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客來上課: 把世界帶進教室 | 誠品線上

沙發客來上課: 把世界帶進教室

作者 楊宗翰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沙發客來上課: 把世界帶進教室:鐘響回到位子,講臺上卻多一個外國人?!講英文結結巴巴怎麼辦?別緊張,與世界溝通不只想像的那樣!請問……「英文要很好嗎?」先用已知的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鐘響回到位子,講臺上卻多一個外國人?! 講英文結結巴巴怎麼辦? 別緊張,與世界溝通不只想像的那樣! 請問…… 「英文要很好嗎?」 先用已知的單字,拼湊表達出自己的意思;成功讓對方理解以後,對方會再教你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什麼。這樣不就馬上學會了? 「旅行會不會很難?」 當一個人做了屬於自己的選擇以後,就不會抱怨命運、抱怨別人,因為清楚,必須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迷路的時候怎麼辦?」 看看那些曾和學生們一樣、對生命感到疑惑或迷惘的青年朋友們;還有在現今社會的現實挑戰下,仍努力實踐理想並走出自己道路的小人物們──一直以來,路都不是只有一條。 「遇過壞人嗎?」 搭過一千七百輛便車的祕訣:不管眼前的人之前是什麼樣子,讓這個人開心且驕傲地當個好人吧! 「可以當我的朋友嗎?」 所謂的歸屬感似乎逐漸變質,成了一種藉著排擠他人才能感受到的價值。人們竟然可以這麼輕易地討厭、誤解另一群人,而那群人甚至和被討厭的原因完全不相關。解答不在仇恨,而是理解以及愛。 透過沙發衝浪旅行的各國旅人,和我們不一樣,也一樣。 「沙發客來上課」讓旅人體驗臺灣最平凡的日常生活,也讓孩子看見不同角度的世界。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楊宗翰成大環境工程系暨不分系學士學位學程畢業。 曾經用搭便車、睡沙發、打工換宿的方式在臺灣及歐洲旅行,不斷與陌生人對話,漸漸認識自己。大四到了克羅埃西亞當交換學生,認識當地一群占領空屋的無政府主義者,在他們的帶領下,見識到了現代社會的浪費,開始思考金錢及交易以外的生活方式。 大學畢業後,在大埤國中當替代役的期間,開始了沙發客來上課計畫,邀請世界各國的外國旅人到學校來和學生分享。 2015年退伍後,用兩年的時間在臺灣環島旅行,將沙發客來上課計畫拓展到臺灣各地學校及單位,同時,蒐集臺灣本地的故事及技能,預備到世界各國去分享。 現為空屋筆記部落格格主、沙發客來上課計畫負責人、新夢See More協會講師。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推薦序 堅持自身價值觀的浪漫/張希慈 推薦序 讓各式各樣的可能性萌芽/葉士愷 「沙發客來上課」計畫 前言 在國外看見了世界,然後呢? 第一課:溝通──溝通遠比語言重要。 為什麼學校裡有外國人? 誰是先學會文法才會說話的? 全世界只有○‧○八%的人會說斯洛伐克語 金字塔的英文怎麼說? 英文說得不好,代表他會說另外一種語言 一切的起點:第一封英文email 第二課:國際觀──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沒有誰比較好,起司和豆腐就只是不一樣 在烏克蘭,努力工作也沒辦法出國 最深刻的往往是日常 請問,你去過越南嗎? 身分證上的宗教欄 垃圾桶內的國際觀 第三課:理解──人因不理解而互相批判,因試著理解而學會尊重。 為什麼老師不能犯錯? 德國不是只有希特勒 一千七百輛便車中的壞人 不要把穆斯林都當成IS 擁抱討厭你的國家 印度ABCD 別因少數人的惡意,失去對多數人的信任 第四課:做自己──成為自己命運的主人。 學音樂,不當飯吃還能幹嘛? 因為死過一次,我希望這次的人生能更有價值 二十八歲前環遊世界一百國 自己命運的主人 我是哪一國人,很重要嗎? 第五課:以後──旅人對他鄉來說,絕對有比花錢消費更好的貢獻。 打算拜訪完所有學校的沙發客──為微笑而畫 把世界帶進教室又如何? 來上課的不再只是沙發客 最後一堂課 學生回饋 「沙發客來上課」計畫使用手冊 下課後:新夢See More 講座邀約須知:不好意思,但我真的不是在客氣

商品規格

書名 / 沙發客來上課: 把世界帶進教室
作者 / 楊宗翰
簡介 / 沙發客來上課: 把世界帶進教室:鐘響回到位子,講臺上卻多一個外國人?!講英文結結巴巴怎麼辦?別緊張,與世界溝通不只想像的那樣!請問……「英文要很好嗎?」先用已知的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1369983
ISBN10 / 9571369985
EAN / 9789571369983
誠品26碼 / 2681453270004
尺寸 / 21X14.8CM
開數 / 25K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56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沒有誰比較好,起司和豆腐就只是不一樣

‧沙發客:安藝(Anais)、昆丁(Quentin)

‧來自:法國



「有一次我們在土耳其搭便車,一輛警車開到我們的身邊停下來,問我們兩個在幹嘛。他們聽完以後也和一般人一樣,說我們不應該搭便車,太危險了。可是,那兩個警察不但沒有趕我們走,還直接站在路中間,對一輛一輛的來車招手。在攔車這方面,警察的能力勝過漂亮女生,因為只要他們舉手,車子一定會停下來。結果,那兩個警察就真的攔車下來臨檢,他問車主們要去哪裡,問完看一下沒事了,就讓車子離開。等到第三輛,他們聽到車主說出的目的地和我們要去的地方一樣時,他就直接叫那個車主開門,讓我們上車。臨走前,還跟我們說這臺車應該很安全,而且已經記下車主的長相和車牌了,有問題的話就打給他們警察局,然後對我們眨眨眼。」



在公園的長椅上,安藝(Anais)正和我分享他們最白痴的便車經驗,昆丁(Quentin)則在一旁,模仿那個被嚇壞的土耳其司機。這一對來自法國的情侶和我非常合拍,我趁著周末放假的時候,回到臺中接待了他們兩天。通常我接待沙發客,不太會帶他們出去玩;而且比起綠園道或是秋紅谷,我更常帶他們去我家附近的國小或公園散步;比起去夜市當一隻沙丁魚,我更常帶他們一大早去菜市場逛街買菜;比起去吃特色餐廳,我更喜歡和他們一起在家煮飯,讓他們看看一般的臺灣家庭都吃些什麼,我也能偷學世界各國的料理。



離開我們家之後,昆丁和安藝出發前往鹿谷山上的茶莊。本來打算拜訪完茶莊以後,再來學校,但是來的前一天,昆丁打了一通電話來,說安藝生病了,當天必須繼續待在鹿谷休息。我原本以為安藝可能要休息好幾天才會好,甚至可能就沒辦法來了,結果隔天他們就起了大早,坐火車跑到雲林來。



學校主任聽到時,覺得超感動又很不好意思,搞不懂為什麼他們堅持在身體不舒服的情況下跑來。



我帶著昆丁和安藝到了班上。他們介紹法國、還有旅途中遇到的人,並教學生一點簡單的法文。這次老師找來了地球儀,讓安藝可以用手指在地球儀上展示他們的旅行足跡。



「你們猜猜看這兩位法國人是做什麼的?」

「畫家!」

「廚師!」

「英文老師!」

「做起司的人!」

臺下開始蹦出一個個學生們認為「法國人」應該要做的職業。然而,這兩位法國人真正的專業,卻超出所有學生和老師的預期。



「你們聽過Acupuncture嗎?在亞洲這邊比較常見,就是你們生病的時候,不是吃藥,而是用針刺在你身上的某個部位,你就好了。我在法國,是個針灸師。」安藝如此回答,臺下一個個同學都瞪大了眼睛──怎麼外國人也會針灸?



至於昆丁,雖然他準備回到法國後要去當老師,但是他大學的時候,其實是學藥用植物和中醫。



學針灸的安藝和學中醫的昆丁,這次來臺灣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目標,就是到國術館去學習、觀摩。然而,他們意外地發現,在這個被公認為「最完整保留中醫文化」的國家裡,大部分的臺灣人竟然不太了解中醫,甚至不太信任中醫。



「當我來到臺灣時,我到處跟人們說我想要去拜訪中醫診所,可是絕大多數的臺灣人好像都沒有去中醫診所或是中藥行的習慣,甚至很多人說不要學中醫,因為中醫沒有用。我小時候身體非常差,是在非常偶然的機緣下接觸到針灸,才因此擺脫從小到大怎麼治都治不好的病,如果沒遇到那個針灸師,我可能活不到現在。所以,我才開始想要了解針灸。臺灣似乎非常努力地把中醫變成一種西醫,但是這兩種系統和思維完全不一樣。另外,我也不認為西醫沒用,兩者各有優缺點,只是就我的情況來說,西醫並不適合我,如此而已。」



安藝他們在臺灣拜訪過好幾間國術館、中藥行,也到過大醫院裡的中醫科,卻苦於中文不夠好,許多東西聽不懂,安藝下定決心,回去之後要把中文學好。



法國有起司,臺灣有豆腐,兩者之間並沒有誰比較好、誰比較不好,但如果我們今天努力地想把臺灣豆腐變成法國起司,在披薩上頭撒滿豆腐拿去烤……這不一定是好事。許多的時候,我們總認為「歐洲的」就是比較好,「臺灣的」就比較差。把一棟一棟傳統建築拆掉,蓋成一間間荷蘭風、希臘風的民宿;說要保存臺灣的傳統文化,例如客家藍衫、布袋戲、竹藝、中醫或原住民文化,但是保存的方式往往只是辦個展覽或文化季,把這些文化一個個變成文創商品,或是放到博物館裡。也許看似保存了什麼,但這些依然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了。不只在臺灣,這是世界各國都正在面臨的問題,每個地方的文化都正急速消逝,城市與城市之間的差異性愈來愈小。



最後,昆丁與安藝帶著學生們,一起跳法國民俗舞蹈,放學後,幾個學生則跑過來教安藝跳他們要表演的街舞。



曾經有人說:「保存種子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它種下去。」

文化也是,保存文化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它種進下一代的心裡。



我很高興能夠邀請到昆丁和安藝,讓學生能和這兩位大老遠跑來臺灣學中醫的法國人面對面,讓他們知道旅行不一定只有出去玩,還能夠透過旅行來增進自己的專業;讓他們知道中醫不只存在於臺灣,在歐洲也有許多人想要學習;讓他們知道不只有我們要學英文,其實國外也有許多人,正努力學習中文。



如果學生有機會發現一些自己平常不曾重視、甚至想要捨棄的東西,在別人眼裡卻受到如此大的重視,他們也許也會比較有動力,拾回那些漸漸消逝的文化記憶吧!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