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臺灣史 (2019年增訂版) | 誠品線上

少年臺灣史 (2019年增訂版)

作者
出版社 玉山社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少年臺灣史 (2019年增訂版):了解臺灣的歷史,必須「從頭講起」,從頭了解起,我們的視野拉長、拉廣了,然後當我們回頭看這個島嶼的歷史,才能更真切地感受到它的獨特,進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了解臺灣的歷史,必須「從頭講起」,從頭了解起,我們的視野拉長、拉廣了,然後當我們回頭看這個島嶼的歷史,才能更真切地感受到它的獨特,進而珍惜它的多樣性。 歷史需要的不是記誦,而是思考和理解。記誦的歷史,考完就忘記了,自己思考和理解過的歷史,成為你對過去的認識,也會幫助你了解現在、面對未來。 ——作者 周婉窈 歷史,不僅是發生過的事而已,更是與現在和未來連續而無法分割的整體。藉著本書的插畫工作,我才開始認識許多一向視而不見、卻不可或缺的生命源流。這份成長,並不因此書的完成而結束,卻是要持續一輩子的工作。 ——繪者 許書寧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周婉窈周婉窈 嘉義大林人。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學士、碩士,美國耶魯大學博士,現為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作者專治臺灣史,著有《日據時代的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自立晚報出版部,1989)、《臺灣歷史圖說》(中研院臺史所,1997;聯經:1998、增訂本1998、三版2016)、《海行兮的年代》(允晨,2002)、《海洋與殖民地臺灣論集》(聯經,2012)、《少年臺灣史》(玉山社,2014)等書。譯有《史家的技藝》(遠流,1989),主編《臺籍日本兵座談會記錄并相關資料》(中研院臺史所,1997)、《古典日文解讀法》(中研院臺史所,2006)等書。 《臺灣歷史圖說》目前有韓文版(新丘文化,2003)、日文版『図說 台湾の歴史』(平凡社:2007、增補版2012),以及英文版 A New Illustrated History of Taiwan(南天書局,2015)。 史學著作之外,出版散文集《面向過去而生》(允晨,2009)、《島嶼的愛和向望》(玉山社,2017),以及人物傳記《臺灣史開拓者王世慶先生的人生之路》(新北市政府文化局,2011)。2008年起,和臺灣史研究生一起經營「臺灣與海洋亞洲」部落格和同名臉書。 許書寧 北港孩子,臺灣女兒,日本媳婦,旅居大阪的圖文創作者,作品曾獲臺日二地多樣獎項。 先後畢業於輔仁大學大傳系廣告組及大阪總合設計專門學校繪本科。創作內容包括繪本、散文、插畫、翻譯、設計、有聲書等。 在玉山社/星月書房的主要作品為《阿ㄇㄧㄚˋ》、《穿越書本去旅行》、《耶路撒冷朝聖日記》、《亞西西的小窮人》、《病床日記》等。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新版序 給少年讀者的信(代序) 繪者的話 誌謝 小事典、小知識、小觀念詞條目次 圖版目次 地圖目次 第一篇 1.地球和美麗島的誕生 2.臺灣給世界的禮物 3.臺灣早期居民與南島語族 4.原住民的神話和傳說 第二篇 1.從自主發展到外力入駐 2.荷蘭VOC的統治 3.國姓爺與鄭.荷戰爭 4.明鄭的統治 第三篇 1.臺灣局部被納入清版圖的經過 2.不被祝福的「唐山過臺灣」 3.漢人入墾與土牛紅線 4.漢人社會:族群、語言、風俗氣息 5.士紳階層和大家族的形成 6.開港、西人來臺和基督教的傳布 7.船難、牡丹社事件與日.原接觸 8.東亞新局勢和清領最後二十年 第四篇 1.乙未割臺和臺人保鄉衛土戰役 2.殖民統治的馴化與近代化 3.反殖民運動與文化啟蒙 4.臺灣慣習調查、殖民地初等教育 5.封鎖下的「歸順」之路、霧社事件 6.從傳統到近代:福爾摩沙藝術新貌 7.語文轉換、新文學、鄉土文學論戰 8.皇民化運動和戰爭動員 第五篇 1.戰後變局:從一頭熱到大失所望 2.二二八事件:抗暴、談判、血腥鎮壓 3.國府撤退來臺和島嶼的黨國化 4.戒嚴下的白色恐怖 5.黨國統治下的族群和語言政策 6.公民抗爭、「退出」聯合國、自決與獨立 7.被屏蔽的鄉土、勞農大眾和原住民 8.從野球到棒球:挫折年代的夢與堅持 9.美麗島事件、林家血案、陳文成案 10.群眾運動、解嚴到自由民主之路 餘論 轉型正義和美麗新國家 參考書目 圖片出處(補錄) 索引

商品規格

書名 / 少年臺灣史 (2019年增訂版)
作者 /
簡介 / 少年臺灣史 (2019年增訂版):了解臺灣的歷史,必須「從頭講起」,從頭了解起,我們的視野拉長、拉廣了,然後當我們回頭看這個島嶼的歷史,才能更真切地感受到它的獨特,進
出版社 / 玉山社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2942420
ISBN10 / 9862942428
EAN / 9789862942420
誠品26碼 / 2681808833007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8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8X1CM

試閱文字

內文 : 7.被屏蔽的鄉土、勞農大眾和原住民
你們現在能在學校學習臺灣的歷史,不是容易的事。從有近代教育以來,一百年臺灣人在學校沒辦法學習自己的歷史。日本時代,學校教日本歷史,不教臺灣歷史,倒是非常注重鄉土教育,教導孩童認識「本島」。戰後黨國害怕臺灣人認同臺灣,教育中沒有臺灣歷史,也沒有臺灣鄉土。鄉土是人們真實生活的所在,卻被黨國屏蔽了;中國才是故鄉,學生在學校認識遠處的山川、歷史、文化,對自己身邊的環境毫無所知,甚至鄙視它。
黨國為了確立統治的正當性必須「反共」,因此「保密防諜」、「反攻復國」、「民族救星」、「復興中華文化」的口號到處都是;學生寫作文,結尾一定要往這些方向寫,才能得高分。這樣的教育不只無法培養獨立的思考,反而養成「揣測上意」(師長、統治者的意思)的非公民精神,更糟糕的是打造出一群言行虛假的成功者。他們不管自己相信不相信,都要講得、寫得很相信,也要讓別人相信,這樣才能在升學管道和社會階梯中往上爬,也就是說,教育教導學童為了成功要「工具化」一切。誠實不重要,達成目的才重要。
世界上專制集權統治下,教育是一種「複製」的機制,被教育成功的人,會以同樣的方式再去複製一批人。戰後臺灣的教育也是這樣,考試靠記誦,升學成為一種篩選的過程,吸收越好的人越能考得好;反之,就會被淘汰。當然,總有少數人是例外,只是絕大多數的人是同個模子出來的。黨國培養出來的菁英,大多不認同鄉土,相信中華文化優於一切。由於什麼都是「工具」,學生時代喊「反攻大陸」最大聲的,若現在最親靠中共政權,也就不奇怪。當前掌握臺灣政治的世代,接受的就是這樣的教育,和你們很不同,你們要了解這點,才能不被帶著走。
黨國屏蔽了很多社會的現況和真相。媒體報導一元化,掉落歷史夾縫的人群,被排除在人民的認知之外,「臺籍國軍」就是一個例子。戰後初期,國共內戰打得很慘烈的時候,很多臺灣人(閩、客、原住民)被招募,或連騙帶擄,去當國軍,他們被送往中國大陸打內戰,沒死的被共軍俘虜成為解放軍,後來又送去打韓戰;幸而沒死的,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整得很慘。倖存者要到1990年代才回得了故鄉,但黨國不聞不問。他們最不滿的是,同樣是國軍,受到的對待和「榮民」差別非常大,簡直無法比。
榮民是「榮譽國民」的簡稱。中華民國國軍退役的軍官、士官、士兵,符合一定規定(如服役十年以上),可申請「榮譽國民證」,由政府提供就業和生活的各種照顧(軍官退伍可參加特考,參見頁229、234)。退伍軍人軍階不同,將軍退伍,只要符合規定,也是榮民;不過,一般人觀念裡的榮民,指位居社會底層的外省籍退伍老兵。國共內戰時,軍隊中很多年輕人是拉來的(強拉、擄掠、拐騙等),他們隨著國民黨政府撤退來臺,一度被禁止結婚,等規定放寬後,因條件不好而無法成家,如學歷低、年紀大、無一技之長等;能結婚的,對象大抵是更弱勢的女性。在這裡,我們看到三、四十萬外省籍軍人的階層分化─有的屹立在社會金字塔的頂端,有的成為「一般人」,有的淪落到極卑微的底層。
戰後臺灣是擁有廣大農村人口的農業社會。「三七五減租」和「耕者有其田」政策,對佃農固然有幫助,但一個小島突然來了約一百萬軍民,糧食嚴重短缺,政府透過「肥料換穀」制度來解決問題,土地改革的好處被抵銷掉。當時農業很需要的化學肥料由政府全面掌控,農民只能按照官定交換價格,用稻穀來換取。交換價格嚴重不合理,農民等於被徵收看不見的重稅,稻米價格又被刻意壓低,農民收入不夠維持生活,他們的子女只好出外尋找工作機會,正好提供工廠廉價的勞力,符合當時「以農業培養工業」的政策。
農村子弟為了餬口,離鄉背井來到都市的工廠做工,1950、60年代很多流行歌曲講男子流浪到臺北,懷念故鄉,想念媽媽和情人,雖立志成功卻難免感到希微(寂寞)。不只男性,許多女孩到工廠當女工。有一首臺語老歌〈孤女的願望〉,改編自日文歌,敘述一個少女向路人問路,打算到臺北當女工。小女孩歌星陳芬蘭,以純真、童稚的美麗嗓音,打動大街小巷庶民的心。1973年秋天,一群通勤的女工搭船要到加工區工作時,船隻翻覆,二十五人落水而死。她們都還沒結婚,合葬在一起,所在地現在是高雄勞動女性紀念公園。
  戰後實施「山地平地化」政策,也就是文化漢化、經濟資本化,加上工業化的腳步節節進逼,原住民社群受到結構性的衝擊。戰後的原住民土地,早經非法侵佔,在政府陸續開放開發之下,流失更加嚴重。原住民靠山林農作收入無法存活,導致兒女必須下山到都市謀生。如果都市對來自鄉村的庄腳人,像個黑暗的叢林;對來自山區的原住民,更是加倍黑暗。那是個對弱勢人群充滿歧視和偏見的時代,除了剝削之外,也還是剝削。原住民青年到城市賣體力做粗工:運貨、綁鐵筋、跑遠洋漁船……。黨國時代,嚴密管控人口流動,雇主扣住身分證,就能控制人身,許多部落青年掉入騙局、被壓榨,都是因為這一張小小的長方形證件。1986年發生鄒族少年湯英伸殺人的慘劇,震驚社會,引起許多人的同情,但救援不成,第二年十九歲的湯英伸終被槍決。
  在悲慘世界,部落少女淪落到都市最黑暗的角落。排灣族盲詩人莫那能為妹妹和無數同命女孩寫了一首詩,最後一節這樣結束:
當鐘聲再度響起時
爸爸、媽媽,你們知道嗎?
我好想好想
請你們把我再重生一次……
那是我們社會(不是她們)恥辱的印記。

小知識
臺籍國軍
1945-1949年之間,到底有多少臺灣人加入中華民國國軍而被派到中國大陸打國共內戰?仍是個謎。許昭榮(1928-2008)是前臺籍日本兵,也是臺籍國軍,他估算:約一萬五千臺灣人子弟被派到大陸剿共,一萬人戰死;1949年隨國民黨政府撤退回臺的只有四百多人(以上數目還欠缺文獻佐證)。1987年許昭榮到中國大陸尋找戰死的戰友屍體,才驚知還有很多臺籍國軍滯留在中國各地。他們當中有些人陸續在1990年代返臺;當時連要回來臺灣,都困難重重,更不要說有什麼肯定和優待了。
「第一屆許昭榮文學獎」(2013)佳作〈嘉奪〉,是臺東成功阿美族武成榮(族名Katu,1927-)的口述自傳,很值得參考。他和部落青年被騙去當兵(說是讀三個月的書,就有好工作),也不知會被迫上船,整個過程只能說是野蠻。他在徐州作戰時受傷,抓住機會,幸得返回臺灣。他的部落(旮祭來)有四十多人去當兵,三十多人被送到中國大陸,最後五、六人活著回來。同部落的陳春雨,家中三兄弟去當兵,只有他一個人回來。
臺籍日本兵、臺籍國軍,都是臺灣子弟被統治當局送到戰場出生入死;他們當中有人穿過三種軍服:日軍、國軍、解放軍,然後被國家和社會遺忘,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死?」許昭榮必須以八十歲的身軀自焚才為他們保住一塊招魂和慰靈的地─高雄旗津「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
湯英伸案
湯英伸,阿里山特富野鄒族人,白色恐怖遭槍決的湯守仁(見頁202)是他的叔公。湯英伸就讀嘉義師專,因故休學,1986年初,離家到臺北謀生。他根據報紙廣告,應徵西餐廳的工作,沒想到落入地下職業介紹所的陷阱;他被帶到洗衣店工作,欠下三千五百元介紹費。雇主扣留他的身分證,又逼迫他超時工作,和奴工差不多。九天後湯英伸和雇主起衝突,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殺死雇主一家三口。案發後,湯英伸前往警局自首,最後被判死刑。由於這件事牽涉到長期以來漢人對原住民的歧視、詐騙和剝削,引起社會高度關注,許多人士投入救援行列,並向總統蔣經國請願,希望能「槍下留人」,但最終失敗。
湯英伸對自己做的事深切懺悔,死時手中緊握著十字架,十字架與上方的耶穌像因受刑的苦痛而扭歪。
附帶一提,歌手.演員高慧君的祖父是高一生,外公是汪清山,她的媽媽和湯英伸的媽媽是姊妹,因此她和湯英伸是表兄妹。他們都來自白色恐怖多重受害的家庭。親愛的讀者,你能想像活在事件後加倍創傷中的情境嗎?
詩人莫那能簡介
莫那能(1956-),臺東縣達仁鄉排灣族詩人,漢名曾舜旺。他的一生經歷了很多不幸:幼年時母親過世,國三時爸爸替親人頂罪而坐牢。國中畢業,考上軍校才知道視力有問題,無法就讀。十六歲時,為了生活就到都市謀生,受到拐騙和剝削,做過很多粗重、沒有尊嚴的工作,承受職業傷害、車禍,最後雙目全盲。他的弟弟和他一樣,淪落都市惡劣的勞力市場,受盡剝削。更慘的是,妹妹被人口販子拐賣淪為雛妓。莫那能為了尋找、營救妹妹,面對黑道勢力,歷盡艱辛才救出妹妹。莫那能和弟弟、妹妹所經歷的,是當時許多原住民青少年的寫照。少年讀者,你能想像這樣的人生嗎?
1970年代後半,莫那能認識不少參與政治.社會運動的黨外人士,思想受到啟蒙,後來他也積極投入原住民運動,並開啟寫詩的文學之路。
莫那能的詩集《美麗的稻穗》收有正文引的這首〈鐘聲響起時──給受難的山地雛妓姊妹們〉,以及〈流浪──致死去的好友撒即有〉和〈親愛的,告訴我──給湯英伸〉,每個詩句在在刺痛我們的良心,要求我們誠實地面對過去和現在正在進行的惡與不義。
原住民的土地問題
原住民的土地問題很複雜,在這裡我們只能列出要點,希望少年讀者能留意臺灣歷史上「土地不正義」的問題,為建立公義社會而努力。
一、日治時期
1.原住民地區(蕃地)被收歸國有,再從中撥出一部分土地給原住民利用,稱為「蕃人所要地」,這也就是一般概念中的原住民保留地;1930年代保留地占全部蕃地的17%。保留地土地的大小,以社或部族人口數計算,基本上,仍維持社和部族的領域觀念。
2.保留地之外的國有地,很大部分是原住民被集體遷徙(集團移住)後,「讓」出來的。(國民黨統治時期也是不斷進行遷村。)
3.原住民地區(蕃地)和一般行政區分開治理。

二、戰後
1.戰後初期到1950年,大抵沿用日治時期「蕃地」管理方式,之後就很不一樣,在概念上,之前和之後是集體使用領域vs.個人土地財產。
2.日治時期「蕃地」是由各原住民領域組成,戰後用漢人的社群組織原則,劃分為分屬十幾個縣市的三十個「山地鄉」和二十五個「平地原住民鄉鎮」, 喪失原住民各民族或部落的概念和功能。(2010年「五都升格」後,有五個山地鄉變成都下的區。)
3. 1950-1960年,政府確立開發先於保護的原則,平地商人和資本進入山地;平地人違法占用保留地的問題逐漸惡化。1958年第一次「清理」「平地人民使用山地保留地」的情況,其實所謂「清理」,就是「就地合法」,讓非法占用變成合法。1990年以前共六次的「清理」,都是如此。
4. 1960年之後,關於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和日治時期有很大的不同,開啟了非原住民(團體或個人)入山開發的合法管道:舉凡平地公私營工礦、農林、漁牧等事業機關或個人,「為開發山地資源利用山地保留地」,只要「不妨害山胞墾殖及山地行政」,都可以經核准租用使用保留地。
5. 1966年之後,為了發展觀光業,入山管制局部開放。此外,保留地確立以私有為目標,破壞傳統共有領域制度和觀念。雖然私有化後,限制賣給非原住民,但假借「人頭」(讓別人用自己的名義去做某事),或私下訂定契約,造成保留地流失,由漢人實際控制土地。(頁81提到的例子,看來是私下抵押;名義上,土地還是原住民的,但實際上已喪失了。)
6. 1966-1990年之間,保留地管理辦法主要包括:逐步由原住民取得保留地所有權、成立鄉公所土地審查委員會(土審會;很難代表原住民的利益)、大幅放寬平地公私營企業與個人開發保留地,以及平地人民違法使用保留地就地合法化。
7. 1990年以後,由於原住民三次「還我土地」運動的影響,政府作出回應,如增編保留地、規定土審會委員五分之四必須為原住民等,但基本上仍往擴大開發項目的方向前進。長期以來漢人非法使用或占用的問題,仍沒獲得真正的解決。
以上根據林淑雅,〈解/重構臺灣原住民族土地政策〉(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研究所博士論文,2007),第三章 現行原住民保留地制度評析。
國家政策向開發傾斜,人民無所不用其極的非法行徑,都是癥結所在。「人頭主義」更是看不見的惡源,希望你們這一代不會再延續這種惡習和壞行為。
小習題:如果你和家人到原住民地區旅遊,例如著名的清境農場,請查詢它的來源,並觀察它的設施是否嚴重破壞我們的山林水土。

試閱文字

自序 : 回想這本書第一版在校對時,三一八運動正如火如荼進行,也是我腳踝骨折療傷時。當時曾坐輪椅到青島東路「應援」並給短講,也靠四腳助行器到玉山社和學生一起作校對。2014年4月10日書出版時,占據立法院的反服貿運動諸將都還沒「出國會」。我個人對這本書的校對的記憶,竟然連結著臺灣政治運動的脈動。
這本小書出版後,持續受到讀者歡迎。有人問我讀者是哪些人?我當然無從知道,不過,青少年之外,確實有中壯年人士買來看,真的應了本書副題「寫給島嶼的新世代和永懷少年心的國人」。書有人看,是作者最大的鼓勵。原本想在本書第十刷之後出增訂版,但教學、研究,加上公共事務,實在忙不過來;後來又想說第二十刷時再做,但又輕易過了這個期限,最後是在第二十二刷之後。玉山社對於出增訂版一直很支持,從今年二月蔡明雲主編開始著手進行,和我「相熬」半年,終於要出版了。
增訂了什麼呢?讀者可能很想知道。首先,是全書做了一些細部的訂正,歷史的細節無數,要弄清楚不容易,只能力求正確,「知過必改」。基於「當代人不能不知當代事」的體認,第五篇有實質的變動,增加許書寧老師繪製的三幅插畫、黃清琦先生製作的二張地圖,以及十一個圖版。詞條增加六則,有兩則特別長,希望讀者願意耐心讀完。此外,封面封底更新,書末附索引。
一本書能出版,不知要耗費多少人的心力和時間。我要感謝陳慧先老師、吳俊瑩先生替我仔細看過一遍,並提供修訂建議。丁平、林文正、謝家偉三位同學,在不清楚什麼叫作「做索引」時,慷慨義助,結果我們一起捲入從早到晚整整四天以上的魔鬼作業。非常感謝三位同學堅持到底,給予無可替代的協助。蔡明雲主編不畏煩難,是最佳專業助力。
增訂版的校對剛好和香港人慘烈的「反送中」、爭自由、抗暴政運動重疊在一起,每天每夜再怎麼忙,也要看新聞和直播,與香港人精神同在,並學習從沒想到香港人可以教我們的東西。我想,日後我回想起增訂版的修訂和校對,也一定會連結到香港人可歌可泣、血淚斑斑的殊死奮鬥。人需要知道歷史,因為我們就在歷史當中;人若無感於當代脈動,相信很難了解過去吧?也無法和未來折衝吧?
最後,我格外感謝恩師鄭欽仁教授兩度替這本書題字。謹以這本書的戰後篇向鄭老師世代的海內外志士致敬。


周婉窈 謹誌
2019年9月4日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1. 經典增訂再版:周婉窈教授特別增訂內容,補充戰後至今的重大歷史事件與觀點,並加上全書索引,讓讀者方便檢索詞彙與內容。
2. 注重觀念的釐清
3. 開學必備的簡明臺灣史: 2014年出版至今已22刷
4. 帶有繪本溫度的臺灣史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