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曼娟唐詩學堂: 讓我們看雲去 王維、孟浩然 (暢銷十週年紀念版) | 誠品線上

張曼娟唐詩學堂: 讓我們看雲去 王維、孟浩然 (暢銷十週年紀念版)

作者 張曼娟/ 策劃; 張維中/ 撰寫
出版社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張曼娟唐詩學堂: 讓我們看雲去 王維、孟浩然 (暢銷十週年紀念版):系列銷售20萬冊,上市十週年全新紀念版!為經典刻畫新妝,從故事汲取智慧,跟著曼娟老師提升中文力,讓年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系列銷售20萬冊,上市十週年全新紀念版!為經典刻畫新妝,從故事汲取智慧,跟著曼娟老師提升中文力,讓年輕的心靈充滿善意。古典詩並不只是苦苦背誦的教材而已;並不只是《唐詩三百首》中排列的人名與五言、七言而已,經過四位作家令人驚喜的想像,高度的創作技巧,每一首詩都有體溫,每一位詩人仍那樣熱切的抒情。──張曼娟親情與友誼的追尋、思念與告別的成長歷程二○三○年,氣候變遷讓臺北的夏天下起雪,少年雲仔因為好友意外身故,整日鬱鬱寡歡,直到在一趟前往日本的旅行中,認識了神祕的杰哥,並且撿到他遺留下來的「時間筆記本」。在那之後,雲仔的體質起了奇異的變化,竟能穿越時光隧道回到唐朝和詩人深交,或是前往未來預見世界的動盪。杰哥的真實身分究竟是誰?為什麼可以帶給雲仔跨越時空的能力?而雲仔在經歷這段離奇的遭遇後,能不能走出好友身故的陰霾,讓自己的人生回到正軌? 一段段親情與友誼、思念與告別的經歷,帶你探索發人深省的生命議題。 ◎本書特色特色1 由知名暢銷作家張曼娟策劃,以新編故事詮釋古典詩作,帶領孩子真正認識唐詩,啟發美感體驗。特色2 透過貼近讀者生活經驗的故事與角色,引發同理心及認同感,每本書一共串連二十首詩作。特色3 囊括唐詩四大流派(浪漫、自然田園、邊塞、社會寫實),讀完一本書等於認識一種唐詩派別。特色4 每則故事後皆附有該首詩的原文、語譯、賞析,並另外附錄10首相關詩作、詩人生平介紹,延伸閱讀觸角。◎本系列共4冊1. 詩無敵(李白):浪漫派2. 讓我們看雲去(王維、孟浩然):自然田園派3. 邊邊(邊塞詩):邊塞派4. 麻煩小姐(杜甫):社會寫實派◎本書關鍵字:唐詩、王維、孟浩然、詩佛、作文、奇幻、溫室效應、環保、分離、悲傷、友誼、生命教育◎無注音,適合10~15歲以上閱讀◎教育議題分類:生涯發展、家政、海洋、環境◎學習領域分類:語文、社會、藝術與人文、綜合活動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張曼娟/策劃知名作家與中文系教授,已出版文學作品近四十種,創辦【張曼娟小學堂】,致力推廣少兒中文力、創作力,關注於人格之培養,企圖將經典轉化為生活化的實用手冊。2006年企劃創作【張曼娟奇幻學堂】,2008~2009年策劃出版【張曼娟成語學堂I、II】, 2010年策劃出版【張曼娟唐詩學堂】,2017年策劃出版【張曼娟論語學堂】,藉由好看的故事,將經典帶入日常生活,為孩子們的人生打好堅實基礎。張維中/撰寫以小説《岸上的心》、《501紅標男孩》踏入文壇。近作為散文《東京模樣》,旅記《愛的魔幻旅行》、《東京,半日慢行》,小說《戀愛成就》等書。並在親子天下著有《看我七十二變》、《野蠻遊戲》、《完美特務》、《讓我們看雲去》等書。FACEBOOK專頁:「張維中。東京模樣」■繪者簡介謝祖華平面設計系畢業。愛樂人、攝影迷。留學英國期間,養成酗奶茶和四處流浪的習慣。繪有《紅瓦房》、《我愛藍樹林》、《帝國末日的山水畫—老殘遊記》、英譯本《橘子紅了》等書。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系列總序 十年一瞬間創作緣起 荒島的錦囊人物介紹第一章 筆記本的祕密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回看射雕處,千里暮雲平第二章 一腳踏進大唐風情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相逢意氣為君飲,繫馬高樓垂柳邊君寵益嬌態,君憐無是非第三章 時間偶爾也會出錯山中有桂花,莫待花如霰莫以今時寵,能忘舊日恩晚年惟好靜,萬事不關心醉歌田舍酒,笑讀古人書第四章 水鄉臺北的重逢童顏若可駐,何惜醉流霞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第五章 可以改變的未來還將兩行淚,遙寄海西頭九州何處遠,萬里若乘空當路誰相假?知音世所稀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附錄:詩人生平、其他詩作

商品規格

書名 / 張曼娟唐詩學堂: 讓我們看雲去 王維、孟浩然 (暢銷十週年紀念版)
作者 / 張曼娟 策劃; 張維中 撰寫
簡介 / 張曼娟唐詩學堂: 讓我們看雲去 王維、孟浩然 (暢銷十週年紀念版):系列銷售20萬冊,上市十週年全新紀念版!為經典刻畫新妝,從故事汲取智慧,跟著曼娟老師提升中文力,讓年
出版社 /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495905
ISBN10 / 9869495907
EAN / 9789869495905
誠品26碼 / 2681472732002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1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18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總序】十年一瞬間

文/張曼娟

常常在演講的時候,遇見一些年輕的讀者,他們從容自在的聆聽,意會的頷首,耐心等待著我為他們的書簽名,而後,像是要傾訴一個祕密那樣的靠近我,微笑著對我說:「曼娟老師,我是讀著【○○學堂】長大的。」【奇幻學堂】、【成語學堂】或是【唐詩學堂】就這樣被說出來,說的時候,帶著對於童年與成長的溫柔依戀。

  啊!這一批孩子們已經長大了啊,他們看起來,都是很好的成年人了。也許不是念文學相關科系的,可是,他們一直保持著對於文字的敏感度,對於人情世故的理解。

  「老師什麼時候要為我們這些小孩子寫書呢?」到現在,我依然能聽見最初提出這個請求的那個女孩,對我說話的聲音。

  而我確實是呼應了她的願望,開始創作並企劃一個又一個學堂系列。

  以【奇幻學堂】為起點,我和幾位優秀的創作者:張維中、孫梓評、高培耘與黃羿瓅反覆的開會討論著,除了將古代經典的寶庫傳承給孩子,更想與他們一同走在成長的路上,不管是喜悅或失落;不管是相聚與離別,都是生命的課題,都那麼貴重,應該要被了解著、陪伴著,成為孩子心靈中恆常的暖色調。

  這樣的發想和作品,獲得了許多家長、老師的認同,更令我們感到欣喜莫名的是,孩子們的真心喜愛。於是,接著而來的【成語學堂Ⅰ】、【成語學堂Ⅱ】和【唐詩學堂】也都獲得了熱烈回響。

  十年之後,那個最初提議的女孩,化成許多個大孩子與小孩子,來到我的面前,與我微笑相認。讓我們知道,當初不只是古典新詮,更是探討孩子成長中各種情境的系列作品,有著這樣深刻的意義。

  也是在演講的時候,常有家長詢問:「我的孩子考數學,演算題全對,但是一到應用題就完蛋了,他根本看不懂題目呀。到底該怎麼辦?」這是發生在許多成績優秀的孩子身上的悲劇。

  「中文力」不僅能提升國語文程度,而是提升一切學科的基礎,這已經是陳腔濫調了。中文力,不僅是閱讀力,還有理解力與表達力。能不能看懂考題,在考試時拿高分,固然重要。然而,更大的隱憂卻是,應付考試,得到高分的歲月,只占了短短幾年,孩子們未來長長的人生,假若沒有足夠的理解與表達能力,他們將如何面對社會激烈的競爭?如何與他人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這樣的擔憂與期望,才是我們十年來投入許多心血與時間,為孩子創作的初衷。

  我們感知到孩子無邊無際的想像力,在成長中不斷消失,於是創作了【奇幻學堂】;察覺到孩子對成語的無感,只是機械式的運用,於是創作了【成語學堂】;發現到孩子對於美感和情感的領受,變得浮誇而淺薄,於是創作了【唐詩學堂】。

  十年,彷彿只在一瞬之間,許多孩子長大了,許多孩子正在成長,我們仍在創作的路上,以珍愛的心情,成為孩子最知心的陪伴。



【創作緣起】荒島的錦囊

文/張曼娟

    「如果有一天,漂流到一座荒島,你有一個袋子,裡面只能裝三本書。那你要帶哪三本呢?」幾個小學生環坐我身邊,十分認真的問問題,十分認真的抄筆記,他們臉上那股太過認真的神情,讓我忍不住想胡鬧。

  於是我問:「我會不會獲救呢?」

  啊!幾個孩子面面相覷,有的說「會」,有的說「不會」,意見相當分歧。

  我只好趕快拉回主題,像他們一樣認真的回答問題:「我想,我會帶一本形音義字典。」

  「為什麼帶字典呢?」

  「因為我可以慢慢的認識每一個中文字,它們為什麼長得這個樣子?為什麼是這個意思?為什麼要讀成這個音?每個中文字都是一個故事,或是一幅圖畫,我們平時太忙了,沒時間好好了解。如果到了荒島,每天認識一個字,想像一個字的故事和身世,就不會無聊了啊。」

  「第二本呢?」

  「我會帶一本唐詩選,也許是《唐詩三百首》,也許是更有趣的詩選。如果是短短的絕句,一天就能讀完,如果是長一點的律詩,能讀個兩、三天呢。只要讀一首唐詩,就能把我送到完全不同的另一個地方。我會忘記了自己在荒島,忘記了生活多無聊。」

  「那,第三本呢?」

  「第三本是《荒島求生手冊》啦!」我說著,大笑起來。孩子們也笑了。

  是的,在漂流到荒島的小小錦囊中,我一定要帶上一本唐詩選。那是我幼年時,啟蒙的最初讀物。當我還不識字的時候,母親一字一句教我背誦,許多意思我其實根本不理解。奇妙的是,每當背誦完一首詩,看待世界的眼光竟起了變化——黑夜裡被月光照亮的山,有著那樣柔美的輪廓;春天裡被風吹散的桃花,有著那樣優美的弧度;湖水在陽光下閃動,像許多隱藏著祕密的眼睛——我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感動或感傷,緩緩在心中膨脹起來。多年以後才明白,這就是美感的體驗啊。

  二○○五年,我成立了【張曼娟小學堂】,堅持將「讀詩」納入課程中,為的也就是要帶給孩子美感的啟發。他們用一首詩扣問人世,整個世界以龐大的聲音、氣味、色彩、光影來回應。於是,孩子被觸動了,他想要理解、詮釋、表達、創作,用著詩人的眼睛與心靈。

  自二○○六年開始,與親子天下展開了一系列合作,從【張曼娟奇幻學堂】、【張曼娟成語學堂I】到【張曼娟成語學堂II】,非常幸運的是,我們擁有最優秀的創作與發行團隊,不斷尋找新的模式及創意,每一本書的呈現都如此亮眼動人。更幸運的是,這一系列的作品,獲得許多肯定與認同,家長、老師和孩子們,真心喜歡這些好聽的故事。每一次的好成績,都使我們得到極大的鼓舞,一定要為孩子寫出嶄新的好故事,並且,還能把古老的經典融合其間。我想,這也是最大的艱難與挑戰。

  這一次,我們挑選的主題是盛唐詩人及著名詩作,如何能與全新故事結合?相當有經驗的四位寫作者,用整整一年的時間,共同完成了【張曼娟唐詩學堂】。高培耘的《詩無敵》,寫的是李白與小男孩小光的宿世情緣;張維中的《讓我們看雲去》,則是未來世界的雲仔遇見了王維;孫梓評的《邊邊》中,胖胖的英雄

勇闖大漠,風沙中邂逅了岑參、高適與許多邊塞詩人;黃羿瓅的《麻煩小姐》則以懸疑的題材,重現杜甫的光焰萬丈長。

  就這樣,算是完整勾勒出盛唐詩歌的版圖。浪漫派的李白、社會寫實派的杜甫、自然田園派的王維、孟浩然,以及邊塞詩人與詩作特有的豪氣干雲。古典詩並不只是苦苦背誦的教材而已;並不只是《唐詩三百首》中排列的人名與五言、七言而已,經過四位作家令人驚喜的想像、高度的創作技巧,每一首詩都有體溫,每一位詩人仍那樣熱切的抒情。

  而漸漸長大的孩子,終會發現,哪怕從不出海,人生也會有某些「荒島時刻」,感覺自己被放逐,那樣孤單無助。這時候,他們也許會想起隨身攜帶的錦囊,小小的錦囊中有微微發亮的詩,當他輕輕誦讀,便聽見了鳥語,嗅聞到花香,整個世界露出溫柔的微笑。

謹序於二○一○年 又見白露 臺北城



【內文試閱】

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臺北本來是雨季的,卻又回到雪季。

淡水,有一半的地方,

幾乎都被蓋在雪堆之下了。



  雨終於停了。

  這場雨,連續下了將近一個月,沒有一天停過,終於在傍晚放晴了。

  媽媽說,這種一下起雨來,就連續下一個月的天氣,在二十多年前,我還沒有出生的年代,是從來沒有過的狀態。

  真的嗎?我有點難以想像。

  十三歲的我,自從有記憶以來,天氣就是這樣的。

  要不是連續三個月一場雨也不下,要不就是連續下三個月的雨。所以,這次只下了一個月就放晴,我反而替地球擔心了起來。

  學校裡上了年紀的老師總愛跟我們說,地球快要毀滅了。

  我並不知道以前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因此,在老師眼中地球快要毀滅的跡象,我覺得都是常態。

  媽媽也說,以前臺北是不會下雪的。

  這我也很難想像。

  六月降下幾場雪以後,七月初放晴了幾天,接下來就是雨季。

  我以為一直就是這樣的。

  原來不是。

  「在媽媽比雲仔還要小的年紀時,天氣不是這樣的。」媽媽說。

  那是在這趟來日本的前夕,那晚,媽媽坐在書桌前,用電腦看老照片時,跟我這麼聊起來。

  媽媽總愛用電腦看照片。如果是我的同學看到了,可能會覺得落伍。畢竟,現在誰還用電腦看照片呢?戴上立體眼鏡以後,都能置身於照片當中的世界了。

  可是,我不覺得媽媽落伍。相反的,我覺得她很酷。媽媽總保有自己的風格。我覺得她不是不知道有其他的方法,可是,她就是想要這麼做。

  很酷的,我的媽媽。

  「很多事情從前都不是這樣的。」

  媽媽看著螢幕,忽然喃喃自語起來。

  照片上閃過一個男人的面孔。那是在媽媽的口中,日本的好朋友。

  是個懂得說中文的日本人。

  從我小時候開始,每一年,我們總會來日本一回。每一次,都會跟照片上的這個叔叔見面。見面的時候,叔叔對我很好,對媽媽也很好。可是,離開日本以後,像是凋謝的櫻花,得等到第二年才會再出現。

  偶爾,我就是在這樣的夜裡,從媽媽的電腦螢幕上才能看見他。

  我們跟他完全沒有血緣關係。

  「是媽媽年輕時認識的好朋友。」媽媽這麼告訴我。

  我有時候會偷偷的想,如果叔叔是我的爸爸,應該不錯。可惜,叔叔有自己的家庭。他的小孩我見過一次,比我大一點,是個很帥氣的日本男生。

  好吧,我承認我也有幻想過,我就是那個帥氣的男生。並不是我想要變帥,而是,如果我真的是他的話,那麼我的爸爸自然就是叔叔了,不是嗎?

  我和媽媽在每一年的春天,日本櫻花季的時候都會來日本。

  但是這一次,春天才剛來過,暑假時我們卻又來了。

  「為什麼呢?」

  媽媽做出決定時,我不解的問她。

  「帶雲仔去散散心哪!」媽媽說。

  我聽了很不好意思。媽媽這麼為我著想,我希望自己能趕快振奮起精神來。不必靠吃藥也能快樂過生活。

可是沒有想到,本來媽媽帶我來關西是想去環球影城的,結果從抵達的那一天起,雨,就這樣不停的瘋狂下著,從白天到夜裡,沒有一秒停過。

  看新聞說,臺北本來是雨季的,卻又回到雪季。淡水,有一半的地方,幾乎都被蓋在雪堆之下了。

  我愛吃的淡水阿給,該不會變成雪花冰了吧?

  這一刻,我終於相信,地球好像真的快要毀滅了。

  所幸,雨,終於在傍晚停了。

  媽媽還在睡午覺,我走出小木屋,往夕陽的方向走去。

  好稀奇的陽光。

  這一次,媽媽租的小木屋,是在奈良的郊區,從前沒有來過的地方。對大自然總是充滿好奇的我,覺得可以住在半山腰上,而後面就是一片小樹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我散步著,走進了那片安靜的小樹林。

  夕陽反照的光芒,從樹枝篩落,映照在石階的青苔上。

  看著這一幕,我突然停下腳步。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天空已經放晴了,樹林裡因為落日的照耀,也不那麼陰暗,可是,剎那間我卻難過起來。

  是因為想到了你吧?親愛的阿立。

  突然,我聽見有人接近的腳步聲。

  「是誰?」

  但周遭沒有任何人。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明明沒有人,我卻聽見了人的腳步以及朗讀的聲音。

  此刻,我其實並不懼怕,反而好奇,這個人唸的東西,是什麼意思?

  「你說什麼?這是什麼意思?」

  我對著樹林裡的空氣大喊著。

  「你其實已經體會到了,不是嗎?」

  我一轉身,看見一個人佇立在我身後。很溫柔的聲音。

  是個大哥哥。我猜,大約十八或十九歲,或者更大一點。

  「明明沒有人的深山林裡,卻聽到了人的說話聲。黃昏的餘暉照進樹林裡,映射到地上石階的青苔,這,不就是你此刻體會到的嗎?因為那麼美的景象,所以你才盯著地上看到出神,很開心,不是嗎?」他說。

  「才不是!你又不懂我在想什麼。」

  我因為自己的心情被簡化了、扭曲了,而有點生氣。

  「喔,我懂了。你看著樹林裡一點點的陽光,卻反而對比出整個樹林的黑暗,心情就不好了。你發生了什麼很難過的事情,對吧?誰離開了你?」

  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光芒,原來不一定是帶來溫暖的。

  我愣愣的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為,他確實把我心底,無法整理的、難以說出口的感覺,說出來了。

  「請問你是誰?你是日本人嗎?」

  我忽然想起,我現在人在日本。

  大哥哥燦爛一笑,沒有回答。

  他轉過身離開,走了幾步以後,回過頭來,對著依然站在原地的我揮了揮手,示意我跟上前去。

  親愛的阿立,你一定不敢相信,就在西元二○三○年的七月盛夏,雨後放晴的黃昏,這一天,我遇見了誰。



【穿梭古今讀原詩】

王維〈鹿柴〉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

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毛筆先生來翻譯】

在寬闊的森林裡,看不到任何一個人影,只偶爾傳來幾陣人語聲,這感覺使得空山更為寂寥了。夕陽返照的光,照射進幽暗的樹林中,落在林間樹下的青苔上,看似為森林帶來光亮,其實卻突顯了森林的寂靜與幽暗。

【杰哥點石就成金】

這是描寫空間的佳作,從一座山,寫到深深的樹林,最後,是在陽光照射下綠得發亮的青苔。

當我們寫作文的時候,大的場景固然重要,小的物件也不可忽視。像攝影機一樣的變換鏡頭,才能一直抓住讀者的注意力。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