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貓頭鷹 (第3版) | 誠品線上

Hoot

作者 卡爾.希亞森
出版社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拯救貓頭鷹 (第3版):美國紐伯瑞文學獎銀獎經典作品讓你屏息、開懷大笑、再次愛上貓頭鷹!不上學的赤腳男孩究竟要跑向何處?佛羅里達的黑夜到底埋藏了多少祕密?剛從蒙大拿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美國紐伯瑞文學獎銀獎經典作品 讓你屏息、開懷大笑、再次愛上貓頭鷹! 不上學的赤腳男孩究竟要跑向何處? 佛羅里達的黑夜到底埋藏了多少祕密? 剛從蒙大拿轉學到佛羅里達的羅伊,在校車上慘遭校園惡霸唐納的欺負。不過,他卻很感激唐納。要不是唐納把他的臉壓扁在窗戶上,他就不會看到那個在街上跑步的赤腳男孩。 一連幾天,同樣的時間,羅伊都看到了那個赤腳跑步的男孩。一天早上,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中途下車,偷偷跟蹤那個男孩,跑過幾個街區,跑進灌木叢,男孩卻消失得無影無蹤。一個上學時間在街上溜達的男孩,一定有什麼祕密。 接著鎮上發生了一連串離奇的事件,鬆餅屋預定地遭人惡意破壞,先是拔掉測量桿、在巡邏警車上噴黑漆、臨時廁所裡出現短吻鱷魚、百步蛇咬傷看管工地的洛威拿犬……這些事件和赤腳男孩有關嗎?他究竟是什麼來歷?當羅伊知道赤腳男孩的真正目的,他決定要挺身而出,助對方一臂之力。 ※2018年新版 【延伸閱讀】BKL131《送報生的夏天》 ◎美國紐伯瑞文學獎銀獎 一個結巴男孩,在代班送報的那個夏天,認識了友誼的真諦和無可取代的親情,學會了比說話更重要的事…… BKL078A《拯救貓頭鷹》 ◎美國紐伯瑞文學獎銀獎◎美國《紐約時報》排行榜暢銷書 一個朋友都沒有的轉學生,意外解開鎮上謎團重重的難題,以真誠的信念凝聚起社區的力量,成為拯救瀕臨絕種貓頭鷹的生態英雄。 BKL166《第七個願望》 ◎美國《紐約時報》推薦作家最新動人作品 如果有一條許願魚在眼前,你想實現什麼願望?以一名原本跟姊姊無話不談、全家人感情也很緊密的五年級女孩,第一人稱描述發現姊姊染上毒癮後的轉變。 BKL165《一點點機會》 ◎美國圖書館協會傑出童書◎美國青少年圖書館協會選書 這個在湖邊的夏天,跟著露西一起透過鏡頭,獲得面對失去和改變的勇氣。 BKL164《飛越戰火的女孩》 ◎美國紐伯瑞文學獎銀獎◎美國《出版人週刊》年度最佳童書 在身體障礙與家暴陰影下,高唱著自己的勇氣之歌,在深不可測的黑夜,綻放璀璨的光。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希亞森保有一貫的嘲諷筆調,成功的將鬧劇式的幽默帶進孩子的讀物。本書絕對能讓你開懷大笑,也能深得少年推理小說迷的喜愛。」--亞馬遜網路書店書評 「文中充滿不落俗套的幽默感、滑稽又迷人的角色,以及孩子們對大自然的真情流露,的確是值得一讀的少年小說。」--《書單》 「大朋友和小朋友都會喜歡這本書。」 --《紐約時報》書評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卡爾‧希亞森(Carl Hiaasen)1953年生於美國,佛羅里達大學新聞系畢業,先是擔任記者,目前是《邁阿密先鋒報》的專欄作家,特別關注環境與自然保護的議題,曾獲「全美新聞專欄作家協會」(the National Society of Newspaper Columnists)頒發的終身成就獎。六歲時父親送給他一部打字機,開啟了他的寫作生涯。他同時也是成人書暢銷作家,作品包括《生病的小狗》(Sick Puppy)、和《籃子案件》(Basket Case)等書。本書是希亞森寫給年輕讀者的第一本小說,書中充滿他著名的嘲諷機智,披露出佛羅里達好的一面、壞的一面,還有古怪的一面。 想知道更多,可以瀏覽他的網站:www.carlhiaasen.com■譯者簡介黃維明台大法律系畢業,德國慕尼黑大學法學碩士。長期關注文化經濟與綠色經濟,為資深自由工作者,專事寫作與譯述。由小天下出版的譯著包括《盤古開天》、《傑克與魔豆》等。

商品規格

書名 / 拯救貓頭鷹 (第3版)
作者 / 卡爾.希亞森
簡介 / 拯救貓頭鷹 (第3版):美國紐伯瑞文學獎銀獎經典作品讓你屏息、開懷大笑、再次愛上貓頭鷹!不上學的赤腳男孩究竟要跑向何處?佛羅里達的黑夜到底埋藏了多少祕密?剛從蒙大拿
出版社 /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4795857
ISBN10 / 9864795856
EAN / 9789864795857
誠品26碼 / 2681688165007
裝訂 / 精裝
頁數 / 32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1X15.3CM

試閱文字

內文 : 隔天早上,羅伊將校車上的座位換到靠近前門的地方。校車彎進他曾看到跑步男孩的街道時,羅伊卸下肩上的背包,看著窗外等著。七排座位之後,唐納正在折磨一個叫做路易斯的六年級生。路易斯來自海地,而唐納可是毫不留情。
校車來到十字路口的站牌時,羅伊將頭伸出窗外四處張望,沒有看到任何人在跑。七個小孩上了校車,那個沒穿鞋的男孩並沒有在裡面。
隔天,再隔天,也是一樣。星期五的時候,羅伊想要放棄了。校車轉到那個熟悉的街角慢下來時,他正坐在離車門十排遠的位子上,看著一本《X戰警》的漫畫。這時眼角有個東西在動,讓羅伊將視線從漫畫書上移開。他又在人行道上跑步了!相同的籃球上衣,一樣髒的短褲,腳底還是很黑。
校車煞車的聲音響起時,羅伊從地板上抓起背包站起來。那一刻,兩隻流汗的大手勒住他的脖子。
「要去哪裡啊,女牛仔?」
「讓我走!」羅伊一面大叫,一面扭動著身體,想要掙脫。
但他的喉嚨卻被勒得更緊,右耳感覺到唐納那像菸灰缸一樣臭的呼吸。「你今天怎麼不穿長靴呢?誰聽過女牛仔穿飛人喬丹籃球鞋?」
「那是銳跑!」羅伊尖叫。
校車已經停了,學生正在上車。羅伊非常生氣,他得在司機關門、校車開動前,趕緊到達門邊。
但是唐納不放手,還將指頭掐進羅伊的氣管。羅伊無法呼吸,掙扎只有更糟。
「看看你,」唐納在後頭咯咯笑著說:「像番茄一樣紅。」
羅伊知道,學校規定不可以在校車上打架,但是他想不出來還可以做什麼。他緊握右拳,往肩後使勁亂搥,結果打到了一個溼溼的、橡膠似的東西。
緊接著是一陣嚎啕大哭,唐納的手離開了羅伊的脖子。最後上車的一個學生,是個高高的女孩,有頭卷卷的金髮,戴著紅框的眼鏡,她正要踏上階梯時,羅伊喘著氣衝到校車門邊,笨手笨腳的擠過她身旁,跳到地上。
「你要去哪裡?」那女孩問。
「嘿,等一下!」校車司機喊著,但羅伊早已不見人影。
那跑步的男孩就在他前頭,但是羅伊希望可以靠近一點,好看得到他。他知道那孩子不會一直以全速前進。
他跟了好幾個街區,穿過籬笆,越過灌木叢,繞過狂吠的狗、草地灑水器,還有熱水浴缸。最後,羅伊覺得好累。他想,這男孩真是不可思議,也許他在做田徑隊的練習。
羅伊一度以為,那男孩回頭看了一眼,好像知道有人跟蹤他,但是羅伊不確定。那男孩仍然在他前頭遠遠的,而羅伊就像一條上了岸的鱒魚般喘著氣。他的襯衫都溼透了,汗水從額頭傾洩而下,刺痛了他的眼睛。
空地上最後一棟房子還在修築中,那沒穿鞋的男孩卻沒理會,急忙跑過那些木材和鬆脫的鐵釘。三個正在安裝石牆的男人停下來對他大吼,那男孩還是沒有停下腳步。其中有一個工人向羅伊揮拳,但沒有打到。
突然間,他腳下又是草地了,那是羅伊看過最綠、最軟的草地。他知道他正在高爾夫球場上,而那金髮的孩子正越過一條長長的翠綠球道。
一邊是一排高高的澳大利亞松樹,另一邊是座乳白色的人工湖。羅伊看到前頭有四個穿淺色衣服的人,望著那跑過去的赤腳男孩。
羅伊咬牙繼續跑。他覺得雙腿就像溼了的水泥,而肺正在燃燒。在前頭一百碼的地方,男孩向右急轉彎,消失在松樹林裡,羅伊也繼續朝森林跑去。
一陣怒吼傳來,羅伊看到球道上的人也對他揮拳,他還是繼續跑。過了一會兒,陽光遠遠的從金屬上反射過來,然後是一個小小的擊球聲;直到那顆高爾夫球朝他飛來、離他只剩六呎時,羅伊才發現,但是他已經沒有時間閃躲,唯一能做的,就是轉過頭去,準備被擊中。
那球剛好打到他左耳上頭,剛開始,羅伊一點也不覺得痛,後來卻感到頭暈目眩,彷彿腦袋裡有五光十色的煙火炸開。他覺得自己就像靜靜落在絲絨上的雨滴,緩緩的倒了下去。
那些打高爾夫球的人跑過來,看到羅伊臉朝下倒在沙堆裡,以為他死了。羅伊聽到他們發狂似的哭聲,但他沒有動。和他燃燒的臉頰相比,那些砂糖般的白沙好涼,他好想睡。
* * *
那「女牛仔」的一擊,好吧,是我的錯,羅伊想。他告訴學校裡的孩子,他來自蒙大拿,那是牛的國度,可是事實上,他出生在密西根州的底特律。
在他還只是嬰兒的時候,羅伊的爸媽就離開了底特律,所以說底特律是他的家鄉,似乎有點愚蠢。在羅伊心裡,他沒有家鄉,他的家庭從來沒有在任何一個地方停留得夠久,讓他覺得安定。
在他們家所住過的地方,羅伊最喜歡蒙大拿州的波士曼。那裡有一層又一層翠綠的山嶺、碧波盪漾的河流,天空蔚藍如畫,羅伊從來沒想過有這麼美的地方。艾伯哈特家在這裡只停留了兩年七個月十一天,羅伊卻想永遠留在那裡。
他爸爸宣布他們將搬到佛羅里達的那晚,羅伊把自己反鎖在臥室裡哭。後來他帶著滑雪板和一個塑膠工具箱,裡頭裝著內衣、襪子、一件羊毛的滑雪夾克,還有爺爺給他作為生日禮物的儲蓄公債一百塊美金,就在他正要爬出窗外時,被媽媽逮個正著。
媽媽向羅伊保證,他一定會愛上佛羅里達,每個美國人都想搬到那裡去。她說,那裡天氣晴朗,又很漂亮。然後羅伊的爸爸探頭進來,故作熱情的說: 「別忘了迪士尼樂園。」
「和蒙大拿比起來,」羅伊冷冷的說:「迪士尼樂園真噁心。我只想留在這
裡。」
像往常一樣,兩票對一票,他輸了。
所以翠思中學的導師問這新來的孩子來自哪裡的時候,羅伊就會站起來驕傲的說,他來自蒙大拿州的波士曼。他第一天搭校車,唐納和他攀談時,他也這麼說。那時候開始,羅伊就成了「德州佬」、「女牛仔」或是「羅伊 ‧羅傑斯哈特」。
沒提到底特律,是他自己的錯。
「你為什麼打馬特森先生?」維奧拉 ‧漢納平問。她是翠思中學的副校長,羅伊正坐在她昏暗的辦公室裡,等候正義的到來。
「因為他要掐死我。」
「馬特森先生的說法不一樣,艾伯哈特先生。」漢納平小姐的臉非常尖,她又高又瘦,看起來始終很嚴肅。「他說他什麼也沒做,是你主動攻擊他。」
「是的,」羅伊說:「我一向都挑校車上最大、最壞的孩子,然後揍他們的臉,只為了好玩。」
「在翠思中學,我們並不欣賞冷嘲熱諷,」漢納平小姐說:「你知道你打斷了他的鼻子嗎?如果你的父母收到醫院寄去的帳單,可別吃驚。」
羅伊說:「那混蛋幾乎勒死我。」
「真的嗎?你的校車司機凱西先生說,他什麼都沒看到。」
「他可能正在看路。」羅伊說。
漢納平小姐勉強微笑著說:「你的態度很粗魯,艾伯哈特先生。你覺得該怎麼處罰像你一樣暴力的孩子?」
「馬特森很討厭!他會去找車上所有比他小的孩子的麻煩。」
「沒有其他人這麼抱怨。」
「因為他們怕他。」羅伊說。那也是為什麼沒有其他孩子來支持他的說法。沒有人希望在密報唐納後,隔天還要在校車裡看到他。
「如果你沒做錯事,為什麼要跑掉?」漢納平小姐問。
羅伊注意到她脣上長了一根烏亮的毛。他覺得奇怪,漢納平小姐為什麼沒有拔掉它,難道她是故意讓那根毛長出來的嗎?
「艾伯哈特先生,我正在問你問題。」
「我會跑,是因為我也怕他。」羅伊回答。
「或者你害怕這件意外被報告上來後,你不知道自己會有什麼下場?」
「完全不是那樣的。」
「根據規定,」漢納平小姐說:「你可能得停學。」
「他要掐死我!我還能怎麼辦?」
「請站起來。」
羅伊照著做。
「靠過來一點,」漢納平小姐說:「你的頭感覺如何?高爾夫球打到你這裡
嗎?」她摸了摸他耳上瘀腫的地方。
「是的,夫人。」
「你是個幸運的年輕人,這本來可能更糟的。」
他感覺到漢納平小姐瘦瘦的手指頭移到他襯衫的衣領上。她瞇著冷冷的灰色眼睛,蒼白的嘴脣嚇得噘了起來。
「嗯。」她說,像隻鷲一樣凝視著。
「那是什麼?」羅伊後退,讓她碰不著。
副校長清了清喉嚨說:「你頭上的腫塊告訴我,你用很痛苦的方式學到了教
訓。我說得對嗎?」
羅伊點頭。和脣上留著一根長長油油的毛的人講道理,是沒有用的。漢納平小姐給羅伊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因此,我決定不讓你停學。」她說,用一枝鉛筆輕敲著下巴,「但是,我不讓你坐校車。」
「真的嗎?」羅伊幾乎笑出來。這麼棒的處罰,不用搭校車,沒有唐納!
「兩星期。」漢納平小姐說。
羅伊試著看起來像在求饒。「整整兩週?」
「除此之外,我還要你寫封道歉信給馬特森先生,一封誠摯的信。」
「好,」羅伊說:「但是誰會去幫助他讀懂它?」
她的黃色尖牙發出喀嚓的聲音。「不要心存僥倖,艾伯哈特先生。」
「不會的,夫人。」羅伊一離開辦公室,就趕快到男生的浴室,爬上一個洗手槽,上頭有面鏡子。他拉下襯衫的衣領,看看漢納平小姐看到了什麼。
羅伊笑了。他喉結的兩邊,各有四個像手指一樣大的清晰瘀痕。他接著把頭轉過去,伸長脖子,在脖子後頭也看得到兩個相應的拇指印。
謝謝你,笨屁唐納,他想。現在漢納平小姐知道我說的是實話。
好吧,大都是實話。羅伊略去了那奇怪的跑步男孩那部分。他不確定為什麼,但除非有必要,否則這種事情似乎不需要告訴副校長。
* * *
羅伊錯過了早上的課和大部分的午餐時間,於是他趕快到自助餐廳排隊,找到一張空桌。他背對門坐著,吞下一個辣味漢堡和一盒微溫的牛奶。甜點則是有點焦的巧克力薄餅,像冰上曲棍球用的橡皮圓盤一樣大,嚐起來也和橡皮圓盤沒兩樣。
「真噁心。」他抱怨。那難以下嚥的餅乾掉在盤裡,發出砰的聲音。羅伊拿起托盤、起身要離開時,有隻手用力壓著他的肩膀,他跳開了,也不敢看。如果是唐納,怎麼辦?
羅伊擔心,今天已經夠恐怖了,這可真是個完美的結局。
「坐下。」後頭的聲音說,肯定不是唐納。
羅伊甩掉他肩上的手,然後轉身。
站在那兒雙手交叉的,是戴著紅框眼鏡的高個兒金髮女孩,就是他在校車上碰到的那個,她看起來非常不高興。
「你今天早上差點兒撞倒我。」她說。
「抱歉。」
「你為什麼要跑?」
「沒有為什麼。」羅伊試著避開她,但這次她走到前頭,擋住他的去路。
「你可能真的傷了我。」她說。
被一個女孩攔下,羅伊覺得不太舒服。你一定不想讓其他男孩看到這一幕。更糟的是,羅伊真的很害怕。那卷髮女孩比他還高,肩膀很寬,兩腿健壯有力,晒成褐色。她看起來像個足球或排球運動員。
他說:「妳知道嗎?我一拳打中一個孩子的鼻子。」
「喔,我聽說了,」那女孩不懷好意的說:「但那不是你跑掉的原因,不是
嗎?」
「當然是。」羅伊懷疑她想要指責他別的事,例如從她背包裡偷走午餐的錢。
「你在說謊。」那女孩大膽抓住他午餐托盤的另一頭,以防他離開。
「讓我走,」羅伊激動的說:「我遲到了。」
「放輕鬆!離鐘響還有六分鐘,女牛仔。」她看起來好像不在乎在他肚子上打一拳。「現在說實話。你是在追人,是不是?」
她沒有指責他犯下重罪,羅伊如釋重負。「妳也看到他了?那個沒穿鞋的孩
子?」
那女孩還緊抓著羅伊的托盤,向前走一步,而羅伊則往後退。
「我給你個建議。」她低聲說。
羅伊焦慮的看著四周,自助餐廳只剩他倆了。
「你想聽嗎?」那女孩再次推他。
「想啊。」
「很好,」她將羅伊連同他的托盤一起按在牆上,她的眼睛從紅框眼鏡上頭惡狠狠的瞪著他,她說:「現在起,管你自己該死的事。」
羅伊不得不承認他很害怕,托盤邊緣正陷進他的肋骨裡,那女孩真壯。
「妳也看見那小孩,不是嗎?」他低聲說。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把你自己的事情管好就好!」
她放掉羅伊的托盤,隨後轉身。
「等一下!」羅伊在後頭叫她:「他是誰?」
但那卷髮女孩沒有回答,也沒有回頭。她大搖大擺的走開,只是舉起右臂,在空中揮動食指,要他閉嘴。

(本文摘錄自《拯救貓頭鷹》第2章)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美國紐伯瑞文學獎銀獎★美國《紐約時報》排行榜暢銷書

一個朋友都沒有的轉學生,意外解開鎮上謎團重重的難題,以真誠的信念凝聚起社區的力量,成為拯救瀕臨絕種貓頭鷹的生態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