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戰士4部曲星預兆之V: 失落戰士 | 誠品線上

Warriors: Omen of the Stars 5: The Forgotten Warrior

作者 艾林.杭特
出版社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貓戰士4部曲星預兆之V: 失落戰士:三力量減為兩力量?!突然出現的神祕貓咪是誰?是冬青葉亦或是……鴿翅喪失特異能力,是否意味著預言將減為兩力量……儘管已近黃昏,遠行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三力量減為兩力量?! 突然出現的神祕貓咪是誰?是冬青葉亦或是…… 鴿翅喪失特異能力,是否意味著預言將減為兩力量…… 儘管已近黃昏,遠行貓仍馬不停蹄地趕路上山,加快腳步穿過草木參天的林地。 已事隔了這麼久,不知道那些最令我難以釋懷的貓是否還在那裡?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這隻貓走出樹林,來到一處荒煙蔓草的山巔,火紅的太陽倒映在底下的湖面,把湖水染成一片血色。這隻陌生貓抬頭一看,星族戰士已陸陸續續在天空綻放光芒。 遠行貓深深吸了一口氣。 我已歸來,復仇即將展開。 四族戰士間的信任粉碎,黑暗森林的勢力步步逼近,三力量面對危機四伏的險境更不敢掉以輕心,但是一隻神秘貓咪挾帶著對部族的仇恨歸來,將會對湖畔四族掀起什麼樣的波瀾? 系列書特色: 1. 首部曲講述冒險精神,二部曲描述愛情與親情的掙扎,三部曲則結合前兩部曲的特色,講述溫暖與黑暗,四部曲接續三部曲延續未完的情節,敘述貓族歷史,引爆更精采的傳說。 2. 首部曲一出版即風靡校園,深獲老師、學生、家長爭相推薦,更獲得2009年台北縣國小滿天星閱讀計劃優良圖書推薦、2010年票選為嘉義家書。 3. 文字簡潔、角色性格生動真實,故事節奏明快,充滿閱讀樂趣;恰好是銜接國小到國、高中 培養青少年閱讀習慣的「橋樑讀物」。 4. 不僅有高潮迭起的故事情節,各族還有代表圖騰,閱讀的同時引發對各部族的認同感。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艾林‧杭特艾林‧杭特(Erin Hunter) 貓戰士(Warriors)的寫作靈感來自對貓的熱愛,以及對大自然弱肉強食的好奇與著迷。艾林總是以敬畏的心看待大自然中的各種現象,加上對占星術和英國巨石陣的興趣,所以很喜歡用豐富的神話語言來詮釋動物行為。羅金純羅金純 中央大學英美語文學系畢業,曾任出版社編輯職務。 喜歡閱讀寫作,熱愛藝術文學。翻譯作品包含小説〈貓戰士〉系列、考試用書、英語學習書、電視影集字幕以及生活實用類書籍等等。Erin Hunter

商品規格

書名 / 貓戰士4部曲星預兆之V: 失落戰士
作者 / 艾林.杭特
簡介 / 貓戰士4部曲星預兆之V: 失落戰士:三力量減為兩力量?!突然出現的神祕貓咪是誰?是冬青葉亦或是……鴿翅喪失特異能力,是否意味著預言將減為兩力量……儘管已近黃昏,遠行
出版社 /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1775852
ISBN10 / 9861775854
EAN / 9789861775852
誠品26碼 / 2680681160002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8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內文

大部分的貓都已經在空地上,簇擁在火星四周,錯愕地開始竊竊私語。獅焰走到煤心旁邊坐下來,注意到薔光拖著身體,一跛一跛地來到刺藤屏障邊緣,不久松鴉羽也從巫醫窩走出來,蹲坐在她旁邊。黛西、罌粟霜和蕨雲悄悄從育兒室走出來,一起坐在群貓的角落。

「狐躍、玫瑰瓣,你們站到我旁邊來。」火星繼續說。

兩名戰士彼此交換疑惑的眼神,接著站起身,走到崖谷加入族長。

「既然部族正面臨見習生短缺的問題,」火星繼續說:「我想最好的的解決辦法就是新增一些。小鼴和小櫻桃──」

「什麼?」小鼴跳起來大喊,蓬起根根皮毛,身體看起來頓時變成了兩倍大。

「是我們嗎?」櫻桃尾亢奮地跳上跳下,「喔,太酷了!」

「火星,不行!」罌粟霜跳起來,啪嗒啪嗒穿過空地,火速趕到自己孩子的身旁。「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他們全身亂七八糟的──小鼴,看看你的皮毛是什麼德性!」

她連忙撲到小公貓身上,開始一陣狂舔,而莓鼻則是起身,匆匆跑到小櫻桃旁邊,幫她梳理儀容。獅焰覺得這戰士一臉驕傲,彷彿把今天當成了自己的見習生儀式。

火星發出開懷的貓鳴聲,靜靜地望了一會兒,接著揮動尾巴,把兩隻小貓叫過來。「他們已經夠體面了,」他喵聲說:「趕快到我面前站好。」

兩隻小貓聽從他的命令,身上的毛髮仍舊翹來翹去,亂成一團。火星伸出尾巴,拍拍小櫻桃的肩膀。「從現在起,」他宣布,「這隻小貓將命名為櫻桃掌。狐躍,你在為部族效力的同時,展現了勇氣和努力不懈的精神,我相信你一定能將這些特質傳承給你的見習生。」

狐躍雙眼閃著驕傲的光芒,走上前,和櫻桃掌互碰鼻子。兩隻貓隨後雙雙走回貓群中。

但當火星轉向小鼴時,這小公貓突然往後跳開,閃掉族長的尾巴。「我不想當見習生,」他尖聲說道:「你只是想把所有討厭的工作統統丟給我們而已。」

眾貓一片嘩然。獅焰看到櫻桃掌瞪大眼睛,錯愕地看著手足。莓鼻不停甩動尾巴,罌粟霜則是緊閉眼睛,爪子刺進泥地,一副想找個地洞鑽進去的模樣。

火星非但一點也不生氣,甚至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沒錯,是有工作要你們做。」他同意,「但是這裡每個戰士都曾經做過這些工作。不過,訓練也是一樣重要。所以我才選玫瑰瓣當你的導師,她的戰鬥技巧精湛,身手敏捷,我知道她一定會把你訓練得跟她一樣厲害。」他再次把小鼴叫過來。

小鼴不為所動,半信半疑地將眼睛瞇成一條縫。「在幫任何貓抓跳蚤之前,」他試探著說:「我可以先接受一些訓練嗎?」

「這要由玫瑰瓣決定。」火星發出貓鳴。

玫瑰瓣的眼睛閃著笑意。「我有個比訓練還要棒的提議,」她保證,「今天我們就去探索整個領土。差事留到明天再做。」

「不能騙人喔!」小鼴低吼。

他終於走到火星面前,讓他用尾稍拍拍自己的肩膀。「從現在起,這隻小貓將命名為鼴掌。」他大聲宣布,「現在,去和玫瑰瓣碰鼻子。」

這年輕的小公貓露出滿意的眼神,乖乖照著他的話做。

「部族集會完畢。」火星喵聲說。

就在眾貓準備解散時,蕨毛突然匆匆跑上前。「等一下,火星。我有個消息想和部族分享。」

火星揮動尾巴,允許這位薑黃戰士發言。

「栗尾又懷孕了。」蕨毛宣布。

族貓紛紛響起恭賀的聲浪。獅焰瞥見栗尾的第一窩孩子,煤心和罌粟霜,彼此交換歡喜的眼神。

栗尾在喧嘩聲中扯開嗓門說:「他們即將在一個月內報到。」

黛西走到她旁邊,舔舔她的耳朵;蕨雲的鼻頭緊貼在栗尾的肩膀上。「妳很快會搬到育兒室和我們一起住,真是太好了。」她喵聲說。

獅焰聽著她們的對話,忍不住想偷瞄煤心,但她已經從他身邊走開,興奮地跑去找罌粟霜說話。

狐躍和玫瑰瓣朝荊棘隧道走去,他們的見習生蹦蹦跳跳地跟在一旁。鼴掌似乎已經忘了剛才的顧忌,變得和手足一樣亢奮。

「他們還這麼小,」罌粟霜看著孩子從身邊經過,忍不住喃喃地說:「沿著邊界走這麼一大圈,但願他們不會累壞才好。」

「他們不會有事的。」煤心要她放心。

「那當然。」莓鼻用鼻子磨蹭伴侶的耳朵,補充說道:「我們的小孩一定會成為部族有史以來最優秀的見習生。」

獅焰轉身離開,試著壓抑羨慕的情緒。在部族集會解散之際,他看到朝睡窩走去的藤池,立刻跑過去攔住她。「你們今天和風族是怎麼一回事?」他問:「有哪幾個戰士涉入其中?」

藤池停頓了一會兒,似乎是不太想回答。「石楠尾和風皮,還有他們的見習生。」她最後還是說了。

果然,獅焰心想。「他們只是對你們挑釁嗎?還是真的有動手?」

藤池搖搖頭。

「沒事,」樺落無意間聽到他們說話,跟著喵聲說:「我們沒有遇到一絲危險。風皮根本沒有要惹事的意思,只是栗尾在那裡大驚小怪而已。」

獅焰打量樺落一會兒。他信心滿滿的說話口氣讓獅焰感到很驚訝。凡是和風皮交手過的雷族貓,通常回來都是一肚子氣。為什麼這一次如此反常?他瞇起眼睛。莫非樺落和風皮的交集已超出了兩部族的界線?

等樺落再次走遠後,他立刻催促藤池,「再多跟我說說今天發生的事。樺落和風皮之間是不是有什麼關聯?妳是不是有看到樺落到黑暗森林去?」

「沒……沒有。」藤池回答。

她吞吞吐吐的模樣更讓獅焰起疑。「但是妳知道他到那裡去,對不對?」他氣惱地說:「妳有責任告訴我們在黑暗森林所發生的每一件事!即使是牽扯上妳的父親也一樣。妳該想清楚該對誰效忠。」

藤池的眼裡燃起怒火。「你竟然懷疑起我的忠誠?」她大吼:「我可是每次一入睡,就開始為部族賣命!」

「怎麼了?」鴿翅的聲音從獅焰後方傳來,他轉身看到她急急忙忙跑過來。「你對藤池做了什麼事?」

「沒事。」獅焰為自己辯白。

「指控我不忠叫做沒事?」藤池譴責他,眼裡仍是難掩熊熊的怒火。

「這太不公平了!」鴿翅嚷著,「不要咄咄逼人,獅焰。如果我們連自己的族貓都信不過,還有誰能信任?」

獅焰哼地一聲說:「我不知道。如果藤池能坦蕩蕩回答我,我會比較信任她。」

藤池沒有回應,自顧自轉身,揚長而去。當鴿翅正準備跟著離開時,獅焰卻伸出尾巴,攔住她的去路。

「務必仔細監聽風族邊界的一舉一動。」他喵聲說。

沒想到鴿翅突然低頭,開始喃喃自語,但獅焰聽不清楚她在說些什麼。

「什麼?」他問。

鴿翅抬起頭望著他;看到她眼裡所散發出的深層恐懼,獅焰不禁感到憂心忡忡,皮毛一陣發麻。

「從山裡回來後,我的特殊感官一直沒有恢復。」她坦承,「如果我從此失去了那股力量該怎麼辦?」

獅焰注視著她,「但妳是三力量之一。」

鴿翅搖搖頭。「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山脊上時,我聽得太多,看得太多,或是因為我已經太習慣把遠方的聲音隔絕在外。在旅途中時我必須這麼做,要不然太多聲音會讓我受不了。」

「我相信妳一定會沒事的,」獅焰突然回想起她還是他的見習生的那段日子,接著出於本能地安撫她,「妳只要耐心等,相信妳的感官一定會恢復的。」

儘管他聽起來信心滿滿,但內心卻沒這麼有把握,一股焦慮開始湧上來。如果鴿翅失去特異能力,是否就意味著預言將減為兩力量?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