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 一場與童年的相遇 (珍藏紀念版 中英法對照 附贈塗鴉筆記本) | 誠品線上

Le Petit Prince

作者 安東尼.聖修伯里
出版社 韋伯文化國際出版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小王子: 一場與童年的相遇 (珍藏紀念版 中英法對照 附贈塗鴉筆記本):◎多了英文版、法文版對照,定價卻不變。閱讀優美故事的同時,又可學習語文。◎全書搭配原作者所繪之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多了英文版、法文版對照,定價卻不變。閱讀優美故事的同時,又可學習語文。◎全書搭配原作者所繪之插圖,中英法版全部彩色印刷。◎本書精裝採壓印燙金處理,具收藏紀念的質感。◎中譯本以法文版進行翻譯,不做改寫和改編,重現經典兒童文學的原汁原味。◎書前附有「譯者導讀」,可對本書有更深層的體會,並附「相關書籍推薦」,提供進一步閱讀的參考。◎書末附「集五篇心得送一本」活動,可讓讀者進一步反思書中內容。◎凡購買本書即隨機贈送小王子塗鴨筆記本一本,送完為止。《小王子》出版於超過七十年前,即使過了這麼多個年頭,人們還是對他感到十分著迷。事實上,本書已經翻譯成超過兩百九十種語言,這些語言裡有流通各地的強勢語言,也有即將絕種的少數民族方言。小王子有著銀鈴般的笑聲、明亮的金黃色頭髮,小王子對玫瑰有著永誌不渝的愛,他優游於各個星球間,遇到了奇怪的大人、被「馴服」的狐狸,還有一望無盡的沙漠。最後,他遇到了一個飛機失事的飛行員。有人說《小王子》頗具哲學性,也有人說它具有靈性,但不置可否的是,這本書充滿著神秘的氣氛,透過原著作者的文字、繪圖,帶您進入小王子的世界。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安東尼‧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出生於法國的里昂(Lyon),他是個飛行員,也是一位作家。畢生創作了許多小說,大多與飛行員的身分有關。聖修伯里生活的年代正逢第一、二次世界大戰,他在納粹德國攻佔法國時,逃離法國前往美國,在當地受到大眾喜愛。過了幾年,聖修伯里回到阿爾及利亞(法國殖民地)參與戰爭,並在隔年出發執行任務時,消失在世界上。■譯者簡介陳映竹國立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學士,精通英語和法語曾前往歐洲伊拉斯莫斯世界計畫「歐洲文學文化」(ErasmusCLE) 研究。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兒少經典名著」總序發行人的話譯者導讀──飛行員與小男孩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七章The Little Prince(英文版)Le Petit Prince(法文版)相關書籍推薦

商品規格

書名 / 小王子: 一場與童年的相遇 (珍藏紀念版 中英法對照 附贈塗鴉筆記本)
作者 / 安東尼.聖修伯里
簡介 / 小王子: 一場與童年的相遇 (珍藏紀念版 中英法對照 附贈塗鴉筆記本):◎多了英文版、法文版對照,定價卻不變。閱讀優美故事的同時,又可學習語文。◎全書搭配原作者所繪之
出版社 / 韋伯文化國際出版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4271283
ISBN10 / 9864271288
EAN / 9789864271283
誠品26碼 / 2681481905008
頁數 / 352
開數 / 25K
尺寸 / 14.8X21CM
裝訂 / 精裝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用電 / N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六歲那年,我在《真實的歷險》這本描寫原始森林的書中,看到一張精彩的圖片。圖片中有一條大蟒蛇正在吞食一隻野獸,下面是那張圖畫的副本:



書中寫道:「蟒蛇一口吞下獵物,完全沒有咀嚼,接著蟒蛇就無法動彈了,牠在長達六個月的睡眠中才消化掉這隻獵物。」

於是,我認真思索了這次在叢林裡的奇遇,用彩色鉛筆完成我的第一幅畫,我的第一號作品長得像這樣:



我把我的傑作拿給大人看,問他們我的畫是不是很可怕。

但他們卻回答:「一頂帽子有什麼好可怕的?」

我畫的不是一頂帽子,而是一條正在消化大象的蟒蛇。既然大人沒辦法理解,我便畫出了蟒蛇肚子裡的情況,好讓大人能看懂。大人總是需要別人向他們解釋清楚,我的第二號作品是這樣的:



但這次,大人們卻說,我畫的蟒蛇肚子裡有沒有東西並不重要,他們叫我擱下畫畫這項興趣,好好把心思放在地理、歷史、算數以及文法上。於是就在六歲那年,我放棄了成為畫家的偉大志向,因為我的第一號和第二號作品接連失敗,讓我深感挫折。大人總是無法自己好好花精神去搞懂事情;對於小孩來說,一直向他們解釋,其實是很累人的。

後來,我選擇了另一個職業,我學會了開飛機。我幾乎飛遍了全世界,而地理的知識也確實很管用。我一眼就能夠分辨出中國和亞利桑那州,如果在夜間迷航了,這些地理知識真的很實用。

在四處飛行的生活中,我接觸過很多嚴肅的人,我跟大人們一同生活過,也就近觀察他們,不過我對他們的評價卻沒改變太多。

當我遇到了腦筋似乎比較清楚的人,我便會試著讓他看看我一直好好保存著的第一號作品,我想知道他是否可以看懂這幅畫,但他們總是這樣回應:

「這就只是一頂帽子。」

所以我永遠不會跟他談論大蟒蛇、原始的森林或是滿天星星;我會配合他的水準,跟他談論橋牌、高爾夫球、政治和領帶的話題,然後,這位大人會因為遇到像我這樣講理的人而感到高興。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