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 不打安全牌 | 誠品線上

年輕, 不打安全牌

作者 許峰源
出版社 叩應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年輕, 不打安全牌:「人生中有許多關鍵時刻,必須要大膽想、出狠招。」面臨人生重大抉擇和大考的同學必看,重視教育的父母更不可錯過!你還躲在自己舒適的小圈子嗎?你不甘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面臨人生重大抉擇和大考的同學必看,重視教育的父母更不可錯過! 「人生中有許多關鍵時刻,必須大膽想、出狠招!」教育專家說,不能給孩子太大壓力;職場主管說,現代年輕人太沒有抗壓性了!七年級律師,也是考生心中的戰神──許峰源卻說:有爆炸性壓力,才有爆炸性的進步! 你還躲在自己舒適的小圈子嗎?你甘於零風險、沒挑戰的人生嗎?七年級的許峰源要你拿出鬥性來! 他念三重高中時昭告全校師生,自己一定要考上台大法律系,即使不被眾人看好,甚至有老師激他:「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他卻說到做到,成為該校空前的紀錄保持人。他考研究所時,英文成績是所有考生中最糟的,但他卻敢對主考官宣稱:「我有把握在未來十年內,貴所會以我這位學生為榮!」最後以第三名高分錄取。不論是考試、參賽,甚或是就業、創業,他都屢屢挑戰眾人眼中的不可能,正因為他勇於迎向未知及挑戰,永遠不為自己設限,才成功開創夢想的生命格局。 許峰源「拒打安全牌」的聰明提醒: ──你可以輸掉一場球賽,但絕不能在結果揭曉前就放棄。 ──人必須要有冒險的勇氣,如果凡事都以安全為上,不願意承受任何風險,那必定會一事無成。 ──成長最好的養分就是匱乏。 ──只有爆炸性壓力,才會帶來爆炸性進步;適當的壓力,只是偷懶的開始! ──出社會後只有公開組的比賽,不再有分齡賽。 ──要成為英雄,必須要先學會戰勝畏懼! ──責任的承受度,代表一個人的成熟程度! ──人生中有許多關鍵時刻,必須要大膽想、出狠招。 ──沒有專業,你什麼都不是! ──絕境激發潛能,畏怯是自己的最大敵人。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許峰源還在念書時,許峰源跟同學們一起去吃麵,同學因看到老闆不小心把手指放進小菜碟裡,便不肯吃那盤菜。這時許峰源便知道,自己跟他們不一樣,因為「我能吃他們不能吃的苦」。 雖然有個物質匱乏的童年,但他從不覺得自己比別人差,因為父母給了他豐富正確的身教,也讓他懂得感念親恩,更加奮發進取,在逆境中發現希望。憑著堅強的鬥志與爆發性進步法,創下三重高中第一位考上台大法律系的紀錄,大學畢業即應屆考取律師資格,除創辦全台唯一一所專攻消費者保險理賠案件的律師事務所,亦是補教界名師,未滿三十歲已成功開創個人事業版圖,躋身千萬身價之列。 一九八二年生,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現任法羽保險律師事務所所長、行政院金管會保險局聘任講師、保險經紀人商業同業公會法律顧問、MDRT台灣分會法律顧問、春天診所法律顧問。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導 讀>付出生命,才能得到生命 何麗玲<推薦序>上天對他開了個玩笑,卻給了他異於常人的鬥志 朱水源<自 序>你的人生只想永遠打安全牌嗎?Part 1 絕境激發潛能.學會在命運面前謙卑 .貧窮讓我學會彎得下腰.暴力是解決問題的後盾,但不能解決問題 .絕境激發潛能,畏怯是自己的最大敵人.當你有能力做更難的事,就沒有人會輕忽你 .關鍵時刻,要大膽想、出狠招 .在結果揭曉前,絕對絕對不要放棄Part 2 學校沒教你的事.出社會後只有公開組比賽,不再有分齡賽 .超齡學習法.你敢吃貓肉嗎? .享受鐵腿.天呀!我上到了女廁! .要成為英雄,必須先學會戰勝畏懼.高學歷的致命弱點 .領導就從利他開始.沒有專業,你什麼都不是 .用人講求忠誠第一,但能力不能太差 .懂得感恩的人,才值得培養 .責任承受程度,代表成熟程度Part 3 我的讀書方法很簡單.一個母親的請託 .成長最好的養分是匱乏.只有爆炸性壓力,才有爆炸性進步! .九十五分與一百分的差距不是五分,而是無限大!.人生路途很漫長,但關鍵的就只有幾步 .再爛的牌也得打下去,這就是人生.我的讀書方法很簡單,但你做不到 .上課K書術.「後悔」和「如果」,在歷史中從來就沒有市場

商品規格

書名 / 年輕, 不打安全牌
作者 / 許峰源
簡介 / 年輕, 不打安全牌:「人生中有許多關鍵時刻,必須要大膽想、出狠招。」面臨人生重大抉擇和大考的同學必看,重視教育的父母更不可錯過!你還躲在自己舒適的小圈子嗎?你不甘
出版社 / 叩應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1752136
ISBN10 / 9861752137
EAN / 9789861752136
誠品26碼 / 2680541050009
開數 / 25K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192
裝訂 / 平裝

試閱文字

自序 :

在元朝末年亂世,群雄並起,其中陳友諒、朱元璋、張士誠三人的實力最強,朱元璋想要統一中原就必須要擊敗這兩個人,他和所有將領召開重要的軍事會議,問大家:「應該選擇先攻打誰?」大家一致認為,應該先攻打張士誠,因為他的實力較弱,待戰勝張士誠後,就會有足夠的實力和陳友諒一決雌雄,這樣的戰略較為安全,成功的把握度較高。
朱元璋聽完後嚴肅地對大家說:「我認為必定要先和陳友諒決一死戰!」所有將領都傻住了!他接著說:「張士誠器小,陳友諒志驕,器小無遠見,志驕好生事。如果我進攻陳友諒,張士誠必定袖手旁觀,不會出兵援救;但如果我進攻張士誠,陳友諒為了擊敗我,必定會傾全部兵力救援,到時候我們兩面受敵,必定會遭到殲滅。」最後,朱元璋力排眾議,下了決定存亡的戰略指令──決戰陳友諒。
朱元璋後來和陳友諒在鄱陽湖進行決戰,果真得到最終的勝利,也在這場戰役中奠定問鼎天下的基礎。
如果你是朱元璋,會做出一樣大膽的決定嗎?
人生的路途很漫長,但關鍵的就只有幾步而已!你的人生只想永遠打著安全牌嗎?


我是許峰源,學生口中的法羽老師。學生對於我的求學過程、讀書方法、創業經驗很有興趣,一直認為這其中一定有很特殊的秘訣,所以我的演講總是有很多人參與,想要來學習所謂的「秘訣」。
其實,我的生存方法真的很簡單,只是一般人做不到!
為了分享如此簡單的方法,所以我寫了這本書,希望未來有更多的年輕朋友們可以利用我的經驗創造自己的未來。
寫一本書一直是我從小的夢想,可惜我沒有寫作天分,只能一直把這個夢想偷偷放在心裡。當出版社找上我,希望我能夠分享求學、讀書、創業的經驗而寫下一本書時,我嚇傻了!但我當下覺得也許這是一個契機,讓我有機會正式對決內心對於寫作的恐懼,因此,我接下了這個挑戰。
經過一年左右的苦練、塗塗改改、在轉戰咖啡廳、書房、臥室、馬桶……,終於在接到出版社通知撰寫序文時,代表我完成一本屬於自己的著作。我又再一次戰勝了自己!
這就是我,在從小到大的歲月裡,不斷挑戰自我、戰勝自我、突破自我,因為我認為自己還年輕,有無限的可能,不希望人生停頓在任何「看似令人滿意」的階段。我常對學生說:「人的一生中,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只有心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
我認為不論是讀書、做事、創業,成功的勝敗都在於一些共通的「關鍵思考」。這些關鍵的思考就是我在這亂世中的生存技能。
現代社會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亂世,是一個梟雄併起的時代,如果你還認為書只要隨便念、有大學文憑、找到一個輕鬆安穩的工作,就可以安身立命的話,真是太天真的想法了,你只是在浪費最珍貴的年輕歲月。
這本書內所描述的關鍵思考,也許會逼迫你走上「不安全」的人生道路,但相信我,「當你現在每天過的很安全,你的未來必然不安全」。
我的文筆不好,但我很重視文章中一字一句背後所代表的意義。我誠摯地希望透過未經修飾但充滿力量的文字,熱情地跟各位年輕朋友們分享這些關鍵思考,期待大家可以學會這些簡單的方法考上心中理想的學校,並培養出專屬自己未來在社會職場上的「生存技能」。
感謝方智出版社的賴良珠小姐、賴真真小姐、柳怡如小姐對於小弟處女作的努力,更感謝您們對我這位菜鳥作家如此包容。
感謝春天診所何麗玲小姐、正遠保險經紀人公司朱水源董事長對我的照顧、栽培、提攜,還有一路上幫助我的貴人們,沒有你們就沒有今天的峰源,未來我會更加努力做好本分,幫助更多的人。
最後,要感謝最照顧我的三位姊姊、姊夫、岳母,還有一路陪伴、照顧我的妻子。
僅以本書表達我對已逝的阿爸和阿母的無限追念。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將生命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動人成長故事
──建國中學校長 蔡炳坤
乍看書名《年輕,不打安全牌》,第一個直覺是:如果作者不是個年輕人,充其量只是又一本尋常的勵志文集罷了!但緊接著閃過的念頭則是:如果作者是個年輕人,那一定有親身體驗的動人成長故事,而且想必精彩可期。
當我迫不及待地一口氣讀過全書後,我發現我的想法是對的,這真的是一本記錄著年輕人認真打拚、無畏艱難,方向明確、運用智慧的全歷程檔案,作者從求學讀書、考試參賽、顧家創業到補教育才,無不全心全力以赴,將生命發揮到淋漓盡致。
縱覽全書,至少有三感(感佩、感悟、感動)在我內心迴盪不已!在Part1「絕境激發潛能」中,作者舉自己考大學時立下了「必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心,終於如願進入第一志願校系,這樣的勇氣和自信令人感佩不已!在Part2「學校沒教你的事」中,作者以「五碼推桿」的故事,詮釋了「要成為英雄,必須要先學會戰勝畏懼」的真締,極具啟發意涵,令人深受感悟!在Part3「我的讀書方法很簡單」中,作者分享了自己從小到大巧妙運用「訂正」的「考題學習法」,並將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小動作,引申到極為重要的人生道理「不二過」,真是令人感動!
  對一個才三十歲不到的年輕人而言,有此豪情雅量,願意將自己的故事毫無保留地和讀者分享,單憑這一點,就值得大聲給予喝采。至於他所展現的旺盛企圖心與殷殷期許,則有待讀者細心去感知、用心去感受。忝為教育工作者,樂予見到如此年輕、熱情的「新新人類」典範,是為簡短序文推薦。

試閱文字

內文 :

學會在命運面前謙卑


小時候,我們一家八口擠在三重豆乾厝的房子裡,家裡的經濟來源只靠阿爸修理機車。阿爸因為沒接受過正式教育,所以才需要靠勞力換取金錢,他不希望五個小孩長大後跟他一樣,所以和阿母拚了命賺錢,只為了讓我們可以接受正常的教育。後來,因為機車的機械技術進步,加上阿爸多年勞累,導致視力漸漸不佳無法看清機械細微的部分,所以機車行的生意越來越差,便改行賣臭豆腐。
阿爸踩著三輪車沿街叫賣臭豆腐,大家都叫他「牛車許」。每天從下午三點左右開始,一直賣到晚上,但為了多賺些錢,他會利用半夜到三重天台外繼續賣,因為那個時候電動玩具店、酒店等生意正好,通常回到家時,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
有一次颱風天的夜晚,阿母在家裡做好泡菜,要我送去給阿爸,當我將泡菜送到天台時,只見他穿著黑色雨衣,戴著斗笠,在黑夜大雨中,雙手捧著至少三碗臭豆腐,來回穿梭於附近的電動玩具店、酒店間。阿爸的臉上滿是雨水,為了不讓雨水淋到臭豆腐上,他用雨衣遮住臭豆腐,反而不在意自己幾乎全身濕透,雨水從他的衣腳不斷滴下來。當阿爸見到我時,劈頭就說:「你怎麼會送來?我等一下再踩著三輪車回家載就好,你吃飽沒?功課寫了嗎?趕快放著,快回家去念書。」
聽到阿爸這些話,我的淚水流了下來,心中充滿不捨,那一夜的場景,我到現在仍然記憶猶新……
在我記憶裡,阿爸和阿母是萬能的,身體強健,什麼工作都難不倒他們,也從沒聽他們喊過累,所以小時候我總是認為,阿爸和阿母會永遠陪伴著我們。但到了高中,我發現阿爸已經沒辦法順利把數十箱的高麗菜從一樓搬到四樓,阿母從一樓走上四樓,也需要歇息好幾次時,我就知道他們年紀大了……所以家裡需要體力勞累的工作,就改由我來承擔。
於是高二那年,我心有所感的寫了一篇作文──「阿爸的一天」,國文老師不僅要我在全班面前朗讀,還把它登在校刊上,當時有一段文字我是這樣寫的:


阿爸在從小失去家庭溫暖的情況下成長,他不希望下一代遭受同樣的不幸,因此憑著自己的雙手與堅強的意志建造了這個家庭,並且讓我們姊弟都接受高等教育,大姊還是研究所畢業的呢!但是,不幸在六年前,阿爸失去了他心頭上的一塊肉--我的大哥,因此,家庭未來的重擔都將加注在我身上,我也在那年徹底的改變了。每天出門前,阿爸從口袋中拿出泛著油膩的鈔票時,我都會告訴自己:「許峰源,你必須比一般人成熟!因為你已沒有幼稚的權利,你必須比一般人努力,因為你沒有失敗的機會。」
這幾年來,阿爸和阿母的身體越來越不好,我現在最大的心願,便是希望他們倆能見到我的承諾實現,然後一人抱一個孫子,而我牽著老婆的手,一起照張全家福。慈悲的上天!我希望您能悲憫我這貪婪的心願,我願用我的生命,來換取這一切的實現,我跪地祈求您,上天!


但阿爸和阿母為了維持家裡的生計,非常節省,阿母總是在菜市場中午要收市前才去買菜,通常這時的食材較便宜,但新鮮度就不是很好;而阿爸也常常在忙碌時僅以臭豆腐裹腹,多年來的飲食習慣都不好,加上長期沒日沒夜的勞累工作,他們的身體狀況在我大學時就急轉直下。
阿爸在我大三那年罹患口腔癌,這是我第一次明顯感受到,與父母的緣分可能看得到終點。但我不服輸,認為只要給阿爸最好的治療、最好的補給品,我們的緣分就會持續下去。所以我努力念書,希望趕快考上律師,趕快賺錢,改善家裡的經濟,讓阿爸可以好好養病。
考上律師後,我立刻去律師事務所上班,晚上去補習班教書,希望可以多賺些錢。每天晚上十一、二點回到家時,阿爸雖然身體不舒服,但還是會躺在舊家破舊的沙發上等我回來,跟我講幾句話才去睡覺。我以為只要我持續努力,給阿爸最好的治療,就可以讓這樣的場景不斷延續,但阿爸卻在我拿到正式律師證的那天晚上離開了人世,一切發生得太突然,快到我沒有心理準備……
我原本想,雖然阿爸不在了,但我還有阿母,可以好好孝養她,讓她過好日子。但沒想到,阿爸往生後一個多月,阿母就被診斷出得了肺癌,這讓我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又陷入了白天當律師、晚上和假日當老師的生活,我沒日沒夜的工作,只希望讓阿母住一間可以安心養病的好房子。經過幾年的努力後,阿母終於搬到新房子,有很好的養病環境,她每天都過得很開心,姊姊們常常帶她到處去玩,身體狀況也「看似」穩定,此時,我又天真地以為,每天出門前跟阿母道別,工作結束回到家後,阿母仍然會坐在客廳開心地看著電視,這樣的幸福會永遠不變。
我真的太天真、太無知了,幸福流逝的速度永遠比你的想像快很多……
阿母在先後見證完我及大姊的結婚登記後,身體狀況急轉直下,不斷進出醫院,此時我才「驚覺」阿母可能會離開我們。
我努力給阿母最好的治療,再貴的癌症自費藥物,我也毫不猶豫地使用,甚至到處求神拜佛,希望阿母的病情可以好轉。我拒絕緩和醫療,深信阿母會好起來,還是會像以前一樣,每天在客廳等我回家,開心地分享姊姊們帶她到什麼地方去玩,我始終相信,我辦得到,只要我夠努力……
在不斷接受化療、電療、進出醫院的過程中,我們都知道阿母很痛苦,但她從來沒有抱怨過,總是把苦往肚裡吞。而我總是不斷地鼓勵阿母要堅持下去,要撐過痛苦的治療過程,等「好」了以後,我們還要帶她到很多地方玩。但隨著病情不斷惡化,阿母也越來越痛苦。
我永遠記得,有一天深夜,阿母因為難受到睡不著,親口對我說:「要和你們結這個父母緣,是很辛苦的。」我聽了便躲回房裡,不停地哭泣……
那天晚上過後,我和姊姊們討論,決定讓阿母接受緩和醫療,不再自私地將阿母強留在身邊,不再讓她承受病魔的折磨。
此時,我才明白:我永遠不會向命運低頭,但我學會在命運面前謙卑。人生有些事情是你再怎麼努力都沒有用的,這個時候就要學會放下,放下是需要莫大勇氣的。
在阿母往生前的那個晚上,我還是必須去教課,記得當晚我站在講台上,心裡忐忑不安,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過了十幾分鐘,主任衝進教室,要我立刻趕到醫院,當時我心裡很難過,在奔跑中不斷流淚。到達醫院時,阿母還有生命跡象,我知道她在等待,等待所有兒女到齊,當兒女、媳婦、女婿們都到時,阿母才放心地離開我們……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目送》,龍應台
每當看到龍應台女士這段文字,我總是鼻頭一酸,感觸良多。子女在年輕時,總會將與父母的緣分視為理所當然,通常只覺得父母管太多,但這樣的緣分總有結束的一天。「命運」最有趣也最可恨之處,在於總是難以預測。父母與子女的緣分有多長?在什麼時候會結束?都是不能預測的,但它也很公平地告訴你:「無論任何人,不分貴賤,都會有個終點,當終點來時,縱使你再怎麼努力,擁有再多的財富,都無法阻止它,這就是人生。」
一直到現在為止,我心裡始終留有遺憾,認為自己很不孝。因為我直到阿爸和阿母都離開後,才真正明白,父母需要的不是家財萬貫、錦衣玉食,他們要的只是我們可以走得慢一些,腳步放慢,與他們慢慢走,黃昏時陪他們在公園裡散散步,坐在長椅凳上講講話;回家後一起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閩南語連續劇,一起罵壞人、疼惜好人被欺負。他們要的親子幸福其實是那麼地簡單、平凡和真實,但,無知愚蠢的我,卻到現在才明白。
記得幾次陪伴阿母出遊時,她總是笑得非常燦爛,燦爛到我絲毫感覺不出她是病人,那笑容深深烙印在我腦海裡,永遠都不會消逝。當時姊姊們常對我說:「你陪伴阿母出遊的時候,她總是特別開心。」當時我並不以為意,總說只要我下了班有空就會陪阿母,但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悔恨不已……


故鄉的山 永遠攏站置遐 阮的心晟只有講乎山來聽
來到故鄉的海岸 景色猶原攏總無變化
當初離開是為啥 你若問阮阮心肝就疼
你若欲友孝世大嘸免等好額 世間有阿母惜的囝仔尚好命
嘸通等成功欲來接阿母住 阿母啊 已經無置遐
──<落雨聲>,方文山/詞,周杰倫/曲 


江蕙小姐的<落雨聲>這首歌,總會提醒我的不孝和遺憾。人性始終會讓我們把眼前的一切緣分視為理所當然,只有當它快要消逝時,你才會感受它的珍貴,而有些緣分是一去不復返的。每次我聽到學生抱怨父母管太多、太囉唆時,就好想跟他們說:「有健康的父母在你身邊,就是人生中最大的幸福,世上有父母疼惜的囝仔尚好命……」



關鍵時刻,要大膽想、出狠招


我大四參加研究所考試時,因為傳統法學念得還不算差,所以已經考取許多研究所,而最後一間、也是最難考的研究所,就是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它是國內最知名整合科技及法律的專業研究所,也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志願。可是,它的筆試只考一科英文,而且口試是二十分鐘的全英文口試!偏偏我最弱的科目就是英文,這讓我非常苦惱,但還是硬著頭皮給它報名了!
筆試當天發下兩份考卷,其中一份是英文判決申論,另一份是將近八十題選擇題,其中有十幾篇每篇都長達近一頁A4紙的閱讀測驗,但測驗時間僅有五十分鐘。這樣的考試題型,縱使給我一百分鐘也寫不完,何況是五十分鐘,所以慘烈的考試分數是可以想見的。沒想到成績公布時,竟然有同學拿到將近九十分的「外星人」分數,而我卻只拿到四十三分……
正當我失望透頂時,卻獲得第二階段的面試機會,實在讓人驚訝萬分,雖然是通過第一階段的最後一名,但至少讓我相信:「地球人」還是存在的!
為了準備第二階段的全英文口試,我找了許多可以直接用英文交談的好朋友幫忙特訓,只見大家在訓練過程中臉色越來越沉重,從他們的臉色我可以感覺到,要考上就像是「不可能的任務」,更不幸的是,我自己也有這樣的感覺……
考前那個晚上,二姊夫帶我到南勢角興南夜市去買新襯衫和新皮鞋,明天的口試我得好好表現,讓教授們看到我的特訓成果。
不料口試當天,新竹竟然下起了超級大雨,其他參加口試的同學都是由家長送到考試會場。小弟我坐的是客運,巴士只到交大山腳下,必須自己再走二十分鐘的山坡路才能到達校門口。我壓根沒想到會下大雨,所以沒帶傘,只能在大雨滂沱中一路跑上山。
那天的情景實在讓人難忘,因為我的頭髮、襯衫、褲子、鞋子全都濕透了!所以進交大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脫掉鞋子,把雨水倒出來,並到廁所把衣服、褲子全部脫掉,用力擰乾,更慘的是,書面備審資料也都濕了……
終於輪到我進入口試會場,雖然我很努力地表現多日來的特訓成果,但進行約兩分鐘後,教授用很平淡的口氣說:「許同學,你可以講中文了,不用這麼勉強!」聽到教授這句話,我差點腿軟!然後,教授很認真地說:「你的英文考試成績是今年通過筆試的同學中最差的,你應該知道,我們學校非常重視英文能力,那你對於這件事有什麼看法和準備?」聽到這番話,我的腿就真的軟了……
當下我知道自己沒有退路,必須賭一把,如果回答「進入研究所後會努力用功補習英文」,這就太八股了,鐵定槓龜!所以我說:「我的英文雖然不好,但是貴所已經有很多英文非常好的學生,再多一個也沒有特別意義,但我是一個很有特色的學生,我有把握在未來十年內,貴所會以我這位學生為榮!」此時,我的推薦信就發揮了作用,因為這是由一位深受敬重的資深律師所寫,她在推薦信中將我描寫得跟「台灣阿誠」(當時知名的連續劇,由陳昭榮先生扮演)一樣,加上我充滿自信的回答,口試教授開始對我這位全身濕透的學生感興趣。
教授接著問:「許多法學院學生在進入研究所後,都只專心準備律師和司法官的國家考試,並不熱衷學術研究,請問你也會這樣嗎?」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不會!」教授聽到這樣的回答後笑了,因為對大多數法學院學生而言,國家考試的重要性遠遠超過研究所學歷,所以我的回答是很八股的。教授帶著「微笑」接著問:「你為什麼不會準備國家考試?」他是想要聽聽我怎麼「唬爛」。我用認真肯定的語氣回答:「我進研究所後不會準備國家考試,因為現在是四月,國家考試是八月,研究所入學時間是九月,而我在入學時就會考取律師執照,所以我不會準備國家考試!」教授懷疑地問:「你哪來的自信?就這麼有把握會考上?」教授的懷疑是正常的,因為每年考律師的人數大約在九千人左右,其中應屆考取的人數大約是三十幾人,也就是說,機率大約是三百分之一。我很嚴肅地說:「我敢說就做得到,我一定會應屆考上律師,如果我今年沒有考上,就自動申請退學!」考試會場頓時沉靜了五秒鐘……然後就結束了我的口試。
過了一個月,我在研究所榜單上看到自己的名字,而且還是第三名,我只輸給一位台大學長和剛才說的那位超強「外星人」同學(附帶一提,那位超強的同學是當年度全國應屆律師榜首、司法官全國第二的超級外星人),我真的考上了,終於可以進入全國最知名的科技法律研究所就讀,而在九月入學時,我也實現承諾,應屆考取律師執照,所以不需要申請退學了!
以我的筆試成績,如果只想安全通過口試,那就注定成為悲慘的「陪榜生」,但我願意賭一把,願意在如此重要的關鍵時刻「大膽想、出狠招」,所以為自己贏得了交大科法所的入學機會。想要擁有在關鍵時刻「大膽想、出狠招」的膽識及勇氣,是必須從日常的每次挑戰中,努力、突破、累積經驗後才能得到。這樣的思維屢屢幫助我出社會後,在法庭上、談判會議上,甚至是經營決策上,作出逆轉勝的關鍵決定。
人必須要有冒險的勇氣,如果凡事都以安全為上,不願意承受任何風險,那必定會一事無成,因為,人生中沒有一件事是真的沒有任何風險的!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