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斧男孩 2: 領帶河 (10萬冊紀念版) | 誠品線上

The River

作者 蓋瑞.伯森
出版社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手斧男孩 2: 領帶河 (10萬冊紀念版):●美國最受年輕讀者歡迎的作家之一蓋瑞‧伯森,最膾炙人口的系列作,暢銷全球2,000,000冊●廣獲美國各級圖書館與各級學校教師好評推薦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騙倒國家地理雜誌,絕處逢生的《手斧男孩》|今天讀什麼美國最受年輕讀者歡迎的作家之一蓋瑞‧伯森,最膾炙人口的系列作,暢銷全球2,000,000冊廣獲美國各級圖書館與各級學校教師好評推薦誠品年度青少年文學類暢銷榜Top1、博客來暢銷排行榜意猶未盡,《手斧男孩》百萬讀者熱情催生進階版!「後來呢?後來呢?墜機54天後獲救的布萊恩後來怎麼樣了?」《手斧男孩》首部曲上市後,成千上萬的讀者來信詢問,作者只好繼續「設計」他筆下的布萊恩,於是,一趟更讓人驚心動魄的河上漂流,意外啟航……「我們希望你再做一次。」這句話,改變了布萊恩的一生。靠著一把小手斧在野地獨自存活五十四天的布萊恩求生傳奇,也引起政府相關單位的好奇與注意,邀請布萊恩重返荒野,藉以研究讓太空人或軍人生存的訣竅。這回布萊恩不再孤獨一人,政府派來的心理學者德瑞克將陪著他進行觀察並紀錄。但在一場暴風雨中,德瑞克被閃電擊中而昏迷不醒,無線發報機也失靈……布萊恩必須帶著命在旦夕的德瑞克到百哩外求救。布萊恩唯一的機會是一艘木筏和一張地圖。順著河流,一次與時間相搏的河上求生,一場小男孩與大自然之間的激烈競賽,再度慌亂起跑!本書特色1.精采內容、如實描繪,連《國家地理雜誌》都信以為真的13歲男孩求生傳奇!2.以《手斧男孩》為首的系列小說,之所以廣受歡迎,不僅在於情節與故事本身吸引人,更帶領讀者進入一個遠超過一般冒險小說的文學領域。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蓋瑞.伯森蓋瑞.伯森(Gary Paulsen, 1939~)出生在美國明尼蘇達州,先後當過卡車司機、獵捕人、導演、演員、歌手、水手、工程師、農夫、教師,也曾經淪為酒鬼。現定居遠離塵囂的森林,專心從事寫作,是美國聞名而多產的作家,從西部小說到家用維修,各類題材應有盡有,絶大部分取材自他個人的實際經驗。至今出版近200本書,已有十多種譯文,在各國都備受青睞。他不僅是「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圖書」榮譽榜的常客,《手斧男孩》﹙Hatchet﹚、﹙Dogsong﹚及﹙The Winter Room﹚三書更獲美國知名大獎「紐伯瑞獎」肯定。■譯者簡介奉君山奉君山,台大中文系畢,兼職翻譯,正業養貓。育有二貓一犬,以左翼青年自居。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1. 舊夢重溫2.「那段日子」之後3. 心底的聲音4. 一場遊戲之旅5. 重返自然6. 這一切惡夢與美景7. 記錄生存之書8. 打造新家園9. 虛幻天堂10. 凍結在時間的影像11. 風雨後的寧靜12. 睡人甦醒之前13. 絕望中的生機14. 地圖上的答案15. 命運的抉擇16. 希望啟航17. 背「水」一戰18. 黎明前的黑暗19. 轉了彎的旅程20. 天外之聲21. 墜落世界另一端22. 少了一個人23. 當他成了那條河24. 河流的盡頭後記

商品規格

書名 / 手斧男孩 2: 領帶河 (10萬冊紀念版)
作者 / 蓋瑞.伯森
簡介 / 手斧男孩 2: 領帶河 (10萬冊紀念版):●美國最受年輕讀者歡迎的作家之一蓋瑞‧伯森,最膾炙人口的系列作,暢銷全球2,000,000冊●廣獲美國各級圖書館與各級學校教師好評推薦
出版社 /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5947040
ISBN10 / 9865947048
EAN / 9789865947040
誠品26碼 / 2680691196008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9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15X19.5CM

試閱文字

內文 : ﹝摘文﹞

他睡著了。

  難以置信,他竟然睡著了。引擎的聲響、溫暖的陽光、一成不變的綠林,全部彙集在一起,像支槌子似的擊向他。於是,他的臉靠向窗戶,睡著了。

  他被低沉的引擎聲音變化吵醒。之後,他發現自己睡覺時流了口水,很難為情。

  他抹抹臉頰。

  他們正要降落。

  當機身朝下時,布萊恩感覺自己不由自主的一身僵硬。但飛機下降的幅度和緩,控制得當又平穩。他們還在森林上空好一段距離時,駕駛就不斷減速,放下襟翼。機身幾乎是靜止在半空中,然後飄向底下的湖面,往前飛去。布萊恩想起了上回小飛機「降落」在湖裡的事。

  倘若他知道什麼是襟翼,或者會用它的話,就不會在接觸水面時,速度驟減了一半。要是降落平順,他或許有時間救出那位駕駛,帶走救生包。他仔細端詳眼前這位駕駛,注意他的一舉一動,這才意識到自己多麼幸運。駕駛讓飛機左右搖擺,而當他們接近湖面時,飛機看似幾乎沒有運轉。接下來,他操縱輪子和舵板,讓飛機緩慢從容地飄下。而布萊恩當時幾乎是穿越森林,把飛機向下插進水裡的,沒掛掉真是奇蹟!

  當他睡著時,他的疑惑有了解答。

  非常簡單。

  駕駛這會兒手忙腳亂,手握操縱桿、鬆開節流閥,準備讓飛機降落在湖面上。

  但是,這時德瑞克回過身來,衝著布萊恩笑道:「美不勝收,對吧?」

  這個湖的確美不勝收。幾乎是完美的圓形,僅稍稍有些突出而呈蛋形,但只有一點點而已。

  湖岸底部,往東邊一小段距離,有條向東南流去的河流。地圖如此精確,真教布萊恩讚嘆不已。

  他們曾在餐桌上查看地圖,讓媽媽看看他們會到哪兒。可是這會兒往下一看,這個湖似乎是拿地圖當模子做出來的。湖水的藍和地圖上水域的藍正好吻合,綠林間往東南切去的那條河,看起來與地圖上畫的一樣,纖長又蜿蜒。

  德瑞克跟駕駛說了些話,但引擎聲讓布萊恩無法聽清楚。駕駛點點頭,飛機往右偏向那條河流,和緩地落在水面上。

  顯然是個無風的日子,水面平滑如鏡。布萊恩看向窗外,浮筒正要降下。他看到水中映現浮筒的倒影,影子和本體愈來愈近,直到兩者相接在一起,劃破水面的平靜。機身愈降愈低,最後慢得幾近靜止。

  駕駛讓飛機轉向,朝一塊空地前進,右邊就是河流的出口。他不時推動節流閥,讓飛機藉著浮筒繼續前行,直到浮筒終於滑行過翠綠的蘆葦,撞上了河岸。

  駕駛關掉引擎。

  「到了,」在突如其來的靜默中,德瑞克的聲音顯得很突兀:「我們來卸下東西吧。」

  他轉向布萊恩,看得出很興奮。

  像個小鬼一樣,布萊恩心想。他興奮得像個小鬼似的。在這兒,我才是小鬼,卻興奮不起來。因為他還不瞭解。我瞭解,而他不瞭解。

  德瑞克竄出機身,往外爬到浮筒上,一步步踩向岸邊。他的動作有點僵硬,布萊恩注意到他的運動神經並不發達,似乎不太協調。

  駕駛留在座位上。布萊恩把椅子往前推,爬到飛機外,踩著浮筒,踏上乾草地。

  清爽,布萊恩心想,清爽透明。他心裡突然覺得,這是個美好的日子。太陽已過中天,小小的雲朵爆米花似的橫過天空,真是個和煦的夏日午後。

  剎那間,就在同一秒鐘,他變了。徹頭徹尾改變了。突然之間,他變成之前在湖邊的那個他,變成這環境的一分子,和四周融為一體。和四周融為一體,於是,任何……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此刻都變得重要。

  他聽到的不只是鳥兒在歌唱,不只把那當作背景聲響,而是一隻隻聽得分明。他可以分辨方位,聽出牠們棲息在哪裡,聽出警戒的叫聲。他看到的不只是雲,而是薄雲、斥候雲,還有隨之而來的烏雲。有烏雲,表示要下雨了,書不定還會颳風。這些雲打西北來,也就是快變天了。不是也許,而是確定就要下雨了。今晚,夜裡,就要下雨了。

  他掃視空地,接著目光掃過空地邊緣。在這兩瞥之間,他瞭解了這塊空地和那片森林;那裡有一株殘幹,或許還有一些蛆蟲;有可以做弓的堅硬木材,可以做箭的柳木;有獸道,也許是鹿的;再看向左邊,是另一條獸道,豪豬、浣熊、大熊、狼群、臭鼬,或者麋鹿,會從那條小徑來到空地。

他動動鼻孔,嗅了嗅空氣,把空氣嘶嘶吸到舌頭兩側,感受一下,但是什麼都沒有,只有夏天的氣味。松木濃烈的味道、輕柔的空氣,一些腐爛的植物。沒有動物,至少,沒有新奇的。

  德瑞克注意到他的這些變化,盯著他不放,「怎麼了?」

  布萊恩搖搖頭,「沒什麼。」

  「有,有什麼。你變了,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

  布萊恩聳聳肩,「我只是……看一看而已,只是看看。」

  「快告訴我,」德瑞克從口袋掏出筆記本,「你看到了些什麼?」

  「馬上嗎?」

  「馬上。」

  「我們不是要先讓駕駛離開嗎?」

  德瑞克轉過身,好像初見這架飛機似的,「喔,對喔,我差點忘了!他得回去了,我們來卸下東西吧,這樣他就可以走了,然後你就能告訴我……」

  「不需要卸下東西。」

  「啊?!」

  在飛機上打盹時,布萊恩已經決定了。當他睡著的時候,更加堅定了這份決心。他知道這麼做才是對的,「我們不卸任何東西。」

  「你在說什麼呀?」

  布萊恩環視湖面、空地,還有雲朵。再七、八個鐘頭就要下雨了。「如果我們把這些東西都卸下來,像你說的,只差個流理台了。這麼一來,這個計畫就全完了,都糟蹋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要是有麻煩怎麼辦?」

  布萊恩點頭,「就是這樣。我們是有麻煩了。整件事就是這樣。你想要學,但如果留了後路,就不過是一場遊戲罷了,一點也不真實。現實情況下,你不會有那些東西的,不是嗎?」

  「我們不需要用呀,我們不需要動用任何一樣東西。」

  布萊恩笑了起來——些許幾近悲憫的微笑,「我向你保證,百分之百向你保證,如果那些東西在這裡,你會用,我也會用。等到第三天,當肚子開始咕嚕作想、蚊子揮之不去,又沒有任何食物,沒有帳篷。而我們知道那些東西就在那兒,就在袋子裡,我向你保證,我們會用的。我們不可能不去用的。」

  盡是抬槓,布萊恩心想,拉拉雜雜個沒完,像隻八哥。我們站在這兒抬槓,而再過七、八個鐘頭就要下雨了,我們沒有遮蔽物,沒有乾木柴,也還沒生起火,就只是抬槓。「把東西都留在機上,不然我現在就坐飛機走人。我知道即將面臨的會是什麼,我不想白白浪費。」

  「可是,我們對你母親說……」

  布萊恩猶豫了一下,嘆口氣,「我知道,但還是要有原則。如果把東西搬下來,我就回家。一切結束。有什麼事,我負責。」

  德瑞克細細端詳,「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

  「能不能折衷一下?」

  「什麼意思?」

  「我們留下無線電,假如有麻煩——嚴重麻煩的話,至少還能求救。」

  布萊恩揉揉脖子,思索著。這倒不一樣,即使無線電會破壞這件事,他終究跟媽媽說過不用擔心。只要他堅持不用無線電,完完全全不用的話……

  「好。」

  德瑞克點點頭,從布萊恩身旁走過,顫顫危危地踩過浮筒,走到機身那裡。他對駕駛說了些話,駕駛點點頭,透過擋風板,用詭異的眼神直盯著布萊恩看。接著,他笑了開來,隔著塑膠擋風板揮揮手;布萊恩點點頭,也向他揮了揮手。

  德瑞克帶著無線電回到岸上,附有防水袋及全新的鎳電池。他還帶了一個小型的塑膠公事包。

  「這是我的報告要用的。」他說:「我必須記筆記,寫些東西。」

  布萊恩點頭竊笑。德瑞克的話聽來就像布萊恩在對爸媽說,想去做什麼時,苦苦哀求的樣子:「這是我的報告要用的……」

  對布萊恩來說,這感覺真是詭異,和一個大人角色對調。這個大人聽命於他,在目前的情況下,這的確是最好的選擇。但他有點不開心,因為得指揮一個成年人,其實不管誰指揮誰都一樣。

  飛機要返航了。它轉向蘆葦叢,駕駛打開窗戶,請他們協助飛機迴轉,讓它滑行起飛。

  德瑞克和布萊恩導引機身後退、迴轉,並踏入水中推動浮筒。布萊恩覺得水溫溫的,湖岸溫熱。一切就位妥當後,駕駛發動了引擎。

  他滑行而去,沒有回頭。一擺脫蘆葦叢,他即刻加速,飛機呼嘯越過湖面。

  飛機彈了一次,又一次,然後就升空了。高高升起,越過湖對岸的樹林,接著繞一個圈,迴向他們上方。他們注視著飛機,駕駛搖擺一下機翼,飛走了。

  走了。

  「好啦,」德瑞克說:「沒人會來打擾啦。」

  布萊恩點頭,看著飛機離去,有種詭異的失落感。一種空虛的感覺。

  「接下來呢?」德瑞克問道:「我們怎麼展開行動?」

  布萊恩看著他。遊戲,不過是一場遊戲。「火,我們需要火,還要找個棲身之處,馬上就要。」

  德瑞克望著他,眼裡帶著疑惑。

  布萊恩看看天空,「現在是溫暖的午後,可是到了傍晚,蚊子就會來襲。我們要用煙驅散牠們,直到凌晨氣溫下降,這些蚊子才會停止騷擾。我們還需要搭個棚屋,因為差不多六個半鐘頭後,就要下雨了。」

  「六個半鐘頭?」

  「是啊。你聞不出來嗎?」

  德瑞克用鼻子吸了一口氣,搖搖頭,「沒有,啥也聞不出來。」

  「你會聞到的,」布萊恩說:「你會的。現在呢,就讓我們來……鳴槍起跑吧。」接著,他動身去找打火石。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