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0歲, 在日本開滑雪學校 | 誠品線上

我20歲, 在日本開滑雪學校

作者 陳明秀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我20歲, 在日本開滑雪學校:創業,不能只靠夢想,更需要精益求精的專業能力與不滅的熱情!她3歲第一次踏上雪地,就愛上滑雪。5歲開始學滑冰,14歲主動要求父母陪她去加拿大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創業,不能只靠夢想, 更需要精益求精的專業能力與不滅的熱情! 她3歲第一次踏上雪地,就愛上滑雪。 5歲開始學滑冰,14歲主動要求父母陪她去加拿大考滑雪教練執照, 17歲,在日本創辦了滑雪學校──野雪塾。 目前已有加拿大、紐西蘭和美國的滑雪教練執照。 Bonus 你應該知道的滑雪豆知識 明秀自幼跟著波蘭媽媽和台灣爸爸在波蘭的家、台灣的家學習,看似沒有學校規範的自由學習之路,這一路走來,她其實學得更寬更廣,除了媽媽在家為她安排的基本知識與智識教育,才藝課也沒少過,從雲門舞蹈教室、音樂教室學樂器、美術教室學畫,到直排輪、花式溜冰……,波蘭媽媽和台灣爸爸認為,上才藝班最重要的目的是要讓孩子發現自己的興趣與專長。 於是明秀從這些多樣的學習中,逐漸篩選與發現自己對滑冰滑雪的興趣與熱情。她3歲第一次踏上雪地時,就喜歡上滑雪,然後開始學滑冰,期間雖然也曾因練習太辛苦而中斷過,但沒多久又忍不住那股想在冰上雪地滑行的衝動,又開始找教練上課;同時也去雲門雲集學舞蹈,因為這可幫助她在花式滑冰時做動作的藝術表現。在2011年還代表台灣參加在曼谷舉行的亞洲盃花式滑冰錦標賽,並贏得冠軍。 15歲時(2013),跟著爸爸媽媽到加拿大和親人共度完聖誕節假期之後,又開了超過600公里的車程到魁北克,開啟了她的滑雪指導員課程。並取得加拿大滑雪指導員證書。同一年就到日本新瀉妙高擔任高原那魯灣魔法滑雪學校的助理指導員。 隔年(2014)又到日本岩手縣雪精靈兒童滑雪營的駐站指導員。17歲又飛到紐西蘭參加滑雪指導員的專業訓練,考取紐西蘭雪地滑板指導員證書,成為可以教單板和雙板的兩棲滑雪指導員。 在15~17歲不斷飛來飛去考滑雪執照和教滑雪的期間,她同時也參加知名演藝經紀公司的模特兒選拔,並贏得第二屆伊林璀璨之星總冠軍。 但她最後放棄令許多女孩稱羨的模特兒經紀約,也決定不去上大學,選擇和夥伴一起創業,而且是到陌生的國度日本開設滑雪學校。 在這本書中,明秀這位20歲的年輕女孩將分享她從小如何從興趣中培養能力,依價值觀選擇職業的成長故事。 讓我們一起進入明秀的自學、運動、創業之路。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陳明秀爸爸是台灣人、媽媽是波蘭人的混血女孩,能說流利的中文、波蘭語、英語。 從小喜歡滑雪,不怕速度和高度。 13歲(2011年8月)代表台灣前往泰國參加ISI亞洲盃花式滑冰比賽,獲得青少年組冠軍。 14歲(2012年1月)取得加拿大滑雪指導員證書。 15歲(2013年1~2月)擔任日本新潟妙高高原那魯灣魔法滑雪學校的助理指導員。 (8月)參加模特兒選拔,贏得第二屆伊林璀璨之星總冠軍。擔任日本岩手縣雪精靈兒童滑雪營的駐站指導員。 17歲(2015年9月)到紐西蘭參加滑雪指導員的專業訓練,考取紐西蘭雪地滑板指導員證書,成為可以教單板和雙板的兩棲滑雪指導員。 17歲(2015年9月)和世界滑雪選手Perry共同在日本長野白馬創立「野雪墅」滑雪學校。 19歲(2016年12月)考過美國滑雪板指導員協會 AASI 的證照。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一、我決定不上大學1. 大學無法教我的東西2.高中之前的自學經驗:影視音方面3 .從小培養國際移動的能力4.從小到大的滑雪經歷5.滑冰的歷程二、然後,我在日本開了一間滑雪學校6.不上大學,那我要做什麼?7.拿到伊林璀璨之星總冠軍之後8.決定創業到成立野雪塾之初9.我的創業夥伴Perry10.我的滑雪教學經歷三、野雪塾營運11.自我精進:各種自我挑戰與專業訓練12.管理與訓練13.課程的設計與招生14.行銷野雪塾15.未來:推廣與培養滑雪運動產業人才後記附錄:滑雪豆知識

商品規格

書名 / 我20歲, 在日本開滑雪學校
作者 / 陳明秀
簡介 / 我20歲, 在日本開滑雪學校:創業,不能只靠夢想,更需要精益求精的專業能力與不滅的熱情!她3歲第一次踏上雪地,就愛上滑雪。5歲開始學滑冰,14歲主動要求父母陪她去加拿大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4773527
ISBN10 / 9864773526
EAN / 9789864773527
誠品26碼 / 2681518064005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9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5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自學,然後呢?──有競爭力就不怕



我從小在家自學,不用去學校,因此有足夠的時間能深入學習我有興趣的主題,比如滑冰與滑雪,學習和上課不只是為了應付考試。到了18歲,我決定不上大學,但並不表示未來的我不會改變主意。也許我之後的工作需要大學文憑或我覺得學識有所不足,那時候或許我就會去念大學。我覺得不管幾歲,或上不上大學,都要很清楚自己想做什麼,需要什麼,然後努力朝那個目標去試驗、盡力去做。



自學到了國三、高中階段,就開始不斷有人問我:「妳大學要念什麼科系?」跟我說上了大學之後,可以交到很多同齡的朋友,一起做研究,一起玩。可能因為我是混血兒,有著西方女孩的外貌,說著流利的英語,又在自學家庭中長大,有不少人會說:「妳要念大學就去美國啊,那邊的大學很自由⋯⋯」雖然聽過美國大學的許多美好事,但我從來沒有去美國念書的夢想。我的夢想是開一間滑雪學校。



去大學旁聽

雖然沒有想過要去美國念大學,不過我對大學的一些課程還是頗有興趣,由於自學,時間相對自由,我就開始了大學旁聽的學習方式。第一次去大學旁聽是在我國中三年級時,當時一位自學好友施密娜建議我和她一起去北藝大(台北藝術大學)聽許博允老師開的一門有關設計的通識課,每週有不同專業的講者來分享他們的作品和工作及創作的經驗。後來因為從家裡到關渡的北藝大交通很不方便,那堂課我只旁聽了一學期就結束了。



我覺得在大學,即使是研究所的課,也是坐著聽老師講話,偶而有一些討論的機會,但不多。國三暑假的時候,我參加了由世新大學及新北市有線電視協會共同辦理的「小主播與紀錄片工作坊」,認識了傳播學院廣電系的黃聿清老師。在我高中一年級時發現自己確實對影視很有興趣,加上從家裡到木柵的交通也不像每週跑關渡那麼不方便,於是選擇去世新大學旁聽。



我當時旁聽的課程是「廣電市場規劃與行銷」。聿清老師教我們,沒有好的企劃書就收不到足夠的資金,沒有足夠的資金就只好掏出自己口袋的錢資助整個製作。一個好的企劃書,除了明確的呈現對作品的想像,還要精準的估出預算。寫企劃書的能力不只在拍片的時候很實用,創業或辦活動時也會經過相似的過程。宣傳與行銷也非常重要,因為完成的作品要給誰看或賣給誰,就要靠宣傳及行銷來吸引大家的注意。此外,我還學到如何寫企劃書。聿清老師會給我們一個樣本,教我們如何拿捏幾個重點,將重點寫成一份大綱,我覺得頗有收穫。



從國三到高一,我旁聽並觀察了一年多的大學生活,結果發現台灣的大學跟高中、國中比較起來,上課時並沒有太大的差異。再比較以前主題夏令營的上課方式,跟大學的上課方式真的完全不同,在體制內上課的學習,時間拖得很長,很多課程僅靠老師講授內容,缺乏實作,內容也往往不夠即時。對我來說,如果想要到哪裡去學習經驗,我就會想辦法找到那個機會。如果有實習機會,其實我就不需要讀大學,去上一些我認為自己不需要的課程。



14歲時拍了第一部短片



〈滑出自己的夢〉是我第一次擔任攝影和剪接。陳爸在《公視之友》月刊上看到「第五屆台灣國際兒童影展小導演大夢想」的徵片廣告,但是參賽資格需要有一個團隊,所以我找了兩個自學的朋友張恬欣和張又心一起組隊參賽。陳爸擔任我們所謂的老師,代表我們去參加公視(公共電視)舉辦的第五屆台灣國際兒童影展「小導演大夢想工作坊」影像創作入門研習,教老師如何指導學生拍片。然後,公視安排了一位監製幫我們,他是公視的導演謝禮安。在企劃、拍攝和剪輯的過程中,謝導演幫了我們非常多的忙,接著就是正式開始拍片了。



我們三位自學生合作寫了一個短片的企劃案。這個企劃後來拍成了10分鐘的紀錄片〈滑出自己的夢〉,內容是講在台灣的花式滑冰選手,即使是為了出國比賽,還是只能用冰場對公眾開放的時段練習,不但很危險而且效果極差。雖然出國比賽的成績也不能用來升學加分,但選手還是積極投入,因為比賽為的不是分數,而是要不斷自我挑戰。拍片過程很有趣,也學到很多,譬如:如何進行訪問、收音、打光、聯絡受訪者等。



我觀察到學生拍的影片最大的問題都在收音,所以我還特地買了一支專業的指向性麥克風。拍完之後,我們還要學習專業的影音編輯軟體(Edius),並要耗時耗力地剪輯,自己配上旁白之後,把受訪者的談話內容聽打成逐字稿,再後製成字幕。製作過程雖然辛苦,但也讓我在14歲時就有完整的影像製作經驗。



後來〈滑出自己的夢〉也入圍了2012年第五屆台灣國際兒童影展,在YouTube上面累積超過3萬次點閱。



現在回想起來,2011~2012年,我做了好多事,五月底開始參加兒童影展活動,七月去亮相館實習,八月去泰國參加滑冰比賽,2011年底終於將影片剪輯完成送去參賽。同時又準備要飛去加拿大訓練滑雪及考滑雪教練執照。這一連串的事情都不在我的自學計畫書裡面,也沒有人預期會發生,真的是計畫趕不上變化。因為那年暑假我媽媽不在台灣,陳爸就引導著我跑來跑去做東做西,探索及發展我的興趣,於是有了這些意外的成果。



我熱愛滑雪,不喜歡競爭



11歲那年冬季,我參加了中華民國滑雪滑草協會的滑雪訓練營。經過一連串的體能訓練和淘汰後,我和五位國小高年級的小朋友一起飛到日本長野縣野澤溫泉雪場受訓。



一個禮拜五天,全天都在同一個雪道上反覆練習穿旗門。對一群習慣一個雪季滑頂多只滑5、6天的雪的小朋友來說,這麼拚命的反覆練習,真的是在挑戰我們的極限,吃午餐的時候大家經常都累到睡著。



白天練習完後,晚上又得跟當地的日本小學生一起練滑雪,但日本小選手的速度至少比我們快一倍。雪場的日夜溫差很大,拚命衝下山穿旗門時,身體好不容易暖了起來,但一坐上纜車就覺得又冷又累,常會累得在纜車上睡著。



我從小就很討厭一直做重複的事,不管是練鋼琴還是練花式滑冰,在長野受訓這一個月下來,我清楚知道雖然我熱愛滑雪,但我無法承受競速滑雪選手的訓練過程。



快轉到我13歲那年,我們在日本包下一間已經歇業的民宿住了一個月,一如既往,我們請妙高雪地運動學校安排教練,這次他們給我一位英文說得很流利的日本教練矢野心平(Shimpei Yano)。心平教練是東京弦樂團的小提琴手,從小就是高山滑雪選手,滑雪起來很拚,肩膀還因此脫臼過三次。有一天他問我在滑雪技術方面想要往哪個方向發展,我說我對花式滑雪有興趣,想學如何正確跳跳台。因為他的專業是競速,於是當晚他就打電話給他一位專精教花式滑雪教練的朋友,詢問花式滑雪的教學技巧。



心平教練這種以學生為主體,為了我的興趣不惜花費額外的時間和精力的認真態度,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也對我之後當滑雪教練的教學方式有很大的影響。我爸媽在回台灣前跟心平教練討論,接下來如果我不當競速選手,可以往哪個方向發展?最後討論到考滑雪指導員執照的可能性,他就介紹了他自己在加拿大魁北克的考官給我們。



與不同的教練學習滑雪和相處時,我會觀察每位教練的教法和他們對待學員的態度。一個好教練在教學的時候,除了能看得出學員動作問題出在哪裡,該怎麼改變以外,更需要知道如何解釋動作可以讓學員聽得懂,還要針對學員的年齡和運動經驗來調整課程內容。比如,面對運動經驗不多或年紀比較大學員,我就會慢慢來,一步一步的教他們新動作。如果學員有一些其他相關的運動經驗,如衝浪和滑snowboard都有用到腳跟和腳趾的動作、滑ski和滑冰一樣有換刃的動作,我就會用學員過去的經驗來解釋相關的滑雪動作。



14歲飛去加拿大考滑雪指導員執照

2011年年底,我們全家到加拿大魁北克省滑雪。之前先到多倫多滑冰、在渥太華過聖誕節、去魁北克市跨年。多倫多市政府前的廣場一到冬天就是一座滑冰場,我剛好有帶冰鞋就去體驗。戶外滑冰很好玩,可以邊滑邊觀察週遭的事物。離開多倫多之後,我們去找住在渥太華的叔公,和叔公的家人一起慶祝聖誕節。



與叔公家的親戚告別後,我們開車前往魁北克,開了超過600公里的車,才抵達魁北克市郊的Mont SainteAnne滑雪場,展開我的加拿大滑雪指導員訓練課程。為什麼要大老遠跑去加拿大受訓?因為不同國家的滑雪協會對指導員考照年齡的規定不一樣,加拿大的考照年齡最低,而且世界各國的滑雪學校幾乎都承認加拿大滑雪協會所發的執照。住在魁北克最大的關卡就是語言,魁北克省與加拿大其他地方不一樣,第一語言是法文。雖然我在日本早就習慣在一個語言不太通的環境下滑雪,但沒預期到那裡很少人願意講英文。幸好我的教練Patrick Gauthier的英文非常流利,所以上課時並沒有溝通上的問題。



魁北克省位於加拿大東岸。北美洲東岸的雪況與西岸的或日本的很不一樣,東岸的雪量少又非常冷,導致雪場的雪面很硬,有時感覺比較像在滑冰而不是在滑雪。在堅硬的雪上跟在鬆軟的雪上滑行的技巧完全不同,滑很硬的雪需要注意雪板的鋼邊有沒有卡進雪裡,避免發生打滑而煞不住的狀況出現。在來魁北克之前,我習慣滑鬆軟的雪,所以在Mont Sainte-Anne上課和考照時,我花了很多時間和力氣去習慣魁北克的雪地和滑法。



一般取得加拿大滑雪指導員證書的訓練和考試的時間約一週左右。但我知道考照的滑行標準很高,我又不習慣那裡的雪況,所以決定把整個培訓和檢驗的時間拉長到一個月。這段時間除了週末以外,我每天都上整天的滑雪課,跑遍整座山。在滑行中,Patrick教練不斷調整我的滑行姿勢,一上纜車時就考我滑雪動作術語和教學技巧。



原本計畫一個多月的訓練期,因為弟弟明哲在第四天滑雪時被別人撞斷了手臂無法滑雪,而縮短成三個多禮拜。最後一天滑完最後一趟之後,Mont Sainte-Anne的Telus Winter Sports School滑雪學校的Jean-François Beaulieu校長和Patrick Gauthier教練頒給我法文的加拿大國家滑雪指導員證書、成績單和胸章,從此展開了我的滑雪指導員人生。



15歲開始教滑雪



2013年冬季,我剛拿到加拿大滑雪指導員證書,第一個滑雪教練工作是在日本新潟縣妙高高原的那魯灣魔法滑雪學校擔任助理指導員。那時我只有15歲,教學對象是平常沒有在運動、年紀跟我爸爸媽媽差不多大的大人,三天下來,搞得我累得精疲力竭,但還是興致盎然覺得教滑雪很有趣。



隔年16歲時,我決定累積更多的滑雪教學時數,剛好高豐旅行社的「雪精靈滑雪團」開辦兒童滑雪營,於是我在日本岩手縣的石滑雪場待了一個月,擔任他們的駐站指導員。兒童滑雪營的駐站指導員就是全時保母,白天教滑雪,晚上還要安親。行程中有一天是不滑雪的觀光日,我這個不會講日語的小女孩,要負責管理與集合其他的小朋友學員,帶著他們去吃旋轉壽司和去小岩井農場喝新鮮牛奶和吃冰淇淋。我還得兼顧與日本司機溝通去哪裡、幾點來接送我們。幸好我弟弟明哲跟我一起去石,擔任我的小助教,負責押隊,我生病時還照顧我。



17歲時,我在日本中毒者滑雪學校當了一整個雪季的教練。我在那裡教的學員非常多樣,他們來自不同社經背景、年齡從6~60歲、滑雪經驗從初學到進階不等;我同時也幫滑雪學校拍了幾部宣傳用的教學影片。



拿到伊林璀璨之星總冠軍後

在15~17歲期間,我飛去拿加大考滑雪執照,又飛去日本滑雪學校教滑雪,同時還參加了第二屆伊林璀璨之星模特兒的選拔。



我從小就想當演員,小時候有機會拍了WHY AND 1/2等多家童裝型錄、參加過走秀,接觸到模特兒這個行業。6歲的時候,我登上了所有模特兒夢寐以求的VOGUE雜誌。但我11歲、長到150公分之後,因為身高過高,無法再繼續當童裝模特兒,而當成人模特兒必須要達到成人的身材和身高的標準,所以11~15歲的那幾年,我都沒辦法接案子。等我長高到175公分時,因為我依然很喜歡模特兒的工作,所以就開始搜尋繼續當模特兒的機會。很多人覺得模特兒就是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走在流行前端,生活光鮮亮麗,但吸引我的並不是這些。我覺得當模特兒最好玩的是,不管是平面拍攝或是走秀,不同的案子,就會接觸不同的人、不同的場合、不一樣的規模,不一樣的團隊,我就是很喜歡這種和人群接觸的工作。走秀有點像表演一樣,我覺得很特別、很新鮮,就想去嘗試看看。



15歲的那個春天,爸爸在網路上看到伊林璀璨之星模特兒的選拔賽,建議我去報名參加。伊林是台灣最大的模特兒經紀公司,參賽不會有任何問題,於是我就去報名。第一輪是填表,沒想到竟然有二千多人報名;第二輪是面試,伊林位於西門町一棟八層樓的建築物內,當天現場排了很長很長的隊伍,應該有上千人來參加初審;每一層樓就有一個關卡,比如量身高體重、才藝表演、自我介紹等。就這樣層層篩選,初選共有九十名(六十個女生,三十個男生)入選,接下來,伊林就開始訓練我們這些初選入圍者,讓我們上一些課程,比如:走秀步法、如何擺pose(姿勢)。我看待這件事情的方式,就是把它當成一個夏令營,不管會不會晉級,就是覺得很好玩,又可以學到很多有趣事物的一個過程;需要表現的時候,就盡力表現,其他人也沒有太大競爭的感覺,大家都非常開心的去經歷這個過程。



比賽過程中,公司教會我很多東西,給我很多工作經驗,也接觸到很多幕後的工作人員和媒體曝光的機會。接著又從九十個人一關一關的篩選,然後剩下五、六十個人,又經過了兩個多月一個階段又一個階段的篩選,最後只選出十五個人參加決賽。決賽時要表演跳舞、走秀、禮服秀、泳裝秀。我本來覺得自己有機會入圍到前十名,但沒有預期會拿到兩個第一名:女子組冠軍和男女組總冠軍。總冠軍的獎品是一台全時四輪驅動、水平對臥引擎的橘色Subaru XV 跨界休旅車。當時我才15歲根本不能開車,也還要等三年才能考駕照,就把這台新車送給我爸爸,謝謝他這些年來一直很支持我做自己喜歡的事。



拿到冠軍之後,伊林給了我很多工作機會,參加記者會和出席很多活動。同時伊林開始跟我爸媽談經紀約,談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決定不跟伊林簽約,問題主要在於著作權歸屬,因為我想保有自己未來創作的著作財產權;再來就是時間問題,模特兒工作最忙的時間是年底的車展和農曆過年前的尾牙,但我這段時間幾乎都在日本滑雪,簽了約就會影響到我的滑雪訓練和教學時間。



我不想為了當模特兒而放棄滑雪,於是決定不簽經紀約。雖然沒和伊林簽約,但之後還是有其他經紀公司提供機會讓我去試鏡、拍照、出席活動之類的表演。但最近一年,這些活動都逐漸減少,因為我想專心在辦滑雪學校。



17歲時成為ski、snowboard的兩棲滑雪指導員



自從我考上ski的滑雪教練執照,也學會了snowboard後,我一直想成為雙棲教練。雙棲教練就是持有ski和snowboard執照的滑雪教練。當一位雙棲教練有許多優勢,其中最大的就是工作機會比較多,因為ski和snowboard都可以教。



於是2015年9月,那年我17歲,我和Perry一起飛到紐西蘭,參加滑雪指導員的專業訓練和雪地滑板指導員的考試。



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去南半球的紐西蘭,第一次是與家人去澳洲滑雪。那裡的風景非常美,但物價和台灣比起來好貴。在那裡住了一個月,發現自己說英語的腔調改變了,說話變得像當地人。在紐西蘭交通比較不方便,所以我和Perry必須租車行動。原本想要租露營車,在車子裡面睡覺過活。但很快地發現,晚上其實滿冷的,而且不容易找到可以讓露營車插電或洗澡的地方。



紐西蘭雪場與日本的雪場差異很大。那裡的山形很大,樹也很少,看不出明確滑道的界線。從我們住宿的地方開往雪場的路程很遠,要四十分鐘到一小時。有時到了半山腰,二輪傳動及沒有雪胎的車子會被攔下來強迫裝雪鍊。山腳和雪場的海拔差異很大,經常山腳下是大晴天但雪場上卻下著大雨雪。



這趟紐西蘭的考證之行,一切很克難也很辛苦,但幸好結果是開心的,我順利考取紐西蘭雪地滑板指導員證書,成為可以教ski和snowboard的兩棲滑雪指導員。



從2013~2015年這三個雪季,我在三種不同形式的滑雪學校當教練,每一間的運作方式和管理教練的方式也不盡相同。除了滑雪學校的差異外,我也觀察到不同學員對於滑雪課程有不一樣的期待。



15到17歲這三年我學到非常多,也滿滿的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滑雪學校想像,沒想到,夢想很快就成真了。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