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 24期 | 誠品線上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封面故事 疫情黑暗時,讓我們成為彼此的光! 一起拚下去 一份午餐冷凍包,撐起2千個底層家庭 「送最後一個確診者回家!」80位運將堅持最後退場 企業憑信任存摺度難關:員工自發挺你,才撐得住公司 一起走就不孤單,全台迎戰危機大串聯 封面故事 「對一般家庭的小朋友而言,停課超開心的,可以在家裡當小霸王,吃父母準備好的熱騰騰飯菜。但對那些清寒家庭的小朋友來說,『營養午餐』真的就是他們一天中營養最豐富的一餐,甚至是唯一的一餐。現在,他們連這一餐都沒有了……。」 這句話,正是促使大享食育協會秘書長黃嘉琳動起來,在短短兩週內串聯各路人馬,發起「學校供餐急難互助行動」的最大原因。 時間倒轉回五月十八日,雙北升為三級警戒的第四天。 停課,也停了清寒生最營養的一餐 「遠距教育,絕不只有線上學習!」 那一天,教育部宣布,為降低群聚感染風險,全國各級學校與公私立幼兒園均停止到校上課。儘管教育部強調,各縣市政府應提供高中以下弱勢學生用餐協助,例如退還營養午餐餐費或給予餐券,但黃嘉琳看到新聞的那一刻,還是跳了起來:「這絕對不是長久之計,我們必須做點事情!」 她的焦慮,與過往工作經驗密切相關。顧名思義,大享食育是個以「關心各校營養午餐政策」為宗旨的單位,長期在全台國小推廣食農教育,遍訪各校營養師,因此,她格外理解營養午餐之於弱勢學生的重要性。有些學校會讓孩子把剩菜打包回家,成為一家人得以溫飽的晚餐;也有小朋友笑咪咪的告訴她,吃學校午餐是一整天最期待的事。 眼看疫情升溫,復學的日子難以預期;學校退還的營養午餐費,也難以預測家長用途,她決定立刻展開行動:「遠距教育絕對不是只有高喊線上學習。如果小朋友只能連吃一個多月的泡麵,那還學習個屁啊?」 這是救急,也是救窮,她必須聚集起有限資源,送到真正需要的小朋友手中。 但時間緊迫,誰最可能擁有閒置資源,又熟悉營養午餐? 她的第一步,是找上同為「重災區」的團膳業者,食家安總經理陳明信。 串聯不能外送的團膳「慘業」 製作料理包,為雙北弱勢家庭送暖 如果說三級警戒讓餐飲業者哀鴻遍野,那麼團膳業,就更是慘中之慘。一來,全台停止上課,他們準備好的食材頓時無用武之地,中央廚房也全數停擺;二來,他們簽的是國稅局認可的「專營學校營養午餐」,享有營業稅僅一%的優惠,但條件是公司行號、政府機關與單份零售的餐點,統統不許做。換句話說,餐飲業最常用來自救的外帶、外送或虛擬廚房,全都與他們無緣,做了就算違法。 「我入行二十年,今年是史上最慘!」兼任中華民國餐盒食品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的陳明信透露,團膳業的獲利取決於「營業天數」,也就是扣掉寒暑假、颱風假與國定假日後,學校的實際上課天數,因為人事成本同樣是三百六十五天。而今年,正是史上營業天數最少的一年。 五月二十日,陳明信接到了黃嘉琳的電話。一開始,她是來詢問能否將現有食材做成食物箱,透過超商系統配送,但從超商、物流到紙箱的產能,早就全被卡死,只好作罷。 「但她不死心喔,過幾天又打來問:『真的沒有其他辦法嗎?如果你的工廠能動,員工至少還會有一點收入!』」陳明信坦言,就是這句話打動了他。 他們原本想把食材做成便當,但考量到防疫必須減少接觸頻率,又要能妥善保存,雙方最終達成共識:由大享食育負責募集食材,團膳廠負責製成冷凍料理包,一次可贈送約十包,給受疫情衝擊最嚴重的雙北家庭。 但問題又來了——團膳廠的強項,是在極短時間內製作出動輒一萬到兩萬人份的熱騰騰飯菜,而非冷凍料理包。要做料理包, 它得先補齊封口機設備,採購真空袋, 還得系統化管理配餐方式, 例如讓每一包咖哩雞都固定有五塊肉。 時間緊迫,團膳廠勢必無法在短短幾天內調整完畢。怎麼辦? 黃嘉琳又開始打電話,最終找來另一名舊識:老牌團膳廠統鮮旗下子公司,冷凍食品廠鮮湧總經理劉小菁。 相較於冷冷清清的團膳廠,冷凍食品廠完全是兩樣情。三級警戒所引發的囤貨潮,讓他們的業績只能以「大爆發」來形容。 完整封面故事報導, 請至書城選購本期《商業周刊》

商業周刊, 24期:,封面故事疫情黑暗時,讓我們成為彼此的光!一起拚下去一份午餐冷凍包,撐起2千個底層家庭「送最後一個確診者回家!」80位運將堅持最後退場企業憑信任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