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皮疙瘩 18: 許願請小心 (第2版) | 誠品線上

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

作者 R. L. 史坦恩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雞皮疙瘩 18: 許願請小心 (第2版):全球銷量突破3.5億冊,被評爲史上銷量最大的兒童系列圖書。已被譯成32種語言版本。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全球銷量突破3.5億冊,被評爲史上銷量最大的兒童系列圖書。 已被譯成32種語言版本。 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 ‧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 ‧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 ‧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 ‧本系列已改編為電影版,2015年美國萬聖節強勢登場。 ‧本系列已改拍成電影,美國2015萬聖節強檔鉅片!由電影《怪獸大戰外星人》、《格列佛遊記》名導羅勃‧賴特曼導演、影星傑克‧布萊克領銜主演。 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 「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是美國著名的驚險小說作家--R.L.史坦恩(R.L.Stine)的成名代表作,他的作品將傳統幻想、驚險手法與當代科幻相結合,以情節結構奇特著稱。每部都充滿無限想像,緊湊的情節發展,每每讓人一翻開書頁,便欲罷不能。 「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是對孩子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 創造了將孩子們從諸多當代感官刺激的誘惑中拉回到書本閱讀的奇蹟。 呵呵呵,天果然不從「人願」…… 莎曼莎.伯勞是個笨手笨腳的女孩,總是意外不斷。 她是女籃隊的笑柄,而且在球場內外, 還有討厭惡毒的茱蒂斯令她難堪。 不過這一切隨著莎曼莎遇到一個能讓她許三個願望的奇人, 而有了大大的改變……她本以為,願望會讓她的日子好過些, 但是莎曼莎萬萬沒想到, 她的生活從此陷入了夢魘之中……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R.L.史坦恩一九四三年生於美國俄亥俄州,九歲即開始了他的寫作生涯,當時是編寫給他的同伴們看,內容主要以短篇小說、幽默故事為主。俄亥俄州立大學畢業後,至紐約擔任「學者出版社」(Scholastic INC.)下屬雜誌編輯,之後在兒童幽默雜誌《Bananas》擔任總編輯十年之久,同期並創作出多本受歡迎的兒童幽默圖書。 一九九二年R.L.史坦恩與「學者出版社」合作推出「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叢書,推出之後立即攻下美國暢銷書榜。 一九九四~一九九六年R.L.史坦恩更連續三年被《今日美國》(USA Today)評為暢銷書作家,知名暢銷作家史蒂芬.金也排名其後。一九九九年被評選為英國最受兒童歡迎的作家。 R.L.史坦恩的作品結合了幻想、驚險與科幻等元素,情節架構奇特多變,每部都是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雞皮疙瘩系列叢書」不僅是他的成名作,更是他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柯清心台中人,美國堪薩斯大學戲劇研究所碩士,現任專職翻譯。著有童書《小蠟燭找光》;譯有《白虎之咒》系列小說、《擁有未來記憶的女孩》、《鄰家女孩》等數十部作品。R.L.Stine

商品規格

書名 / 雞皮疙瘩 18: 許願請小心 (第2版)
作者 / R. L. 史坦恩
簡介 / 雞皮疙瘩 18: 許願請小心 (第2版):全球銷量突破3.5億冊,被評爲史上銷量最大的兒童系列圖書。已被譯成32種語言版本。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2729540
ISBN10 / 9862729546
EAN / 9789862729540
誠品26碼 / 2681270459002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7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8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4

不能呼吸真的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實在有夠恐怖。你拚命想吸氣,卻吸不到氣。然後痛楚越來越烈,就像胸口裡有顆氣球越脹越大一樣。

我真的以為自己掛了。

當然了,幾分鐘後我又沒事了。我還是站不太穩,有點昏,不過基本上我沒事了。

艾倫堅持要一名隊友送我去更衣室,茱蒂斯當然自告奮勇了。她在途中向我道歉,說那是意外,純粹的一場意外。

我沒說什麼,我不希望她道歉,我根本不想跟這個女的說話,我只想再勒她一次。

而且這回非勒扁她不可。

我的意思是,人能在一天內承受多少東西?茱蒂斯在數學課上將我絆倒,家政課時把她那碗噁心的布丁倒在我的新鞋上,練籃球時,又把我踢到掛。

難不成現在我還得陪著笑臉接受她的道歉?

門兒都沒有!八輩子都甭想。

我默默拖著步子來到更衣室,垂著頭,眼盯著地面。

當茱蒂斯發現本姑娘並不理會她假惺惺的致歉後,竟然發火了。你相信嗎?用膝蓋撞我的人是她耶,而她竟然生氣了!

「妳為什麼不飛走算了,伯勞!」她喃喃道,然後掉頭跑回體育館了。

我沒沖澡就換衣服了,然後收拾自己的東西,逃出體育館,騎上我的腳踏車。

我推著車穿越學校後邊的停車場,心想,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別想再這樣對我了。

大約半小時後,傍晚的天空變得十分陰灰,我覺得有幾小滴雨珠落在我頭上。

最後一次了。我對自己重述說。

我家就在學校兩條街外,但我不想回去,只想繼續騎車,直直的向前騎,再也不回來了。

我又氣又惱又虛弱,但主要還是氣不過。

無視於滴落的雨水,我爬上腳踏車,開始往離家的方向騎去。各家的前院和屋舍自眼前呼嘯而過,我卻視而不見,我什麼也看不見。

我越踩越帶勁。離開學校真好,離開茱蒂斯真好。

雨勢開始變大了,但我不在乎。我邊踩著車,邊仰臉迎向天際,清涼的雨水打在我火燙的皮膚上,感覺份外舒爽。

我垂眼一看,發現自己已經來到傑佛林了,這是將我們家這一帶跟鄰區分隔開來的長片樹林。

高聳的老林之間,有一條狹窄的自行車道。冬季時分,林葉全掉光了,看起來有點蒼涼。有時我會跑來騎這條車道,看看自己能在顛簸多彎的小道上騎多快。

然而天色開始轉黑,烏雲沉得更低了,樹林上方出現了一道閃光。

我心想,最好還是掉頭騎回家吧。

我一轉頭,便看到有人站在我面前。

一個女人!

我驚喘一聲,在這條無人的林間小路上看到人,著實嚇了我一跳。

我斜瞅著她,雨開始下大了,嘩嘩的落在四周的步道上。女人並不年輕,但也不算老,她有對黑色的眼睛,就像兩塊黑黑的煤炭一樣,鑲在蒼白的臉上,還有一頭濃密的黑髮,垮垮的垂在她身後。

女人的衣服有點過時了,肩上還圍了一條豔紅色的厚羊毛披肩,黑色的裙子長及腳踝。

看到我在瞪她,女人的黑眼睛似乎也跟著發亮。

她看起來很困惑。

我應該跑開的。

我應該儘快從她身邊跑開的。

如果當時我知道的話……可是我並未走開,也沒有逃走。

反倒是笑著問她:「要我幫忙嗎?」





5

女人瞇起眼睛,看得出她在打量我。

我放下腳,踩在地面,用兩腳平衡車子。冰涼的雨珠大滴大滴的打在步道上。

我忽然想到自己的防雨夾克是連帽的,便將手伸到後邊,把帽子拉到頭上。

天空暗成一種詭異的褐色,林子裡的禿樹在狂風中瑟瑟發顫。

女人向前走近幾步,我心想,這人好蒼白哦,簡直跟鬼一樣,只見她那對深幽的黑眼睛猛盯著我瞧。

「我——我好像迷路了。」女人說。我訝異的發現,她的聲音既抖又虛,聽起來非常蒼老。

我從帽子下偷偷瞄著她,雨水滲過她濃密的黑髮,淌在她臉上。我根本無法看出她的年齡,她從二十歲到六十歲都有可能!

「這裡是曼特斯大道,」我提高嗓門對女人說,因為雨聲太大了。「實際上,曼特斯鎮的邊界只到林子這裡而已。」

女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噘噘發白的嘴。

「我想到麥德遜去,」她說,「我好像完全迷失方向了。」

「妳離麥德遜很遠哪,」我說,「麥德遜在那一頭。」我指道。

女人咬著下唇,「我的方向感通常很好的。」她煩躁的用嘶啞的聲音說,然後整了整瘦肩上的紅色厚披肩。

「麥德遜在東邊。」我邊說邊打了個寒顫。雨好冰啊,我巴不得能回家換上乾爽的衣服。

「妳能帶我過去嗎?」女人抓住我的手腕問道。

我差點叫出聲來,她的手冷得跟冰一樣!

「妳能帶我去那兒嗎?」女人又說,同時把臉湊到我面前,「我會很感激妳的。」

女人鬆開手,但那股涼意依然停留在我腕上。

我當時為什麼沒逃開?為什麼不抬腳踩著踏板,火速離開那裡?

「沒問題,我告訴妳麥德遜在哪裡吧。」我說。

「謝謝妳,親愛的。」女人微笑道。她笑時臉上有個酒窩,我發現她其實滿漂亮的,有種古典美。

我跨下自行車,扶著車把,開始推車。女人跟在我身邊,整理她的披肩。她走在路中央,盯著我看。

雨繼續下著,我看到遠方褐色的天空再度出現一道閃電,風吹得防雨衣緊貼在我腿上。

「我會走得太快嗎?」我問。

「不會,親愛的,我跟得上。」女人笑著回答。她肩上掛著一個小紫色皮包,她把皮包藏在臂下,以免淋到雨。

她的長裙下是雙黑靴子,我發現靴子兩側有一排小釦子。我們兩人走著,靴子在雨溼的步道上踩出叩叩的響聲。

「很抱歉這麼麻煩妳。」女人懊惱的噘噘嘴說。

「沒關係啦!」我回答說。我是在日行一善耶,我心想,一邊擦掉滴在鼻子上的雨水。

「我好喜歡雨哦!」她說,然後抬起手,讓雨滴落在張開的手掌上。「沒有雨的話,還有什麼能將邪惡沖刷掉?」

這話好怪啊!

我虛應回答一聲,心想,她所謂的邪惡指的是什麼啊?

女人的黑長髮已經溼透了,不過她好像不在意。她邁開步子,快速而穩健的走著,一邊擺動單隻手,另一手則緊緊保護著紫皮包。

走了幾條街後,車把在我手中一滑,腳踏車歪過去,我想去扶車,膝蓋卻被踏板刮到。

我怎麼這麼笨手笨腳啊!

我扶起車子,又推著車走。我的膝蓋痛死了,我打著哆嗦,風將雨吹到我的臉上。

我在外面做什麼呀?我問自己。

女人一直走得很快,表情若有所思。「雨滿大的,」她望著烏黑的雲層說,「妳心腸實在太好了,親愛的。」

「反正不會太遠。」我客氣的答道,只有八或十條街口的距離而已!

「真不知道我怎麼會走失這麼遠的距離,」她搖著頭說,「我確信自己的方向沒錯,後來當我走到樹林裡……」

「我們快到了。」我說。

「妳叫什麼名字?」女人突然問。

「莎曼莎,」我告訴她說,「不過大家都叫我莎曼。」

「我叫卡麗莎,」女人表示,「我是水晶女。」

我不確定她最後講的是什麼,我沒聽懂,但也不想追究。

天色已經很晚了,爸媽一定下班回家了,就算他們還沒到家,我哥朗恩說不定也到了,正在猜他老妹跑哪兒去了。

一部休旅車朝我們駛來,車前燈是亮的,我用手擋住眼睛上的強光,差點又沒把車扶好。

女人還是走在路中央,我朝路邊走過去,以免她擋到休旅車的路。可是她似乎不以為意,繼續直直向前走,表情依然不變,雖然刺眼的車燈已經照到她臉上了。

「小心!」我大叫。

我不知道她聽見了沒?

休旅車一個急轉繞開她,同時大聲按著喇叭。

我們兩人繼續走著,女人對我親切的笑了笑。「妳真好心,這麼關心陌生人。」她說。

街燈突然亮起來了,潮溼的街道發出了晶光。樹叢、矮木、草地及人行道——所有東西似乎全在發亮,看起來如此的魔幻。

「到了。這裡就是麥德遜。」我指指路標說。終於到了!我心想。

我只想跟這個怪阿姨說再見,然後儘速騎車回家。

閃電又來了,這回來得更近。

好鬱卒的一天啊,我嘆著氣想。

接著我想起茱蒂斯了。

所有這悲慘的一天中發生的事,全又掠過我心頭,令我怒不可抑。

「哪邊是東邊?」女人顫抖的聲音打斷我痛苦的思緒。

「東邊?」我望著麥德遜兩邊方向,試圖將茱蒂斯從我腦海裡甩開。我向東方指了指。忽然一陣風颳起,將雨潑在我身上,我抓緊了車把。

「妳實在很善良。」女人說著拉緊自己的披肩。她的黑眼睛緊盯著我,「非常善良,大部分年輕女孩都沒妳這麼好心。」

「謝謝。」我笨拙的回答說,一邊又打起寒顫。

「呃——再見了。」我抬起腳要跨到自行車上。

「不,等一下。」她哀求說,「我希望能報答妳。」

「啊?」我說。「不用了,真的,妳不必報答我啦!」

「我想報答妳。」女人再次抓住我的手腕說,又是那股懾人的寒氣。

「妳是那麼的好心。」女人一再表示,「對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如此的友善。」

我想要掙開,但她抓得異常堅實,「妳不必謝我。」我說。

「我想報答妳。」女人答道,她把臉湊過來,依舊緊抓住我的手,「這樣吧,我讓妳實現三個願望。」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