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皮疙瘩 25: 幽靈海灘 (第2版) | 誠品線上

Ghost Beach

作者 R.L.史坦恩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雞皮疙瘩 25: 幽靈海灘 (第2版):'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 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 ◎ 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 ◎ 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 ◎ 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 ◎ 2015年改編為電影版《怪物遊戲》,榮登北美票房冠軍。 ※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 「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是美國著名的驚險小說作家--R.L.史坦恩(R.L.Stine)的成名代表作,他的作品將傳統幻想、驚險手法與當代科幻相結合,以情節結構奇特著稱。每部都充滿無限想像,緊湊的情節發展,每每讓人一翻開書頁,便欲罷不能。 「雞皮疙瘩系列」是對孩子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創造了將孩子們從諸多當代感官刺激的誘惑中拉回到書本閱讀的奇蹟。 「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全球讀者共同感想 住在洞穴中的老人,是人是鬼? 傑瑞和妹妹泰麗在海邊發現了一個又暗,又讓人毛骨悚然的洞穴; 現在,他們已經等不及要進去探險了! 可是,他們新結識的三位鄰居小孩告訴他們一個故事, 那是一個有關住在洞穴裡的鬼的故事。 那隻鬼,已經三百歲了;那隻鬼,在滿月的時候就會出來; 那隻鬼,會在海邊神出鬼沒,而且把大家都嚇壞了! 但,這只是另外一個無聊的鬼故事罷了,對不對?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R.L.史坦恩一九四三年生於美國俄亥俄州,九歲即開始了他的寫作生涯,當時是編寫給他的同伴們看,內容主要以短篇小說、幽默故事為主。俄亥俄州立大學畢業後,至紐約擔任「學者出版社」(Scholastic INC.)下屬雜誌編輯,之後在兒童幽默雜誌《Bananas》擔任總編輯十年之久,同期並創作出多本受歡迎的兒童幽默圖書。 一九九二年R.L.史坦恩與「學者出版社」合作推出「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叢書,推出之後立即攻下美國暢銷書榜。 一九九四~一九九六年R.L.史坦恩更連續三年被《今日美國》(USA Today)評為暢銷書作家,知名暢銷作家史蒂芬.金也排名其後。一九九九年被評選為英國最受兒童歡迎的作家。 R.L.史坦恩的作品結合了幻想、驚險與科幻等元素,情節架構奇特多變,每部都是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雞皮疙瘩系列叢書」不僅是他的成名作,更是他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譯者簡介均而台灣大學社會學系畢業,六年級前段班。因國一偶然間開始接觸西洋歌曲,而對英文產生興趣。平時十分關心社會現象,尤其是教育議題。目前從事自由業。R.L.Stine

商品規格

書名 / 雞皮疙瘩 25: 幽靈海灘 (第2版)
作者 / R.L.史坦恩
簡介 / 雞皮疙瘩 25: 幽靈海灘 (第2版):'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9295659
ISBN10 / 9869295657
EAN / 9789869295659
誠品26碼 / 2681303100000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7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8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相信鬼?才不!」泰麗告訴她。

我閉著嘴沒有答話。我想鬼應該不是真的,但是萬一所有的科學驗證都錯了呢?

這世上有那麼多的鬼故事,鬼又怎麼不會是真的?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有時候我身在陌生的地方時,就會感到害怕;我想我是真的相信世上有鬼。當然啦,我不會跟泰麗承認這些的,她永遠相信科學,肯定會因此笑我一輩子。

在我若有所思的同時,那三個小沙德勒已經縮在一起了。

「不會吧?你們真的相信鬼嗎?」泰麗問。

露易莎往前走了幾步,山姆想要拉住她,卻被她掙脫開來。「如果妳接近那個洞穴,妳可能就會改變想法。」她瞇起眼睛說。

「妳是說,那裡頭有鬼?」我問。

「它們都做些什麼?晚上跑出來還是什麼?」

路易莎想開口回應,但是被山姆打斷了。

「我們現在得走了。」他說完後,拉著弟弟妹妹準備離開。

「嘿,等等!」我叫道,「我們想聽聽鬼的事情。」

他們趕忙離開了,我還聽見山姆大聲喝斥露易莎。我猜是因為她提到了鬼,所以山姆很生氣吧!

就這樣,他們消失在海邊。

接著,我們又聽到從洞穴裡傳來那又長又低沉的鳴叫聲。

泰麗瞪著我。

「那是風!」我說。我真的不相信,泰麗也一樣。

「我們何不問布萊德和愛葛莎有關洞穴的事?」我提議。

「好主意!」泰麗說。雖然她現在看起來有些害怕。



布萊德和愛葛莎的別墅距離洞穴只有幾步路,位置大概是在松樹林邊的最高點,往外看就可以看到燈塔。

我跑回別墅,推開厚重的木門,往起居室裡瞧。這房子已經很老舊了,舊到每次我走過下陷的地板時,就會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而且天花板又很低,低到只要我踮起腳尖,就會碰到天花板。

泰麗也跟著進來。「他們在嗎?」

「我想不在吧!」我四處張望。我們進到屋裡,經過老舊的沙發和石造的壁爐,來到狹窄的廚房。

廚房旁邊是一間舊儲藏室,我就睡那裡。二樓有兩間房間,一間是布萊德和愛葛莎的,另一間是泰麗的;從儲藏室正上方,得通過一條窄到幾乎要用爬的走廊,才到得了泰麗房間。從泰麗房間後面的小樓梯下去,就是後院。

泰麗走到窗戶邊。「他們在這裡!」她說,「在庭院裡!」

我看到布萊德正在摘番茄,愛葛莎正把衣服晾到曬衣架上。

我們爭先恐後的衝進院子。「你們兩個跑哪兒去啦?」愛葛莎問我們。她和布萊德的頭髮已經白到不能再白了,黯淡的眼神透露著疲累。他們看起來真的是又虛又弱,我想,他們的體重大概也不到一百磅吧。

「我們去海邊探險。」我回答他們。

我走過去,蹲在布萊德旁邊。他左手有兩根手指的上半部斷了,他告訴我們,那是他年輕時誤觸捕野狼的陷阱受的傷。

「我們在一些大岩石間找到一個古老的洞穴,你看過嗎?」我問。

他只哼了一聲,就繼續找熟透的番茄。

「那洞穴就在海邊那個大礁石上!」泰麗說,「你一定看過!」

愛葛莎掛在曬衣架上的床單正隨風飄動。「晚餐時間快到了。」她好像完全沒聽到我們的洞穴問題。「進來幫我一下吧,泰麗?」

泰麗望了望我,聳了聳肩。

當我轉過身來想再問一次布萊德那個洞穴時,他已經把裝滿熟番茄的籃子交到我手上。「把這些番茄拿給愛葛莎,好嗎?」

「沒問題!」於是我跟著泰麗走進屋裡,把籃子放在小小的流理台上。這間廚房真的是又窄又小,流理台和水槽在一邊,爐子跟冰箱在另一邊。這時泰麗已經在客廳幫愛葛莎佈置餐桌了。

「親愛的泰麗,」愛葛莎從廚房裡跟泰麗說話,「假如妳在找的是藍菊的話,最好的尋覓地點是燈塔再過去的那片大草地。它們現在才開花,所以妳可以去那邊摘,我相信妳可以在那裡找到很多菊花!」

「太棒了!」泰麗一如往常的熱情回應;我真不知道為什麼花可以讓她那麼興奮。

此時愛葛莎看到了那籃番茄。「喔,這些番茄都好漂亮啊!」她拉開那個會發出喀喀聲的老舊抽屜,從裡頭拿出一把小刀。「來幫我切這些番茄,然後加在大盤綠色沙拉上好嗎?」

我一定是扳起了臉孔。

「你不喜歡沙拉嗎?」愛葛莎問我。

「也不是啦,」我說。「我是說,我又不是兔子!」

愛葛莎笑了笑。「你說的沒錯!何必為了這些萵苣,浪費了自己種的番茄?這樣吧,我們弄簡單一點,也許加一點點調味料就好。」

「聽起來不錯!」我一邊咧嘴笑,一邊拿起刀子。

晚餐時,我一直仔細聽著愛葛莎和泰麗討論野花,看看那個洞穴的話題會不會再出現;可惜沒有。我真不懂,為什麼我這兩個老表親不想談這個話題。

用完晚餐後,布萊德拿出一疊舊紙牌,教我跟泰麗玩惠斯特牌;那是一種我們從沒聽說過的古老紙牌遊戲。

後來布萊德沒耐性再教我們遊戲規則,我們就開始玩牌;布萊德跟我一組,對抗泰麗和愛葛莎。每當我搞混規則,嗯,這經常發生,布萊德就會用手指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我想這表示他已經懶得再教我了。

玩完紙牌我們就上床睡覺了。雖然時間還早,但是我不管那麼多了,今天真的有夠長,真高興終於可以休息了。雖然床很硬、羽毛枕頭也不飽滿,但我卻倒頭就睡。



隔天早上,泰麗和我到樹林裡蒐集植物和野花。

「我們又在找什麼了?」我一邊踢開成堆的枯葉,一邊問泰麗。

「錫杖花!」泰麗回答。「這種花看起來就像從地上冒出來的粉白色小骨頭;又叫腐食植物,因為它靠其他植物的殘骸為生。」

「噁!」我突然想到夢裡那些從地上冒出來的怪手。

泰麗笑了出來。「你應該會喜歡這種植物。」她說:「錫杖花可是植物科學上的一個謎團。錫杖花是白色的,因為它們沒有任何葉綠素。你知道,那是一種讓植物變綠色的東西……」

「真是有趣!」我轉著眼睛諷刺的說。不過,泰麗還是繼續解說:「愛葛莎說,錫杖花只生長在極度黑暗的地方,與其說是植物,它們更像是黴菌。」

她想了一下。「最奇怪的是,」她繼續道,「如果它們乾了,就會變成黑色,這就是我為什麼想壓一些這種花的原因了。」

我又在樹葉間找尋了一下。我得承認,她說得讓我著迷了,我喜歡不尋常的東西。

我抬頭凝視遮蓋在頭上的厚重樹葉。「我們不可能再更深入這片樹林了,妳確定這裡就是愛葛莎說可以找到錫杖花的地方嗎?」

泰麗點點頭,她指向一棵已經傾倒的巨大橡樹。「那是我們的路標,別看丟了。」

我開始走向那棵大樹。「或許我應該靠近一點看!」我說,「那棵枯樹上也許有錫杖花。」

我站在盤根錯節的樹根旁,小心的把枯葉推開。沒看到野花,只有蟲子;真是讓人作噁。

我回頭瞄了一下泰麗,看起來她的運氣也很差。

這時我眼角餘光旁,看到有白色的柱狀物從地上凸起,我急忙趕過去查看。

那是一根從軟地上冒出來的短莖,被卷曲的葉子覆蓋住。我用力拉著那根莖,但是拔不出來。

我更用力的拉。

莖稍微被拉起了一點,也順道帶起一團軟土。

我發現那並不是莖,而是某種根。

某種帶有樹葉的根。

真是奇怪。

我又把它拉高了一點,發現它很長。

用力拉,我用力拉。

再一次用力拉這怪異的根,這回帶起了一坨很大的土堆。

我往下瞧了一眼自己弄出來的大洞──洞裡的東西讓我禁不住的尖叫起來。

「泰麗,快來!」我差點哽住,說不出話來。「我找到了一具骨骸!」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