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砂 上 | 誠品線上

琉璃砂 上

作者 靈雪
出版社 宇林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琉璃砂 上:耕林2014年全新少女奇幻冒險戀愛物語,華麗登場!媲美《夢幻遊戲》的神祕玄幻,更勝《天使街23號》的糾心愛戀,目標:喚醒少男少女想愛敢夢用力冒險的心!一夜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耕林2014年全新少女奇幻冒險戀愛物語,華麗登場!媲美《夢幻遊戲》的神祕玄幻,更勝《天使街23號》的糾心愛戀,目標:喚醒少男少女想愛敢夢用力冒險的心!一夜醒來,原本不起眼的平凡少女,變身擁有強大法器的極品「咒印師」!?身邊明明圍繞著一群俊男美女,偏偏目光總被一個「醜男」給吸引!?隨書附贈:【精美人設拉頁海報+獨家撲克牌(❤&♠款)】--------------------------------------------------------------------------------她,肖璃爾,是個普通的十六歲少女(她一直是這麼認為),可是,一夕之間,她的人生竟然風雲變色。她被帶進了一個神秘的咒印師之城,她被告知是一個厲害的咒印師之後,她是強大法器「琉璃砂」選中的珍稀血脈,她還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妳的靈力豐沛,可是因為未加修煉,毫無自保的能力,是妖靈們最喜歡的食物,如果妳不回到家族,就會像今天一樣,被當作香甜的餌,一口吃掉。」這是想她留下來的請求?這明明是威脅,是吧是吧?「不配出現在這裡的人,就應該給我消失掉。」這是從未見過面的同父異母姐姐,對她的「特殊打招呼」方式?偏偏這樣的刺激,老天竟然還覺得不夠,她莫名其妙被送進專門調教咒印師的羲和學院,還獲選為參與啥「卓越型咒印師育成計畫」,被人當成實驗小白鼠,丟進了一個叫夢紗陣的地方進行試驗。試驗第一天就有人掛掉,這才發現有強大的妖靈混在新生中,企圖殺死新生!「和妖靈的戰爭總會有犧牲,和妖靈戰鬥到最後一滴血,是咒印師的宿命。」這話說得超帥,對吧對吧!偏偏說這話的男生,有著一頭亂蓬蓬的頭髮,一張黝黑的臉,兩道粗得嚇人的眉毛,一雙小得睜不開似的眼睛,還有朝天的蒜頭鼻子和烤香腸一樣嘴唇……最恐怖的是,她竟然常常在不經間覺得他很帥!難道來到了不一樣的世界,所有一切就得顛覆以往所有「正常觀感」了嗎??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靈雪縱橫的青春文學寫手,文風時而輕快俐落,時而華麗詭異,懸念迭起,風格百變,讓人欲罷不能!並精準地戳中讀者的萌點、笑點和淚點。著名作品:《琉璃砂》、《琉璃砂Ⅱ天誅玉》靈雪新浪微博◎http: weibo.com lingxuejiejie伊達朔弓台灣資深同人、商業繪師。基本上是個外星人,目前定居在台北。最愛電波毛線球!BLOG◎ http: blog.livedoor.jp datelee6l

商品規格

書名 / 琉璃砂 上
作者 / 靈雪
簡介 / 琉璃砂 上:耕林2014年全新少女奇幻冒險戀愛物語,華麗登場!媲美《夢幻遊戲》的神祕玄幻,更勝《天使街23號》的糾心愛戀,目標:喚醒少男少女想愛敢夢用力冒險的心!一夜
出版社 / 宇林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2864579
ISBN10 / 9862864575
EAN / 9789862864579
誠品26碼 / 2680836706000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7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16K

試閱文字

內文 : 璃爾有點頭暈,這感覺有點像暈車。當她有意識的時候,已經到了另一個地方。   面前是一間小巧的石屋,屋子前面種著一棵從來沒有見過的樹,樹上掛著一盞古樸的紙燈,發出淡黃色溫暖的光芒,讓她稍微放鬆了一點。   九嬰拉著她的手走了進去,然後把她往屋子中央一推。   「人帶來了。」說完,她轉身走了出去。   屋子裡漆黑一片,璃爾忙回頭,卻發現只是一瞬間而已,九嬰的身影就在門外消失不見了。   她剛要追出去,石門砰的一聲自己關上了。   黑暗中,璃爾只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過來吧,孩子。」   一個低沉而磁性的聲音,從屋子深處傳來,牆上一盞盞蓮花造型的燭燈,次第亮起。   她循著聲音向前走去。   石几後,倚坐著一個俊美到不可思議的男人,容貌上看來只有三十歲左右,可是頭髮竟是全白的,長至曳地,額頭上一抹鮮紅的硃砂,顯得聖潔慈悲。   「妳可以叫我椒圖,這裡的人都這麼叫我。」   他的聲音在空蕩的石室裡顯得越發空靈而縹緲,像是從雲端上淌下的音符。   他的儀態從容清雅,有閱盡千帆的氣度。   「妳現在心裡一定有許多疑問,別著急,我會一件件告訴妳的。」椒圖的神情充滿了慈愛,「過來,孩子。」   肖璃爾慢慢走到他的身邊,只見他拿出一面造型奇特的鏡子,八隻猙獰的蝙蝠簇擁著璀璨的鏡面,每隻蝙蝠的嘴裡都銜著一顆寶石。   「這叫八蝠八寶鏡。」椒圖淺笑,解釋道,「接下來我要用的是水鏡術。」   他的指尖在平放的鏡面上遊走,按照某種古怪的規律,越來越快。   鏡面上緩緩升騰起青色的煙霧,他突然停住,用一隻手指輕輕觸了一下鏡面的中央,整個鏡面竟然像水面一樣,在他的指尖下蕩出一圈圈漣漪。   「妳父親把妳藏得很好,我們也是最近才能捕捉到妳的靈氣的。無論他是否承認,無論他是否和妳說起過,妳的父親肖鏡殊,曾是一位出色的咒印師。」   隨著椒圖的話,鏡子中出現了一個璃爾熟悉的地方——她的家。   雖然房子不大,但是被媽媽佈置得很溫馨,到處擺滿了綠色的植物,可是父母去世後,她不善照料,已經死掉很多了。   牆上,掛著一家三口的照片,上面爸爸戴著眼鏡微笑著,一副斯文老實的樣子。   「他曾經是咒印師界最桀驁不馴的天之驕子。」椒圖的語氣中有著微微的惋惜,「這裡,就是他的家族。當然,也是妳的家族。我們以『肖』為姓,自稱陽靈山肖氏。」   看著璃爾越發迷惘的表情,椒圖微微思考了一下,盡量用她可以聽懂的方式來敘述。   「咒印師,可以理解為通過念誦法訣的咒術,和借助法器封印、結界,來斬除邪靈妖物的法師,但是,只有擁有咒印師血脈烙印的人,才能修煉成為咒印師。」   「他從來沒有和我說過這些事,沒有教過我一點所謂的法術,他不再做咒印師,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我想他是希望我過普通人的生活。我相信他是為了我好。」璃爾抬起頭,毅然說道。   「所以我不想再聽這些了,什麼家族、什麼咒印師,都和我無關。希望你們盡快把我送回家,而且今後,也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   「咒印師界著許多珍貴而且力量強大的法器,我們家族擁有其中的四件,琉璃砂就是其中之一。這些法器通過珍稀血脈來傳承,由法器自行選擇主人。」   椒圖彷彿沒有聽到璃爾的話一般,繼續說道。   「它當年被妳父親帶出家族的時候並沒有認主,可是在妳出生以後,琉璃砂選擇了妳。」   椒圖的指尖輕觸鏡面,如水的鏡面映出了幾個小時前墓地的情景。   黑色的長髮如水藻一般纏著璃爾的身體,將她往水下拖。   突然,她的心口處閃過一道刺眼的光芒,那些水妖彷彿被電到一樣,迅速退走。那光柔和地包裹住她的全身,她慢慢上移,終於浮出了水面。   然後,九嬰出現在了岸邊。   畫面停止了。   「這就是琉璃砂。」椒圖指了指璃爾的項鏈,「只是妳現在還無法運用它的力量,但它在妳瀕死的時候救了妳。」   璃爾重新拿起脖子上的項鏈,這是父母留給她最珍貴的東西,細細的銀鏈下,小巧的水晶瓶懸吊在那裡,裡面裝著晶瑩透明的小顆粒,晃動時會發出沙沙的悅耳聲音。   「所以,不是我們要打擾妳的生活,而是妳的命運早就已經被注定了。」   椒圖停了一會兒,又徐徐說道:「妳的靈力豐沛,可是因為未加修煉,毫無自保的能力,是妖靈們最喜歡的食物,如果妳不回到家族,就會像今天一樣,被當作香甜的餌,一口吃掉。」   「我以前從來不知道什麼家族,也好好地活到了現在。」肖璃爾冷淡地說。   「不一樣的。以前,是妳的父親在保護妳,他施法隱藏了妳的靈力。可是現在,沒有人能保護妳了。」   璃爾沉默了。   「跟我再講講爸爸以前的事……」她低著頭說。   「他曾經是家族最有希望的繼承人。為了增強咒印師的血脈,幾大咒印師家族,尤其是優秀的繼承人之間,都是要通婚的,可是妳爸爸卻愛上了一個普通的人類女子,遭到了家族上下的強烈反對。   為了和妳媽媽在一起,他甚至放棄了繼承人的資格,拋棄了自己年幼的女兒,逃出了家族,過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他靈力強大,如果鐵了心要隱藏,人海茫茫,家族無論如何也找不到。直到十天前,我們終於感應到了一點他的氣息。那應該是他臨死前無法控制靈力外洩。同時妳的靈力隱藏封印也自然解開了,所以我們派了九嬰去找妳。」   「等等,你說,『拋棄了自己年幼的女兒』……你的意思是,我爸爸還有一個女兒?」   「認識妳媽媽之前,他娶過其他家族的血脈傳承者,可惜,她在生下一個孩子之後,就因為身體原因去世了。」   她有一個姐姐,一個同父異母的姐姐!   在失去了兩個至親之後,她突然知道這世界上還有一個和她有著最近血緣關係的人!   「她,現在在哪裡?」   椒圖沒有回答,只是用手指輕輕滑過水鏡。   漣漪散去,畫面變幻。   鏡子裡出現了一個美麗的少女,她穿著某私立學院的學生制服,百褶裙下修長的雙腿交疊著,齊腰的長髮烏黑如緞,雙瞳明亮如秋水寒潭。   她警覺地抬起頭,似乎能感覺得到有人正用水鏡之術看她。   突然,她精緻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俐落地站起身,她揚起右手,纖纖素手上戴著一條精緻的手鏈,無數小珠子和小寶石被串在細細的鏈子上,充滿異國風情。   只見她朱唇微啟,不知道在念動什麼法訣,手鏈上居然生出無數條幾近透明的細絲來!那細絲迅速向上,直奔水鏡飛來。   噗、噗、噗。   椒圖和璃爾這邊,只看見無數細絲破水鏡而出,固定在石桌上。然後嘩啦一聲,少女居然借助細絲彈性之力和扭轉空間之法,從水鏡中冒了出來!   「椒圖,客人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   抬腳一邁,她輕巧地走出了平放的鏡子,手腕輕輕一抖,就收回了所有的細絲,優雅如跳舞。   她話是對椒圖說的,可是一雙靈動的眼睛,卻好奇地打量著璃爾。   「我是肖琉曦,我想,妳一定是璃爾了。」她走到璃爾面前,微笑著,向著璃爾伸出一隻手。   璃爾從沒想過自己會有一個姐姐,更從沒想過姐姐是這麼優秀而美麗。   這是肖琉曦和肖璃爾第一次相見。   肖琉曦服飾精緻,長髮飛揚,自信美麗,像一個高貴的公主。   而肖璃爾還穿著髒兮兮的小熊睡衣,髮絲凌亂,身上滿是瘀青和牙印……   璃爾有些自慚形穢。但是,琉曦的手就那麼友好地伸在眼前。   她將手在睡衣上悄悄抹了兩下,然後慢慢抬起來,握住了琉曦的手。   「琉曦!」   椒圖大喊了一聲,可是已經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