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皮疙瘩 37: 我的朋友是隱形人 (第2版) | 誠品線上

My Best Friend Is Invisible

作者 R. L. 史坦恩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雞皮疙瘩 37: 我的朋友是隱形人 (第2版):'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2015年改編為電影版《怪物遊戲》,榮登北美票房冠軍。◎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是美國著名的驚險小說作家--R.L.史坦恩(R.L.Stine)的成名代表作,他的作品將傳統幻想、驚險手法與當代科幻相結合,以情節結構奇特著稱。每部都充滿無限想像,緊湊的情節發展,每每讓人一翻開書頁,便欲罷不能。 「雞皮疙瘩系列」是對孩子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創造了將孩子們從諸多當代感官刺激的誘惑中拉回到書本閱讀的奇蹟。 看不見的東西,並不表示「它」不存在!山米.賈科是個酷愛鬼魂、科幻小說的男孩。那不見得是最明智的嗜好——假如你徵求山米父母的意見。山米的父母都在大學實驗室裡做研究工作,是只相信「真實存在」的科學家。可是他們的兒子卻遇上了一個特不真實的人。那人常在山米房間裡鬼混、早餐時吃光山米的穀片……山米必須找出一個法子好甩掉他的新「朋友」。但問題是……山米的新「朋友」是個隱形人!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聯合推薦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何飛鵬 作家/張國立 臺北藝術大學與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耿一偉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游珮芸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兒童文學教授/廖卓成 「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 --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耿一偉 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廖卓成 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 --《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黛安娜‧羅巴克 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 --全球讀者共同感想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R.L.史坦恩R.L.Stine 一九四三年生於美國俄亥俄州,九歲即開始了他的寫作生涯,當時是編寫給他的同伴們看,內容主要以短篇小說、幽默故事為主。俄亥俄州立大學畢業後,至紐約擔任「學者出版社」(Scholastic INC.)下屬雜誌編輯,之後在兒童幽默雜誌《Bananas》擔任總編輯十年之久,同期並創作出多本受歡迎的兒童幽默圖書。 一九九二年R.L.史坦恩與「學者出版社」合作推出「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叢書,推出之後立即攻下美國暢銷書榜。 一九九四~一九九六年R.L.史坦恩更連續三年被《今日美國》(USA Today)評為暢銷書作家,知名暢銷作家史蒂芬.金也排名其後。一九九九年被評選為英國最受兒童歡迎的作家。 R.L.史坦恩的作品結合了幻想、驚險與科幻等元素,情節架構奇特多變,每部都是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雞皮疙瘩系列叢書」不僅是他的成名作,更是他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譯者簡介愛陵國立陽明大學畢業後,到密西根州立大學攻讀微生物學博士學位。現定居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市,從事癌症分子生物方面的研究。 工作之餘,喜好閱讀兒童教育心理方面的書籍。

商品規格

書名 / 雞皮疙瘩 37: 我的朋友是隱形人 (第2版)
作者 / R. L. 史坦恩
簡介 / 雞皮疙瘩 37: 我的朋友是隱形人 (第2版):'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4770830
ISBN10 / 9864770837
EAN / 9789864770830
誠品26碼 / 2681374883000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60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8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只見一大堆寫作業的報告紙撒得滿地都是。

雖說我不是世界上最愛整潔的小孩,但也不至於隨便把功課亂丟在地板上。

我平常是不會這麼做的。嗯……至少今天沒有這麼做。

布魯特斯──我那隻橘色的貓──就坐在這堆爛攤子的中央,頭埋在作業紙底下。

「布魯特斯……這是你做的好事嗎?」我生氣的問。

布魯特斯突然抬起頭,看了我一眼,便飛快的鑽進床底下躲起來。

咦?這就奇怪了。布魯特斯看起來像是真的嚇到了,但這未免太不尋常了。

布魯特斯從來不曾因為害怕任何事物而躲起來的。不蓋你,牠可是這附近最兇悍的貓,整個街區的小孩少說都被牠抓傷過一次。

我看看窗戶,居然是開著的,淺藍色的窗簾隨著微風款擺。

我從地上撿起作業紙,心想或許是風把作業紙從書桌上吹到了地板上。

等等,還是有點不對勁。

我凝視著窗戶。

真想發誓我記得窗戶是關上的,但是我不能,畢竟此刻窗戶正大剌剌的敞開著。

「你在看什麼?」羅珊邊問,邊走進我的房間。

「這裡有怪事發生,」我告訴她,順便把窗戶關上。「吃晚飯前,我把窗戶關上了,現在卻是開著的。」

「一定是你媽打開的,」她說,「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呢?只不過是一扇窗戶打開了。」

「的確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回答,「可是我媽並沒有上來開窗,也不可能是我爸和賽門,我們都在樓下吃晚餐。」

我百思不解的搖著頭。

「我記得很清楚,我把窗戶關上了,只有布魯特斯留在房裡,而且『牠』並沒有開窗。」

我探頭看看床下,布魯特斯緊靠著我的布鞋,身軀顫抖著。

「來吧,布魯特斯,快出來!」我輕聲催促牠,「別害怕,我知道她挺嚇人的,但也不過是羅珊罷了。」

「真好笑,山米。」羅珊瞪了我一眼說:「讓我跟你說真正可怕的,你弟弟才真是恐怖。」

「怎麼說?」我問。

「我上樓時看到他,你知道他在做什麼?」

「不知道。」

「他正躺在客廳地板上一張很大的厚紙板上、沿著身體畫他自己的曲線。」羅珊回答。

我聳聳肩說:「他鐵定是在做科學研究作業,他要研究自己!」

「你弟弟實在有夠嚇人,」她說,「不過還有比他更嚇人的,好比你今天賽跑的樣子,那可真是太驚人了,我想世界上沒有人能跑得那麼、那麼慢!」

羅珊今天在學校賽跑時贏了我,她說這些話是想確定我還沒忘記。

「妳會贏只有『一個』原因。」我不讓她得逞。

「那是『一個』什麼原因呢?」她學我的口氣說。

我滑進床底下把貓抓出來,乘機拖延時間,以想出一個好的理由。

「妳之所以會贏是因為──我讓妳的!」我終於說了。

「才怪呢!山米。」羅珊雙臂橫抱在胸前,不服氣的說。

「一點都不怪,我真的是讓妳的。」我絲毫不退讓。

羅珊氣得雙頰漲紅,我看得出來她快氣炸了。

逗羅珊生氣挺好玩的。

「是我讓妳贏的,因為我希望幫妳建立信心,好應付學校的奧林匹克賽。」我還是不放過她。

哇!這下子羅珊更要抓狂了。她最討厭接受別人的幫助,始終認為自己樣樣精通、超優秀的,什麼都難不倒她。

我們學校將和其他學校進行一場小型的奧林匹克賽,羅珊和我都是校隊隊員,去年就加入了。這一年來,羅珊每天勤練跑步,以保住校隊最佳隊員的地位。

不過,去年的比賽我們輸了。

我想那是我的錯,一部相機的強烈閃光照到我的眼睛,害我不小心摔跤了。

「今天的比賽很公正,山米,你自己心裡有數。」羅珊氣沖沖的反駁,「而且下個星期你最好別再摔倒,免得又害我們輸了奧林匹克賽。」

「去年會輸並不是我的錯!」我高聲辯解。

但羅珊打斷我的話。「布魯特斯怎麼啦?」她的視線越過我的肩膀,凝視著前方說道。

我轉身看見布魯特斯坐在角落裡,身體縮成一團。

「我不知道,牠今天有點古怪!」我說。

「是啊,牠到目前為止還沒抓我,實在是……『乖巧』。」

布魯特斯站起來,牠望著窗戶,慢慢的拱起背。

接著,牠轉身面對牆壁坐著。這實在是很詭異。

「你想我們學期報告要做什麼題目呢?」羅珊說著,往我床上碰的一聲坐下來。

我們下個月要交英文學期報告。史達林老師要我們兩人一組寫報告,她說這樣能讓我們學習團隊合作精神。

「我有個很棒的主意,」我說,「妳覺得寫一篇關於植物的報告怎樣?比方它們需要多少水份之類的問題。」

「這真是個很棒的主意,」羅珊回答,「假如你還在念幼稚園的話。」

「好吧、好吧,讓我想想。」我站起身,在房裡踱步。「我想到了!妳覺得做關於蛾的生命周期如何?我們可以抓些蛾來觀察牠們能活多久。」

羅珊盯著我看,小心翼翼的點著頭說:「我覺得……這真是個笨主意。」

這算哪門子的團隊合作精神呀!

「好……」我雙手橫抱在胸前說,「那妳自己想想看要怎麼做吧!」

「我早就想好了,」羅珊得意的說,「我們應該做一份有關鬼屋的報告。我們米德爾敦市就有一間鬼屋,在大學對面、靠近樹林的地方。我打賭我們一定能發現真的鬼住在裡面。」

「米德爾敦市沒有鬼屋,」我說,「我知道所有的鬼屋,而這附近一間鬼屋也沒有。」

「樹林旁的那間房子真的鬧過鬼,」羅珊堅持說道,「我們應該用它做主題來寫報告。我來採訪鬼、做筆記,你的任務則是攝影。」

羅珊從不退讓,這正是我喜歡她的原因。可是有時候,這也是我討厭她的地方,就像現在。

「別浪費時間了,羅珊。我可以算是個鬼魂專家,那房子不鬧鬼的。」我想要說服她,結果適得其反。

「你就是不肯一起去拍,想靠自己來採訪鬼、做報告。」她激動的指控我。

我嘆了一口氣。

「但不管怎樣,要採訪鬼屋是我先想出來的,所以我有權先做選擇,」羅珊說,「如果我們真的發現鬼的話,史達林老師會很興奮的。說不定我們還能得個獎……」

「我們是不可能在這個鎮上發現任何鬼的。」我搖著頭說,「這裡實在是很無聊的地方,從來沒發生過令人興奮的大事……」

我突然住口了,因為……房裡忽然湧進一陣陣低沉而充滿幽怨的聲音。

羅珊立刻從床上跳開,走過來靠著我。

我們慢慢的轉身,往聲音的方向望去。那聲音是從走廊上傳來的。

「那……那是什麼?」羅珊顫抖著聲音,伸手指向門口。

我們一臉驚懼的盯著房門,只見一叢令人毛骨悚然的強光出現在門外,那詭異的白光閃耀著。

我們倒退一步。

白光越來越強,越來越近,終於佔據了整個門檻。

我屏住氣息,幾乎無法呼吸。

「山米……那是什麼?」羅珊抖著聲音問。

我看著那一大叢奇怪的白光,緩緩的朝我們的方向滾動、閃爍、延伸。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