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皮疙瘩 2: 魔血 (第2版) | 誠品線上

Monster Blood

作者 R. L. 史坦恩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雞皮疙瘩 2: 魔血 (第2版):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 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 ●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 ●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 ●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 ●本系列已改編為電影版,2015年美國萬聖節強勢登場。 ※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 魔血,魔血,到處流…… 當伊凡到他古怪的姑婆凱薩琳家作客時,他和新結識的女孩安蒂逛進一家奇怪的玩具店,買了一罐塵封已久,像果凍般有彈力的「魔血」。 一開始還挺好玩的,伊凡的狗兒崔格也很喜歡玩它,甚至還吞了一小塊到肚子裡。 但是伊凡不久便注意到,那團黏糊糊的綠色東西有些不對勁──它似乎在不斷脹大。 而吞下「魔血」的崔格竟然……?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何飛鵬 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張國立 作家│耿一偉 臺北藝術大學與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游珮芸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廖卓成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 兒童文學教授 好評推薦! 小心,給你一身雞皮疙瘩! 從本書第一頁起,驚嚇旅程就此展開。 啟發想像力的無限可能! 全美八成以上7至12歲兒童,都在看「雞皮疙瘩」! ●本系列已改拍成電影,美國2015萬聖節強檔鉅片!由電影《怪獸大戰外星人》、《格列佛遊記》名導羅勃‧賴特曼導演、影星傑克‧布萊克領銜主演。 ‧「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 ──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 ‧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 ──廖卓成(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 ‧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 ──黛安娜‧羅巴克《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 ‧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 ──全球讀者共同感想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R.L.史坦恩一九四三年生於美國俄亥俄州,九歲即開始了他的寫作生涯,當時是編寫給他的同伴們看,內容主要以短篇小說、幽默故事為主。俄亥俄州立大學畢業後,至紐約擔任「學者出版社」(Scholastic INC.)下屬雜誌編輯,之後在兒童幽默雜誌《Bananas》擔任總編輯十年之久,同期並創作出多本受歡迎的兒童幽默圖書。 一九九二年R.L.史坦恩與「學者出版社」合作推出「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叢書,推出之後立即攻下美國暢銷書榜。 一九九四~一九九六年R.L.史坦恩更連續三年被《今日美國報》(US Today)評為暢銷書作家,知名暢銷作家史蒂芬.金也排名其後。一九九九年被評選為英國最受兒童歡迎的作家。 R.L.史坦恩的作品結合了幻想、驚險與科幻等元素,情節架構奇特多變,每部都是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雞皮疙瘩系列叢書」不僅是他的成名作,更是他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孫梅君台大外文系畢,歷任《People雜誌》編譯、《Premiere首映雜誌》主編、《票房電影雜誌》總編輯,現為文字工作個體戶。平日愛好研習神祕學及另類醫學,於倫敦占星學院函授證書課程結業,近年專事塔羅書籍之翻譯工作,相關譯作有《塔羅入門》、《塔羅全書》、《78度的智慧》、《托特塔羅解密》等。R.L.Stine

商品規格

書名 / 雞皮疙瘩 2: 魔血 (第2版)
作者 / R. L. 史坦恩
簡介 / 雞皮疙瘩 2: 魔血 (第2版):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2727782
ISBN10 / 9862727780
EAN / 9789862727782
誠品26碼 / 2681073617005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8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8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1

「我不要待在這裡,求求妳……不要把我留在這裡!」

伊凡.羅斯拉著母親的手,想把她拖離灰瓦小屋的臺階。羅斯太太轉過身來,不耐煩的皺著眉頭。

「伊凡……你已經十二歲了,別再像個小嬰兒似的。」她說著把手抽了回來。

「我最討厭妳這樣說了!」伊凡把雙手抱在胸前,生氣的大喊。

羅斯太太表情柔和了些,伸出手,溫柔的撫摸著伊凡紅褐色的卷髮。

「我也最討厭妳這樣!」伊凡大喊,並退後一步閃開母親,還差點被走道上一塊碎裂的石板給絆倒,「不要碰我的頭髮,我討厭這樣!」

「好吧,反正你討厭我就是了。」媽媽聳了聳肩,走上臺階,敲了敲門,「不過你還是得在這兒待到我回來。」

「為什麼我不能跟妳一起去?」伊凡質問媽媽,雙手還是抱在胸前,「為什麼嘛?」

「你的鞋帶鬆了。」媽媽說。

「那又怎樣?」伊凡不高興的說:「我就是喜歡把鞋帶鬆開!」

「你會絆倒的。」媽媽提醒他。

「媽!」伊凡惱怒的翻白眼,說:「妳曾經看過有人因為鞋帶鬆了而被絆倒的嗎?」

「那倒沒有。」媽媽回答伊凡,她漂亮的臉上浮現一抹笑意。

「妳只是想要轉移話題,」伊凡並沒有對媽媽報以微笑,「你們要把我扔在這兒好幾個禮拜,跟一個恐怖的老太婆作伴……」

「伊凡……夠了!」羅斯太太叱喝一聲,金色的直髮往後一甩,「凱薩琳不是什麼恐怖的老太婆,她是你爸爸的姑媽,是你的姑婆,而且她……」

「我根本就不認識她!」伊凡朝母親高喊。他知道自己情緒失控,不過他也不在乎了。媽媽怎麼可以這樣對他?她怎麼可以把他丟給一個從他兩歲以來就沒再見過的老太婆?他怎麼可能一個人在這裡挨到媽媽回來呢?

「伊凡,這件事我們討論過好多遍了,」媽媽不耐煩的說,並繼續敲著姑婆的門,「這是家裡的突發狀況,我真的希望你能合作一點。」

接下來她說的話全被崔格的吠聲給蓋過了。崔格是伊凡養的可卡狗,牠正把棕褐色的狗頭從租來車子的後車窗裡伸了出來,不停狂叫著。

「這下連牠也來給我找麻煩了!」羅斯太太喊。

「我可以放牠出來嗎?」伊凡急切的問。

「我想你最好放牠出來,」媽媽回答:「崔格很老了,我可不想讓牠窩在車裡心臟病發作,只希望牠別嚇著了凱薩琳。」

「我來了,崔格!」伊凡朝崔格的方向叫。

他跑過碎石子車道,拉開車門。崔格興奮的叫著,從車裡跳出來,並發狂似的在凱薩琳小小的長方形前院子裡繞著圈子打轉。

「牠不像有十二歲了。」伊凡說。看著狗兒跑來跑去,他露出了這整天來第一次的笑容。

「瞧,你有崔格跟你作伴呀!」羅斯太太說著便轉身朝大門走去,「過不了多久我就會從亞特蘭大回來——最多兩、三個禮拜,到那時候我跟你爸爸一定找好房子了。在你還沒意識到我們不在時,我們就已經回來了。」

「是喔,當然。」伊凡心裡很不是滋味。

太陽躲在一大塊雲朵後面,在小小的前院中投下了一片陰影。

崔格很快便把自己搞累了,喘著氣沿著走道跑來,舌頭幾乎垂到地上。伊凡彎下腰,伸手撫摸著牠的背。

當媽媽再度敲著大門時,他抬頭看著這棟灰色的房子。它看起來好黑暗,令人望而卻步。樓上的窗戶都拉上了窗簾,其中有片百葉窗還鬆脫了,歪歪斜斜的垂掛在那兒。

「媽,妳為什麼要敲門?」伊凡把手插進牛仔褲口袋裡問著,「妳不是說凱薩琳姑婆完全聽不見嗎?」

「噢!」媽媽的臉紅了,「伊凡,你一直抱怨個不停,把我弄得心煩意亂,害我完全忘記了。她當然聽不見我敲門。」

我要怎麼跟一個聽不見我說話的陌生老太太相處兩個禮拜呢?伊凡悶悶不樂的想。

他想起兩個星期前,他偷聽到爸媽在安排他們的計劃。他們隔著廚房的餐桌面對面坐著,以為伊凡在後院裡,其實他站在玄關,背靠著牆聽他們說話。

他聽出爸爸不太願意把他丟給凱薩琳,「她是個非常頑固的老女人,」羅斯先生說:「瞧瞧她,聾了二十年,也不肯去學手語或是讀唇語,她要怎麼照顧伊凡呢?」

「你小時候她不是把你照顧得挺好的嗎?」羅斯太太說。

「那是三十年前耶!」羅斯先生反駁。

「反正,我們別無選擇,」伊凡聽見媽媽說:「沒有其他人可以幫忙帶他,每個人都度假去了。你什麼時候不好調職到亞特蘭大,偏偏選上八月這個最麻煩的時候!」

「喔,我真是抱——歉呀。」羅斯先生拉長了聲音,挖苦的說:「好啦,好啦,討論到此為止。妳絕對是對的,親愛的,我們別無選擇,就是凱薩琳了,妳開車把伊凡送到那兒,然後再飛到亞特蘭大吧。」

「這對他來說也會是個很好的經驗,」伊凡聽見媽媽說:「他必須學習如何適應辛苦的環境。搬到亞特蘭大,離開他所有的朋友……這對伊凡來說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好啦,我都同意了,」羅斯先生不耐煩的說:「就這麼決定了,伊凡會過得很好的。凱薩琳雖然有點怪,不過人倒是不錯。」

伊凡聽見椅子摩擦地板的聲音,表示父母正推開椅子站起身來,他們的討論已經結束了。

他的命運已經拍板定案了。

他悄悄的從前門走了出去,然後繞到後院,想著他剛才偷聽到的事情。

他靠在一棵大楓樹的樹幹上,屋子裡頭的人是看不見這裡的。他一向最喜歡在這裡想事情。

為什麼他的父母從來不讓他參與討論?他納悶著。如果他們是在討論要將他丟給一位從未謀面的老姑婆,他是不是至少應該有點發言權?所有家裡重大的消息都是他在玄關那兒偷聽來的,這樣對嗎?

伊凡從地上拔起一根小樹枝,輕輕敲著粗壯的樹幹。

凱薩琳姑婆很古怪,爸爸是這麼說的。她古怪到讓爸爸不想把伊凡託給她照顧。

但是他們別無選擇。別無選擇。

也許他們會改變心意,把他一起帶到亞特蘭大!伊凡心想。也許他們終於會了解,他們不能這樣對他。

但是現在,兩個星期以後,他站在凱薩琳姑婆的灰色屋子前面,感到萬分緊張。他盯著放在臺階上的那口棕色旅行箱,裡頭裝滿了他的東西。

沒什麼好怕的,他安慰自己。

只有兩個禮拜而已,或許更短。

突然他腦海裡閃過一個念頭,他還來不及仔細思考,口中就迸出了這句話:「媽……要是凱薩琳姑婆對我不好怎麼辦?」

「什麼?」媽媽聽到這個問題,愣了一下,「對你不好?伊凡,她為什麼要對你不好呢?」

當媽媽背對屋子,轉身對伊凡說這句話時,大門突然開了。

一個身形壯碩、留著一頭刺眼黑髮的婦人,堵住了整個門口——她就是凱薩琳姑婆。

伊凡從媽媽身旁望過去,只見凱薩琳手中握著一柄尖刀。鮮血正從刀刃上緩緩滴下來……





2

崔格抬起頭來大聲狂叫,每叫一聲就提起後腿往後蹬一步。

伊凡的媽媽吃了一驚,趕緊回過身來,險些從小小的門階上跌了下來。

伊凡嚇得說不出半句話來,目瞪口呆的盯著那把尖刀。

凱薩琳臉上露出了微笑,伸出她沒拿刀子的那隻手推開了紗門。

她跟伊凡想像的完全不一樣。他以為姑婆是個矮小瘦弱的白髮老婦人,但是凱薩琳卻是碩大健壯,肩膀寬寬的,個子也很高。

她穿著一件淺黃帶點粉紅色的家居服,黑色的直髮在腦後綁成一條長長的馬尾。她沒有化妝,蒼白的臉孔似乎在那頭刺眼的黑髮底下消失了——只看見那雙又大又圓、閃著鐵藍色光澤的眼睛。

「我正在切牛肉。」她用低沉得令人驚訝的聲音說,一邊揮了揮手中染了血的尖刀。她盯著伊凡,問道:「你喜歡牛肉嗎?」

「呃……喜歡。」伊凡勉強答上話來。由於剛才看見她舉著尖刀出現,驚魂未定的他胸口還在怦怦亂跳。

凱薩琳推著紗門,但是伊凡和媽媽都沒有往屋裡移動半步。

「他的個子很大呀……」凱薩琳對羅斯太太說:「是個大男孩,不像他爸爸。我以前都管他爸爸叫小雞仔,因為他的個頭比一隻雞大不了多少。」她哈哈大笑,好像自己講了一個有趣的笑話似的。

羅斯太太提起伊凡的行李箱,不自在的回頭看了他一眼,是呀……他個子很大。」她說。

事實上,伊凡是班上個子最矮的孩子之一。無論他吃了多少東西,還是「瘦得像根義大利麵條似的」,他爸爸總愛這麼說他。

「你們不必回答我,」凱薩琳說著往旁邊退了一步,好讓羅斯太太提著行李進屋。「我聽不見。」她的聲音很低沉,像男人的聲音一樣。她口齒清晰,不像有些聾人那樣發音模糊不清。

伊凡跟著媽媽走進前廳,崔格在他腳邊大聲狂吠。

「你不能讓那條狗安靜一點嗎?」媽媽叱喝著。

「沒關係啦!她又聽不見。」伊凡指著他的姑婆回答。而她正走向廚房去把刀子放好。

幾秒鐘後凱薩琳便回來了,她藍色的眼睛盯著伊凡,抿起嘴唇,好像正在研究他似的。

「那麼,你喜歡牛肉囉?」她又問一次。

他點點頭。

「很好,」她說,臉上的表情還是很嚴肅,「我總是替你爸爸準備牛肉,但是他只喜歡吃派。」

「哪一種派?」伊凡問,然後想起凱薩琳聽不見他的話,便漲紅了臉。

「那麼他是個好孩子囉?不會惹麻煩吧?」凱薩琳問伊凡的媽媽。

羅斯太太點點頭,看著伊凡。「我們該把行李箱放在哪兒呢?」她問道。

「我看得出來他是個好孩子。」凱薩琳說著伸出手來,捧起伊凡的臉,她的大手托著他的下巴,仔細的審視著他的面孔。「這孩子長得不壞,」她說,然後用力捏了捏他的下巴,「他喜歡女孩子嗎?」

她仍然托著他的下巴,並低下頭來,貼近他的臉。「你有女朋友了吧?」她問伊凡。

她蒼白的臉孔就在他正上方,貼得好近,連她呼吸的氣味都聞得到——一股酸氣。

伊凡退後一步,難為情的咧嘴笑了笑:「不……不算有啦!」

「是吧?」凱薩琳衝著他的耳朵吼道:「是吧?我就知道!」她痛快的大笑,眼光轉向伊凡的母親。

「這箱子要放在哪兒?」羅斯太太提起箱子問凱薩琳。

「他喜歡女孩子,是吧?」凱薩琳還在咯咯大笑,又重複了一次:「我看得出來!就跟他爸爸一樣,他爸爸一向很喜歡女孩子。」

伊凡絕望的轉向母親,「媽,我不想待在這兒。」雖然他知道凱薩琳聽不見,但還是說得很小聲:「拜託……別逼我……」

「噓!」媽媽也是壓低了聲音:「她不會一直煩你的,我保證。她只是想表達善意。」

「他喜歡女孩子。」凱薩琳又重複了一遍。她冰冷的藍色眼珠斜眼瞅著他,接著又低下頭來貼近伊凡的臉。

「媽……她的嘴巴跟崔格一樣難聞!」伊凡悲慘的喊著。

「伊凡!」羅斯太太生氣的吼道:「別這樣,我希望你能乖一點。」

「我去給你烤個派,」凱薩琳用一隻大手拉拉她的黑色馬尾辮說,「你要麵皮嗎?我打賭你一定要的。你爸爸是怎麼形容我的?」她對羅斯太太眨了眨眼,「他跟你說我是個可怕的老巫婆嗎?」

「不!」伊凡否認著,瞧著他的母親。

「哦,我真的是個女巫喲!」凱薩琳像在宣告什麼似的說著,又再度爆出她那低沉的大笑。

這時崔格突然狂吠起來,作勢要撲向姑婆。姑婆目光掃向下方的崔格,怒目瞪視著牠,接著微微瞇起眼睛,表情變得很嚴肅,「當心點,狗兒,否則我會把你做成狗肉派!」

崔格吠得更凶了,牠大著膽子朝眼前這個高大的女人衝過去,然後又迅速退回,短短的尾巴瘋狂的前後搖擺。

「我們把牠做成狗肉派,好不好,伊凡?」凱薩琳又說了一次,並把一隻大手按在伊凡肩上,使勁的捏他,伊凡痛得向後縮了縮。

「媽……」姑婆終於鬆開手,微笑著走進了廚房。伊凡哀哀的懇求他的母親。「媽……拜託妳!」

「這只是她的幽默感,伊凡。」羅斯太太遲疑的說:「她沒有惡意的,真的。她還要幫你烤派呢!」

「但是我不想吃派!」伊凡哀號著:「我不喜歡這兒,媽,她弄痛我了!她捏我肩膀捏得好用力……」

「伊凡,我確定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在跟你開玩笑,想討你歡心,給她一個機會……好嗎?」

伊凡想要抗議,但是又忍了下來。

「伊凡,媽媽相信你。」媽媽又說,並把眼光轉向廚房。他們兩人都看見凱薩琳站在流理臺前,寬闊的背部對著他們,正在用一把大菜刀砍著什麼東西。

「但是她……她好奇怪喲!」伊凡抗議道。

「聽著,伊凡,我了解你的感受,」他的母親說:「但是你不必整天跟她待在一塊呀!這附近有很多小朋友,你可以帶崔格出去散步,我相信你會遇到許多年紀差不多的朋友。她是個老人家,伊凡,她不會要你每天在她身邊晃來晃去的。」

「我想是吧!」伊凡低聲咕噥。

他的母親突然彎下身來,擁抱了他一下,把臉頰貼在他臉上。他知道這個擁抱是想讓他開心起來,但是這反而讓他覺得更難過了。

「我相信你。」母親在他耳邊又說了一遍。伊凡決定要努力嘗試,要勇敢一些。

「我來幫忙把行李箱搬到房間裡。」他說。

他們把箱子搬上狹窄的樓梯。他的房間其實是一間書房,牆上排列著一層層的書架,上頭滿是老舊的精裝書,一張很大的紅木書桌擺在房間中央,一張窄窄的小床被安置在房間裡唯一的、裝著窗簾的窗戶底下。

那扇窗戶面對著後院,那是一塊有著綠色草皮的長方形院子,左邊有一間灰色木造的車庫,右邊是一排高高的柵欄。院子後頭有一小塊用籬笆圍起來的地方,看起來有點像狗欄。

房裡有種霉味。一股樟腦丸的氣味撲鼻而來。

崔格打了個噴嚏,牠在地上打著滾,四條腿在空中亂揮。

牠也無法忍受這個鬼地方,伊凡心想。但是他並沒有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只是勇敢的對著母親微笑。

媽媽很快的把箱子裡的東西取出來,緊張的看著手錶。「我要遲到了!我可不想錯過這班飛機。」她又給伊凡一個擁抱,這次抱得久一點,接著從皮夾中取出一張十塊錢的鈔票,把它塞進伊凡的襯衫口袋裡,「給自己買點好東西,要乖乖的,我會儘快趕回來!」

「好,再見。」他說。他的胸口噗通噗通直跳,喉嚨乾得像火燒。媽媽身上的香水味兒暫時蓋過了樟腦丸的氣味。

他不想讓媽媽離開,他心裡難受極了。

你只是害怕罷了。伊凡斥責自己。

「到了亞特蘭大,我會打電話給你。」她高聲喊著,接著便消失在樓梯口,去跟凱薩琳道別了。

媽媽的香水味消失了。樟腦丸的味道又回來了。

崔格彷彿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似的發出一聲哀號,好像知道他們被拋棄在這個陌生的屋子裡,要跟一個奇怪的老太婆作伴。

伊凡把崔格抱了起來,用鼻子碰了碰牠冰涼的黑鼻子,然後又把牠放回那破舊的地毯上,自己往窗前走了過去。

他站在那裡好一會兒,一隻手把窗簾拉向一邊,朝下望著那個長著綠草的小後院,試著平息胸中的騷動。幾分鐘後,他聽見母親在碎石子路上倒車的聲音,然後便聽見車子開走了。

當他再也聽不見車子的聲音時,伊凡嘆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小床上。「就只剩下你跟我了,崔格。」他悶悶不樂的說。

崔格正忙著在門後嗅來嗅去。

伊凡抬起頭來,瞧著那一整面牆的舊書。

我整天在這兒要做些什麼呢?他用雙手拄著頭問自己。沒有任天堂遊戲機,沒有電腦。姑婆的小客廳裡,甚至沒有電視機……我可以做些什麼呢?

他又嘆了一口氣,從床上爬起來,走過一排排的書架,眼睛掃過一本本書名。

書架上很多科學方面的書籍和教科書:關於生物、天文,以及古埃及的書,還有化學和醫學教科書。好幾排書架上堆滿了塵封泛黃的舊書。

也許凱薩琳的先生,也就是伊凡的老姑丈公,生前曾是一位科學家。

完全沒有我可以讀的書,伊凡鬱悶的想。

接著,他拉開櫥櫃的門。

「啊!」

一個東西向他撲了過來,他忍不住放聲大叫。

「救命!拜託……救命啊!」

眼前變得一片漆黑。

「救命呀!我看不見了!」伊凡大聲尖叫。





3

當那團熱呼呼的黑色東西爬上他的臉時,伊凡驚恐萬分,踉蹌的後退幾步。

他花了好幾秒鐘才搞清楚那是什麼。他的心臟仍然猛力的跳個不停,他伸出手來把那隻尖聲怪叫的黑貓從臉上拉開。

貓無聲無息的落在地上,緩緩的往門口走去。伊凡轉過身,猛然看見凱薩琳站在那兒咧著嘴笑,好像覺得很有趣似的。

她在那兒站了多久了?他不禁想。

「莎拉貝,妳怎麼跑到那裡頭去了?」她用一種半開玩笑的責備語氣,彎下腰來對她的貓兒說話,「妳一定嚇著這孩子了。」

莎拉貝「喵」的叫了一聲,在凱薩琳光著的腿上蹭來蹭去。

「莎拉貝嚇著你了嗎?」凱薩琳笑著問伊凡,「這隻貓有種奇怪的幽默感。牠很壞,壞透了!」她咯咯笑著,好像自己講了什麼有趣的話似的。

「我還好。」伊凡遲疑的說。

「要小心莎拉貝,牠很壞。」凱薩琳又說了一次,然後彎下身來捉住貓的後頸,把牠提到面前,「很壞,很壞,很壞!」

看見莎拉貝懸在半空中,崔格發出一聲怒吼,短短的尾巴搖個不停,又吠又吼的朝莎拉貝跳過去。一撲不中,牠又再跳一次,朝莎拉貝的尾巴猛咬一口。

「下來,崔格!快下來!」伊凡大喊。

莎拉貝使勁要從凱薩琳的手中掙脫出來,牠伸出貓爪朝她猛揮過去,又怒又怕的尖叫著,而伊凡努力的要把那頭激動萬分的可卡狗拉開,可是崔格仍然不停的狂吠。

伊凡捉住了崔格,這時貓兒也掙扎著跳了下來,消失在門口。

「壞狗!壞狗!」伊凡低聲說。但他其實有點言不由衷,他很高興崔格把那隻貓給嚇跑了。

他抬起頭來,看見凱薩琳仍然堵在門口,嚴厲的瞪視著他,「把狗帶過來!」她說著。她的眼睛微微瞇起,蒼白的嘴唇抿得緊緊的。

「什麼?」伊凡緊緊抱住崔格。

「把狗帶過來!」她冷冷的重述道:「我們不能讓動物在屋子裡頭打架。」

「但是凱薩琳姑婆……」伊凡想要求情,忽然又想起她是聽不見的。

「莎拉貝是個壞蛋,」凱薩琳說,表情並沒有舒緩下來,「我們不能惹惱牠,是不是?」她轉過身去,走向樓梯,「把狗帶過來,伊凡。」

伊凡雙手緊緊抓著崔格,遲疑不前。

「我得好好照料這隻狗。」凱薩琳嚴厲的說:「快來!」

伊凡驚恐萬分。她這是什麼意思?「照料」這隻狗?

一個畫面閃過他的腦海:凱薩琳站在門口,手裡握著一把血淋淋的尖刀。

「把狗帶過來!」凱薩琳不肯鬆口。

伊凡倒抽了一口氣。她到底要怎麼對付崔格呢?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