反應過度激烈所導致,造成兩敗俱傷的下場——宿主迅速死亡,病毒和細菌也失去寄生的所在。 ♦面對SARS,兒童免疫能力尚未發展完全,反而形成一種優勢,不會造成過度激烈的反應,容易和病毒建立和諧的長期共生關係。這是為何專家呼籲不能一味「提高」免疫力,而是「調節」免疫力!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李德堡:「人類應該與細菌尋求一種共生的關係,而非希望完全征服它以得到最後的勝利。」當我們越瞭解SARS的特性,我們會發現SARS與人類似乎並非敵對的關係,而是極有可能建立和諧共生的關係,一同圓成生命的進化之旅。 ♦真正的宇宙,就如同鏡中相映、水中倒影一般,當我們惡臉相向,環境也會如同回聲一般恐嚇我們。因此我們要把一切外境、大自然、陌生人、他人都視為自己,而不是與它們為敵。 ♦吸氣之前先學會吐氣!許多人在呼吸時,吸得不深、或粗重,精神病醫師亞歷山大‧魯文曾說:「每一種情緒的問題,都反應在雜亂的呼吸上。」這些呼吸、心念與情緒的糾纏,都會成為身體長期緊張僵硬的結果。 ♦當我們的身心完全安定下來之後,安定的身體小宇宙會與大宇宙產生相應、一起呼吸,並且以整個宇宙法界的母胎同步流動,如此身心會產生不可思議的變化。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洪啟嵩先生,自幼思惟生命的真諦,並參學各派禪法,尋求生命昇華超越之道。二十歲開始教授禪 定,致力推廣禪定教育,從學者無數。 他以洞見的智慧,提出對於未來及人類生命自身的重要觀 察,並深入禪定,對人類身、心的昇華有獨到的創見及體會,力圖使人類文明走向更深刻的演化, 臻至圓滿。 於1983年閉關於台灣省南投仁愛鄉別毛山,同年成立文殊機構,首倡落實生態與精神 環保的人間淨土,及萬名菩薩捨身報恩之器官捐贈運動,為宗教界發起器官損贈及環保護生之先軀 。曾任政治大學、師範大學、淡江大學等各大專院校,及司法官訓練所、外交部、新竹地方法院講 座,現為法務部全國監所教化人員坐禪課程講座。洪老師並曾應邀至百齡、福齡、朝陽等各扶輪社 ,及萬通銀行、史克美占製藥、企業經理人協進會等各大企業、社團,教授坐禪及壓力管理,備受 推崇。1999年台灣九二一大地震,國防部及內政部消防署並以洪老師的放鬆禪法及睡夢禪法,做為 救災人員心理輔導教材,成效卓著。著有坐禪之道、放鬆禪法、夢中修鍊、腦能轉換、以禪養生、 前未來、生命的實相系列等書,著述百餘部。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出版緣起 作者序 第一部 方法 1人類與微生物 ˙人類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病毒是本來就存在那裏 ˙人類與微生物的深厚淵源 ˙微生物改寫人類的歷史 ˙當優勢條件變成致命弱點 2 無知與本能 ˙專業的無知與無知的專業 ˙提昇心靈免疫力 ˙驕慢造成無知的專業 ˙慈悲的同理心 3向SARS發出和平的訊息 ˙兒童SARS患者的啟示 ˙人類與細菌的和諧共生 ˙免疫系統反應過度為SARS患者死亡的主因 4以SARS為師 ˙與SARS攜手邁向未來 5 SARS──人類應再進化的契機 第二部 理論 1沒有敵者──從心到呼吸、氣脈、身體乃至環境的和諧 ˙轉化身心的五大口訣 2心的和諧 ˙遠離顛倒夢想 ˙安心的方法──心如明鏡鑑照 3呼吸的和諧 ˙呼吸是生命力的象徵 ˙呼吸的樣貌 ˙呼吸的和諧 ˙睡夢中脈呼吸法 4氣脈、經絡的和諧 ˙氣脈、經絡的和諧 5身體的和諧 ˙身體的無常變化 ˙人身與佛身 ˙身體的和諧 6外境的和諧 ˙外境的和諧 第三部 方法 1放鬆禪法提昇免疫力 ˙調整身體 ˙練習放鬆 ˙放鬆導引法 2遠離疾病恐懼的禪觀 ˙恐懼的本質 ˙療癒恐懼的方法 ˙遠離恐懼的導引法 3遠離焦慮的禪觀方法 ˙療療焦慮的方法 ˙遠離焦慮的導引法 4 SARS圓滿成就法 ˙向SARS發出和平的訊息 ˙觀想SARS化為光明 ˙觀想SARS成為光明的護法守護我們 ˙觀想SARS成了佛 ˙為SARS風暴中的病人祈願 ˙為SARS風暴中往生的SARS及人類祈願 5 SARS自他互換法 ˙SARS病者的修持法 ˙健康者的修持法 第四部 保健防疫 1 SARS來襲,保健升級 2勤洗手的好習慣 ˙飲食的衛生好習慣 3自護護他的好工具──口罩 4環境衛生的好習慣 ˙搭乘交通工具的衛生好習慣 5提昇免疫力的良方 第五部 附錄 1 人類與病毒交會的年代 2 SARS之父烏爾巴尼醫師小傳 3 SARS小辭典 4 SARS相關資訊及網站

商品規格

書名 / 沒有敵者: 強化身心免疫力的修鏈法
作者 / 洪啟嵩
簡介 / 沒有敵者: 強化身心免疫力的修鏈法:SARS至今,人類要從病毒中學到什麼?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全球擴散,你挺得住嗎?關鍵五秘訣,深度喚醒身心免疫力!※在猶如變種SARS
出版社 /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2031322
ISBN10 / 9572031325
EAN / 9789572031322
誠品26碼 / 2611330590000
頁數 / 225
開數 / 25K
注音版 /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級別 / N:無

試閱文字

自序 : 沒有敵者,是從自心到生命、法界的和諧,從心、呼吸、氣脈、身體乃至外境,發生最深沉和諧。
當我們與自己的身體為敵的時候,身體的健康程度只有往下降;當我們與整個環境為敵的時候,我們跟整個環境,就會處在兩個相互對立的立場。如此,我們不只不能與環境相互融合、增加力量,反而相互的耗損。
更確切地說,當我們的心念與整個山河大地、宇宙萬物相對立時,我們的身心就是採取自我耗損的立場,將自我縮小的立場,影響所及是整個生命都受到了障礙。
SARS先生,在21世紀的前期造訪人間,強烈的衝擊了人類的身體與心靈。在人類史歷上,SARS算是一場小風暴,一場微型風暴。
人類在與大自然互動之中,經歷了種種的危機與轉機。在這些不可思議的重要因緣當中,我們總想以外在的手段去消除這些危機,但是否曾真誠的思惟,其實這些危殆的因緣當中,我們反省人類生命自身不足,而思予進步昇華,同時也調整我們的身與身心自身與他人及自身乃至人類與外在環境的關係與相應策略。
人類必須對自身生命增上與世界的發展,有偉大的願景。尤其是在面對危機的時候。
地球,人類的母親,在人類發展面臨抉擇的二十一世紀初始,慈悲的給人類一些提示與警訊,讓人類重新學會謙卑與如何發展更偉大的願景。地球母親的使者SARS,讓我們必須深層自省人類的不足。其實這不只是面對SARS病毒而已,而且是當我們在未來面對更強力的微生物,乃至人類發展挑戰時,我們所必須的反省與昇華。
在面對SARS時,我們是否反省到人類的不完美,乃至於提示出人類可再進化的因緣,這是本書的重點所在。
只有放下恐懼、防衛的心態,深刻的了知:只有全體生命的和諧,才是共生共榮的唯一出路。
讓我們放鬆敵對的心意,與SARS握手言和,從心、呼吸、氣脈、身體乃至SARS(外境)完全放鬆,安住於光明,共同攜手,邁向生命的圓滿進化之旅!

試閱文字

內文 : 1人類與微生物
  人類不該妄想消滅病毒,因為光是一個SARS患者身上病毒加起來的數量,就比全人類加總的數量還多得太多了!
  SARS在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的前期,引發了超級風暴,全球持續傳出的疫情,使人類的身體與心靈都受到極大的衝擊。而這鉅大的力量,是相應於人類的自大與無知所產生的。
  人類近幾百年來的強勢發展,累積了人類發展的基礎,但是,越來越多新科技的產生,其背後強烈的因素是什麼呢?這是因為人類想要創造對自己有利的東西,而且用整個系統來保障自身的利益。
  因此,人類與其他生命的相處,並沒有朝著一個和諧共生的方向來發展,反而是不斷的的擴張,卻不知這正是自取滅亡的開端。在這次的SARS風暴中,我們可以從幾個面向來觀察這個事實。
˙人類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當SARS風暴剛出現端倪時,不但世界衛生組織輕忽了,台灣社會所得到的訊息也是相關單位一直強調的「三零」─零死亡、零社區感染、零境外移出,而使民眾未能及早防患。
  一直到國際衛生組織(WHO)的烏爾巴尼醫生應邀至越南河內支援醫療此病時,才極力向國際衛生組織強調SARS具有高度傳染性。而烏爾巴尼醫生也不幸在治療病人的過程中被感染而殉職。
  然而,人類總是如此輕忽又如此緊張,疫情開始擴大時,才發現我們對SARS竟一無所知。包括其感染來源、傳染途徑,甚至SARS到底是病毒還是細菌感染都不得而知,緊接著自大與無知而來的,是越來越多的恐懼與慌亂。
  其實,SARS並不是特例,只是人類太容易遺忘過去的經驗。除了SARS疫情的爆發之外,回看人間近五十年間,也有幾次新興病毒出現,造成嚴重的疫情。例如:1976年在非洲薩伊北方所爆發的伊波拉出血熱(Ebola Virus),這種病毒會造成宿主急性發燒、帶血腹瀉、口鼻出血,乃至衰竭而死。
  而1951年至1953年韓戰期間所爆發的「漢他出血熱」(Hanta virus),這種病毒和SARS病毒相同,是易突變、更換宿主頻仍的病毒。
  而在美國九一一事件中廣為人知的炭疽熱,會使人出現咳嗽、高燒、胸痛,身體呈藍青色缺氧狀態,嚴重者導致喪命。諷刺的是,炭疽熱本來不該再對人類造成威脅,之所以疫情會爆發,是源於人類許多相敵對的國家,競相採集炭疽桿菌,研究發展生化武器,而造成炭疽熱對人類仍存在著威脅。1979年4月,前蘇聯細菌武器基地的爆炸,使炭疽熱疫情爆發,造成1000人死亡,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當我們剛從SARS的風暴驚魂甫定時,往往很快就忘記過去的教訓,得意忘形的以為「人類征服了病菌」,但是,這種妄想往往很快的破滅。
  專家不斷的提出警訊,除了SARS之外,將有更多的新興病毒出現。世界衛生組織(WHO)官員警告,繼SARS之後,必然還會爆發其他致命傳染病的大流行,包括流行性感冒,全球必須加強防疫措施。
  WHO傳染病防治部門主任海曼說:「未來還會有類似SARS的傳染病爆發,上世紀爆發三次的流行性感冒幾乎確定會再發生,還有我們不知道的其他疾病。」
˙病毒是本來就存在那裏
  為什麼病毒會突然大舉「攻擊」人類呢?
其實,並非病毒入侵人類的領域,應後說病毒是一直存在那裏,只是人類誤闖其巢穴。縱觀歷史上幾次微生物與人類擦槍走火的激烈事件,探討其原因,人類自身往往是造成這種後果最主要的原因。
  生物學家發現,由於人類不斷地擴張自身的生存空間,而從事阻斷自然環境的活動,如砍伐森林,增加農地等,均會提高致病微生物的移動性,也是許多新興病毒不斷出現的原因。
  一九八 年代,委內瑞拉的葡多吉沙省將大片森林闢成耕地,農民因此有地可耕,卻引來老鼠,疾病也跟著出現,一百多人因此感染Guanarito病毒,三分之一死亡。
  一九九九年馬來西亞也因人類與自然爭地,而發生類似情況。政府讓森林後退,騰出土地給豬農使用,結果卻讓食果蝙蝠無處居住,只有以屋椽棲身,牠們以立百病毒汙染了豬隻的水源。
  而愛滋病毒的疫情,數十年前,這種傳染只侷限於小村鎮,它之所以會對人類造成重大威脅,則是道路、城市、機場、社會傳統瓦解、血庫、針頭等因素所致。
  SARS只是再次提醒人類,這些病毒傳染「網絡」的威力。SARS的來源有許多種說法,其中一說是源自廣東,與這些年來流行的新種禽流感來自同一地方。因豬、雞、鴨與人類同一地方居住,彼此相互傳染交換流行感冒病坊,豬隻可能同時潛藏人類與禽類的病毒。而雙重感染可能產生能對抗抗體的混種病毒。
  病毒是本來就存在那裏,只是在各種條件具足之後,就隨著人類文明發展的網絡移動。
  雖然人類一直妄想消滅病毒,事實上這在立場上是站不住腳的。
  生物學家提出一種新觀點:各種新興病毒的出現,並非病毒跑出來,而是人類擾亂了病毒巢穴的結果。
  新興病毒原本可能以棲息在熱帶地區森林的猴子、鼠類、蝙蝠等為自然寄主,一直到最近,森林深處都是密閉的,因此它們不會出現在我們面前。但是,人類為了擴大農地,以及確保木材的供應而大規模砍伐森林,代價便是使人類遭遇到原來封在森林深處的病毒。
  原本新興病毒只會出現在幾個地區,但是目前靠著人類飛機等交通工具,同等將病毒快速運送到世界各地。
  過去人類太過驕傲,以為醫療體系已經可以控制一切的疾病,但是在SARS發生之後,對這種病毒的無法掌握,使人類產生了極大的恐懼,也引起極大的混亂。
˙人類與微生物的深厚淵源
  然而,微生物與人類的關係,並非只有這種緊張的對峙關係,其實還存在著另一種和諧的關係,甚至,我們體內的機能要正常運作,還得靠微生物的幫忙呢!
  人類與微生物的關係本來就源源流長,我們腸道中有許多微生物的寄生,生產人體需要的養份,而人體皮膚上也有一些微生物寄生,他們對人體沒什麼壞處,也沒什麼好處,但是人體如果抽去了水份,剩下的重量中有十分之一是微生物。
  而微生物使人類致病,可以說是寄生在人體內的微生物與人類沒有達成和諧共生的結果。
  人類妄想消滅病毒,實在是沒什麼道理可言,微生物在地球上生活的時間已經三十五億年,人類的歷史僅僅其千分之一而已。然而,由於因緣變化,地球上人類的勢力迅速發展,使人類強勢的主導了整個世界的運作。這使得人類變得驕傲自大,誤以為自身是地球上的唯一生物。
  如同《病菌現形》的作者所說:地球上生物物質裡百分之八十到九十都是由微生物所組成。我們只看到會使人類致病的微生物,卻不知道人類如果缺少了其中許多微生物,將會生病。
  面對來勢洶洶的SARS,人類本能地張起了刺,以為病毒彷彿是背負著消滅人類的使命而來。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事實並非如此,研究結果顯示,病毒和細菌造成宿主的死亡,大部份純屬意外。
  一九五八年諾貝爾醫學獎主李德堡說:「細菌本來可以在許多個世代前就把人類徹底打敗,但假如宿主滅絕,細菌也沒有出路,因此人類才能存活至今。」當我們發現病毒並非如此惡意,而是本能的防衛時,心中應該坦然許多,再看看它所釋放的種種和諧共生的訊息,我們是否能從自大的人類本位主義中醒覺,放下防衛武裝的心,構思與SARS共生共榮的藍圖?
˙微生物改寫人類的歷史
  微生物,這種微小得只有在造成疾病時才會使人類注意到其存在的生命,在歷史學家的眼中,卻對人類歷史造成了重大的改變。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歐洲人征服美洲大陸時,微生物的重大影響。西班牙殖民者科爾特斯(Hernandndo Cortes)入侵南美,征服阿茲特克(Aztecs)帝國的事就是明顯的例子。
  一五二○年,殖民者入侵阿茲特克失利,不料殖民者從歐洲帶來的天花病毒,使印地安將領以及戰士多人染病身亡,結果全軍潰散,由勝轉敗。疾病就隨著歐洲人的足跡逐一在美洲部落傳播開來,在哥倫布踏上新大陸之前的美洲土著因之被消滅了95%。
  生物學家戴蒙(Jared Diamond)在暢銷的科普書《槍炮、病菌與鋼鐵》中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在戰亂中蔓延的微生物比槍炮刀劍更恐怖,奪走的性命更多。」
  他認為在過去的戰爭中,並非最傑出的將領和最卓越的武器就可以所向無敵,事實上,勝利者常常是這些把可怕的病菌傳播到敵人陣營的人。」
˙當優勢條件變成致命弱點
  近五十年,人類的醫療科技的突飛猛進。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由於疫苗及抗生素的發明,使得人類免於瘟疫和傳染病的肆虐,這是人類醫藥史上的一個重大突破。
  接著生理學、藥理學、分子生物學的迅速發展,使得人類對疾病的機轉開始了解,也帶動了成千上萬種新藥的發明。加上移植醫學的進步,電腦斷層掃描儀(CT)、核磁共振儀(MRI)的發明,大幅提高了診斷的正確性和治療的效果。
  在近五十年中,人類醫學知識和經驗的累積,遠遠超越了之前幾千年全世界醫療文明的總和,使人類的平均壽命從二次大戰前約四十多歲,延長了三十年,而達到今天的七十多歲的平均壽命。
  然而,隨著這個輝煌的成就,也使得人類忘失了謙卑,變得自大而不知尊重其他的生命。
  這種人類本位的意識,在文字語詞上顯露無遺,所謂的「益菌」、「害菌」的不同,都是以人類為主體來評斷微生物的分類。而所謂「病毒」,也是能使人類產生疾病的微生物歸類。
  當人類以各種醫療技術來維護身心的健康、長壽時,隨著醫藥科技的突飛猛進,對古典傳染病帶來極大的衝擊。
  然而,生命自然會尋找出路。
  瀕臨滅絕的古典傳染病原,產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其藉著抗藥性新病原的絕處逢生,而對人類宿主造成嶄新的挑戰,再加上現代醫療制度的高度集中化,醫院內具有多重抗藥性的傳染病原,病毒就藉著熙來攘往的門診人潮,有效地擴散到社區中的一般人群。
  在這次的SARS風暴中,我們可以看見,原來醫療機構是我們防護身心最有力的防線,最後卻成了散播傳染病的大本營。病毒把人類認為最安全的所在,變成了最有效傳播的地方。
1人類與微生物
  人類不該妄想消滅病毒,因為光是一個SARS患者身上病毒加起來的數量,就比全人類加總的數量還多得太多了!
  SARS在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的前期,引發了超級風暴,全球持續傳出的疫情,使人類的身體與心靈都受到極大的衝擊。而這鉅大的力量,是相應於人類的自大與無知所產生的。
  人類近幾百年來的強勢發展,累積了人類發展的基礎,但是,越來越多新科技的產生,其背後強烈的因素是什麼呢?這是因為人類想要創造對自己有利的東西,而且用整個系統來保障自身的利益。
  因此,人類與其他生命的相處,並沒有朝著一個和諧共生的方向來發展,反而是不斷的的擴張,卻不知這正是自取滅亡的開端。在這次的SARS風暴中,我們可以從幾個面向來觀察這個事實。
˙人類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當SARS風暴剛出現端倪時,不但世界衛生組織輕忽了,台灣社會所得到的訊息也是相關單位一直強調的「三零」─零死亡、零社區感染、零境外移出,而使民眾未能及早防患。
  一直到國際衛生組織(WHO)的烏爾巴尼醫生應邀至越南河內支援醫療此病時,才極力向國際衛生組織強調SARS具有高度傳染性。而烏爾巴尼醫生也不幸在治療病人的過程中被感染而殉職。
  然而,人類總是如此輕忽又如此緊張,疫情開始擴大時,才發現我們對SARS竟一無所知。包括其感染來源、傳染途徑,甚至SARS到底是病毒還是細菌感染都不得而知,緊接著自大與無知而來的,是越來越多的恐懼與慌亂。
  其實,SARS並不是特例,只是人類太容易遺忘過去的經驗。除了SARS疫情的爆發之外,回看人間近五十年間,也有幾次新興病毒出現,造成嚴重的疫情。例如:1976年在非洲薩伊北方所爆發的伊波拉出血熱(Ebola Virus),這種病毒會造成宿主急性發燒、帶血腹瀉、口鼻出血,乃至衰竭而死。
  而1951年至1953年韓戰期間所爆發的「漢他出血熱」(Hanta virus),這種病毒和SARS病毒相同,是易突變、更換宿主頻仍的病毒。
  而在美國九一一事件中廣為人知的炭疽熱,會使人出現咳嗽、高燒、胸痛,身體呈藍青色缺氧狀態,嚴重者導致喪命。諷刺的是,炭疽熱本來不該再對人類造成威脅,之所以疫情會爆發,是源於人類許多相敵對的國家,競相採集炭疽桿菌,研究發展生化武器,而造成炭疽熱對人類仍存在著威脅。1979年4月,前蘇聯細菌武器基地的爆炸,使炭疽熱疫情爆發,造成1000人死亡,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當我們剛從SARS的風暴驚魂甫定時,往往很快就忘記過去的教訓,得意忘形的以為「人類征服了病菌」,但是,這種妄想往往很快的破滅。
  專家不斷的提出警訊,除了SARS之外,將有更多的新興病毒出現。世界衛生組織(WHO)官員警告,繼SARS之後,必然還會爆發其他致命傳染病的大流行,包括流行性感冒,全球必須加強防疫措施。
  WHO傳染病防治部門主任海曼說:「未來還會有類似SARS的傳染病爆發,上世紀爆發三次的流行性感冒幾乎確定會再發生,還有我們不知道的其他疾病。」
˙病毒是本來就存在那裏
  為什麼病毒會突然大舉「攻擊」人類呢?
  其實,並非病毒入侵人類的領域,應後說病毒是一直存在那裏,只是人類誤闖其巢穴。縱觀歷史上幾次微生物與人類擦槍走火的激烈事件,探討其原因,人類自身往往是造成這種後果最主要的原因。
  生物學家發現,由於人類不斷地擴張自身的生存空間,而從事阻斷自然環境的活動,如砍伐森林,增加農地等,均會提高致病微生物的移動性,也是許多新興病毒不斷出現的原因。
  一九八 年代,委內瑞拉的葡多吉沙省將大片森林闢成耕地,農民因此有地可耕,卻引來老鼠,疾病也跟著出現,一百多人因此感染Guanarito病毒,三分之一死亡。
  一九九九年馬來西亞也因人類與自然爭地,而發生類似情況。政府讓森林後退,騰出土地給豬農使用,結果卻讓食果蝙蝠無處居住,只有以屋椽棲身,牠們以立百病毒汙染了豬隻的水源。
  而愛滋病毒的疫情,數十年前,這種傳染只侷限於小村鎮,它之所以會對人類造成重大威脅,則是道路、城市、機場、社會傳統瓦解、血庫、針頭等因素所致。
  SARS只是再次提醒人類,這些病毒傳染「網絡」的威力。SARS的來源有許多種說法,其中一說是源自廣東,與這些年來流行的新種禽流感來自同一地方。因豬、雞、鴨與人類同一地方居住,彼此相互傳染交換流行感冒病坊,豬隻可能同時潛藏人類與禽類的病毒。而雙重感染可能產生能對抗抗體的混種病毒。
  病毒是本來就存在那裏,只是在各種條件具足之後,就隨著人類文明發展的網絡移動。
  雖然人類一直妄想消滅病毒,事實上這在立場上是站不住腳的。
  生物學家提出一種新觀點:各種新興病毒的出現,並非病毒跑出來,而是人類擾亂了病毒巢穴的結果。
  新興病毒原本可能以棲息在熱帶地區森林的猴子、鼠類、蝙蝠等為自然寄主,一直到最近,森林深處都是密閉的,因此它們不會出現在我們面前。但是,人類為了擴大農地,以及確保木材的供應而大規模砍伐森林,代價便是使人類遭遇到原來封在森林深處的病毒。
  原本新興病毒只會出現在幾個地區,但是目前靠著人類飛機等交通工具,同等將病毒快速運送到世界各地。
  過去人類太過驕傲,以為醫療體系已經可以控制一切的疾病,但是在SARS發生之後,對這種病毒的無法掌握,使人類產生了極大的恐懼,也引起極大的混亂。
˙人類與微生物的深厚淵源
  然而,微生物與人類的關係,並非只有這種緊張的對峙關係,其實還存在著另一種和諧的關係,甚至,我們體內的機能要正常運作,還得靠微生物的幫忙呢!
  人類與微生物的關係本來就源源流長,我們腸道中有許多微生物的寄生,生產人體需要的養份,而人體皮膚上也有一些微生物寄生,他們對人體沒什麼壞處,也沒什麼好處,但是人體如果抽去了水份,剩下的重量中有十分之一是微生物。
  而微生物使人類致病,可以說是寄生在人體內的微生物與人類沒有達成和諧共生的結果。
  人類妄想消滅病毒,實在是沒什麼道理可言,微生物在地球上生活的時間已經三十五億年,人類的歷史僅僅其千分之一而已。然而,由於因緣變化,地球上人類的勢力迅速發展,使人類強勢的主導了整個世界的運作。這使得人類變得驕傲自大,誤以為自身是地球上的唯一生物。
  如同《病菌現形》的作者所說:地球上生物物質裡百分之八十到九十都是由微生物所組成。我們只看到會使人類致病的微生物,卻不知道人類如果缺少了其中許多微生物,將會生病。
  面對來勢洶洶的SARS,人類本能地張起了刺,以為病毒彷彿是背負著消滅人類的使命而來。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事實並非如此,研究結果顯示,病毒和細菌造成宿主的死亡,大部份純屬意外。
  一九五八年諾貝爾醫學獎主李德堡說:「細菌本來可以在許多個世代前就把人類徹底打敗,但假如宿主滅絕,細菌也沒有出路,因此人類才能存活至今。」當我們發現病毒並非如此惡意,而是本能的防衛時,心中應該坦然許多,再看看它所釋放的種種和諧共生的訊息,我們是否能從自大的人類本位主義中醒覺,放下防衛武裝的心,構思與SARS共生共榮的藍圖?
˙微生物改寫人類的歷史
  微生物,這種微小得只有在造成疾病時才會使人類注意到其存在的生命,在歷史學家的眼中,卻對人類歷史造成了重大的改變。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歐洲人征服美洲大陸時,微生物的重大影響。西班牙殖民者科爾特斯(Hernandndo Cortes)入侵南美,征服阿茲特克(Aztecs)帝國的事就是明顯的例子。
  一五二○年,殖民者入侵阿茲特克失利,不料殖民者從歐洲帶來的天花病毒,使印地安將領以及戰士多人染病身亡,結果全軍潰散,由勝轉敗。疾病就隨著歐洲人的足跡逐一在美洲部落傳播開來,在哥倫布踏上新大陸之前的美洲土著因之被消滅了95%。
  生物學家戴蒙(Jared Diamond)在暢銷的科普書《槍炮、病菌與鋼鐵》中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在戰亂中蔓延的微生物比槍炮刀劍更恐怖,奪走的性命更多。」
  他認為在過去的戰爭中,並非最傑出的將領和最卓越的武器就可以所向無敵,事實上,勝利者常常是這些把可怕的病菌傳播到敵人陣營的人。」
˙當優勢條件變成致命弱點
  近五十年,人類的醫療科技的突飛猛進。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由於疫苗及抗生素的發明,使得人類免於瘟疫和傳染病的肆虐,這是人類醫藥史上的一個重大突破。
  接著生理學、藥理學、分子生物學的迅速發展,使得人類對疾病的機轉開始了解,也帶動了成千上萬種新藥的發明。加上移植醫學的進步,電腦斷層掃描儀(CT)、核磁共振儀(MRI)的發明,大幅提高了診斷的正確性和治療的效果。
  在近五十年中,人類醫學知識和經驗的累積,遠遠超越了之前幾千年全世界醫療文明的總和,使人類的平均壽命從二次大戰前約四十多歲,延長了三十年,而達到今天的七十多歲的平均壽命。
  然而,隨著這個輝煌的成就,也使得人類忘失了謙卑,變得自大而不知尊重其他的生命。
  這種人類本位的意識,在文字語詞上顯露無遺,所謂的「益菌」、「害菌」的不同,都是以人類為主體來評斷微生物的分類。而所謂「病毒」,也是能使人類產生疾病的微生物歸類。
  當人類以各種醫療技術來維護身心的健康、長壽時,隨著醫藥科技的突飛猛進,對古典傳染病帶來極大的衝擊。
  然而,生命自然會尋找出路。
  瀕臨滅絕的古典傳染病原,產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其藉著抗藥性新病原的絕處逢生,而對人類宿主造成嶄新的挑戰,再加上現代醫療制度的高度集中化,醫院內具有多重抗藥性的傳染病原,病毒就藉著熙來攘往的門診人潮,有效地擴散到社區中的一般人群。
  在這次的SARS風暴中,我們可以看見,原來醫療機構是我們防護身心最有力的防線,最後卻成了散播傳染病的大本營。病毒把人類認為最安全的所在,變成了最有效傳播的地方。
  而且病毒更以嶄新的面貌出現,使原來的抗體和特效藥不再靈光。人類原來引以為傲的優勢條件,一夕之間成為最大的弱點。如果我們無法善觀因緣環境的變化,誤以為優勢會永遠存在時,正埋下了風暴的種子。
  面對一無所知的新病毒,人類充滿了恐懼、驚慌,甚至憤怒,急於消滅這種新病毒。
  我們可能忘記了,SARS患者的一滴痰中,就有一億個病毒,這也就是香港威爾斯親王醫院,以噴霧式療法治療SARS患者,使病毒在空中飛舞,造成嚴重院內感染的原因。
  面對這個事實,人類長期以來希望徹底消滅細菌、病毒,恐怕是痴人說夢的妄想了!
  或許,我們該感謝SARS先生高抬貴手,並未如同歷史上的幾次傳染病大流行,造成人類慘重的傷亡。
  人類史上最嚴重的流行性感冒,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造成二千一百萬人的死亡,在一三四六年及一三五二年間爆發的黑死病,則造成全歐洲四分之一人口的消滅。
  這次SARS的來訪,顯然已經收斂許多,並沒有在短時間內造成人類宿主的大量傷亡。SARS之所以給我們更多時間,或許是希望能發展出與人類和諧共生的最佳模式。
洪啟嵩,為國際知名禪學大師。年幼深感生死無常,十歲起參學各派禪法,尋求生命昇華超越之道。二十歲開始教授禪定,海內外從學者無數。
其一生修持、講學、著述不輟,足跡遍佈全球。除應邀於台灣政府機關及大學、企業講學,並應邀至美國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俄亥俄大學,中國北京、人民、清華大學,上海師範大學、復旦大學等世界知名學府演講。並於印度菩提伽耶、美國佛教會、麻州佛教會、大同雲岡石窟、廣東南華寺等地,講學及主持禪七。
畢生致力以禪推展人類普遍之覺性運動,開啟覺性地球,2009與2010年分別獲舊金山市政府、不丹王國頒發榮譽狀,於2018年完成歷時十七年籌備的史上最大佛畫—世紀大佛,2019年獲金氏世界記錄認證「世界最大畫作」(168.76公尺X71.62公尺)。在藝術成就上,被譽為「二十一世紀的米開朗基羅」;在修證成就上,被譽為「當代空海」,為集禪學、藝術與著述於一身之大家。

歷年來在大小乘禪法、顯密教禪法、南傳北傳禪法、教下與宗門禪法、漢藏佛學禪法等均有深入與系統講授。著有《禪觀秘要》、《密法總持》、《養生從放鬆開始》、《妙定功超享壽》、《如觀自在》、《開悟之前》等,著述主編書籍近三百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