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個窗口 (二十週年經典版) | 誠品線上

十四個窗口 (二十週年經典版)

作者
出版社 聯寶國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十四個窗口 (二十週年經典版):●內容簡介陽光的味道,風的觸感,雨絲的氣息……每一扇窗,通往一片美麗的童話風景──黎明前,夢醒過來,發現自己掉在草地上。月亮偷偷望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開卷最佳童書、金鼎獎得主 林世仁 抒情代表作◎好書大家讀年度好書、聯合報「讀書人」最佳童書陽光的味道,風的觸感,雨絲的氣息……每一扇窗,通往一片美麗的童話風景──黎明前,夢醒過來,發現自己掉在草地上。月亮偷偷望了它一眼,露出微笑:啊,多美麗的夢!……有雨天就有晴天;有夜晚,是因為有白天──「什麼都沒有的人」幾乎要激動起來,那麼,在這個世界上一定也有一個「什麼都有的人」……「或許我們可以先作半個朋友。」小孩和鳥抬抬右腳,再抬抬左腳,把影子卸下來交換。在春天來臨前,可以先跟對方的影子聊聊天……(隨書附贈「夢想城市」插畫書衣海報)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林世仁我喜歡坐在窗邊,看風景,看世界在屋子外頭對我眨眼睛。在不同的窗口前,我寫下不同的故事。故事淺淺深深,都像是世界的縮影,也是我自己的縮影。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目前專職創作。作品有童話《宇宙魔法印刷機》、《十一個小紅帽》、「字的童話」系列、《換換書》、《怪博士與妙博士》、《流星沒有耳朵》,圖畫書《大家一起拔蘿蔔》、《我家住在大海邊》,圖象詩《文字森林海》,童話詩《誰在床下養了一朵雲?》等三十餘冊,曾獲國語日報牧笛獎童話首獎、金鼎獎等。六十九常常覺得「靈感」是小精靈帶來的一個驚喜,或是小小的惡作劇。我隨著故事來到不同的窗口前,帶著一群扛著夢想的小小人來探訪,觀察作者如何將每一個尋常生活,幻化成天馬行空且繞富趣味的小故事。本名王家麒,一九八五年生,現居臺北,以自己的生日六月九號作為筆名「六十九」。自小聽不見聲音,因此對影像、色彩較為敏感,在求學階段中即不斷的接觸繪畫及創作。現為專職插畫工作者,紙與筆彷彿早已成為生活中形影不離的一部分。 個人網站:popnbox.tumblr.com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神奇的旅程(代序)1石獅子與綠繡眼2草地上的夢3四季的禮物4黑狗的芒草尾巴5比一粒沙子還小6太陽公公請病假7羊的故事8繞著地球跑9天空之海10什麼都有的人11什麼都沒有的人12一個湖邊的下午13山坡上的榕樹14小孩與鳥新版記:窗外的風景

商品規格

書名 / 十四個窗口 (二十週年經典版)
作者 /
簡介 / 十四個窗口 (二十週年經典版):●內容簡介陽光的味道,風的觸感,雨絲的氣息……每一扇窗,通往一片美麗的童話風景──黎明前,夢醒過來,發現自己掉在草地上。月亮偷偷望
出版社 / 聯寶國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7517043
ISBN10 / 9577517048
EAN / 9789577517043
誠品26碼 / 2680845969007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頁數 / 224
尺寸 / 14X21CM

試閱文字

內文 : 什麼都沒有的人



很久以前,有個什麼都沒有的人。睡只睡在他能躺下的地方,吃只吃他能找得到的東西,走只走在他能走的路上。他沒有家、沒有朋友,也沒有妻子,所以他缺少親情,沒有友情,也不懂愛情。

他像一個隱形人,在世界各個角落流浪。

所有人都把他看成路上的陌生人,沒人注意他。人們和他擦身而過,雖然都會愣一下,像想起什麼又突然忘記。但是,沒人在意,也沒人覺得奇怪,他們只是甩甩頭,繼續往前走。只有一些小孩偶爾會從人群中認出他。

別人記不得什麼都沒有的人,什麼都沒有的人也記不得其他人。所有他看過的人都在腦海裡重疊成相同的模樣。他想不出任何一個可以叫出名字的人。

除了一套衣服,他僅有的東西,就只是自己的記憶和影子(所以,陰雨天他就顯得格外孤單)。

有一年,連續下了半年多的雨,他連自己的影子都快想不起來了。

少了談心的對象,他只好嘗試從記憶中尋找聊天的伴。

可是,他只記得他走過的城市、待過的鄉村。他能想起來的,只是一些模楜的聲音,一些模糊的面孔,他想不出一個特定的人。什麼都沒有的人覺得很難過。他從來就沒有這麼孤獨。

他躺在公園的亭子裡,聽著雨聲在外面淅瀝瀝、淅瀝瀝的下著。

聽著,聽著……一個聲音突然像雨滴一樣滴進他的心湖:

有雨天,是因為有晴天;有夜晚,是因為有白天……那麼,在這世界上,既然有他這樣「什麼都沒有的人」,會不會……會不會(他幾乎要激動起來)也有一個「什麼都有的人」﹖

──可能有的……一定,一定有的!

這麼一想,什麼都沒有的人忽然不感到寂寞了。

他甚至也不再覺得傷心。他終於可以從茫茫人海中想出一個人,他覺得他在世界上有了一位朋友。

雨停了。什麼都沒有的人,帶著他想像中的朋友,繼續流浪。

他走進村子,村裡的壞孩子拿石頭丟他。他笑笑走開:「沒關係,『什麼都有的人』可能正在家裡逗著他的小孩玩呢!」

他走出村子,野狗從後面追上來,咬傷他的小腿。他跌在地上,笑笑捂著傷口:「沒關係!只要願意,『什麼都有的人』隨時都可以逗他的小狗玩呢!」

他經過一座森林,森林裡的樹葉紛紛落下,他也覺得美:「啊!在『什麼都有的人』的花園裡,可正開滿了各式各樣的花呢!」

他感到高興,他有個什麼都有的朋友。

什麼都沒有的人,覺得「什麼都有的人」就像他沒見過面的兄弟。

「所有我不曾得到的東西,都會在他那裡出現。」這麼想,他就覺得自己並沒有真的失去任何東西。

有一天,死神要來帶走什麼都沒有的人。

那是一個灰色的清晨。

什麼都沒有的人睜開眼睛,看到一個灰色的影子站在自己面前。

剛開始,他以為那是他自己的影子,後來才知道不是。因為他看到灰色的影子流出了眼淚……

「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樣的人。」死神的眼神,哀傷得就像看到自己的喪禮:「你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的人,很高興死神願意和他說話。

他們談了很久,幾乎把什麼都沒有的人還記得的話,都說完了。什麼都沒有的人,從來沒有這麼快樂過。

當他們不得不說再見的時候,死神拒絕帶走他的生命。

「你有沒有別的東西可以讓我帶走﹖」死神很不好意思的說:「我不能空著雙手回去。」

「那就請你帶走我的身體吧!」什麼都沒有的人說。

死神露出一抹微笑,在太陽出來前消失了。

現在,什麼都沒有的人真的變成隱形人了。他只剩下影子,和住在影子裡的記憶。

他並不難過,甚至沒流下一滴眼淚。他只是覺得空空的,好像可以變成一顆石頭,一朵雲,一隻鳥,或者一根電線桿(如果他不動的話)。

然後,他發現:他不用走路,不用吃飯,也不用睡覺,他可以飄到風中,浮在水面,也可以停在一隻蜻蜓的尾巴上。他可以隨心所欲的到他想去的地方。他甚至可以憑著記憶穿梭任何時空。

他自由了,卻感到前所未有的寂寞。他懷念以前的身體。他想找一個固定的家。

可是沒有地方願意收留他。他不知道該去那裡。

有一天,什麼都沒有的人碰到一本「什麼都沒有的書」。

「啊!我終於找到自己的家了。」他很高興的住進書裡。

可是讀完這本書的人都很不高興。他們腦子裡一片空白,不明白自己讀的是什麼東西。

人們把書退還給書店,書店把書退還給出版商,出版商把書隨手一丟,丟到房屋的角落裡。 什麼都沒有的人,拍拍影子上的灰塵,從「什麼都沒有的書」裡走出來:「看來,這地方也不適合我。」

什麼都沒有的人只好繼續流浪。

他不能進入人的社會,又不願意離開人的世界。最後,只好住在人的夢裡。

他發現這是一個好地方。

沒有人會趕走他。他可以自由進出所有人的夢。

夢見他的人,第二天醒來,完全忘了自己作過什麼夢。他們只是覺得疲倦、無所謂,不再注意任何事情。

慢慢的,什麼都沒有的人,開始在夢裡看到許多和他一樣的黑影子。只是, 他們都不說話。他仍然感到寂寞,他想起了「什麼都有的人」。

當死神再度出現的時候,是一個沒有晚霞的黃昏。

  「你終於來了,」什麼都沒有的人說:「我等你很久了。」

「我不得不來,」死神淡淡的說:「你讓越來越多的人,不再珍惜自己擁有的東西。」

什麼都沒有的人點點頭,完全了解死神的意思。

死神張開衣袖,收走他的記憶和影子。

許多影像在他記憶裡快速回轉,然後沈入影子一樣的黑暗。

儘管是最後一瞥,什麼都沒有的人仍然看不清楚任何一個人的面孔。他只記起曾經走過的城市,曾經待過的鄉村。慢慢的,城市也不是城市了,鄉村也不是鄉村了,他僅有的記憶慢慢要離開他了……

「沒關係!它們很快就會出現在『什麼都有的人』的身邊。」

最後一刻,什麼都沒有的人,想起一個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微笑。

這個微笑,像久別重逢的老朋友,帶著他,離開了世界。



一個湖邊的下午



春天的湖水清清涼涼,三隻小鴨在湖裡划著水。

「哇!這水好涼快!」第一隻小鴨走在前頭說。

「嗯,影子映在水裡好清爽!」第二隻小鴨盯著自己的倒影看。他靠在第一隻小鴨右邊偏後的地方。

「瞧,後面還有一條長長的水紋跟著我們呢!」第三隻小鴨回過頭,看著身後的水波;牠在第一隻小鴨的左後方。

三隻小鴨保持距離,緩緩在湖裡划著水。三條水紋跟在三隻小鴨後面,細細的,長長的,像是岸邊的楊柳絲;岸邊的楊柳絲下,有一位小男孩坐在湖邊。

「瞧!那邊坐著一個小男孩。」第一隻小鴨說(我們可以叫他鴨子甲)。

「哪邊?哪邊?」第二隻小鴨晃著腦袋問(我們就叫他鴨子乙)。

「不是左邊,不是右邊,是在你後邊哪!」第三隻小鴨說(自然是鴨子丙嘍)。

「他看起來很奇怪!」鴨子甲說;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是鴨子「甲」﹖他覺得這個字應該是給蝌蚪用的。

「誰說的,他看起來高興極了!」鴨子乙說;他很興奮!他覺得「乙」這個字簡直就是為他發明的。

「我看他是很不高興……嗯,簡直『痛不欲生』!」鴨子丙努力擠出一句成語;他討厭自己是鴨子「丙」,看起來胖胖的,一點也不苗條!

三隻鴨子在湖裡鬥起嘴,三條細細長長的水紋交叉打結,亂成一團。

「多美麗的畫面啊!」湖邊的小男孩看到三隻鴨子湊在一起,靠得好近,看起來好親密。

「如果每個人都像你們這樣,那該多好!」小男孩的好朋友搬家了,他有點難過。

三隻小鴨還在鬥嘴,誰也不服誰。

「他一定是很奇怪自己為什麼是小孩,不是大人,所以才坐在那裡發呆。」鴨子甲還是想不通自己為什麼是「鴨子甲」。

「不!他一直盯著我們看,明明是心情好。心情好的人才懂得欣賞美!」鴨子乙覺得自己美極了!

「誰說的,你沒瞧他臉色那麼蒼白﹖他一定是成績差,不敢回家!」想到小男孩八成是成績得了個大丙,鴨子丙就覺得自己好同情他!

三隻鴨子你一句,我一句,各不相讓。他們決定去問小男孩!

三條水紋直直朝小男孩畫過來。小男孩眼睛亮了起來……他不大確定這三隻小鴨是不是來找他﹖

三隻小鴨停在小男孩面前。小男孩好奇的問:「你們……有什麼事嗎?」

「聽,他在問──『我為什麼是個小孩子﹖』」鴨子甲說。

「才不!他是說── 『啊!多美麗的小鴨!』」鴨子乙說。

「不對!不對!他明明是說──『怎麼辦?怎麼辦?考個大丙怎麼回家﹖ 』鴨子丙說。

三隻鴨子都把眼睛盯向小男孩,看看究竟誰說得對。

「對不起,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小男孩有些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們要問我什麼?」

「他還在奇怪。」

「他在讚不絕口!」

「他很後悔為什麼不好好唸書!」

三隻鴨子三種答案。他們誰也聽不懂小男孩說的話,但是都把頭抬得高高的,假裝自己聽懂了。

「哦,你們是說今天天氣好,是嗎?」小男孩也學小鴨抬起頭,看看天。

「看,他在『無語問蒼天』!」鴨子丙說。

「錯!他是在讚美天地!」鴨子乙說。

「他根本就是想逃避現實。」鴨子甲說:「不行,我得嚇嚇他,讓他醒一醒!」說完右腳在水面重重一踢,激起一片水花,半空畫了一道弧。

「啊!我知道了,」小男孩興奮的靠近湖水:「你們是要我陪你們玩!」

  小男孩把手伸進湖裡,雙手一揚, 潑了鴨子甲一身溼。

「哈,他潑你冷水,說你不對!」鴨子乙正得意,「嘩啦!」一聲,他也被潑了一身水。

「看來只有我……」鴨子丙話還沒說完,就跟著變成第三隻「落湯鴨」。

「太過分了!」三隻鴨子一起游開,離小男孩遠遠的。

「怎麼?你們不是要跟我玩嗎?」小男孩失望的嘟起嘴。

三隻小鴨看見小男孩失望的樣子,不知道該不該再過去,只是划著水,一邊徘徊,一邊盯著小男孩看。

小男孩看到三隻小鴨不停的在湖面轉圈圈,突然腦筋一閃:「我知道了! 你們是要我比比看你們誰最漂亮,對不對!」小男孩興奮的指指三隻小鴨,又對他們招招手。

「他在叫我們耶!」鴨子甲說。

「他知道他錯了。」鴨子乙說。

「他想跟我們一個一個道歉。」鴨子丙說。

三隻鴨子排著隊,慢慢划到小男孩面前。

「其實,大人都是小孩變的,」鴨子甲好心開導小男孩:「時間到了,你自然就會變成大人,沒什麼好奇怪的!」

小男孩摸摸鴨子甲的腦袋,點點頭:「嗯,你的眼睛最漂亮!」

鴨子甲很得意的游開,他覺得小男孩聽懂了他的話。

鴨子乙游到小男孩面前:「心情好,就要有好體貌,不可以像剛剛那個樣子哦!」

小男孩摸摸鴨子乙的脖子,點點頭:「嗯,你的脖子最修長!」

鴨子乙很高興的游開,他覺得小男孩聽懂了他的話。

輪到鴨子丙游到小男孩面前:「考不好有什麼關係!下次努力點就好。」

小男孩摸摸鴨子丙的翅膀,點點頭:「嗯,你的羽毛最潔白!」

鴨子丙很安慰的游開,他覺得小男孩聽懂了他的話。

三隻小鴨緩緩划到湖心,停下來,回頭看著小男孩,小男孩站起身。

「瞧!他站起來了。他很高興他是小男孩!」

「嗯!他現在心情變得更好了! 」

「他終於想通了,成績不好,總比翹家好嘛!」

三隻鴨子還是堅持己見,各說各話。但是,他們心裡都很開心。

小男孩慢慢離開湖邊,三隻小鴨向遠處游去。

「你們都很漂亮!」小男孩忽然像是想起什麼,轉身朝著三隻小鴨大喊,揮揮手說:「你們誰也不是醜小鴨!」

「他在謝謝我們呢!」三隻小鴨在遠遠的湖面上說;他們現在已經遠得分不清楚誰是甲,誰是乙,誰是丙了……



春天的湖水清清涼涼,春天的夜晚飄著青草的幽香。三隻小鴨在湖裡仰起頭、鬥著嘴;他們正在爭論剛剛升上天空的弦月,是像一把鐮刀、一片檸檬,還是一抹微笑?

遠遠的城裡,小男孩從書桌前抬起頭,看看窗外的月亮,咬咬筆桿,又低下頭來繼續寫字;他正在寫一封信。他想告訴他的好朋友:他今天在湖邊看到好多棵美麗的楊柳樹,遇到三隻又愛鬥嘴、又愛漂亮的小鴨子,還很公平的當了一次選美裁判呢!

●作者的話
新版記
窗外的風景 
文/林世仁
寫作二十年來,經常有人問我:「作品中,你最喜歡哪一本書?」我嘴裡雖然說著「都喜歡呀!」,心底卻總是浮現出這一本。
就像每一位作者的第一本書,都是對世界打的第一聲招呼,《十四個窗口》也留下了我由「成人世界」轉入「童心世界」的第一道心靈投影。每次翻讀它,我就像再次看見當年的自己。
還記得那時候,我大約每個月寫一篇故事。緩慢而知足。
  當年的我,不避諱寫一些感傷的故事,也不在乎故事一定要有「雲霄飛車」般的情節。而要在它出版多年之後,我才意識到:這些「心情故事」,反覆述說的,都是「認識」這一件事。一位朋友去美國,行囊裡帶著這本書。快二十年了,她又因著這本書和我聯繫上。她說:
  故事裡有著因「了解和被了解」而釋放出面對感傷亦能坦然的承擔……有時候會希望孩子能多存點這樣的力量。生命教育的目的不就在此嗎?
  我覺得她說出了我的心底話。人生中,我們和人事物的相逢,不就是在「了解和被了解」之間循環擺盪著嗎?事件或大或小本身並不重要,那在事件中搖漾不已的心情,才是最真實的。
 在當年的原跋中,我曾經寫到:
  翻開一篇故事,有時也很像推開一扇開向想像世界的窗子。不同的窗口總是有著不同的風景:有些熟悉,有些陌生,有些可以瞧見陽光明媚的好天氣,有些卻又在微風裡飄著一絲小雨。
我希望這本書裡的十四個故事,能像十四個窗口,讓每一位來到這些窗口前的大、小朋友,都能瞧見一些美麗的風景。
  我也希望這些窗口裡的風景,能聯成一個小小的「立體空間」,遠遠近近、淺淺深深,讓讀者在流覽徜徉的時候,有些地方可以快一些,有些地方可以慢一點;有時候可以停下來想一想,有時候也可以回頭再看一看。也許這些窗口外的景色沒有太突出的山水,沒有太熱鬧的名勝,不會讓人眼睛瞪得直直的、嘴巴張得大大的,但是,我希望小朋友能在這些窗口邊,感受到一點陽光的味道,一點風的觸感,一點雨絲的氣息……
  如果說,童話世界是一座花團錦簇的花園。那麼,這些故事,就像是種在花園邊緣,一些瘦高的杉木和松竹。故事裡沒有王子公主,沒有妖精怪獸。有的是浮動的心情、搖漾的感受。透過它們,我瞧見童話的外緣,還有一大片廣闊、空白的處女地,等待著創作者去開拓。
  當年,當我寫下這本書時,臺灣還很少有這類型的童話。即使到了今天,臺灣仍然很少出現這樣的聲音;連我也很久不寫這樣的作品了。但我並不是避開它們,而是轉過身,去拼貼其他故事。
  專職寫作以來,我的心中一直有一幅「童話拼圖」,每本書都是其中的一小塊拼片。未來,當我完成它時,相信讀者會發現:所有不同的色塊,都是為了共同輝映出那一幅更廣大的圖象。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可以在心中撫過這本書的每一篇、每一個句子,熟悉得近乎「默誦」。它們像回聲般的,不斷提醒著我:在我的「童話拼圖」中,還有一片空缺,要靠著未來的書,一本一本,去填補、去顯影。
  要感謝的是,這本書有很多好運氣。一九九五年,它在民生報主編桂文亞的邀約下,幸運得到劉宗慧的詩意圖稿,並入選《臺灣兒童文學一百》。在新版中,它也幸運的由「六十九」為它重新配圖。六十九的構思很獨特,像把整座城市都搬上了創作者的書桌。鬆脫了述事,卻突顯出氣氛。單獨看,它們和故事若即若離;整體看,它們又串連出一個獨立的世界。在臺灣,我還沒看過這樣的童話插圖!
  我喜歡六十九這樣的特殊,和當年的我一樣,有著青春的單純和勇氣;一種敢於不同的嘗試。
  謝謝國語日報重新出版這本書,並讓它維持住了這一種「獨特」的氣息。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