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斧男孩 3: 另一種結局 (10萬冊紀念版) | 誠品線上

Brian's Winter

作者 蓋瑞.伯森
出版社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手斧男孩 3: 另一種結局 (10萬冊紀念版):●美國最受年輕讀者歡迎的作家之一蓋瑞‧伯森,最膾炙人口的系列作,暢銷全球2,000,000冊●廣獲美國各級圖書館與各級學校教師好評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騙倒國家地理雜誌,絕處逢生的《手斧男孩》|今天讀什麼這本書是為了這些讀者而寫的:他們在看完《手斧男孩》和《領帶河》之後,寫信告訴我,布萊恩的故事在獲救之後就戛然而止,「實在令人不知所措。」他們問:「如果布萊恩沒有獲救,必須在冬天裡求生,會發生什麼事?」幾乎每天收到兩百封讀者來信,詢問這樣的問題,於是,作者蓋瑞.伯森改變了布萊恩在《手斧男孩》中獲救的結局,隨著嚴冬來到,他讓布萊恩面對更嚴峻的挑戰--在大雪冰封的森林,在求救無望的絕境中,如何讓自己生存下去?《手斧男孩》中,布萊恩學會了如何在夏天的森林野地裡求生,在《另一種結局》裡,被扔進嚴冬的他,更需要能力、毅力,以及絕佳的運氣,才有生存機會。事實上,《另一種結局》已經超越了野外求生歷險的層次,主人翁布萊恩已經脫胎換骨,不再是紐約大都會的青澀少年,大自然的試煉與學習,讓他學得用眼、耳與心靈,接收風霜雨露和大地的訊息,讓他懂得與黑熊、野狼相互尊重與共處。美國最受年輕讀者歡迎的作家之一蓋瑞‧伯森,最膾炙人口的系列作,暢銷全球2,000,000冊 廣獲美國各級圖書館與各級學校教師好評推薦 誠品年度青少年文學類暢銷榜Top1、博客來暢銷排行榜 本書特色1.精采內容、如實描繪,連《國家地理雜誌》都信以為真的13歲男孩求生傳奇!2.以《手斧男孩》為首的系列小說,之所以廣受歡迎,不僅在於情節與故事本身吸引人,更帶領讀者進入一個遠超過一般冒險小說的文學領域。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蓋瑞.伯森蓋瑞.伯森(Gary Paulsen, 1939~) 出生在美國明尼蘇達州,先後當過卡車司機、獵捕人、導演、演員、歌手、水手、工程師、農夫、教師,也曾經淪為酒鬼。現定居遠離塵囂的森林,專心從事寫作,是美國聞名而多產的作家,從西部小說到家用維修,各類題材應有盡有,絶大部分取材自他個人的實際經驗。至今出版近200本書,已有十多種譯文,在各國都備受青睞。他不僅是「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圖書」榮譽榜的常客,《手斧男孩》﹙Hatchet﹚、﹙Dogsong﹚及﹙The Winter Room﹚三書更獲美國知名大獎「紐伯瑞獎」肯定。■譯者簡介鐘苑文鐘苑文,從事文字工作,翻譯作品有《天使訊息》、《就在此生》、《生活中的緣起》等。陳雅菁陳雅菁,文化大學土地資源學系畢,文字工作者,曾任編輯與翻譯等工作。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前言第一部 秋天1 被輕忽的預兆2 頭號敵人3 幸運魔力箭4 過冬重裝備5 冤家變朋友6 成果驗收7 巨熊與臭鼬的戰爭第二部 冬天8 初雪之日9 雪地獵捕10麋鹿日11手工打造新皮衣12感恩節大餐13夜半大爆炸14雪地上的大腳印15完美的獵殺16狼的獵殺17 一條直線尾聲

商品規格

書名 / 手斧男孩 3: 另一種結局 (10萬冊紀念版)
作者 / 蓋瑞.伯森
簡介 / 手斧男孩 3: 另一種結局 (10萬冊紀念版):●美國最受年輕讀者歡迎的作家之一蓋瑞‧伯森,最膾炙人口的系列作,暢銷全球2,000,000冊●廣獲美國各級圖書館與各級學校教師好評
出版社 /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5947064
ISBN10 / 9865947064
EAN / 9789865947064
誠品26碼 / 2680691197005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9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15X19.5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摘文﹞



布萊恩將手斧和刀繫在皮帶上,還放了一個丁烷打火機在口袋,準備去打獵。他一開始帶著較輕的弓,但他覺得可能會看到想獵捕的大型動物,他可以用大弓射殺小型動物,卻無法用小弓射殺大型動物(比如一隻鹿)。於是他決定帶著較大的弓、新做的長矛和五支有著石箭矢的箭去打獵。



一開始他幾乎無法打獵。樹林是如此美麗、如此特別,這是一個全新的世界。他慢慢走,欣賞著一幕接著一幕的風景。「這些應該都要裱起來,」他想:「應該設法把這些統統裱框帶回去。」



帶回去。這麼久以來,他從未有過這種想法。家裡的照片已經褪色了,如果他能展示這裡的景象給媽媽看的話,他心裡想,只是想讓她看到這些……



他搖搖頭,幾乎在同一瞬間,他看到一隻兔子坐在一根突出的常青樹樹枝下,背對著樹蔭,但因為牠是棕色的,所以仍然顯而易見。兔子的背上有著好幾個銀幣大小的白色斑點,布萊恩曾經看過幾隻有著類似白色斑點的兔子,他以為牠們是變種的,但他現在猜想,應該是因為牠們會在冬天改變毛色,變成白色才不會那麼引人注意。



「如果不這樣的話,」布萊恩想,「牠們就會變成別人的食物。」一星期或更早以前,他走過這個區域時,曾看到一隻兔子;現在他才走個二十步,就在不同地方看到七隻,但是沒有一隻近到能夠射擊,牠們都很明顯,因為是一團團靠在雪上的棕色毛球。



他緩慢地移動,慢慢地等待一次近距離的射擊。這個機會終於降臨——一隻兔子離他不到二十吋──他小心地發射,但是稍微失誤了,只削下兔子肩上的皮毛。兔子左閃右閃,消失在灌木叢底下。隨後布萊恩向前走,想拿回他的箭。



一開始他找不到。他看到箭飛出去,也確實看見插進雪中的地點——有個洞剛好讓箭插進去——但不在那裡。他挖了挖雪,還是沒找到,直到他依箭的飛行路線走過去,走一步挖一次,才把箭挖了出來。原來箭在進入雪地之後,在地面下又穿行了三十呎。他想,射擊的時候要小心,拉弓前要先將羽毛上的雪吹掉,否則他會打一次獵就失去所有的箭。



他往前走,仍然受到美麗的風景吸引,然後又射了三次,但都因為兔子這個目標太小,所以失手,而且他還不習慣使用較重的弓。

「我要再靠近一點,」他想:「進入茂密的灌木叢,從牠們的上方射。」



他將腳步放得更慢,走進一大片刺藤及茂密的小常青樹林裡。樹叢擁擠得讓他看不到十呎外的東西,只能以蹲伏的姿勢沿著地面望去。這裡非常難活動,每根樹枝都會勾到弓,當他移動時還要相當小心,以免破壞箭上的羽毛。



到處都是兔子,牠們的足跡印在白雪上。當他進入灌木叢大約五十碼左右,一個折斷樹枝的聲音,讓他整個人停了下來。兔子和傻瓜鳥並不會折斷樹枝,但鹿會折斷樹枝,熊也會折斷樹枝。



幾乎就在同時,他在前方的雪地上看到一個不同的腳印。一個大腳印,很大的腳印,他頸部的汗毛都豎了起來。這個腳印大得像是熊的,而他這輩子最不想要的,就是在這灌木叢中遇到熊,尤其是那晚有著臭鼬回憶的那隻熊。



但當他彎下腰去查看腳印時,發現那是偶蹄,跟鹿一樣,但是比較大,而且大多了。

是麋鹿!他馬上知道了,自從夏天被麋鹿攻擊後,他還看過好幾次。有一次他看到公麋鹿,頸背之大,大到布萊恩可以輕易地將自己塞在牠的兩個角之間;其餘的則是母麋鹿,牠們也都大得不可思議。在經過湖邊的母麋鹿攻擊事件之後,他跟牠們保持著充分的安全距離。當牠們發怒時,就像一輛失控的別克汽車。



「但是,」他想,一開始他只想到這樣:「但是。」

「但是什麼?但是現在這隻麋鹿比較小?但是我現在比以前強壯?」他搖搖頭,甩掉這些想法。那些鬼鬼崇崇的想法說著,他現在打獵就是要找肉來吃,而麋鹿就是肉;他有較大的弓,原始人獵麋鹿的武器跟他的差不多,他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



他又聽到那個聲音,又一次樹枝折斷的聲音。很近,大概三十碼。他蹲下來,就像在看兔子般地看著雪地。

那裡!一條棕色的腿在移動,然後另一條,就像小樹一般,突然移動的小樹。



他屏住呼吸,蹲伏著觀察,他看不到麋鹿其他的部分,只看到腿。他看著牠的腿稍稍向左移動,猶豫了一下,又再度向左轉,開始慢慢地移動。

直接朝他而來。



「啊,」他心裡想:「牠來了──不管我願不願意,我都得獵麋鹿了。」他的胃一緊,站了起來,迅速確認自己的位置。灌木叢對他來說太茂密了,他想跑也跑不了,事實上他根本就不想跑走。他現在已經不一樣了,他確實有了更好的武器──而且麋鹿身上有更多肉。



「沒有地方,」他想:「沒有地方可以移動或射擊。」他將頭轉向右邊,只看到茂密的灌木叢,轉向左邊,還是一樣。



不,那裡有小小的開口。不到四呎寬,離地面大約四呎高——幾乎是個穿過灌木叢的隧道——如果一切都很順利,非常非常順利,也許能夠在那裡射擊。



他向左邊移動,面朝開口站著,將長矛靠在附近的灌木叢上,舉起弓,把弓的前端稍稍轉向右,以避免被灌木叢擋住,並把最好的箭放在弦上,準備拉弓,等待著。



等待著。

時間似乎停止了。

他聽到左邊有軟軟的聲音,像是鳥在拍動翅膀;又聽到山雀沙沙的聲音。

在他正前方的灌木叢垮了下來,但他什麼都沒看見。



另一隻鳥飛過。

他持續定住,等待著;現在,他聽到麋鹿的腳步聲。牠的蹄在雪地上沙沙作響,接著又一聲樹枝折斷的聲音,然後是一條線,一條像是麋鹿前端的曲線出現在隧道的視線之中。

布萊恩緊張起來,手指緊扣住弦,肩膀慢慢移動,非常慢地向左移動,直到麋鹿的胸部逐漸充滿眼前。



三分之一,然後二分之一,然後三分之二,最後是整個胸部。

布萊恩向後拉弓。



母麋鹿,他的腦中有印象,一隻很大的母麋鹿。沒有角,一些口水從牠嘴角滴落。棕色的眼睛望向他,卻沒有看見他,或者至少他希望沒看見他。



不超過二十呎,頂多六、七步。

他鬆開了弦。



事後,他可以在腦海中看到整個過程,因此一切必定都已經記下來了。但當他正在進行的時候,每件事都發生得飛快——又不可思議地慢——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一件事。



箭從弦上彈出,他看見羽毛直直朝麋鹿飛去,猛然刺進麋鹿胸部正中央的上方,頸子的部位。同一時間,麋鹿捕捉住弓、箭,和布萊恩的頭部動作,牠進攻得那麼快,快到差點撞上箭。



如果布萊恩認為灌木叢能減緩牠的速度,或是箭的攻擊能夠妨礙牠,那可就大錯特錯了。牠像隻貓般面向他,快得看起像是一團模糊的影子,然而他卻在腦海中全部看到了。

我傷了牠,箭刺進牠的胸部。牠正在攻擊,正在對我攻擊。再射一箭,不,沒時間再射一箭,長矛,對了,用長矛。



他將弓丟到一邊,伸手去拿長矛,所有的事都發生在同一個動作中。但是一切都太遲了。他感覺自己的手抓到了長矛,但牠已經出現在他上方的灌木叢了。瞬間,他看到一面棕色的毛牆,中央還插著根羽毛箭,然後他倒了下來。



他永遠不會知道是什麼救了自己。牠是如此龐大,還壓在他身上,他以為牠一定會將自己壓成肉醬,整個糊在地面上。但要不是箭妨礙了牠的動作,就是牠的衝力使牠衝過頭,衝過了布萊恩上方,因此牠必須轉個方向衝回來。



他痛得要命,腿痛,肩膀也痛,但還動得了。他滾了一圈,手裡還是握著長矛,起身跪在地上。當牠再度攻擊他,他舉起長矛。



那一幕,牠撲向他,眼睛發紅,怒氣沖沖;他看著牠衝到長矛上方,長矛頂端刺中牠的胸部,正好在箭下方。然後牠的頭撞上他的額頭。布萊恩看見一道像雪一般的亮光,然後就只剩疼痛和無盡的黑暗。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