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客棧 1: 姑獲鳥的紛爭 | 誠品線上

妖怪客棧 1: 姑獲鳥的紛爭

作者 楊翠
出版社 悅智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妖怪客棧 1: 姑獲鳥的紛爭:*隨書附贈【無限循環翻翻樂】復活上古精怪傳說‧傳承東方經典文化用中華文化的妖怪傳說,講屬於中華孩子的幻想故事!孩子,等你長大後,我不希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無限循環 翻翻樂】 復活上古精怪傳說‧傳承東方經典文化 用中華文化的妖怪傳說,講屬於中華孩子的幻想故事! 孩子,等你長大後, 我不希望你只知道獨角獸和美人魚, 卻不知道獬豸和蛟人! 懷著復興中華傳統妖怪文化的願望,「東方文化幻想」開創之作《妖怪客棧》誕生了! 《妖怪客棧》裡的妖怪全都源自《山海經》、《搜神記》、《詩經》等上古典籍,姑獲鳥、螭吻、嘲風、饕餮、蛟人,還有狐仙、貓妖、鼠精、鳥怪等中國獨有的妖怪,統統在書中震撼復活了! 傳說中的狐仙、貓妖、龍女、神鳥等大小妖怪從未消失,它們一直和人類生活在一起,在無數次冒險中成長,一起歡笑,一起流淚。現在,故事裡的妖怪也將來到你的身邊,帶你遨遊奇幻世界! ☆十年構思,五年寫成! ☆博雅的東方文化,深沉的人文關懷,帶給讀者不可或缺的東方文化幻想體驗。 人類的世界也是妖怪的世界,只是你一直沒發現…… 《妖怪客棧1 姑獲鳥的紛爭》給你充滿想像的閱讀新體驗! 告訴你一個大祕密,妖怪一直生活在人類世界,「妖怪客棧」正是他們的庇護所。可是,這家客棧的小老闆李知宵竟然是個人類小學生!而他身邊的同學不僅是妖怪,還是個反派嗎?李知宵還沒想明白,就被捲入了這場妖界大戰,他能不能克服恐懼、消除偏見,承擔起妖怪客棧小老闆的重任呢? 【新書預告】 《妖怪客棧2 龍女的假期》 姑獲鳥剛剛平息紛爭,李知宵和妖怪客棧的房客們忙於幫忙重建羽佑鄉,同時還忙於新學期的課業。不知不覺,三年級第二學期就這樣結束了,迎來暑假的他準備和柳真真、沈碧波以及妖怪房客們策畫一次大聚會! 然而事與願違,有一個脾氣特別壞的大妖怪也迎來了假期,她非要住在妖怪客棧。這個妖怪竟然讓螭吻都害怕得瑟瑟發抖!如此人見人怕、妖見妖藏的妖怪到底是誰?李知宵生氣了,他要為自己討回一個無憂無慮的暑假…… 《妖怪客棧3 傷魂鳥之歌》 有嘲風相伴的暑假真是過得太辛苦了,幸好她提出要回龍宮城上班,然而,新學期也開始了。剛升上四年級的李知宵覺得班導師真的和嘲風很像,搞不好就是嘲風的另一個未知弟子! 妖怪客棧也很熱鬧。這天,妖怪客棧擠滿了妖怪,甚至還有螭吻的四姊姊蒲牢,大家幾乎要把妖怪客棧撐破了!妖怪們都在投訴相同的事:家門口的鹿吳山不見了,買了山景房的妖怪集體要求賠償。原來,鹿吳山的山神傷魂鳥鬧脾氣,二話不說背著鹿吳山跑了!妖怪們七嘴八舌要李知宵幫忙討回公道,突然之間,他覺得嘲風和班導師還是非常和藹可親的……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楊翠楊翠 楊翠 武漢大學中文系畢。 立志創作東方版的《哈利波特》。作品曾獲第一屆曹文軒青銅葵花兒童小說獎、冰心兒童文學獎、大白鯨原創幻想兒童文學獎,深厚的傳統文化功底和非凡想像力,受到曹文軒、畢飛宇、劉緒源等多位專家一致好評。 《妖怪客棧》系列歷經10年潛心構思、5年寫成,期間作者更翻遍《山海經》、《詩經》、《左傳》等古籍,熟讀《聊齋誌異》、《搜神記》、《酉陽雜俎》等精怪小說,使作品洋溢東方妖怪文化的氛圍,融入深沉的人文關懷,希望能帶著讀者走入幻想世界,在閱讀中激發對中華文化與經典的熱愛。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楔子 010第一章 妖怪客棧的小老闆 012 第二章 小老闆的新工作 028 第三章 兔妖阿吉的夢裡花 045 第四章 滿財綁架案 058 第五章 鼠妖雅集 072 第六章 誤入姑獲鳥之鄉 086 第七章 奇怪的斑點 103 第八章 給妖怪看病的醫院 120 第九章 各顯神通的妖怪房客 130 第十章 月湖裡的祕密 139 第十一章 姑獲鳥少主的身世 151 第十二章 知宵變成鳥兒 165 第十三章 姑獲鳥的叛亂 178 第十四章 暴風雨前的羽佑鄉 191 第十五章 知宵收服了山妖 196 第十六章 春分之約的惡夢 202 第十七章 重獲自由的斑 220 第十八章 羽佑鄉的真面目 237 尾聲 246

商品規格

書名 / 妖怪客棧 1: 姑獲鳥的紛爭
作者 / 楊翠
簡介 / 妖怪客棧 1: 姑獲鳥的紛爭:*隨書附贈【無限循環翻翻樂】復活上古精怪傳說‧傳承東方經典文化用中華文化的妖怪傳說,講屬於中華孩子的幻想故事!孩子,等你長大後,我不希
出版社 / 悅智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7018335
ISBN10 / 9867018338
EAN / 9789867018335
誠品26碼 / 2681798780008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4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7X1.5CM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妖怪客棧的小老闆
除夕夜,凜冽的寒風在城市中穿梭,肆無忌憚的拍打著樹枝,吹亂行人的頭髮,又從窗戶鑽進一棟破舊的灰色大樓裡。然後,可怕的風快速穿過走廊,追上了一個小男孩。男孩嚇了一跳,回過頭來看了看,加快腳步前進。大樓走廊兩壁的燭光詭異的搖晃著,配合著狂風,讓這個地方盡量顯得可怕一點,似乎想告訴男孩:「這個地方太危險,快回家去,快回家去。」
這個男孩就是李知宵。他剛剛十歲,圓圓的小臉紅撲撲的,身材瘦小,自然捲的頭髮被風吹得像個鳥窩。
李知宵終於來到走廊盡頭,他深吸一口氣,伸手去推大門。看上去沉重的木門,意外的輕輕一推就開了。明亮、溫暖的燈光,喧鬧的聲音,以及一大堆五顏六色的泡泡朝知宵迎面撲過來,一個又一個陌生的面孔爭相把沉重的花環戴在他的脖子上。知宵的鼻子吸進了花粉,打了幾個大大的噴嚏,眼淚也流了出來。淚眼模糊中,他看到了擠在他身邊的千奇百怪的笑臉,那些笑臉七嘴八舌的堵著他。
「小老闆,歡迎你!」
「小老闆,希望大家相處愉快!」
「今後咱們就是朋友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說!」
「謝謝,好的。以後請大家多多關照。」知宵非常有禮貌的回答大家,臉上帶著很標準的笑容。這僵硬的笑容,是知宵練習了兩天的結果,雖然還是個小孩子,但他也想有個老闆的樣子。
知宵怎麼就成了小老闆呢?
對了,這兒是有名的「妖怪客棧」金月樓,也是知宵家的房產。沒錯,圍繞在知宵身邊的都是妖怪。
知宵的曾祖母名叫章含煙,是一個雪妖,在妖界很有名氣。她熱情好客,許多妖怪都喜歡住在她家,也就是金月樓。那些無力自保甚至沒辦法化成人形的小妖怪,也都紛紛上門來尋求知宵曾祖母的庇護。一年一年過去,金月樓慢慢變成了妖怪們的客棧,有些妖怪已經在這兒住了幾十年,一直賴著不走,知宵的曾祖母也不介意。後來,知宵的曾祖母突然不知去向,把妖怪客棧交給知宵的爺爺打理,之後接手的是知宵的爸爸。除了曾祖母,知宵的家人都是人類,所以知宵只繼承了八分之一的妖怪血統,連半點法術也不會。
幾個月之前,知宵的爸爸因為意外過世,一向不喜歡妖怪的媽媽決定賣掉金月樓。房客們不想無家可歸,無奈之下想尋找章含煙幫忙求情,可惜妖怪都很有個性,章含煙怎麼都不肯現身。後來,大家好不容易說服知宵的媽媽,保住了妖怪客棧,還是小學生的知宵,就成了現任小老闆。從此,知宵就是所有妖怪房客的首領了,多麼威風啊!知宵當時暗自高興。
今天晚上的聚會,是妖怪們為了歡迎知宵接任小老闆而舉辦的。大家籌備了很久,想借此機會一掃籠罩著妖怪客棧的悲傷氣氛。前任老闆離世,房客們很難過,一大群妖怪難過起來,情況就不妙了,客棧的空氣變得非常壓抑,讓大家喘不過氣來。描畫在牆上的漂亮鳥兒們,平常喜歡跳來跳去,現在也耷拉著腦袋。
小時候,知宵常常和爸爸一起到金月樓裡跟妖怪們玩。有時候他們會捉弄知宵,讓知宵哇哇大叫,但更多的時候,他們給知宵帶來歡笑。不過,現在知宵是大家的房東,是客棧的老闆,就得樹立威信。妖怪畢竟是妖怪,骨子裡帶著野性,不太喜歡被約束,自己這個小老闆,能不能讓他們心服口服呢?
知宵有些擔憂,但笑容還在臉上。他推開身邊擠成一團的房客,朝大廳內部走去,牆上的漂亮鳥兒們也跟著他緩緩移動。
長著一張馬臉的蜘蛛精八千萬笑嘻嘻的迎過來,文謅謅的說:「小老闆,從今以後,你便正式成為我們妖界的一員了,歡迎你。我個性有些急躁,如果以後多有冒犯,還請擔待。」話音剛落,八千萬突然「砰」的伸出了八隻胳膊,不對,是八條蜘蛛腿,一齊做出作揖的姿勢。
「哇哇哇!」知宵沒想到八千萬會露出原形,他能看清那些蜘蛛腿上的絨毛,嚇得一聲慘叫。八千萬收起自己的腿,抬起頭哈哈大笑起來,其他房客也跟著笑個不停。
一瞬間知宵就明白了,大家根本沒把他這個小老闆當回事兒,和以前一樣,他們完全把他當成小孩子。未來的日子不會輕鬆,知宵的腳步沉重起來。
梳著大背頭的白髮老翁曲江拄著枴杖走過來,對知宵說道:「小老闆,你先給大家說兩句。」他的聲音抑揚頓挫,很有節奏感。
曲江是一隻山羊妖,也是這兒最年長的妖怪。他很喜歡唱歌,說著、說著就會唱起來,雖然歌聲很不好聽,但大家還是很尊敬他。
知宵站在樓梯口,不知道該說什麼。有時候站起來回答老師的問題時,知宵都會緊張得說話結巴。現在他毫無準備,又被蜘蛛精八千萬嚇了一跳,結果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小老闆怎麼不說話?是不是不喜歡我們?」兔妖阿吉嚷嚷道,嘴裡還叼著棒棒糖。
「沒錯,知宵一臉不情願,一定是討厭我們妖怪住在這裡,覺得我們給他添麻煩了。哼,算了,我們還是搬走比較好。」八千萬拉長了馬臉,加油添醋的說。
「唉!以前的知宵明明是個善良又有同情心的好孩子啊!」兔妖阿吉繼續發揮。
八千萬和阿吉的雙簧表演太精采,其他房客也跟著起鬨。知宵一下子慌了,他不太清楚,大家只是開玩笑,還是真的有這樣的想法。他硬著頭皮說道:「我並不討厭大家,希望大家安心住在金月樓。」
大家也不再發牢騷了,這時,曲江說道:「很好。大家可以吃飯了。」
這句話就是解散的口令,妖怪房客們紛紛擠向擺滿食物的餐桌,開始大快朵頤,那些本來投向知宵的目光全都轉移到了食物上。說什麼是為了歡迎知宵才舉辦的聚會,其實只是大家想吃吃喝喝罷了。知宵心裡有些不高興,可是,他又想到自己被一隻蜘蛛嚇得哇哇叫,覺得很丟臉。
知宵有些生自己的氣,他猛的拉開座椅坐下。奇怪,這椅子卻突然像有了生命一樣蹦到空中。知宵的頭「砰」的一聲撞上天花板,眼前直冒金星,還沒反應過來,就跌落到了地板上。
在他身邊,那把椅子「噗」一下變成了小胖子白若191那是妖怪客棧的老房客了,一隻貪吃的麻雀。小麻雀白若邊向大家敬禮,邊說道:「謝謝大家的掌聲!謝謝大家的掌聲!」
大家竟然真的鼓掌叫好。
小麻雀白若的目光又轉向知宵,說道:「謝謝小老闆的配合!」
「我才不想配合你呢!」知宵反駁。
一旁的鼠妖柯立勸住知宵,說道:「小老闆,別生氣,這是我們大家為了歡迎你準備的搞笑節目。」
鼠妖柯立是妖怪客棧的總經理,協助知宵管理客棧大大小小的事務,非常可靠。他個子很高,大冬天卻穿著夏威夷衫和涼拖鞋,褲子皺巴巴的,邋遢極了。
這個節目一點也不好笑,知宵想回家去!什麼妖怪客棧的小老闆,什麼妖怪房客的首領,什麼熱情滿滿的歡迎會,全都是騙人的,大家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今天晚上不該來的!趕緊吃飯,吃完就回去!知宵拿起筷子時,山羊妖曲江卻開口了:「知宵,不要著急,你先聽我說兩句。你應該知道,這兒畢竟是你們人類的地盤,妖界大人物也不好管得太多,所以常常有妖怪恃強凌弱。你爸爸過世後,章含煙大老闆不肯露面,時常有妖怪趁機欺負我們,不斷找碴兒,聲稱他們要接手無主的金月樓。雖然他們也不是有多了不得,但說來慚愧,我們還是不怎麼應付得了。現在你是這裡的小老闆,他們也就沒藉口跑來找碴兒了。可是,事情不可能就此了結,知宵,請你今後務必保護金月樓和所有的房客!」
原來是這樣嚴峻的形勢!自己繼承的不僅是客棧,還有長輩們的仇敵和房客們的舊怨。知宵忍不住了,他放下筷子說道:「我保護你們?就算你們的法術再差勁,也比不會法術的我厲害吧?我是房東沒錯,可是我媽媽說,我只需要收房租就好了!」
知宵的聲音很大,一口氣說出一串氣話。嘻嘻哈哈吃喝的妖怪們都停了下來。鼠妖柯立有些傷心的埋下了頭。
安靜中帶點悲傷的氣氛讓知宵不知所措。他突然想到,以前常有妖怪房客跑到家裡,要麼向爸爸傾訴煩惱,要麼請爸爸幫忙解決麻煩事。唉,保護弱小的妖怪房客,是妖怪客棧的傳統。如果早知道威風背後有這麼重大的責任,知宵就不會答應當小老闆了。
「曲江,我真的做不到。請你告訴大家,以後大家要自己保護自己。」知宵小聲說。
曲江完全不把知宵的反對放在眼裡,他說著、說著就唱了起來:「我可不會讓你這麼早就放棄!好好練習的話,說不定你能學會法術,能夠獨當一面。我相信章含煙大老闆也有同樣的想法,所以才故意不現身,想讓你迎接這次考驗。你只是沒準備好而已。放心吧,我會全力幫助你!」
知宵從來沒見過曾祖母,對他而言,曾祖母和傳說一樣不真實。曾祖母真的這樣想嗎?知宵真的能變得像爸爸一樣厲害,一邊過著人類的生活,一邊操心妖怪房客們的事?
「你可是掛著這塊玉珮的人!」
知宵下意識摸了摸胸口掛著的玉珮,它好像叫作「平安扣」。玉佩的形狀像甜甜圈,上面散布著五顏六色的斑點。這曾是曾祖母的寶貝,代代相傳,算是妖怪客棧主人的信物。知宵摸了摸胸口的玉珮,希望它能夠給他力量,可是膽怯依然盤踞在他的心中。知宵賭氣的說:「那我明天把玉珮收起來,不戴了。」
曲江意味深長的笑了,唱道:「但你不能把麻煩也一同收起來呀,它們會自動找上門來。」
這個老爺爺真是烏鴉嘴,麻煩這就來了。
「轟!」
「啪!」
妖怪客棧的大門受到巨大的衝擊,轟然倒下,一個和竹竿一樣細長的男人走進來,他繫著一條花花綠綠的領帶,一臉不屑的掃視著眾妖怪。
自從知宵的爸爸過世,沒人能保護妖怪客棧,最近妖怪房客常常遇到類似的狀況,可是即使打不過,妖怪們也不能輸了氣勢。於是,鼠妖柯立的三個姪子——大田鼠包子、灰鼴鼠餃子和長腿跳鼠饅頭,馬上嚷嚷著衝過去擋在花領帶先生面前。包子嚷嚷著讓花領帶先生賠錢,聲稱這扇門已經有幾百年歷史,是珍貴的古董。饅頭也在一旁幫腔道:「沒錯,不然的話……」
話沒說完,花領帶先生細長的胳膊拂過,他們三個頓時像氣球一樣輕飄飄的飛起來,然後重重的落在餐桌上,湯汁糊了一臉,酒也倒了。他們失去了維持人形的法力,恢復成了原形,躺在地上吱哇亂叫。
其他妖怪一動也不敢動。那位花領帶先生慢條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領帶,目光掃過眾妖怪,最後停在曲江身上。
「高飛在哪兒?叫他出來。」花領帶先生說。
高飛在妖怪客棧住很久了,他是一隻八哥妖,化成人形的時候,臉上有兩道蠟筆小新那樣的濃眉毛,以前經常欺負知宵。他在一家妖怪經營的藥房工作,但個性糟糕,脾氣不好,常常惹人生氣。
花領帶先生來者不善,為了妖怪房客們的安全,按理說小老闆就該出面。可是,知宵甚至不敢看這位先生的眼睛,他不由自主的退到了妖怪們的身後,希望柯立或是曲江能想想辦法。
「請問您找高飛有什麼事?」柯立很有禮貌的問。
「和你不相干,少廢話!」花領帶先生非常不耐煩,「快把他叫出來!」
「如果您不說出您的目的,我們怎麼知道您是不是故意找碴兒呢?」
「他偷走了藥房的珍貴藥材。這樣總行了吧?」
妖怪房客們並沒有多驚訝,看來高飛在大家心中的形象不怎麼樣。
小麻雀白若說:「啊,我剛剛好像看到他了!慌裡慌張的,好像故意躲著我們一樣!他頭上還頂著一個大紙箱,說不定就是——」
「如果他回來的話,我們會讓他去藥房見您。」柯立搶著說。花領帶先生冷笑一聲,說道:「少來!一定是你們把他藏起來了,我自己去找!」
花領帶先生直接朝樓梯走去,有些房客想要攔下他,又被他掀翻在地,或者直接被扔了出去。
曲江深吸一口氣,走上前去,一臉嚴肅的說:「不好意思,這兒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花領帶先生環視四周的妖怪,冷笑道:「那你們還想怎樣?趕我走嗎?」
曲江沒有說話,他舉起枴杖,擺好架勢,其他妖怪受到鼓舞,也紛紛摩拳擦掌,準備投入戰鬥。只聽曲江一聲令下,大家都撲了過去,將花領帶先生團團圍住。不過幾秒鐘之後,大家都被打飛到半空中,然後摔在地上或是桌子上,哇哇大叫起來。好多小妖怪都被打回原形,小蜘蛛、小老鼠、小兔子、小麻雀四處亂竄。
「先生,你實在太過分了。」說罷,曲江舉起枴杖,嘴裡唱起了古怪的歌。他把枴杖一揮,便有一團灰色的影子從枴杖裡飛出來,化成一隻半透明的影子山羊,直直撲向花領帶先生,想把他一口吞下。
花領帶先生沒有閃躲,當影子山羊碰到他的一瞬間,花領帶先生的身體突然散開,化成一群蝴蝶逃走。很快的,那些蝴蝶撲向了曲江,捲走了他的枴杖。影子山羊消失了,「砰」的一聲,曲江重心不穩,倒在地上。
要知道,曲江可是妖怪客棧裡最厲害的房客,他都如此不堪一擊,大家頓時勇氣盡失。知宵更是手足無措,可是他又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他四下看了看,端起桌子上的一個大碗湯,猶豫著要不要衝出去,把湯潑在花領帶先生身上。
一旁的柯立看到,趕緊搶走了碗,小聲對知宵說:「太危險,不行!你快躲到桌子下面去!」
花領帶先生聽到了說話聲,猛的轉過頭來,凌厲的目光射向知宵,像要把他生吞活剝了一樣。知宵從來沒被人這樣瞪過,嚇得叫了出來,被柯立一把按到了桌布下面。柯立抬頭挺胸,決定無論如何也要保護知宵。其實,柯立除了會化成人形,幾乎不會其他的法術,他也害怕極了。
「那麼,你們慢慢玩。」花領帶先生的每一個字裡,似乎都冒著寒氣。
知宵感到無助極了,忍不住鼻子一酸。不過,他又很不服氣,很不甘心,沒讓自己哭出來。曾祖母到底在哪兒呢?難道她要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房客和曾孫被一個壞妖怪欺負嗎?她遲遲不肯出現,是不是因為不想再為這群笨拙的妖怪房客操心?
「哎呀呀,自己辦事不力,連隻小鳥妖也找不著,就拿不相干的妖怪出氣,個性真糟糕!哎呀呀,真不要臉!」
一個陌生的聲音從妖怪客棧正門處傳來,莫名的讓人感覺安心。知宵站起來,看到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懶洋洋的倚靠在門邊。他的身材修長,長相清秀,過肩的長髮卻亂蓬蓬的,至少有一個星期沒梳理過。他穿著寬大的白色上衣和褲子,卻偏偏在外面套了一件邋遢的皮夾克。此外,這個人嘴角掛著笑,臉上還帶著看熱鬧的興奮勁兒。
是人?是妖?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是尋常角色。
花領帶先生警惕的問道:「你是誰?」
長髮男子並不回答,只是笑嘻嘻的說:「不好意思,我對蝴蝶過敏,麻煩你離我遠一點。」然後,他揮了揮手,就讓花領帶先生潰散成一群蝴蝶。自知實力相差太多,蝴蝶驚慌失措的從窗口飛走了。
危機就這樣解除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齊齊的看向門邊那奇怪的長髮男子。山羊妖曲江撿起自己的枴杖,一瘸一拐的走過去。知宵見狀,也跟了上去。他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上沾滿油汙,可能是哪一盤菜潑在身上了。糟糕,今天回家他一定會被媽媽罵。
「敢問您的尊姓大名是——」曲江恭恭敬敬的問。
男子只是笑瞇瞇的看著大家,什麼也不說。又有一些房客圍了過來,打量著這個熱心的高人。只有剛剛捉弄過知宵的小麻雀白若注意到了知宵的狼狽,他嚷嚷道:「曲江、柯立,我們不該把知宵扯進來的,他只是個人類小孩子,太危險了。我們還是趕緊找到章老闆,實在不行,金月樓也待不住了,咱們就散了吧。」
其他房客紛紛同意,曲江摸著自己的山羊鬍子,若有所思。知宵頓時覺得他給大家添麻煩了,難過極了。
真糟糕!可是,爸爸也只有四分之一的妖怪血統,房客們都說他很厲害,為什麼自己就完全沒繼承妖怪的天分,學會一些法術呢?
這時,奇怪的長髮男子彈了一下手指,大家都安靜下來,目光紛紛轉向他。
「我雖然和章含煙沒多少交情,但據我所知,她不喜歡和太多妖怪攪和在一起。恕我直言,她不肯現身,就說明她拋棄你們了呀。你們沒辦法接受這個現實,才死死抓住這個人類小男孩,企圖透過他再次把自己和章含煙聯繫起來。唉,今後這妖怪客棧不知道還會遇到多少不懷好意的傢伙呢!大家散了也好。」男人頓了頓,伸手撥了撥頭髮,他完全不在意大家正衝他吹鬍子瞪眼,笑瞇瞇看著知宵,說道,「小老闆,你覺得呢?」
知宵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想到今後再也見不到這些妖怪房客了,就覺得心裡好像缺了一塊。他使勁搖了搖頭,妖怪房客們也跟著鬆了一口氣。
「也就是說,妖怪客棧還會繼續經營?哈哈哈,那就好。最近我正在找房子住,看來看去,覺得這兒還不錯。請趕快把最寬敞的房間整理一下,我最近就會搬過來。」長髮男子又說。
這位先生看起來非常厲害,如果他成為金月樓的房客,今後那些小妖小怪一定不敢三天兩頭上門找麻煩了吧?知宵立刻點點頭,說道:「可以。但我不太清楚入住的手續,你找柯立幫忙就好了。」
「等一下!」曲江在知宵的左耳邊說,「我們還不知道他的底細。」
「沒錯,沒錯。」白若在知宵的右耳邊說,「說不定他是敵人打入我們內部的間諜!這不就引狼入室了嗎?」
「住進咱們客棧恐怕只是第一步,接下來他會把我們全都趕走,把金月樓據為己有!」八千萬擠開白若,對知宵說。
很明顯,長髮男子聽到了大家的竊竊私語,他一個勁兒的點頭,說道:「你們大家說得都很有道理。我身分不明,很可能是壞蛋。不打聽一下我的情況就同意讓我入住,小老闆你太不明智了。」
這麼說也太傲慢了!房客們又議論開了,知宵也猶豫不決。金月樓最新的房客是兔妖阿吉,大概是半年前入住的。記憶所及,知宵覺得爸爸當時好像也沒有問特別多,其他房客也沒有不停的反對。
知宵想:曲江他們覺得我是什麼也不懂的小孩子,才會這麼擔心吧?現在我是客棧的小老闆,我要自己作決定!
知宵又看了看長髮男子。他看起來吊兒郎當,似乎有些輕浮,好像也沒什麼同情心,可是知宵覺得自己能夠相信他,於是他說道:「如果你想住進來,作為妖怪客棧的小老闆,我同意。」
長髮男子笑出聲來,抓起知宵的手用力搖了三下,說道:「成交!不是我自誇,你們這次真的是撿了大便宜!外面的妖怪要是知道我住在金月樓,絕對不敢上門找麻煩了,哈哈哈哈。」
「可是,你根本不說你是誰!」小麻雀白若嚷嚷道。
「太奇怪了,我敢肯定你們見過我!對了,也許因為最近我稍微改變了外表吧!不久前還是這樣的……」
長髮男子的頭髮突然變短、變捲,臉形也變得更加棱角分明,還戴上了一副眼鏡,但還是沒有房客認出他來。他歎了一口氣,繼續改變自己的外表,時而變成人類,時而變成藍皮膚的妖怪,甚至還變成了大樹和電風扇。
終於,當他變成一個紅頭髮人類的模樣時,鼠妖柯立一下子叫了出來:「天哪,您不會是螭吻大人吧?」
「螭吻大人?什麼老掉牙的稱呼,聽得我渾身起雞皮疙瘩!叫我螭吻就行了。」男子甩了甩頭髮,又變回了最初的樣子。
房客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驚呆了。
小麻雀白若激動得死死抓住了知宵的胳膊,說道:「小老闆,不得了了!」
知宵卻是一頭霧水,問白若:「螭吻是誰?很了不起嗎?」
「那當然!他可是龍王的第九個孩子啊!」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你相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神精怪?
當你年紀還小時,如果不聽父母的話,父母會不會嚇唬你呢?我小的時候,每天夜裡淘氣,我家大人總是喜歡瞪大眼睛說:「麻老虎來了!」每一次我都會害怕得直發抖,乖乖按照大人的要求去做。
我家住在鄉間,夜裡一片漆黑,每次我望向窗外時,心裡都明白極了:那可怕的麻老虎肯定就躲在某棵樹下,或是某片草叢裡,對我虎視眈眈。
麻老虎到底是什麼?惡鬼、妖精、怪物?我開始念書之後,再聽到大人用相同的話嚇唬我的弟弟時,便忍不住思考這個問題。那時的我已經不相信麻老虎的存在了,所以不禁嘲笑眼前的弟弟和幼年時的自己,怎麼會被大人如此簡單的謊言欺騙。
自從《妖怪客棧》出版後,我被問過好多次:你相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神精怪?我膽子小,怕黑,擔心鬼怪的攻擊,夜裡我比較相信;白天沒那麼害怕,便沒那麼相信了。不過,是否相信真有那麼重要嗎?就算它們真的不存在,我也可以假裝相信,因為,並不是所有事物都必須存在於現實世界中,它們也可以只存在於我們的腦子裡。
幼時的我明明那麼害怕,為何還會一次次望向窗外?也許,我想要找到麻老虎,我有些盼望見到它,確定它不是父母的謊言。如今我不會千方百計要確定它是不是真的,因為在我心裡,它永遠不會消失。其他的妖怪、精靈也一樣,它們被古人寫成文字,有人閱讀,便會一直流傳。
因此,希望你閱讀本故事時,相信或者假裝相信妖怪存在。
也希望帶給你一次愉快的閱讀體驗。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隨書附贈【無限循環 翻翻樂】
☆十年構思,五年寫成!
☆博雅的東方文化,深沉的人文關懷,帶給讀者不可或缺的東方文化幻想體驗。

人類的世界也是妖怪的世界,只是你一直沒發現……
《妖怪客棧1 姑獲鳥的紛爭》給你充滿想像的閱讀新體驗!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