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 向你的雜亂人生告別 | 誠品線上

Clutter Busting Your Life: Clearing Physical and Emotional Clutter to Reconnect with Yourself and Others

作者 布魯克斯.帕瑪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再見, 向你的雜亂人生告別:讓我們活在雜亂中的許多捨不得,其實都來自於你的心放下心中不需要的人事物,才是你快樂的開始再見,向你的雜亂人生告別很多時候,我們都試圖讓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讓我們活在雜亂中的許多捨不得,其實都來自於你的心放下心中不需要的人事物,才是你快樂的開始再見,向你的雜亂人生告別很多時候,我們都試圖讓雜亂遠離自己,卻往往事與願違。成堆發霉的箱子、櫃檯上以及桌上堆滿了報告或是各種雜物、我們看了就討厭卻又不甘心就這樣丟棄的沙發、衣服滿到關不著的衣櫥、三年內都不想再打開的儲藏室,塞的密密麻麻,亂到不行的抽屜與櫥櫃….這些雜亂,並不是因為我們真的懶得去整理或丟棄,而是因為我們的內心使然。有些人的雜亂是別人帶給他的困擾而造成的,而且這個問題也輕易的就能延伸到其他的狀況之中,與他人的人際關係常常是造成雜亂的原因所在。有些人會帶來一些他們收到的禮物,說道:「別人送這些東西給他,但他不喜歡,卻也無法就這樣把它們通通丟掉。」他們擔心把這些他們不想要的禮物通通丟掉會讓對方覺得不快,或是在某種程度上不尊重彼此的關係。這層發自於內心的恐懼變成了一種雜亂,因為這妨害了這個禮物的受贈者以及贈送者之間的關係。也有些人會說家具或是其他他們從某個已故的親戚那邊繼承而來的物品讓他們有壓迫感,但同時又對於擺脫已故親人帶給他們的雜亂有著深深的罪惡感。以上種種狀況,其實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出來,什麼要留,什麼要丟的問題其實是很複雜且微妙的,不是僅僅按照某個人的意見就可以做出決定的事情。真正的雜亂常常是基於人們對某人的對立情緒所造成的。他們只是想知道,要怎麼樣才能讓這份情緒獲得紓緩罷了。因此,本書將深刻的探究我們在人際關係上的本質──我們跟自己的連結,以及我們在生活中與他人的連結,以及雜亂如何干涉、扭曲並且損害這些連結,這種種的內在侵擾就是雜亂的根源。這本書闡釋了當我們的心涉入了這些人際關係上的雜亂,並且忽略了那份從人際關係而來的連結與喜悅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一旦意識到這件難以捉摸的問題,就可以減少這份干擾著我們的雜亂,因此,我們就可以再次享受人際關係所帶給我們的愉悅,進而讓自己的內心更加自由。清除這內心的雜亂,比起丟掉那些身外之物的意義要深邃的多,因為我們心中最大的愉悅必定是來自於與他人的連結關係。釐清它,你的人生將更有意義!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布魯克斯‧帕瑪(Brooks Palmer)是暢銷書《擺脫雜亂:放下那些讓你猶豫不決的人事物》(Clutter Busting:Letting Go of What’s Holding You Back)的作者,此書已被翻譯成五種語言。數十年來,他已經幫助無數客戶擺脫居家、倉庫、辦公室以及生活上的雜亂。除此之外,他也是影視演員學會(the Screen Actors Guild)的會員,並定期做單人滑稽喜劇(Stand-up comedy)的演出,也常能夠在許多廣告以及電影中看到他的身影,因為這樣的多重身分,讓他總是像個空中飛人般在芝加哥以及洛杉磯之間來回奔波。想知道他如何協助他人擺脫雜亂,請至www.ClutterBusting.com,想知道他有多麼幽默風趣,請前往www.BetterLateThanDead.com。■譯者簡介威治淡江大學歷史系畢,曾擔任書店店長、出版社行銷,在澳洲打工旅遊一年,目前任職於出版社從事編輯工作,同時也是自由編採與翻譯。

商品規格

書名 / 再見, 向你的雜亂人生告別
作者 / 布魯克斯.帕瑪
簡介 / 再見, 向你的雜亂人生告別:讓我們活在雜亂中的許多捨不得,其實都來自於你的心放下心中不需要的人事物,才是你快樂的開始再見,向你的雜亂人生告別很多時候,我們都試圖讓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2724095
ISBN10 / 9862724099
EAN / 9789862724095
誠品26碼 / 2680791691007
尺寸 / 21X14.8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56
級別 /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當我到達這位客戶家的前門時,我看到門前的玻璃窗上貼著一張問候的標語。上面寫著:「居住者在家,並備有武器。」武器兩字下面還用筆重重畫了兩條底線。我心想:「這只是一張說明了不歡迎客人的標語罷了,我想他應該只是想要獨處而已。」這是件好事,我不會認為他是在針對我。

我按了按門鈴,聽到門後傳來一個防禦心很強的聲音說:「誰阿?」我說:「我是布魯克斯,雜亂擺脫員。」接著,我聽到他打開四道鎖的聲音。門只微微開了一點點,然後門後有個男人的臉朝外窺視。我對他點了點頭並道聲好,這時他才把門整個打開。這名男子大概五十幾快六十歲,穿得一身黑,渾身散發出一種別來煩我的硬漢氣質。他讓我想起了電影〈猛龍怪客〉(Death Wish)裡面的查理士‧布朗遜(Charles Bronson)。我跟他握手,在那一瞬間,我彷彿看到他偽裝出來的粗曠外表下,眼神中隱含著一股恐懼與悲哀,就像是他內心深處滿是淚水,這一幕讓我印象深刻。

我的客戶邀請我進入他家,進門後那個堆滿紙張跟箱子的走道,實在讓人很難通行。整個空間都是昏昏暗暗的,只有一處光線從走道盡頭照進來,展現出他為所欲為的雜亂,這裡簡直就像是一座迷宮。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厚的發霉味,讓人難以呼吸。他驕傲的說:「過去十二年來,只有三個人進來這間房子過,你就是那第三個人。」

接著,他跟我介紹了一下這間房子。我無法估算出這間屋子雜亂的程度,因為雜物堆積的高度甚至比我還要高,大部分的東西只是簡單的用橡皮繩固定著才沒有倒塌。我很怕那些橡皮繩會突然斷掉,這樣一來這堆雜物就會全部塌下來然後把我們兩個壓死。我的客戶秀給我看他睡覺的地方──就是攤在走道上的一床汙穢不堪的被子。這個地方讓我有種身在鬼屋的感覺。

這裡可說是沒有任何多餘的空間,也沒有任何生氣。他用粗曠且沙啞的聲音,不帶感情的說道,過去六個月,每天晚上他都躺在床上,緊握著獵槍,槍口對著嘴度過。不過因為某些原因,他就是沒辦法下定決心扣下板機。

這是我第一次有種被這份工作打垮的感覺。我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幫上這位客戶的忙。緊接著,淚水開始從他的眼眶湧出。他努力用清喉嚨的方式來遏止這份如洪水般爆發的情緒。他用一種軟弱且斷續破碎的語調說:「我再也無法承受這份痛苦了!對於這樣的生活方式,我感到非常羞愧!」這就是序幕,把那些脆弱的情感攤在燈光下,他那偽裝出來的強硬完全崩塌了,也揭示了他的脆弱。

這時,我突然有靈感了。我拿起一個垃圾袋,開始清起那些雜物。我說:「就從這裡開始吧!」他看起來像是楞住了。我拿起一個空的汽水瓶,說:「這個呢?你需要它,還是我們可以讓它離開?」他不知道要說什麼,他在慣性中生活的時間實在太久了,這讓他很難專心思考事情。不知道他究竟想了什麼,經過一陣思考後,他說:「我想我會讓它離開。」

當我們清除這些雜物時,他告訴我,過去他生活在一個沒有任何雜亂的空間中。他只有少少的東西,他也喜歡生活在空曠的空間中。過去他是非常外向的人,他在頂尖的企業中做著他熱愛的那種具有創造力的工作,同事就像是他的家人一般。不過,十二年前,他在一個非常唐突且不友善的狀況下被解雇了。我的客戶被重重的傷害了,而他藉由切斷自己與這個世界的連結作為他防禦性的反饋。他將自己的家堆滿不需要的東西好讓他與這個世界徹底絕緣,不過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夠安全。

一起清理了幾個小時後,我問他:「要怎麼處理前門那個標語呢?那個寫著『居住者在家,並備有武器』的標語,我們要讓它離開嗎?」

他隨即再次變得黯淡並強硬起來,他的脆弱也消失了。他說:「不!那個標語說的沒錯!我得保護自己,因為有那個標語,所以從來沒有人敢闖入我家!」

我溫和的告訴他,那個標語沒辦法保護他免於被那個造成他如此沈重的痛苦與哀傷的人──也就是你自己的侵擾,是你讓自己生活在這片汙穢之中的。每個晚上你都將槍管塞在自己的喉嚨,恐嚇你自己,讓自己生活在恐懼之中,這個標語是沒辦法阻止你的。

眼淚從他的眼眶中湧出,他哭了好一陣子,整個身體顫抖不止,那感覺就好像他卸下了那無形的枷鎖。這名男子感覺到他需要保護自已免於被暴力以及某種權威的氛圍傷害的可能,不過他用以保護自己的手段並沒有讓他更安全,他們還是深深的傷害了他。他發現自己再也不能仰賴這些人,因此他心中那股強大的力量讓他產生了防禦機制。我的客戶走下樓,把標語拿下來,當他回來的時候,他的臉上已重現光采。我可以感受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光芒,這一幕讓我想起了電影〈大法師〉(The Exorcist)之中的橋段,當惡魔離開了那個小女孩後,她馬上就重獲健康了。

接下來幾個月的時間,我們費了好一番功夫來拆除他家的雜物堡壘。當我們肩併肩努力工作時,這個家就像是他的心一樣日漸澄澈,深深的鼓舞了他。

當他放下了那個強烈的自我防禦後,他跟三十年前分手的女友重新取得了聯繫,而且又重新成為情侶了,他花了很多時間跟她共處,一起沉浸在美好的兩人世界中。藉由脫下了那層虛假的裝甲,他跟自己重新取得了連結,也能夠漸漸開始跟他人取得連結。

當這位堪為典範的客戶完成了他擺脫雜亂的任務後,他賣掉了這間房子,然後跟他某個很久沒聯絡的朋友租了一間小屋子。現在,他們幾乎每天都會見到面,偶而會共進晚餐。他也重新開始畫畫,還曾在洛杉磯辦過畫展,此外,他還接了一份協助人們脫離不幸以及絕望狀態的工作。到目前為止,我還是持續跟他保持聯繫。看起來他似乎已經體認到,要活的有安全感與滿足感的方法就是敞開他那美好、與生俱來的感受性,千萬不要被雜亂給阻擋了。





擁有敏感特質的美好之處



主導你整個生命歷程的最大關鍵,就是你跟自己之間的關係。當你跟自身那開放、敏感的自我有著強大的連結時,你便能無時無刻感受到那些親身接觸的事物波動,跟它們有著共同的波長,你也得以因此從自己的人生中獲得更大的個人滿足,對於各種事物都會有更旺盛的好奇心。你的體驗會更加的清楚澄澈,想到什麼事情時,那個事物就會像是真實出現在眼前般歷歷在目。

當你人生中的雜亂阻斷了你最基本的人際關係時,當你跟自身的連結非常微弱時,你就只會體驗到人生中各種苦悶之處。對於未來可能會發生的事件,你會感受到莫大的憂慮以及恐懼,你與他人的關係便會常常陷入極大的混亂之中,對已經發生的事件產生誤解,並且做出讓你更加悲痛的決定。

過去十多年來,我看過了數以百計的人放下了他們為了安全感而拚死緊抓不放的那副用雜亂製成的虛偽裝甲。他們用擁抱開放性的敏感特質來代替原本安頓恐懼的位置。

雖然敏感特質常常被跟軟弱畫上等號,不過當我提到敏感這個詞的時候,我並不覺得它帶有負面的意義,像是「假使我有太多的感受,我很容易就會受到傷害。」但我喜歡把敏感這個詞用在更加正面的地方。具有敏感特質代表著我們對於自身以及周遭環境的狀況有著高度的體認。我們很清楚自己的感受,當某些事情讓我們感覺很棒的時候,我們感受的到;當某些事情讓我們受傷時,我們也同樣感受的到。當我們敞開心胸時,我們會對那些滋養與保護我們的事物有所回應;當我們否定那些東西的時候,當我們被雜亂所蒙蔽時,我們就會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假使我們沒有體認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就沒辦法對它做出正面的回應。在某種意義上,在那虛偽的裝甲之後,儘管我們覺得自己正受到某種事物的保護,但其實並沒有。

自然而然的,我們會想要保護自己。某些保護措施對我們是有益處的,並且能夠帶給我們的生活正向的改變,但其他的部份,就是雜亂了。我的客戶嘗試著要藉由躲藏在強硬的形象以及用許多雜物搭蓋而成的圍牆來保護自己。這些聊備一格的保護設施讓我們有安全感,但是要維持這身裝甲得付出很大的代價。我們在努力保持自己身上那副虛偽的裝甲時迷失了方向,而沒發現事實上這身裝甲正不斷的在傷害著我們。它阻斷了我們跟那些我們最企盼的喜樂之間的連結,並且將那些我們要活的開心、以及與他人連結所需的創造力與彈性給限制住了。

藉著擺脫雜亂,我們就能夠判別出家中或是生活中有那些東西其實正在傷害著我們,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讓它們離開,然後開始與我們自身的感受再次產生連結。當我們去除掉那些阻礙後,我們就能夠體驗喜樂的滋味。



對直覺採取開放的態度



心胸開放是你與生俱來的能力。無論我們喜不喜歡自己的人生,我們都能夠感受到生命自有的躍動。當我們擁有開闊的心胸,自然就能夠深入探究自身的智慧及直覺。

跟大部分的人一樣,當我進入大學前,有好幾年的時間我都過著毫無頭緒的生活,我在憤怒中迷失了方向。某種程度上,我感覺到憤怒正是我當時不可或缺的東西,因為它就像是一種保護措施,可以讓其他人遠離我。不過,正因為它讓其他人遠離我,我的憤怒就成了我的雜亂,我也因此無法與人產生連結,當然也無法藉由與人相處而獲得愉悅的感受。

不過當我進入大學後,我開始沈思。試著跟自己獨處,閉上眼睛,凝視著自己的內心,有時候我能夠感覺到那裡有東西存在著。我體驗到一種寧靜且有力的能量充斥各處,包括我本身。在這個過程中,產生了一個可親的副作用,就是我變得更能覺察自身情緒的流動。

我在大學中感受到的這份新的開放性,慢慢開始對我的直覺產生潛移默化的作用,它幫助我,讓我能夠在許多場合之中變得更加沉著穩重。我真正體驗到直覺這件事,是在我決定宣誓進入兄弟會後發生的。兄弟會的弟兄告訴我,在某些時節他們會把所有剛宣誓的弟兄綁起來,帶他們到某個深山之中,只給他們一枚硬幣。

有一天,兄弟會突然舉辦了一場特別的宣誓弟兄集會,在那天早上,我決定把一張二十元的紙鈔放在我的鞋墊裡。我一走進會館,馬上被學長抓住綁起來。他們把我的皮夾跟身上所有的現金通通沒收,但他們沒有檢查我的鞋子。與其全身緊繃著用力掙扎,我選擇了放鬆,因為我覺得所有事情都在我的掌控之中,無論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我應該都有辦法應付。

學長們把我們五個剛宣誓的弟兄帶上車,帶我們到一個小時車程左右的馬里蘭森林區,把我們帶下車,將我們鬆綁,並給了我們一枚二十五分錢的硬幣後,就馬上離開了。我的同伴們正處於一陣恐慌,我告訴他們不用擔心,然後脫下鞋子讓他們看看那張二十元鈔票。我們走了十五分鐘,看到一間獨棟的麥當勞。麥當勞外面停著一輛計程車,司機就坐在車內,一邊抽煙,一邊吃著大麥克。我問他是否可以載我們到華盛頓,他欣然同意。他載著我們,用時速九十英哩的速度前進,有時候還會誤闖幾條單行道。這時,我已完全被這個宇宙是如何將這種如此奇特的狀況展現在我面前的過程給迷住了。

當我們回到兄弟會會館時,裡面空無一人。我們在那邊等了半小時,學長們才回來,看到我們坐在那裡的時候,他們整個嚇呆了。因此你要知道,對直覺採取開放的態度能夠讓你的生活大小事異常順利。

一旦我們不再躲藏於自己製造出來的雜亂背後,我們便能意識到生命的流動,並順勢而為,而非與之對抗。我的意思並不是說這是一件神祕且奧妙的事情,其中的線索與解答其實都是在我們日復一日的生活中自然而然建構起來的。那份能量總是親切和藹的待在一旁等著幫助你,一旦我們忽略了這份助力,我們便無法逃脫失敗的命運。藉著擺脫雜亂的舉措,我們也因此得已加強自己與內在助力的連結性。



不要阻撓自己真實的自我



我有一位客戶,她的倉庫經年累月下來,堆積了大量發霉的箱子以及各式各樣的雜物。這些東西帶給她的感覺,就好像她可以就這樣躲在這些東西之後,但現在,這層殼就要被移除了,她非常害怕。事實上,長期生活在這堆東西之後,只會讓她更加的恐懼與不安。她就像是一個因為害怕受傷,所以從來不運動的人,這樣一來,她的身體便逐漸萎縮,越來越虛弱,幾乎可說是不堪一擊。

正當我們一個接著一個箱子做檢查,分門別類,看看能清掉多少垃圾時,我溫柔且和善的鼓勵她。我告訴我的客戶,此刻她的樣子就像是重新找回她的人生,而且她的臉龐與眼神中閃耀著光芒,我告訴她這份力量是開放且纖細的。我們常會覺得生命的活力往往在於力量的展現,不過事實上,我們的溫柔以及敏感掌握了更大的力量。有一個擺脫雜亂的研討會成員不斷試圖告訴我,她一直覺得她做的不夠多。她說:「我想要超級有效率,並擁有雷射般的專注力。」問題在於,當她不斷的這樣告訴自己時,她就幾乎已經實現她的想法了。

我告訴她,當她說出她想要擁有雷射般的專注力時,樣子看起來真的很疲憊,就好像妳的身體透露出一些徵兆說:「拜託快停下來,我已經筋疲力盡了!」這會把妳整個人消耗殆盡。這種生活方式是一種自發性的雜亂,因為這樣沒辦法帶給她自己一開始企求的那種內在的平靜。

聽完這一段話後,她停止發言了,她有點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了。接下來,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把她用超光速邁進那個部分的開關關上。於是,她看起來完全放鬆了,並且重新跟她自己連上線,現在,她看起來已經是一個完整的人了!

擺脫雜亂是一件能夠讓你學到東西並且成長的事,但假使我們只是強迫自己接受這件事,那只會讓我們感覺到只要擁有夠強大的力量,便足以讓我們不會受到傷害,這樣一來,我們便會將自己消耗殆盡,因為我們永遠都有失敗的可能性在,我們絕不可能擁有永遠都不會失敗的強大能力。

NBC電視公司〈今日秀〉(The Today show)的女主播最近上節目時,臉上總是不上任何妝。她們似乎對於臉上沒有平常那層粉底以及塗塗抹抹感到有些不適,但她們看起來似乎也讓人對她們更有興趣且更加真實了。她們的臉上散發出一種光彩,非常吸引人,而且我覺得我能夠因此跟她們產生連結。

每當我們躲在那偽裝出來的強而有力形象之後時,我們可能會以為自己擁有強大的力量,但是那不過是一副假面具罷了,在內心深處,我們都知道那只是一場試著讓所有人都對你敬而遠之的秀而已。做自己,是我們生下來就辦得到的事,但是不帶任何情緒且沒有任何恐懼的行事就沒有那麼容易了。不過,當你毫不阻撓你那最自然的本質,不嘗試隱藏你的缺點以及傷痛時,這種真實的人,比那些假裝自己什麼都很棒的人還要更加迷人。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