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同在一起 | 誠品線上

いっしょにアンベ!

作者 髙森美由紀
出版社 台灣東方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當我們同在一起:被同學排擠而封閉內心的彆扭少年阿昇,遇到一口東北腔調的震災孤兒有田。阿昇一邊抗拒,一邊漸漸的敞開了心房,兩人互相扶持,走過滿是傷痕的童年。阿昇小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被同學排擠而封閉內心的彆扭少年阿昇,遇到一口東北腔調的震災孤兒有田。阿昇一邊抗拒,一邊漸漸的敞開了心房,兩人互相扶持,走過滿是傷痕的童年。阿昇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因為喜歡爬樹,爬上鄰居的柿子樹,卻從樹上摔了下來,不但腳骨折了,還被誤會是偷柿子的小偷。全班同學,甚至爸爸媽媽都不相信他。在班上被排擠的阿昇,在家裡也經常跟媽媽吵架,就這樣孤單的成長著。阿昇五年級的時候,家裡突然收留了一位因為地震失去家園的孤兒有田圭太。對於房間必須分給有田一半,還有媽媽竟然特地為了這個陌生人親手做布丁等事,阿昇非常的不滿!即使有田釋出善意,阿昇依然嫉妒他、凶巴巴的相待。直到有一次,意外得知有田因為經歷過海嘯所以怕水,才一邊抗拒著和有田做朋友,一邊漸漸的敞開心房,友善的對待有田。說著一口同學們都聽不懂的東北腔調、舉止有點怪異、整天埋頭拍照的有田,在保健室老師的提議下,把內心對地震和海嘯,以及或許永遠找不到親人的恐懼,統統大聲的吶喊了出來!原來愛拍照的有田,是害怕有天再也看不見眼前這些景物,就像被海嘯沖毀的家鄉一樣,因此想將眼前所見保留在相片裡。有田受過傷的心靈、直率的善意打動了孤單的阿昇,兩人最後約定一起回有田的家鄉看盛開的櫻花。「我就在你身旁。也許不一定一路順遂,不過,我會陪著你往前走喔!吾們一齊趨唄!」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專文導讀推薦 楊俐容(親職教育專家) 溫馨推薦(依姓名筆劃排列) 吳在媖(兒童文學作家) 宋怡慧(作家/新北市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 李偉文(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 李苑芳(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創辦人) 邱慕泥(戀風草青少年書房店長) 徐永康(台灣兒童閱讀學會常務理事) 張子樟(兒童文學評論家) 彭菊仙(親子作家) 葛琦霞(悅讀學堂執行長) 簡慶南(921地震攝影師/南投縣藝術家攝影協會創會理事長) ◆如果人生一定有傷痛,我期待~~有人願意陪我,一起等待傷痛日漸癒合;當傷痛終於可以描繪,我期待~~有人可以同理,讓我知道傷痛終將過去!作者把心理照護的關鍵態度與方法,巧妙的編織在故事情節裡,讓少年讀者在閱讀中自然而然的地學習、內化。──楊俐容(親職教育專家) ◆1999年9月21日,天搖地動驚醒了睡夢中的我,遠方疑似火紅的曙光,是因爆炸燃燒熊熊烈火的南投酒廠,攝影師的直覺開始記錄起這不尋常的一夜。傾倒的超商、橫躺的壽險大樓……我用相機記錄下南投的蛻變,以影像勾起逐漸被年輕一輩淡忘的歷史軌跡。 如同書中的有田,習以為常的日常生活,沒想到被一場大地震給剝奪,回家的路再也不同。陌生人餽贈的相機,成為他最珍貴的寶物。常被眼前風景吸引駐足的他,拍下的日常卻讓阿昇感到困惑。當下的攝影畫面不見得能讓他人理解,但在時間的洪流中,或許將成為過去生活確切存在的證明。──簡慶南(921地震攝影師/南投縣藝術家攝影協會創會理事長) ◆青少年的心事複雜多變,給他們多一點時間,讓迷霧中的他們好好體驗,認真面對自己跟朋友。真心,一定會如淘金般的出現。──兒童文學作家吳在媖 ◆起初,我被不知道該如何接觸有田的阿昇心情所吸引。這是一本讓人在震災的巨大悲痛中看到希望的好書。──亞馬遜五顆星評論 ◆雖然是沉重的故事,但並不黑暗,當一個孩子閱讀這本書時,肯定也會引起共鳴。通過兩個男孩的成長,你會感受到生活的重量和輝煌。──bookmeter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髙森美由紀(たかもり みゆき) 一九八○年出生於日本青森縣。在當地一邊工作,一邊努力進行兒童文學創作。這是她第一次出版的童書,二○一五年獲第四十四屆兒童文藝新人獎。另著有:《Japan‧Dignity》(第一屆生活小說大獎得獎作品/產業編輯中心出版)。 mirocomachiko 出生於日本大阪。以深具力道的筆觸及獨特的視角進行繪畫創作,是當今頗受歡迎的繪本作家。二○○四年起,以畫家的身分展開活動,二○一二年推出繪本處女作:《狼飛起的日子》(east. press出版),於二○一三年獲第十八屆日本繪本獎大獎。二○一四年以《鐵三哪》(步步出版)獲得第四十五屆講談社出版文化獎繪本獎,《我的被子是大海做的》(akane書房出版)則獲得第六十三屆小學館兒童出版文化獎。 米雅 插畫家、日文童書譯者。成長於嘉義市,畢業於日本大阪教育大學教育學研究科。代表作有:《小鱷魚家族:多多的生日》、《小鱷魚家族:多多和神奇泡泡糖》、《你喜歡詩嗎?》(小熊)等。更多訊息都在「米雅散步道」FB專頁及部落格:miyahwalker.blogspot.com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作者簡介 賞析導讀─陪你一起,長出面向未來的力量 第一章 柿子樹事件 第二章 山丘上的櫻花樹 第三章 光頭少年 第四章 壽喜燒以及泡澡事件 第五章 噴灑出來的罐裝可樂 第六章 有田和相機 第七章 有田登場 第八章 我和石龜之間的恩怨 第九章 音樂準備室 第十章 有田提起那一天 第十一章 從保健室的窗戶吶喊! 第十二章 種柿子樹的人家 第十三章 追小偷! 第十四章 柿子樹事件的真相 第十五章 我們一起去!後記

商品規格

書名 / 當我們同在一起
作者 / 髙森美由紀
簡介 / 當我們同在一起:被同學排擠而封閉內心的彆扭少年阿昇,遇到一口東北腔調的震災孤兒有田。阿昇一邊抗拒,一邊漸漸的敞開了心房,兩人互相扶持,走過滿是傷痕的童年。阿昇小
出版社 / 台灣東方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3383451
ISBN10 / 9863383457
EAN / 9789863383451
誠品26碼 / 2681912340002
裝訂 / 軟精裝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頁數 / 256
尺寸 / 14.8X21CM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五章 噴灑出來的罐裝可樂
有田被送上二樓,爸爸媽媽幫他蓋上棉被,讓他躺下來休息。他的後腦杓墊著冰敷袋,固定冰敷袋用的毛巾繞到前額,在正中央打了個結。蝴蝶結的尾端就像小狗的耳朵一直抖動著。
有田緊揪著棉被的那雙手蒼白到幾乎透明了。他的臉被淚水和鼻水弄得黏糊糊的。端坐在枕頭邊的媽媽傾著身,非常擔心的看著他。
「阿昇,你過來一下。」
爸爸叫喚我,然後走出房間。唉,我要挨罵了……
我和爸爸在客廳相對而坐,如果能選的話,我不想坐爸爸的對面,斜對面會比較好。不過,因為爸爸一屁股就坐到我對面去,這下子沒辦法了。和爸爸,不,應該說不管是和誰相對而坐,我都覺得不自在。因為會有一股莫名的壓力,而且,感覺好像無處可逃。我想說,那至少開個電視吧,結果立刻被爸爸關掉。遠處傳來小狗的吠叫聲,我的心怦怦怦的跳著,和外面電車駛過軌道縫時發出的「匡噹匡噹」聲同步鼓動著。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爸爸認真的啟動他的調查機制了。
桌上的鍋子和碗都已經收拾好了,只丟著一條抹布在那裡。應該是本來要擦桌子,結果把抹布一丟,直接衝往浴室的緣故吧。桌子上灑著幾滴醬油,有一條蒟蒻絲蜷縮著身子躺在那裡,看起來挺煞風景的。我轉了一下脖子,換個角度再看一眼,那條蒟蒻絲和醬油的滴痕竟然構成了一個「?」的圖樣。
「你這樣歪著脖子,我還是無法了解狀況。你好好的跟我說明一下。」
爸爸把雙手交叉在胸前,他的語氣充滿了不悅。我一開口就提起蒟蒻絲和醬油,但立刻意識到自己再繼續說下去的話,肯定會挨罵,所以,我及時踩了剎車,話鋒一轉繼續說:「那個,有田他……」
爸爸揚起一邊的眉毛。
「有田他沒有泡澡就準備走出去,我伸手把他拉住。他突然大吼,又滑了一跤,我本來想抓他的肩膀,沒想到他就噗通一聲摔進浴缸了。」
想起在浴室裡面發生的事,我現在才開始覺得害怕。不單是為了浴室裡發生的狀況,更是因為那傢伙身上那股令人驚愕的力量。會不會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呢?
爸爸說了聲:「原來如此。」原本交纏在胸前的手也鬆開了。
「錯怪你了!」
爸爸道歉了,我驚訝到一直眨眼睛。
「一直忙東忙西的,到了這個節骨眼才有機會跟你說。應該之前就先跟你交代一聲的。事實上⋯⋯圭太這孩子怕水。」
「為、為什麼?啊!因為他不會游泳?是嗎?」
上游泳課的時候,我看過有幾個人死命的抓著淋浴用的蓮蓬頭,死也不肯進游泳池。那些人堅決不下水的模樣,讓人感覺彷彿游泳池裡藏著食人鬼,還只有他們幾個看得見。回想起來,那幾個傢伙剛好全都不會游泳。
「圭太會游泳。」
「他會游?」
我抬起頭,直盯著正對面的爸爸的臉。如果我和爸爸都是狗的話,這個態勢看起來,就是一觸即發,差不多要打一架了。
「不,說得更精準一點的話,應該是說,他以前會游泳。」
「以前會游?那意思是,現在不會了?」
有這種事嗎?以前會游泳,現在卻不會了?
「⋯⋯是因為那個地震的緣故嗎?該不會是因為親眼目睹了可怕的海嘯,所以沒辦法游了?」
如果是我猜想的這樣,某個層面來說,那跟我的經歷是一樣的。以前我會跑、會跳,也會爬樹,可是從樹上摔下來受傷之後,就沒辦法爬樹了。我傷到的是腳,那麼那傢伙傷到的,是他的心嘍?
不……我沒辦法爬樹,不純然是因為腳傷。
真正的問題,難道是……
我嚥了嚥口水。
難道是因為恐懼嗎?
爸爸看著我,靜靜的點點頭,說:「圭太住的那一區被海嘯吞噬了。」
爸爸的聲音有點顫抖。
聽說有田是在山丘上親眼目睹那一幕的。
他看見自己住的那一區埋沒在泥流裡。
從此之後,有田就怕水了。
我想起自己曾經潛入游泳池,在水中抬頭往上看,當時那網狀的光線美極了。
水裡完全沒有聲音,我只經歷過這種平靜的水的洗禮,根本無法想像如猛獸般的水的可怕。我再怎麼努力揣想那種狀況,腦海裡的影像立刻消失殆盡,就像被水沖走一樣。
「聽說圭太在收留中心的時候就不泡澡了,而且也不敢一個人洗澡。他後來沒辦法游泳,應該就是因為怕水的緣故吧。」
接下來,我該用什麼表情面對他呢?皺眉表示難過嗎?或者垂眉表示關心呢?我又該說些什麼話呢?我的頭腦一片混亂,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我連自己此刻的感覺都捉摸不到了,怎麼可能會知道到時候該用什麼表情說什麼話。
我抬頭望了望天花板,上頭沒傳來任何聲響。我想像著有田躺在床上的模樣。
「……我該怎麼做?我該跟他說什麼?」
聽我這麼一說,爸爸想了一會兒,回答我:「什麼都不用做。」
「咦?」
「什麼都不用說。」
萬萬沒想到爸爸竟然會這麼冷漠。爸爸直直的看著我,身體稍微前傾,然後用右手輕拍桌子說:「你只要理解圭太曾經經歷過那些事就可以了。言不由衷的安慰,還有刻意的鼓勵,這些都免了。因為說了那些話反而對圭太失禮。你只要記得爸爸跟你講的這些事就好了。」
爸爸的話異常的沉靜、沉重。
只要記得有田經歷過這些事就好嗎……我用手指頭把彎彎的蒟蒻絲拉成一直線,變成了「!」
我站了起來。
爸爸看著我,好像還想說什麼,我這一起身大概讓他覺得我不想聽了。
「我去買果汁。那傢伙應該不怕果汁這種東西吧!」
爸爸的嘴角揚起微笑。
領零用錢的時間還沒到,我身上只有一百一十五日圓。我走回脫衣間,掏了掏我脫下來的那件長褲的口袋,找到一坨包著口香糖殘渣的紙、一團面紙,還有十圓硬幣。太幸運了!這可是雙重的幸運啊!要是被發現口袋裡有垃圾沒清,可是會被媽媽臭罵一頓的。她一定會數落我,說什麼洗爛的面紙把所有的衣服搞得一團糟啦,還有,用滾筒黏塵紙去除那些面紙的屑屑讓她加倍辛苦啦……我把那些垃圾丟掉,十圓硬幣扔進錢包後,就走出家門。
其實,我出門根本就不是為了買果汁。
我不發一語的走啊走,走到了山丘上。這是我第一次在晚上來到這個地方。山丘把整個城市的噪音全都吸收了。從市區裡爬升上來的廢氣、晚飯的味道、香皂的香味,還有含著水氣的落葉的味道全都融合在一起。我不討厭這個味道,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心情漸漸恢復了平靜。
我在長椅上坐下來,感覺屁股涼涼的,風從褲腳的縫隙竄了進來。被長年踩踏的土,凹陷成兩隻腳的形狀,我把自己的腳放了上去。坐在這裡,可以看見剛剛我走過的那排行道樹,從這裡看到的我,又是怎樣的我呢?我用力晃動肩膀,想像著自己失去平衡仍然繼續走路的模樣。這比想像整個城鎮被海水淹沒容易多了。
屁股冷到發麻,腳上的劇痛又開始了,每次只要一覺得冷,就會這樣。這種狀況會讓人家覺得我像個老頭子,所以我連提都不提。那傢伙心裡的傷應該比我這個更痛吧。
我買了可樂回到房間,拉門的另一邊沒有任何聲音。在睡覺嗎?我用手掌搓了搓可樂罐,猶豫著要不要開口叫他。我乾咳了一聲,注意著拉門另一邊的動靜,仔細聆聽,既沒鼾聲也沒有睡覺時均勻的呼吸聲。
他不在嗎?
我躡手躡腳的靠近,拉開一點點拉門,從縫隙往裡面看。
「啊!」
有田正在檢視自己的數位相機,額頭上還綁著原來的那條毛巾。他跪坐著。在我們家除非是挨罵,不然我根本沒看過有人像他這樣跪坐。
「你在幹麼?」
不自覺的就變成吵架的口氣了。有田連按了好幾下按鈕,然後若無其事的抬頭看我。他一直按,應該是有些照片不想被我看到吧。我想起他之前拍了我幾張奇怪的表情。
「喂!借我一下!」
我伸出手,想搶他的相機。手長腳長的有田,動作俐落的避開了我的手。
「借我啦!我要刪掉我的照片!」
「不行唄!那是吾收藏的照片唄!」
「什麼收藏!是我的照片耶!」
我的腳撞翻了桌子,手肘撂倒了衣帽架,又被地毯絆住腳,摔了一跤。往前伸出去的手推了有田一把,他的背撞向了三格櫃,而我也直接趴倒在地。
我聽到外面傳來很大的腳步聲和急遽上樓的震動聲,「砰」的一聲,門被打開了。氣勢這麼驚人,還以為是抓狂的水牛呢!原來是媽媽。
「你們在做什麼?!吵架?你們在吵架嗎?」
媽媽生氣的看著躺在地上的我們還有房間的景況。掀起的地毯凹凸不平,三格櫃向前傾倒,桌子翻了過去,衣帽架橫躺在地,原本摺得好好的棉被已經崩塌了。看見這個景象,媽媽舉起右手大叫:「你看你!阿昇……你欺負圭太嗎?」
「不、不是啦!沒……有啦!只是相機裡有我奇怪的表情……」
我踉踉蹌蹌的往後退,雖然想跟媽媽說個清楚,可是整顆心平靜不下來,沒辦法好好的說話。
結果,有田冷靜的對媽媽說:「沒吵架唄。更別說欺負嘍。」
媽媽看著我,眼裡盡是懷疑。我拚命點頭。
「沒吵架就好。不過,你們也別這樣咚咚砰砰的,實在很嚇人耶!聲音都傳到一樓來了!」
媽媽嘆了一口氣,關上門。我鬆了一口氣,看著有田的相機。現在正是時候!當我要伸手去拿的時候,門打開了,又是媽媽。
「不可以吵架喔!」
「知道啦!」
媽媽壓根兒不相信我。門關上了,拖鞋的聲音愈來愈遠。
「真是的!為什麼都是我被罵!不合理!」
「因為是母子唄。」
有田笑了。
「吾以前也老挨罵哩!」
說到這裡,有田臉上的笑容消失了。我立刻從他身上移開視線。
有田拿著相機的手有點鬆懈,如果趁現在應該搶得過來,不過我打消了念頭。反而一把撿起原本滾到地上的可樂。
「啊,剛剛忘了。這個給你!」
我把可樂丟了出去,有田接得真準。
「可喝嗎?」
「嗯,可喝唄。」
我故意學他講話,他笑得整張臉皺成一團。
「我用絕無僅有的零用錢買的,快說謝謝!」
這樣逼著他說謝謝,連我都覺得自己小氣。可是,我得先這樣送他一個人情,給他下下馬威啊!不過,給他可樂,說不定也可以當作是謝謝他在媽媽面前幫我解危吧。
從表情看來,有田絲毫沒有覺察到我話裡的嘲諷和我內心真正的想法,他點了點頭,跟我說:「謝謝呃!」然後立刻拉起可樂罐上的拉環。
罐子裡的氣一下子衝了上來。

試閱文字

導讀 : 陪你一起,長出面向未來的力量
楊俐容(親職教育專家、兒童青少年心理專家)

如果人生一定有傷痛,
我期待~~
有人願意聽我,緩緩訴說那感覺像什麼;
有人願意陪我,一起等待傷痛日漸癒合。

如果那種傷痛太沉重,
我期待~~
有人能夠了解,「不想說」對我有多麼重要;
有人能夠接納,「不會說」對我是多麼真實。

當傷痛終於可以描繪,
我期待~~
有人可以回應,讓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有人可以同理,讓我知道傷痛終將過去!

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海嘯、一個家破人亡的小男生有田,和一段不被理解的成長路、一個孤單寂寞的小靈魂阿昇,因為阿昇的爸媽收留了在震災中失去家園、成為孤兒的有田,讓這兩個年齡相仿的男孩帶著各自的傷痛,在從無到有的情誼中,走過或令人心碎的回憶,或受人誤解的過去,找到了「一起往前走」的力量。
作者高森美由紀以2011年發生在日本東北地方的311大地震為背景,寫下了這個故事。她在後記裡提到:「我會寫下這個故事,是因為我想要更理解住在隔壁那個縣的孩子。因為,我沒辦法閉起眼睛,假裝我沒看見;也沒辦法摀著耳朵,假裝我聽不到。」這段話或許可以說明,為何書中許多片段,讓人讀來不忍落淚。
一本書之所以能夠打動讀者的心,除了情節構思、文字敘事的能力之外,更重要的是作者對主角的同理心,也就是在構思主角所遭遇的種種內外艱難的同時,還要能讀出主角的情緒感受,與主角的經驗產生交流。因為作者和主角的生命有了連結,才能透過文字引發讀者的共鳴,讓讀者也能感覺到「有人知道我內心的苦是什麼樣子,我並不孤單。」或者,「我知道別人心中的苦是什麼樣子,我想陪他一起往前走。」
在人類的歷史上,天災從來不曾缺席,也絕對不會消失。多數經歷災難的人,雖然一時難以應對,但隨著時間流逝,傷痛多半會逐漸減輕,只要有適當的心理照護,通常也就會慢慢的好起來,逐漸恢復正常生活。但有些人,特別是心理韌性尚待發展的孩童,就可能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他們可能會作噩夢、腦中常浮現災難畫面,甚至只要出現和災難有點相像的刺激,例如:畫面、聲音、震動……,都會引發強烈的不安。
這樣的生命最需要的就是理解、接納、傾聽、陪伴,以及在適當的時候給予必要的引導,幫助他說出內心的恐懼與悲傷,讓他可以大聲吶喊哭泣。在這本書裡,作者把這些心理照護的關鍵態度與方法,巧妙的編織在故事情節裡,讓少年讀者在閱讀中自然而然的學習、內化。
相較於有田碰到的災難,阿昇的傷痛似乎微不足道。然而,正因為看不到傷口,在學校生活中遭遇欺凌、排擠的孩子,內心所受到的傷害很容易被輕忽。如果願意傾聽,且能夠將心比心,阿昇的遭遇同樣令人鼻酸。作者在書裡面給予阿昇和有田幾乎同等分量的關注,也是這本書讀來令人感動的原因之一。有災難經驗的孩子終究是少數,但因為阿昇這個人物的存在,使得讀者對傷痛有更寬廣、更多元的認識,也讓自己的傷痛有了被理解、被支持的機會。
日本311距今九年,而許多臺灣人共同經歷的921已然走過二十一個年頭,之後還有八八風災導致小林村滅村、美濃地震造成臺南整棟大樓倒塌等自然災害。這當中,有多少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必須耗費心力去處理心裡的創傷?另外又有多少孩子在看似正常的生活背後,其實每天都要面對校園霸凌所帶來的恐懼害怕與孤單寂寞?
我們無法保證讓孩子與天然災害、人性暗黑絕緣,但只要更多大人小孩擁有同理關懷的能力,就有機會幫助這樣的孩子,撫平反覆襲來的傷痛,長出面向未來的力量。作者說,在書寫這個故事的過程中,她體會到:「有田這個孩子,需要有阿昇這樣的夥伴,陪他一起往前走。」事實上,阿昇這個孩子,也需要有田這樣的夥伴,讓他突破成長的困境,發現自己的力量。
以311災區方言「吾們一齊趨唄!」為靈感,所創作出來的小說《當我們同在一起》,是一本精采的小說,更是一堂生動的生命教育課。衷心推薦給關注孩子人文素養、生命厚度的老師和家長,祈願更多孩子從中獲得成長的滋養!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誠心的同理與陪伴,
讓兩顆受傷的心漸漸靠近與癒合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