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人.狐狸.神木國 | 誠品線上

豹人.狐狸.神木國

作者 褚育麟
出版社 成陽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豹人.狐狸.神木國:適讀年齡:10-18歲這是一篇奇特的冒險小說,一則人類生存發展的大寓言。來自花鬚國的阿烈,為了取得治病的帝台之漿來到神木國,身不由己的捲入了大寨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這是一篇奇特的冒險小說,一則人類生存發展的大寓言。來自花鬚國的阿烈,為了取得治病的帝台之漿來到神木國,身不由己的捲入了大寨、東山族及帝台族糾結迴盪的旋渦中……故事反映了野心勃勃追求權勢和財富的現代人,或許能輝煌一時,卻終究被無止盡的慾望吞沒,而精神的高度和仁慈的力量,或許才是能真正到達美麗天庭的途徑。究竟人該踩破門,汲汲投入慾望的追求爭鬥之中?還是開扇窗,掌握平常的美好?邀您來判定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序】 天地隔絕之後 《豹人‧狐狸‧神木國》是一篇奇特的小說。 它是一個少年冒險的故事,一則人類生存發展的大寓言,一篇以神話古中國為背景的心靈遊記。 為什麼想寫這樣的小說?要從神木說起。 這神木不是阿里山的神木,是中國神話裡的通天神木,是能讓人爬上神仙居住的天庭的巨樹。 據說,中華人文始祖伏羲便爬過神木,還上了天庭。他在天庭裡看見什麼我們不知道,但傳說,他後來也成了神仙。 關於天庭和神木另一個有意思的傳說,便是天地隔絕。 什麼是天地隔絕?地面的人類犯了可怕的罪過,天庭的神仙震怒了,便封堵了天地的通路,自然,神木也就通不了天。 看到這兩則傳說,心裡觸動了。 聯想到現代人類的境況,人們雖然追求理想的生活,但現實的發展卻往往不如人意,甚至背道而馳。 於是,便想以天庭和塵世做對照,創作一個既神奇,又讓人反思的故事。 就這樣,有了神木國的帝台和大寨。 在書中,帝台上住的是神人,不是神仙。他們是追求天人合一,順乎自然之道的人。因此,帝台代表的是精神的高度和仁慈的力量。神木國許多年沒人能爬神木上帝台了,因為堅持追求精神力量的人越來越少。 而大寨,我們應該很熟悉,它影射的是充滿慾望的城市文明。而白家,骨子裡是雄心勃勃追求權勢和財富的現代人。 然而,光有帝台族人和大寨白家是不夠的,故事裡還需要在帝台之下,圍繞大寨的許多人物。因而,有了東山族,這個遭白家滅國,又意圖復興的種族。 東山族人不是高超的神人,也不是霸道的大寨人。他們更像是被現實所困的普通人。人們處在逆境時會有不同的抉擇,豹人柏子、長英和夏木選擇反抗,但反抗的方式有差別,柏子是嬉笑作弄,長英是深謀遠慮,夏木是義憤激動。善良的靈兒選擇忍耐和期待,而油滑的易華則選擇投靠權勢。 我對東山族人感到親切,因為他們像我們生活中的許多人物。 當然,帝台、大寨和東山族不是截然劃分的三個陣營,就像易華是東山族的叛徒,大巫師是墮落的帝台族人,而白豹則是白家中講情義的人。 主流中往往會有迴旋的逆流,這該更接近人與社會的真實。 怎麼把這些人物串聯起來,顯示出神木國波濤暗湧的情勢呢? 這需要一個外人,書中,是來自花鬚國的少年獵人,阿烈。 讀過我《花鬚國》作品的人應該知道,阿烈是個沉著勇敢的少年英雄。在本書中,他年紀要比《花鬚國》中稍大些,已將近是青年。 他為了取得治病的帝台之漿來到神木國,身不由己的捲入了大寨、東山族及帝台族糾結迴盪的旋渦中。雖然,他的身手依舊超卓俐落,但情勢已無法讓他做一個簡單把敵人打趴的英雄。 為了達到目的,同時不違背良心,阿烈用得更多的是智慧和耐性。 他同情東山族,與白家周旋,崇敬帝台族,但終歸,他還是原本那個平和灑脫的花鬚國人。 烏布提是書中一個特殊的人物。他好似來自沙漠綠金城的幽靈,而這城市幾乎可說是大寨的前身。 其實,為了對照大寨的處境,書中我提到幾種人類生存的方式:追求精神生活的帝台,平靜自足的花鬚國,古神木國的另兩個年代(鳳凰年代和青石年代)。但惋惜的是,神木國大寨自認處在「黃金年代」,卻是效法了輝煌一時,但終被沙塵吞沒的綠金城。 因此,大寨走向毀滅也終究是必然的了。 只是,人類的慾望真是無法遏止?命運真是無法改變? 我想提出這樣的反思。 最後,東山族與大寨的爭鬥雖然是故事的主線,但除此主線之外的描述,卻絕非不重要。 我自己最喜歡阿烈在森林裡活動的場景,譬如:出市集後,穿過草原的邊緣來到森林前,遇見晒太陽的老狐狸……在馨香的藥圃面前逗留,靈兒與大黃忽然回來……整理老舊的獵人木屋後,靠在木牆邊啃麵餅……夜裡爬上大柏樹頂,俯視神木國……月亮出來聽見歌聲後,又下樹去找靈兒…… 書中還有許多看來是閒筆的描述,其實仍在提供讀者心靈上的選擇: 人該踩破門,汲汲投入慾望的追求爭鬥?還是開扇窗,掌握平常的美好? 天地隔絕在書中是指大寨與帝台的決裂,這對現代有什麼啟示? 有的,人類背叛了自然,逃避了精神,就無法達到真正美麗的天庭。 書成,要謝謝一些人。妻子將書名加上了豹人和狐狸,為什麼加這兩樣,聰明的讀者應該能琢磨體會。感謝支持我的家人,還有慧眼看上這本書,且精益求精的小兵編輯們。謝謝了。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目次】 神木國 12 神的遊行 18 白家大宴 30 月夜歌聲 40 草原狩獵 56 流沙傳說 72 虎頭大寨 90 巫師與神木 110 騷動的金礦 134 消失的城市 154 狐狸與熊穴 169 帝台神人 184 青石牆之戰 197 雷火之怒 221

商品規格

書名 / 豹人.狐狸.神木國
作者 / 褚育麟
簡介 / 豹人.狐狸.神木國:適讀年齡:10-18歲這是一篇奇特的冒險小說,一則人類生存發展的大寓言。來自花鬚國的阿烈,為了取得治病的帝台之漿來到神木國,身不由己的捲入了大寨
出版社 / 成陽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6544316
ISBN10 / 9866544311
EAN / 9789866544316
誠品26碼 / 2680479509006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40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8CM

試閱文字

內文 : 【導讀】
導讀《豹人.狐狸.神木國》 知名兒童文學作家 陳肇宜
要閱讀像《豹人‧狐狸‧神木國》這樣充滿遠古風味又極富傳奇色彩的小說,最好先探究作者創作靈感的時空背景,才容易進入故事的情境之中。
因此,在看完第一章後,請暫時放下書本,讓我們一起進入時空隧道,探訪作者的創作源頭,看看他的錦囊裡到底藏著什麼寶藏。
第一章由阿烈的出場展開序幕;當他現身在原野時,布衣獵裝和斜掛的牛角弓與箭筒,在在給我們年代久遠又不合時宜的感覺;而緊接著人與狐同處岩洞避雨並相安無事,更令人不可思議,忍不住質疑:作者在賣弄什麼玄虛?其實作者並沒有故弄玄虛之意,他立刻以「山海圖」和「帝台之漿」給了我們明確的線索。
對中國古典文學稍有涉獵的人都知道,「山海圖」是附屬《山海經》的圖解;而《山海經》則是一部涵蓋神話(如:『盤古開天闢地』、『女媧補天』、『夸父追日』、『后羿射日』……)、地理、動物、植物、礦物、醫藥、宗教、哲學、巫術、天文氣象以及民族學的古代「百科全書」。其中的『中山經』有一段是這樣描寫的:「……又東南五十里,曰高前之山,其上有水焉,甚寒而清,帝台之漿也,飲之者不心痛。其上有金,其下有赭……」
不言可喻,「山海圖」羊皮卷的出現,就是作者對小說時空背景(三、四千年前的中國大陸中部)的梗概說明,而「帝台之漿」則進一步為情節的鋪陳設下懸疑,並具體交代人、事、物的素材來源。
為了保持客觀敘述者的立場,作者利用全知敘事觀點,創造一個心術純正且堅持己見的中立角色——阿烈。阿烈也可說是作者的代言人,他雖然同情被奴隸的東山國氏族,並對貪婪獨裁的神木國統治者不以為然,卻始終不介入雙方的紛爭。於是,我們得以藉由阿烈不偏不倚的觀察,目睹神木國的統治者為了追逐奢靡的物質享受,恣意破壞自然生態,並用武力脅迫東山國族人為奴隸,以遂其奢華與獨霸的目的;同時也看到東山國的亡國子民,雖然深受被奴隸與壓榨之苦,卻彼此相濡以沫,團結一致,密謀推翻暴政,為自由而奮鬥不懈的精神。
就人名而言,神木國的統治者分別以白虎、白豹、白雀、白鷹等禽獸為名;東山國族人則以夏木、長英、柏子、易華等植物稱之;雙方的名字不但形成剛猛與柔順的強烈對比,也與人物性格的迥異相呼應。至於歸隱帝台的神人,作者也有獨到的命名方式:如風、如石、如松,全是自然物的化身。
其他如神木國(建築青石圍牆與屠殺兼取樂之圍獵)對比花鬚國(不設藩籬與只取所需之狩獵),金銀城(搜刮資源、破壞生態)對比綠金城(享受自然、保護生態),白雀(穿金戴銀、驕縱任性)對比靈兒(清純樸素、善解人意),隱居帝台之神人對比墮入凡間助紂為虐之巫師……對比的例子俯拾皆是。其中,豹人(柏子)、狂師和白豹無疑是人物塑造最突出的三個角色。
豹人出場時,來無影去無蹤的功夫已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接著其劫富濟貧的義賊行徑及樂觀開朗的性情,更是討人喜歡,恰好彌補了阿烈較為溫和的個性缺憾,讓情節時時保持輕鬆的氣氛。
總是以不速之客角色闖入的狂師,始終給人瘋言瘋語的印象;然而仔細聽他哭訴的內容,卻與小說主題的逐漸明朗相互呼應。作者塑造這個角色,主要是讓他扮演暮鼓晨鐘的智者,但為了避免反覆說教之嫌,才故意以瘋癲的形象作為神祕面紗,來遮掩其嚴肅的真實面貌。
如果說白氏家族的垮台是咎由自取的悲劇,白豹無疑是被擺錯位置的悲劇英雄。他雖然貴為神木國的繼承者,卻有一顆良善的心。他對阿烈誠摯的友誼與百分之百的信任,更是阿烈能在敵對雙方中來去自如,享有中立身分冷靜觀察的主因。
而說到小說的主題,我們可以從狂師、烏布提、帝台神人的敘述,以及阿烈觀察後的省思中輕易得到答案。然而,作者在看似老生常談的主題煙霧下,利用伏筆和隱喻的技巧,隱藏了很大的企圖心。
晉朝陶淵明因醉心鑽研「山海經」而創作「讀山海經詩十三首」,更寫出一篇「桃花源記」的傳世經典散文。於今,「世外桃源」已和西洋文學裡的「烏托邦」和「香格里拉」一樣,成為「理想國」的代名詞。
作者顯然不讓陶淵明專美於前,除了在情節裡,明白展現帝台神人的「世外桃源」外,還在小說結束後,為讀者預留一個「理想國」的虛擬空間。
讓我們回顧阿烈展開羊皮卷,閱讀「神木國志」的情節,裡面有這樣的描述:「此時,溪谷居民裡有著名的四大氏族:『聰慧的元氏』擅長農業及觀察天象,『勇猛的白氏』是漁獵好手,『恬靜的林氏』喜歡研究草藥,而『開朗的黃氏』則常到森林外的草原放牧。」
再看故事的結尾,當豹人對阿烈說出白氏垮台,四大氏族決定和平共處的結局時,不就隱約勾勒出一個有農業、天文氣象、漁獵、醫藥和游牧的「世外桃源」?毫無疑問,「神木國志」是作者特意安排的伏筆;而那隻在任何險地都能來去自如,並引導阿烈成功爬上帝台的黃毛老狐狸,看似無關緊要的畜生,實際上是作者的一種隱喻,暗示讀者:人類引以為傲的文明與智慧,是犧牲最原始也最珍貴的天性與本能所換來的。
科技日新月異的今日世界,人類因過度追求物質享受,已對地球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看完《豹人‧狐狸‧神木國》這本發人深省的小說,聰明的讀者能不大徹大悟?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