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 26期 | 誠品線上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台灣第6大富豪家族正新,接班人無預警撤換 千億輪胎帝國 家變啟示錄 >「會賣的女婿」搶贏「會做的兒子」,對9萬小股東是好是壞? >接班碰上轉型,品牌與製造升級如何抉擇? >印度製造,為何讓正新遭遇33年來第一次虧損? 封面故事 第一幕驚變! 培養30年的接班人 父親死後一年,遭手足驅逐 六月十六日,彰化大村鄉。 這裡氣氛如同往常。它依舊是巨峰葡萄的主要產地,以擁有著台灣之光:千億輪胎企業正新為榮,因為它的入駐,大村才從窮鄉,變身為彰化前三名的富裕聚落。在這,無人不知羅結(正新創辦人),都聽過他從一個賣蜜餞的小販,創辦全球前十大輪胎廠的傳奇。 沒人察覺,這天,這個千億輪胎帝國,正出現家變。 當天,正新股東會董監改選,羅結培養三十年的接班人:原董事長羅才仁被無預警撤換,改由已退休的二姊夫,已經七十歲的正新前總經理陳榮華登上大位。 羅結去年才去世,他從小帶在身邊的接班人,卻被大哥與兩個姊姊聯手拔掉,而且還是由女婿取代兒子。 在此之前,沒有任何徵兆,「那天新聞一出來,老闆把我們採購頭叫進去削了一頓,說人家都換老闆了,你們竟然不知道。」一位車廠高層對商周說。 弔詭的是,正新對外的說法。正新代理發言人、副總經理廖正耀說,「他們家有約定,輪流做(董事長)。」 然而,放眼台灣企業,很少有董事長輪著做的規矩,還是用這種董事投票對決的手段,他們大可用內部協調,讓原董事長宣布支持哪位後繼者的方式解決。 一位熟稔家族傳承的會計師直言:「若家族有共識,要誰下來,總是要兼顧每個人的聲譽,不會用硬拉的……,現在訴諸董事會,表示家族內部一定是沒有形成共識,就直接訴諸股東會對決。」 先前,長榮的例子讓大家記憶猶新,老爸在遺囑上指定小兒子張國煒接棒,但其他兄長不接受這個結果,不僅逐出張國煒,今日,長榮大房三兄弟又分裂成兩派,甚至連長榮創辦人張榮發女婿、兆豐金控前董事長鄭深池都參戰,一個家族企業的經營權更迭,沒處理好,就是災難一場。 羅才仁,一路被父親栽培,是最願意陪羅結週末去巡工廠的小孩,他曾對商周自述自己的養成,是從進入「黑人間」開始。 「一早去蒸籠那蒸一蒸, 一起三溫暖,」他從小在工廠長大,進入公司後,就被父親丟進夏天高溫達五十度、被稱為「黑人間」的混煉車間,從最根本的製造研發磨練開始,直到羅結在二○一四年中風,把董事長之位交給他後,他一路就擔起帶領正新轉型的重任。 要理解正新家變如何形成,我們得先理解羅才仁接班那一年,發生什麼事。 在第一代掌門人羅結在任時,正新是處於高度起飛期。 羅結有野心也有魄力,他原本只在彰化員林賣蜜餞,客人一句「你賣蜜餞,一天能賺多少?」激發他脫貧鬥志。 他改行當輪胎廠學徒,最後,在一個根本沒有大車廠的小島上,養出了全球前十大輪胎廠。 第二幕兩難! 接棒與轉型並行 你有耐心,不代表別人也有…… 四十五年前,正新就走國際化,現在賣到一百八十多國;二十九年前,它比鴻海還早進入中國;二十八年前,立志從代工轉往品牌,如今代工比率降到一%以下。 「遲早要做的事,不如早做」的超前部署邏輯,成為正新的文化,也是羅才仁一直的思考脈絡。 偏偏,他接班時剛好是輪胎業低潮起始。二○一四年,羅才仁接班後,中國輪胎廠開始低價競爭。「那時候真的是看到危機,二○一四年市場供過於求,大家都一直擴廠,市場跟過去都不一樣,」他說。 挑戰還接二連三。橡膠公會總幹事陳鈺光指出,美國隨後又通過對中國輪胎反傾銷稅,等同美中貿易戰提前開打,然後美、中、歐車市接連走下坡,接著遇上美中貿易戰火,今年還有疫情衝擊,「不是正新不好而已,是所有人都不好。」他說。 完整封面故事報導, 請至書城選購本期《商業周刊》

商業周刊, 26期:台灣第6大富豪家族正新,接班人無預警撤換千億輪胎帝國家變啟示錄>「會賣的女婿」搶贏「會做的兒子」,對9萬小股東是好是壞?>接班碰上轉型,品牌與製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