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棒的葬禮 (第2版) | 誠品線上

Alla Döda Små Djur

作者 Ulf Nilsson
出版社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世界上最棒的葬禮 (第2版):生命很長,死亡很短,死亡只在瞬間。之後,小草和青苔成長,墓旁的花朵綻放,一切歸於平靜……一個無聊的夏日,三個孩子原本只是因為好玩,而像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生命很長,死亡很短,死亡只在瞬間。之後,小草和青苔成長,墓旁的花朵綻放,一切歸於平靜……一個無聊的夏日,三個孩子原本只是因為好玩,而像辦家家酒一樣把死掉的動物埋起來。他們成立了一家小小的葬禮公司,一個負責挖墳墓、一個寫詩、一個則在葬禮上哭。三個孩子從埋葬一隻小野蜂開始,然後到處去尋找死掉的動物,甚至連冰箱裡的魚也成了他們的客戶。而原本像遊戲一般的心情,一直到最後,因為親眼目睹一隻烏鶇的死亡過程,他們三個才漸漸對葬禮改觀,也對死亡與生命有了不同程度的認識與成長。這是一本讀來會讓人發笑,又深深感動的繪本。作者烏爾夫.尼爾森認為,應該和孩子討論死亡,因為很多孩子都有寵物,特別喜歡的寵物突然死了,他們就會經歷失去;除此之外,親人的去世也會發生在孩子的生活裡。他掌握了小孩的觀點,運用緩慢而充滿韻律的故事節奏,讓孩子從刻意尋找,到自然遇見死亡,進而真心的為逝者哀悼。而繪者艾娃.艾瑞克森溫柔細膩的畫風,也為這個故事增添了溫暖的感受和幾許淡淡的詩意。另外,故事中穿插了一首首的小詩,朗朗上口卻又意味深長的簡單詩句,道出了孩子對死亡的疑惑、生命的無常和對生命的領悟,讓人回味無窮。在這本書中,圖像和文字之間結合的相當準確而精彩。——瑞典《菲利普斯塔德日報》這本令人著迷的書,帶我們參加了一場安全、有趣又有深刻意義的冒險。——茱莉.史杜基斯(英國兒童慈善機構「溫斯頓的願望」創辦人)"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烏爾夫.尼爾森瑞典知名作家,1948年出生於赫爾辛堡,曾當過老師、圖書館管理員、新聞工作者和編劇,現為專職作家,創作類型廣泛,從童書到小說都有,至今已出版超過100本作品,翻譯授權24種語言版本。 尼爾森為孩子寫的書,多含有「以善勝惡」的主題,為孩子發聲,作品充滿幽默、溫暖和想像力。他於1989年入選為「瑞典童書作家學院」院士,兩度榮獲瑞典最具威望的奧古斯都文學獎,並曾獲尼爾斯兒童文學獎、拉本與肖格倫出版公司的林格倫兒童文學獎與美國的巴切爾德翻譯童書獎;而在台灣出版的《世界上最棒的葬禮》和《我的小猴子》,也榮獲「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艾娃.艾瑞克森瑞典知名插畫家,1949年出生於哈爾姆斯塔德,1973年起致力圖文書的創作。作品在瑞典獲獎無數,曾獲奧古斯都文學獎、奧蒂莉亞拉.阿德爾堡插畫大獎、瑞典圖書館協會的貝斯寇插畫獎、拉本與肖格倫出版公司的林格倫兒童文學獎,也曾被瑞典提名國際安徒生繪本大獎。 艾娃多半以色鉛筆和水彩作畫,畫風淡雅細緻,人物表情細膩,深受讀者喜愛。在台灣出版的作品有:《世界上最棒的葬禮》、《世界上最棒的哥哥》等。

商品規格

書名 / 世界上最棒的葬禮 (第2版)
作者 / Ulf Nilsson
簡介 / 世界上最棒的葬禮 (第2版):生命很長,死亡很短,死亡只在瞬間。之後,小草和青苔成長,墓旁的花朵綻放,一切歸於平靜……一個無聊的夏日,三個孩子原本只是因為好玩,而像
出版社 /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4797882
ISBN10 / 9864797883
EAN / 9789864797882
誠品26碼 / 2681798606001
頁數 / 44
注音版 /
裝訂 / H:精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24.6X24.5CM
級別 / N:無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一本讀來會讓人發笑,又深深感動的繪本
引領孩子自然探索生命的真諦

試閱文字

導讀 : 一個生命成長的「儀式」

嚴淑女(童書作家與插畫家協會SCBWI台灣分會會長)

  大人常常不知如何和孩子解釋何謂死亡?因此有了許多同樣以小孩觀點探索死亡議題的圖畫書,例如:《爺爺有沒有穿西裝?》、《外公》、《怎麼會這樣??!艾維斯的故事》等。一般書中著重處理孩子哀傷、憤怒和失落的情緒,或藉著回憶讓孩子達到心靈療癒的效果。但是,這本書的瑞典作家烏爾夫.尼爾森和繪者艾娃.艾瑞克森掌握小孩的觀點,透過精采的圖文,創造了不同的生命意象,讓它變成一個有趣又充滿溫暖和愛的故事。

  在一個綠意盎然的祕密基地裡,三個小孩組成一個團體,一個挖墳墓、一個寫詩、一個在葬禮上負責哭,同時彩繪為每個小動物命名的石頭。他們模仿葬禮的儀式,甚至收費,完全是大人世界的翻版。而畫家也在許多細節上展現儀式的過程,如:妝點墓園、遍灑聖水、歌詠逝者,讓神情哀戚的孩子扮演送行者的角色。而畫面中的動物躺在盒子中,神情安詳的接受最好的禮遇,彷彿也配合孩子進行一場扮演的幻想遊戲。

  從表面上看來這是無聊的一天,三個小孩組成一個葬禮公司的簡單故事。但是,作者卻透過一整天的「儀式扮演遊戲」來處理和探索一個很大的議題——死亡。這個議題中,「告別的儀式」是很重要的,「儀式」讓孩子有機會正式與逝者道別,表達對逝者的懷念與感謝,並從中學習到生命的可貴。因此,這個故事背後還蘊含了三個小孩經過這些「儀式」之後,對於死亡和生命有了不同程度的認識和成長。他們藉由扮演的儀式,慢慢消除對死亡的恐懼,就像書中的主角一樣,從一開始害怕不敢觸摸動物的屍體,到最後捧著小鳥,為牠獻上一首生命禮讚的詩。作者在這裡創造了一個紙面舞台上的生命成長儀式。

  而完成這個儀式的一大功臣是「詩」。一首一首的小詩串起了整個儀式,道出對死亡的疑惑、生命的無常和對生命的領悟。詩也給每個小生命最深的禮讚,給了生命全新的希望,同時也表達了面對死亡的態度。「幾百年,幾千年,生生死死。死亡,會痛嗎?會害怕嗎?會孤單嗎?」「總有一天,生命會結束,無論母牛、鸚鵡還是野豬。」

  透過為那些親愛的小動物們準備的葬禮儀式、命名儀式,孩子從模仿大人的行為到真心哀悼一隻小鳥的死亡,慢慢隱約感受到死亡的意涵。作者運用緩慢而充滿韻律的故事節奏,讓孩子從刻意尋找,到自然遇見死亡,進而真心的為逝者哀悼,歷程中沒有突如其來的震驚,而是自然的發生。死亡就是這麼自然的一件事。

  在這個淡淡詩意的故事中,讓我們了解生命只要有開始,就會有結束,緣起緣滅,即使是從小到蜜蜂、小鳥;大到兔子、人類的生命歷程都是如此。「生命很長,死亡很短,死亡只在瞬間。之後,小草和青苔成長,墓旁的花朵綻放,一切歸於平靜……」當我們沉浸在最後這首詩的意境時,作者卻突然用一句話:「第二天,我們又忙著玩別的遊戲了。」敲醒讀者回到現實世界,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啊!人生如戲,生生死死就像一齣孩子扮演的儀式遊戲,死亡就是這麼自然而無所畏懼,只是回歸我們本來面目而已。本書著實為生命教育繪本的書寫開啟一條新的方向,引領孩子自然的探索生命的真諦。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好書大家讀」評語

小朋友的成長與學習往往從遊戲開始。書中的三個小朋友,像辦家家酒一樣, 從埋葬小野蜂開始,展開他們人生中的第一場葬禮。他們模仿大人們的葬禮排場,成立了一個葬禮公司。姊姊負責挖掘墓穴,大弟弟負責寫詩,小弟弟則只需要負責哭。他們為逝去的動物們舉辦了多場隆重的葬禮,對他們而言,葬禮只是個遊戲,為了享受葬禮儀式的有趣過程,他們不斷地尋找死去的動物屍體,並積極開發客源,在這個「悲傷」的夏日裡「玩」得開心極了。 直到有一天,一隻活生生小鳥在他們面前死亡,他們才真正體會到生命的無常。原本不敢碰觸屍體的大弟弟首度擁抱小鳥,姊姊也為牠掉下悲傷的眼淚,他們終於用心體驗到葬禮的真正意義,一種對生命的尊敬,對逝者的哀悼。

作者感性的文筆加上繪者溫馨的插畫,使葬禮像兒童遊戲般輕鬆但別具意義,並藉此讓讀者了解不論生命的開始與結束,都是人生必經的過程,悲傷過後,依然有新的一天會來臨。如此一來,死亡也就不再令人感到畏懼了。

—— 柯明鳳(美術、插畫創作者)

試閱文字

內文 : 那一天,我們都很無聊,想做點什麼好玩的事情。

艾絲特發現了一隻死掉的野蜂,她很開心。
「啊,好可憐,好悲慘喔!」她說:「終於有好玩的事情了!」

野蜂身上有黃黑色的條紋,毛茸茸的。
艾絲特把牠放在手裡,撫摸牠的背。牠的翅膀皺皺的,小小的腳往下垂。
「小野蜂,」艾絲特沙啞的說:「我愛你。」
 
艾絲特一向很勇敢。但我還小,生命裡有很多事情會讓我害怕。我也害怕死亡。全部我認識的人裡面,還沒有人死掉。

「你拿一下,」艾絲特說:「我要挖個墳墓,把牠埋起來。」
我往後退了一步,把手藏在背後。
「膽小鬼。」她對我翻了翻白眼。
「野蜂會刺人。」我說。
「牠已經死掉了啦,要我說幾次!」她說。

「不過,我可以寫點什麼。」我說:「我可以寫一首詩,寫可怕的死亡。」
她哼了一聲,拿起鐵鍬、一些花的種子和一個當棺材用的菸盒。

然後,我們沿著小路走向我們的祕密基地。那是樹林裡的一塊空地,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

艾絲特在那裡挖了一個深深的洞,而我在一旁寫詩。我很會寫,因為我常常在想,腦袋裡也有許多詩句。
豔陽高照,艾絲特流著汗,鳥兒在樹叢裡啾啾鳴唱。「哼!寫詩!」她不屑的笑著說。
 
我們把小野蜂埋進黑黑的洞裡,再把小藍花的種子撒在上頭,然後用黃花和紅花排成花圈。

小小生命,停在手心,
來去匆匆,回到土裡。

艾絲特吸了吸鼻子,然後說:「小野蜂啊小野蜂!唉,日子還是要繼續過。」

艾絲特在空地上走過來、走過去,然後,她提出一個點子。
「世界上到處都有死掉的動物,」她說:「每棵灌木後頭都有一隻死掉的小鳥、蝴蝶或是老鼠。一定要有好心人願意花時間為牠們舉辦葬禮。」
「誰?」我問。
「我們。」她說。

我們在樹林裡到處尋找,但跟我們期待的不一樣,並沒有那麼多死掉的動物。
艾絲特的弟弟普特也來幫忙,不過,他搞不清楚我們要找什麼,所以什麼都沒找到。普特的年紀很小,連數數兒都還不會。
 
後來,我們終於發現一隻死掉的地鼠。
「哈,」艾絲特滿意的說:「有事情做了。」

「牠在那裡做什麼?」普特問:「為什麼一直躺在那裡?」
「牠死掉了啦!」艾絲特說。
「什麼是死掉?」普特問:「牠為什麼一直躺在那裡?」

我們告訴普特,所有活著的東西都會死掉,人也是一樣。有一天,你也會死掉,然後從這個世界消失,大家就會像呆子一樣哭得很傷心。我們說了好久,普特終於聽懂了。

「我?」他說:「死掉?」
「不是現在啦,傻瓜。」艾絲特說。
「等你變成老爺爺,才會死掉。」我說。
普特的下嘴脣開始顫抖,他說:「可是,那樣爸爸和媽媽會很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