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 32期 | 誠品線上

商業周刊, 32期

商品描述 商業周刊, 32期:封面故事星展從ATM都搞不定,翻身「世界上最好的銀行」!不看對手卻贏過所有人它併花旗消金,變台灣最大外銀!星展總舵手,獨家揭密9年數位轉型聖經「一千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封面故事就在本週,星展銀行即將購併花旗台灣的消費金融部門,正式接收後者在台耕耘近一甲子、所累積的二百八十六萬卡友,登上台灣最大的外商銀行寶座。視台灣為亞洲重要市場!它接收花旗消金286萬卡友成最大外銀全台花旗銀行的藍色招牌即將被拆下,換上紅黑色的DBS星展招牌。一九九七亞洲金融風暴前,它的總資產與三商銀相去不遠,但二十多年後,獲利是全台前九名銀行的總和,國際聲量更超越台灣所有銀行。近年,它陸續被《歐元雜誌》、《環球金融雜誌》、《銀行家雜誌》選為全球最佳銀行、全球最佳數位銀行,《哈佛商業評論》曾將它的轉型成功撰寫為教案,並稱它是「過去十年全球策略轉型前十大成功機構」。去年,它營收、獲利雙創歷史新高,以五年年化表現來看,該行股東報酬率在全球前五十家銀行中居冠;它在亞洲的滲透率,已超越對手花旗與渣打,逼近滙豐銀行。短短十年間,它從地區銀行,一躍成為亞洲銀行新強權(見左頁圖)。它成為台灣銀行高層爭相研究的對象,據悉有大型銀行將率隊前往星國向它取經。讓它翻身的核心思維是:忘記銀行,把自己當科技公司。ATM和臨櫃曾被嫌「該死的慢」改變的第一步,是忘記自己是家銀行在星展正式購併花旗消金部門之前,商周記者飛到新加坡,獨家專訪過去十四年領導星展一路蛻變的靈魂掌舵手——星展集團執行總裁高博德(Piyush Gupta)。穿越新加坡最繁華的濱海灣市區,計程車司機提起星展,向我們分享過去星展有段時間,因為旗下ATM機台與分行的排隊時間過長,被新加坡人以同英文開頭縮寫的「該死的慢(Damn Bloody Slow,縮寫也是DBS)」戲稱,是當時全星國客戶滿意度最低的銀行。星展總部坐落在星國最繁華的濱海灣金融區高樓中,會議室窗外是全球第二忙碌的港口。從連ATM都搞不定、滿意度吊車尾,到全球最佳數位銀行,這位星展掌舵手給我們的答案是:首先你要先忘掉自己是間銀行,專注在客戶身上。時間拉回二○一四年,高博德與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會面,他發現這家來自中國的科技巨頭,跟金融業毫無瓜葛,卻提供存款、基金、保險買賣等服務,「我意識到他們正在做一種非常不同的銀行業務。」當銀行業務再也不是銀行的專利,那銀行還有什麼價值?思考「阿里巴巴進市場會做什麼?」它卸下銀行思維,師法六大科技巨頭「新加坡是一個開放的市場⋯⋯,(像阿里巴巴)這樣的競爭,有可能會把我生吞活剝。」一間公司越界來革銀行業的命,高博德曾對外以「嚇到魂不附體」形容當時自己的震驚。當時,光是星展的銀行本業,在亞洲各地市場的市占都逐漸流失,一直仰賴的購併策略,也在印尼因監管踢到鐵板,傳統的購併擴張路受阻,前方又迎來新科技業者的威脅。他意識到,傳統銀行必須開始迎戰「明日的戰爭」,他質問自己:「如果阿里巴巴或亞馬遜進入我的市場,他們將會做什麼?」「自古以來,人們從來沒有一定需要銀行(bank),但他們都需要金融服務(banking)。」他體悟到,要回答上述問題,第一步就是要拋開銀行的束縛,忘記自己是一間銀行,回歸本質思考,從零開始探索,什麼是客戶真正需要的。要如何重新贏回大眾客戶的心,他選擇師法全球最懂消費者的公司們, 如Google、亞馬遜、網飛與蘋果等,在研究過程中,他發現,這些成功公司最大的共通點,就是他們都提供了消費者「最棒的顧客體驗」。「Google為什麼會贏?」高博德表示,在Google誕生前,出現過十幾種搜尋引擎,但只有它提供簡潔的頁面、強大的演算法,提供用戶最好的搜尋結果,「它創造了最棒的客戶旅程。」其次,他發覺,這些全球數一數二、面向大眾消費者的成功品牌,如臉書、阿里巴巴,沒有任何一個如銀行分行般的實體據點,卻能招攬到上億用戶,靠的都是數位管道獲客。「如今,全球有一五%的GDP(國內生產毛額)是在線上發生的,而你也必須出現在那,不要指望客戶來主動找你,你最好能嵌入到各大平台中的每個供應鏈,每個電商、旅遊網站,因為那就是客戶之所在。」完整封面故事報導,請至書城選購本期《商業周刊》

商品規格

商品名 / 商業周刊, 32期
簡介 / 商業周刊, 32期:封面故事星展從ATM都搞不定,翻身「世界上最好的銀行」!不看對手卻贏過所有人它併花旗消金,變台灣最大外銀!星展總舵手,獨家揭密9年數位轉型聖經「一千
誠品26碼 / 2680105211327
注音版 /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0x0x0cm
級別 / N:無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中文雜誌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