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陰陽師 肆拾參: 召喚之音 | 誠品線上

招きの音に乱れ飛べ

作者 結城光流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少年陰陽師 肆拾參: 召喚之音:晴明遲遲無法清醒,新的暗影悄悄逼近!全新單元【道敷篇】震撼展開!隨書限量附贈:2016上半年月曆海報!尸櫻之戰後經過了一個月,晴明依然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晴明遲遲無法清醒,新的暗影悄悄逼近! 全新單元【道敷篇】震撼展開! 尸櫻之戰後經過了一個月,晴明依然沉睡未醒,神將們失去的神氣也遲遲無法恢復。昌浩前往貴船神社參拜,祈求大家可以趕快復原,卻發現樹木枯萎造成氣的停滯,而晴明遲遲無法清醒也與氣無法流動有關。 為了拯救爺爺,昌浩一面要忙著完成命婦委託的螢火蟲之宴,一面與小怪四處奔波尋找方法,希望能打開尸櫻界和人界之間的通道,讓晴明的魂魄和神將們的靈力能夠重新返回身體。 就在此時,京城屢屢發生殿上人神祕失蹤的事件,傳說只要在路上看見一隻不知道主人是誰的鞋,就會莫名消失,而昌浩和小怪在夜晚出門時,赫然看到路上遺落了一隻鞋……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結城光流8月21日生,O型,居住東京。 2000年9月以《篁破幻草子:仇野之魂》出道,成為作家。 作品有《篁破幻草子》、《少年陰陽師》、《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怪物血族》等暢銷系列。 非常喜歡紅茶、寶石、中島美雪、織田裕二、槙原敬之等等,尤其熱愛《大搜查線》。 《少年陰陽師》第一章窮奇篇、第二章風音篇、第三章天狐篇、第四章珂神篇、第五章玉依篇、第六章颯峰篇、第七章竹籠眼篇、第八章尸櫻篇。 這次是第九章道敷篇。 開始囉。 ● 結城光流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 lovemitsuruyuki ● 陰陽寮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 shounenonmyouji ●「狹霧殿」日文官網:www.yuki-mitsuru.com涂愫芸東吳日語系畢業,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少年陰陽師》系列、《怪物血族》系列、《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豐臣公主》、《鹿男》、《鴨川荷爾摩》、《荷爾摩六景》、《華麗一族》等書。

商品規格

書名 / 少年陰陽師 肆拾參: 召喚之音
作者 / 結城光流
簡介 / 少年陰陽師 肆拾參: 召喚之音:晴明遲遲無法清醒,新的暗影悄悄逼近!全新單元【道敷篇】震撼展開!隨書限量附贈:2016上半年月曆海報!尸櫻之戰後經過了一個月,晴明依然
出版社 /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3332022
ISBN10 / 9573332027
EAN / 9789573332022
誠品26碼 / 2681264246007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5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真的很久沒有這樣跟小怪走在夜晚的京城了。

因為這一個多月來,小怪白天大多是昏昏沉沉,晚上也很快就睡著了。

以前,在陰陽寮也常看到小怪蜷曲睡覺的模樣,但靠近它、甚至戳它,它都動也不動地繼續打呼的情況,還是第一次。

走了一段路後,昌浩喃喃說道:

「很久沒這樣兩人一起走路、聊天了呢。」

「是啊。」

小怪這麼回應,跳上了昌浩的肩膀。

「昌浩……」

「嗯?」

溶入夕陽般的紅色眼眸,就在昌浩身旁閃爍著亮光。因為對自己施加了暗視術,所以昌浩可以清楚看見小怪的軀體、表情。

「晴明沒有醒來,並不是你的錯。」

昌浩屏住了氣息。

小怪淡淡接著說:

「那傢伙若是想怎麼做,無論如何也會堅持到底。他若想醒來,不管怎樣都一定會醒來。」

更何況……

小怪瞥一眼吉野的方向。聽說,同袍太陰一直抱著膝蓋,蹲坐在昏睡的晴明身旁,一句話也不說。

安倍晴明把十二神將當成了朋友,現在朋友大受打擊,身心俱疲,希望他趕快醒過來,他若有心要醒來,一定會很快醒來。

所以,這一個多月來,小怪茫然想著,晴明是不是有他不醒來的理由。

是有不醒來的理由,還是有不能醒來的理由呢?

小怪說出這樣的想法,昌浩皺起了眉頭。

「理由……怎麼樣的理由?」

小怪搖搖頭說:

「不知道,我只是隨便亂想,說不定根本沒有任何理由,純粹只是有些靈力或魂或心,被尸櫻困住了,逃不掉而已,就像你想的那樣。」

被反問你認為呢?昌浩低聲嘟噥。

祖父沒醒來的理由。

例如,因為被尸櫻吞噬的時間太長了。

因為昌浩的法術沒辦法把時間完全逆轉。

因為被吞噬期間,有部份的魂被吸收,回不來了。

因為為了保護神將而發出去的靈力,因為某種理由,被留置在那個世界的某處。

還有、還有、還有。

還可以想到好幾個不能回來的理由。

所以可以放心,是不能回來。所以可以安慰自己,是回不來。

「欸,小怪,我在想……呃,是聽完你剛才說的話才想到的……」

在這之前,有想過希望爺爺早點醒來,但沒思考過為什麼沒醒來。

不是不醒來,而是醒不來的說法,震撼了昌浩。

「如果那個世界的尸櫻,徹底枯萎的話,就會充滿陰氣而轉為陽氣吧?」

「像你做的那樣嗎?」

「對,會不會等充滿陽氣後,就回得來了?」

「說得也是……」

晃動耳朵的小怪仰望天空。

剛邁入丑時的天空,被昏暗、陰沉的雲覆蓋。近日來,都見不到陽光。

皇宮裡的貴族都在談論,會不會是因為皇上龍體欠安,所以上天反映出這樣的狀況。

樹木枯萎、氣枯竭,使空氣沉滯,嚴重到覆蓋了天空。很可能也是因為這樣,皇上的身體才會日漸衰弱,所以貴族們說的話也未必有錯。

「或許也有道理吧。」

「那麼,」昌浩豎起右手的食指說:「不用把魂拉回來的法術,改用促使那裡充滿陰氣的法術,或許也是一個辦法。」

「的確是一個辦法,但嘗試失敗的話,就不好笑了。」

「就是啊。」

失敗的話,祖父和神將們還留在那邊的某種東西,很可能就回不來了。

當然,先決條件是真如猜測,祖父和神將們還有什麼東西留在那邊。

蹙著眉頭深思的昌浩,「碰」地拍了一下手。

「啊。」

「嗯?」

「用占卜來確認我的猜測對不對吧?」

至少,知道晴明和神將們沒醒來,是否只是體力還沒恢復的必然狀況,心情就會好過些。如果占卜出他們有什麼東西留在尸櫻的世界,就可以全心全意思考最好使用什麼方法。

小怪拍著前腳說:

「沒想到你會自己說要用占卜來確認呢,這就是所謂的顯著成長吧?」

還感慨萬千地做出擦拭眼角的動作,昌浩半瞇起眼睛瞪它。

「以前我的確不會說。不過,我要先聲明,我現在還是不擅長占卜。只是在菅生鄉,這方面也受過嚴格鍛鍊,所以沒那麼糟了。」

以前老說自己多麼不擅長,現在卻可以說沒那麼糟了,這是很大的進步。

「你很努力呢,晴明也很高興。」

「是嗎?」

昌浩不由得停下腳步反問。

他一回到京城,就面對了陰陽寮與安倍晴明的猜謎比賽。跟爺爺只有在櫻花樹下相遇時,以及送爺爺去吉野送到京城外時說過話,除此之外,沒有好好聊過的記憶。

看來,是小怪和勾陣,在昌浩不知情的狀態下,把他在菅生鄉如何生活、如何發憤圖強的事,告訴了晴明。

昌浩眨了好幾下眼睛,喃喃說道:

「我也好想……跟爺爺好好聊一聊。」

小怪用尾巴溫柔地拍拍昌浩背部說:

「等他醒來,你們要聊多久都行。」

昌浩默默點了個頭。

他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抓著祖父的袖子,對祖父說你不可以死。

儘管,這麼做大概也不會有人苛責。

爺爺不可以死,爺爺要快點醒來。我還沒有超越爺爺呢。

如果爺爺就這樣長睡不起,就是爺爺趁勝逃跑了。

即便如此,昌浩也不能再跺著腳,說爺爺狡猾了。

因為是小孩子,才能那麼做。

因為是小孩子,才能坦率地、隨心所欲地行動,也才會被允許。

於是,他陷入了思考。

自己已經走到了比自己想像中更遙遠的地方。

驀然回首,想必會看到經歷種種事、抱持種種心情,自己鋪設到這裡的人生大道,正長長延伸到遙遠的彼方吧?

他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明明走了這麼遠,自己的成長卻不如預期,令人焦躁。

小怪瞥一眼昌浩的側臉,思索著該對他說什麼。

那對長耳朵顫動了一下。

有沉重的拍翅般的聲響,突然鑽進了耳裡。

「……」

小怪全身不寒而慄。

就在昌浩察覺坐在肩上的小怪提高警覺四處觀望時,背部掠過一陣寒意。

小怪跳下來昌浩肩膀,放低姿勢,做好隨時可以行動的準備。

以右手結起刀印的昌浩,小心翼翼地環視周遭。

沒有一絲亮光的黑夜,附近不見任何人影。這種時間當然沒人,但是連夜賊的動靜都沒有,就有點奇怪了。

夏天的夜晚,貴族們比較會走夜路,有夜賊覬覦他們也不稀奇。

昌浩想起在皇宮裡流傳的傳言。

有一隻鞋子掉在路上。

他環視周遭,看到有東西孤零零地掉落在不遠處。

是鞋子。

他的脖子一陣涼意。

那是一隻很小的鞋子。

昌浩與小怪的視線剎那交會。

根據傳聞,看到鞋子的人就會消失。不過,幾天後又會回到家,只是都會以觸穢為由,請長期的凶日假,不會出現在公共場合。

昌浩也關心這件事,但更擔心祖父,所以沒特別在意。

「拍翅聲……」

低喃的昌浩定睛注視黑夜。

聽說看到一隻鞋的人,都是高舉著火把也看不見鞋之外的東西。

是沒有其他東西所以沒看見,還是火光照不到所以看不見呢?

看到一隻鞋而請了凶日假的貴族們,昌浩私下聽說過名字。有殿上人也有地下人。與這個傳聞扯上關係的人非常多,因為也包括了隨從與牧童。

但即便扣掉隨從等人,與傳聞相關的貴族,還是兩隻手的手指也算不完。

拍翅聲越來越大。

昌浩定睛凝視、豎起耳朵傾聽,發現眼前的黑暗彷彿膨脹起來,倒抽了一口氣。

以為是「黑暗」的東西,竟是一團黑色的凝聚物。

宛如黑煙的東西,邊發出拍翅聲邊飛向了昌浩和小怪。

昌浩橫向畫出一條直線。

「禁!」

被畫在半空中的線,化為無形的保護牆。

撲過來的黑煙,被保護牆阻擋,碎裂四散。

拍翅聲騷亂,黑色東西飛來飛去。

小怪低聲叫嚷:

「黑色……蜜蜂!?」

形狀酷似山中可見的馬蜂,但顯然不是。大小超過一寸,拍著四張翅膀,瘋狂亂飛。

猛衝卻被無形的牆壁阻擋,令它們焦躁不已,激烈地拍振翅膀,一再地猛衝又被彈飛出去。

片刻後,幾隻馬蜂咬住無形的牆壁不放。

馬蜂緊貼著由靈力編織而成的保護牆,企圖用大大的下顎咬破保護牆。它們的身軀會不時扭曲歪斜改變形狀,從看似馬蜂變成其他蟲子、再變成黑點,最後又恢復馬蜂的模樣。

「黑虫……」

昌浩喃喃低語,擊掌拍手。

他的確是在尋找召喚蟲子的法術,但並不想召喚黑虫。

黑虫如字面意義,就是黑色的虫。來歷不明的黑虫非常詭異,每個人看到的形狀都不一樣。

昌浩結起手印,調整呼吸。

「嗡!」

趴在保護牆上的虫,哄然四散,又聚集起來,排成長矛槍尖的形狀,對準保護牆衝過來。

小怪瞪大了眼睛。

昌浩重新編織出來的保護牆應聲龜裂。

「什麼!?」

黑虫長矛往後退,再次衝撞。受過一次攻擊變得薄弱的地方又被擊中,保護牆發出琉璃碎裂般的聲音,向四方飛散。

擊破保護牆的黑虫,變成馬蜂,開始頂出毒針攻擊昌浩。在地上翻滾避開毒針的昌浩,跳起來奔跑。

拍翅聲緊追在後。低沉的鳴響聲中,夾雜著其他像是震動下顎的咔答咔答乾澀聲。

昌浩扭頭往後看,飛過來的黑虫全部的下顎都在動。連保護牆都被那個下顎咬破了,人要是被咬到,連肉都會被咬掉。

「小怪!」

昌浩邊撥開如黑煙般遮蔽視野的黑虫,邊放聲大叫。

白色怪物被黑煙吞噬,不見蹤影。

「小怪,你在哪!」

到處都是層層交疊的激烈拍翅聲,恐怖的聲響直逼背後。

聽見耳朵附近有拍翅聲,昌浩把眼珠子往那裡移動,看到黑虫的腳掠過視野角落。接著,眼睛旁邊出現蜜蜂的觸角,轉瞬間耳朵和臉頰就產生了劇痛。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