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的午夜花園 (第2版) | 誠品線上

Tom's Midnight Garden

作者 菲利帕.皮亞斯
出版社 台灣東方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湯姆的午夜花園 (第2版):一部與《愛麗絲夢遊仙境》並駕齊驅的經典兒童文學作品時空有可能重疊嗎?午夜鐘聲十三響,出現了一座神祕的花園,開啟了一段超越時空的友誼……湯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一部與《愛麗絲夢遊仙境》並駕齊驅的經典兒童文學作品時空有可能重疊嗎?午夜鐘聲十三響,出現了一座神祕的花園,開啟了一段超越時空的友誼…… 湯姆因為弟弟彼得得了麻疹,不得不在暑假一開始就被送到阿姨家住。湯姆在阿姨家鬱悶極了,因為阿姨家是公寓,不像他們家有個後花園。到了晚上,湯姆躺在床上睡不著,聽著樓下大廳裡老房東太太的老爺時鐘滴答滴答的走著,那座鐘經常不準,湯姆數著老爺鐘的鐘響,一、二、三……十二,沒想到老爺鐘又多響了一下,再怎麼不準的老爺鐘也不該有第十三下吧?湯姆好奇的下樓查看,發現了那個原本應該放著垃圾桶和雜物的走道竟然變成了一座大花園…… 湯姆在花園裡遇見了莫柏納一家人和寄住在這裡的小女孩海蒂,奇怪的是所有的人都看不到他,只有小動物、海蒂以及園丁亞伯看得到他、聽得到他。湯姆和海蒂成了好朋友,他們一起玩耍、蓋樹屋、溜冰,兩人非常友愛,但都以為對方是鬼。 花園裡的時間似乎過得特別快,湯姆每次見到海蒂,總覺得她長大不少;湯姆的暑假還沒過完,海蒂已經是個少女。隨著海蒂的成長,他們見面的機會愈來愈少,就在湯姆要回自己家的前一天晚上,因見不到海蒂而傷心的哭喊,無意中驚動了頂樓的房東老太太,湯姆怯怯的上去向她道歉,兩人相談後,終於解開鐘聲十三響的祕密……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菲利帕.皮亞斯(Philippa Pearce)於一九二〇年出生,在格雷修爾佛(Great Shelford)鄉間的一個磨坊裡長大。磨坊、河流、花園――所有這些場景都成為皮亞斯女士書中重要的元素。作者雖然從沒親自從劍橋溜冰到艾利,可是她的父親有過這樣的經驗,而她父親的經驗便成為本書中的一部分情節。 皮亞斯就讀劍橋大學時,專習歷史,畢業後曾從事許多不同的工作。其中包括曾在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的教育廣播部門擔任十三年的劇作家和製作人、一九六〇年至一九六七年在倫敦擔任兒童讀物出版社的編輯。她認為廣播寫作經驗幫助她發展出對文字聲韻的敏銳感覺;因此,她的作品唸出來時感覺特別有韻味。 菲利帕‧皮亞斯的作品曾經獲得多項榮譽。《湯姆的午夜花園》贏得一九五八年的卡內基兒童文學獎、一九六〇年被IBBY授予安徒生作品獎;她的另三本書亦獲得推薦:《塞河上的明諾號》(Minnow on the Say, 1956),《影子的牢籠與其他靈異傳說》(The Shadow Cage And Other Tales Of The Supernatural, 1978),《泡沫與吱嘎的戰爭》(The Battle of Bubble and Squeak, 1979),同年亦獲得白麵包獎(Whitbread Medal)。此外,她的圖畫書《貝殼太太的貓》(Mrs. Cockle's Cat)在一九六二年獲得凱特‧格林威獎(Kate Greenaway Medal)。皮亞斯於二〇〇六年過世。■譯者簡介張麗雪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作者簡介賞析導讀第一章 離家第二章 鐘聲十三響第三章 月光下第四章 大白天第五章 晨霧中的腳印第六章 穿過一道門第七章 寫給彼得的信第八章 堂兄妹第九章 海蒂第十章 遊戲和故事第十一章 流向大海的河第十二章 鵝群第十三章 巴瑟羅米歐先生第十四章 蒐集資料第十五章 高牆上的視野第十六章 樹屋第十七章 找尋海蒂第十八章 有護欄的臥室第十九章 這個星期六第二十章 天使的秘密第二十一章 時間,還是時間第二十二章 被遺忘的承諾第二十三章 溜冰第二十四章 兄弟見面第二十五章 最後的機會第二十六章 道歉第二十七章 後來的故事作者後記

商品規格

書名 / 湯姆的午夜花園 (第2版)
作者 / 菲利帕.皮亞斯
簡介 / 湯姆的午夜花園 (第2版):一部與《愛麗絲夢遊仙境》並駕齊驅的經典兒童文學作品時空有可能重疊嗎?午夜鐘聲十三響,出現了一座神祕的花園,開啟了一段超越時空的友誼……湯
出版社 / 台灣東方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3381655
ISBN10 / 9863381659
EAN / 9789863381655
誠品26碼 / 2681458316004
裝訂 / 軟精裝
頁數 / 31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14.8X21CM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三章 月光下



這次是真正的冒險。湯姆穿上拖鞋,但沒有穿睡袍,因為已經是夏天了。他小心翼翼的關上臥房門,免得他不在的時候,不經意的被風「砰」的關上。離開公寓大門的時候,他把一隻拖鞋放在門柱旁邊,輕輕卡住門。這樣回來的時候,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溜進去。

一樓樓梯轉角和大廳的燈已經熄了,所有的房客都上床睡了,巴瑟羅米歐老太太也已經進入夢鄉。唯一的光源是從樓梯上方長長的氣窗射進走道的月光。湯姆摸索著走下樓梯,來到長廊。

現在問題來了。他可以摸到老爺鐘──高高的、造型古老的、比四周的黑更深的黑色──可是他沒辦法看到鐘面。如果可以打開鐘蓋,伸手進去摸摸指針的位置,他就可以判斷上面的時間了。他先摸索鐘擺的門,再摸索鐘面的門,可是白費力氣。他想起自己第一天到這裡的時候,鐘擺的門也是打不開的。

趕快!趕快!整棟房子似乎在他周圍輕聲耳語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湯姆轉身想去開電燈。開關在哪裡呢?他的手指沿著牆壁溜過去,什麼也沒找到。

光!對了!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光。可是月光只照在窗臺邊的牆上,一點用處都沒有。

湯姆研究了一下月光射進來的角度,腦袋裡產生一個想法。從月光射進來的方向判斷,月亮一定在房子的後方。很好,那麼,只要把位在房子後面、長廊盡頭的門打開,就可以讓月光照進來了。如果運氣好,說不定亮度可以讓他看清楚鐘面。

他往屋子盡頭的那個門走去。這道門好像從來沒被打開過──吉德森家人都由前門進出,他們說走後門到街上不方便,因為要穿過後院──那裡放了幾個垃圾箱,一樓後面的住戶還用防雨布搭了一個車庫。

湯姆不知道後門晚上會不會上鎖,如果鎖起來,鑰匙又放在別的地方,可就有些棘手了……還好,門沒鎖,只扣上門閂而已。他慢慢的拉開門閂,輕輕轉動門把。

趕快!房子又開始耳語了。老爺鐘的心臟好像也緊張得撲通撲通的跳。

湯姆打開門,月光「唰」的流瀉而入,亮得像清晨太陽剛升起時的那道白光。現在光線夠亮了,但是湯姆沒有去看鐘面上的指針到底指著哪裡,反而向門口前進一步。看著屋外,湯姆目瞪口呆,既驚訝又憤慨;他們怎麼可以欺騙他呢?他們說後面沒什麼好看,就是窄窄小小的後院,擺了些垃圾箱。

才怪!在他眼前明明是一大片盛開著花朵的草地,一棵高大的樅樹,草地的兩邊長滿了厚密、尖突的紫杉;右手邊還有一間像房子一樣大的溫室;草地上交錯著許多小徑,通往花園深處還有更多的樹。

湯姆一直屏住呼吸往前走,直到這時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氣。明天白天他可以偷偷的跑到這裡來玩了。他們想把他跟這裡隔離,現在不管是阿姨、姨丈或是住在後面的房客,甚至那個特別的巴瑟羅米歐老太太都沒辦法阻止他了。他要在草地上盡情的打幾個滾;要在花圃間跳來跳去;要從亮晶晶的玻璃窗偷窺溫室裡面,說不定還可以打開門走進去;他要鑽遍紫杉叢裡的每一個洞穴;要在茂密的樹籬間爬來爬去。如果他們來找他,他就像隻小鳥一樣,安靜的藏身在濃密的樹椏枝幹間。

眼前的景色是如此的優美,充滿了誘惑,彷彿有意邀請湯姆進去探險。湯姆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靠近他的紫杉樹上,有著尖尖刺刺的葉稍;也可以看到遠遠的角落裡,月彎形花床上的風信子,盛放著捲曲的花瓣。可是湯姆想起了他答應姨丈要睡十小時的承諾,他只好遺憾的轉身離開花園,回到屋子裡,去看看老爺鐘的指針。

穿過門檻時,湯姆仍然沉浸在外面的景色裡。可能因為這個緣故,他沒有立刻察覺到長廊有些模糊的變化,可是他的眼睛和光光的腳丫卻告訴他,有些東西已經不一樣了……

老爺鐘還在那兒,一定可以告訴他正確的時間是幾點。他猜想不是十二點就是一點,這中間不可能有另外一個鐘點,不可能有第十三點的。

但是,湯姆始終沒有看到老爺鐘的答案,因為就在這個時候,長廊另一頭一樓住戶的門突然打開,轉移了湯姆的注意力。一位女僕走了出來。

湯姆只在圖片裡看過女僕的模樣,但是他可以從那人身上的白圍裙、花邊小帽和黑色的絲襪認出她的身分。(他對服裝並沒有專門的研究,可是直覺得她的裙子未免長了些。)她拿著一些紙、一捆木頭和一盒火柴。

湯姆只猶豫了一秒鐘,就立刻想到應該躲起來,可是長廊又直又空曠,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躲。既然會被發現,還不如先開口向對方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一個女僕沒有甚麼好怕的。

當她慢慢走近時,湯姆發現原來她只是個小女孩。湯姆輕輕咳嗽一聲,警告她有人在這裡,免得她被驚嚇到,可是她好像根本沒聽到的樣子,還繼續走過來。湯姆移動身子,站到她的視線範圍內;可是她好像沒聽到的樣子,還繼續走過來。湯姆移動身子,站在她的視線範圍內;可是她看著他,視線穿透他,彷彿他根本不在那裡。湯姆的心臟不知道為什麼狂跳起來。她視若無睹的從他身邊走過去了。

「喂!」湯姆大聲抗議,她仍然沒有回頭,就這樣一直走到一樓後面住戶的門口,轉動門把,走了進去。門鈴既沒有響,也沒有開鎖的聲音。

湯姆吁了一口氣。他回過神來,所有的感官開始告訴他,還有比這更奇怪的事情呢!他的光腳丫明明是站在冷冷的石板地上,這時卻覺得像踩在柔軟、溫暖的東西上。他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竟是站在地毯上──虎皮的地毯。長廊的其他地方也都鋪上了地毯。

他的眼睛這時候才注意到原來的洗衣盒、空牛奶罐不見了,牆上也沒有旅遊海報;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樣的裝飾:一個高高的哥德式溫度計,一扇孔雀羽毛,一幅巨大的戰爭版畫(畫上有騎士、戰馬和色彩繽紛的旗子),還有其他許許多多的畫像。長廊裡放了一個很大的晚餐鈴,旁邊吊著包皮革的敲棒,還有一個很大的傘架,上面掛著雨傘、拐杖、小陽傘、一支空氣槍和一根看起來像釣竿的玩意兒。沿著牆有一長排突出的掛架,像桌子般高。這些掛架都是橡木做的,只有長廊中間,靠近老爺鐘的那一個掛架是白色大理石的,上面堆滿了玻璃盒子,裡面擺放一些鳥獸動物的標本。這些令人不寒而慄的標本正演出一齣熱鬧、血腥的狩獵劇碼:一隻貓頭鷹伸出利爪抓住一隻老鼠;一隻正在擒殺兔子的白鼬冷眼看著上方;一隻紅色狐狸嘴裡刁著一隻家禽,正要溜走。

在這個放滿東西的長廊裡,湯姆唯一認得的就是那個老爺鐘。他向它走過去,不是為了看鐘面,只是想要感覺它的存在,告訴自己至少還有樣東西是熟悉的。

他的手幾乎要摸到老爺鐘了,這時候,他聽到身後傳來一絲呼吸聲;原來是那個女僕走回來了。不知為什麼,這次她似乎不像剛才那麼大聲,湯姆只聽到她細微的聲音說:「起居室的火生好了。」

她朝著先前出來的那扇門走過去。湯姆的視線隨著過去,看到了一個令人起疑的現象:她走到門邊,伸手握住門把,像要走了一樣。沒錯,她的確走了,但不是打開門走進去,而是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湯姆雖然還瞪著她消失的地方,卻隱隱感覺到四周有些詭異的變化。他發現長廊裡放置的家具、地毯、圖畫,也慢慢的消失了。或許更正確的說,它們不是消失,而是開始停止存在。舉例來說,他轉頭看那隻紅狐狸之前,那個哥德式的溫度計還在那兒,可是等他回過頭來,溫度計雖然還在,卻只剩下一點模糊的影子,稀薄到連它背後的牆壁都可以看得到。在這同時,那隻狐狸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其他的動物也跟著不見了。湯姆又立刻回頭看溫度計,發現它也完全消失了。

就在幾秒鐘之內,整個長廊回復到他第一天看到的樣子;湯姆驚訝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背後一陣冷風把他從半昏迷狀態中喚醒,提醒他花園的門還開著呢!不管發生了什麼事,他確實打開了後門。他必須把它關上,趕快回到床上去。

他怔怔的看著外面好一陣子,然後關上門。

「我會回來的。」他靜靜的對樹、草坪和溫室許下承諾。

湯姆回到樓上,上了床,平靜的思索剛剛在長廊裡看到的景象。會是一場夢嗎?突然,另一個可能的解釋閃進他的腦中:鬼!這就是他們唯一的可能。鬼!長廊被一個女僕、溫度計、製成標本的狐狸和貓頭鷹,還有其他許許多多的鬼纏住了。鬼……湯姆的手伸出被單,猶豫的摸摸頭髮,看看自己是不是被嚇得毛髮直立。幸好,沒有。他想起來,當那個女僕看著他、看穿他的時候,他絲毫不覺得恐怖。

他對於「鬼」這個解釋不太滿意,但也沒興趣再去解釋這件事情了。因為不管這個長廊有沒有那個女僕和那些東西,他都不在乎,重點是那個花園。那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花園,明天他一定要進去。他幾乎可以感受到攀爬時樹幹時的感覺,幾乎可以聞到風信子的濃郁花香。他想起了家的味道:聖誕節、過年前後,媽媽在屋子裡放了盛開的球莖花;晚春的時候,他們屋子外面的花床上一片奼紫嫣紅。想著家,他終於沉沉睡著了。