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運少女的地獄日記 IV (完) | 誠品線上

惡運少女的地獄日記 IV (完)

作者 塗鴉貓
出版社 宇林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惡運少女的地獄日記 IV (完):一個是她生命中的陽光,給予她最溫暖的情意,另一個則是她的月亮,是她最重要的心靈支柱!難道一個人的心,真的能同時容納兩個相同重要的人嗎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一個是她生命中的陽光,給予她最溫暖的情意,另一個則是她的月亮,是她最重要的心靈支柱!難道一個人的心,真的能同時容納兩個相同重要的人嗎!?~青春教主塗鴉貓最動人的浪漫純愛樂章‧終結篇~隨書附贈:獨家拉頁海報+永世愛情契約她,仙茗藤,擁有惡運體質的悲劇少女,兼魔界僅存「最後的巫女」,肩負著協助魔界王子路西法一統天下的重責大任──可是那些事情現在對她來說都不重要,因為──她發現自己竟然喜歡上路西法!但是,她明明確定自己是喜歡仙銘騰的,難道一個人的心,真的能同時容納兩個相同重要的人嗎!?而且,誰能來告訴她,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我這次來,是為了傳遞一個訊息──Black Lady陛下,正式向魔王一族宣戰!」宣……宣戰?Black Lady陛下?眼前這個本來應該被魔界公主Black Lady綁架,現在卻突然出現在她和路西法面前的仙銘騰,不但替Black Lady來傳話,甚至還尊稱她為「陛下」!?這個人……真的是她所認識的「仙銘騰」嗎?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塗鴉貓原筆名:簡凡〈簡單是美,平凡是福〉所愛:愛花貓,愛創作,愛夢想所思:擇你所愛,愛你所擇所感:快樂全在主觀的心所期:靠滿腔幻想、一枝花筆遨遊天下鳴晴全職插畫家。Blog ◎ http: blog.yam.com spellhowler

商品規格

書名 / 惡運少女的地獄日記 IV (完)
作者 / 塗鴉貓
簡介 / 惡運少女的地獄日記 IV (完):一個是她生命中的陽光,給予她最溫暖的情意,另一個則是她的月亮,是她最重要的心靈支柱!難道一個人的心,真的能同時容納兩個相同重要的人嗎
出版社 / 宇林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2865682
ISBN10 / 9862865687
EAN / 9789862865682
誠品26碼 / 2680968330005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5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16K

試閱文字

內文 : 我的眼睛直視著前方赫然現身的仙銘騰,像缺氧的金魚一樣張大了嘴巴,久久說不出話來。   「仙銘騰……」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有一世紀那麼久,我終於找回自己微弱、顫抖的聲音。   「小茗。」仙銘騰展露出我再熟悉不過的陽光笑臉,一邊回應我,一邊走近。   「仙銘騰……」仙銘騰這聲我好久都沒聽見的「小茗」,催出了我眼眶裡的淚。   我真的好想他!   「……」一直站在我身邊,右手依舊拉著我左手的路西法,只是沉默著,一句話也沒說。   「小茗,妳真是個愛哭鬼!」仙銘騰溫柔地拭去我眼角的淚花。   「仙銘騰……」正想展露笑顏回應他,但我眼角的餘光,卻在這個時候瞥見一個刺眼的東西──   那個金色旋轉木馬戒指!   我心中的狂喜,一秒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為什麼?為什麼仙銘騰的右手小拇指,會戴著那個金色旋轉木馬戒指!?那……那是Black Lady的象徵呀!   我有滿腔的疑問想出口,路西法卻搶先開口了--   「仙銘騰,你為什麼戴著那個戒指?」路西法的語調,低得不見一絲溫暖。   路西法拉著我左手的力度明顯增強了,他的表情也變得非常凝重,彷彿我是他的敵人……   我的心,有半秒的停頓。   不!不會的!別自己嚇自己了,仙銘騰怎麼可能成為Black Lady的夥伴,成為我們的敵人呢?   可,一段恐怖的回憶,卻在這時襲上了我的心頭--   這裡是「闇之隧道」,凡來此地的人,心裡都是有「鬼」的,所以,才會被這裡的黑暗吸引而來。   覺醒吧!陌生人。   你再也不屬於陽光,你真正的歸宿,是黑暗。   對付背棄自己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復仇!   牽著我的手,同伴。      一串冷汗,滑下我的臉頰。   那是夢!只是夢!   「這只戒指啊……」仙銘騰看了看右手小拇指上的金色旋轉木馬戒指,不以為然地聳聳肩,「你認為呢?」   「……」   「……」   沉默,是我和路西法對仙銘騰反問的回答。   仙銘騰腳跟一旋,轉個身,雙手交叉,高置於後腦,一派閒適的模樣。   「這裡就是魔王一族居住千萬年的『魔宮』吧?」他的語調十分輕快,就好像在跟朋友談論天氣一般,「我還沒去參訪過簡凡市巿長的官邸呢!沒想到才來到魔界,就可以到這最高行政機關來開眼界。   「你才墜入魔界沒多久時日,好像就很瞭解的樣子。」路西法的眼神,更冷、更狠了!   這是他看待敵人或獵物的冷酷眼神。   「呵!這個嘛……因為有人為我解惑了呀!」仙銘騰微笑道。   「那個人不會就是……」   我說不出Black Lady的名字。好像只要一說出來,這個噩夢就會成真似的。   「小茗,妳想說的是Black Lady吧?」和我欲言又止、吞吞吐吐大相逕庭,仙銘騰輕鬆地道出Black Lady的名字。   路西法甫聽見Black Lady這幾個字,便將我拉到他身後,擋在我和仙銘騰中間。   「你跟Black Lady是什麼樣的關係?」   路西法的聲音更冷了,我的心好像也感染了這一股寒氣,瞬間冰結。   「好一個保護者!」仙銘騰瞇起雙眼,盯著端出保護者姿態守護著我的路西法,「小茗,沒想到妳的魅力,竟然強到可以折服魔界王子!」   「……」我無言了,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仙銘騰才好。   仙銘騰明顯在迴避路西法的提問,他不肯正面回答的模樣,讓我的心更顯寒冷。   「你還沒回答我。」路西法身上的冷氣,彷彿可以凍死人。   「你希望我回答你,沒問題……」仙銘騰露齒一笑,「你先回答我,我便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路西法警戒地看著仙銘騰。   「剛才,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仙銘騰用再輕快不過的語調問道。   話題一下子跳回我和路西法都不敢面對的事……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在我出現之前,小茗和路西法……你們正打算接吻吧?」   仙銘騰的語氣,好像是在菜巿場跟人談論哪家豬肉較便宜、哪家是黑店,千萬不要去,那樣的輕描淡寫。   我的心有如墜落到深不見底的無盡黑暗中……   他完全不在意,只當這個是茶餘飯後,拿來打發時間的八卦話題?   「尊貴的路西法王子殿下,你喜歡小茗嗎?」   不管聽多少次,仙銘騰的語氣都是這麼的輕鬆,彷彿我們正在討論的,是個無傷大雅的話題。   「……」路西法冷著一張千年寒冰臉,默不作聲。   「你也不回答我,很難怪我不回答你耶!」仙銘騰輕笑了聲。   「我和她的事,與你無關!」路西法從齒縫中,擠出語氣極重的字句來。   「與我無關?」仙銘騰臉上的笑痕更深,彷彿路西法說了什麼天方夜譚一樣,「路西法王子殿下,此言差矣!小茗的事,理所當然和我有關,如果沒記錯的話,我可是她在人界的正牌男朋友!」   仙銘騰說出目前我最想逃避的事實。   沒錯,仙銘騰是我的男朋友,但,我這個做女朋友的,卻在不久前,跟當下正緊握著我的手的路西法,上演了一場曖昧的戲碼。   如果不是仙銘騰突然出現攪局,我想,我和路西法可能早就已經……   我的臉色此刻一定很蒼白,心情在短短數分鐘之間,經歷了幾次高低起伏。   首先,這樣錯過了路西法的那個吻,我的確覺得失落,因為……我喜歡路西法!   這個認知應該早就浮出水面了,但我一直不敢承認。因為我怕,怕一旦面對這份因路西法而來的悸動,我會瞧不起自己……   我明明喜歡仙銘騰,但,與此同時,我又喜歡著路西法……   一個人的心,可以在同一時間容納兩個同等重要的人嗎?   正因為我也喜歡仙銘騰,所以,我才執意要去找他,執意要把他找回來,可我還沒出發,仙銘騰卻挑了個最令人驚訝、最令人手足無措的時刻登場。   「小茗,妳不會效法那些花心的機師,在世界不同的地方都有一個親密愛人吧?我是妳人界的男朋友,至於路西法,就是妳魔界的男朋友,妳該不會在三界都有一個男朋友吧?」   仙銘騰語調中的戲謔相當明顯,明顯得令我心痛!   仙銘騰他……他完全不在乎嗎?   我跟路西法是什麼樣的關係,他難道一點也不在意,只當是一個娛樂花絮?   我的眼眶好熱,一定已經變得通紅……   淚不須半秒便奪眶而出,我連強忍制止的時間都沒有。   我一串又一串滑落臉龐的淚,有一些飄落在路西法的手背上。路西法回頭看我,原本冷酷得緊的臉容,當下出現一絲冰裂。   他的雙眼之中,好像掠過濃濃的憐惜,我看不清楚,因為我的視線已經模糊了……   「你滾!」路西法咬牙切齒地瞪著仙銘騰,下達逐客令。   「你不聽我的回答,就要趕我走了?」仙銘騰微笑道,「尊貴的路西法王子殿下。」   「你再不滾,小心沒有機會了!」   「你和小茗不是正要找我嗎?怎麼?我不用你們上山下海四處找,自動送上門來,你反倒要趕我走,就因為我傷了小茗的心,害她落了淚?」   仙銘騰再也沒辦法說下去,因為路西法已踏著光速的腳步,向他揮拳而來。   按理說,路西法是魔界王子,仙銘騰的實力應該遠不及他。然而,令人驚訝的是,仙銘騰一個輕鬆的閃身,便漂亮地躲過路西法飽含怒氣的一拳。   仙銘騰的動作之優雅,動作之迅速,就像他打籃球一樣,行雲流水,游刃有餘。   不只我吃驚,連揮拳落了空,沒有擊中目標的路西法,臉上也寫滿了驚詫的問號。   「路西法王子殿下,你出拳太慢了!」仙銘騰笑了一下,好整以暇地雙手交叉,環於胸前,一派悠閒。   仙銘騰突然變得好厲害!   等一下!剛才,他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魔宮,來到我和路西法跟前,直到最後一刻才露出他的行蹤……他的實力,到底在和我失散期間,大幅增強了多少?   是因為他身上流著神界的血液的關係嗎?還是因為他右手小拇指上戴著金色旋轉木馬戒指?   我連仙銘騰是否真是神界和人界的混血兒這一點,都還來不及證實,新的疑問便排山倒海而來……   仙銘騰吹了一聲口哨:「和諧對答的時間,好像已經結束了,閒話就到此為止吧!」   輕鬆的神色全然斂去,仙銘騰換上正經八百的表情。   「我這次遠道而來,是為了傳遞一個訊息。」   訊息?   「Black Lady陛下率領的血之童話王國,正式向魔王一族宣戰!」   宣……宣戰?Black Lady陛下?   一連串的字詞有如原子彈一般,將我轟炸得體無完膚。   「要嘛血戰一場,我和Black Lady陛下踏著你們的屍體,接管整個魔界;要嘛你們乖乖就範,交出投降的信物--殺神武器和魔具聖杯,如此,或許Black Lady陛下會大發慈悲,給你們一個痛快。」   「你和Black Lady吃了什麼?大蒜嗎?口氣這麼狂妄!」路西法一臉不屑,「血之童話王國算老幾?竟敢挑戰有著千萬年歷史的魔王一族,小心我踏平你們的童話王國,讓它血流成河,更名副其實!」   「Black Lady陛下的實力,路西法你應該很清楚,Black Lady陛下的得力助手--星魂的能力,你也相當瞭解,現在還有我的加入,對Black Lady陛下來說,可以說是如虎添翼!」   我盤旋於胸口的疑問,終於得到確實的回答。   「你終於承認你是Black Lady那邊的人了嗎?」路西法嗤笑一聲,「我還在想,你要多久才敢承認?」   仙銘騰聳聳肩,不太在意路西法明言的挑釁。   「你戴著那只金色旋轉木馬尾戒,就是做了Black Lady走狗的最佳證明。」   「走狗?」仙銘騰笑著搖搖頭,「好難聽的用詞!我只是尊敬Black Lady,才喊她一聲Black Lady陛下,我和她是對等的合作夥伴關係。」   對等的……合作夥伴關係?   對等、合作……這就表示,仙銘騰並非屈服於強權,而是出於自願的?   我越聽越心寒,越無法欺騙自己仙銘騰沒有投靠Black Lady那邪惡一方……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