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豆湯配黑麵包, 異國戀曲大不同: 那些關於戀愛X約會X婚姻的趣味事, 從藝術學者到德國人妻的文化觀察 | 誠品線上

紅豆湯配黑麵包, 異國戀曲大不同: 那些關於戀愛X約會X婚姻的趣味事, 從藝術學者到德國人妻的文化觀察

作者 郭書瑄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紅豆湯配黑麵包, 異國戀曲大不同: 那些關於戀愛X約會X婚姻的趣味事, 從藝術學者到德國人妻的文化觀察:當台灣藝術女遇到德國理工男,一場妙趣橫生的異鄉人妻修煉之旅,更是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當台灣藝術女遇到德國理工男, 一場妙趣橫生的異鄉人妻修煉之旅, 更是柴米油鹽瑣事中的文化新發現, 原來不是外國人奇怪,不一樣的,其實是自己! ◎專文推薦 義大利媳婦、飲食作家/楊馥如居家創業家、暢銷作者/凱若 Carol Chen◎推薦者:柏林旅遊作家/簡銘甫 都已經上床了,卻還不算男女朋友? 贅肉和白髮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 西方人比較紳士,會幫女生開門、提東西? 要怎麼用外語「談」戀愛? 嫁給德國人,所以每天都吃德國豬腳當晚餐? 對德國公婆要怎麼稱呼呢? 作者花了五年時間,在荷蘭念完藝術文化博士學位,原本打算回台任教,度過學術人生,卻陰錯陽差地認識了現在的老公,最終在柏林定居過起了德國人妻的小日子。郭書瑄運用她的文化觀察長才,以自身經歷出發,並加入周遭朋友的經驗,寫出異國戀曲的種種挑戰與衝擊,這些有時令人好笑、有時令人驚訝的故事中,每個觀點都讓你有新的體悟。也許最後你會發現,不一樣的不是別人,而是從小生長在台灣這個獨特小島的自己。 從愛情到婚姻,真實呈現異國戀曲的酸甜與樂趣; 在台灣習性v.s.德國思維的碰撞中,看見彼此不同的背後: 當東方遇見西方●透過共同的主人朋友,賓客有機會認識原本不會接觸到的、來自不同背景的新朋友。當然還有最令人興奮的目的:結交新的約會對象。●在歐美社會,碰到有好感的對象時多半就會開口約對方出門,但熱情的約會邀請並不保證愛情的發生。●就台灣人的角度看來,歐美的約會模式有時讓人有種不確定感。這其實是由於台灣文化中對於「稱呼」或是「名分」的重視。●根據法國的法律規定,同居和結婚幾乎擁有相當的權利義務,共同扶養小孩的事實才是重點。●德國有一些有趣的習俗,像是在婚禮前夕會有個小派對,大家一起把碗盤拿出來砸得粉碎,據說這會帶來好運。德國人妻的小日子●對於在亞洲長大的我而言,米飯是不可或缺的主食;但對在德國土生土長的保羅來說,麵包和馬鈴薯才是晚餐的常態。因此我家菜單的折衷方式是中西式輪流進行。●下課時,大夥總會聚在教室樓下的交誼廳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內容看似隨意,但我很快發現,這種不能過度涉及隱私,又要保持有趣的閒聊,其實是門高深學問。●即使在基督教和天主教普遍的歐洲,德國教會深入社會的程度也算是不尋常的。至於佛陀塑像對他們來說,還不如是放在庭園裡增添「禪風」的裝飾品。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郭書瑄荷蘭萊登大學藝術博士。在大學教過書,待過美術館,做過翻譯,最喜歡的還是寫自己的書。著有《圖解藝術》《插畫考》《荷蘭小國大幸福》,每本書都像自己的孩子般寵愛。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推薦序〉Love Happens! 楊馥如〈推薦序〉觀看世界的其中一種角度 凱若 Carol Chen〈自序〉Part 1 當東方遇見西方進入西方社交場合來我家派對吧東西審美觀大不同做自己最迷人要上交友網站嗎? 他在追我嗎?原來我們還不算男女朋友為什麼要結婚?最完美的婚紗照新娘不就是要穿白紗嗎?婚禮習俗比一比準婆婆來幫婚禮布置做手工德國家庭遊台灣對婆婆直呼其名大家來上融合課!Part 2 德國人妻的小日子德國人妻的修煉之旅不是每個歐洲人都會講英文學外語的祕訣 一整桌的糖醋排骨清粥小菜或生菜沙拉感冒看醫生,不如來喝感冒茶是交心對談,還是侵犯隱私?什麼才是該花的錢?整個假期都在同一處!一定要繳教堂稅,但不一定要上教堂五旬節也放假一整個月的聖誕季女人當自強,自己的單車自己扛!

商品規格

書名 / 紅豆湯配黑麵包, 異國戀曲大不同: 那些關於戀愛X約會X婚姻的趣味事, 從藝術學者到德國人妻的文化觀察
作者 / 郭書瑄
簡介 / 紅豆湯配黑麵包, 異國戀曲大不同: 那些關於戀愛X約會X婚姻的趣味事, 從藝術學者到德國人妻的文化觀察:當台灣藝術女遇到德國理工男,一場妙趣橫生的異鄉人妻修煉之旅,更是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1374352
ISBN10 / 9571374350
EAN / 9789571374352
誠品26碼 / 2681588579003
尺寸 / 21X14.8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25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自序



「我覺得,你就寫自己在國外的異國婚姻點滴,這樣就很好了。」初次見面,知性儒雅的編輯大人在讀了我的幾篇初稿後這麼建議。

「呃,這樣當然會比我原來計劃的文化觀察報導容易一點,」我猶疑著,「但是,我又不是什麼名人,讀者真的會對我的個人生活感興趣嗎?」

編輯大人臉上露出一抹微笑,「倒是不用擔心這個。只要書寫得有趣,就會有人讀的。更何況,人都有偷窺的欲望,尤其是和自己不一樣的生活,人總是會想一探究竟。所以網路上才會有許多受歡迎的部落客,他們一開始也都不是知名人物啊。」

就這樣我被說服了,於是寫下了這本名為異國戀情,實為文化衝擊的記錄小冊。只不過,我估錯了一件事:這本描寫戀愛到婚姻生活的個人手記,寫作起來絲毫不比博士論文或理性報導來得輕鬆。



我花了五年的時間,在荷蘭念完藝術文化博士學位,原本打算回台任教度過學術人生,卻陰錯陽差地認識了現在的德國老公。世事難料,我最終在柏林定居過起了德國人妻的小日子,也重拾起我出國前就已開始的寫作生涯。

雖說從前已經出版過藝術方面的專門書籍,留學期間也撰寫了荷蘭文化的深度觀察書,但這回寫起關於自己的小故事,卻是感到異常困難。畢竟,至少在人文學術書籍上,只要認真讀書查資料便可以獲得寫作的素材,之後再消化整理即可,也不需擔心嚴肅理論的字句是否令人感到枯燥。但如今面對的卻是前所未有的問題:究竟哪些生活點滴值得拿來書寫,還有究竟要把個人的私密世界揭露到什麼程度?

我最後不再掙扎這些問題,只專心記錄在異鄉生活和經營兩人關係的過程中,有哪些是曾令我驚愕、哪些是令我無法適應的點。即使事後回憶起來有的搞笑、有的耍笨,我都如實記載。或許這些生活記事在博君一笑之外,也能偶爾帶出些許關於文化、關於我們所處的世界的提點。

文化觀察永遠是一條未竟之路,尤其在開始寫作以後,每日總有新的體會,恰好推翻我前一晚才寫好的篇幅。我也學習在這段過程中不斷保持自覺,保持對不同文化的開放態度。



也許正是由於這樣的自覺,在我分別在荷蘭與德國兩地居住過,並且和來自不同地方的人群有了較深入來往後,某天我才意識到一件事實:或許不一樣的,是我自己。

在每日迎面而來的文化差異中,許多時候不見得是其他國家的人們有多特別,而是由於身為台灣人的我,本身就承續了這個小島的眾多獨特性。這些是我人在台灣時無法真正看清的特色,以致於我在各地遊走時,經常在許多細節上擦撞出意想不到的文化衝擊。

於是我學著格外留意那些來自台灣習性的特殊之處。說來不可思議,在異鄉磨合的過程中,反倒最後更認識的是自身的文化,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起點。

這本書也因此在本質上不完全是本德國生活記錄,雖然作為一名現實中的德國人妻,大多數的篇章還是難免以德國文化為主要的觀察樣本,但世界文化形形色色,只侷限一地未免可惜。我不時試圖加入其他國家的例子作為對照,尤其是我也算熟悉的鄰國荷蘭,而最重要的仍是從中檢視自己原生的文化特色。



最後關於異國戀情。

我並不是愛情專家,我所做的只是以我所擅長的文化觀察為根基,訴說出我所聽聞、所經歷的一段段真實小故事。網路上關於異國戀情的爭議已經夠多了,這並不是這本書要處理的問題。我始終認為,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戀情的權利,每個人當然也有批評或捍衛的權利。這本書寫給對異國戀情及文化差異感興趣的人們,書中記敘的柴米油鹽瑣事,也證明著異國情侶不過就是一般人,無須也無法擁有和他人不一樣的地位,甚至必須面對著更困難的感情與生活考驗。

就如我通篇將一再強調的,我所描述的都只是個人經驗,即使我敘述的是最普遍的情況,其中也總是有例外的時候。在某些課題上,我盡量蒐集不同的意見,並從中挑出較多數人同意的看法,但這些從來就不是絕對的答案,僅僅是提供觀看世界的其中一種角度。

因此,若有人讀到與自己認知不同的地方,也不必急急跳起來反對:「哪有像這作者說的?我的男友/老公/朋友/朋友的老公就不是這樣!」

不如先坐下來,用聽故事的輕鬆心情,偷窺一下別人的生活與想法也不錯吧。



這本書獻給和我一樣勇敢踏上異國婚姻的保羅先生,以及始終支持我的娘家和婆家家人。





│他在追我嗎?│

「所以,保羅是怎麼追到妳的?」

我和保羅開始交往不久之後,某天有個台灣友人這麼問我。

「追?」我一時竟然無法體會這個中文字的涵義,「呃,怎樣才叫追呢?我們是在他的生日派對時,彼此都有點感覺,隔週他又寫訊息給我,表示希望能再見面。這樣算是追嗎?」

「唔,跟我說的意思不太一樣啦,」友人似乎對我的遲鈍回應感到詫異,「我指的是一些特殊的表示,像是送花啦、送小禮物啦,總之一些貼心的舉止讓妳動心的。」

「好像還真的沒有呢,」我苦思了半天,「我後來又去了一趟德國,保羅也來了幾次荷蘭找我。幾次見面下來,都覺得對方似乎是不錯的人,我們就這樣順其自然地在一起了。」

「所以你們就是約見面而已?好吧,遠距離戀愛大概很難要求太多吧。」友人啜了一口茶,顯然對於沒有聽到想像中的浪漫追求故事略微不滿。



認識來自其他國家的人後,我才發現不同文化中對「追求」的概念並不相同。在我認識的台灣男性友人之間,有不少是在確定自己的心儀對象後,便開始送出一些「暗示」:有意無意地在言語上稱讚或是討好對方;利用各種藉口,想辦法增加兩人碰面的機會;或是透過共同好友打聽對方的喜好,三不五時做些貼心的舉動等等。然而,他們幾乎不會直接開口邀約對方出門,理由是:「太直接的話,會把對方嚇跑啊!」

我從前並未意識到這樣的做法有什麼特別,這種追求的曖昧感似乎是種心照不宣的共識。但另一方面,在歐美社會往往是另一種做法,他們碰到有好感的對象時多半就會開口約對方出門。其中不同的是,追求者當然希望能和對方交往,但約會的邀請則不盡然。約會其實就是互相認識的方式之一,無論對提出或是接受邀約的一方,都是一步步確認彼此心意的必經過程,熱情的約會邀請並不保證愛情的發生。

這中間的文化差異可大了。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