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皮疙瘩 34: 禮堂的幽靈 (第2版) | 誠品線上

Phantom of the Auditorium

作者 R. L. 史坦恩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雞皮疙瘩 34: 禮堂的幽靈 (第2版):'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 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 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 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 2015年改編為電影版《怪物遊戲》,榮登北美票房冠軍。◎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是美國著名的驚險小說作家--R.L.史坦恩(R.L.Stine)的成名代表作,他的作品將傳統幻想、驚險手法與當代科幻相結合,以情節結構奇特著稱。每部都充滿無限想像,緊湊的情節發展,每每讓人一翻開書頁,便欲罷不能。「雞皮疙瘩系列」是對孩子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創造了將孩子們從諸多當代感官刺激的誘惑中拉回到書本閱讀的奇蹟。布幕拉起,登場的究竟是──?布魯克最好的朋友柴克被分派飾演學校話劇《劇場魅影》的主角,也就是幽靈的角色。柴克非常投入,他酷愛穿著猙獰醜怪的幽靈戲服,嚇唬其他參與演出的同學。但是真正可怕的事情開始發生了──布魯克的置物櫃裡無端出現警告字條、排練時舞台樑柱上盪下了來歷不明的幽靈,連舞台的布幕都出現了紅漆寫的警告:「滾遠一點!遠離我甜蜜的家!」有人想要毀了這齣戲嗎?或者,舞台底下真的住了個幽靈?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聯合推薦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何飛鵬作家/張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與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耿一偉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游珮芸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廖卓成「『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 --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耿一偉 「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廖卓成「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 --《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黛安娜‧羅巴克 「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 --全球讀者共同感想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R.L.史坦恩(R.L.Stine) 一九四三年生於美國俄亥俄州,九歲即開始了他的寫作生涯,當時是編寫給他的同伴們看,內容主要以短篇小說、幽默故事為主。俄亥俄州立大學畢業後,至紐約擔任「學者出版社」(Scholastic INC.)下屬雜誌編輯,之後在兒童幽默雜誌《Bananas》擔任總編輯十年之久,同期並創作出多本受歡迎的兒童幽默圖書。 一九九二年R.L.史坦恩與「學者出版社」合作推出「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叢書,推出之後立即攻下美國暢銷書榜。 一九九四~一九九六年R.L.史坦恩更連續三年被《今日美國》(USA Today)評為暢銷書作家,知名暢銷作家史蒂芬.金也排名其後。一九九九年被評選為英國最受兒童歡迎的作家。 R.L.史坦恩的作品結合了幻想、驚險與科幻等元素,情節架構奇特多變,每部都是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雞皮疙瘩系列叢書」不僅是他的成名作,更是他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譯者簡介孫梅君台大外文系畢,歷任《People雜誌》編譯、《Premiere首映雜誌》主編、《票房電影雜誌》總編輯,現為文字工作個體戶。平日愛好研習神祕學及另類醫學,於倫敦占星學院函授證書課程結業,近年專事塔羅書籍之翻譯工作,相關譯作有《塔羅入門》、《塔羅全書》、《78度的智慧》、《托特塔羅解密》等。

商品規格

書名 / 雞皮疙瘩 34: 禮堂的幽靈 (第2版)
作者 / R. L. 史坦恩
簡介 / 雞皮疙瘩 34: 禮堂的幽靈 (第2版):'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4770632
ISBN10 / 9864770632
EAN / 9789864770632
誠品26碼 / 2681360754000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8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8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柴克和我爬上舞台,那兒比先前暗了許多,也冷了一些。

我們的球鞋砰砰有聲的踏過地板,每個聲響似乎都在整個禮堂中迴盪。

「那道暗門太酷了!」柴克讚嘆道:「可惜妳在戲裡不能用它。」

我開玩笑的推了他一把,正要開口回答,但是我突然覺得我的連環噴嚏就要發作了。一定是禮堂中積滿灰塵的簾幕引發了我的過敏。

我有創世紀以來最嚴重的過敏──我幾乎對所有東西都過敏。隨便舉些例子好了:灰塵、花粉、貓、狗……甚至某些毛衣都會讓我過敏。

當我的過敏發作時,有時候我會連打十三、十四個噴嚏。最高紀錄是十七個。

柴克喜歡數我打了幾個噴嚏,還自以為很有趣。他會拍著地板,喊道:「七!八!九!」

哈──哈。在連打了十個噴嚏之後,我可沒心情開玩笑。我通常會變成一個戴著霧濛濛眼鏡的可悲鼻涕蟲。

我們躡手躡腳的走向那道暗門。「妳到那兒的地板上找找,」柴克小聲的說道: 「找到那個操控暗門的木樁。」

當我在黑暗中尋找那個機關時,柴克已經站在暗門上了。我竭盡全力試圖憋住噴嚏,但是那並不容易。

這時,舞台地板上的一根小木樁吸引了我的目光。「嘿──我找到了!」我開心的喊著。

柴克緊張的環視著禮堂。「噓──會被人聽見的!」

「對不起。」我耳語道。然後我知道我再也憋不住了。我的眼睛狂冒淚水,我非打噴嚏不可了。

我從口袋裡抓出一把衛生紙,整團捂到鼻子上。接著我就打起了噴嚏,我試著儘量壓低音量。

「四!五!」柴克數著。

幸好這次沒有破紀錄,我只打了七個噴嚏。我擤了擤鼻涕,把髒衛生紙塞進口袋。是很噁心啦,但是我沒別的地方可以扔了。

「好了,柴克,我們走吧!」我喊道。

我踩下那根木樁,跳上暗門,縮在柴克身邊。

我們聽見一陣匡啷聲,接著是一陣轆轆聲,然後又是一陣嘎嘎聲。

地板上那個方塊開始往下沉。

柴克抓住我的手臂。「嘿──這玩意兒搖得挺厲害的哩!」他喊道。

「你不會是怕了吧?」我詰問他。

「怎麼可能!」他堅定的說。

匡啷聲越來越響了。那正方形的平台在我們的腳下搖晃,我們不斷往下沉,下沉,下沉──直到舞台從視線中消失,我們被包圍在一片黑暗之中。

我以為平台會在舞台的正下方停住,也就是渥克老師剛才所在的地方。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那平台卻繼續往下沉。

而且它越往下降,速度越來越快。

「嘿──怎麼回事?」柴克緊緊抓著我的手臂,喊道。

「這玩意兒要下降到多深的地方呀?」我納悶的問。

「噢!」當平台終於「砰」的一聲降落到底時,我和柴克都叫出聲來。

我們一起被拋到了地板上。

我很快的倉皇爬起。「你沒事吧?」

「沒事,我猜。」柴克的聲音明顯透著恐懼。

我們似乎置身於一個黑暗狹長的地道中。

漆黑一片,而且寂靜無聲。

我不願意承認自己害怕,但真的很接近臨界點了。

突然間,一個低沉刺耳的聲音劃破了寂靜。

我感到一股恐懼卡住喉頭。那究竟是什麼聲音?

那聲音輕緩而穩定的持續著。

就像呼吸聲。

我的心臟在胸腔裡怦怦直跳。沒錯,是呼吸聲。是某種奇異生物粗嘎的呼吸聲。聲音跟我如此靠近。

就在我的身邊。

是柴克!

「柴克──你幹嘛那樣呼吸呀?」我質問道,感覺心跳慢慢恢復了正常。

「哪樣呼吸呀?」他耳語道。

「噢,沒事啦。」我低聲咕噥。

他會這樣呼吸是因為他很害怕。我們兩個都很害怕,但是我們是絕對不可能跟對方承認的。

我們同時抬頭看著禮堂的天花板。現在它只是遠處一方小小的亮光,似乎距離我們的頭頂有好幾哩遠。

柴克轉向我。「妳覺得我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我們是在舞台底下大約一英哩的地方。」我回答,感到一陣冷顫。

「可不是嗎,福爾摩斯。」柴克沒好氣的回答。

「如果你這麼聰明,那你告訴我呀!」我向他挑釁。

「我認為這裡不是地下室,」他若有所思的說:「我想我們是在比地下室更底下的地方。」

「這裡像是個大地道什麼的,」我說道,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要發顫。「想要探險嗎?」

柴克良久沒有回答。「這裡太暗了,還是別亂走的好。」他終於回答了。

我並不是真的想探險,我只是假裝勇敢。通常,我喜歡來點驚悚的感覺,但是即使對我來說,身處這麼深的地底還是太驚悚了些。

「我們下回帶了手電筒再來。」柴克輕聲說道。

「是喔,帶手電筒。」我重複他的話。我可不打算再回來了!

我神經質的玩弄著手腕上的棉質髮圈,凝視著黑暗。似乎有什麼東西讓我不安,某種無以名狀的東西。

「柴克,」我憂心的說:「這道暗門為什麼會降到這麼深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或許這樣一來那個幽靈在禮堂作祟之後,可以快點回到家!」柴克打趣道。

我往他的手臂搥了一下。「別拿幽靈開玩笑,好嗎?」我對自己說,如果真的有幽靈,這兒一定就是他住的地方了。

「我們出去吧!」柴克說道,一邊抬頭凝望著距離我們頭頂老遠的那方亮光。「我快來不及回家吃飯了。」

「是喔,可不是,」我雙臂交叉,橫在胸前,回答道:「只有一個問題,萬事通先生。」

「什麼問題?」柴克心虛的問我。

「我們要怎麼上去?」

我們兩個苦思著這個問題,想了好一會兒。

大約一分鐘後,我看見柴克趴倒在地,開始摸索著平台的木板。

「這裡一定會有操縱桿。」他說。

「不,操縱桿是在上頭。」我回答,遙指著舞台的地板。

「那麼這兒一定會有個開關、槓桿或按鈕什麼的!」柴克喊道,他的聲音變得又高又尖。

「在哪兒?在哪兒呀?」我的聲音聽起來跟他的一樣尖銳、一樣害怕。

我們兩個都在黑暗中摸索了起來,想要找到一個可以拉動的東西,或是可以按下、可以轉動的開關──某個能夠讓平台再度升起、把我們帶回地面的東西。

但是經過幾分鐘徒勞無功的搜索後,我放棄了。

「我們被困在這兒了,柴克,」我喃喃說道:「我們出不去了。」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